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為龍3:穿夢溯時的龍》八章、誰在樹上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9-09-23 22:52:44│贊助:20│人氣:515









  溫特加龍走過集貨區。

  他搖擺著短尾巴,完美地收攏羽毛,一雙長長的翼手前臂撐在地面上,分裂的翼尖翹高,與同樣翹高的尾羽一起搖擺。

  這位溫特加龍正要進行一項崇高的工作。

  ……當然不是送件,雖然送件對這群郵差龍來說也是很重要的工作,幾乎沒有溫特加龍不喜歡,但仍然有許多精神上的崇高事物在他們的心中!

  一封跨國長途信件。

  蓋滿一堆中轉站郵戳,充滿許多外地的氣味,最重要的是它不僅沾著猛瑪象的鼻涕,上面的地址還超級長!有部落語!通用語!埃德蒙頓語!優若西亞官方語!還有點書啊啊啊!

  信件被郵差們供到最顯眼的地方,每天都有龍用自己的羽毛去清理它,今天的輪值人員就是因此很愉快的風車零零零四號,至於這封信為什麼每次都沒有被送去該送的地方……

  龍巢塔外一聲哨響,風車零零零四號跟著發出尖叫:「為什麼!為什麼又要送件——而且是——而且是這一封迷路信——還是望舒之梯討厭的望舒之梯!」

  風車零零零四號的慘叫聲傳遍天空。










  特澤萊山谷長滿月光花,被滿盈的月光照耀,所以月光也被稱作特澤萊之梯,那道光束連接月亮與地面,卻只有一個方向——一切的下游。

  望舒被說是最靠近巨精靈誕生地與故鄉的家鄉樹,形成的大樹被稱作望舒之梯,朝天際的月亮方向高聳入雲。

  爆裂聲在上空炸響。

  望舒之梯撐脹花朵的部分,讓它們不堪擠壓而破裂,發出響徹天空的氣爆聲,充當煙花(事實上,望舒花還真的被稱作煙花),讓細碎的花瓣徐徐灑落至浩瀚的樹腳周圍。

  法貝路希身處綿延四面八方(還有上下左右)的市集,不僅路人發出驚呼閃過他,連橫過地面的小樹根也會自行抽走,給他讓出通道。

  望舒之梯交錯的根、枝幹、藤蔓間全是城市的一部份,沒有建築該有的對稱,完全是由建物組成,在樹洞中、枝幹間、藤梯上。根是寬廣無比的立體迷宮,往上看,樹頂沒有盡頭,往下看,樹根一直織到黑暗中。

  安茲塔人熟練地朝一塊樹根七嘴八舌,一通稱讚。

  被施以許多稱讚的望舒樹根彷彿舒爽了,軟化身姿,轟隆轟隆挪開自己,拱起來變成屋頂,露出一塊空曠的「商鋪」來,蛋龍冒險團湧入,火速擺攤。

  一半的空間被整理成蛋龍預購處,由羊皮捲領頭,負責文書與溝通(法貝路希懷疑這有用嗎)工作,另一半則擺開雜貨,販售來自鬍子都市與其他城市的特產,都是小而精緻的高單價商品。

  由於法貝路希的巨大以及噱頭效應,被吸引而來的人都是觀光客,荒野部族全部閃得老遠。忙碌中,托魯克拉過平底鍋,讓他帶上杉木桌、蛋殼、鳥窩、法貝路希去工作。

  「各位遠道而來的旅人們,歡迎趕上安茲塔的大黑遊覽車!由雄壯威武(法貝路希聞言挺直了背)的大黑帶領你們體驗傳奇大陸唯一的先龍揹揹!走上一圈只要五南鎊,如果有暈龍症狀、心臟病、高血壓、恐高,請不要上車——」

  冒險團員手腳很快,法貝路希還沒在紛亂中反應過來,要上龍的旅客就被安排好了,他們走上望舒之梯伸出來的浮橋,興奮地坐進黑龍背後的座鞍,小孩尖叫,女人驚呼,男人狂按相框。





