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鬼道品:十九 .水火

作者:山容│2019-09-23 09:48:56│贊助:4│人氣:295
十九. 水火

      在顛倒山須彌峰的頂端,越過重重雲海霧氣,直逼宇宙虛空之處,帝羅多步下青蟒踏上淨土。眼前是無限光彩的宮殿,稀薄的空氣卻叫人窒息,皎潔的月光叫人睜不開眼。淨土中央由蘇摩護守的月球不斷沁出珍貴的仙露,仙露沿著渠道滋潤淨土,最受聖主偏愛的天眾在其中沐浴調笑,彼此展示曼妙的身姿。下界進貢的油品注入上萬盞的石燈中,燃放重重香煙供天眾享用。

      異香濃重,若非一身殊異修為,天生血脈尊貴,可休想在仙宮大道昂首闊步。青蟒馱著半死的阿耆含,緊跟著帝羅多的腳步穿越仙宮大門。帝羅多目不斜視,耳不偏聽,穿越重重宮闈。在這裡生出忌妒之心不是好事,軟弱更是不許,無論他有多想跪下來痛飲溝渠裡的仙露,都必須克制冷靜。帝羅多相信自己總有一天也能獲得同等待遇,只要他把阿耆含帶到聖主面前。

      青蟒上的阿耆含突然大口喘氣。
     「天主……」
     「噓、噓。」帝羅多輕聲安撫。「愛卿休慌,萬事有我。」
     「天主……」阿耆含說:「是他,還有衰敗之劍……」
     「我知曉。」
      帝羅多輕輕壓了一下阿耆含的胸口,半死的天眾一時呼吸停頓,又昏了過去。帝羅多用絲巾擦過雙手後,引火焚去穢物,繼續帶著青蟒向前。他的目標就在前方,在仙宮的王蓮池中。

      王蓮池上漂浮著一葉小舟,乳白色的小舟上就是沉睡的聖主。不知已經幾百年沒人看過他的真面目,縱使離開仙宮,小舟上的聖主也絕不輕易將真面目示人。他在睡夢中統治三千大千世界,整個宇宙就是他的一場夢,舟天聖主無上光明潔淨。

      踏進圍繞王蓮池的聖光,感覺就像踏進聖主的懷抱中。小舟旁有金銀雙色的王蓮開放,蘇摩仙露加持王蓮永不凋零,蓮中盛著舟天聖主的神權象徵,多聞天和廣目天的頭顱。兩顆頭顱頭髮胡亂紮成球髻,彼時威震諸天的兩大天王,如今雙眼微閉,下巴鬆脫,永世與蓮香為伴。帝羅多單膝跪在王蓮池之前,不敢直視漂浮池中的神舟。

      舟天聖主無上光明潔淨。
     「帝羅多。」
      聖主的聲音彷彿是從虛空直接震盪帝羅多的耳膜,從他的體內鼓動他的神識。
     「方才自鬼蓬萊分別,汝便迫不及待,踏上三十三天之頂。該說汝思孤心切,或是心中有愧?」
       帝羅多的頭不敢抬起半分,縱使他神通廣大,也不敢直視在聖光中的身影。
     「玄揠之死,汝如何分說?」
     「稟聖主,屬下責無旁貸。」帝羅多顫聲說。他不敢說謊,側臥在神舟上酣睡的聖主無須睜眼也能洞察天地,世上任一處飛花落葉也躲不過他的雙耳。

     「失去羅天部部眾,汝還有多少手下,可讓邪道宰殺?」
     「聖主明察,縱使賠上屬下千百部眾之命,只要能為聖主減輕一絲煩腦,我等亦甘之如飴。」
     「喔?孤倒要一聽,汝如何為孤減輕煩惱?」
     「聖上請容屬下唐突。」帝羅多打了個手勢,要青蟒將阿耆含發臭的軀體送到王蓮池前。 「稟聖主,此乃羅天部力士將首,他——」
     「天衰神老?真是天衰神老?」

