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午夜之君 第四十四回

作者:Lubit│2019-10-02 09:54:46│贊助:12│人氣:140



  ——我曾經以為他是我的全部。

  「哥哥!教我換戰弓的弦吧!」

  忙於公務的父親很少有時間能陪我們,比起父愛,他給我們的更像是他身為一族之長的威嚴,領導者的模範氣質;比起真正能夠實際對話、分享生活的父親,他更像是四書裡描述的那種典儀,不可侵犯。

  「哥哥,爸爸今天也不回家嗎?」

  替代了時常缺席的父親,較我年長五歲的哥哥,是我的一切。

  「哥哥,為什麼你不救爸爸?」

  他——曾經是我的全部。


  雖然已是二月近底,北方水族的氣溫依然沒有回暖跡象。

  身為當前代理掌權者的親信,槐至今未有一絲疏忽。他時時刻刻讀取著身邊人們的心思,每一個侍女、軍團長、參謀團⋯⋯他把那些「完美」的條件拼湊起來,成就現在站在這裡、他扮演著的「這個人」——一手策劃了水族反攻的大計,企圖讓水族一躍掌握御廷的奇才。

  他一如往常地起得很早,梳洗完畢後便前往冼元的房間。

  槐其實不明白,為什麼現在的人們覺得真正完美的參謀還得像個保母一樣,從早上叫公子少爺起床開始一手包辦。不過他倒也不太在乎,反正他其實不需要實質的睡眠,要不是得盡可能像個人類,大部分的事情都只須彈指便能完成,但因為這種小事露餡太愚蠢了。

  所以,他推開冼元的房門,絨地毯吸收了他的腳步聲。槐來到床邊,上頭那人的姿勢讓他抬了抬眉。明明是冬天,踢開了被子竟然還滿身是汗。擺在身旁的手掌揪得床單都皺了,深鎖的眉宇陷落出兩道深溝,劇烈起伏著的胸膛伴隨急促的呼吸聲,還有他那彷彿被惡鬼糾纏著痛苦不已的神情。

  他是被惡鬼糾纏著沒錯,而且那個惡鬼就是我——槐心想著。可是當初的計畫裡並不包括讓冼元睡不好這件事情。他還是需要這個愚人做他的墊腳石,也還沒蠢到自掘墳墓。

  槐在他枕邊坐下,寬薄的手掌伸向冼元的額。他的夢境、心思全都攤在眼前,槐很快明白了他睡得如此不安穩的原因。

  上次為了刺激他而挖出來的陳年記憶再一次成為他的痛傷,好不容易稍稍能夠忘卻苦疼,槐又像灑了一把鹽一樣的深掘那道疤痕。曾經的夢魘再次回來,他希冀的恨意是被挑起了,但也連帶讓他的精神不穩定了。

  槐嘆了口氣,試著溫柔緩慢地撫摸著冼元的頭——那是在他記憶裡,凊元常常在他小時候睡不著時安慰他的方式。

  「人類⋯⋯還真麻煩啊。」

  他開始將那段記憶重新埋進他的腦海裡。父親中箭的背影、兄長無力而又恐懼的神情、空氣裡無法被沖淡的血腥味⋯⋯一些無關的日常小事也好,他努力將那段灰暗而又腥紅的記憶埋進他腦海的最深處。

  他愈來愈不明白了,自己為什麼還要出手幫他。不過就是個用來完成他偉大計劃的小棋子,放手讓他摧毀自己就好了,那還省下過河拆橋的功夫。

  冼元的表情漸漸平和下來,呼吸也逐漸舒緩。槐拿過床邊杉木櫃子上的小手巾,把他額頭滲出的細小汗珠擦拭乾淨。

  「打擾了,冼元公子。差不多該是您⋯⋯

  開門進來的侍女說著一如往常的台詞,床邊那個突兀的人嚇得她話都縮了回去。

  「噓⋯⋯

  槐在唇前豎起一根手指,以微弱的氣音要侍女安靜些。

  「槐、槐大人⋯⋯

  「沒關係,再讓他多睡會兒吧。」

  他說完笑了笑,侍女轉身開了門,輕手輕腳地出去,槐輕撫著冼元的手仍然沒有停下。


  空氣中似乎還殘留著些許胡餅和肉湯的香氣,隨著侍女和小廝將桌上的碗盤收拾乾淨,任鈴能察覺氛圍改變了。方才臉上還帶著幾許紅暈和她寒暄的姚流,如今也收起他的和善,擺出那張嚴肅的表情。

