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54 為求和平的煩惱

作者:雪洛茉絲嘉│2019-09-24 04:41:27│贊助:0│人氣:10
防雷




銀髮男性拍桌對著公會櫃台大聲問話。

「你說出關的道路被封鎖了?」

「是、是的,因為有開戰的情勢在,做為防範,目前是封鎖中。」

「這下麻煩了,必須跨過國境才能蒐集道具啊。」

茶髮的青年跟著回應,他回身問坐在一旁椅子上的紅髮長者。

「這樣沒辦法去委託點,要取消委託嗎?魯迪。」

「不能去也沒辦法,你就通知女孩們休息幾天吧,把格雷那個臭小子叫回來吧,大聲嚷嚷的,都幾歲人了。」

「我知道。」

開戰……又要開戰了嗎?紅髮長者呼了一口氣。

「這次如果能不要死太多人就好了。」

「魯迪,你說了什麼嗎?」

「不,只是希望快點能夠解除禁令罷了。」

──

一同坐在會議室裏面,聽著戰報。
趁著奇德軍隊還在北方清掃推進的時候,東邊境與西南方領地各有動亂發生。

東邊境似乎有盜賊作亂,為數不明;而西南的領地有幾個開始有反對王權的聲浪與反叛的領主將領地封鎖。

雖然要求加入會議是有點過火了,不過沒看我有什麼荒謬的反應,在席上的貴族也就沒有說話。
畢竟今天的早朝實在是……讓眾人永生難忘吧。

原本是要坐在王位旁額外加的椅子,結果被提亞一把撈去坐在他腿上,讓在場的人面面相覷。擺明了就是對外人說自己關係很亂,這似乎讓不少人覺得我不是個好東西,所以在聽見報告有關於東邊境情勢發展而要求列席會議的時候被阻止了。

「陛下,讓他參加會議這並不妥當。」

「女性就算了,讓無關人士加入只會干擾會議,何況他一點禮儀都沒有。」

「無妨。」

「請深思,陛下!」

「喬治,就讓他參加吧。」

「沃爾加,憑什麼讓他參加?」

「你就把他當作齊茲貝魯諾的代理人吧,現在我軍執行的災後推進補給線企劃可是他寫的。」

「那份報告嗎?沒想到是這樣的小姑娘……原本記載的路線圖與補給休息點非常的詳細,以為是經驗老道的前線士兵。」

我不過是把一開始要離開亞薩其諾去北方的地圖拿來用用而已,至於休息點或泉眼就真的是憑記憶畫的了,至少不會偏移三里吧。
為了不遇上泉水被獸汙染以及休息點的地貌破壞變化還寫了幾個備案,回來的那一周幾乎每天都只睡幾小時吧。
有時候對於自己的記憶力感到不可思議,明明會忘記前一刻做的事情,卻不會忘記十幾二十年前看過的書或是畫過寫過的東西。

「不過,既然真的那麼聰明,那怎麼可能會是個普通平民,然後不小心加入了聖宮騎士團,現在恰巧地出現在裡。」

即使我說了我的來歷應該也沒有人會相信吧,這該怎麼辦好呢?
不過我也不是不能體會這種擔心,雷諾也是那天質疑後去細讀了維札之前送他的「禮物」才知道我的情況,看完了以後被說了不只一次怪物。

「克利香緹,不,艾吉卡閣下是大賢者亞薩其諾的養女,成年前被送到聖卡茲的修道院保護,不但當上巡禮還考取了聖言術者首席團的位置,我想以這樣的能力跟聰明才智,懂這些非平民的知識,應該還在合理範圍內。」

在雷諾這番話之後底下一片譁然。
這時候就使用這個情報了嗎?雖然在提亞養身體的那幾天內有稍微討論過可以用的手牌,在這裡打出這張想必是為了鞏固我的正當性,不過感覺上提亞也私下和他說了些什麼?

「雷諾大人,我應該和您說過這件事情我並不想那麼早公諸於世,畢竟我與養父並無血緣,去修道院也只是學習能夠治療身體痼疾的方法,現在大家的心理會因為這件沒有道理的事情而倍感不安吧。」

「閣下只是為了尋求治療才留在這個宮廷中,但這裡對你來說過於危險,適時的讓大家知道一點東西才能免於因為無知而造成的無謂謾罵。」

套好招的開始了拖拉計劃,至於會朝什麼面向長就得看教廷方的反應了。

「原來閣下是這麼尊貴的身分,是我走眼了,做為新的『曉星』,不管是指引風之聖女,或是現在站在聖王陛下的身邊,似乎一切都說得通了」

「請別這樣,喬治.瑪斯克大人,我並不是聖人,也非貴族,只是做為『聖人之友』,理所當然的付出而已,我也沒有資質成為同我養父那樣偉大的賢者,所以不需要恭維我,也不需要稱呼為新的『曉星』,我祈禱的只有國家的安樂與聖人們的心,還懇求能在會議上能得到一個旁聽的機會。」

