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BL】街角書坊的一抹日光 第二章

作者:梅勒@流年似水敵不過│2019-10-03 23:05:20│贊助:20│人氣:155
  內文BL,請小心踩雷。
  更新時間:我想你應該能猜出,這只是率性而至。

  資料夾連結:《街角書坊的一抹日光》
  上章連結:〈第一章〉
  ──────────────────────────────────────────
  暖黃的燈光下,復古的裝潢與擺設映入眼簾,書櫃、矮櫃,乃至有一部份的地面皆堆滿書籍,內容五花八門,分類得相當隨意。一股獨特的味道撲鼻而來,像是將煙燻的木頭放在雨後的泥土之中,又像是將一罐咖啡豆撒入香草叢裡──是老書的味道。顧書墨深吸一口氣,不得不說,這種具有年代感的書香要比新書更讓人沉醉。

  「你的書在這兒挺受歡迎的嘛。」寫著「店主推薦」的矮櫃上,放有數本顧殊墨的作品,柳珣忍不住調侃,並走上前翻閱,「《都市人與絲綢村》、《貴公子推理事件簿》一、二、三集……哇、連《立夏與海》都有!這個店主很哈你啊……」

  柳珣通俗的說法惹得顧殊墨忍俊不禁,他掩嘴,上翹的眼尾卻難掩笑意,名副其實的桃花眼,看得柳珣都愣住了。

  失態。此時如果讓顧殊墨照鏡子,他肯定會想盡辦法收斂笑聲與表情。

  「那是店員放的。」

  「哦?你怎麼知道?」柳珣忍不住問道。

  片晌,顧殊墨歛起笑意,「我和店主是老熟人,記得就學時,他攆走客人最常講的一句話就是──『想看青少年小說給我到其他店看去!別跟我囉哩囉嗦,我這家店就算倒了都不會進那些垃圾!』」

  柳珣「喔」了一聲,眼也不眨地緊盯顧殊墨,「那看來這家店倒過一次?」

  且不論這家店老闆僅憑喜好便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或者顧書墨模仿店主仍溫文儒雅,柳珣注意到的是方才由男人唇角蔓延開來的其他東西。

  他懷疑自己看錯了。

  「我想沒有。」顧殊墨隨意伸手,指尖滑過連綿的書脊,回首時又彎起微笑,「會進青少年小說是因為新聘的年輕店員強力推薦,他很有眼光,選的書既有深度又有格調。」

  「你這是老王賣瓜,自賣自誇啊。」柳珣笑出聲音,用鄙夷的眼神看向顧書墨,可一接觸到男人柔如春水的目光,拿著《立夏與海》的手猛然揪緊。

  顧殊墨此刻的表情罕見到令人震驚,歡愉又滿足,像是沉溺在美夢之中。

  「我沒有那個意思。」顧殊墨搖搖頭,似乎想起什麼,深邃的輪廓愈發柔和,「只不過,能讓他那樣冰雪聰明的人喜歡上我的書,確實三生有幸。」

  柳珣緊擰眉梢,薄唇蠕了蠕,好片晌都發不出聲音。

  片晌,柳珣默默放下書,選擇將視線與話題一併轉移,「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也該上去做準備……不過在那之前,我得先提醒你,你現在頭髮很亂。」

  顧殊墨面色微變,因而未注意到友人略緊的嗓音,「多亂?」

  「就像一個單身男子三十天足不出戶,只吃泡麵為生,不洗碗也不丟垃圾。」

  那是真的很亂。擁有輕度潔癖的顧殊墨甚至沒辦法想像那副場景。

  顧殊墨身體向前傾,將腦袋送到柳珣眼前,意思相當明顯,他感覺身旁的人似乎愣了下,好半晌才開始撥弄凌亂的髮絲。

  其實只是瀏海略亂罷了。指節插入漆黑的髮絲,觸及的並非往常柔軟,而是乾燥……是用了定型噴霧的觸感。

  柳珣手裡動作一頓,失落在臉上浮現,又極力壓回心坎,他故作漫不經心,隨意地問道,「你剛才說的年輕店員是怎麼樣的人?」

  「顧先生?」一道遲疑的嗓音驀然響起。

  兩人一怔,同時循聲望去,顧殊墨眉頭一挑,默默倒退半步。

  一名黑眸黑髮、相貌清秀的少年從推車式書架後探出腦袋,一見顧殊墨便笑逐顏開,隨即放下懷中那疊尚未拆封的書籍,撐著膝蓋,剎地站起身來,露出一身繡有「街角書坊」四字的藏青色圍裙。

  見少年緩步走來,顧殊墨的腦子有一瞬當機。他感覺自己面前站的不是一個少年,而是一株含苞待放的水仙,或是一隻滿臉無辜的小松鼠。

  這個念頭令他無來由緊張起來。顧殊墨飛快撥弄額際的亂髮,同時不著痕跡往四周掃視,沒找著任何能代替鏡子的事物,讓他對此時此刻的儀態充滿不確定感。

  「顧先生,你怎麼會來?」名為夏何清,並被店主暱稱為「小柴」的少年笑容可掬,那雙晶瑩的眼眸宛如濕潤的黑醋栗,咕溜地在顧殊墨身上打轉一圈,笑得更加眉飛色舞,「顧先生,你今天穿得真好看,是特地為憬光老師的簽書會打扮的嗎?」

