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追憶尋時】第七十一章、改變

作者:燁小邪│新楓之谷│2019-09-26 21:05:01│巴幣:0│人氣:76
【追憶尋時】第七十一章、改變

  涼雨、米熊和濸龍到了耶雷弗的當地旅館,他們最感嘆的是,不愧是耶雷弗,就連旅館都高級了許多,當然住宿費也不便宜就是了。

  他們三個協商了一下旅費的分擔,冬語的也順便算了進去,因為考慮到夏克特不用特地跟他們一起留宿,直接就訂了套四人房。

  米熊最後一個洗澡,涼雨擦著濕漉漉的頭髮,瞥見了坐在陽台涼椅上的濸龍,她一瞬間還把他跟冰龍的身影重疊。她走過去,拉開了另一邊的椅子坐了下來,微風輕輕的撫在他們的臉蛋上,風撩起了濸龍的瀏海,那一片的燒傷疤痕依然清晰可見。

  「怎麼了?」濸龍發現對方正盯著自己的側臉,涼雨眨了眨眼,她心裡其實還不曉得如何和他正常的對話;濸龍就也看著她,兩個人尷尬的對視著。

  「對不起。」涼雨突如其來的道歉,濸龍卻只是伸手摸摸她的橙色頭髮,讓她感到些許訝異。

  「我正好有件事想問妳。」濸龍整個人從放鬆地躺在椅背上切換成坐起來的模樣,涼雨楞著看他那張不時和冰龍重疊了臉蛋,雖然冰龍的眼睛更加銳利,但濸龍在沉思時、不帶任何表情的模樣,氣質就像是沒有笑臉的冰龍。

  「什麼事?」涼雨腦袋裡的重疊揮之不去,只好也認真起來,暫時的將剛剛腦內出現的冰龍給藏起來。

  「妳作為一個冒險者的初衷是甚麼?」濸龍對上她有神的雙眼,涼雨看見他認真的表情不知不覺的讓她定下心神來。

  但她思考了一下對方所問的問題,她不明白他為何而問,但涼雨頓了頓:「真要說甚麼的話,就是追尋自己心中的那份想法吧?」

  對方靜了一回兒,涼雨心裡不安,剛剛的回答或許太過模糊、讓濸龍不太滿意;但濸龍的眼神看上去累了,感覺有些醒松,她只好接續說道:「累的話、就休息一下吧?」

  「我確實累了。」濸龍用手擋住了自己的臉、手臂還撐在桌上,涼雨憂愁的有點擔心他的狀況,但她不知從何幫助他。

  「我不想再繼續旅行下去了。」

  「我覺得我用來保護冰龍的這雙手,已經不想再殺任何人或是生物了。」

  「我也找不到自己繼續修練下去的理由。」

  眼前的冰雷大魔導士似乎像是一個被風侵蝕的牆面,每一次的侵蝕都讓他的牆面越來越脆弱,開始變的斑剝,漸漸的,整個世界和牆面一起塌了下去。

  「那麼,就等想去旅行的時候再旅行吧?」涼雨像是反射性的撫上他遮住臉的那隻手,輕輕地拿他那隻手,先是見到他黯淡無比的表情,直到將手拿離開後,被月光微微的照亮他宛如寶石的紫色眸子。

  「好好休息,之後再想想自己要不要去旅行吧。」涼雨苦笑了一下:「我們可是自由的冒險者啊。」

  他的表情很苦,沒有一點的微笑,涼雨想起了那個曾經不愛笑的男孩。

  「我似乎也能明白冰龍他喜歡妳哪一點。」濸龍頓了很久只說出了這句話,涼雨耳根紅了,慢慢延燒到了臉頰,她默默地低下頭,不知如何是好。

  米熊從浴室走出來後走過去陽台那頭,見涼雨低著頭不說話,濸龍也只是看著她,她看了一下場面,但沒走過去也沒說任何話。

  她就坐著看那兩個人的側臉,米熊想起那段令人懷念的時光;男孩總是和自己的摯友談笑風生,他們那時總是掛著笑容,涼雨聽著他們說話的時候總是露出了很溫柔的笑臉,她和冰龍都喜歡著她聽著他們說話的樣子;她不曉得濸龍是怎麼想的,但那個認真的聽別人說話時的涼雨,總是最溫暖人心的。

