創作內容

29 GP

[達人專欄] 《世界的夢魘 第二季》第十章. Bury(完整版)

作者:夜梓的殃離子│2019-10-04 23:26:58│贊助:58│人氣:268
★週日的第十章試閱版已刪除,此為第十章完整版
請繼續看到最後,下面等等有【世夢小劇場&與消息小爆料】!


【前情提要】:

  「家父...關於接下來的話題是你那邊的事,是不是該跟在現場的夕和蓮兩位小姐,說一下呢?畢竟她們都出現在現場了,不然她們不知道為何要來。」

  語氣有點無奈,像是要故意調和氣氛,被點到的兩位,有點訝異的看著暮魯,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暮㲽悠把雙眼閉了起來,不到幾秒就張開眼睛,眼神帶觀察,看著她們兩人,默默的說:「對,該跟她們說了,正家主大人?」

  兩人將頭轉向白樹那邊,她們以為坐在主位的人就此家主,可白樹卻不是正臉,反倒是轉向閻墨那邊,不管是不聽家族命令的夢洛,還是夏芙月思的來賓,或者她們的長官——暮㲽悠,都是看向閻墨!!

  則閻墨只是拿起茶杯,閉上那雙如紅寶石般的紅眸,緩慢的喝了一口,睜開時目光變成尖銳如刀的眼神,且像四月的寒冬說了一句話:「我們開始吧。」


  「祝福不代表它不能有憂鬱,兩者是不衝突的。有祝福不一定能夠在一起,妳說的是吧?玥。」

  玥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林魁,只能緊握著裙擺,頭低低著,林魁沒有說什麼只是站了起來,並在快離開玥的視線內對她說「還有個花語沒跟妳說,它含有騎士精神。」

  說完,腳步聲就不再出現在她能聽見的範圍。


【正文開始▼】


  雖然閻墨所坐的位置光線並不是明亮,瀏海下帶著陰影,但此刻看著他的臉,眼睛卻是如此的鮮豔,以及可怕感。

  閻墨的聲線不再昔日的少年,開朗換作的是雄厚,帶嗓的聲線,有種讓人高貴且不可攀的氣息,使他的周圍產生一道道人勿進的高牆,可他臉上卻不是撲克牌臉,而是帶著臉笑心不笑的對著夕蓮姐妹說:「我很深感抱歉讓兩位牽扯到我的家族事,我對此感到歉意與罪惡,我知道妳們現在對我有很多疑問,比如為何是我?而不是坐在主位的人?」

  在這一時間,厚重的壓抑感打向兩人,多方位的雙眼注視在她們身上,就如同看木偶的樣子,炙熱幻覺上身,使她們坐的發冷,冒出細微冷汗,彷彿是她們做錯事,備受指責,而不是閻墨正在道歉的場面。

  蓮內心的警鈴不停打響,告訴她:『他是大地的權者,獅子;是天空的霸王,雄鷹,是不可觸碰的,強敵!!』

  則夕的狀況不是很樂觀,畢竟是哨兵,再加上蓮踏入大門時就停止自身的能力,怕帶來麻煩,可是夕的感受比一般人高五倍之多,對周圍的感官可不是隨便能拿來開完笑的!!
  
  夕整個人從剛剛就已經不行了,外加上現在這一重擊,她不暈倒已經很厲害了,她只能咬著自己的下唇,保持意識,臉色發白的對著閻墨,就連收在空間的精神獸也察覺自身主人受到攻擊,差點跑了出來,好在夕的下意識壓制,才沒能釀成大禍,只能收下他的歉意,在那四周充滿邪氣的歉意,真是搞笑的局面。

  閻墨假性的清清喉嚨,讓周圍的人保持原先的氣氛,不要因為小事就這樣,他繼續說著找她們來的原因:「讓夕小姐受傷,是我的失誤,如果真的覺得這空間不行,我們能換到後花園會更好一些,不知妳們的意願如何?」閻墨當然知道此刻的氣氛方向,作為一名掌權人對於氣氛要極度敏銳,只要一步錯了,他將會被多人之手,拉下千重萬里裡,再也爬不過身來,死死被困在裡面。

  蓮看著夕的蒼白心疼死了,不給周圍的人一拳真的不行,可惜夢洛是自己的友人,暮㲽悠是自己的上司,面前還是上司的追隨者,這一切都只能是幻想,不可能這麽做。她現在也只能咬著牙,面帶祥和的微笑回應著閻墨:「那就麻煩閻墨先生了。」