  法貝路希熟練地用臉接住跳下的團員,讓他們待在頭上的龍冠中,那個叫做阿瑪木的巨精靈也焦急地跳上來。他臉上畫著瑰麗的油彩妝容,穿著鮮豔的部落盛裝,法貝路希記得自己聽過他的歌聲。

  「讓我領路!」他有血管鼓起的臉龐看起來很堅決。

  這個巨精靈還沒放棄,他先是等在望舒之梯與之底間的「城門」,攔截了冒險團,堅持要完成領路人未盡的職責(因為領路人必須負責帶領他看見的訪客經過望舒之底,而五個巨精靈中,阿瑪木最先看到黑龍一行)。

  在蛋龍冒險團進城後,他也仍然沒有放棄,想要擔負起嚮導的職責,每次被拒絕時,這個巨精靈就露出一臉「為什麼要拒絕我!」的尋死表情來……

  「欸你怎麼上來了!」杉木桌伸手討錢,「五南鎊!」

  阿瑪木氣得說出一長串話,臉上有求生的慾望。

  「不給!給了我還是嚮導嗎?你知道好不容易有一件長期目標對巨精靈來說是多不容易的事嗎?你扼殺我可以做的事跟送我去參加薩克的祭典有什麼兩樣?」

  巨精靈跟阿克亞飛龍一樣,都會「無聊」,阿克亞飛龍的無聊更像是一種週期性症狀,巨精靈的無聊卻是實實在在被歲月給逼出來的……

  也不知道阿瑪木熬過了兩千年中的幾成?

  「另外我真的很想問一個失禮的問題!」但是不等其他人回答,阿瑪木就問道:「他真的是荒地邪龍嗎?那個最新的荒野傳聞?龍之地的——」彷彿巴不得用生命換取答案。

  蛋殼跳起來拍了巨精靈的後腦一下,「別聽泰拉造謠,大黑是變龍!」

  「啊?」阿瑪木一下子沒反應過來,「變龍?」

  這就要說到「動物猜猜樂」當時的最後一個答案……

  庫萊吉歐本來要抗議法貝路希竟然選了自己——因為說好這遊戲不選先龍跟亞龍——阿古塔斯卻充當證人,讓法貝路希的答案通過。



  「透過一些我不想解釋給你聽、巴菲烈和吼茵也不會想要我說的原因,法貝路希雖然長得像暮光龍,但他其實不算是龍,魔法造成他再也不屬於正常生物。」

  蒙洛門的魔法導致黑龍的身體從生物界轉移到魔法界,所以說,法貝路希的答案是通過的——「黑龍」並非生物界所言的「龍」。

  庫萊吉歐的希望落空﹐氣得在地上滾來滾去,哇哇大叫。

  「為什麼我玩遊戲都玩不贏法貝路希,我才是幼龍欸!



  然後蛋龍冒險團就「頓悟」了。

  ……原來大黑不會打架,是因為他會變身啊!

  ……原來我們一直覺得他不戰龍不是錯覺呀!

  法貝路希也接話道:「呃對,我其實,是一隻變色……變身龍!」並加快了腳步。

  「……變色龍會變形?」阿瑪木還是沒抓住風中那道模糊不清的詞彙。

  法貝路希點頭。

  「你、你不知道的事多著呢!」

  各處的音樂響起來,畫了誇張彩妝的巨精靈們身掛筆刷與各種顏料,在他們看見的每一個人(或龍)身上留下自己的傑作,可能是一筆,可能是一個手印。

  嗄嗄亂叫滿天逃竄的望舒龍穿梭在樹根間,集體飆龍。

  但總是有倒楣的望舒龍被不知道哪裡撲出來,或跳下來的巨精靈給逮住,接著一通塗抹,氣得露出三排牙齒貼到巨精靈臉上怒吼,用狂風給他們的頭髮做出狂舞的造型,然後再被巨精靈親暱地抱緊。

  「歡迎回來望舒之梯,海邊果然不好玩對吧?(望舒龍夏天在海邊峭壁避暑繁殖,冬天前則回到望舒之梯。)」

  望舒龍暴怒,甩尾、甩頸,用力踩踏地面,張開色彩斑斕的裂翅威嚇這群混帳鄰居,表示自己的憤怒,巨精靈見狀更欣喜了,抄過樂器,跟著望舒龍狂野的「舞姿」擺動身體。

  「我懂,我就知道你也喜歡這裡!」

  「??? (ꐦ°᷄д°᷅)」



龍有這種法老下巴感覺超讚的阿?