  這句話輕而易舉地消弭了顧殊墨對自己的懷疑。

  「是啊……」顧殊墨不自覺攥緊拳頭,一時匱乏的腦子根本招架不住少年歡快的笑容。

  那張眉清目秀的臉龐好似在發光,洋溢比往常還要澎湃、還要真摯的喜悅,令整個空間黯然失色,包括他自己在內,可同時,這道光似乎也照進心裡,不由分說撒一地的暖意。

  顧殊墨有些捱不住,視線不自覺游移,赫然注意到夏何清的穿著與往常不同,藏青色圍裙下是一件米色針織毛衣,袖口處略微捲起,裡頭則是純白襯衫,搭配深黑修身窄口褲,活脫脫一個單純美好的文藝青年。

  這別出心裁的打扮,無庸置疑是為他口中的「憬光老師」。

  顧殊墨深吸一口氣。說不清也道不明的情感由心口膨脹,正宛如擂鼓般砰砰拍打,逐漸一發不可收拾。

  「前陣子推薦你憬光老師的書時,總感覺你興趣缺缺,還以為你不喜歡呢!呼、太好了,果然我們的喜好很相似!……」

  夏何清像他們每次相聚時那樣喋喋不休,興奮的表情與輕快的語調從不令顧殊墨厭煩,反而悅人耳目,尤其他心底清楚,這副神色事實上相當難得,除了他之外,鮮有人能見到這張小臉說得通紅,歡天喜地得好似麻雀連連跳躍的模樣。

  思至此,眾多情感湧入心扉,剎地點燃四肢百骸裡所有冰冷的血液,突如其來的熱意令顧殊墨一時頭暈目眩。

  顧殊墨很快回神,擔憂自己失態的模樣是否難堪,幸好少年仍口沫橫飛,說著今天有好多人為簽書會而來,笑靨宛如盛放的花兒,看在他眼底,又如蜂蜜那般甜美。

  「小柴,有件事我必須向你道歉。」顧殊墨罕見地打斷夏何清,用極其認真的態度說道。

  「是?」夏何清剎地制止話頭,一臉困惑地抬起眼珠子,像個等待領導發話的乖巧下屬。

  而他等到的是顧殊墨抬起右手,手掌攤開、四指併攏,一個極為標準的握手禮姿勢,令夏何清反射性握了上去。

  那瞬間,他明確感覺到顧殊墨的手掌一顫,手心寬厚卻冰涼,令他想要立即到樓上去,倒一杯熱騰騰的咖啡給對方暖手。

  不待夏何清那麼做,顧殊墨回握,宛如掌心裡是價值連城的寶貝那樣輕柔,那雙如漆夜的眼眸凝睇他,閃爍誠摯的光芒。

  「小柴、抱歉,請容我重新和你自我介紹。」開口才發覺嗓音發緊,顧殊墨暫作停頓,喉頭不著痕跡一滾,「我叫顧殊墨,是個全職小說家,筆名是……」

  顧殊墨深吸一口氣。

  「……憬光。」

  那個名字出現在他們之間時,顧殊墨看見夏何清瞪圓雙眼,愣在原地,面上閃過錯愕、驚喜,接著是撲天蓋地的混亂,完全不知該作何表情。

  投遞一顆重磅炸彈並不是顧殊墨今天的目的……兩顆才是。

  「我還有另一個筆名,應該算小有名氣……」從夏何清愈發不知所措的神情,顧殊墨知道少年已猜到他的未盡之言,儘管如此他仍握緊冒汗的手掌,深怕小松鼠嚇跑,「如同你的猜測……『霧非霧』,那是我最開始的筆名,現在是寫推理小說專用的。」

  顯而易見地,這番話令夏何清當機了,顧殊墨沉默著,直到被身旁人撞了下肩膀,才被迫回到現實。

  顧殊墨看向牆上那口老鐘,不禁懊惱自己竟選擇回母校一趟,而不是利用充裕的時間攤牌,然後享受少年驚愕與驚喜交錯的模樣。

  時間所剩不多,顧殊墨沒法等夏何清慢慢吸收訊息,事前想好的說詞因此全打了結,他焦慮地抿唇又皺眉。

  沉默片刻,顧殊墨倏然彎下腰,「小柴,我真的很抱歉,原本我沒打算瞞你這麼久。」
  話語裡不只是歉意,還有分不好意思。

  這讓夏何清回神,急急忙忙扶住顧殊墨肩膀,「顧先生、不……憬光老師、呃……這沒什麼,我、我沒有介意,只是……」只是意想不到。夏何清手足無措,內心也如同他慌亂的行為,仍舊天翻地覆、亂七八糟。

