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艾爾之光/艾愛(LKEM)】蠍炎

作者:夏歐/Chaou│2019-09-23 19:15:45│巴幣:1,008│人氣:347
※ 和前回的《孩子氣的醋意》相比,這次想來嘗試寫看看愛莎→艾索德視角的故事(?
※ 班德史詩清除動畫延伸。
※ 雖然標了CP標籤,但老是有自己其實在寫哲學論文的感覺。←難怪這次手速快





《蠍炎》
Elsword x Aisha(Lord Knight x Elemental Master)





  白色箱子中的玻璃瓶因行動碰撞發出清脆聲響,消毒水的氣味頓時滿溢在整個空間內,隨著呼息灌入鼻腔,不算好聞的味道刺激起生理反射,為了逃脫而清醒精神。

  「噢……」原本面色還有些昏沉的少年,因藥水碰觸傷口的刺疼頓時縮了縮肩膀,將手臂抽離另一人的掌握之中。

  「原來你還知道痛嗎?」愛莎再次將艾索德的手臂給抓了回來,瞇起的雙眼滿是責怪,雖然艾索德也不是第一次如此:奮不顧身、既是莽撞的戰鬥方式。

  應該這麼說,從最初相遇開始,愛莎所認識的艾索德就經常不管自己的口號往前衝,也不顧身上有多少傷口,放任著鮮血直流也要握緊手中的劍。
  總之是自己一刻都不能鬆懈、只能一直盯著的存在。

  「……是愛莎妳太粗魯了吧?」即使歲月已經使艾索德的心思有所成長,卻不知道為什麼面對這位一同旅行的少女仍有充滿孩子氣的面貌,艾索德不甘示弱地回嘴著。

  「唔……」愛莎有些不可置信地瞪著雙眼。
  下一秒幾乎是要用盡所有力氣地將自己的掌心拍在傷處上,不管艾索德眉毛全扭曲在一起地嗚呼,愛莎的食指指著他:「我可是好意才來幫你的耶?居然這麼說話!啊?」

  何況技術也沒這麼差吧?
  傷口因為戰鬥而有飛沙污染,藥品毒性侵蝕的傷口、火焰燒燙傷……,處理時會痛也是必然的啊?
  愛莎憤怒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將手中的繃帶塞到那人的懷裡:「意見那麼多的話就自己包紮吧!」

  「呃……」按著被突擊的傷處,艾索德額上滿是冷汗,也不知道是疼痛還是要應付少女那種無常的喜怒更棘手一點。

  尚未氣消的愛莎其實也沒走遠,靠著臨時駐紮帳篷旁的房屋牆邊、雙手抱胸,直直地盯著艾索德的舉動,也就是說——這是監督。
  若是沒有站在那裡看著,按照她對艾索德的了解,後者肯定是直接不管那些傷口倒頭就去睡了。

  而相對地艾索德被那道視線盯得很不自在,感覺自己現在應該做點什麼。他屈起食指刮了刮側臉,「嗯……接下來是?」茫然地拿起繃帶與紗布,口中迸出疑惑。
  年幼時死命練劍的時候,他也只會做一些簡易的止血處理,包紮傷口也不能完全說不會,就是兩年以來總會有人帶著不算必要的操勞去細心地處理他的傷。視線總是凝望遠方的艾索德鮮少去注意那些流程,還有那些繁複的藥水名字。


  「嗯……這樣?」
  「……」


  「不、不不不對!!!」愛莎按捺不住,前後的時間經過只不過三分鐘,就見到她衝過來奪走艾索德手上的醫用材料:「這邊的傷口你根本還沒清理啊!」

  「呃妳不是說……」其實對此也見怪不怪了,艾索德仍舊汗顏。

  「什麼呀?我可是還在生氣哦?」視線歪向一旁,愛莎又道:「只是看不下去而已!」
  愛莎旋開裝著清淨水的瓶子,將其倒在紗布上,鑷子輕輕夾起,用點點的水去帶出傷口上的污穢,直到其中沒有沙塵,才將消炎用的藥草膏塗抹其上。