  「不會。」閻墨照樣面帶微笑對蓮說

  看似祥和的妥協,檯面下卻是如此的艱難。

——————–—————

  他們一行人移到了後花園,此刻原本的玥,早已消失無影無蹤,沒人知道曾有人待在此地,只會知道,這裡的花開的非常絢麗。

  「哥哥,你看這裡好美哦~這年的夜皇后綻放的真是絢麗奪目呀~好想採一束,放在放在房間,做成永凍之花擺在房間,你說好不好~」夢洛開心的跑到哥哥的身旁,不顧身分懸殊,直接牽起自家的哥哥的手臂,用甜美如糖的聲調說著。

  閻墨則是輕拍夢洛的頭,寵愛的說「好呀,可是等這些事結束,我在幫妳,好嗎?」

  夢洛開心像小孩般的抱住閻墨的腰,愉悅的說:「開心~開心~」原本壓抑低沉的氣氛,在他們互動的一瞬間,奇異的消失了,反倒是幸福的感受取代這一切,讓姐妹兩逃脫沉悶的空間中。
  
  亞倫走過去,向閻墨點頭歉意後,就不管夢洛的反抗,直接解救閻墨從夢洛的觸手脫離,強硬拉走她,場面蠻搞笑的,但沒人知道這是故意設下的局面,則只會讓人以為這是日常。

  在一開始,就沒有所謂的平常,只有被設下的劇情,就連夕和蓮被夢洛帶來這,以及更早之前與夢洛的相遇,都是他們家族設下的路線,不,應該說......是他們踩進閻墨所寫劇本裡,只為了報復,這就是閻墨的一個小秘密,就連夕和蓮到死都沒想過她們只是閻墨一個小小的工具』。

  夢洛與夕和蓮相遇的當天,剛好是出戰的時後,那天的情況非常不樂觀,有很多重要的戰力死在那天,再加上姐妹的能力尚未發育完全,而且因為能力特別,只能在後面躲著支柱,盡力支持前方,可能力有限,也只能默默看著同伴在面前變成一具具冰冷的屍體。

  她們握著初期的所發下的電炮槍,手腳早已發麻,身旁的炮聲連連,耳朵嗡嗡聲不斷,使她們陷入恐慌,等待死神的到來。正當耳掛式通訊器要發出放棄的宣言時,傳出刺耳的吵雜聲,以及勸阻聲,像是什麼高層進入要闖入一樣。

  傳播人員:「白可小姐你怎麼來了!!白可小姐不能!!我會被罵的,白可小姐住手!!白可小姐!!」

  夢洛(白可):「試音、試音,大家聽的到嗎?我是白可,你們別擔心,我是來幫忙的~開心嗎~你們就給我撐個一秒吧~等等見~~」

  每個人都以為只是小孩子的玩笑話,畢竟怎麼可能一秒到這裡,此地與基地相隔千里,怎麼說最快也要半天的時間,哪可能一秒就出現?!

  可他們還沒開始思考問題,頭頂上就出現黑混紫霧氣,形成一個洞,黑不見底的洞,敵軍將武器對準洞,發射各種砲彈,卻不知為何所有子彈被彈開,則有一個帶著袍帽從裡面走了出來,雪白的腳因為長度的關係而露出來,與一身黑產生明顯的區分,在太陽的照射下衣服閃爍著紅光,如同死神的到來。

  敵軍在看到小不點時,就在這嚴肅場面直接笑了出來,絲毫沒有要給面子,夢洛當時身高只有一百三十公分多,看起來非常的矮小,且有一點帶稚氣臉龐露了出來,讓人怎麼看都是小孩、怎麼看都是一個笑話,則友軍只是無話可說,只能勸阻著突然出現在上方的不速之客。

  但夢洛並沒有在取鬧聲中感到絲毫的憤怒,或者想反駁的舉動,而是帶給他們一個永生難忘回憶,不,連想都別想了。

  一瞬間,敵軍人頭一個個落地,有些人甚至直接被穿肚,冰冷的土壤,澆上甜美溫熱的養分,敵方的活口只剩下那些被受控制的亞人們,這場戰爭在嘈雜中,在那剎那間,結束了。

  眾人大吃一驚,根本就沒有人可以做出最快速的反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獵奇的畫面呈現在眼前,雖然許多人都已打過上萬場的戰爭,什麼畫面都看過,但鮮紅飛濺、肚破腸流的場面,還是覺得有些反感,尤其對夕和蓮這種剛入對的新人來說,這一切都是惡夢,不停在腦中徘徊的夢境。