  「媽媽,為什麼我們的龍沒有顏色?好醜喔。」一個觀光客孩子趴在黑龍背後的座艙邊說,羨慕地看著望舒龍或其他龍族。

  家長柔聲勸道:「好了,這是戰妝祭,他說不定已經塗滿了黑色顏料。」

  「黑色好醜……黑色沒有顏色。」小孩不開心地說。

  「才不醜呢!」法貝路希忍不住回話,停住腳步,導致所有人往前一晃,看見前方的黑龍轉了一百八十度的頭,鼻孔中的熱氣吹到所有人臉上……

  小孩一抖,褲子濕了。

  即使法貝路希也曾經覺得自己黑黑的很醜,但是一遇到別人說,他就覺得不能同意,亂七八糟地找起理由來,「黑色——黑色就是因為顏色太多了!全部混在一起了,什麼都有,才會是黑色!」

  蹲在龍頭上的蛋殼拍拍黑龍皮,同意道:「沒錯!就像所有食物混在一起以後就會是大便色。」

  「所以我有很多顏色,我不醜。」法貝路希強調道:「我長得跟暮光龍王很像,坦圖卡那麼帥,所以我也很好看。」

  阿瑪木好心地幫加一句:「嗯我看過,真的好帥。」

  「好的,你很帥,可以繼續走了嗎?」觀光客們說著,卻沒有停止按相框。即使他們如此努力,但之後得到的也不過是故障般的污染相紙。

  法貝路希抬頭挺胸地繼續走了,下意識模仿起坦圖卡的儀態。

  此時,他忽然聞到熟悉的氣味,聽見大風刷過望舒枝葉的聲音。

  阿古塔斯在上空一個急轉旋停,追逐他的巨精靈(騎著已被塗鴉過的望舒龍)全部飛過頭,護衛換了個方向繼續急飛,身上有一點點的黃色顏料,似乎是巨精靈為了與紫色搭配而特別調的相對色。

  「他們為什麼在追阿古塔斯?」

  「因為戰妝祭呀。」阿瑪木說。

  「我其實不明白戰妝祭要做什麼……」法貝路希說,穿梭在喧鬧中。

  阿瑪木趕緊解釋起來。

  「以前還有戰爭的時候,每個部落都有自己出征的彩繪,畫在裝備或人身上代表祝福或符咒之類的……巨精靈在那時候發現了藝術的無限可能,即使在戰爭結束後,我們也沒有放棄畫戰妝,但由於會讓其他部落誤會我們想開戰,所以只好縮減成一年一次的祭典……」

  一年一次對其他人來說很久,對巨精靈來說就像每隔一周的事。

  「那為什麼要畫阿古塔斯……」法貝路希又一次看見護衛以精湛的飛行技巧甩開一隊望舒龍騎士,引來觀光客一陣喝采。

  「只畫自己當然不夠啊!很多巨精靈都有一堆巧思沒機會發揮。」阿瑪木嘆氣,「而且每年都有這麼多人想加入,怎麼可以丟著不管呢?——不然你們到戰妝祭來是想幹嘛?」

  「……我們來賺錢啊?」杉木桌甕甕地說。

  「哈哈哈哈怎麼可能!」被巨精靈當作玩笑。

  「阿古塔斯看起來不太樂意……」上方情況都快變成空戰了,阿古塔斯讓巨精靈玩得很起勁。

  「龍都那樣啦,一開始會比較害羞。」阿瑪木豁達地說。

  上空的阿古塔斯一個後空翻,後爪抓著追逐自己的望舒龍(再加上牠背後的巨精靈),用離心力把他們甩出去,發出可怕的龍吼……

  法貝路希的龍語已經進步不少,大概聽得出來那是髒話。覺得不管阿古塔斯害羞起來會是「什麼樣」,但他很確定應該不會是「這樣」。

  啪啪!

