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翻譯】女王蒙難:X戰隊奇襲亞歷山大(下)

作者:婚後幽影│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2019-10-02 22:36:37│贊助:14│人氣:755

潛水艦『西勒』徽章

原文:
https://www.usnwc.edu/getattachment/f9f595b1-7547-4929-8d05-b2e798390a3c/Frogmen-against-a-Fleet--The-Italian-Attack-on-Ale.aspx

※已失效連結


作者:文森特‧P‧奧哈拉(Vincent P. O'Hara)
翻譯:婚後幽影


地圖2

奇襲

1941年12月18~19日夜間,亞歷山大港內外交通量很大(參照地圖2)。

2122~2359,水底鐵絲網打開,讓拖船『Roysterer』開出去,然後與另一艘拖船合力,將受損的小型護航艦『火鶴(Flamingo)』拖進來。

0024,再度打開。第15巡洋艦隊、第4驅逐隊入港。

輕巡2艘
水中仙(Naiad)、尤里亞勒斯(Euryalus)

驅逐4艘
錫克(Sikh)、毛利(Maori)、軍團(Legion)、伊薩克‧斯威爾斯(Isaac Sweers)

先前,這支艦隊試圖夜襲義大利運輸船團,卻闖入義大利驅逐隊鋪設的雷區,最終鎩羽而歸。※

※第1次錫爾特灣海戰

而在午夜剛過不久,SLC來到水底鐵絲網前,此時有艘大型摩托艇正在巡邏,並按時拋下小型炸彈。指揮SLC現場行動,並負責攻擊『勇士』的澤拉‧潘尼中尉(隊長)後來形容這個事態發展『相當令人擔憂』。正當他在審視防護措施時,導航設施突然亮起,他看到3艘驅逐艦以10節航速駛入。雖然SLC曾2度穿過直布羅陀的防護措施,但澤拉‧潘尼隊長決定頭頂海面,趁水底鐵絲網打開時進入。這很危險……2艘艦船的艦艏波令他顛簸不已。

第2具SLC的駕駛為安東尼奧‧馬切利亞,受命攻擊『伊莉莎白女王』,必須像第3具那樣避開驅逐艦。第3具SLC由文森佐‧馬爾泰洛塔駕駛,受命攻擊空母,若沒有就攻擊大型油輪。馬爾泰洛塔從距離巡邏艇20公尺左右的範圍內通過,炸彈造成的衝擊讓3名駕駛感到不安,但機體並未被擊傷或發現。一旦3具SLC進入港內,他們就可以分頭對付自己的目標。


上:勇士(HMS Valiant)
下:伊莉莎白女王(HMS Queen Elizabeth)

馬切利亞必須潛行2200公尺,方能到達『伊莉莎白女王』停泊處。他沿著巡洋艦群與岸邊航行,用法國戰艦『洛林(Lorraine)』等地標確認位置,來到防護網前。探索外圍後,他發現一道缺口。

0300,馬切利亞戴上ARO,並讓自己的SLC潛入黑暗的水中。他寫道:『裝置的平衡有問題,下降速度越來越快,我無法用方向舵控制,也許是因為沒有足夠的正推力(forward thrust)。我感到耳朵劇痛;最後我們在13公尺深處著底,揚起一團濁泥』


照片2

馬切利亞與副駕駛,斯巴達克‧斯凱爾蓋特,在那裡忙著分離雷頭,並將其懸掛在艦體上。途中出了點狀況,SLC被灌入空氣,讓它向上飄到需固定處,但卻失控而『猛烈地』撞上『伊莉莎白女王』的艦體,斯凱爾蓋特還沒完成工作就精神不濟。※然而,馬切利亞還是完成了工作:用纜線掛起雷頭,將之吊在戰艦艙底龍骨下方。

※見照片2,後座的副駕駛待在水中的時間更長,被迫更依賴ARO



出處:
Naval Legends: Maiale | World of Warships

0325,他將引信設定好,隨後2名蛙人駕著SLC,原本沿著海底逃跑,之後由於擔心斯凱爾蓋特的狀況,馬切利亞遂浮上水面。他們將帶來的小型燃燒彈撒開,按計劃摧毀開來的機體,然後游向岸邊。0430,在水裡待了8小時的他們到達陸地。

澤拉‧潘尼這組碰上了問題。來到『勇士』約50公尺範圍內時,他遇到『一種我不清楚的障礙物,其中球形浮子們的直徑約30cm,各拉起一根鋼索,上掛直徑約4~5mm的繩網』

費了一番功夫,他終於讓他的SLC從障礙物頂端通過:『纜線、繩網與鉗夾、螺旋槳糾纏在一起,發出很大的噪音。最後,SLC掙脫了,我返回機體並趕去艦體逐漸收窄處』澤拉‧潘尼很匆忙,因為他的橡膠服裂了,水滲進去,奪走體溫。

