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ROCKMANX同人文-【Special Friend】-16

作者:兔子貓│2019-09-23 09:18:24│贊助:4│人氣:25
開場白:「要是我打倒了你,天曉得那些人會露出什麼表情,我很期待呢。」
    「呦,今天也有好好呼吸嗎?」
    「為了吾主的理想,由在下親手將你排除。」
    「一次也好,忤逆我的命令,遵從自己的意志。」
 
 
 
#暢遊在蒼海的女神
 
即將快要迎接暑假的七月上旬某日中,二年A班的學生們在第四堂課上游泳課,在羅克曼學園裡地下三樓的室內游泳池中暢游。

雖說是在泳池暢游,倒不如是在海水中。在海底下打造室內泳游池的空間,在中間的場地打造出名為泳池的容器,再用有加篩網防止魚類游進的管線從海底引入海水。

等到學生使用完泳池就會自動排水,泳池牆面自行打開隱藏式開口,從開口處伸出有著清潔工具的機械手臂自行清掃,完全不需要學生打掃泳池。

然而在二年A班的學生們中,唯獨沒看見阿爾伯特.W.傑洛的身影。而他的蹤影,處在一年C班教室的艾克斯從窗外看到他在操場上,看他在盛夏裡穿著冬季運動服,面對著藍芽音箱進行廣播體操。

看到傑洛進行廣播體操的艾克斯,暗想對方穿那樣,會不會容易中暑,心中有些擔心。

直到鐘聲響起,艾克斯開始收拾時,看到傑洛自動自發地拿著藍芽音箱離開操場。

之後大黃蜂走過來找艾克斯搭話,也注意到傑洛的身影。

「嗨,艾克斯。嗯?幹嘛一直盯著鬼若子看呢。」

「學長他那樣穿長袖,不會容易中暑嗎?」艾克斯對傑洛的身體狀況感到擔憂。

「既然他能一下子從姬若子變化成鬼若子,應該不用過度擔心,何況你要是在他面前表現出擔心他的行徑的話,他絕對會化身為鬼若子給你難看。」大黃蜂慵懶的回應道。

「這麼聽來,傑洛學長真的很愛逞強。」

「倒不如說他是不想將軟弱的一面給人看到吧。」

「也是呢。對了,傑洛學長剛才一個人上體育課,是為什麼?」艾克斯這時對傑洛的行動感到好奇。

「你看到他一個人做著廣播體操了吧,就代表他那班剛才在上游泳課。」

「游泳課跟廣播體操有關聯嗎?」

「有些人不敢下水或不會游泳,學校老師們認為他們仍要上體育課活動身體,就訂下凡是有特殊狀況的人無法參與游泳課時,就得去做廣播體操的校規。」

「原來是這樣。」

聽到大黃蜂那樣說明,艾克斯開始對傑洛一個人做廣播體操的行動有所疑問。

傑洛學長是不敢下水還是不會游泳?

剛浮現的疑問,爾後艾克斯用搖頭的方式否定疑問。

應該不是,何況是那個文武雙全,悟性被爺爺誇讚極強,能讓爺爺畏懼他會學走我家秘傳武術的傑洛學長,怎麼可能不會游泳?!

那麼傑洛學長沒跟著班上的同學一起去上游泳課,是因為什麼?
 
=============================================================
 
同一時間,正在監看傑洛的一舉一動,黑色機器人的模樣又圍著紅色圍巾的人物-幻影位在傑洛不遠處的暗處。

他看到傑洛離開操場,接著稍然無息地移動步伐走遠,在任何人不會注意到的情況下,啟動機器人身上的隱形機能,像是融入風景之中逐漸消失蹤影。

為了得知更多傑洛的情報,幻影走進校園裡,趁其他老師也要走進教職員室馬上跟在後頭。幻影稍然無息地來到教職員室後,他往某位老師靠近,伸手觸碰眼前的老師的眼鏡鏡架,藉由物理性觸碰啟動身上的機能-電子資訊共享機能,在自己的視野裡出現和老師同樣的景象。

接著幻影開始在對方毫無察覺的情況下查找傑洛的學生資訊,一找到後馬上將資訊下載到自己體內的電子資訊儲存區。當資訊一下載完,幻影趕緊抓準別的老師離開的時機迅速跟在後頭,並迅速離開校園。

走之前,幻影為了傳達訊息,在自己的視野裡浮現通訊視窗,以腦部意念進行輸入資訊。

「已取得阿爾伯特.W.傑洛的情報,正要趕回Area X。」

輸入完資訊後將訊息傳出去。這時幻影正要離開校園時,身旁湊巧經過傑洛本人。

經過的瞬間,幻影用嚴謹的目光稍微打量他,再稍然無息地離開校園。

一離開校園,幻影飛快的前往廢墟,使用埋藏至此的圓盤狀機械,開啟動源並啟動傳送機制讓自己傳送到他要回去的場所-Area X,懸浮感從腳下竄上。

經過一段時間後,感受到已脫離懸浮感的幻影走下圓盤狀機械,走出設置著傳送裝置的房間再前往王座,和地位尊貴的人會面,無視周遭有位藍髮少女杵立在旁。

「是幻影啊,既然你來了,想必有帶來一些情報吧。」察覺到幻影現身的複製艾克斯,睜開雙眼用冷淡的目光俯瞰著幻影。

「是的。在下從他就學的學校取得他的資訊,也打聽到他的情報。」

「那麼說來聽聽。」

「今日他與同班同學上體育課,但是他不和班上的同學一同上游泳課,則是在操場獨自一人進行廣播體操。不與同學一同上游泳課的原因,在下推測他不會游泳。」

「也就是說,那將是擊倒他的機會是嗎。」

這時聽到有機會能打倒傑洛,還聽到傑洛的弱點和水有關,在旁聽著的蕾薇亞丹走向前,向複製艾克斯和幻影綻出自信滿滿的微笑。

「既然他有那樣的弱點,那麼就由我出面對付他吧。有我蕾薇亞丹出馬,傑洛那種的男人必定會被我打倒。」

「那好吧,妳去會一會傑洛。」複製艾克斯立刻允許蕾薇亞丹出擊。

「遵命。」蕾薇亞丹綻著冷艷的微笑應聲一句,之後她的腳下忽然出現水渦,形成水龍捲覆蓋蕾薇亞丹全身,接著瞬間凍結成冰,最後身上的冰即速崩裂,現出化身成藍色機器人模樣的蕾薇亞丹。

緊接著蕾薇亞丹化作光束離開複製艾克斯的面前。

蕾薇亞丹一離開,複製艾克斯目光嚴肅的看向幻影,向他提出質疑。

「幻影,傑洛的情報,你就只找到這些嗎?」

「是的。」

「那麼我對你的情報搜索能力感到非常失望,幻影。」

「實在是非常抱歉,艾克斯大人。」聽到主子對他感到失望,幻影急忙單膝跪下,趕緊道歉。

「從上次和他見面,展現出能夠逃離我跟四天王的面前的能力,我以為你會注意起他的能力而著手調查。」

「未能追朔他的能力,是在下的過失,希望艾克斯大人原諒,請艾克斯大人再給在下一次機會,在下必定達成您的要求。」

「那好吧,這一次就放過你。」接著複製艾克斯朝幻影做出揮手的動作,下一刻讓幻影的眼前出現訊息視窗,上面顯示著兩個場所的地址。

「這兩個地方……在下記得是研究機構和實驗室。請問艾克斯大人是要在下去這裡嗎?」幻影對眼前的場所有所印象。

「對,傑洛的能力情報應該還藏在研究機構,順便調查實驗室那裡,雖然那裡被人炸毀,一點資料都沒留下,但是我認為那裡還藏著一些事,我要你去調查看看。」

「遵命,在下這就去進行搜索。」

幻影化作光束離開複製艾克斯的眼前。當幻影離開後,複製艾克斯隨後闔上雙眼,進入沉思中。
 
=============================================================
 
午休時間,傑洛邊吃著三明治邊使用眼鏡閱覽虛擬介面,左手手指速度飛快的在空中進行打字,閱覽著訊息視窗的雙眼不停地游移。

坐在傑洛前方位置的伊高特享用完自己的便當,收拾好便當盒,接著轉過身面向傑洛。

伊高特對傑洛感到好奇,想探究對方居然很稀奇的一個人吃著午餐,平常的話他會主動過來搭話,這時候居然不找他搭話。然而轉過來一看,卻看到對方異常忙碌的樣子令伊高特感到怪異,忍不住向他發問。

「傑洛你……正在忙學生會的事嗎?」

「為什麼你會認為我在忙學生會的事?」傑洛反問道,不看伊高特任何一眼,繼續忙自己的事。

「不是嗎?那就抱歉了,是我自以為你在忙學生會的事,何況你從來沒盡全力處理學生會的事務,不管我催促你請求你,你總是拒絕,唯獨請你喝咖啡才肯做事。」伊高特露出無奈的表情,對傑洛有所怨懟,腦中浮現出催促傑洛做事時,傑洛總是突然睡起午覺或無視請求,就算請求了,他老是找藉口拒絕。