  「弟弟和我在留言板上說過。」濸龍嚥下了一口口水,涼雨抬起頭來看像他的臉,聽著他有些乾澀的嗓子說了:「他寫了好多好多的話。」

  「他說,他曾經認為自己是個很沒有用的冰雷巫師,他連自己的命都是哥哥救回來的。

  即使我在外出旅行前和他說了很多話,他依然沒有聽我的話變得有自信,反而更加的害怕和其他人行動,害怕因為自己的疏失造成別人的困擾。

  他說了,在遇到妳和米熊之前,他總是一個人;正當自己差點死掉,是妳救了他。

  他說了,他好喜歡和妳一起旅行,跟著妳,看見了好多他從未見過的景色;就連那些曾經見過的風景,都因為妳變的不一樣。

  他說了,他好想見我,想讓我認識妳,想讓我和妳、和米熊跟夏克特,一起和他走遍全世界。」乾澀的嗓子帶著哽咽,頭也越來越低:「他說了,想帶哥哥一起去見只有在妳身邊能見到的風景。」

  低頭時見到他面前的女孩也落下了眼淚,即使他抬起頭也已經熱淚盈眶,看見女孩頭上結成的冰晶碎了,眼睛也變回了原本的瞳色;濸龍對涼雨的紅色雙眼印象只到那張還是孩子的照片,眼瞳中多了成熟,但還是透漏了對方心中的軟弱。

  看見了那個不敢哭出聲音的女孩,還是正視著自己的臉。

  「他說了,為妳獻上所有也沒有關係,因為妳、就是我弟弟心中的全世界。」濸龍忍不住眼淚,低頭就是痛哭,只有單邊能流的眼淚、訴說的不只是失去至親的痛,而是他所背負的一切,冰龍背負的一切。

  米熊靜靜地坐在床上,蓋著頭上的毛巾,擋住了她的表情;她默默地聽著。涼雨連哭的聲音都變得無比顫抖,濸龍控制了一下自己崩潰的情緒,默默的站起:「我弟弟也說了,你不愛哭的。」

  看著濸龍看著自己,他們倆都哭得唏哩嘩啦的;但濸龍朝自己張開了雙臂;涼雨控制不住音量的大哭起來,豆大又溫熱的淚珠不斷從雙頰滾下,濸龍沒等她走過來,自己走過去擁抱了她。

  他們倆沒穿鞋的高度,沒有差太遠;被摟住的瞬間,涼雨又哭得更大聲了,濸龍抱著她、輕輕地說了:「謝謝妳仍在最後一刻,愛著我弟弟。」之後也在她肩上哭出聲來。

_

  夏克特和冬語回來的時候,涼雨和濸龍捲在同一條被子睡了,米熊把他們的被子拉好;頭髮沒有全乾,但她拿了衛生紙抹去了兩個人眼角上的淚水,上頭甚至是哭紅的眼角

  她想到剛剛濸龍抱起了她滑落的身子向她求救,結果把人給抱過來,濸龍直接撲上了床鋪,臉埋沒幾分鐘就睡著了,笑了笑把哭到昏睡過去的摯友搬到他旁邊,米熊莫名的又想起了冰龍還在的時候,偶爾也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聽見夏克特回來了,他見著這樣的狀況嚇了一跳,冬語則是在一旁眨眨眼睛,哭紅的眼角和鼻子非常明顯。

  米熊朝夏克特走了過去,還沒等他脫鞋,頭頂就靠上了對方的胸膛。

  夏克特愣了一下,摸了摸還披著毛巾的頭頂:「怎麼了。」

  「難過。」她沒用甚麼特別的語調,夏克特稍微蹲了下來,看見了毛巾下些許黯然失色的臉蛋。

  「我先洗個澡,去把頭髮弄乾,好嗎?」夏克特一說完,米熊乖乖的點點頭,冬語沒多問,反坐在室內的木椅子上,看著米熊把頭髮吹乾;夏克特洗完澡後換上了替換的便衣,摸摸冬語的白色頭髮:「待會熊就回來了,洗完澡就乖乖去睡,好嗎?」

  冬語點點頭,說了聲好後,他們倆便晃了出去;他們來到一個涼亭前,米熊還依稀記得俠盜偷聽他們說話的事,已經是好久以前的樣子。

  他們坐在上頭吹著夜晚的微風,突然發覺時間過得很快,掉入時間漩渦可能是最大的原因了吧?