      讚嘆聲中,帝羅多彷彿看見光芒中伸出一條手臂,撫過阿耆含的屍身。再眨眼,他確信自己只是一時被波動的水光給弄花了眼睛。王蓮池中飛出一滴仙露,飛入阿耆含口中,帝羅多還來不及感到震怒或是忌妒,阿耆含已經發出慘叫,軀體崩壞消散。
      一陣清風襲來,吹散了灰化的阿耆含。
     「可悲呀!」聖主的聲音有些許玩味。「惡氣侵壞骨脈,精氣神衰敗潰散,果真是天衰神老。」
     「屬下已得情報,邪道盡在掌握之中。」帝羅多立刻說。
     「汝有自信打敗邪道為濟?」
     「屬下必定叫邪道神魂俱滅,不得超生。」
     「既然如此,因何孤聽聞汝麾下香陰,在鬼蓬萊上有樁韻事糾纏不休?」
      帝羅多頓時茫然,什麼韻事?
     「哈,想來汝是毫不知情。治下無方,孤要如何將誅邪重任交付?」
     「聖主指示,帝羅多必令麾下斬斷孽緣,將罪人頭顱送上三十三天!」
     「唉,孤要一顆罪人的頭顱何用?」聖主的聲音透漏著玩味。「不過早早除去禍根,以正視聽也是應該。」
     「帝羅多回返後,即刻勒令麾下斬孽。」帝羅多高聲道:「而只要聖主一聲令下,帝羅多同樣不畏邪道陰狠,願為誅邪獻身,為聖主取回衰敗之劍!」

      沉默籠罩池畔,帝羅多耳邊卻有莫名的笑語盈盈。那細碎的聲音宛若酷刑,折磨他的精神,令人頭昏目眩的聖光、幻聲漸漸削弱他的心智。聖主在考驗他,淬鍊他的耐心。

     「汝有勇氣,孤又何妨助你一陣?」良久後,聖主的聲音再次回盪帝羅多腦海。「鬼蓬萊之上竊竊私語,說的皆是香海之上天眾如何暴虐無道,戕害黎民。汝討伐邪道,並召喚龍鰲隨行,驅使雨工往鬼蓬萊洗滌民心,杜絕妖言惑眾。順利完成,孤可不計前衍,留汝掌理香海之職。」
      喜出望外的帝羅多只差一點就要抬起頭,妄想能看見聖主的容貌。他不懂,是怎樣的運氣能在一次嚴重的失誤之後,聖主還願意垂憐他,給他機會挽回聲望?
 
     「帝羅多吾卿,澇洗蓬萊後,帶回天衰神老。」
     「謝聖主恩典!」帝羅多五體投地,頭磕在王蓮池畔嗑得震天響。
     「鬼蓬萊諸多事端孤已厭倦,速速了結,將佳音回報。孤賜汝護身金印三道,好生利用。」
     「是!」
     「退。」
      他感覺得到無形的咒文鑽入掌心,帝羅多領著青蟒一路低頭退後,直到退出聖光籠罩的範圍,才轉身快步疾行。他一路奔出仙宮,躍下三十三天天頂,擺脫無所不在的月光和盈盈笑語,踏上青蟒脫離稀薄的空氣。

      恐懼是必然的,不過等到他將鬼蓬萊徹底洗淨,聖主會提拔他到三十三天上,屆時恐懼自然煙消雲散。聖潔的雨水會洗去一切罪孽,不管是鬼蓬萊上大逆不道的言論,還是帝羅多的錯誤,在大雨後都能一筆勾銷。
      然後,為什麼不可以?聖主剛才不也如此暗示他嗎?
      