  這種場面的精采,讓有些人看不下去了,當場破口大罵著夢洛一切的行為,但他們不知道的事,是他想都沒想過......自己將與前方一樣。

  上衣帶著各種徽章,看似極為高階地位的軍官,他豪無給面子,酸了一語「妳為何要這樣,就算是戰爭,妳也不能這樣子吧!!他們的人權何在,原本該有倖存者的,這下好了,全滅?!我們該如何跟上面交代!!」

  夢洛轉過身來,身後不知何時出現漆黑的刀刃,更不知為何發出赤色的彩光,讓人有種畏懼、驚恐的感覺,就好像自己下一秒成為前方的一員,她天生異色眼眸,在現場產生出特殊的存在,夢洛緩緩的開口了,還是那個可愛的娃娃音,但此刻沒有人會那麼覺得,反倒是感到一股寒氣,直沖天際:「在戰場上沒有人權、沒有自由,有什麼我們不該做呢?剛剛他們也想這麽做,反而是換了人,呵,你就說我錯?」

  夢洛從天走了下來,明明沒有可踩的地方,她卻一步步的踏在虛幻的台階上,黑色大衣被風吹的隨意飄揚,如書所記載附圖的神一樣,如此優美,神秘。

  她環顧四周,那些面目猙獰、那些畏懼、那些崩潰的人們,都一一將自身的目光焦距在她的身上,可夢洛卻把目光放在躲在前方柱子後的姐妹,她露出一絲溫和的微笑對著她們,夕和蓮被這舉動感到疑惑與不解,可還是也用微笑回應著,雖然內心很反抗,但她們還是給予夢洛溫暖,相互扶持。

  她將目光放回剛剛那天高地厚的軍官與反抗者,她沒有說什麼,只有高舉那些在她身旁飛舞的黑色刀片,手掌一揮,吵鬧聲也結束了,空間中只留下抽氣聲,以及那冰到極點的聲線「不能接受,只能死。」

  剩餘的人,安靜將自身的武器收在身上,幫前方倖存的亞人解開設在身上的枷鎖,扶持彼此,安靜的、慢慢的退回休息或醫療場所,沒人現在敢說話,生怕講錯了。

  原本低沉的氣氛在後面很長一段的調節後,漸漸恢復成原來活潑,多話的樣子,沒人知道夢洛在那之後去哪裡了,有人說她正接受家罰,有人說她的性命早已交代給了上級的人,更有人說她在接受十八層地獄般的處罰,可卻沒有一個是真的知道她在那,而這個祕密只有「家族」知道事實。

  夢洛在戰爭後被抓回去接受各種的體檢,畢竟她身體小,可力量卻是非常可怕的,深怕她身體崩潰,將這一切都成為無功的,再加上她對「家主」和「家庭」的將來都非常重要,使的她變成一隻讓人觀賞的「金絲雀她受夠了,她在某天用自己高智商的思維,解開一層層的束縛,解禁她的能力,將自己隨便設在一個地方記憶中最舒適的地方。

  當她睜開雙眼,看見的是黃光照亮的空間,旁邊是兩雙單人床,併在一起,可見房間的居住人的感情很好,床頭上還擺著一對兔子,一黑一白,非常真實。

  正當夢洛還在回憶這裡是哪裡時,後方的門被打開了,她與門後兩人互看,相互表示驚訝,夢洛無奈的吐了吐舌頭,苦笑說「抱歉,我好像傳錯位置了,我記得這裡原本有一塊很大的花園和廣闊的大海......」

  夕和蓮互看後,蓮對著夢洛說:「花園......大海......你是不是再說後院呢?那邊有一片汪洋,在夜晚會因星空,染成絢麗紫色,很像書本所畫出的星辰,而花園是種植各種不同顏色的花嗎?」

  夢洛對這些回答感到一些欣慰,她對夕與蓮露出笑容,與戰爭大不相同,不是令人恐懼,而是那種天真真誠的笑容,看在夕與蓮的內心,有點心疼,明明能開心、悠遊的孩子,卻要跟她們一樣牽扯戰爭,而且才十一歲!!就要把自己的雙手染上難以清洗的污漬,夕直接走上去拉住夢洛的右手,將她帶到後院去,讓她的回憶重新烙印在腦海中。