  望舒接住被丟出的巨精靈與龍,而兩顆漆彈(裝顏料的望舒龍蛋殼)正好打在阿古塔斯頭上。兩個龍背上的巨精靈歡呼,互相擊掌,朝阿古塔斯露出「不用謝」的友好笑容,還有一根以為自己與護衛心有靈犀的大拇指。

  阿古塔斯含在喉中的低吼聲有夠恐怖。

  「嘿!」法貝路希喊,決定拯救護衛,「不要追他了,來畫我呀!你們看,我這麼黑這麼大,可以畫很多顏料呢——」

  四個蛋龍團員發出慘叫:「大黑哩母湯——」










  顧攤子的托魯克不停和顧客吵架,殺價,把對方氣到快吐血。期間望舒也挪動了幾次,商鋪曾經被舉起來成為陽台,或是另一個建物的屋頂,附帶梯子的高台、藏在轉角邊的地下室。

  整個天空都是逃竄的望舒龍,到處都是開心塗鴉的巨精靈。望舒好忙,鉅細靡遺地挪動腳步,讓所有人都有位置可用。

  今日的市集稍歇,夜市開始,安茲塔部落收工了,把商鋪讓給一隊跩泥商人。他們剛踏進去,就被望舒挪走了。與此同時,安茲塔部落似乎還沒到達,可能要再等個幾天。

  阿瑪木終於真正派上用場。

  他在望舒之根中找到了有天泉(被望舒從天上吸至下方的雲水,當多餘的部分被排出時,就是一個乾淨的出水口)與炭地(望舒會集中一些專門作為營火處的老部位,通常是老化快死的根或籐。等到它們即將死去,會被望舒挪去望舒之底,成為石化峽谷的一部份。它很少擴展望舒之底範圍,比較熱衷將死根堆疊得高高的)的營地。

  望舒的根合作起來,編織足夠黑龍走過的寬道,挪出一個巨大的空地,附近還有一些被抬高疊起的「樓層」,像片山脈圍繞在營地周圍。

  很多冒險者都去住旅館了,因為冒險證能在大部分商家中得到優惠,蛋龍冒險團也有,但是他們捨不得讓大黑睡外面。

  晚餐又是營火、唱歌、跳舞、大吃大喝!

  阿古塔斯負責看管行李與貨物,瞪走好幾個偷偷摸摸的小賊,還用吐息噴飛一個手腳不乾淨的冒險者(並引起四周鼓掌與喝采)。

  冒險團大唱大叫,望舒給不少屋子外加上隔音用的樹壁,法貝路希難得放開不可擾鄰的顧忌,重溫安茲塔的營火邊

  凡杜斯聯絡的野醫生來過了,一位年老的音速龍,由於翅膀有點缺毛的關係,高速飛行時會發出尖銳的「喔——咿——」聲。他寫了一些簡單的法術公式,開了藥單,就走了。

  「哎喲!」凡杜斯發出誇張的驚嘆,「法貝路希有『顏色』啦?」

  渾身已經沒有一塊黑毛,連累蛋龍冒險團的平底鍋、杉木桌、蛋殼、鳥窩也被塗成彩人的法貝路希羞怯低頭,尾巴卻竊喜地搖個沒完。

  「嗯,對、對不起……我不知道這個顏料洗不掉了……」

  四個安茲塔人目光呆滯地躺在地上狂灌酒,順帶一提,黑龍的第一批顧客全部要求退費了,因為他們也變成了彩色。

  因塔萬四處看了看(還聞了聞),問道:「那個小龍蛋呢?」

  阿古塔斯還在舔沾到顏料的龍毛,不肯放棄變回紫色的可能,回答道:「前往他這次旅行本來的目的地去了。」



  「我當然知道很多冒險對我的年紀來說還太早了,可是我也知道,等我長大了,我會超級後悔我為什麼沒有在這個時候就去挑戰它們——我不想等到一切輕而易舉!

