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午夜之君 第四十二回

作者:Lubit│2019-09-27 08:24:42│贊助:14│人氣:137



  她第一次覺得這個比她長了三歲,總是從容自在又八面玲瓏的姚家二少爺也是凡人,會傷心、難過、煩惱的凡人。

  「其實這裡並不是姚家本家,是我父親在母親生前送給她的一棟宅院。我在十四歲逃家後,就一直住在這裡。」

  「逃、逃家?」

  「嗯。」

  他早就猜到任鈴會有這樣的反應,硬是在自己疲憊的臉上擠出些許笑容。

  「我逃家了。」

  「為⋯⋯為什麼?」

  「因為我——」

  她從來沒有在這個溫柔有禮的青年臉上,見過那麼冰冷的表情。

  「害死了自己的母親和哥哥。」

  「什、什麼意思?」

  雖然知道姚流是個思緒細膩、無法輕易被看透的人,此刻他臉上的神色卻又比往常更加複雜。

  「這是已經發生很久的事了,說起來可能會有點複雜。任鈴小姐不必知道那麼多,只要知道我是個污穢不堪的人就⋯⋯

  「不是!」

  姚流嚇了一跳,她的表情雖然看上去有些害怕,那雙眼睛卻毫不偏移地直視著他。

  「姚流先生⋯⋯才不是那種人,絕對不是!」

  他著實吃了一驚,她怎麼可能知道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要是說出來的話,她會像父親一樣恨自己的吧。

  但不知道為什麼,一種只要說出來就能獲得解脫、獲得慰藉的念頭緊緊揪著他,好像只要說給她聽,一切都會沒事。

  「我的母親⋯⋯是個很奇妙的女人。」

  啊,不行了,終究還是輸給了那想要有人傾聽自己的私慾,那念頭終究還是催促他開了口。

  「明明是沒有靈力的普通人,卻擁有在某些時刻異常準確的直覺。」

  拜託了,要鄙視我、唾棄我都行,只要現在就好,聽我說完吧——

  「她是在生我的時候難產而死的。聽說父親那時候無數次要她放棄這個孩子,保住自己的命更重要。但是母親堅持不肯,說這個孩子是特別的,必須活著來到這個世界上。」

  「因為,姚流先生是⋯⋯」

  「事後,當我睜開眼睛,便證明了母親是對的。我是特別的孩子、是復祖。」

  現在的水族除了當年跟隨姚家先祖來到北方的御廷人,還有當時自願追隨姚家的北方外族,異族通婚的結果讓現今的水族人多半擁有褐色的眼睛,姚家多少也是。

  「父親很愛母親,他無法諒解母親的行爲。當他看見我純黑的眼,便開始憎恨復祖,憎恨山海師的家規。因為睽違數百年才有可能誕生一位的復祖,奪走了他一生最愛的女人。」

  她還在想著,為什麼從來沒有在這家裡的人口中聽過夫人兩個字,原來早在二十一年前便過世了。

  「從我小時候開始,父親便從來沒有給過我好臉色看,甚至連跟我說句話都不願意,幾乎每天指著我咒罵,『要不是你,我就不會失去她了』。不只是我的身份,他眼裡也容不下我的我的個性。他認為男人必須剛毅勇敢、木訥老實又有魄力,但任鈴小姐也知道,那並不是我。」

  他無力地笑了。確實,姚流並不是那種倫理道德觀念下的傳統男人。他很溫柔,像水一般圓滑,雖然擁有不凡的力量,姿態卻比誰都低,內斂謙虛。雖然有時有些笨拙,卻處處為人著想。

  這樣的他,卻不被自己的父親接受。

  「從我有記憶開始,父親唯一會跟我說話的時候,就只有逼著我操練山海術時而已。讓我沒日沒夜地練習,打瞌睡就抽我巴掌,失敗了就用藤條鞭我。」

  聽著都感覺自己的淚水快掉下來了。待人這般溫柔體貼的青年為何得受這種罪?

  「不過,我也不是孤獨一個人。我還有兄長和姊姊,他們看不下去父親的行為,所以老是護著我。」

  「姊⋯⋯姊?」

  「嗯。」

  他扭過頭來,臉上終於浮現淺淺的笑。

  「我還有個姊姊。我是家裡最小的孩子。」

  「那麼,這幾天姚流先生借給我穿的衣服就是那位的?」

  「對。那些都是原本父親買給姊姊的,可是她不肯穿,所以就一直收著。」

  是姚汛說過,那位「曾經有過,不再有了」的姊妹?