  這段時間裡為了涼雨的記憶而戰,沒有怨言、毫不後悔的付出全部自己的所有,可能就是他們兩個了。

  「我覺得啊。」米熊突然在寧靜下開口,夏克特把看著月亮的視線轉過來放在她的側臉上,等待她的下一句話。

  「不、應該說,我想問你一個問題。」米熊認真的語氣說到:「妳能尊重小涼雨的選擇嗎?」夏克特聽到問題後愣了一下,他不太明白對方的意思。

  看見對方懵了一臉,米熊嘆了一口氣:「夏先生,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喜歡小涼雨。」被這麼一說,夏克特本能性的後退了一下,和米熊拉開了一點距離,但她又接著說了:「她對這方面很遲鈍,而且相較之下,冰龍直接了當的示愛她才明白,你不說甚麼一直為了她付出,可當她想通的時候,要離開你我的時候,你會尊重她的選擇嗎?」

  聽她一口氣講完了這句話,夏克特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但他很納悶的說了:「為甚麼會離開我們?」

  「啊──真是的,你不懂啦。」米熊撐著臉,不開心的說了,他茫然的歪著頭:「什麼我不懂?」

  他不明白的盯著對方明顯不太開心的表情,米熊嘆了一口氣:「總之你聽好了,不管是你還是我,都要尊重他的選擇,知道嗎?」她站起來,準備離開夏克特的視線,突然又回頭過來看著像塊木頭杵在那的夏克特。

  「啊,還有我們訂的旅館沒有加你的份,所以你回你家睡。」

  夏克特回神後,米熊已經離開了;他一個人被微風輕輕的吹拂著在離開那裡之前,他心中的疑惑、不,應該說是擔憂只有一個。

  涼雨為什麼會想離開我們?

_

  站在自己家門口頓了頓,風梓嵐這才發覺自己並沒有帶鑰始。

  她猶豫了好一回兒才去轉轉門把,耶雷弗的治安一向很好,家家戶戶少有人在鎖門的,但風梓嵐他們家一項嚴謹,尤其是自己的姐姐,一定會在大家都入睡的時候再次確認門所有關上。

  沒有鎖。

  代表姐姐還沒睡!

  全身不自覺得發寒,她現在正在腦袋中抉擇要進門去和姊姊正面對決,還是站在這裡等姐姐來鎖門;還有一個大膽的假設──風梓芯根本不在家!

  她咽了咽口水,還聽見自己因為緊張的心跳聲,在這個格外寧靜的夜晚,聽得格外清楚;顫抖的雙手已經把衣角捏皺。

  她心心念念自己的姐姐,但還是打從心底不敢相信自己還怕她。

  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傷口,她完全不記得那時候的勇氣哪來的;但她清楚記得小可所說的話:「小梓嵐才是我們之中最勇敢的人呀──」

  小可溫柔又和藹的臉她清楚記得,她是第一個在她出島後第一位遇到的陌生女性,她對自己的方式簡直像極了好久好久以前的風梓芯。

  她心底既害怕、又尊敬、又喜歡著自己的姐姐。即使多種複雜的情緒攪和在一起,她依然明白自己愛著姐姐。

  風梓嵐在很多人的期待下長大,但更多的是看不起她的人;她曾經相信著姐姐也對自己失望了,努力變強,卻沒有勇氣去見他們。

  沉重的期望,她仍沒忘記那個全世界都對她冷眼旁觀的時間,她不想憶起那份回憶;但只要踏上這片熟悉的土地,恐懼還是像海嘯一般席捲而來。

  走向前推開了門,她不想再猜測任何可能性,輕輕地推開後,溫暖的黃光照到了她快磨壞的鞋子,上頭破了一個小小的洞,沒有時間、沒有更換的鞋又緊又難穿,她本來還想不通為甚麼在天空之城的時候沒有換鞋的慾望,現在腦子裡也沒別的想法了。

  溫暖的室內給了她無比熟悉的感覺。

  裡面很安靜,只有玄關的燈亮著,客廳的燈已經暗下來了。

  她愣愣地脫下殘破的鞋,裡頭打掃得很乾淨,梓嵐並不想弄髒她。

  客廳被月光微微的照亮了,她走過去沙發前面,這裡是父親常坐的位置,而母親的身影總在對面的廚房吧檯。她突然注意到通往二樓的地方站著一個她熟悉的身影,直到她從陰影處走出來,梓嵐才確認了,那是她心心念念的人。

  風梓芯。

  「這五年去哪遊蕩了。」她一手按上了電源開關,那雙銳利的眼睛再次盯住自己。風梓嵐愣了愣,皺眉:「我才不是去遊蕩。」

  「難不成你要告訴我你去修練?」

  「是。」風梓嵐毫不遲疑的回答道,看到如此果斷的妹妹,風梓芯表面上明顯震驚了一下,微微瞪大的雙眼,直視著那個跟自己對視的風梓嵐。

  她不曉得自己妹妹究竟去了哪裡,怎麼受了那麼多的傷?怎麼穿著破破爛爛的鞋子?臉上的擦傷還有脖子的傷口到底有多嚴重?