0200左右,他下潛並撞上『勇士』的艦體,但隨後SLC失控,落到17公尺深處,柔軟而泥濘的港口底部。檢查過自己與戰艦的相對位置後,澤拉‧潘尼試圖啟動SLC的馬達,卻未能成功。他命令副駕駛,埃米利奧‧比安奇檢查螺旋槳是否能自由活動時,才意識到自己陷入孤軍奮戰……比安奇已昏迷。接下來,澤拉‧潘尼試圖將SLC挪到戰艦的龍骨下方。



出處:
Naval Legends: Maiale | World of Warships

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他感到吃力無比,呼吸純氧的副作用太大(更不用說身體的疲勞),他游到水面,並在那裡發現緊抓著繫泊浮標的比安奇,已在無意識間浮出水面。幾分鐘後,他們被發現並逮捕。對義大利人來說很幸運的是,澤拉‧潘尼的『豬玀』沉沒的位置,距離『勇士』艦體不到10公尺……這個距離,足以實行他的計劃:將SLC當作沉底機雷(bottom mine)使用。

馬爾泰洛塔的SLC沿海岸航行,路線與馬切利亞相同。他從『勇士』『伊莉莎白女王』之間駛過,並檢查航母泊位,發現那裡是空的,並看到他以為是第3艘戰艦的艦影。他在報告中寫:『由於背景黑暗、距離又遠,我伺機靠更近點,近到足以看到……那是艘大型軍艦的艦艏,似乎是以前沒見過的戰艦。並注意到對方明顯有別於澤拉‧潘尼、馬切利亞負責的那2艘戰艦,我確信面前有這艘不一樣的艦船。我認為我有責任攻擊它,即使這麼做不符合我接到的命令』

然而,馬爾泰洛塔很快就斷定,自己正在看的是1艘巡洋艦,而非1艘戰艦,並且他並不覺得,違反命令攻擊這個目標是正確的。他遂奉命行事,去找1艘油輪,儘管他更樂意攻擊這艘軍艦。(順便講一句,他坐在被水淹沒大半的半潛載具上,此時又是夜間,因此難以區分巡洋艦與戰艦)

最後,他選中挪威籍大型油輪『Sagona』(7554容積總噸)。由於ARO故障,馬爾泰洛塔無法下潛,遂將機體保持在油輪的船尾附近,副駕駛瑪利歐‧馬利諾從下方固定雷頭。0255,2人將引信設定好,隨後撒開燃燒彈、毀了SLC後游上岸。

上岸後,馬切利亞隊逍遙法外了2天,雖然穿著義大利海軍雜役兵的制服,但他們聲稱自己是法國人,並搭火車到岸邊的羅塞塔,希望與潛水艦『藍寶石』會合,但埃及警察將他們逮捕,隨後將2人交給英軍。(義大利與埃及並非交戰國)

爆炸前2個半小時,澤拉‧潘尼與他的副駕駛比安奇被捕,讓RN得到機會,減輕奇襲造成的最嚴重後果。根據澤拉‧潘尼的說法,義大利俘虜在『勇士』甲板上,等待義大利語軍官『S‧T‧諾森(S. T. Nowson)』被從『伊莉莎白女王』那裡喚來。諾森詢問義大利人,講反話地對他們的不幸『深感同情』。※

譯註:原文『expressed ironic sympathy』;『Ironic』意為諷刺的、具諷刺意味的……表示用反話來表達與其字面意思相異或相反的反諷。語氣上屬於比較無傷大雅,或帶幽默、揶揄色彩的諷刺

他們被諾森與『勇士』艦長『查爾斯‧摩根(Charles Morgan)』帶到岸上,押去拉斯埃丁的情報部門。2人在那裡被RN情報人員(Levant)的『韓佛瑞‧奎爾(Humphrey Quill)』少校單獨訊問。

澤拉‧潘尼表示:奎爾拿著槍,講一口流利的義大利語。俘虜沒有透露任何信息,而奎爾得出的結論是:沒有證據可證明他們得逞了。

0332,引述1957年出版的《Royal Navy staff history》(皇家海軍幹部史)內容:『人們發送了通用信號,懷疑港內有人操魚雷』

這一信號重複先前要求巡邏艇扔小型炸彈的指示『如果需要』,並下令開動拖船。所有艦船都要讓一條鋼纜從艦底刷過去,以阻止任何炸裂物懸掛在那裡。

康寧漢在回憶錄裡聲稱,自己在0400被捕獲蛙人的消息驚醒。他命令俘虜立即返回『勇士』,並將其關押在戰艦深處,這樣若有危險,他們會透露口風以自救。軍官候補生,韋德當時在『伊莉莎白女王』甲板上,他還記得:『我們都在0400被警報喚醒,大伙在嗡嗡的警報聲中,吵吵鬧鬧地行動』