「請我喝咖啡就能做事對你而言再簡單不過了,蠢二代。」

「我不是蠢二代,你也差不多改變你稱呼我的方式了吧。」

「那麼叫臭二代。」

「我叫做羽二生 小鷹。」

「喂,臭二代,站起來跳一跳,說不定會掉零錢,記得撿起來給我。」傑洛語氣毫無抑揚頓挫的要求道,目光依舊只專注自己眼前的訊息視窗。

「那邊的不良少年,我叫做羽二生 小鷹,還有現在有所謂的電子錢包,根本不需要帶零錢,而且我沒有隨身帶零錢的概念。」伊高特表情冷靜的回嘴。

「呿,想不到現在的富二代知道要變聰明了。」

「嘲諷我應該夠了吧。傑洛,請告訴我你正在做什麼。」

「我有什麼理由回答你我在做什麼,蠢二代。」

「告訴朋友做些什麼事不就是理由之一嗎,順便來閒話家常。」

「咦?我們是朋友嗎?」傑洛忽然有所疑問,用疑惑的目光望向伊高特,打字的手依舊不停止。

「難道不是嗎?」伊高特反而覺得他的問題很奇怪,心裡頓時感到些許落寞。

「我以為我跟你是朋友以下、情人以上的關係。」

「那是什麼亂七八糟的關係?而且一般都叫朋友以上、情人以下的關係吧。」

「就是感情互相玩弄的關係。」

「請不要玩弄感情。」

「過去你要我成為你的女朋友,不就是要玩弄我的感情嗎。雖然我從來沒放感情過,但是有打算玩弄你的感情。」

「我從來沒打算玩弄你的感情,也不要玩弄我的感情,這種亂七八糟的關係請到此為止。」

「哼,明明做過這些事跟那些事,事到如今才想放棄。」

「拜託,我跟你什麼事情都沒做過。」

「雖是這麼說,其實是想預定發生這些事跟那些事。」傑洛忽然綻起不懷好意的微笑。

「才不會預定發生,你說的一切都不會發生。」伊高特開始感到不耐煩。「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說你正在做什麼,不要的話,我跟你的閒話家常就到此為止。」

「既然你這麼想要我回答你,那麼你的生命就到今天為止了。」

「這樣啊,那麼我還想活下去,你繼續忙吧。」

「哼,居然這麼快放棄,伊高特蠢二代果然是個只會用嘴巴說說的輕浮男人。」

「……隨便你怎麼說吧。」忍耐啊,羽二生 小鷹,他只是想捉弄我羞辱我,刻意讓我的情緒變得暴躁,好讓他抓到機會嘲笑我罷了。伊高特咬牙切齒的回應道,壓抑心中想對傑洛發脾氣的情緒。

這時傑洛一口氣吃完三明治,收起眼鏡再離開座位,走向教室門口。

「等等,你要去哪裡?下一堂課就快來了。」伊高特對傑洛質問道。

「身體又不適了,想去保健室睡一下。怎麼?你想跟我來嗎?把這些事跟那些事繼續進行下去。」傑洛轉頭對伊高特邪笑。

聽到傑洛那些話,伊高特的表情瞬間變得難看。之後他再次咬牙切齒的回嘴一句,像是在壓抑心中的不耐煩,語氣變得低沉,連旁人聽了都感覺得到他的心情變差。

「……既然身體不適,那就好好休養吧。」

「哼,明明就想跟來,裝什麼矜持。」

我哪有裝矜持。伊高特在心中暗罵,將目光飄向窗外。這時他的心思飄向過去,回想傑洛轉學不久後那時,傑洛曾說了一句話,令伊高特相當在意。

「朋友?我不需要……不……倒不如說我不能夠擁有。」

那句話不只讓伊高特很在意,心裡還有股令人鬱悶的沉重感。
 
=============================================================
 
接收到出擊指令的蕾薇亞丹,出擊之前她走向離王座有段距離的維修室,向正在進行機器人裝備維修的兩位少年說句諷刺話。

「臭小鬼,戰鬥狂,還真想不到你們會打輸呢,和你們同為是四天王的我都替你們感到丟臉。」

「只是來數落人的話就給我離開。」被人叫作臭小鬼的赫爾琵亞別過頭,不想理會蕾薇亞丹。

「本大爺我還沒輸咧,我下次還要去找他對戰。」被人叫作戰鬥狂的法布尼爾表示不服輸。

「還是算了吧,戰鬥狂,這回由我來上場了。」蕾薇亞丹綻著冷艷的微笑,向赫爾琵亞和法布尼爾表態自己的自信。「只要有我出場,叫作傑洛的男人一下子就會被我打敗,陷入萬劫不復的沉睡中呢。」

「我勸妳不要大意。」赫爾琵亞語氣平淡的說。

「喂喂,妳要是打倒他了,要我怎麼找他對戰啊?」法布尼爾抱怨道。

「傑洛那傢伙比妳想像中還要得難纏,一時的輕忽會是永久的失敗。」赫爾琵亞再說一句勸言。

「我才不管妳會不會打贏他,我只在乎自己要預定下一次要找他對戰!」完全不管蕾薇亞丹的法布尼爾擅自預定了下一次的出擊。

他們兩人的話讓蕾薇亞丹越聽越火大,氣得拿出長槍水平揮舞,對著他們兩人噴水並且冰凍住。

「你們這些沒人性的傢伙,被人打倒的人還敢唱衰別人,給我用冰好好冷靜自己的大腦。等著看吧,我絕對會把他打倒!」

蕾薇亞丹說完話後氣憤地走出維修室,只留下被人冰凍住的赫爾琵亞和法布尼爾一臉疑惑地看著蕾薇亞丹離開。
 
=============================================================
 
一個人待在傑洛家裡的零,為了應對夏天的炎熱,換穿上無袖的紅色貓耳連帽衣,以體育坐姿蹲坐在窗邊,面無表情的仰望著窗外風景。

直到眼前視野出現令他陌生的場景,那裡有著身高計和體重計,不遠處還有布簾和床鋪,牆上貼著零看不懂、看起來像有一堆符號的視力檢查表。那樣的場景,讓零感到相當疑惑,將頭側向一邊。

之後零的耳邊聽見傑洛的聲音。

「是我,你聽得到我說話嗎?」

「哥哥?」零提出疑問。「為什麼,我眼前,出現陌生的,場所?」

「既然你能看見,就代表視覺共享機能的連線成功了。」傑洛語氣平淡的回應道。

「連線?」

「現在你眼前看的是我看到的景象,目前我和你連線,建立起視野共享,同時使用了通訊功能。有了這個視野共享的機能,無論你在哪裡,只要我的視野換成你的視野,我都能讓自己傳送到你身邊,避免再去跟人借Trans Server。」

「無論我突然,跑去沙漠,都能傳送?」

「對,因為我的能力金星(Helel)的傳送機制非得是我親眼看見的場所,且必須是有印象的場所才能夠傳送。順帶一提,我會順便監視你的行動,你可別做出奇怪的舉動。」

「那麼哥哥,現在,在哪裡?」

「學校裡的保健室。」

「學校?那裡,是什麼,地方?」

「提供人們學習知識並且與人進行交流的場所。」

這時零沉默不語,若有所思的定睛望著傑洛看見的場景。

直到零的耳邊傳來效果音,這才停止凝視。接著眼前的場景消失,換回原本自己看的窗外景象。

「等我一下,有人傳給我訊息。」傑洛向他告知一聲,開始察看訊息。「是謝魯佛,他說你的武器已經做好了,我現在就傳送給你。」

傑洛話一完,零的眼前出現另一個訊息視窗,上頭寫著武器Triple Rod上載中,還附上小圖示,圖裡顯示著一把長槍。一上載完,零看到新訊息,寫著可傳送新武器Triple Rod。

「你應該知道怎麼傳送到你手中吧?只要在腦中想著要傳送新武器的名字或模樣,就能傳送到手中。」傑洛提醒道。

零馬上試著將Triple Rod傳送到自己的手中,想著Triple Rod的名詞,看手腕處出現螢綠光環並釋出光粒子,在手中構築成一把長槍。

「這就是,新武器?」零試著把玩一番,當舞棒一樣揮舞。

「對了,這把武器謝魯佛有附上說明,這把Triple Rod能伸長三節,轉動揮舞的話能讓後端出現光刃增添攻擊力。」傑洛察看起說明,並說給零聽。

零聽到說明後馬上試著揮舞看看,果真如傑洛所說的一樣,後端會出現另一個光刃。

揮舞完後,零將手中的Triple Rod收起,接著用堅毅的語氣向傑洛請求。

「哥哥,我有個,請求。」

「什麼請求?」

「我,想要上學。」

「上學?為什麼?」第一次聽到自己的複製人(Copy)會提出請求,而請求是想上學,令傑洛感到訝異又疑惑。

「我想跟,哥哥一樣,學習。」

「你覺得向我學習還不夠嗎。不過你聽著,你的身份不能讓一般人知情,更不可能和一般人交流。」

「就因為,我是,哥哥的,複製人(Copy)?」

「沒錯。何況要是有一般人細問你的情資,我無法保證你能對自己的身份保密,也無法保障一般人會對你產生畏懼心,進而造成恐慌,到時候我得花時間消除記憶,那樣很麻煩。」

零聽了鼓起臉頰,對傑洛說了氣憤的話。

「……那我,自己去。」

「嗄?!」傑洛感到相當困惑。

接著零站起身,向前方伸出右手,掌心飄出光粒子,在眼前構築成光圈。零的光粒子不像傑洛的施展情況完整,反而顯得雜亂,像盤散沙一樣不均勻,光粒子的數量也不像傑洛那樣多數,卻仍構築成光圈,中心點成功出現了零去的地方的景象。