  夢洛看見如星辰艷紫的大海,開心跑了過去,拉起裙子,在淺海區不停的踢水,將自身的怒氣與不甘發洩在上面,臉上微笑持續上升,逐漸成為夜裡那顆「太陽」。

  這就是夢洛和夕與蓮相遇的小小故事。

——————————

  「哈~」看到花園的夢洛,突然回想起她們的初遇,不小心在一旁笑了出來,讓閻墨有點好奇的問她:「妳在笑什麼?」

  夢洛把手放在後面,並無奈的說「跟你講也沒用,再說,趕快說正事,不然快到晚上了,我只想看花。」

  「夢洛,注意身分。」白樹聽到夢洛沒大沒小的說話方式感到心酸,並斥責她。

  夢洛則是吐吐舌頭,調皮的回:「好啦~」就抱起亞倫的手臂撒嬌,白樹只能在一旁嘆氣,以及在內心責罵夢洛,整個畫面非常的有趣。

  而在一旁的夏芙月思夫婦兩人,看到這樣的場景,內心有些感嘆,以及自責,以前的過去早已不復存在,失去就是失去,只能面對前方,才會過的比較開心,如果從前到現在不曾失去,現在的場景也會跟他們一樣吧,一樣的熱鬧。

  夕與蓮她們看著這片花園,感覺到一個熟悉感,像是遺忘了某些對自己非常重要的回憶,可是怎麼把腦子擠破,還是想不起來,只好放在一旁,等之後突然想起,她們走到閻墨的面前,蓮並委婉向他問道「你說......我們牽扯你們家族是怎麼一回事…」

  閻墨聽到蓮這樣問,未露出凝重的表情,反倒以笑開頭:「妳知道妳的上司是我們暮家的掌權人嗎?」蓮與夕的表情從一開就是出賣她們,都是一張疑惑,不知所措的樣子,讓閻墨了解該如何下手 。

  蓮搖了搖頭:「我們知道上司為家族賣命,但從未知道是哪個家族,如今才知道,當下看到上司時感到非常驚訝...我沒想到上司是在第二家族下效命...閻墨將手拖在下巴下,思考這事情,他先是看著站在左邊的暮㲽悠,再看看站在右邊的夏芙月思夫婦,不知道內心又在打著什麼樣的算盤。

  閻墨雖然帶笑,可接下來的事極為嚴肅,以及重要:「我們要反抗政府,我們需要妳們特有的能力,妳們願意嗎?」

  「第二.....二家..............反抗政府!!」夕非常震驚的倒抽一口氣,並口吃的重複閻墨所說過的話。

  而蓮是臉色暗了下來,並低聲說「雖然我們已經成為你口中的一員,但我想我們的目地是不一樣的,對吧?你已經了解你將會失去什麼嗎?我們早已失去一切,但命運卻希望彌補我們,我們才走上這一路,可是你不一樣,你有你的家族,你的親人,還要這樣嗎?」

  閻墨當然理解蓮和夕內心的想法,他理解將會失去什麼,可現在的他已經失去很多了,連自己最重要的人死去的原因,都與政府不了關係,但接下來的時間會面對到重大事件,這樣會干涉一切行動,這次的計畫為何會如此艱難.....

  「我知道很難抉擇,但以你的身分,說出這樣的話一定是做出決定了,所以你想要我們做什麼?要如何幫助你們?」蓮繼續說著。

  蓮將在身後的夕拉到她的旁邊,並悄悄的用自身的精神觸手安撫夕的精神海,不然夕就要快崩潰了,自從踏入這裡,她就一直被一股力量壓制著,像是知道她能力的可怕性,又或者是有意要壓制她不放出自身的精神獸。

  夕直接閉上雙眼,靠在蓮的肩上,她累了,可不是體力上的累,而是精神上的疲倦,她很快就陷入自身世界裡,蓮則只是不好意思的看向閻墨,閻墨並沒因不尊重感到憤怒,只讓她們坐下,柔軟的嫩草扎的皮膚癢癢的,但是舒服的感覺,夕就在蓮盤腿上靜靜的睡了過去,蓮將手放在她的額頭上,讓睡夢中的人,能安穩些。

  夢洛和亞倫不知道去哪了,而暮㲽悠則是到旁邊斥責暮慕,夏芙月思夫婦也跟閻墨坐了下來,坐在閻墨的旁邊,他們的目光,都打在夕的身上,不知道在想什麼,或是回憶什麼,畢竟他們的臉上都帶有憂傷的氣息。

  夏芙月思的家主、也是已過世的莎緋兒之父親——勞倫特,他把目光移回眼前的花園上,看著那些朵朵小花,有些回憶忽然一擁而上。

  「嗐.....如果她還在的話,那有多好.....