他看到了康寧漢:『他在睡衣上罩著一件雨衣,從將官艙房趕過來』

義大利俘虜經過第2次審問,再押回『勇士』後,採取這些措施:一條鋼纜沿著『勇士』艦體下方刷過去,卻因SLC停在港口底部,因此鋼纜沒掃到任何東西。『伊莉莎白女王』那邊,鋼纜就被勾住了。這段時間,英國人並未沒收澤拉‧潘尼的『防水發光手錶』。

預定爆炸前10分鐘,他求見摩根艦長,並告訴對方:這艘戰艦行將沉沒,卻拒絕提供更多訊息,於是摩根下令將他押回下部。澤拉‧潘尼在回憶錄寫道:當他被押回艦上監獄時,聽見揚聲器命令乘員退艦。

※      ※      ※      ※



現出せよ!Underwater Explosion!
(出現吧!水下爆破!)

※弗蘭克‧韋德爺爺的回憶錄『there was the low, rumbling underwater explosion』


0547,『Sagona』爆沉!
0606,『勇士』爆沉!
0610,『伊莉莎白女王』爆沉!

※『東北風』改二會一天來一發『Underwater Explosion』嗎?(笑)

澤拉‧潘尼當時在『勇士』甲板下艙室,敘述了這一刻:『艦船劇烈扭曲、跳動。所有的燈都熄了,艙內灌滿濃煙……艦體向左傾斜』

他被撞倒,膝蓋受傷但爬上了梯子,發現一個被哨兵棄守的開放艙口。(比安奇在單獨的隔間內,並從爆炸中倖存)他及時到達露天甲板,看到500碼(約457.2公尺)外,『伊莉莎白女王』爆炸的一幕:『她也被爆破。艦體從水面上升了幾吋,鐵與其他物體的碎片,混著油從艦體收窄處噴出來,甚至落到 勇士 甲板上,就連站在艦艉的我們都被噴到了』

康寧漢提督後來寫道:『我與幹部們在鄰近 伊莉莎白女王 艦艉處,聽見一陣沉悶的砰砰聲,感覺艦體被拋向空中約5呎,艦體劇烈彎曲,艦艏與艦艉處的感覺格外明顯,幸運的是,我們尚不需臥倒』

韋德在回憶錄裡講:『那邊傳出低沉的水下爆破聲,並且四分之一甲板被向上拋飛約6吋,甚至更多……艦體收窄處竄出一團濃煙與火焰,然後似乎迅速下沉』

『伊莉莎白女王』方面,爆炸撕裂B鍋爐房下方的龍骨板(keel plate),並造成190呎x60呎的區域損毀。鍋爐房A、B與X,以及4.45吋(平高兩用砲)的彈藥庫迅速被淹沒。鍋爐房Y與其他許多艙室一樣,慢慢被淹沒,水位上升至主甲板層。經確認,該艦發生4.5度的右舷傾斜,並在距離艦艏8呎處坐底。

『勇士』左舷下方保護艦體的突出部,被炸穿一個60呎x30呎的破孔直達艦內。下突出部(lower bulge)、內底(inner bottom)、砲彈庫A及其彈藥庫與相鄰隔間立即被淹沒,導致該艦艦艏立即下沉5呎。

『Sagona』船尾被炸出破孔,螺旋槳軸與方向舵嚴重損毀,直到1946年才得到修復。與這艘油輪停在一起的驅逐艦『傑維斯』遭池魚之殃;通訊甲板與其他艙室的板材被噴到油,火勢還點燃油漆間,造成『傑維斯』需入渠1個月。

『勇士』住進亞歷山大港的浮動乾船塢,直到1942年4月,她轉移至南非、德爾班(Durban)繼續維修並改裝,後於1942年8月加入遠東艦隊(Eastern Fleet)。『伊莉莎白女王』於1942年6月27日從碼頭出發,駛向維吉尼亞洲、諾福克接受大修。1944年1月,她修復後首度參與艦隊作戰。


維吉尼亞洲、漢普頓錨地(Hampton Roads),世界最大的海軍基地,USN大西洋艦隊司令部與母港,『諾福克(Norfolk)』是該錨地一部分


Naval Legends: Maiale | World of Warships

※感謝『gkgwpk(永遠的新手)』提供,在下這才知道,《戰艦世界》也科普過『豬玀』與亞歷山大奇襲

究責

1941年10月24日,海軍部對亞歷山大發出警告:『在直布羅陀取得成功後,對方恐將試圖以人操魚雷 或/與 單人機動艇,攻擊亞歷山大港』

271型雷達組原本要被分配到亞歷山大港,協助檢測從海面入侵者,但似乎出於更迫切的需求,令它未能在奇襲前配置到位。如上所述,海軍部於12月18日發出第2次警告,卻被當作一種形式。