      邪道為濟向來最愛振聾發聵,拯救蒼生那一套。聖主襄助他雨工澇洗鬼蓬萊,想必就是要他藉此佈計對付邪道。帝羅多福至心靈,腦中有了清洗鬼蓬萊的絕佳起點。要逼出自以為是的凡人,攻心向來是最好的解方。

      帝羅多催動咒語召喚龍鰲,一道白光從顛倒山深處飛出,在天上盤旋吼叫,海浪般的烏雲開始聚集。帝羅多施咒打開天門,帶著這批生力軍瞬間越過千里之遙,直奔香海上的鬼蓬萊。大雨會帶來新生,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帝羅多縱聲大笑,轟隆雷霆隨行。
 
 
     「打雷了。」
      銀枝抱頭尖叫,無能為力的柳條只能蹲在一旁忍耐,等著電光和哀號過去。她沒辦法接近銀枝,也沒辦法遏止天上的閃電。今天太陽沒有露臉,厚重的雲朵從早上開始就掩蓋整個天空。被丟下黃泥坑兩天一夜以來,除了土松一行人來偷看過他們一次之外,其他的村民通通沒消沒息,好像所有人都忘了柳條和銀枝一樣。

      有時間沉思之後,柳條慢慢了解,原來自己什麼都辦不到。龍王和金翼決戰時她幫不上忙,為濟遭天眾圍攻時她只能站在旁邊看,就算知道五濁惡勢的真相,除了出一張嘴巴之外她同樣什麼也辦不到。

     「阿嬤都說媽媽沒說到的話,全給我這個女兒講完了。」柳條對銀枝說:「這樣說起來我好像很厲害。」

      銀枝沒有回應,不再像往常一樣微笑皺眉,或試圖說些好聽話幫腔。銀枝就只是發呆,看著石壁不肯和柳條有任何眼神接觸。柳條放在她手邊的果子連動也沒動,蒼蠅蚊子圍著她飛也毫無知覺。唯一僅存的是驚嚇,突如其來的聲響或是柳條不知好歹的碰觸,嚇得她尖聲慘叫,發了狂一樣想往岩縫裡鑽。
      為了她好,柳條只能盡量和她保持距離。在狹小的岩坑裡,這麼做極其困難。

     「我猜我們都希望事情能夠不一樣。如果我能像為濟一樣厲害,或是像金翼懂那麼多事情,說不定今天就不會是這個樣子了。」柳條對著掌心裡的琉璃心說:「可是好奇怪,我以為我最想要的東西只是晚餐不要吃扎餅而已。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我想要的東西變得好多又好奇怪,而且和吃的一點關係都沒有。說不定腦子壞掉的其實是我,我不小心喝到金翼的血所以生病了。」
       為濟說過巨鵬的血有毒,也許這就是原因。那種毒會令人視聽模糊,思想混亂。
     「看看玄揠龍王,牠只不過咬了金翼一口,就變成了什麼樣子。」
      琉璃心不像它原來的主人一樣聒噪,待在柳條的掌心中靜靜地聽她訴苦。
     「你有答案可以給我嗎?我問的問題會有解答嗎?」

      一條繩子從天而降,沒料到這一下的柳條往上抬頭,紅荊石頭般的臉探出坑頂。柳條趕緊把琉璃心收回胸兜,跳上去抓住繩子一溜煙爬上坑頂。

     「你來放我回家嗎?」開心的柳條腳步都還沒站穩就急急問道,紅荊把布包塞給她時差點又把人給推下坑。好在她大腳丫及時抓住坑頂的岩塊,才沒翻回坑底。紅荊左手立刻抓緊布包,右手扯緊柳條的手臂把她給拖到安全的地方。