  因痛楚艾索德的面部仍有些緊繃,但眉毛的弧度緩和下來,他安靜地思索了下才道:「抱歉。」

  「……嗯?」愛莎眨了眨眼睛:「不……這也沒什麼啦。」


  其實艾索德也明白著,自己使起性子的原因,是身上的傷口帶來的煩躁。

  真正的強者是不會讓自己受傷的,因為實力足以不讓對手碰到他一根汗毛。
  與其他同伴的信賴、合作戰鬥,艾索德還能認為那是互助。也許是愛莎嘮叨的方式直接揭露他不想面對的真實:自己是需要被照顧,毫無成長仍然是軟弱著的小孩子。

  紅色的眼瞳中沒有絲毫閃光,艾索德有些沙啞的嗓音吐著很輕的句子:「姊姊的話……肯定不會受這些傷吧?」

  到頭來還是讓愛利西斯幫了一把,雖然說是被稱讚了,但那肯定是記憶中那樣溫柔的姊姊給予的安慰。艾索德的內心有了更微妙的、說不上是正向的情感產生。

  在魔奇的老家,姊姊離開那時的背影仍舊清晰,因為自己過於弱小,讓強大溫柔的那人為了眾人與自己而奉獻出安逸的生活,不希望僅僅是接受好意被留下的孩子,明白所愛著的家人那般犧牲便坐立難安,只好為了實現約定踏上旅途。



  但是,仍然是如此懦弱的自己還能做些什麼呢?



  「嗯……確實很強,跟某人不一樣。」專心包紮傷口的愛莎隨意地回應著,與此同時稍稍騰出一些注意力回想幾個小時前的場景——

  輔助巴奈斯的軍隊從希望之橋進攻第三居住區時,他們全部遭到魔族的埋伏,除了格雷特部隊的實力不容小覷外,在沛塔也見到的死靈法師不斷召喚死去的格雷特甚至己方士兵消耗他們的體力,凱娜們的火焰也在妨害他們的逃生空間。

  艾索德為了替所有人爭取逃生的時間,自己甘願斷後,放下希望之橋的鐵柵阻礙敵方去路,自己仍留在那個危險的地方。

  在存亡之際,愛利西斯出現了,並給予敵方強烈的壓制。



  真正的強者,是不會讓自己受傷的。



  愛利西斯游刃有餘的戰鬥方法,除了是對自己力量的自信,還有一個絕不妥協的信念,也不能說是艾索德缺失,只是相較之下,愛莎會更贊同愛利西斯。

  艾爾搜查隊差點失去艾索德。愛莎當時所見的,既是真實又震撼。

  隔著的鐵柵如同天與地的距離那般遙不可及,艾索德被凱娜所造成的火光包圍,又或者他本身是紅髮的緣故,看上去就像他自身在燃燒著。

  回望著鐵柵另一端的大家的瞬間,他竟然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那令愛莎相當不快。
  如與爺爺的旅行中,在遼闊的星辰下所見的那顆讓人不安的紅色星星——