普里德姆-威佩爾

※全名:亨利‧丹尼爾‧普里德姆-威佩爾(Henry Daniel Pridham-Wippell,1885年8月12日~1952年4月2日)

康寧漢前任副手,普里德姆-威佩爾閣下,主持後續調查,他認為問題出在欠缺更先進的技術。要防止這類攻擊『不能依賴於相對過時的瞭望台、艦艇與鐵絲網。最重要的是,採用現代科學的手段,對接近物示警』

普里德姆-威佩爾更指責幾名下級軍官。比方說『不必要地讓出入口的水底鐵絲網打開過久』『值班防衛官的管控效率低落』出入口巡邏艇的指揮官也被究責,原因是艦船入港時,並未『在那段時間扔更多炸彈』

※普里德姆-威佩爾無罪開釋康寧漢,也沒有訊問第一次爆炸前2個半小時,澤拉‧潘尼與比安奇被捕後,他採取的行動

軍官候補生,韋德的證言表明,高傲自滿是造成此結果的一大因素:『大伙都認為義大利海軍沒出息、無能,甚至怯戰』英國指揮部也暗示,背叛行為是原因之一。例如,犯人的調查結果顯示,『洛林』的1名法國水手照亮了SLC,但隨後只是『將燈光指向港內的戰艦』然後,審訊報告還指出『1名當地水手划小船時,與SLC極為接近,船槳還敲到蛙人,卻知情不報』

事實上,這2起事件都是犯人們給的錯誤訊息,審訊人員渴求這些訊息,且不加質疑地將之傳達。

1942年5月14~15日,再次用SLC奇襲亞歷山大港的行動失敗,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大量使用探照燈,迫使對方下潛更長時間,而耽誤了計劃。

『As it turned out, vigilance was the best defense.』
(事實證明,小心謹慎是最好的防護)


善後

奇襲得逞後,RN當前最優先事項為,阻止敵方得知結果。由於『伊莉莎白女王』水平坐底在港內,康寧漢提督遂留在艦上,乘員繼續例行公事,比如每天一早的升旗典禮之類。


全名:菲利普‧路易‧維安(Philip Louis Vian,1894年7月15日~1968年5月27日)

然而,菲利普‧維安閣下的回憶錄講:『我與康寧漢站在一起……災難發生後的無雲早晨,我們在港口上空看到1架偵察機,它已從防禦圈逃脫。這些戰艦已坐底在港口的海床上,靠一旁的潛水艦供電:照片會揭露這災難』

事實上,空拍照片的景象,十分類似1940年11月,塔蘭托港遭夜襲後的空拍景象:義大利海軍司令部初步評估為:2艘戰艦皆已損毀。1942年1月6日的進一步偵察,也證實這一點,並在1月8日發表作戰成功的第一份公報;然而,德國人對此持懷疑態度。整個12月,德國戰爭海軍(Kriegsmarine,KM)都沒有意識到『U-331』已於1941年11月25日擊沉戰艦『巴勒姆』,並依舊認為:RN地中海艦隊保有3艘戰艦。

1942年1月9日,德軍首度承認X戰隊奇襲亞歷山大,並稱『取得相當大的成功』然而直到1月27日,德國人一直保持警戒,並稱『無線電情報部門表示,沒有確切的情報可證實 伊莉莎白女王 座沉在亞歷山大港的淺水中。其他來源的消息表示,戰艦在12月18日之後多次出海,而 勇士 正在碼頭維修』

成功必須善加利用


朱利安‧科比特

※全名:朱利安‧斯塔福德‧科比特(Julian Stafford Corbett,1854年11月12日~1922年9月21日)

1911年,英國海軍戰略家朱利安‧科比特閣下寫道:『海上指揮……不過是用於商業或軍事目的之海上通信管控』當下,義大利海軍的優先事項為:提供物資給北非軸心國軍(義大利-德國聯軍),而從『光輝』夜襲塔蘭托~1941年11月中旬,RN幾乎截斷了義大利-非洲的補給線。

1941年12月,義大利海軍採取幾個策略,成功奪回地中海中部的主動權,亞歷山大奇襲是其中之一,在此之前還有以主力艦隊護送運輸船團,其可行性於12月17日黃昏,一場短暫的武力衝突得到確認,這場衝突被稱作第1次錫爾特灣海戰。