  她這五年來沒有聽到妹妹的任何消息,她回來的次數比起以前,多了非常的多。

  「是嗎。」風梓芯轉身上樓:「那就趕緊洗洗睡了吧。」風梓嵐沒有叫住她,愣愣地看著姐姐踏上第一個台階停了下來,頭也不回地說了:「歡迎回家。」

  一滴、兩滴,溫熱的淚珠從臉頰上一顆一顆地滑落;儘管用手背用力的拭去,卻不斷的從眼眶掉落。

  上次因為自己的心情而哭出來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而這次的心情,風梓嵐卻難以訴說。

  她沒有發出哭聲,但背對著她的風梓芯卻明白自己妹妹的心情,她選走走上階梯,但走到自己房間門口的時候,她卻沒有把門打開;反而是回頭過來朝剛剛自己上來的樓梯跑了下去,風梓嵐都還沒來的及反應,就被高自己一些的姐姐給擁抱住。

  風梓芯摟住了她的頭,沒有哭出聲的風梓嵐眼淚和鼻涕直接潰堤,發出了哽咽不止的聲音。她把頭埋進了姐姐的肩膀、雙手抓住了她背後的衣料。

  「姊姊。」

  「歡迎回家,梓嵐。」

__

  躺上柔軟的床舖,梓嵐剛剛才把被子上的灰塵都給拍乾淨了,現在終於回到那張熟悉的床,自己心神不自覺得定下來了,深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才放鬆的吐了一口長長的氣;她想過最壞的情況是去和哥哥姊姊們擠一張床。

  正當她想著各式各樣可能會發生卻沒有發生的事情,心裡不自覺得地笑了。即使她的睡意侵蝕了全身,但或許是因為修練時直接露宿的時候所擁有的警戒心還未戒除,聽到了窗邊的騷動還是睜開眼來,側眼一看是一個他熟悉又陌生的黑色身影,臉頰兩側的瀏海隨著窗吹進來的風飄逸起來。

  「呦,我的小天使。」對方的聲音有點沙啞,就連體型都大了不少,對方的臉蒙上一層月光,他的笑臉還是那樣燦爛。

  「小曜?」梓嵐猛然的做起身子來,對方沒有胡亂地跳進自己的房間,而是蹲在床台上對著她露出笑容。

  她的睡意全消,跳下了床,直直往他那頭奔去,他坐在窗台上,晃了晃雙腿:「風,你長高好多!」他這才一躍而下,但對方已經不是那個小男孩了,殘曜整整高了他一顆頭,看上去甚至比殘月還高了些。

  梓嵐二話不說地抱住那個曾經在她飽受傷害,唯一對她伸出手的男孩,殘曜甚至愣了愣,尷尬地笑了;他以前常常搭梓嵐小小的肩膀,但從未被她這麼擁抱、或是擁抱她。

  「哥哥告訴我你回來了,所以我來找妳了。」殘曜接受了她的擁抱,伸出雙手包覆了她的身體,梓嵐才意識到,曜也和以前變得不同了;但他的成熟卻無法掩蓋他在梓嵐心中那段溫柔的記憶。

  「小曜,謝謝。」梓嵐把臉埋在對方的肩頭,低聲的說了;殘曜有點搞不清楚久久不見的女孩突如其來的道歉:「謝什麼?」

  梓嵐離開了他的肩頭,看他那雙深藍色的雙眼依然有神,她只是聳了聳肩:「沒什麼。」

  「對了,哥哥告訴我,卡颯哥哥明天可能就會離開耶雷弗了,要不我們一起去送他們?」殘曜乾脆的不想玩弄對方突然間感性的感情,向梓嵐說明了一下,於是他們決定一大清早就去騎士殿集合。

  他們坐在地板上、靠著牆壁,聊了很久;梓嵐訴說著她遇到各式各樣的人,還學會了很多東西,殘曜安靜的聽著女孩不停的說話,他看著對方的臉,突然間笑了。

  梓嵐不知道他為何突然笑了起來,愣住後疑惑的看著他,殘曜見她停下說話後才說道:「風,你以前總是安靜的聽我說話的,妳變了好多。」

  梓嵐呆滯了一下後,傻笑起來:「是、是嗎?」她想想,她在隊伍裡沒有像殘曜這樣的同輩,幾乎都是安靜地跟在哥哥姐姐身旁,或許對方和自己年齡相同、又和自己是一起在貴族學校長大的朋友,她不自覺得敞開心胸講個沒完。