  『爺爺快看!我也會看星象圖了哦?』年幼的女孩指著一個方向:『這裡就是我們要去的北方了,辨識出北極星就輕鬆許多,意外的很簡單嘛?』

  那個天鷹座、天鵝座、天琴座,女孩輕易的指出夏季大三角的位置,接著跨過閃爍著的銀河又開始指指,那個是武仙座和巨蛇座。

  『嗯……為什麼蠍子也能成為星星呢?』女孩停頓了下來,雙手抱胸思考,說實在的除了幽靈,她一向不喜歡蟲子,還有有著陰森眼睛又毛茸茸的生物。

  『做的很好。』老者憐愛地撫摸唯一的孫女的髮頂:『但妳知道嗎?愛莎。』

  『嗯?』

  『那只蠍子之所以能留在天空,是因為做了件偉大的事。』

  『蠍子也會做偉大的事……?』愛莎顯得很納悶。

  庫安波藍滿是皺摺的手指,指尖在空氣中描摹起蠍座的雙臂,接著是身體,最後他指向位於蠍子身體中那顆最閃耀的紅色星星:『妳看,愛莎。那個是蠍子的心臟。』

  愛莎把手指抵在下巴:『嗯……呃?』

  『從前,有一隻居住在原野的蠍子,牠每天以捕食小昆蟲為生。卻在有一日牠被黃鼠狼追捕,眼看就快被吃掉了,牠開始不顧一切地逃命。』庫安波藍稔了稔自己的鬍鬚,又道:
  『但是蠍子卻不慎掉入一口水井,眼看自己快要被淹死,便開始禱告。』

  啊,我以前不知吞食了多少生命,如今當黃鼠狼捕捉我時,我是那麼狼狽地奔逃。但終于還是落到這一地步。
  啊,天哪,我已經沒有救了。我為什麼不乖乖地把自己的肉體讓黃鼠狼吃掉呢?牠也會為此多活一日。


  上帝呀,請體察我的心意。
  不要這麼白白地送命,為了使大家獲得真正的幸福,就請用我的身體吧。


  『於是,蠍子的身體開始燃燒,直到今日都是如此。』庫安波藍看向自己的孫女,乾燥的嗓音又說:『這樣妳明白了嗎?』

  愛莎顯然不是很認同這個故事,噘著嘴,道:『什麼啊?只是一個蠢蛋而已吧?』

  『愛莎……』老者顯然對孫女的發言感到頭疼,或許是年紀過小而無法理解故事想傳遞的精神:『怎麼這樣說呢?』

  『那隻蠍子沒有家人或朋友嗎?為了讓所有人得到幸福而自我犧牲,但是愛著牠的人,卻會因此感到難過的話,就不能算是讓所有人得到幸福了吧?』

  『牠也曾經努力過繼續活下來吧,畢竟先是拼了命的逃命。』

  『這完全是牠的不對吧?完全沒有注意到環境的狀況就莽撞地亂竄,那可是讓自己活下來的要件之一啊?』愛莎又繼續道:『想讓大家無後顧之憂地微笑的條件,就是必須先照顧好自己。爺爺難道不是這麼想嗎?』

  『如果有一天,我遭遇危險的話,爺爺一定也會希望我能回到你身邊,不是嗎?』
  『我不想讓爺爺,或者開心地向我們送別的人們,露出難過的樣子……』



  沒有錯,悲劇英雄般固執己見地犧牲,若說那是會讓所有人獲得幸福的方法,愛莎一定會說那是錯誤的。

  在遺跡遇上那個人的戰鬥,到失去魔力後與爺爺的約定,都是在印證少女的信念。

  真正的強者是不會讓自己受傷的,是為了讓愛著自己的人仍能展開笑容,所以無論如何都不能讓自身陷入危險。


  為了奉獻自我而變得強悍。
  與為了不讓他人擔心而變得強悍。
  雖然希望得到一樣的成果,但兩者相差甚遠。


  艾索德聽見那句話,視線無法再聚焦在愛莎身上:「……是嗎?看來還是修行不足,我仍然無法追上姊姊的腳步。」

  愛莎無從猜想艾索德是怎麼理解那些話的,比起這些,她嘆了口氣:「唉……早就叫你分清勇敢和魯莽的差別了。你先顧好你自己吧。」

  「……」

  「不過我說你,真的了解我所說的話嗎?」看著陷入沉默的艾索德,愛莎擺出一副不怎麼信任的表情。

  畢竟眼前的那個人,不聽自己的話就算了。愛莎根本無法撼動艾索德的固執,大多數都是必須由她妥協那人的想法,雖然很麻煩,但總比那個笨蛋自顧自地胡來要好多了。

  說起來,原本以為艾索德劍術承繼於姊姊,兩人的戰鬥風格會是相似的不要命。但紅色騎士團團長優雅流暢的劍術,以及那份把握住的十全勝利的自信,與艾索德的感覺差別過多。

  艾索德那種如流星一般隕落,燃盡生命,像是要向所有人證明自己就在這裡的劍法,又是為什麼呢?愛利西斯知道這件事嗎?應該沒有一位家人看到如此,還會贊成這麼亂來的戰法吧?