※1941年12月,第1次錫爾特灣海戰(First Battle of Sirte)

譯註:錫爾特灣(Gulf of Sirte)為二戰期間舊譯名,今譯:蘇爾特灣。圖上『錫德拉灣(Gulf of Sidra)』為另一個名稱

是役,RN巡洋艦、驅逐艦遭到義大利戰艦攻擊後撤退。當晚,擁有『電眼※』的英軍沒有反擊,令義軍確信:大艦巨砲是有效的威懾力量。就在亞歷山大奇襲的同一天,RN巡洋艦與駐守馬爾他島的K艦隊所屬驅逐艦,闖入義大利驅逐艦鋪設在的黎波里(Tripoli)附近的雷區,令義大利意外取得海戰的勝利,RN損失輕巡1驅逐1,另有輕巡1驅逐3受創。

※電眼(occhio elettrico):義大利海軍對雷達的稱呼


杜德利‧龐德

※全名:阿爾弗雷德‧杜德利‧皮克曼‧羅傑斯‧龐德(Alfred Dudley Pickman Rogers Pound,1877年8月29日~1943年10月21日)

12月17~19日,短短3天,義大利取得3次勝利,特別是亞歷山大奇襲的戰果,令RN艦隊無法應對由義大利戰艦護航的運輸船團。正如康寧漢提督於12月28日致函第一海務大臣(First Sea Lord),杜德利‧龐德閣下時所敘述的:『戰艦在此時遭破壞,是一場災難』羅馬聲稱獲得海上主動權,並重建『義大利-北非』補給線。就在這個12月,義大利將39092噸(82%)物資運抵非洲;隔年1月,物資運輸量達65570噸,接近100%。

亞歷山大奇襲成功,是戰術、戰略的全面獲勝,義大利得以封鎖『亞歷山大-馬爾他島』補給線。亞歷山大奇襲以前(1940年8月~1941年12月),從埃及、亞歷山大駛向馬爾他島的37艘運輸船,全數抵達。約1年後,經過亞歷山大奇襲、英美進攻法屬北非(French North Africa)之後,有25艘運輸船駛向馬爾他島,僅8艘(32%)抵達。

※      ※      ※      ※


『利托里奧』模型


《Fate/Grand Order》豔后


徽章

1942年2~3月,義大利戰艦『利托里奧』率眾妨礙巡洋艦『豔后(HMS Cleopatra)』護航的運輸船團,造成該船團無法照預定計劃,於夜間抵達馬爾他島,而遭德軍空襲,物資損失慘重。※

※約29500噸物資,僅約4952噸(17%)成功上島


有力行動(Operation Vigorous)

6月12~16日,有力行動。『利托里奧(旗艦)』『維內托』姊妹一起出動,擊退巡洋艦『紐卡斯爾(HMS Newcastle)』護航的大型運輸船團,令馬爾他島得不到補給。義大利戰艦的威脅,讓RN被迫取消3月底~6月中,以及6月~11月底,所有從埃及出發的運輸船團。

譯註:亞歷山大奇襲讓地中海戰區的盟軍陷入劣勢,之後要到基座行動(Operation Pedestal,或譯:支柱行動)成功、馬爾他基地航空隊的活躍,讓北非軸心國軍因物資不足,遭盟軍逐出埃及,形勢才再度扭轉。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不列顛的誓約『勝利』之艦(上、中)


光輝級裝甲空母3號艦『勝利(HMS Victorious)』

※『勝利』是基座行動成功的關鍵……これが勝利の鍵!!


要讓敵主力艦失去威脅能力,另一個合乎邏輯的對策,就只是讓主力艦參加行動。然而在這方面,義大利其實幾乎沒有別的選擇。直布羅陀與埃及沿岸,都超出義大利海軍的勢力範圍。然而,德軍總想要義大利冒險行事,並堅信義大利原本可以派戰艦強攻亞歷山大、蘇伊士運河(Suez Canal)。

『Without making allowances for oil shortages or the unwillingness of the Italian Naval Staff to take risks ... the Italian fleet is fully capable of carrying out such operations if it makes use of the Gulf of Souda.』
(若不考慮石油短缺,或義大利海軍不願冒險行事……善用蘇達灣的地利,義大利艦隊完全有能力發起這類行動)


可是,義大利海軍決策者看不出冒著巨大風險,攻下那些據點後,能獲得多少好處。事後看來,他們的想法顯然是對的。

此時還有一個更好的選擇:進攻馬爾他島,軸心國確實計劃在1942年7月底發動攻勢。這樣一來,RN水面艦隊可能無力阻止該行動。但現在這種情況,德軍高層不願冒險,遂取消進攻行動。