     「唉唷、唉唷。」雖然兩天一夜來被太陽曬得頭昏眼花,又累又渴,手臂被拉得好像快斷了,依然難掩柳條的好心情。「村長叫你來接我回去嗎?銀枝也可以回家了嗎?」
     「你快走。」紅荊第二次把布包拋給女兒。
      柳條接下布包,裏頭的東西頗有份量,差點又失手把東西弄掉。「走?」
     「沒錯,快走。」
     「我要走去哪裡?」
     「去哪裡都好。看你是要離開鬼蓬萊,還是跟著路上遇到的行商去流浪都好。反正不管怎樣,你都不准回小福村。」
     「什麼?」
     「你聽不懂嗎?你做錯事了,現在整個三十三天都要來對付你了!」紅荊吼道:「你快點走,走得愈遠愈好。只要你走,天眾就不會對付村子裡的其他人。」
     「我、我不懂。我、我……」
     「你要快點走知道嗎?你看看天上的雲,在打雷閃電了你沒看到嗎?快要下雨了,你再不走就會像愛好村那次一樣,你想要我們所有人都去死嗎?」
     「什麼愛好村,我怎麼從來都沒聽說過?」柳條把布包丟掉。「我不要走,我甚麼都沒有錯。媽媽不要趕我走,我不要去流浪,我也不要離開鬼……」
     
      鬼蓬萊。
     「你這個討債鬼聽不懂人話嗎?」
     「我以為只有我知道鬼蓬萊。」柳條說:「我不知道你也知道鬼蓬萊的事。」
     「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要趕快走,你再不走所有人都要遭殃,到時候什麼都來不及了!」
     「所以你知道。」紅荊不知道柳條這段日子都和誰相處,聽到多少欲蓋彌彰的故事。「所以你們都知道對不對?」
     「我什麼都不知道!」
     「你們一定知道,不然你不會急著趕我走。」柳條抓住媽媽的手。「媽媽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不要這樣偷跑,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把那些男孩子送去香海的人不是我,我不要逃跑。」
     「你以為我喜歡嗎?」聲音沙啞的紅荊想要向後退,可是手臂卻掙脫不了柳條的掌握。「男孩子沒了,可是我們還有女兒和媽媽要養。你以為我喜歡嗎?我只是一個薜荔多,我能拿劍和他們打嗎?你比較聰明、比較會說話,那你來告訴我,我到底該怎麼辦?除了把你們送走之外我還能怎麼辦?」

      柳條也不知道,這也是為什麼她站在黃泥坑的邊緣淚流滿面,進退維谷的原因。她沒有方向,向來仰賴的媽媽像個孩子嚎啕大哭,突然間整個世界變得好空曠,無邊無際的烏雲壓得她喘不過氣。孤獨將她掏空,無力幼小的柳條跪坐在地上,身旁是媽媽為她準備好的行李。

     「你再不走就來不及了。」紅荊彎腰握住柳條的手。「不要讓我們村子像愛好村一樣被沉到水底,你還有機會逃命。你快點走,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認識了什麼人,反正你跟著他們走,走得遠遠的不要再回來了。監齋和針口都不見了,現在走是最好的時機。」
      監齋和針口都不見了?這代表什麼意思?
     「路上聽到有人跟你說什麼大漩渦的事都不要聽,有人問就說你什麼都不知道。我知道土松他們說的鬼話跟你沒關係,你什麼都沒聽說過知道嗎?」

      隆隆雷聲在雲端騷動,雨前令人窒息的悶熱掐著脖子。昏暗的天地間勁風吹拂,不時有枯枝落葉翻滾摧折,嬌弱的花朵被打落四散。在那瞬間柳條直覺竟然是想到已經秋天了,天氣不應該這麼熱才對。今年有好多事不合常理,自從金翼摔到薔山上之後,什麼大小事都不對勁。她居然和媽媽在說話耶,平時只會罵人的媽媽居然出乎意料的多話,能講出長篇大論要女兒快點滾出從小長大的村莊。
      灼熱的雨滴落在柳條臉上,她已經下定決心了。

     「我哪裡都不會去。就算會死在這裡,我也要繼續待下去。」
      在滿天嘩啦啦的雨點落下時,曠野中還有紅荊心碎的怒號和銀枝的呼救聲。
     「柳條……」
     「銀枝?」柳條趕緊趴到坑頂。「銀枝?是你嗎?」
       坑底的銀枝抬起頭,伸出虛弱的手臂。「我的肚子好痛……柳條,我的肚子好痛……」
     「你的肚子好痛?」