  勞倫特小聲低咕著,就彷彿不想讓人看到這樣子的他,但在他身旁的閻墨還是聽見了那段話,緩緩的回頭看著他。

  勞倫特用眼角餘光悄悄瞄著閻墨,腦子漸漸憶起小時候閻墨和莎緋兒的樣子,是多麼可愛的時候,可是兩個小小孩總是不怕天地的,到處奔跑著。回憶一點一點的浮現,如果這時候的莎緋兒還在的話,肯定會微笑的拿著花朵插在他與妻子的頭上,在拿一些點綴在自己的衣服身上。

  可惜現實總是如此的殘酷,再怎麼美好,琉璃珠終究有破碎的一天,死去之人是不得復生的,這一切只是曇花,只是浮雲。

  「如果她還在的話,你覺得莎會怎麼看待現在?」勞倫特正面的與閻墨相視,他微微的對閻墨說著,雖然笑容是溫暖的,可是這段話卻如荊棘的刺一樣,傷的鮮血滴滴落下。

  閻墨低下了頭,蓮則被這突然穿插的話題,來個措手不及,完全不知道該跑,還是留在原地,他並沒有讓蓮她們迴避,原因是他覺得這些事終將要面對,讓其他人知道,也不會丟去自己的臉面,他也不必要趕走她們。

  他緩緩的開口了,放下剛剛的面具,那威嚴一瞬間,消失殆盡,取代的是如秋天的涼爽,如春天的溫暖,話中帶有遺憾之氣:「如果她在,她一定很喜歡吧,畢竟這遍的花,幾乎都是她曾提過的,如果莎在,我們就不會這樣子了。」

  但瞬間語鋒大變,如冬天的刺骨,將人心狠狠的扎著,讓人悶不過氣「要不是他們!要不是他們!她是能看見這一遍花海,是能看見她所追求的幸福,可以在這喝這下午茶,讀著自己喜愛的讀物,寫著自身虛幻的世界。」

  閻墨一針一針的將自身不情願,扎在自己與別人身上,他很愛莎緋兒,非常愛,他一直都知道,他的愛不是失去才明白的,就算他失去記憶,就算被封在最深處的心淵,他還是明白那人是此生的「寶物」,而他就是那個收藏這項寶物的「強盜」 。

  「叔叔?阿姨?你們怎麼會在這?」

  一個女孩的聲音突然出現, 讓人有點嚇到,就連閻墨也不例外,沒有氣息、沒有聲音,就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她一定不是一般人!!

  閻墨抬起頭,他的眼睛因面前的人,雙眼猙獰,嘴微開,他從來沒有想過,世界上會有與她如此相像的人,可惜聲音不是她那如黃鶯的遼亮,而是寒冬的風,讓人不太舒服,在風的隨意玩弄下,她髮尾的紅,顯得格外突出。

  玥注意到了閻墨,向他走了過去,坐在蓮的旁邊,形成一個圈,並向她點了點頭,玥伸出右手對閻墨說「你好,我是玥,是莎的表姐,很高興認識你,莎的未婚夫。」

  不知為何,她故意在某些字做了重音,像是要強調某些事,場面是如此的尷尬。







to be continued.....


提醒小教室

*請繼續看到最後,下面等等有【世夢小劇場&與消息小爆料】
Bury中譯「隱埋」

—————————
暮林克白家族:暮林克白家族其實是由四個家族組成的大家族,分別為暮、林、克、白這四個家族。

白元是白家人,他在暮林克白家族中的名字叫「閻墨暮林克白」。
所以閻墨就是白元;白元就是閻墨

而在小說中,梓和殃我們偏都用「閻墨」這個名字呦~
—————————

夏芙月思家族:夏芙月思家族其實是由四個家族組成的大家族,而柏格勒斯是夏芙月思家族中的「」家族,其家族代表字也為「

」代表→涅爾泰克達 家族
」代表→艾沐夜 家族
」代表→柏格勒斯 家族
」代表→日雅奈神都 家族

達芙妮是柏格勒斯家人,她在在夏芙月思家族中的名字叫「莎緋兒 · 夏芙月思」。
所以達芙妮就是莎緋兒;莎緋兒就是達芙妮

在小說中,梓和殃我們偏都用「莎緋兒」、「」這個名字呦~

(如果不清楚小說中出現的人名,可以回到第八章去看看呦~~)