  「姊姊身為山海師,擁有非常優秀的素質,但重男輕女的父親不肯傳授她山海術,認為她終究會結婚、離開本家,就算她再出色,都對姚家沒好處。姊姊的個性很好強,她看不慣父親這種想法,再加上父親處處針對我的行為,她很早就跟父親鬧翻了。就連成年後開始工作也是,她老是接些父親想退回的危險委託,但也都很好地完成,讓父親氣得牙癢癢。」

  想起自己姊姊的牛脾氣,真的是不笑也難。姚流雖然還是鎖著眉頭,卻不知不覺地笑了。

  任鈴聽到這兒倒是安心了,看來姚流的姊姊不是在工作中去世的。那又為什麼「不再有了」呢?

  「這麼說來,雖然姚流先生的姊姊沒有得到父親傳授,卻還是成為了山海師嗎?」

  「嗯。她的師父不是父親,是兄長。」

  「姚汛先生?」

  姚流在聽見任鈴說出這個名字時,遲疑了下才點點頭。

  「兄長是非常、非常優秀的山海師。即使是我已經覺醒的現在,還是覺得自己比不過他。復祖應該是他才對。」

  任鈴愣了愣,姚流已經比同是復祖的自己優上好幾倍了,這樣的他也會有令自己自歎不如的對象?

  「任鈴小姐知道嗎?『汛』這個字原本是冬去春來時,江流河海融冰漲水的意思,據說是母親得知自己有孕在身時喜不自勝,認為喜悅像洪水一樣淹沒了自己,而將在春天出生的兒子取名為『汛』。」

  「原來姚汛先生的名字是這樣來的⋯⋯」

  「若是論個性,兄長都應該是我們三個孩子中和父親最像的。沉默寡言、剛正不阿,很有身為長子的威嚴,而且天賦異稟又努力不懈。他是父親最疼愛的孩子,也是父親希望我能成為的樣子。聽姊姊說,在我出生以前,大家都說他一定會是下一任當家。雖然不苟言笑,對身為弟妹的我們卻很溫柔寵愛,比起哥哥,更像是我們實際上的父親。教姊姊山海術、偷偷指導我好免被父親罵,就是那樣優秀的兄長。」

  「不、不過,現在的當家⋯⋯還是姚流先生的父親不是嗎?」

  「因為後來發生了點事情。任鈴小姐知道九年前的流族戰役嗎?」

  「知道。御廷北境的蠻族集結入侵,也是水族的前將軍染上傷寒倒下的原因。」

  「那場戰爭就是房家兄弟反目成仇的原因。還有⋯⋯我的兄長也死於那場戰役。」

  「——凊元公子和他弟弟嗎?還有⋯⋯戰死?」

  姚流一開始確實說了,他害死了自己的母親和哥哥。任鈴那時只顧著反駁姚流看賤自己的話,都忽略了這矛盾。那她這幾天見到,甚至早上幫了她一大把的姚汛又是誰?

  「那時我十二歲,還差一年才到水族的成年年齡,甚至身為復祖的力量都還沒覺醒,父親就逼著我上戰場。」

  她能聽得出來姚流的聲音在顫抖,總是看上去那般從容無畏的他,居然怕得連聲音都如此不穩。

  「那時的突襲讓水族猝不及防,他們緊急向姚家求援。原本就看我不順眼的父親,說著『要是這種時候都不能保護家園,要你這個復祖做什麼』,揪著我的手就要拉我出去。」

  任鈴聽著,都不自覺握緊了拳頭。姚流的父親簡直太不講理了,硬是要他變成另一個人的樣子,那怎麼可能?甚至逼著一個沒有力量的孩子上戰場,何等無理?

----------

登愣,新鮮出爐喔!

下一話終於要披露姚家的秘密了

其實他們家的背景是我好幾天晚上洗澡的時候拼湊出來的

每天想一點,加油添醋就變成最終版本了

週末應該有時間可以寫個一兩回,還請各位拭目以待!

20200520一修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419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kisaragi02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後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rass891101迷納桑
參加【九方喵喵盃圖文創作交流賽】擔任繪師的部分,和友人一起創作,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