正當覺得一切沒問題能往正常路線展開的時候,提亞那個挽進懷裡吻著頭髮的動作馬上又讓我做白工了……。

回想完把精神放回會議上。
剛剛讀過報告書以後,現在守城的兵力實在難以同時處理兩方的狀況,還在北方分出去清掃的奇德軍大約佔了一半,剩下由其他領各出一點,總和大約近兩萬人,如果要緊急召回來,或是由亞薩其諾的兵力銜接守護補給點都不是能在短短幾天內能處理的事情,情報兵不休息用接力傳遞兩天過去亞薩其諾。
對了,「信號通訊」的魔導器…..如果奇德跟亞薩其諾之間沒有,那至少之前被埋在地底的那個應該也被挖出來了,情報兵傳遞後以後請維札用魔導器將情報傳給駐紮在營點的前線軍隊,之後再私下跟提亞說吧,在這裡提出太危險了。

「陛下,您的意思如何?」

「封鎖西南方的商隊進入,只出不進。昭告兩個月期限,不撤離則領地內皆視為叛軍全部肅清。」

撤離嗎?難民會是很大的問題,雖說原本從北方撤離過來的居民也漸漸回去了,不過人數跟西南比差的非常多,因為即便是北方最大的亞薩其諾,也就那麼點人數。
薩奧雷菲歐亞的居民分布北部大約只佔了全國的十分之一,有八成在亞薩其諾,剩下以很零散的方式分布在各個領地,東西方各兩成,剩下都在奇德周圍,算是非常小的國家。
也難怪獸群來的時候,北部的居民除了逃也沒有什麼能力能抵擋。

雖然也有些人是為了自己的家在這裡所以才留下來的,但是要服從領主還是聖王就不得而知了。如果開城投降照提亞的性格大概會綁著將軍看一眼決定要不要殺吧。
至於滋事者混進這裡,甚至現在在跟我們一起開會,不、不可能,真的有早就身首分離了。

至於東邊境,看報告沒有嚴重的事情發生,不知道能不能依賴當地駐軍處理。
東邊境的軍兵因為東面銜接同為帕菲米德種族的基輔公國所以人數較多,雖然有部分通商,但基本上處於雙方敵對的狀態,只能停留在東邊境經商,不得進入奇德。
雖然至少有十來年沒有跟他們有大型戰事了,不過如果這回盜賊團的事情沒有處理好,很可能會做為開戰點。

望著雷諾大致講解整理完的處理流程,底下沒有太多聲音,也是啦,畢竟大家都不想消耗自家的兵源去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雖說提亞賞罰分明,但是急於立功也會受到其他貴族的注目,某一方竄頭以後,如果沒有好的手腕或是靠山,很容易淪為被暗算的對象,想起之前的加藍西亞,我抿抿唇。

呵,該說坐在這裡的都是群豺狼餓虎嗎?
也難怪維札也是那副樣子了,太天真的人是在這裡活不下去的。
如果雷諾不是受到提亞賞識重用,照他的個性大概一輩子只會是個跑腿的吧。

「大致同以上所說的,還望各位能好好處理有關的部分。」

將剩下的軍隊都派往西南進行陣地戰嗎?雖然無法包圍,但是能切斷西南方的補給,在消耗完以後對手也自然殘破不堪。

但是總覺得有種不安的氣氛,是我多心了吧?
突然被摸了頭,我回望著提亞,似乎很在意我,他現在聽不見我的心聲,會擔心也是正常的。

「累了?」

「不礙事的,等會議結束我再」

就這樣被「中途離席」,雖然我覺得提亞也想早點離開吧。
不過也不需要這樣抱著我走啊,又不是腿斷了。

「我自己走吧。」

他一副心情非常好的樣子,完全沒有要放我下去的意思。
就這樣被帶回房間,一打開門裏頭口堆了很多盒子。

「盒子?」

手上正拿著大約巴掌大的小方盒,潔西亞看著我們。

「你們回來啦,我去沏茶吧。」

不,為什麼有那麼多盒子,大到小都有。

「你能不能先解釋一下為什麼有這麼多盒子……」

被放在床上,我只是盯著佔據了房間一角的禮物盒山,潔西亞尷尬地說。

「您還是問陛下吧,我先退下了。」

為什麼啊,就只是…..啊。
一瞬間想到用途皺起眉頭,這個量未免也太多了,全部都是賀禮嗎?
表面是關心跟祈求早日康復的賀禮,實質上是巴結未來的王妃嘛。

「這些賀禮一定要收嗎?」

「你開心就好。」

隨手拆起了一個盒子,裡面是一瓶香水,瓶子上還雕著漂亮的獸紋,小紙條寫著道切斯格伯爵的簽名;又拿起了旁邊的方盒,裡面是一件水藍色基底綴著淺粉紅緞帶的洋裝;另一個方盒子裝著彩色琉璃的擺飾燭台。