最後零跳入光圈中,成功來到他想來的地方,整個人咚的一聲摔落到傑洛身上。接著他不先注意被他摔到貼近地面、被他當墊子坐的傑洛,先好奇心使然的觀察起周遭。

「這裡……就是學校?」

「快從我身上下來,你這混蛋。」

「哥哥,我想要,上學。」零迅速從傑洛身上下來,並再次提出自己的需求。

「我剛才也說過了,你的身份不可能被接受,只要你還有著機密被洩漏的危機和容易引起恐慌的威脅,你沒辦法上學。」傑洛邊起身調整眼鏡邊回應,同時拍落身上的灰塵。

「就因為,我是,哥哥的,複製人(Copy)?」

「同樣的問題你已經問了第二次了。怎麼?你就這麼想來上學?學校有哪一點好了?」

「因為這裡,有哥哥在。」

「你那樣回答,就算不是學校應該也沒關……」傑洛的話突然打斷,像是感覺到異樣,他的臉色突然變得怪異,接著察看起周遭。

「哥哥?」看到傑洛的異樣,零有所疑惑的將頭側向一邊。之後零這才感覺到現場的異樣,都邁入盛夏的日子會有著炎熱感,即使來到室內,也應該有著溫熱,現在卻像是開了極強的冷氣,氣溫一口氣下降許多。

「這感覺……跟上次在公園的情況一樣。」傑洛表情凝重的說。

「怎麼,回事?」

「先別過問,現在先跟著我行動。」
 
=============================================================
 
這時校園裡的學生們忽然感覺到異常。

「嗯?怎麼感覺很冷?」

「是不是把冷氣開強了?」

「雖然很涼,不過也太強了吧。」

場景轉回傑洛和零兩人這裡,傑洛先是連線到校園網絡,利用學校為了觀測溫度變化而製作的溫度計好查出最低溫的場所,查到學校頂樓的低溫低到不尋常便前往學校頂樓。

面對永久性不對外開放的門扉,傑洛粗暴的用力一踹,把門踹開後向零眼神示意,要他一個人過去。

面無表情的零點了頭,一個人走向頂樓,在那裡遇見一位藍色機器人模樣的人物,手持著顏色鮮豔的長槍。

「你就是傑洛吧,我叫作蕾薇亞丹。你的事我從臭小鬼跟戰鬥狂聽說了,還以為會是逞兇鬥狠的傢伙,跟你實際碰面後,感覺大相逕庭呢。」藍色機器人-蕾薇亞丹綻著冷艷的微笑向零打招呼。「要是我打倒了你,天曉得那些人會露出什麼表情,我很期待呢。」

面對對方的打招呼,零沉默不語。接著眼前出現訊息視窗,顯示著對方的個人資訊。

「蕾薇亞丹,擔任艾克斯的護衛一職,四天王之一。戰鬥方式主要是槍術,擁有操控水和結冰的能力。」

「上次有見過我吧,你可別說你沒印象喔。雖然跟你沒說過話,不過你的樣子我可是有好好記著。想不到你這種看起來弱不經風的金髮傢伙,實力聽起來挺不錯嘛。」蕾薇亞丹開始打量零,之後目光中出現疑慮的思緒。

嗯?是我的錯覺嗎?眼前的傑洛,好像跟上次見到的有差異。蕾薇亞丹忽然感到疑惑。

零也注意到她的視線,面無表情的望著。

算了,沒差啦,快點解決完快點回去吧。陸地上老是有那麼多灰塵,真討厭。之後蕾薇亞丹不想多想,揮舞一下長槍後重重的敲擊地面,腳下出現水灘。

「好了,你可別認為我是女生就手下留情,我可不接受無聊的對戰喔。」蕾薇亞丹這時舉起手按頭盔耳邊。「是我,蕾薇亞丹,我要求打開傳送門。」

蕾薇亞丹提出要求後,零的身後出現光圈,他身後的光圈散發而出的光芒,零從眼角餘光察覺到了,注意力放到光圈上,光圈對面出現廣大的雪白陸地。

零正對光圈的出現感到好奇時,蕾薇亞丹在自己的面前揮動起長槍,將槍頭對準零,快速地連續突刺三次,槍頭自行飛出,爾後冒出另外兩個槍頭。

當耳邊傳來奇怪的劃風聲,零這才注意到對方的攻擊,趕緊傳送武器,手持著Triple Rod並且轉動,打退蕾薇亞丹的槍頭。

「哈啊!」這時蕾薇亞丹衝向前,對著零連續突刺,直到推零進到雪白陸地中,接著向上揮舞長槍,將零打飛到水裡。

零一下子落到水中,感覺到冰冷感,同時發覺到自己的呼吸開始變得不順暢,動作因為水的阻力變得不流暢。

接著零到耳邊傳來物體落入水中的聲音,將目光轉移到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到蕾薇亞丹以剛跳入水中的姿態,並流利的揮舞長槍,槍頭朝著零突刺,再度冒出槍頭。

零試著揮舞Triple Rod打掉槍頭,並試著游動朝蕾薇亞丹前進。

「Ice Ring!」這時蕾薇亞丹在自己的面前轉動長槍,同時出現冰之結晶連成圓環。

同一時間零傳送手槍到手中,對著蕾薇亞丹連開好幾槍。

「那種攻擊根本沒用!」蕾薇亞丹冷笑道,接著將冰環從手中脫離,飛向零面前。

面對冰環,零將手槍扔到一邊,水平揮動Triple Rod打銷冰環。則被他扔到一邊的手槍,自行化作光粒子消失。

「Marine Snow。」這時蕾薇亞丹開始迅速游動,並朝零的上方施放出冰之結晶。

零正想試著用手中的Triple Rod打消冰之結晶並游向蕾薇亞丹時,眼前的景象卻開始模糊,喘不過氣的狀況變得更嚴重,身體開始不如他的意思行動,意識漸漸變得薄弱。

無法感受疼痛的零,無法體會瀕臨窒息的痛苦,只能露出疑惑的表情對現況感到困惑,也無法追擊,任由身體在水中浮著。

等到蕾薇亞丹停止游動時,她控制冰之結晶往下降。之後她往零看去,綻出嗜虐的淺笑。

無法動彈的零就這麼接觸到那些冰之結晶。當冰之結晶一觸碰到他馬上爆炸,並在他身上結冰,加上冰之結晶數量眾多,零承受多數的爆炸和凍結的傷害。

爾後零失去意識,在水中動也不動。

「看你無法動彈的樣子,是無法反擊了吧。什麼嘛,打倒戰鬥狂跟臭小鬼的你,然而在水裡就變得軟弱,真令人失望。」蕾薇亞丹沒好氣地抱怨道,游到零面前揮舞長槍,並將槍頭指向零,身上散發出閃耀得刺眼的水藍色光輝。「算了,就這樣直接給你最後一擊吧。Spirit.Of.The.Ocean!」

蕾薇亞丹的長槍的槍頭出現有著紅眼的猛龍模樣,接著衝出槍頭,一身冰的猛龍彷彿有生命似的衝向零面前,張著尖牙大嘴準備咬殺零。

當冰之猛龍正要咬殺零時,突然有一個看起來沉重無比的鎚子落入水中,鎚子恰好擊毀冰之猛龍,讓零脫離將被咬殺的危機。

「怎麼回事?!」蕾薇亞丹看了大吃一驚,趕緊察看周遭。往水面一看,看到有一個人突然跳入水中,想看清楚對方是誰,然而水面的光讓她看不清楚對方的模樣。

同一時間零的周圍出現光圈,背後出現羅克曼學園的保健室場景,緊接著有人將他踢入光圈裡並脫離水中,只留下突然出現的人物留在原地。將零踢進光圈後,光圈自行消散,剩下的光粒子自行緩緩消逝。

接替零的人物抓住鎚子的尾端,並任由鎚子的重量降落到水底。

「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剛才不是無法動彈嗎?!」蕾薇亞丹感到不對勁,眼角餘光看到有個人影在水底,馬上游過去一探究竟。

「妳就是蕾薇亞丹嗎。」水底傳來成熟磁性的說話聲,那聲音讓蕾薇亞丹感到有些熟悉,暗想對方的聲音好像在哪聽過。

「幹嘛啊?之前我不是已經自我介紹過了嗎,難道你耳聾了啊?!」蕾薇亞丹不耐煩的回嘴道,迅速游到對方面前,看著對方-阿爾伯特.W.傑洛的模樣,在那當下蕾薇亞丹並無覺得他和零的樣子有差異。

「說話那麼小聲,怎麼可能聽得到。」這時刻意裝成零去回應的傑洛一副慵懶的說。明明沒張口說話,卻能聽到他的說話聲,而且在水中相當清楚,絲毫沒有阻礙。

「那麼現在……你總該聽得一、清、二、楚了吧?!」蕾薇亞丹氣得提高音量。

「聽到了聽到了,我很~清楚聽到了海怪的聲音了。」傑洛隨興的回應道。

「你現在是在瞧不起我嗎!?」

「我才沒有多餘的力氣去瞧不起別人。」

「哼,反正你現在只有嘴上功夫厲害而已。我可是有聽說了喔,你這個看起來很強的傢伙,實際上不會游泳對吧。呵呵,這件事還是我這輩子以來最好笑的事了。」蕾薇亞丹邊嘲諷邊往後退。