  望舒之底的出口附近有一塊灰黑色的石化樹根,從地面往峽谷上延伸,形成非常緩和的斜坡,插著一塊木質路牌寫著「巴拉維亞大道」,頂端還開了一朵螢藍色小花。

  庫萊吉歐用力蹭過黑龍的腳面,快速抽身,蹦蹦跳跳跑上斜坡,面帶笑容,尾巴搖起來,朝大家說:「再見啦——」

  但是就在法貝路希等人也出聲向他道別時,他不帶猶豫或停留,轉頭邁步開跑,快速選離旅伴們,衝向明亮的望舒之底頂端。



  「勇敢的小傢伙,他的冒險或許會很漫長。」凡杜斯的眼神中流露出對歲月的透徹。庫萊吉歐太早醒悟追求龍生意義還有體會生命,這會在經歷上使得他過於早熟。

  在野醫生和暮光之約走後,養傷的阿古塔斯向一個巨精靈流動攤販點了「普溫」,一種集中混合的肉類邊角料,通常是內臟、筋,或者不夠美味的部分,免費供應,給人或先龍吃的會加入配料,免得太像飼料。

  流動攤販很高興,戰妝祭有許多新鮮而且棄之可惜的「普溫」要處理,送來的「普溫」中放了暮光龍喜愛的毒果(相當於口香糖)、熬糖後剩下的渣子。

  如果不是在望舒之梯,阿古塔斯根本不會選這種料理,因為「普溫」容易混入一些髒東西。

  法貝路希跟冒險團唱了好多歌,喊了一堆自己也不記得的話,甚至複習幾遍吹給蛋龍聽的口哨(也就是不讓客人知道的隱藏指令),當他和冒險團員都筋疲力盡後,他們躺成以往的睡覺姿勢——黑龍「帳篷」。

  望舒也配合了這點。

  即使身體已經冷靜下來,喧鬧卻還在法貝路希的腦海中迴盪、重播,他感受著這種感覺,精神一片空白。他終於回到這個營火邊了,但他什麼感想也沒有,只是很開心。

  「你有自覺了嗎?」他忽然聽見阿古塔斯問。

  自從「龜殼」中的對話後,法貝路希還沒跟阿古塔斯說過話,現在對方先開口了,讓法貝路希很侷促……又鬆了一口氣。

  阿古塔斯似乎今晚不打算睡覺,即使養傷,仍然打算守護行李,用了法貝路希在哀號迷宮常看到的姿態,下巴點胸假寐,以一種龍類特有的能力進行休息。

  「自覺?你說的是身為冒險者的進步嗎?」法貝路希覺得最近的旅程更接近他一開始想像的冒險者生活,而且正常多了。

  「不,」阿古塔斯睜眼,「最後一道動物猜猜樂,你解答了『黑龍』,這代表你認可自己並不屬於暮光龍了嗎?甚至是先龍?」

  「呃……說實在,幾乎沒有誰真的把我當龍看啊。」法貝路希可沒忘記,自己剛掉進龍身時多麼……不擅長。雖然現在也沒擅長到哪裡去就是了,而且還越走越歪。

  坦圖卡當然是在這方面最關心自己的,也給了很高的自由度與容忍,甚至因此在改變本身的想法……即使他說自己是龍之地的龍,但法貝路希不認為坦圖卡真的認為自己必須要當「龍」。

  就像他那天在一圈圈雲朵下說的——「你是我兄弟,無論你變成什麼模樣。」

  「我曾經以為你很想當龍。」阿古塔斯在團員的鼾聲中小聲說,「即使你一開始做得很差,也不完全是照自己的意思來做這件事,但是你後來非常努力想成功。」

  不,那只是因為我想回家而已。法貝路希在此起彼伏的鼾聲中沉默。

  「你覺得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改變?」法貝路希問。

  「在你的第一次成功後——」阿古塔斯回想道:「你摔斷了翅膀,卻吼出了龍的聲音,並且從那次變化開始,你越走越遠,踏出始終停滯的腳步。」

  阿古塔斯在說什麼呢?

  「法貝路希,沒有誰會一直是自己『以為』或『想要』的模樣,因此沒有誰最終可以找到自己,也因此沒有誰會真正成為自己夢想中的模樣。」

  「可是龍要做的不就是一直找自己嗎?」法貝路希斷線般停住聲音。所以……才會是「一直找」自己嗎?