      大雨打濕了銀枝身上的衣服,濕透的胸兜和腰兜失去了遮蔽的功用,讓她變形的身體更加突兀。異臭從坑底往上飄,濃黑的血浸透銀枝的下半身,有件不得了的大事發生了。

      「你等我!」
       柳條二話不說,順著紅荊綁的繩子溜下黃泥坑趕到銀枝身邊。才不過片刻光景,黃泥坑底已經積了半個腳掌高的雨水,而且還不斷往上升高。柳條顧不得銀枝尖聲抗議,硬是把人給扛在背上。

     「我們要離開這裡才行。」她吼道:「你不能死在這裡,我要把你揹上去,你一定、一定要抓好。」

       銀枝的重量壓得她呼吸困難,纏在脖子上的手臂像絞索一樣。柳條抓住濕淋淋的繩子,努力回想她是怎麼爬上巨鵬滑不溜丟的翅膀。她得用上每一分毅力和機智,要是失敗,她所有的朋友都要陷入絕望。
      生之息,不管那是什麼,柳條只要記得那是為濟努力搜索三千大千世界,為了拯救他們那些無能為力的薜荔多追尋的目標。

      「你不會死在這裡!」第三次從繩子上滑下來的柳條大聲喊道,這時候積水已經蓋過她的腳掌。「為濟說他會把五濁惡勢給處理掉,不會有人再被送到大漩渦,你的孩子一定可以平安長大!」

      柳條將繩索纏在手上,每往上一步就多纏一個圈,冒著手腳變形碎裂的危險往上爬。被雨水浸濕的繩子似乎變得更加堅韌,也更加鋒利,粗糙的邊緣割進柳條的掌心。她咬牙往上,手腳並用攀上坑頂。
      筋疲力竭的柳條把銀枝先放下,接著才把纏在手上的繩子一圈圈解開。她的掌心都是血,攤在天空下沒多久就被雨水洗掉了,綻開的皮肉發白浮腫。紅荊還蹲在原來的地方,女兒違抗命令的打擊似乎過大,讓她失去了反應能力。
      柳條得先擔心銀枝。

     「你還好嗎?」
     「我肚子好痛……」氣若游絲的銀枝張著嘴巴,全身不住抽搐。「好痛、柳條、好痛……」
     「不會有事的。」柳條硬擠出一個笑給她,然後趕緊躲開銀枝的視線,雙手向下解開她的腰兜。有了上次的經驗,柳條已經知道該從哪裡下手,沒了遮蓋的布,濕滑的血水混著雨水染黑了四周的草皮。柳條先是聞到一股屎尿般的惡臭,然後一股淡淡的清香在雨中瀰漫。

     「你聞,好香的味道。」柳條逼自己說些能幫銀枝打氣的話。「這是好兆頭對不對?這個孩子會和、和——反正會和他一樣香。」
      他是誰,他是什麼,似乎不是最重要的問題,重要的是銀枝露出笑容。
     「你說得對,會和他一樣。」銀枝用氣音說:「你看了嗎?會和你一樣?」
     「啊——」
      那是媽媽的聲音。
      柳條聞到淡淡的香味轉濃,濃到像一片針對他們而來的烏雲。她慢慢轉頭,雙腳踏在泥土地上,被雨水打得頭髮衣服散亂的香陰居高臨下看著她。

      「把她交給我。」手持匕首的飛情說。







<待續>

歡迎澆水交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80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言雨|盆栽人|奇幻|鬼道品|仙俠|玄幻|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wu05k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鬼道品:十... 後一篇:[達人專欄] 鬼道品: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hnson7543
牧之原翔子 「牧之原休息站的『牧之原』」「朝翔天空之子的『翔子』」是我的老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