當蕾薇亞丹嘲諷傑洛不會游泳時,傑洛的眼神變得兇狠。接著他游到蕾薇亞丹面前,依泳技來看,他的水性相當好。之後傑洛伸出另一隻手抓住蕾薇亞丹的臉頰,用嚴謹的目光瞪著對方。

「誰跟妳說我不會游泳了?」傑洛問道,同時有殘餘的光粒子在身旁飄散。

「放開我!」想不到會被別人抓住,蕾薇亞丹氣憤的從他手中掙脫。蕾薇亞丹用厭惡的目光瞪向他,一看到有光粒子飄散就感到好奇,蕾薇亞丹提出疑問。「喂,你沒有機器人裝備,為什麼還能在水中說話?」

「因為我用了光聲效應(Photoacoustic effect),至於我是如何運用我不想解釋,就算解釋了妳大概也聽不懂吧。」傑洛邊說明邊在對方面前伸出手,掌心朝上,光粒子從掌心飄出。

「你這是在拐著彎罵我笨嗎?!」

「倒也不是。就以目前的技術來說,光聲效應還不夠在水中實用,不過超能力者本來就是異於常人,用不著在乎其餘的現實面,話說現在不是我們互相說廢話的時候吧。」

「既然都不想廢話,我就再給你致命一擊。」

「正好,我也想一次了結。」

蕾薇亞丹再次讓自己散發出水藍色光輝,並將長槍向前一指。

則傑洛將手中的鎚子-Titan Breaker隨手一扔,自行化作光粒子消失,打算空手應對。

「Spirit.Of.The.Ocean!」蕾薇亞丹再次放出冰之猛龍。

「裂光霸。」傑洛僅靜靜的說出類似招式名的名詞,同時再次伸出手,掌心朝上並飄出光粒子,接著光粒子迅速往上飄。

當蕾薇亞丹的冰之猛龍要前去攻擊傑洛時,蕾薇亞丹對游刃有餘的傑洛感到詭異,也對他施放的光粒子感到好奇,往水面察看剛才的光粒子時,雖然眼前景象因為水面模糊,還是能看出那些光粒子正在產生變化。

接著那些光粒子變幻成光束,開始鋪天蓋地的降下,落到蕾薇亞丹的上空,令蕾薇亞丹看得瞪大雙眼。

「什麼!?」面對從上方的猛攻,蕾薇亞丹反射性的舉起長槍保護自己,然而強大的攻擊瞬間打消冰之猛龍,長槍瞬間斷成兩截,自行化作光粒子消失,緊接著蕾薇亞丹正面接下猛攻,卻無法完全抵擋。「呀啊啊啊啊啊!!!」

直到傑洛的攻勢停止了,蕾薇亞丹全身都有著損傷,頭盔破損到現出蕾薇亞丹的劉海,水的流動不時撥弄她的劉海,而劉海下的額頭不經意的閃出蔚藍色光芒。

那道光芒,令傑洛很在意,定睛注意著她的額頭。

蕾薇亞丹按著腰際,憤恨地瞪向傑洛。接著看到傑洛游向她面前,蕾薇亞丹一臉不甘心的閉上雙眼,無法反擊的她,想乾脆的迎面接受攻擊。

然而傑洛只是要撥開她的劉海,看清楚她的額頭,那裡正鑲著倒三角形的蔚藍色寶石。

「這是?」

「別亂碰我!」蕾薇亞丹憤恨地往後退,遠離傑洛。「怎麼?你不給我致命一擊嗎?!」

「我對妳的死沒興趣,現在我比較在意妳額頭上的寶石。妳那是怎麼回事?」

「我才不會告訴你我的私事。你現在是在對我手下留情嗎?你未免也太瞧不起我了吧?!」

「不說嗎,那算了。反正有些人總會有一些不可告人的事,妳跟我都是。」傑洛邊說邊悄悄的從掌心施放出光粒子,跑到腳下環繞成光圈,出現另一個地方的景象,打算離開現場。

「你想逃嗎?!」

「除非妳還有力量對付我,我是不介意再跟妳對決。」

「站住!」蕾薇亞丹急忙游向前,然而一游動瞬間感受到劇烈疼痛,痛得停下游動,只能憤恨地瞪著傑洛往下游,穿越光圈自行離開水中。

蕾薇亞丹死瞪著傑洛剛離開的地方,咬牙切齒的留下誓言。

「等著吧,總有一天我一定要將你打到落花流水!」

接著蕾薇亞丹讓自己化作光束迅速離開水中。
 
=============================================================
 
從冰冷的水中回到羅克曼學園的保健室後,過了一段時間,零的意識回到現實,睜開雙眼就看到傑洛和不認識的男人正俯視著他。

「那個,女生呢?」為了得知昏迷之前的事,零向傑洛問道。

「由我一擊打發後我就回來了,我猜她會自己回去。」傑洛語氣平淡的回答。

「那麼我……失敗了嗎?」這時零的語氣變得低落,似乎感到沮喪。

「算是。不過我也有不對,我沒預料到你不會游泳。」

「這不是,哥哥,的錯。」

「不對,我有錯。派你出擊的我,沒去意會到你的運動能力,只會一味的指示你,不過下次我會注意,現在先告訴我你除了游泳,還有什麼不會的運動或不擅長的事?」

傑洛的問題讓零沉默不語,用疑惑的目光看向傑洛,並將頭側向一邊。

「喂喂,傑洛小弟,你這麼問的話,你要他能回答什麼?」這時傑洛身旁的男人反問道。他一頭黑色自然捲髮,臉上配戴著藍色的呼吸器,而呼吸器的中間有著黃色風扇;和傑洛一樣穿著白袍和白襯衫加上黑長褲,整個人的氛圍看起來特異。

「除了游泳,還不會哪些運動不是嗎?」傑洛抱起胸回應道。

「這位零小弟似乎還不懂其他的運動,他能回答出什麼。」

「不擅長應付高溫或在低溫的場合下行動之類的吧。」

「那你覺得他有那方面的知識嗎?不過我這麼問,絕對不是在質疑你的教導,何況我還未了解你對他的教導範圍。」

「既然老喬你沒有了解多少,那就給我閉嘴。」傑洛感到不耐煩的說。

「至少我有提出我的建議,我也提出自己對零小弟的認知,和你同樣都是科學家的我都應該提出自己的專業意見。」黑髮男-老喬語氣平淡的回答。

「那我建議你現在就給我閉嘴。」

零疑惑的看著傑洛跟他不認識的男人之間的對談,也一直對那男人感到疑惑,為了求知伸手抓住傑洛的白袍衣角並且扯動,吸引傑洛的注意力。

「哥哥,那個人,是誰?」

「他啊,他是……」

「我是不死老喬,全名是打不倒的男人喬納森,我是世上萬物的氧氣,他們都要依靠我才能呼吸。」黑髮男老喬聽到有人想認識他,馬上站起身,擺出帥氣站姿,在臉龐擺出橫剪刀手,再伸直右手又比出剪刀手對著零,大聲向零自我介紹。

雖然全名是打不倒的男人喬納森、簡稱不死老喬、暱稱老喬的男人帥氣地自我介紹了,在這之後傑洛卻給他難聽的介紹。

「他是不會判讀現場氣氛的男人不死老喬,擁有天王星(Uranus)的代號和能力。」
  
  
  
  
 
#不死老喬的狂語
 
--打不倒的男人喬納森/不死老喬(Air Man)的場合--
 
我是不死老喬,全名是打不倒的男人喬納森,我是世上萬物的氧氣,他們都要依靠我才能呼吸。

嗯~~這樣說著自我介紹的我好帥,不,應該是超級帥氣,甚至是宇宙無敵霹靂帥氣!