最真誠的讚美方式

X戰隊繼續攻擊(或企圖攻擊)以下目標:直布羅陀、阿爾及爾、亞歷山大、博恩、巴勒斯坦與亞歷山大(土耳其)、利比亞沿岸以及黑海。1941年12月過後,這些奮戰造成1艘驅逐艦沉沒,以及18艘商船沉沒或損毀,合計損失近10萬噸容積總噸。


戰車(Chariot),英國山寨版『豬玀』

※簡稱似乎還是SLC,『東北風』&M部隊奇襲拉斯佩齊亞,就是用這款。所謂『最真誠的讚美方式』,就是英國人把『豬玀』給山寨了(笑)


戰艦『鐵必制』或譯:提爾比茨,俾斯麥級2號艦

※挪威人給『鐵必制』冠以『北方孤獨女王(Den ensomme Nordens Dronning)』這個稱號

1942年10月,英國人使用他們稱作『戰車』的SLC直接仿造品,對德國戰艦『鐵必制』進行第一次特殊的潛入攻擊。另一方面,隨著戰火繼續蔓延,德軍也採用大量特殊兵器……儘管成效有限。


赫利奧飛行器Ⅰ型(Heliofly I),二戰德軍的單兵飛行器

與此同時,義大利與盟軍休戰(並因此分裂)後,義大利海軍、義大利社會共和國海軍,都有發起這類行動;而在義大利海軍方面,也包括與昔日之敵聯手作戰。

1944年6月,澤拉‧潘尼&驅逐艦『東北風』加入英國-義大利聯軍,奇襲德軍佔據的拉斯佩齊亞港,炸沉重巡『戈里齊亞』『波札諾』。1945年5月,他獲頒義大利最高規格的『金質勇氣勳章(Medal of Military Valor)』時,為他授勳的是個老相識,前『勇士』艦長『查爾斯‧摩根』。

昂貴的兵器與不對等的威脅

亞歷山大奇襲是一項昂貴的武器系統(戰艦),面臨毫無應對手段的致命威脅。二戰結束後,這種局面時有所聞。若各位覺得這些的影響遠沒有那麼嚴重,一部分的原因出在亞歷山大奇襲是一個大國的主要戰力遭攻擊,利害關係奇大。回顧1945年以來,涉及自爆船或潛水員的非常規攻擊顯示,這些大多數是小國或政治團體,在政治、軍事方面的原因下,使用這種手段。

◎1948年10月22日:以色列自爆船攻擊加薩走廊的埃及單桅帆船『法魯克(Farouq)』

◎1975年8月22日:阿根廷驅逐艦『聖三一(Santísima Trinidad,D-2』遭游擊隊潛水員設置機雷

◎1980年10月29日:利比亞巡防艦『薩瓦里(Dat Assawari)』在熱那亞遭身份不明的潛水員(可能是法國人)設置機雷

◎1990年7月16日:斯里蘭卡輔助艦『伊迪薩(Edithara)』遭泰米爾叛亂分子(猛虎組織/LTTE)自爆船炸傷

◎1995年7月16日:斯里蘭卡輔助艦『伊迪薩』遭猛虎組織潛水員設置機雷並炸沉

◎1996年7月19日:斯里蘭卡砲艦『Ranaviru』遭猛虎組織自爆船擊沉

◎2000年10月12日:導彈驅逐艦『科爾(USS Cole,DDG-67)』遭基地組織(Al-Qaeda)自爆船重創

簡單來說,這些案例表明,1艘橡皮艇,上面載2個人、1具火箭推進榴彈(rocket-propelled grenade launcher,簡稱:RPG),就能癱瘓1艘驅逐艦。這並不是說,建議軍方用一票波士頓捕鯨船(Boston Whaler),代替現代化軍艦(甚至純護衛艦)的戰鬥群。我舉的例子要表達的是:每個指揮官、提督與政客,必須隨時隨地注意非常規威脅。出於政治動機的攻擊,真正的危險是,這很可能會帶來讓主力艦無法投入作戰的風險。

雖然在宗教或政治團體眼裡,軍艦是很有吸引力的攻擊目標,因為這是西方軍事力量的著名象徵,但這種威脅類型並非義大利X戰隊那種。北韓、伊朗的戰爭計劃當中,都包括以非常規部隊,或某些特殊兵器發起攻擊,但這些中等國力的國家,無力追求制海權。

然而,俄羅斯、中國這種擁有預算與資源,部署空母、核潛水艦的大國又是另一回事。這項研究的一個觀點是,1941年這次最成功的非常規攻擊,亞歷山大奇襲有個非常傳統的基礎。這表明我國真正需要關心的,既不是基地組織,也不是北韓,而是像義大利那樣,有計劃地運用非常規兵器/特種部隊,削減競爭對手的主要戰力。