  「我只是想告訴你,」阿古塔斯發出柔和的聲音,但那或許就只是因為壓低聲調的關係,「當你最後發現自己一直追求的事物再也不是你想找的事物,那並不代表你找錯了。」

  阿古塔斯會這麼說,難道是因為他覺得安茲塔人的這個營火,其實並不是自己真的想要的地方?——這裡也不是法貝路希的「營火邊」?

  「可是如果一直沒找到,那我為什麼要找呢?」

  「那麼也許,搞懂這個問題的答案,本身就是答案。」阿古塔斯瞄見自己身上一塊分叉的毛流,有一下沒一下地舔起來。

  「為什麼我的人生裡有這麼多問題需要去解答……」法貝路希困惑而無辜地說,並幻想著假如自己今晚夢見荒野賢者,就掐住對方的脖子,送他安茲塔人的全套過肩摔,逼他把知道的都說出來!

  入睡前,法貝路希決定確認一下某件事,趁著兩龍之間氣氛沒那麼僵時……

  「那是真的嗎?」

  「你指什麼?」

  「關於你想殺了我?」

  阿古塔斯沉默(或者只是疲憊的遲鈍),閉上眼,轉頭睡覺。

  「不,傻子。我騙你的。」

  這一刻,黑龍的表情變得極具紀念性。










  「掐住我的脖子?給我全套過肩摔?」荒野賢者感到好笑,「你?」

  法貝路希熟練地從夢境中清醒,意識到眼前的景象。他嘆氣,拿下單片眼鏡,用羊毛背心擦了擦,塞回眼窩間。

  「我可以嘗試,你知道的,這裡是我的夢。」

  「我上次說過我期待你找到甲殼獸,但沒想到你還是給了我驚喜。我的好鄰居,你有時候讓我覺得冥線總是令人出乎意料,不過這又在意料之中,因為是冥線!」

  荒野賢者有些手舞足蹈,身上的珠串與獸骨撞出奇妙的旋律來。

  法貝路希焦急地揮舞雙臂,「好啦!別拖時間了,我問你,坦圖卡有沒有用過魔法?如果有,他做了什麼?是他把我帶來這片土地的嗎?」

  「啊啊,夜守王的護衛,龍之地如今最耀眼的暮光,坦圖卡王啊?你問對人了,我在這裡總是可以看見這些事,他確實有個魔法,盜墓賊從魔法師的墓中奪取,轉賣流落到傳奇大陸,被游牧商販賣給坦圖卡王……那個魔法有點吵呢。」

  「等等等等,那他有創造過魔法嗎?就像蒙洛門那樣的?」

  「不不!他的兄弟用的可是原創魔法,那才是被創造的。」

  「所以……我出現在傳奇大陸、黑龍身體中……並不是坦圖卡的希望?」

  「你為什麼總是要問我呢?

  「啊?」

  「法貝路希,你一直在問我問題,你奢望我給你所有的解答,因為你認定這事情我比你還要清楚,可是親愛的法貝路希……明明該負責解答的人是你呀!」

  不等法貝路希跳腳,荒野賢者反而分心發現了什麼,「嘿,法貝路希。」他豎起接骨木般的手指,「我問你——誰在樹上?」

  「巨精靈。」法貝路希不假思索。

  「真的嗎?」

  「還有望舒龍。」

  「不,不對。」

  景色忽然變化,灰白山丘的雪景凝結出現,一顆迷香果樹豎立在木屋旁,樹上和樹下各有一個小男孩,樹幹下有一丘雪堆。法貝路希置身其中,荒野賢者不知何時消失了。

  只餘他的聲音留下。

  「你再看清楚。誰在樹上?