以為這回我是初次登場嗎?那就大錯特錯了。其實我一直都在,在任何的場景中我都在,無論任何人物的身旁或角落,即使看不見,我仍存在著。然而因此被傑洛小弟調侃,叫成「存在感有如空氣的男人」,而且那個稱號是在「不會判讀氣氛的男人」之前出現的。

那麼來說說我的事吧。我是名科學家,物理和化學是我的專業,最喜歡的力學是空氣力學。平時穿著打扮和傑洛小弟很相似,但是我的白袍可有穿好,我可沒有要打造出「瘋狂科學家」的形象。

說到形象,我認為我的形象應該是反骨,我否定別人的決定也否定那項計劃,要我表決,哼,我偏不去作選擇。要我表態意見,我更是偏不去表態。

另外我也是個超能力者,擁有的代號和能力都稱作天王星(Uranus),其能力被人說在所有能力者中最反骨。我的能力在研究機構的人們認為只需傷害人的力量,然而我卻擅自創造恢復的力量,刻意跟他們唱反調就被人稱作反骨,而我樂意接受這個有貶意的稱呼。

總之我以我的能力為榮,每次使用能力都能樂在其中,絕不會羨慕別人的能力有多好。

為了表現自己對天王星(Uranus)的熱愛,我將在此哼唱世上最著名的古典樂,行星組曲之一天王星——魔術使者(夢幻之星)(Uranus - The Magician)……嗯?哼唱完要五分鐘左右,所以太久了不想聽?這還真是的。

順帶一提,我是永遠的二十一歲,打不倒的男人喬納森(21),我和傑洛小弟初次見面的年齡已經二十一歲了,之後也一直是二十一歲,是個既年輕又是成年的年齡。再順便說一聲,那數字跟蘿莉完全無關,也不是為了蘿莉才說自己永遠的二十一歲。

對了對了,我會認識傑洛小弟,就要說到兩年前,在美國新墨西哥州中的郊區裡的某間實驗室裡相遇,我單方面找他攀談,順便與他互相交流遊戲和漫畫。

第一次遇到傑洛小弟時,我當下覺得他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美少年,打從心裡感到不愉快,覺得他不是女孩子真可惜,也覺得他是拉高世上男人顏值的罪魁禍首。

總歸一句,這世上有美少年這個存在真是太可惡了。

他甚至擁有千年難得一見的超高運動能力,連擁有的智慧是萬年難得一見的頂尖。一跟他相比,小時候譽為天才的我簡直是個凡人。

不,不能輸。就算他的智慧高過我又如何?我還是有我最厲害的能力-社會交際,這點我絕對比他強兩倍。

他只說幾句話就能完結,我可是能多說兩倍話,充分表現出自己的專業意識和魅力,然而事後卻被傑洛小弟罵我很多話,還因此有了稱號「喋喋不休的男人」。

但是我不會因為他的責備而退讓,就算精神層面被他傷害到,我仍要和他相處。即使只有單方面的對談,又或著只會被他惡言相向或白眼相對跟無視,我仍要表現出自己的魅力絕不會輸給這個美少年。

好了,我的話說了這麼多,我的魅力有多麼好,想必有傑洛小弟的粉絲想轉到我這裡,能擁有能明白我的魅力的粉絲,我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了!

嗯?沒有?那就吃我一招,被我奪走呼吸吧,老喬氣體,魔術使者的窒息……呵呵,我開玩笑的。

總之我認識傑洛小弟,傑洛小弟至今看過的漫畫都是我推薦的,傑洛小弟至今知道的日本文化和ACG文化都是我教導的,讓傑洛小弟感到羞恥和發脾氣是我的專業能力之一,我就是傑洛小弟的兄長般的存在(雖然沒被他承認)。

我所知道的傑洛小弟,我將說給想知道傑洛小弟的秘辛的人聽,想聽的人可要好好聽清楚。

阿爾伯特.W.傑洛,他是擁有金星(Helel)的代號和能力,記住,是金星(Helel),並非金星(Venus)。嗯?對此沒有任何疑問?真是愚蠢,吃我一招吧。老喬氣體,魔術使者的吐息,限你三分鐘之內去質疑金星(Helel)和金星(Venus)兩者之間的差異,否則將因為我的毒氣而中毒身亡。

有好好質疑了嗎?有的話請跟著我一同質疑,並且探討金星為何分成兩種的問題。啊對了,還得解毒呢。老喬氣體,魔術使者的哈氣……好了,已經解毒完畢。

說真的,既然都依照著太陽系的星體創造能力了,那麼金星為何得分成兩種,甚至讓傑洛擔任起所有超能力者中最特異獨行的人物。當傑洛小弟出現在實驗室時,我一直苦惱著這問題。

直到我注意起傑洛小弟和路西法小……弟?等等……哎呀?他改名成露明尼了?那就改叫作露明尼小弟。

總之我忽然注意到那兩人之間的關係不普通,同時注意到不具名的研究機構的高層人物的想法。對了對了,那間研究機構就真的不具名,既不是Um○rella也不是Sha○aloo,是間無人知曉的機構,也是無法輕易得知的組織,並非不是忘了取名,是為了刻意不讓人得知而不具名。

然而那兩人的關係,我也只做了粗淺的推測。同時我察覺到了傑洛小弟他究竟有多異常,甚至一次擁有兩種能力缺陷,心想傑洛小弟果真是所有超能力者中最特異獨行的。

關於傑洛小弟的人際關係,從他來到實驗室後,他總是一副像是失去全世界最重要的事物的沮喪神情,感覺他的內心被凍結住,人類應該有的感情被他用鎖鍊鎖在石頭上,再無情地丟入深邃的水中。

我是不知道他之前是發生了什麼事,也不去過度揣測他的過往,倒是認為他完全不像同年齡的人們一樣保有純真。

更別說炎龍兒(En  Ryu  Ji)的死讓他心灰意冷,回到他最初來到實驗室的狀態,甚至變得更糟,人類應該擁有的感情又再一次的丟棄,也刻意避免和人們產生感情連繫。

傑洛小弟的能力的秘辛和過往,以及人際關係,是我至今想釐清的問題,也是我不敢輕易接觸的問題,深怕我跟他的感情連繫被迫歸零,我將無法繼續和他相處。

和他一起閒話家常,讓他被我牽著鼻子走,因為我被牽著鼻子走而感到羞恥,被他發脾氣或動粗,已經是我的日常習慣了。

我雖然是打不倒的男人,卻不是能打得開任何人的心扉的男人。

……不說這些哀傷的事了,來說說我的私事好了。

我是不死老喬,全名是打不倒的男人喬納森,我是世上萬物的氧氣,他們都要依靠我才能呼吸。

但其實我有無法自主呼吸的能力缺陷,我臉上的藍色呼吸器是我的主要裝備,同時也是我親手研發製作的,沒有這個裝備我將會無法自主呼吸。另外我的呼吸器還有著空氣清淨功能和真空傳導管,則真空傳導管用來幫助我飲食,其原理是商業機密。

我平時說話會傳出電子音,只要我透過手機進行連線操控,我的聲音可以多元化,甚至還能造出回音功能。

至於為何我的全名是打不倒的男人喬納森,當然是因為任何人打不倒我,連傑洛小弟也是,而這些話只是我的狂語。

也該說說正事了,說說我為何出現在傑洛小弟的學校裡,又有著什麼目的見他。
 
=============================================================
 
七月上旬某日的中午時分,全名是打不倒的男人喬納森、簡稱不死老喬、暱稱老喬的我,帶著平時用來裝高級哈密瓜的桐木盒來到傑洛小弟目前就讀的學校-羅克曼學園。

我手中的桐木盒,裡面正放著我從被燒毀的實驗室的餘燼中取得,並想讓傑洛小弟見識的東西。

我以訪客的身分來到那所學校,打聽傑洛小弟目前的所在,最後來到保健室。一來到門前,未能收到打開眼前門扉的權限的我,為了進入而使出我的能力。

「老喬氣體,魔術使者的嘆息。」我邊說著我的招式名邊讓全身和手中的桐木盒化身為氣體,接著穿越眼前的門扉。

哈哈,化身為氣體的我,任何的門扉都無法阻擋我穿越,只要還有些許縫隙,我都能穿越過去。順帶一提,誰都無法攻擊化身為氣體的我,任何物理性攻擊都將無效化,也因此締造出打不倒的男人的聲譽。

我帶著桐木盒進到保健室後,我看到傑洛小弟正對著他的複製人進行心肺復甦術,雙手交疊放在複製人的胸膛上,另外我還看到他身上飄出熱氣,似乎是將衣服上的水進行蒸發。他一看到我的出現,表情雖然冷淡,不過他用疑惑的目光看著我。

我一看到他,我馬上向他打招呼。對了對了,請記住這段話,這將是我的招牌登場台詞。

「呦,今天也有好好呼吸嗎?」

「是你啊,「不會判讀氣氛的男人」,你來做什麼?。」

被他冷言相向了……不過我的精神層面並沒有因此受到傷害,我的內心比任何人想像中還要強。

「聽你這樣回應,你的精神挺好的,也知道你有好好呼吸。我今天來只是帶個東西給你見識,我帶來的東西,保證能吸引你的目光。」

「那就待會再說吧。在那之前我要先救他,他先前溺水,現在失去意識。」

「嗯?這裡有人沒有好好呼吸呢,讓我給他呼吸吧。」

「不用。」

「雖然我並不排斥你對你自己的複製人進行人工呼吸,也覺得你跟你自己的複製人進行人工呼吸的景象簡直像幅美麗的畫作,不過用我的老喬氣體幫助他,不是更快嗎?」我向他提出我的建議,並在腦中試想那樣的畫面。

……前言撤回,其實我不怎麼想看。如果能讓傑洛小弟中招一次某個吸血鬼的招式-午夜○歡(Midnight ○liss),並讓傑洛小弟性轉成美少女,我會很想看。

順帶一提,我要是被午夜○歡(Midnight ○liss)中招,我希望自己會是位大美女,胸圍要像哈密瓜一樣雄偉,免得被人笑稱是空氣胸脯。

那些事就到此為止。之後傑洛小弟答應我的建議,我開始施展我的能力。

「好吧,我允許你幫忙。」

「那麼開始吧。」

在此見證我的招式吧,老喬氣體,魔術使者的深呼吸,為我施放出氧氣。

之後省略描述我的幫助和傑洛小弟的心肺復甦術的過程,趕緊來看看我手上的桐木盒。

「你收下吧。」我將桐木盒交到他手中。

「你帶了什麼?」坐在床邊的傑洛小弟疑惑的問道,正要直接打開蓋子時,我先出聲阻止他。

「等等,先戴上這個白色手套,打開的時候請小心。對了,還得拉上窗簾,避免被太陽照射到。」我急忙拉上窗簾,防備著裡面的東西。

「你到底想給我什麼鬼東西。」傑洛小弟邊抱怨邊質疑,聽我的話戴上白色手套。

那雙白色手套乍看之下是個專門給鑑識古董或藝術品的手套,其實是我為了那裡面的東西研發的特殊手套,好防備透過物理性接觸引發外在因素。

當傑洛小弟一打開蓋子,聽我的話小心異異地打開,接著掀開銀色布巾,見識裡面的東西。則裡面的東西的真面目是個礦石,一個不普通、極為特殊的橘紅色礦石,而且還會散發出橘紅色的光彩。