今日,美國及其盟國掌控海上霸權的基礎為空母,這是數量相對較少的艦種,美國僅有10艘大型空母,其中3艘由於『乾船塢計畫增量維修(Drydock Planned Incremental Availability)』方案,通常不在服役狀態,並保留舊型的『小鷹(USS Kitty Hawk,CV-63)』。

譯註:本文寫於2014年,『小鷹』尚在保留狀態。2017年,USN決議不再保留並將其拆解

在這方面,北約國家能提供的戰力,僅法國空母『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R91)』、義大利空母『加富爾(Portaerei Cavour)』。即使在1941年12月的多次災難後,盟軍在二戰期間擁有的戰力,仍遠遠大於上述那些。

考慮到遠東、中東與東歐等地,爆發危機的影響範圍有多大,在那種非常時期,這些主力艦僅提供薄弱的安全保障。西方列強顯然是脆弱的:常規戰力強大的一流國家,可妥善利用一次成功的非常規打擊,所造成的破壞……比如亞歷山大奇襲成功,讓義大利一舉改變地中海戰區的形勢……這一點或將影響未來涉及制海權的一切紛爭。

===================================

譯者補充:


《Naval Legends: Maiale》


《L'AFFONDAMENTO DELLA VALIANT》

這2張截圖,分別出自《戰艦世界》的科普影片與『阿布魯齊公爵』當年拍的電影。在下幾乎可以肯定,《戰艦世界》做影片時有參考這部電影!


『阿布魯齊公爵』飾『勇士』


潛水艦『西勒』

跟史實不同的是,按手上資料,亞歷山大奇襲時,『西勒』已安裝收納筒,可是電影裡的『西勒』,還是SLC直接擺甲板上的初期型態。

影片裡『西勒』義大利語發音,聽起來跟『塞壬』一模一樣。裡面似乎還有一段,是拿塞壬開玩笑,雖然聽不懂義大利語,但在下猜測或許是:

『西勒』跟靠唱歌混吃混喝的塞壬娘們可不一樣!我們X戰隊要靜悄悄地摸進去,炸翻英國佬的『女王』,讓她也嘗嘗我們的『利托里奧』在塔蘭托坐底的痛苦!

※      ※      ※      ※

這是いど老師某篇作品後面,在下的留言:



這是《名偵探柯南》作者,青山剛昌提督接受採訪的問答集。

青山剛昌提督構思《名偵探柯南》以外的時間,就是在玩《艦これ》,消除壓力的手段也是《艦これ》。

《MOON.》裡面有句名言:置身殘酷的現實中,若知道還有另一個更為殘酷的世界存在時……相較之下,現實的殘酷就變得很平常了。

《艦これ》同樣也是在下消除壓力的重要方法,收集情報,從中提取有用資訊,計算陸航制空、配置艦隊制空、按敵艦特性配上相應的裝備與艦娘。就像以活動海域為棋盤,努力培育的艦娘為棋子,與田中對弈,而在解析關卡、費心攻略期間,也能感受到田中所投注的心力……在下還滿享受這種過程的。(笑)


出處:
[翻譯]納爾遜的解謎之旅



岸波娶進門了,第159艘嫁艦!

有看之前文章的人,應該知道在下給她戒指的契機吧~


翻譯:akd93(亮晶晶人造人)

出處:
艦これ漫畫翻譯-ぽよ:成了艦娘的岸波君

雖說在下是被史實梗吸引入坑《艦これ》,不過小薄本多少有看些,岸波君好可愛、島風君好棒棒~≧▽≦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艦これ》艦娘,個人會選周敦頤《愛蓮說》所云:『濯清漣而不妖』(經過清水洗滌卻不顯得妖豔)

大家各有魅力沒錯,可是真正吸引在下的,並非容貌或色相,而是那份若即若離,含蓄地與歷史上曾經存在、某些依然存在的軍艦相應的神韻。這種神韻,加上充滿史實梗,又處處透著各自性格的語音,以及週邊社群的推波助瀾,編織出《艦これ》的整個世界,就猶如十原質(小阿爾卡那)、二十二徑(大阿爾卡那),一同組成的生命之樹。



因為艦娘,在下接觸到許多故事,也付出心力翻譯了許多文章,向各位分享。不知各位有沒有透過這篇文章,領略到地中海戰區情勢的跌宕起伏?

義大利宣戰之初,其海軍擁有噸位與地緣優勢,『光輝』夜襲塔蘭托後,RN奪得優勢,而能封鎖義大利支援北非軸心國軍的補給線。隨後義大利出動『西勒』&X戰隊奇襲亞歷山大,奪回地中海戰區的主動權,馬爾他島一度陷入物資匱乏,眼看要被迫投降的絕境。而基座行動的成功,再度扭轉形勢,並成為RN取得地中海戰區最終勝利的關鍵,裝甲空母『勝利』如她的名字一樣,成為『勝利の鍵(勝利的關鍵)』!