  法貝路希猛然抬頭,枝幹間的小男孩踩在彈動的枝幹上,露出勇敢調皮的笑容,金髮綁著小辮子,對樹下的弟弟喊:「上來呀!泰西,這很好玩……」

  小男孩委屈地喊,眼中有焦急的淚光。

  「法貝路希……」

  「嘿,小勇士,你不去與你的兄弟玩耍嗎?」年輕的父親走近,肩上有雪蓋著大藍色傳統服飾,母親在上面繡的馴鹿與樹木組合成美麗的花紋。

  樹上的身影跳下,歡樂地把自己砸進事先堆好的鬆軟雪堆。

  「看看他,他從樹上跳進了雪推,很有趣吧?」父親對樹下的小男孩說。

  小男孩看了看樹,再看看在雪裡大字型歡笑,最後被樹上落雪蓋了一臉的兄弟,還是不肯說話。他也想跟兄弟一樣跳樹,但是他很害怕。

  父親摸摸小男孩的淺金色捲髮,「你想試試看嗎?——很多事只是看起來很困難,等你做了,才會發現最困難的地方只是『決定』去做而已。人生中有些嘗試是不該錯過的。」

  他將孩子牽向另一個孩子。

  「來,把手給你的兄弟……」

  法貝路希拉過法恩泰西的手,帶著他爬樹。

  站在一旁看的法貝路希呆愣,傻傻唸出自己曾經說過的話:


  「他是開路先鋒、英勇的探索者、我的領頭人,無畏又勇敢,充滿了新奇的主意。我總是在看他的背影。」


  弗林特家的兩個孩子中,有一個特別活潑的孩子王,另一個特別膽小……

  法貝路希一直覺得是自己在跟隨法恩泰西……

  荒野賢者的聲音遠去:「好好作夢,法貝路希,好好地。」

  再度有龐然大物佔滿了夢境。

  深得一片黑——












  望舒之梯的某一條藤蔓被撲來的溫特加龍咬住,他拍著翅膀找到平衡,後爪抓上來,整個龍有點氣喘吁吁,還有暴怒的焦急。

  「變來變去的地址!變來變去的望舒之梯!快要累死的郵差!」風車零零零四號抱怨著,好像在對自己說話,或者說給望舒聽,「沒錯!可退件!但我們以後應該禁止任何與望舒之梯相關寄件者拿取退件!不退嗄!」

  他拍拍翅膀,看著燈火璀璨的望舒之梯,上上下下到處都是住處,有一堆信箱,也有門牌……當然,幸好他這次不用到處找正確的那個門牌,因為他只要找到安茲塔部落就可以了!

  風車零零零四號身上帶著那封受溫特加龍們喜愛的跨國信件,而這封信指定的退件收件者是安茲塔部落,按照每年的常規,這個時期安茲塔部落就在戰妝祭中!

  但是自己!找不到他們!

  所有的旅館!都說沒有安茲塔人入住!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幾隻休息的望舒龍好奇探頭,看見一隻氣到快瘋掉的溫特加龍咬著藤蔓,翅膀憤怒地一直拍,在空中晃來晃去……






上一章    回資料夾    下一章




有參加集資的腸粉記得進去投一個,不投也沒差(?)


上周沒能更新常態跟每周一龍,生理期撞了案子
然後我又趁著失血趕緊刷了電視劇......
雖然說有案子基本上就是斷更不公告
但我通常還是會努力不斷更
難得這次斷掉了就還是吱一聲

上次貼了那張阿璃之後訂閱直接摔兩個
我這邊更新的東西果然太雜了ㄇ...
以後不是很相關的東西或許就不更這裡了直接搬圖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86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西幻|為龍DreamComesDragon|巨精靈|架空|小說|為龍|奇幻||恐龍

留言共 4 篇留言

嵐楓
法貝路希開路超方便XD
也就是說,因為身體從生物界轉魔法界,而答案可以是魔法界生物所以通過囉

這小P孩.. 還不嚇死你! 然後觀光客超敷衍的稱讚0.0
阿古塔斯快閃阿 小心被上微相似幕光色XD

法貝路希你這麼一喊,果然連團員與觀光客都遭殃啦~
普溫怎好像比較好吃的ㄆㄨㄣ 0.0

看到"你是我兄弟"這邊 鼻酸感莫名浮出QQ
"我騙你的"這句的真假..恩 (沉默

看了表單,所以會不只一篇XDDD(可以全都要了[e38])

09-24 01:1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沒有魔法界生物這個詞
獸到魔法先天或後天影響改變並仍然存活的生物叫做變異生物
但變異生物並不算在答案中喔
阿古塔斯讓法貝路希通過是其他原因