  或許是沒發現?畢竟姊弟兩人分開很久的樣子。
  又或許是……愛莎把理由歸咎於:可能是源於艾索德自身,產生了對那個約定的可悲誤解,還有也可能是個性問題。



  ……果然是一個很麻煩的笨蛋。



  待到艾索德的傷口都大多處理完畢,愛莎從攜帶的包裹中拿出一顆蘋果。說實在的,現在輔助班德王國對抗魔族的他們,無疑是在參與一場戰爭,一顆水果怎麼說都是奢侈了一點。

  「那個……是怎麼來的啊?」少年納悶地盯著那顆蘋果。

  「嗯……」愛莎思考了下:「是那個吟遊詩人。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弄來的,總之對傷口的恢復會有所幫助……」

  「是哦……」艾索德愣了愣,呆呆地應答著。下一秒出乎意外地,他的肚子開始嚎叫了起來,發出了不小的咕嚕聲。

  少年的臉部頓時羞赧地泛紅,無法說話,面對這種狀況愛莎則是汗顏地瞇起眼睛:「啊……看來你真的很貪吃。」

  「才不是!」艾索德抓了抓頭髮:「應該是最近沒怎麼吃好吧……」

  被奪去大部分的資源,軍隊只能自力更生,叨擾其下的艾爾搜查隊也不敢跟那些疲憊辛苦的士兵搶食,只好餐餐吃著雷文從暗黑克勞爾號帶到這裡的軍用儲備糧。

  「唔……反正本來就是給你的啦。」愛莎從背包中拿出小刀,將梗頭的那一端朝上,垂直切下,將蘋果一分為二。




  紅通通的蘋果,如同蠍子的心臟。被切開的剖面,藏著生命熾熱的火光——




  庫安波藍明白自己的孫女雖然年紀尚小,但既聰慧又伶牙俐齒,就算是自己也難以舉出反證去駁回愛莎所說的事實,他只能又摸摸女孩的髮頂:『但是愛莎,總有一天未來的妳,也可能遇見像這隻蠍子一樣的人,到那個時候……』

  妳也會知道妳們信念的差異,可能是萬不得已的選擇或結果。

  『那個時候,妳也能表現出理解他的溫柔嗎?』

  『什麼意思?爺爺?』愛莎睜著眼睛。

  『如果妳也是這個故事的其中一員,妳會怎麼做呢?』老者提出問題。

  愛莎沉思著,又道:『嗯……真的遇上的話再說吧,畢竟狀況可能會有差異的吧?』




  ——如果艾索德是那隻蠍子的話。


  愛莎向艾索德遞出了一半的蘋果。


  ——我絕對會用冰雨讓那傢伙清醒一下的。






  愛莎紫色的雙眼映著繁星的倒影,語氣有些俏皮:『能讓所有人都幸福的方法,即使一下子是找不到的,但只要活著就還有希望吧?因為,我是天才魔法師啊。』


  『故事裡的魔法師,都是帶來奇蹟的人。』






〈終〉


備註:蠍火與蘋果,皆是出自宮澤賢治《銀河鐵道之夜》的意象,文中也對天蠍之火的故事有所引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83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艾爾之光|ELSWORD|艾愛|艾索德|愛莎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natusak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艾爾之光/艾愛(KEA... 後一篇:放一些沒放過的……(i7...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ugiohaa113^ヮ
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5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