※《艦これ》日後實裝『勝利』的話,會不會有人玩《勇者王》的梗,讓『勝利』高舉『ゴルディオンハンマー(黃金雷神鎚)』大喊『光になれぇぇぇぇっ(給我變成光吧)!!!』


【スーパーロボット大戦BX】「光になれぇぇぇぇっ!!!」集【ガオガイガー】

寫到這裡,在下猛然發現,『光輝』『勝利』『西勒』這3艘在風雲際會中,成為戰局關鍵點之艦,都已翻譯了她們如何扭轉乾坤的奮戰故事。

翻完『西勒』&X戰隊的事蹟,又重溫先前的相關文章,感覺地中海戰區也有諸多壯志激昂、可歌可泣的史詩,坊間段子眾多的義大利海軍絕非一無是處,只因缺少帶入,讓華人圈子對此了解不深。


《艦これ》2019夏活E2斬殺場,晝戰結束

如上,最近結束的夏活E2,削血途中『東北風』就報到了,因此斬殺場的時候,在下努力搜尋X戰隊的事蹟,艦娘努力打活動。此時,義大利艦隊表現超優異,晝戰將敵方痛毆到只剩大破的旗艦,而我方僅2中破,進夜戰『加里波第』立即一發魚雷Cut-in轟殺『深海地中海棲姬』!

此時,在下也尋得奧哈拉先生的文章,當下立即決定,將這篇翻出來!感謝《艦これ》本次實裝『東北風』,讓在下藉這個契機,深入認識這支義大利海軍最精銳的蛙人部隊!希望『東北風』早日改二,學會開幕雷擊、『Underwater Explosion』吧!

===================================

相關文章:


【翻譯】女王蒙難:X戰隊奇襲亞歷山大(上)


【模型】細繩袋中的戰爭:『光輝』夜襲塔蘭托


【翻譯】機密代號:天鷹/麥卡托


【翻譯】不列顛的天馬座『傑維斯』(上)


【翻譯】不列顛的天馬座『傑維斯』(中)


【翻譯】不列顛的天馬座『傑維斯』(下)


【翻譯】不列顛的誓約『勝利』之艦(上)


【翻譯】不列顛的誓約『勝利』之艦(中)


【翻譯】不列顛的誓約『勝利』之艦(下)


【翻譯】維拉灣夜戰&美國魚雷之改進


【翻譯】海獅行動的仆街(Sealion in OTL)

===================================

參考資料:

Henry Pridham-Wippell,Wiki

Philip Vian,Wiki

Julian Corbett,Wiki

Dudley Pound,Wiki

HMS Newcastle (C76),Wiki

Operation Vigorous,Wiki

Chariot manned torpedo,Wiki

Ride the Missile: British Chariot MANNED TORPEDOS from WWII!

During WWII a some countries produced "one man chariots", a sort of single occupant underwater transportation device; were these considered to be submarines or manned torpedoes?

Medal of Military Valor,Wiki

USS Cole bombing,Wiki

REPLICHE FREGI DA BASCO E SCUDETTI DECIMA MAS

スーパーロボット超合金 勝利の鍵セット1をゆっくり紹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4799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艦隊收藏|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戰艦少女 R|碧藍航線|戰艦世界|傑維斯|東北風|西勒

留言共 1 篇留言


奇襲的戰略作戰自古以來一直都存在著 用出奇不意的怪招以少換多~很迷人的
到了現在可能就演變成各種詭雷人肉炸彈或是車輛衝撞與刀械奇襲
只是最近越來越少聽到這類事件在歐美發生了 可能已經有各種防範的手段
那接下來應該就是換成無人載具的奇襲了 無人機~無人車~搭載炸藥或毒氣等的奇襲
之後等5G完成之後也許會有破壞股票與匯市或是無人車的電子恐怕攻擊...

話說~岸波君真的很棒棒 完全用男性的骨架與體格去畫出不輸給女性的撫媚
可能再過幾年~我真的會被掰彎呢 難怪會有人買本本也難怪會有市場

10-04 23:53

婚後幽影
行兵之道,亦奇亦正,出奇制勝,自古有之。

需擁堂堂之師,周嚴廟算,方能將奇兵取得之戰果效益最大化。亞歷山大奇襲成為戰局轉折的關鍵點,在二戰史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關鍵再就這裡10-05 06: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女王蒙難:X戰隊... 後一篇:【翻譯】不唱歌的塞壬:西...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owersdALL
小說定時更新,歡迎進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