  然而驀然回首,這項事實其實有跡可循,包括他們初見時顧殊墨的欲言又止,抑或是談論起《立夏與海》時顧殊墨陰鬱的表情,以及在聽到「憬、霧乃是同一人」的猜測後顧殊墨的錯愕、不敢置信……可根本不會有誰將這些聯想到一塊,那太跳躍式……不、簡直荒謬。

  但荒謬的事確實發生了。

  望著顧殊墨俊朗的面容,夏何清不由發懵。自己最喜歡的小說家竟近在咫尺,事實上他們早就相識,這一個月來相談甚歡。

  「從來沒有人發現『霧非霧』和『憬光』是同個人,沒想到你發現了,還深深喜歡我的作品,更在當事人面前許了願望。」隨著話語,那日回憶重現腦海,顧殊墨垂眸含笑,「所以,我如你所願地來了。」

  他的小書迷好不容易回神,一聽這話又愣住了。

  深怕夏何清沒解讀出他的言下之意,顧殊墨莞爾,又添了把柴火,「今天的簽書會,希望能讓你美夢成真。」

  夏何清瞪大雙眼,一抹紅暈由雪頸蔓上耳尖,一分害臊、九分不知所措。

  見此,顧殊墨笑意更深,溫柔的目光落在夏何清身上,宛如長年盤據山頭的積雪,驀然融化成一汪秋水,倒映出柔情千種。

  那是個有別以往、連當事人都毫無察覺,既寵溺又縱容的笑容。

  ──────────────────────────────────────────
  下篇連結:下周沒更新那就沒有。
  ──────────────────────────────────────────
  唷,驚不驚喜、意不意外,正文給意外、發文也給意外,我覺得自己很機智(呃

  其實簽書會這事篇幅有點多了,有點不知道從何刪去(哈哈),預計是在一萬五內處理好簽書會(前)、邂逅AB(兩段)、簽書會(後),希望不要太放飛自我。

  話說正文裡講到青少年小說這事,我個人是認為,《貴公子推理事件簿》是比較近似這個定義的作品,此外的《都市人與絲綢村》、《立夏與海》就稱不上,這兩個故事後面都會提到,前者是推理小說,後者是戀愛(同志)小說,嗯、後者是很有重要性的,之後也會一直、一直、一直從小柴口中冒出來。

  然後我個人是不喜歡白癡蠢萌受的,所以小柴完全不是,啊......但在顧殊墨面前是有點蠢萌啦、不能否認,他是平常很清冷疏離,但在顧殊墨面前毫無防備(完全敞開心扉啊)的人,聰明程度之後(如果能寫完)應該可以嚇大家一跳,是個經常語出驚人的孩子。

  會叫小柴是因為店主某天說了冷笑話,小柴笑了,笑起來像柴犬一樣可愛有幸福感,所以叫小柴。

  話說回來也有點喜歡柳珣,感覺這個人可以配個出道作品寫的是初戀、後面一直寫校園愛情因為也沒有其他戀愛經驗的邋遢作家攻。

  「老師,實不相瞞,接吻就結束的小說實在太無趣了。」

  「老師啊,你已經不是當年的小孩子了,青春單蠢的校園愛情已經沒人要看了,不如換個大人的戀愛故事如何?」(扯著衣領強吻→一夜情快樂吃肉)

  很好、很棒。

  一個癥結點顯然就是柳珣難忘舊情,唉顧殊墨對一般人或是對一般作家就是一道推不倒的城牆啊,作為一個邋遢攻(眼鏡、寬T恤運動褲?、鬍渣、頭髮中長或偏長可綁),想想就覺得前路多舛。



  有點不知道上面自己在說什麼,但我想,語無倫次應該是心情好的象徵吧(心想

  希望心情能夠一直這麼好(其實也沒有好到那裡去啦 但能夠語無倫次挺了不起的!(?

  話說回來,我沒有積稿,真的是心情好就更新而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489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梅勒|BL|連載|原創|長篇|系列

留言共 2 篇留言

艾刃骸
[e12]

10-04 22:01

狠心先生
蠻意外的,梅勒上次一週兩更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情

10-06 15:57

梅勒@流年似水敵不過
哈哈哈哈(掩面
我是希望十一月可以連續更新,所以現在在積稿~~~(遲緩
想說寫到五萬字再來更新(所以接下來也不會更新 真的很隨意的那種XDDD


只覺得自己的毅力真的滿廢的,好像應該好好調教一下,尤其是在現在這個緊要關頭。
目前給自己的畢業目標就是寫一篇以母校為場地的故事,現在正在撰筆,希望十一月可以寫完~~~

還有、謝謝狠心先生QQ
好久不見啦~(雖然接著又會消失一陣子10-06 16: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tina0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BL】街角書坊的一抹日... 後一篇:[達人專欄] 【BL】浮...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oo589111巴友們
歡迎來小屋晃晃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1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