站在旁邊觀察的我,緊張的往後退幾步,深怕那個礦石的外在因素影響到我。

「這是……什麼?」傑洛小弟忽然感受到不舒適,呼吸變得急促,他急忙將礦石放到一邊,這時他的臉色悄悄變得蒼白。

「聽了先別急著質疑。那是炎龍兒(En  Ryu  Ji)使用太陽(Sol)的能力,刻意讓自己的心臟變化成礦石。這礦石挾帶著能夠我們這些擁有代號的人喪失能力的效果,同時也有著讓普通人獲得超能力的效果,一被太陽照射到,使超能力者失能的效果的範圍將會增強。」

「你現在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傑洛小弟用既困惑又氣憤的表情看向我,而我也很困擾啊。

「就算我現在很想開玩笑,可惜現在我可沒有那種心情。你好好聽著,傑洛小弟,那真的是炎龍兒(En  Ryu  Ji)使用能力,讓自己的心臟變化成的特殊礦石。」

「你為什麼會知道炎龍兒(En  Ryu  Ji)他使用了能力,並讓自己的心臟變成這樣?」

「因為他曾留下一封信給我,要求我等他死了才能看,甚至還要求我不能把信的內容告訴你。」

「那他有說是為了什麼把自己的心臟搞成這樣?」

「他說是要反抗Paradise Lost計劃,並讓你變回普通人而這麼做。不過他失誤了,他沒想到你那因為Paradise Lost計劃改造的身體將受到他的心臟的影響,會變回過去擁有罕見疾病的身體,將不再像現在一樣活動自如。」

炎龍兒(En  Ryu  Ji)的決心,以及礦石帶來的效果,的確對一些人來說有益處。可惜現實對他無比殘酷,對我跟傑洛小弟來說,根本就碰不得,更別說我為了撿拾它、掌控它、保管它,花費了多少的力氣和多久的時間,又還得花時間應付普通人取得超能力的狀況。

想到那時候,我就很想將當時的苦勞全說給傑洛小弟。

「那麼我擁有他的心臟根本沒有任何益處不是嗎。」傑洛小弟苦惱地說。

「但是他要求我讓你收著。」我堅毅的回答。

「為什麼非得是我?」

「因為炎龍兒(En  Ryu  Ji)希望你會為了他回心轉意,拒絕參與Paradise Lost計劃。」

「胡說,明明生前還拒絕跟我結為朋友,事到如今還要我回心轉意……」

聽到傑洛小弟那樣說,我也不好說些什麼回應他,僅沉默地看著他的眼眶中泛出淚光。

果然對炎龍兒(En  Ryu  Ji)生前說的話很在意啊……

唉……說什麼不奢求成為傑洛小弟的朋友,其實最想跟傑洛小弟成為朋友的人明明就是他。在那場進行表決且得表態自己的想法的決議中,明明他有能力對抗露明尼小弟,卻選擇接受對方的殺害,走向死亡的道路。

我是很想在此說明那個人的決意和想法,不過我現在想先為那塊礦石取名。

「來為礦石取名吧,總不能一直叫它炎龍兒(En  Ryu  Ji)的心臟。我想想……礦石、心臟……炎龍兒(En  Ryu  Ji)……嗯!我想到了,就叫炎龍之心(En Ryu Heart)!」

「隨便你怎麼稱呼。」傑洛小弟隨興的回道,粗魯的關上蓋子,並迅速脫下手套扔到桐木盒上。

「那麼就這麼決定了。這個炎龍之心,你可要好好保管。」

我的鄭重話語被傑洛小弟他用沉默帶過,他一臉苦惱的望向別處。

總之我要傳達的事物已經都辦好了,我也差不多該離開……

「喂,老喬,告訴我。」

「你要我告訴你什麼事?」

「為什麼一定要我對那項計劃回心轉意不可?只要我不介入不就好了嗎?」

「事情恐怕無法如你的意思,傑洛小弟。那項計劃和你……」

接下來我要說的話目前不能讓人聽到,將我跟傑洛小弟之間的話消音,往後再描述。現在只能看著我一臉嚴肅的回應傑洛小弟,則傑洛小弟用像在說「你在開什麼玩笑」的氣憤神情向我辯論,則我冷靜的訴說著我自己對那項計劃和傑洛小弟的猜測。

直到傑洛小弟的複製人,那位少年恢復了意識,為了避免多一個人知道,我跟傑洛小弟的辯論這才結束。

那麼盡情地想像吧,盡情地推測吧,那時我跟傑洛小弟究竟說了些什麼,那項計劃的秘辛又會是什麼樣的真相。
 
 
 
 
 
#隱身在黑暗的忍者
 
時間來到夜晚,零一回到傑洛的家,就一直以體育坐姿蹲在牆角。平常都是面無表情,現在他的神情看起來像是對什麼事情感到不滿。

零會有這樣的神情,從中午時段和蕾薇亞丹展開對決後開始,似乎對自己的失敗感到不滿而獨自縮在牆角沉默著。

坐在餐桌前的傑洛,一邊享用著咖哩飯,一邊凝視著虛擬介面顯示的國外新聞節目,不時注意零的樣子。

直到傑洛享用完咖哩飯,正要收起眼鏡時,突然有訊息傳來。

「在下名為幻影,四天王之一。今夜急速到指定地點相會,出面營救你的女性友人,否則你的女性友人將看不到隔日的黎明……」

以下寫著指定地點的位置,傑洛透過網絡查詢地圖,那裡是間廢棄工廠,離上次遇見魔蛾的地方有些近。

「我的女性友人?話說想逼我出面,居然用挾持的方式。」傑洛沒好氣的抱怨道,之後調出所有四天王的資訊來看,找出幻影的個人資料,一調來看,唯獨幻影的資料相當少。

「幻影,擔任艾克斯的護衛一職,四天王之一。戰鬥方式不明,擁有的能力不明。」

傑洛看了皺緊眉頭,對幻影的資料感到苦惱。接著收起苦惱的神情,面向零,並向他提出指令。

「沒時間憂鬱了,我有事情要你去做。」

零緩緩抬起頭,面無表情的望向傑洛。

傑洛對著零向前揮手,將指定地點的資訊傳到零那裡,零一接收到資訊,他的視野裡浮現訊息視窗。

「有人聲稱挾持我的女性友人,你替我去一趟,順便跟叫作幻影的人見面。」

「只要,見面,就好?」

「如果對方襲擊你,就照著之前我說的指示。」

「……我知道了。」零緩緩站起身,神情冷淡地走到玄關,穿上長靴。

走出傑洛的家後,依舊面無表情的零照著自己眼前的視窗所顯示的地址,前往指定地點。

一來到指定地點,零抬頭觀察現場,那裡是間廢棄工廠,入口處的大門開了小縫,透過小縫看到裡面亮著燈光。

這時零碰觸左手手錶上的晶體,啟動武器傳送程序。當零正想傳送武器到自己的手中時,忽然傳來訊息,零看向訊息,是傑洛傳來的。

「剛才謝魯佛又傳送武器給我了,是個能當回旋標扔擲也能當盾牌使用的武器,現在我把它傳給你。」

看完訊息後零的眼前出現另一個訊息視窗,顯示著武器Shield Boomerang上載中。零將視窗推到一邊不予理會,傳送光束劍到手中,劈開大門走進工廠。

一走進去,零聽到有物體劃破空氣的細微聲音,緊接著看到多數的苦無從他的上方投下,零趕緊往後空翻,著地之後衝向前並跳起來,朝看似無人的上方揮劍過去。

一揮劍過去,感覺到被人抵擋,接著被推開。

一被推開後零馬上空翻著地,同一時間有另一個人也從上方著地。那個人一身機器人的模樣、有著黑色短髮的少年。

他臉上戴著白色面罩,圍著紅色圍巾,渾身散發出嚴謹的氛圍,在他身後的右手正在收刀。

「哼,似乎有些本事,不過可別以為在下會就此收手。」

看到挾持犯現身,零的眼神變得銳利,雙眼緊盯著對方。

之後幻影向零自我介紹,他那沉穩的語氣中挾帶著嚴謹的氛圍。

「在下名為幻影,隸屬於艾克斯大人的四天王之一。你的事情,經過在下的嚴密蒐查,得知你的存在是艾克斯大人的威脅,也得知你是這世上最不應該存在的人。」

面對幻影的話中有敵視的成分,零僅盯著對方看。接著幻影的右手往後伸,一縷灰煙飄到他的右手,模糊的煙中有個巨型十字手裏劍的形體,接著稍聲無息地、緩緩地完全現形。

「為了吾主的理想,由在下親手將你排除。」一說完話,幻影立刻將手中的巨型十字手裏劍-闇十文字扔向零。
 
=============================================================
 
「蕾薇亞丹也失敗了。」

剛搜查完情報的幻影一回到Area X,來到王座之前,聽到複製艾克斯不等他報告,先向他告知蕾薇亞丹的出擊結果。

幻影抬頭往複製艾克斯看去,見到他眼中顯現的不滿情緒。

「是嗎。」幻影迅速低下頭不繼續看對方的雙眼,並輕描淡寫的回應一句。

之後複製艾克斯輕笑了一聲。

「呵呵,聽到對方這麼強,可讓我越來越期待那個傑洛的實力了。哼,理想就是越難建立,就越有更高的成就感。」複製艾克斯笑道,接著看向幻影。「所有的四天王中只剩你還沒出擊對吧?」