「好想賣掉,如果現在還是冒險者,我一定會把這裡全部的東西一個也不剩的賣掉。」

窮酸的冒險者個性拿到珍貴的道具只會想馬上換錢然後去整修裝備或是繳個公會保證金。
冒險者公會申請工作在接委託的時候會給一點錢當作是保證金,如果遇上了任務失敗會沒收做為失信的代價,成功時會發還,同任務前回失敗再次挑戰成功則會發還,相較於月費制的會員模式,這樣以件論金的保證金制受到不少歡迎。
畢竟有些人因為大公會名氣繳了月費當會員以後什麼也不做或是去蹭高級的隊伍當小弟,結果繳完下個月月費養不起自己或是繳不出月費直接被剔除。
不過差別就是保證金制也很吃公會的總資產,有些快倒的公會也是有捲款潛逃的狀況。
我不選月費制只是單人委託很少給那種大公會做而已,而且月費的公會有敬業條款,不能去其他間兼差,東邊境至少有十來間處理委託的冒險者公會吧,有三間是月費制,蒼狼的魔女、閃耀的蕾米那斯跟黃昏的月光。

「這個?」

是一個小盒子,打開來是個漂亮的魔石,雖然不及聖物,但依然蘊含著不錯的魔力。
拿起寶石端詳了一下,上頭刻著字,寫些什麼?

「防禦強化的刻印。」

提亞的手從我背後伸出握著我拿著魔石的手,我把東西給他,他稍微翻看後發動了上面的附魔魔法,看起來魔法運作上沒有問題,提亞在魔法的光輝消失後把它放回我的掌心。

「不錯的護身符。」

「可是給我用還是有點……好吧,我收著。」

放進了身上的暗袋裡藏著,對了,誰送的呢?戴亞侯爵啊,也是,畢竟是見過幾次面的人,雖然沒有正式交談,不過對方也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
之後繼續拆著禮物盒,將紙條收集起來,得要寫回信,又要花時間做這些沒什麼意義的事情,算了,就當打發時間吧。

「我一開始也不知道,到後面有人希望我在您面前美言幾句我才想到是什麼。」

幫我端來紅茶的潔西亞這麼說,說是在早朝一結束就開始陸續收到禮物,除了我的份,也有幾個也順便給了他一份。

「貴族真讓人受不了。」

我這麼說著,潔西亞點頭,因為芬奇似乎也送東西來。

「笨蛋老哥要我拿給你這個。」

手帕?眼前是一條邊緣綴著白薔薇蕾絲的手帕,正要接過去前被提亞阻止了。

「提亞?」

「退回去。」

為什麼?滿臉疑惑的望著兩人,難道說也什麼別的意思嗎?
潔西亞把手帕收起來,致歉。

「很抱歉,陛下。」

「不要有下次。」

「是。」

提亞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生氣,難道有什麼我沒有理解的東西被他讀到了所以才這種反應嗎?

「這條手帕有其他的意思嗎?」

「我也不知道,但是看到我哥拿給我的表情我就知道有其他意思。」

潔西亞無奈地回答。

「不是只有女性送男性巾帕才有那個意思嗎?」

「陛下,您知道的話還是由您來說吧。」

看著她舉雙手投降,我把視線轉到了提亞身上。

「他在試探你的心意。」

「心意?」

「白薔薇代表的意思。」

白薔薇……我們那裡,不對,既然是西南,我記得那裡的習俗。

「白玫瑰代表愛情…….笨蛋老哥真是的,這是想害死我啊。」

回答這句話的人把手上的手帕丟到地上狂踩,同時罵著芬奇。

「也就是說,他想確認一下我對他有沒有感覺的意思嗎?假如今天我收下了還說『替我謝謝他』或是『我會好好珍惜』就是允諾這件事情對吧。」

「是。」

提亞的聲音有點冷漠,只能說還好潔西亞是無心的吧,正常人應該被拖下去了。
雖然送那些禮的人也是有其他意思啦,不過這種方向的其他意思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謝謝,不然又要給你添麻煩了。」