  「對不起,就我顧著講自己的事情。」她突然感到一絲愧疚,她見到眼前的人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又是抱他、又是和他講個沒完沒了,讓她瞬間有點尷尬。

  「不是啦。」殘曜的背離開牆面,好好地對上梓嵐的雙眼:「看見妳不在害怕向別人分享自己的事情,我很高興。」

  「這樣的風梓嵐很有自信,我非常喜歡喔!」像以往一樣的率直,勾住了他的脖子,見到對方的笑臉後又不自覺得定下心,梓嵐便想起了回到這裡後遇到的人們。

     「小曜,你聽我說,我回來經過騎士殿的時候遇到了幾個貴族學校的傢伙。他們見到我就想對我動手,真是嚇死我了!」梓嵐雙手握拳、氣憤的說,但接下來睜開閃亮亮的雙眼說道:「但是啊,我剛剛和你說的那位冰雷哥哥他三兩下就幫我打跑他們了!」

  看著她兩隻手臂演繹著那時的情景,殘曜又忍不住笑出來:「風,你怎麼沒試著揍跑他們呢?」他這麼一問,梓嵐停下來思考:「對耶,為甚麼我那時候沒一巴掌打過去呢?」

  殘曜戳戳對方的額頭:「那表示你還是那個對大家都很溫柔的風啊!」

  「我?我以前是很弱、不是溫柔吧?」梓嵐遲疑的歪頭,殘曜卻搖搖頭,溫和的對她說:「你不喜歡傷害別人,不是嗎?就算受到欺負也不會責怪別人,反而改變了自己,讓別人另眼相看。」

  「不、我覺得我並不是那樣的人。」梓嵐抓了抓後腦勺,尷尬的撇過頭;但殘曜抓住了她的雙肩,認真的看著她那張因為旅途而多了許些傷痕的臉蛋。

  「是,這樣才是我認識的妳啊。」

  歲月讓殘曜當時天真的眼眸變的些許不同,但這麼靠近的盯著他的雙眼才見到了對方以前不曾擁有的紫色光輝藏在眼底。

  「小曜、你的脖子?」梓嵐眼神向下一飄,遮蓋著殘曜脖子上的布料下藏著一個深紫色的紋路,她不確定那是甚麼,但她似乎在殘月的臉上看過。

  但他卻當作甚麼事都沒發生的和梓嵐拉開距離:「脖子?怎麼了嗎?」

  「把你脖子上的東西拿下來。」梓嵐覺得不對勁,剛剛殘曜的眼裡似乎有著甚麼想將他吞噬,她看的出來,那不是她認識的人眼裡該有的東西。

  「你不也是嗎,不過都是旅行留下來的傷痕罷了,沒事沒事。」殘曜溫柔的伸出手搓了搓她橘金色的腦袋:「對不起,我總覺得自己變了很多,或許你會覺得我不像以前你所認識的人。」

  殘曜沒有躲避自己童年玩伴的視線,反而用很溫和的表情看著自己,梓嵐皺眉頭,眼神也變的些許黯淡,但沒過多久便馬上抬起頭來:「小曜就是小曜,不會變的。」

  她的眼神沒有一絲猶豫,殘曜又再次被他那雙美麗的眼睛給擄獲,從以前他就喜歡著梓嵐這雙明亮好看的雙眼,小時候曾經誇過她,她卻不以為意的撇開視線,殘曜也喜歡她這樣害羞的模樣。

  「風,你的眼睛果然很好看。」他一手托著下巴,像以前那樣誇獎梓嵐,梓嵐愣愣地用食指搔搔臉頰,悄悄的把視線撇向窗外;殘曜微微一笑,跟著他的視線看向外頭還不算太圓的月亮;梓嵐偷偷的把眼角的視線放回對方的側臉,臉頰上見到的是連月光都無法遮掩的紅暈。

  他轉過來時,梓嵐臉的溫度也瞬間上升,剛剛那一剎那突然覺得好久不見的殘曜是不是變的好看了一些。

  梓嵐用力吸了一口氣,催促他站起來,殘曜不明所以的被對方超詭異的怪力推下窗台:「喂、風?你幹嘛啊啊啊──」

  「明天上午騎士殿見面啦!不可以遲到啊!」胡亂喊了幾聲,窗門一甩就關上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414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新楓之谷|原創|楓之谷|冒險|更新|小說|奇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繪圖】末日之後... 後一篇:【追憶尋時】第七十二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aterfall10大家
「瑯琊榜首,江左梅郎」《瑯琊榜》電視劇引人著迷。小說原著亦有不同的精彩。歡迎到我的小屋瀏覽 ~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