「是的。」

「那好,幻影,讓你出擊吧,順便挾持一位他身邊看似重要的人物,好逼他出面。」

「遵命。」聽到出擊指示,幻影先是看了複製艾克斯臉上的微笑,之後毫不猶豫的接受指示,接著化作光束離開現場。

離開Area X的幻影,來到傑洛的住處附近,若有所思的望向傑洛的住處。之後闔上雙眼,在腦中回想起他去研究機構蒐查到的情報。

阿爾伯特.W.傑洛,出生於美國的新墨西哥州,以色列與波蘭的混血兒,特徵是金髮碧眼,IQ300的超級天才。是阿爾伯特.W.威利的第二位兒子,威利第二位妻子葳兒的第一位孩子。

從小擁有罕見疾病。往後原先應該被罕見疾病所折磨,生存的歲月只會減少不會增加,直到被父親送往研究機構,接受並參與Paradise Lost計劃,身上的罕見疾病消失了,同時獲得強大的運動能力和超能力,也同時獲得兩種能力缺陷。

在Paradise Lost計劃中,他是代號金星(Helel),能力稱作金星(Helel),在所有超能力者中最特異獨行的人物,同時也是執行計劃的重要關鍵人物,因為他是……

爾後幻影睜開雙眼,將情報的回想停止,接著跳起來離開剛才站的位置,並飛越每個家庭的屋頂。

艾克斯大人因為傑洛的存在產生欣喜若狂的情緒,卻從未介意過其他人的狀況,將部下當棋子使喚。幻影心想,腦中浮現出複製艾克斯的微笑,複雜的思緒悄悄浮現出心上。

即使如此,在下也要遵從他的指示,追隨他的後塵,就算要在下獻上心臟或靈魂,也在所不惜。

為了壓下複雜的思緒,在心中強制奠定自己的信念的幻影,飛快的向前奔馳。

那麼為了逼那個人出面,就來挾持之前觀察他的行動時,目光中常對他投射特殊含意的少女吧。幻影暗想著,銳利的雙眼緊盯著他鎖定的房屋,在窗口看見一位褐色長髮的少女正仰望著天空。
 
=============================================================
 
面對闇十文字的逼近,零舉劍劈砍過去,殊不知一砍下就煙消雲散。緊接著幻影朝零投擲苦無,再高跳到零的上空。

零舉劍打掉苦無,同時注意到幻影跳到零的身後,迅速轉過身並揮劍過去,然而揮砍到的幻影卻是一縷煙。

接著後零發現到他的周遭出現多數的幻影。為了打退,零趕緊傳送手槍到自己的手中,對著每一個幻影開槍。

被打中的幻影大多以煙消雲散,直到零揮劍斬了離他最近的幻影,同樣又是打到煙消雲散時,零注意到幻影本人跳到他的上方,握著忍者刀準備往下刺。

這時零化作電光往前衝,閃避幻影的突刺,再轉過身迅速衝向幻影劈砍。

幻影舉起忍者刀擋下,推開再朝對方揮砍,之後再退開,往後方高跳並空翻。著地之後,幻影的右手再次飄來灰煙,現形成闇十文字,接著扔向零。

面對闇十文字,零往前空翻閃過,殊不知闇十文字自行分開,分成四把苦無飛向零的背後。零緊急轉過身,打退朝他飛過來的苦無。

同一時間,幻影再次施展分身,多數的幻影圍繞在零的身旁。

為了一次解決,零將手槍收回,再傳送別的武器-Shield Boomerang,光粒子在他手中構築成一個白色圓盤,之後圓盤周圍現出螢綠色的光刃。接著零將手中的Shield Boomerang朝幻影投擲而出,一口氣打散幻影的分身。

直到Shield Boomerang準備回到零的手中,途中打中真身,讓幻影感到氣憤,迅速衝向前,用力劈砍過。

零這時控制Shield Boomerang飛到手臂前,為自己抵擋幻影的斬擊。緊接著推開對方再提腳踢飛幻影,並朝幻影扔出Shield Boomerang。

幻影趕緊調整態勢,空翻一圈再趴地好止住後退,爾後朝零扔出闇十文字。

Shield Boomerang與闇十文字空中交會,雖然相近卻絲毫未碰觸到,最後飛向目標。

這時幻影跳起來並向前空翻,踏上闇十文字,接著闇十文字像是無人機,在半空中飛動,爾後朝零投下多數苦無。

零先將Shield Boomerang收回,再將苦無一一打飛,銳利的雙眼緊盯著幻影,直到幻影正要從闇十文字跳下時,零迅速傳送手槍到自己的手中,在手槍上凝聚起能量,對著幻影開出強力的射擊。

「咕唔!」幻影被零的射擊打飛落地,背部著地後他坐起身雙眼兇狠的瞪向零。

接著零繼續開槍。面對如雨般的大量光彈,幻影迅速高跳到空中,在半空中比出結印手勢,身上冒出漆黑的氣場。

「朧舞月無。」幻影說出類似招式名的名詞,身上的漆黑氣場迅速擴散,甚至擴張到整個周遭變得漆黑,緊接著幻影整個人化成灰煙,迅速煙消雲散。

面對伸手不見五指的現況,零仍舊面無表情,一絲緊張的情緒都沒有顯現。

之後不見人影的幻影開始暗中襲擊零,朝零投擲更多苦無。

零將苦無一一打飛,同時在手槍上凝聚能量,對著投擲苦無的方向開槍。強力的射擊飛向漆黑的位置,爾後有一瞬間閃出打中人物的光芒,停止朝零投擲苦無。

不再投擲苦無後,零開始觀察周遭,搜查幻影的位置。直到另一個方向再次出現苦無,零同樣上一個動作,幻影再次被零擊中,之後連續了四次,周遭的漆黑忽然退散了,在漆黑最後退散的位置,幻影衝出來,手裡握著忍者刀朝零準備揮砍。

零將手槍收下,雙手緊握光束劍,朝幻影劈砍。雙方的刀刃互相撞上,爾後迅速退開再向前揮砍,雙方爭鋒相對。

直到零將幻影的忍者刀打飛,再提腳踢飛幻影。當幻影一往後飛,零的目光悄悄顯露出殺氣,接著化作電光,將劍尖朝向前方,對著幻影進行突刺。

然而途中零的眼角餘光瞄到他的右手邊出現亮光,緊接著零被人踢飛,當他整個人要被撞飛到工廠的牆邊時,劉海被人抓住,整個人被當作小貓一樣拎著。

「一個沒有「靈魂」的人還想動手殺人?」

聽到對方的說話聲,零往對方一望,對方手裡正抱著褐髮少女。正想因為聲音要辨別是傑洛時,見到對方的雙眼是如鮮血般的殷紅,零忽然回想起第一次和傑洛見面時的情況,他記得那時曾被人說他沒有靈魂,那個人的雙眼也是紅色的。

零再仔細端詳對方,那個人和傑洛有著同樣的臉孔、同樣的聲音、同樣的身形以及同樣的冗長金髮,氛圍卻和傑洛本人完全不同,零覺得他似乎有著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惡氛圍。

「……哥哥?」零有所遲疑的呼喚道。

「嗯?幾天沒見,你已經有模有樣了啊。很好,你有被我摧毀的價值。」和傑洛相似的少年綻起具有魔性的邪笑。

「不是……哥哥?」

「我是不是傑洛,不是你現在應該思考的問題,現在你只需要變得更強,到那時候你是否來得及變強到能跟我爭鋒相對,就讓我好好期待吧。」

接著少年將零扔擲到牆邊。

然而下一刻幻影衝向前,手裡拿著闇十文字要攻擊眼前的少年。少年悠然自得地將手中的少女扛到肩上,另一手往旁一揮,光粒子從掌心飛出,就像零的武器傳送程序出現一把光束劍,接著他讓劍刃上纏繞起火焰,再揮舞光束劍,對著幻影斜上揮砍。

「咕唔!」幻影被對方的斬擊打到往後倒,手中的闇十文字化作灰煙消失。

「哼。」少年像是嘲笑對方軟弱而冷笑一聲,殷紅色的目光帶有嘲諷的思緒。

幻影一看到那目光,腦中忽然閃出一個畫面。在四周都有著古色古香的日式建築,周遭卻到處是崩壞的狀態,自己正仰望著一位少年,那名少年的雙眼也是殷紅色的,披散的金髮隨風飄動,嘴邊綻著令人發寒的邪笑。