我可不想要這時候又多了一個人要處理啊,維札已經夠麻煩了。
好不容易才讓雷諾相信維札只是胡言亂語而已,如果芬奇這事攪進來可不是普通的吃不消。

結果說曹操曹操到,雷諾走進來,見到一瞬間站定的潔西亞,抬了一下眉毛以後決定無視。
正常人這時候應該先問她在幹什麼吧?這是對潔西亞的反應免疫了嘛,有點哭笑不得。

突然想起剛剛在會議上想到的事情,把魔導器的情報與自己的想法傳達給兩人,提亞沒有太多反應,雷諾則是搖頭。

「雖然提案不錯,不過陛下目前沒有把北方軍召回的意願。」

「這個意思代表北方清掃的工作其實比想像中的困難吧,受災面積與污染泉源比想像中多很多嗎?」

因為會議讓沒有提供北方的戰報,所以只能大約猜測可能的情況。

「泉眼的部分已經委託術者進行淨化或是移除汙染物,大概要幾周才能讓水源恢復正常。」

「沒有使用淨化的魔石嗎?」

「你以為那些東西都消耗去哪裡了。」

……好像被我們用掉了,想起那時候備戰幾乎把藥草或是淨化的道具全部都搜刮了一遍,所以損害才特別少。

「也是,消耗的量還要多久才能補上?」

「三周到五周,製作需要一周,跟著補給線過去也不是短時間能處理的。」

「殘黨的獸很多?」

雷諾點頭。
看來我們解決的大概只是裡面比較大的族群,應該重新檢討一下推進的戰略計畫才對。

「所以照原本計畫延後了多久,一周?如果從漢諾丁之後開始遇上阻礙,搜索時間就要再加兩天,停留的點跟控制的陣地範圍,我想差不多是那個時間,還是說有遇上大型獸群?」

「有時候我真不知道你到是聰明還是笨,如果你在你的人際關係上用點功也不會向現在這副悲慘的樣子吧,對,就是一周。」

無視這種挖苦,我只是繼續問。

「龍種多嗎?」

「大部分還是小型獸為主,不過會遇上負傷的龍。」

被小型獸攻擊的龍嗎?就同之前所說的被毒液融蝕龍鱗而中毒的龍。

「蠍獅群對你們的影響大嗎?有兵力受損的問題嗎?」

「夠了,再問下去天要黑了,總而言之,有什麼事情我們奇德軍會處理,用不著你操心,你給我好好顧著陛下吧。」

一邊思考著北方狀況其實比想像的還不樂觀,一邊聽著雷諾與提亞的對話。
不過這樣的話,被他們所清掃的獸群總數說不定會超越我們在亞薩其諾所擋下來的數量,不知道拉維爾有沒有跟著去,照他的個性應該很容易就被帶著去了吧。
把手覆在胸口上方的項鍊上,有點覺得心空空的。

見到提亞的反應,雷諾問著。

「陛下?」

提亞把我拉過去,似乎很在意我剛剛有些異常的舉止。

「下去吧,雷諾。」

「是。」

知道不是繼續打擾的時間點,雷諾行禮後便回頭要準備走出去。
我見他望著地上那條手帕,似乎在想著要不要撿起來。

「雷諾大人,如果沒事就快點出去吧,還是你有什麼事呢?」

潔西亞一臉「你又要來取笑我了吧」的厭惡表情,但他只是嘆了一口氣,彎下身來拾起那條手帕。

「適可而止吧,我可不希望你害得陛下名譽掃地,即使是垃圾也得把它放在對的位置。」

將手帕交到潔西亞手上,雷諾就轉身出去了。
感覺潔西亞又要生氣了?不過什麼也沒發生。
她沉默了好一陣子才開口。

「陛下,克利香緹小姐,我先告退了。」

真意外。
我還以為會說著「又把我當笨蛋看」這一類的話。

「嗯,下去吧,晚餐前再叫我就好。」

隨著關上的門,我跟著放鬆躺在床上。
我想想,感謝信還有要寄去亞薩其諾的第二封信,嗯,總覺得閒不下來。

「休息。」

「提亞也睡吧。」

拍拍我的旁邊空位,他只是跟著躺在另一邊,另一手摸著我的頭。

「沒事的。」

「……嗯。」

即使無法用魔法得知我的心意,也還是能夠知道我在煩惱嗎?
如果能找到能讓大家安居樂業的方法就好了,不需要為了獸煩惱,也不會被戰爭侵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89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illcass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後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ad910823巴友們
大家好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