世夢小劇場&與消息小爆料

梓:大家好~
殃:嗨嗨嗨嗨嗨嗨嗨嗨~
梓:不要這麼多嗨!
殃:嗚嗚嗚嗚嗚(泣
(無視殃)今天我們有邀請一位嘉賓呦~讓我們來歡.....
(突然冒出)安。
殃:(驚嚇)
梓:真的是沒有氣息,也沒有聲音呢........
玥:.......
梓:.......
殃:不要尷尬!!(怒)
不會。(冷淡)
(躲在一旁):嗚嗚嗚嗚嗚嗚嗚
梓:.......那我們就直接切入正題吧~~從今後開始的每一篇小說(不外乎是正文還是番外)結束時的下面,都會有個叫消息小爆料》的劇後小主題,而在消息小爆料》裡,我們都會有個當期角色人物(世夢裡的角色),然後我們會爆料這個角色的一些不為人知的祕密、消息、小瑣事、小設定.....等!
殃:所以千萬不要只看文小說的主文,看完就關掉,而沒繼續滑下去看到最後喔!
玥:那這期是誰?
梓:這期的消息小爆料》就是我們的莎緋兒、莎緋兒.夏芙月思~
殃:據說莎緋兒也不是什麼都不怕、沒有討厭又害怕的東西,其實她最害怕的東西是「蝸牛」
梓:原因很簡單,因為她覺得蝸牛非常的噁心,也很恐怖QAQ
殃:還有她也很怕痛~只是表面看不出來而已,畢竟也不能被其他人發現這個祕密嘛~以上閻墨也都知道呦~
玥:.......。
梓:又不是在說妳的事,妳是在生氣什麼啦QQ
殃:唉~那麼我們大家下一篇再見~
梓:掰掰~下次見~
玥:....下一章第十一章更新時間在連假,記得都給我過來看,第十一張很重要、很精彩、有大事要說要發生,所以一定要記得看。
殃:玥兇喔!!玥妳又不乖了喔!!
梓:不准兇大家啦!玥壞壞!!


此小說(世界的夢魘系列)為夜梓殃兒兩人共同創作而成!

一篇 第九章. Irony
一篇 第十一章. Memories.(上)


––––––––––––––––––––––––––––––––––
角色人物介紹:【第一季】:主要角色人物介紹 【第二季】:(尚未有)


【▲點我進粉專】


閻墨 · 暮林克白/白元人設圖(左為白元;右為閻墨 · 暮林克白)▼

【▲人設圖為我們的長期合作繪師夏禎悅繪師繪】



歡迎喜歡這小說或這篇的人可以按個喜歡或在下方留個言
喜歡我們的話歡迎訂閱一下或加個好友呦
也很歡迎訂閱或加好友喵夜梓作者

非常歡迎與謝謝大家的觀看與留言,各位大大的支持是我們的原動力
也歡迎告訴我們心得 什麼都可以告訴我們岰

這裡是奎殃和喵夜梓,我們大家本周日再見
歡迎來與我們互動互動

連結喵夜梓小屋喵夜梓




【▲點我進粉專】

——————
小說作者/擁有者(文):喵夜梓&殃離子
封面(繪):瀲瀲 繪師(嚕咪贈)
人設圖(繪):夏禎悅 繪師
告示圖(繪):未知名 繪師
FB連結圖(繪):貓琪 繪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499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世界的夢魘

留言共 7 篇留言

青炎
其實試閱野蠻完整的

10-05 00:07

喵君
簡體字的话

10-05 06:47

宇宙吃貨胖宅貓
推推個喵!

10-05 13:52

嚕咪⊙ω⊙
超好看超喜歡❤閻墨還夢洛都好帥❤
晚點留長的心得給梓殃大大你們❤

10-05 16:52

蒼天落葉
沒想到夢洛那麼強,不過比起感情戲,戰爭的部分好輕描淡寫[e36]

話說閻墨好心機啊

10-05 18:18

一瓶樹
感覺玥是因為要幫忙推銷才生氣的wwwww(

好想念莎;;
閻超帥的,而且他真的很愛莎//(送愛心)

10-05 18:50

森本(柚子)
殃梓的文筆又進步了(*´∇`*)
真的好厲害哦哦哦哦(!!)

10-12 12: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9喜歡★changevely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美美的讀者贈圖❤... 後一篇:久違的廢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小屋收錄了超精彩的因果故事,可以改造命運、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