那樣的畫面讓幻影頓時愣住,但是在應該擊倒的人的面前不能顯露出鬆懈的一面,幻影趕緊將那時的畫面拋到腦後,雙眼凶狠的瞪向少年。

「嗚……雖然不知道你是何時救走你的女性友人,不過這次算在下失策了。即使現在無法打倒你,在下仍要為了吾主的理想抹消你的存在,此刻暫時放過你,告辭。」

與少年道別的幻影化作灰煙消失於現場,只留下少年和少女。

之後少年將光束劍扔到一邊,讓光束劍自行化作光粒子消失,並扛在肩上的少女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著。

沒過多久,少女醒來了。她緩緩睜開雙眼,一看到熟識的少年在眼前,頓時陷入慌亂。

「咦?哇啊!這、這裡是哪裡啊?!」

「這時候該說好久不見嗎,朝比奈愛麗絲。」

「奧奧……奧、奧米加先生?!」少女-朝比奈愛麗絲困惑的呼喚少年,一看到俊美的臉龐離她很相近,愛麗絲羞澀得滿臉通紅。

「現在別過問妳為何在這裡,我又為何在這裡,妳現在只需要沉睡,認為現在只是一場夢。」少年-奧米加向愛麗絲淺笑,看著愛麗絲隨著他的話闔上雙眼,瞬間陷入沉睡。

看到愛麗絲睡著後,奧米加看向身旁,看著眼前的位置騰空出現光圈,中間出現疑似是女孩子的房間,奧米加走入光圈裡,就此離開現場。
 
=============================================================
 
過了一段時間後,從短暫的失意中清醒的零從工廠的角落坐起身,觀察周遭後這才發現到現場早已沒人,讓他有所疑問地將頭側向一邊。

之後零站起身,將手上的武器都收回,走出工廠並返回傑洛的家。

花了一些時間回到傑洛的家後,才剛走到玄關,就看到傑洛托著下巴站在玄關附近,皺著眉頭思索著,平常穿的白袍被隨意的扔在地上,連用來綁頭髮的藍色組繩也被隨意的扔在白袍上。

「哥哥?」零疑惑的呼喚傑洛。

「剛才,你有看到我出現在外面的樣子嗎?」傑洛向零問道。

聽到傑洛的問題,零低下頭思索一番,回想之前遇到的少年,那時看到那位少年有著殷紅色的雙眼。接著抬頭面向傑洛,提出奇怪的問題。

「現在的,哥哥,不是,那時候的,哥哥?」

零的問題讓傑洛再次皺起眉頭,托起下巴陷入思索,沒過多久他伸手撿起白袍和組繩並轉身離開,再簡短的回應一句打發零的問題。

「……當我沒問,我先去睡了。」

傑洛一離開後,零疑惑的將頭側向一邊。那時他想理解的問題,悄悄的隱身在那一天黑夜之中。
 
 
 
 
 
#X-Buster 2
 
--X的場合--
 
為了幫得上傑洛學長的忙,我最近會跑去廢棄工廠裡練習Rockman X System。我下午放學會馬上回家,忙完課業和複習再去廢棄工場練習,吃完晚餐後也去練習,練到半夜才回家。為了練習,廢棄工廠裡的鐵桶或鐵板被我打壞了不少,反正這間工廠沒人使用也鮮少有人來,我打壞那些應該不會出問題。

直到今天我也來練習,練到半夜的時候,我想換裝別的裝甲練習,忽然看見裡面多了兩套沒看過的裝甲。

千兆裝甲(Giga Armor)?何時有這套裝甲了?還有另一套……嗯?

U@+i#a&e Arm=r?

這是怎麼回事?這套裝甲居然有亂碼。感覺不太對勁,令我不敢換裝這套裝甲,怕以後會出問題。

事後回家跟爺爺詢問清楚,順便問一下紅水晶上面的原子圖,那個圖樣因為最近課業繁忙還沒去問。

之後我拿出手機看一下時間,察覺到時間有些晚了,覺得差不多該回家的我得先解除變身。

「艾、艾克斯大人?!」

嗯?又有人叫我艾克斯大人,難道又是上次的少年嗎?這還真是困擾,我看還是趁現在跟他說清楚好了。

不過怎麼這個聲音聽起來很沉穩?

臉上浮現苦笑的我轉過身想應對時,我看到的少年是有著機器人的模樣,黑色短髮和臉上的白色面罩又圍著紅色圍巾,那位少年正對著我單膝跪地。

不是之前遇到的少年,不過他跟之前的少年一樣呼喚我,稱呼我為「艾克斯大人」。

「有、有什麼事嗎?」總之現在我先順著他好了,再找機會告訴他我不是他認識的人。

「艾克斯大人,您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是來鍛鍊的。」

「鍛鍊?您不需要做那種事,在下向您保證,在下絕對會擊退傑洛。」

「可是我得加強自己的力量……」又要擊退傑洛學長?奇怪,傑洛學長有做什麼壞事嗎?甚至被人敵視,而且還不只一個人。

「所以艾克斯大人請您放心,在下和其他四天王都會為您擊退傑洛,請您耐心等候。」

……完全找不到機會向他告知我不是他認識的艾克斯大人。

他為人認真,可是太過認真了,反而讓我壓力很大。不過我現在該怎麼回應他才好,我不認識他也不希望有人去擊退傑洛。

『……我不希望他因為我的關係放棄遵從自己的意志。』

啊咧?剛才的想法從哪裡來的?感覺是從我腦中浮現的,但是又覺得那不是我的想法。

「幻影。」

嗯?!我怎麼突然呼喚名字了!奇怪!?我現在……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聲音,像是有人操控我的嘴巴,控制我說出我沒有要說的話,就連表情的控制權都被人奪走。

我不知道我現在的表情如何,不過感覺很嚴肅。

接著我說話語氣被人控制成沉靜平穩的語氣,向那名似乎叫作幻影的少年說話。

「我要求你遵從自己的意志。」

「……艾克斯大人?不,萬萬不可,在下對您來說是個舉足輕重的部下,在下的意志與靈魂,這所有的一切都奉獻於您。」

「一次也好,忤逆我(Boku)的命令,遵從自己的意志。」

「在下辦不到……」

「那麼……我(Boku)命令你,請你先去休養,維護自己的身體狀況。」

「遵命。」

之後幻影在我眼前跑走,衝進工廠的角落消失了,而我的聲音和表情的控制權悄悄地回歸到我這裡,我開始手忙腳亂、驚慌失措,剛才的嚴肅表情一下子變成驚恐表情。

「為為為、為什麼剛才我會對那個人說那些話啊?!難難難、難道說我被幽靈附身了!?不會吧!!?」

剛才的狀況讓我嚇得起雞皮疙瘩、雙腳打顫,更是害怕得不敢多待在這裡。

還是趕緊回家睡覺,順便把今天的事都忘記吧!嗯!就這麼做!

總之我得先解除變身。解除完之後,我正要將紅水晶收進我的褲子口袋時,我忽然注意到紅水晶中間的原子圖正在閃著七彩光芒,雖然散發的光輝略顯微弱,卻能吸引到我的注意力。

但是我總覺得不太對勁……
 
 
                      (待續)
 
=============================================================
 
劇中人物介紹↓↓↓
打不倒的男人喬納森:出自ROCKMAN2的BOSS之一,DWN-010(Air Man/エアーマン/空氣人) 。在此設定為一名科學家又是超能力者,能力名稱和代號都叫作天王星(Uranus),在所有超能力者中最反骨的人物。擁有操控氣流、颳風的能力,以及讓氣體產生變化又能讓自己化為氣體。姓氏和本名不明,全名是打不倒的男人喬納森,簡稱不死老喬,暱稱老喬。認識傑洛,和傑洛的關係些許親近。
 
不死老喬稱呼的來源:源自反烏托邦電影《瘋狂麥斯:憤怒道》(Mad Max: Fury Road)裡頭的獨裁者。
 
傑洛的招式:雖然沒說,不過算是忘了解釋。文中的招式,名稱和遊戲設定的相同,但是出招方式會與遊戲不同,會有所更動。
 
晚介紹的豐田 大:出自ROCKMANX3的BOSS之一,「影之飛忍」 大黃蜂(エクスプローズ・ホーネック (Explose Horneck) /Blast Hornet)。在此設定一名與艾克斯同班的高中生,暱稱是大黃蜂。
 
「(21)&蘿莉」捏他出自動畫「Little Busters!/リトルバスターズ!」
  ☆ ★ ☆
兔子貓:過去文中的「四大天王」即本篇開始更改成比較好喊的「四天王」。另外雖然沒人探討,「特異獨行」並不是正確的成語,要形容事物為奇異與怪誕的成語是「特立獨行」,刻意打成「特異獨行」是覺得語意好聽,名詞源自一首日本流行歌的歌名翻譯。
文中的光聲效應(Photoacoustic effect),在水中是否也能發出聲音這點還有待商確,其原理故不去深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80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洛克人 X|洛克人 系列|同人文|軟科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xl1234ghj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在別的論壇遇到某一個讀者... 後一篇:【歌詞翻譯】《天使怪盜》...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ncyblue喜歡奇幻的大家
架空奇幻《幻封咒》更新囉~還有一些隨寫的短篇創作,都歡迎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