對就是ㄆㄨㄣ(幹
講好聽點就是邊角料料理
一般是餵給肉食類家畜或做成飼料
但如果先龍或人要吃的話會稍微調理一下
不然丟著容易引來肉食恐龍
所以一般算在城市清潔費用中
免費販售然後從預算中扣

...結果好像沒人想起坦圖卡的煙燻結果XDDDDDDD?
阿古塔斯騙龍喔wwwwwww

因為突然間驚醒發現如果你們要的配對跟我寫的不一樣那集資目標豈不是坑人?!
所以還是統計一下,之後還要開心的目標就再說,不開的話更是皆大歡喜(?09-24 12:44
亞空
開頭是一封立志收集全世界郵戳的信件

然後大黑真的開始載客了

為了判定遊戲勝負於是阿古塔斯老媽說了不想說的事W
欸這才不是不會打架的理由好不!?

巨精靈:我知道你喜歡這
望舒龍:???
巨精靈:我就知道你非常喜歡這裡
望舒龍:??????

阿古塔斯老媽試圖用他高超的飛行技巧躲避顏料
似乎沒什麼用

(跟小餅乾揮手再見)

疑W
大坦竟然也用過魔法

啊你就看起來啥都知道 不問你問誰
大黑的記憶開始出問題了
到底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通常人家遇到這種問題就直接放棄思考
時間會給你答案OHO

09-24 18:1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沒錯退件回來了wwww

望舒之梯對望舒龍來說是很重要的育兒場所
一開始巨精靈搶不贏望舒龍
但是因為望舒都在幫巨精靈
所以他們最後只能和平相處
然後就.....(RY

高地法師後來發現望舒龍的腦中增強抗壓性的部分變得超活躍

有啊,坦圖卡用來殺蒙洛門的「問候」是魔法啊XD
是不是連載太慢了所以前面都不記得了wwwwww

沒錯,連載也會給你答案(嗯?09-24 20:40
夜風颯
那封信現在應該超貴(滿滿的郵戳)

提問:如果一隻正在無聊期的阿克亞飛龍看上也在無聊的巨精靈,誰會Play誰
我就不信那些巨精靈看到一個全身沾滿巧克力的龍,還會有勇氣塗鴉(X)

不曉得如果小朋友換成說"媽媽為什麼我們的龍太寬(胖),好醜喔!",大黑會有何感想

阿古塔斯:不要過來!!你們奏開!!我討厭龍王一樣的黃色

啊!我現在才想到坦圖卡上回沖進火山口煙燻,不知道那會不會痛(擔憂)

阿古塔斯!我看你那句話有8成真,2成假(斜眼)

所以坦圖卡唯一一次用過的魔法就是蒙洛門那次?

表單選項....恩...我選擇困難症發作了(´_ゝ`)

09-24 20:09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對郵差們來說超珍貴超稀有的簡直就是限定版SSR(?)

會是龍PLAY巨精靈
因為巨精靈已經無聊到不想動了

大黑會...氣到尖叫喔w

(正中目標!)阿古塔斯你臉上有蛋黃耶(幹

會挺不舒服的
坦圖卡沒有受傷是因為他穿過濃煙之後立刻進到海裡去
不然大概會變成龍乾(?)
龍毛跟護棘燒焦以後不趕快降溫是會像木炭一樣繼續燒進去

對目前是只用過那一次,其他時候我沒設定過

那也可以不要選啊到時候等驚喜(????????09-24 20:46
亞空
喔對 用來殺大蒙的問候...

煙燻不會痛 會很香???
啊這問題應該先問護衛啊W

龍王護衛是全部跑光了喔
煙燻那麼香的事情護衛就算眼瞎了也聞的出來啊(X)

09-24 20:47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別擔心,坦圖卡不知道為什麼特別擅長睜眼說瞎話還有找藉口
就像阿古塔斯明明感覺很沉穩卻容易在暴怒時罵髒話一樣(?
...我開始困惑了難道我潛意識喜歡反差萌?09-24 20: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委託】英雄聯盟AHRI... 後一篇:一個星期沒更新沒實況,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12344888各位讀者
在偵探和刑警的聯手設局下,襲擊事件的犯人終於現形!都市懸疑奇幻《魔都妖探》和你一起揭開真相!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