  「那麼,就如計畫,在早膳結束後,召開會議。」

  姚流拍了拍手,打開大門進來的小廝們將文件、書卷等整齊地擺在姚流兩手邊的桌面上。

  「看來我們回來得剛好呢。」

  「兄長、凊元公子,歡迎回來。」

  率先走進的姚汛替凊元留了個門,待到小廝跑過來接手,他簡單道了聲謝謝便也跟上凊元走往桌邊的腳步。

  「啊,凊元公子,久疏問候了。」

  這幾天他們幾人一直分成兩班人馬行動,姚流和任鈴專注修煉,姚汛則和凊元密集關注著水族的動向並擬定對策,任鈴上一次和凊元打照面已經是兩個禮拜多前了。

  「彼此彼此。任鈴小姐的訓練進行得怎麼樣了?」

  凊元的笑容還是一樣溫和。任鈴本來還擔心他會不會這幾天過度操勞,或是因為自己的弟弟竟然企圖謀反中央而感到消沉,看來他比想像中的還更振作。

  「這、這個嘛——哈、哈哈哈⋯⋯

  不僅什麼都沒做成,甚至好像還不小心惹姚流生氣了⋯⋯這種話哪說得出口啊!

  「兄長,洌水近郊的情況如何?」

  「今天開始讓洌水城裡的百姓分批撤退了,從方向和地理上可能的條件考量來看,大概會去春泉吧。」

  考量地勢與氣溫等等限制,最可能的地方果然是北方水族境內最南的都市,位處與極東木族接壤處的春泉了。

  而且還不能做得太明顯,以免讓冼元發現他們知道進攻的事了。姚汛和凊元公子只能選擇每隔幾天讓一部份的老人和孩子先行離開,漸進式疏散洌水的人民。

  「看來說要進攻真的不是說著玩的呢。」

  「撤退?進攻?發、發生什麼事了嗎?」

  此話一出,任鈴清清楚楚看見了姚家兄弟和凊元等三個人整齊劃一地將視線投向自己,受到了不小的驚嚇。

  「流,你還沒跟她說過嗎?」

  「因為任鈴小姐昨天身體微恙,所以還沒能告知她。」

  「啊——」

  姚汛拉長了尾音,好像這才想起來昨天一大早出了什麼事情,又悠悠哉哉地轉頭望著她。

  「昨、昨天真的非常不好意思,麻煩您了⋯⋯

  「關於這件事情,任鈴小姐⋯⋯希、希望您可以冷靜下來聽我說。」

  本來因為嚴肅的氛圍而遺忘了那份莫名情感的姚流,在一看見任鈴後又漲紅了雙頰。那個觸感和熱度,彷彿此刻隨著記憶浮現而又爬上他的指尖。一如往常的穩重這下又稍稍動搖了下。

  「是、是!」

  任鈴倒也沒那個餘裕注意他的小反應就是了,畢竟她自己都快緊張得把自己給悶死了。

  「咳咳。」

  姚流清清喉嚨,順便清走剛才那令他有些失措的氣氛。  

  「任鈴小姐回去休息之後,昨晚,凊元公子和我們姚家所有人召開了場會議。根據兄長從洌水帶回來的消息,冼元公子會在七天後聯合南牢帝國,攻打安土。」

  「南牢⋯⋯安土!」

  真感謝姚流沒有像以往一樣,決定邊用早膳邊進行每日匯報,這可不只是會把粥噴出來的程度,大概整個碗都會被她摔到地上去。

  「這、這麼說,冼元公子他果然打算要推翻土族政權,所以⋯⋯

  「我們會和商隊聯絡,要他們趕在那之前來接您。要是商隊來不了,兄長會和本家聯絡,讓姚家親派山海師護送您離開北方水族⋯⋯

  「我⋯⋯我不要。」

  「什麼?」

  任鈴感覺自己的雙唇都在顫抖著。不光是姚流,她也想問自己這個問題。究竟哪來的勇氣讓她拒絕姚流的提議?

  「我不會離開。」

----------

我要從今天開始做姚流的粉絲(閉嘴)

之前實在對他有點壞,他需要一回的心理振作!

我猜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這裡天氣冷到我手指都不太靈活,打字常常按錯,腦袋可能也跟著錯誤了⋯⋯

下回主線終於要進展了!應該啦⋯⋯

20200520一修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474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王叔叔
owob

10-26 08: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kisaragi02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後一篇:1017 - 小小近況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son990505各位巴友
歡迎各位巴友來我小屋看文章 或單純交流做朋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