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短篇】 錯誤的雪 ( 2 )

作者:艾利斯│2019-09-23 00:54:25│贊助:30│人氣:115
  
  在和茗妹一起度過的時間裡,基本上我都在看她把米果往自己嘴裡塞。偶而她會想起什麼似的,一股勁地向我說些我根本摸不著頭緒的話。通常就在我想著該怎麼回應她時,她的嘴裡又傳來咬碎米果的清脆聲音。

  這段時間,直到茗妹突然從矮凳上起身才結束。

  「小雪小姐,好像可以吃飯了。」

  她對我說完後,偷偷把吃完米果的空袋子藏進衣服裡。自從問到我的名字後,她只是把我的名字前面加個小字,然後接上小姐。

  原來如此,不想叫「小姐」所以改叫「小雪小姐」。小孩子的邏輯真特別。

  我應茗妹的邀請,跟著她一起走到飯廳。到飯廳前,我們先是經過外頭的庭院才到另一邊的建築。我才了解原來這是一間三合院。

  如果以正面的大廳建築為基準,我剛剛待的房間位在左側,而飯廳和廚房在右側。

  剛走進飯廳,就看到那位母親將菜端上桌後,看著我和茗妹嘻嘻笑。

  「已經餓了嗎?」

  「我聞到味道了!」

  茗妹指了自己的鼻子,一副「快誇獎我吧!」的樣子。

  但母親只捏了茗妹的鼻子說:「我以為妳偷吃完米果,要過一會才會餓呢。」

  被母親懲罰的茗妹發出「嗯、噗—哈!」的痛苦聲音,同時還在笑著。在這情況下還能笑,她的腦子裡一年四季都是春天嗎?

  「把袋子拿去廚房垃圾桶丟掉。」

  還敢藏起來啊。茗妹的母親翻著白眼,像是在這麼說。

  「我本來就是要丟掉喔。沒想到被媽媽先發現了!」

  茗妹被自己的母親拍了拍肚子趕走後,一邊大笑一邊走向廚房。

  妳都被自己的媽媽看透了。我對著那傻呼呼的背影吐槽。

  「那個孩子很好笑吧~」

  茗妹的母親看著我露出壞笑。

  「……通常會用『好笑』來形容自己的小孩嗎?」

  「哈哈哈—我可是在誇獎她喔。妳以為讓人笑很簡單嗎?能讓人笑是一種很了不起的才華。」

  「…………」

  我看著茗妹母親直爽的笑容,稍微瞭解到茗妹的樂觀是來自於誰了。

  「啊,妳叫什麼名字?」

  像是突然想起什麼般,她問了我一個自己的女兒也問過的問題。

  「溫雪。」

  我報上姓名。這是今天第二次。聽到我的回答,茗妹母親將我的名字放在嘴裡咀嚼了幾次。

  「嗯!這名字真棒。」

  「我不這麼認為。」

  對於她的感想,我無法苟同。

  「是嗎?我倒覺得不錯。不然……我就叫妳『雪妹』吧!」

  「……您還是叫我本名就好。」

  「對我講話不用那麼客氣啦。」

  似乎不把我的回答當作一回事,她逕自對我說:「叫我『阿菁』就好。」

  「……阿菁小姐。」

  直接叫「阿菁」似乎不太好。畢竟都有茗妹這麼大的孩子,阿菁小姐的年紀至少也有三十出頭。於是我折衷後,決定在後面加個小姐。結果我發現這稱呼人的方式竟然和茗妹一樣。

  其實,不管怎麼稱呼都無所謂。我只是來向阿菁小姐表明,我要離開這了。再這麼打擾她也不是辦法。但是,等到茗妹從廚房回來後,我就被她們母女倆強硬地帶到飯桌上。

  「阿菁小姐,我—」

  「有什麼話,等吃飽飯再說吧。」阿菁小姐將盛滿米飯的碗塞給我,「妳想說什麼話,等吃飽後,我都會聽的。」

  「…………」

  在她那值得信賴的笑容面前,我竟然說不出話來。於是我只能默默吃著這頓意外的晚飯。

  「這飯煮得真好~」

  茗妹感嘆地說。表情像個在夕陽餘暉前,享受秋風的老人。

  「新電鍋很厲害吧。這就是科技的力量喔。」

  回應茗妹的阿菁小姐把燙青菜夾進我的碗裡後,便和自己的女兒豪邁地笑著。

  ……這對母女是在演什麼廣告嗎?

  我無言的視線在她們之間打轉,然後不時會瞥向盛滿飯,卻無人動的一副碗筷。這是阿菁小姐剛剛準備好的,就擺在面向大門的主人位上。

  就在我猜測,或許是這個家的一家之主—也就是阿菁小姐的老公時,從門口傳來一句無精打采的「我回來了」。

  踏進這個飯廳的是一位年約五十幾歲的婦女。直到阿菁小姐對著她說「媽,吃飯、吃飯。」我才明白她的身分。

  「阿荳!」

  看到奶奶的茗妹也興奮地大喊。原來阿荳指的是自己的奶奶嗎?

  因為又看見了生面孔,所以我在心裡產生了莫名的尷尬。我把筷子放下後,起身對她打聲招呼。

  「您好。」

  「雪妹,不用那麼拘謹啦。」

  但回應我的不是她,而是阿菁小姐。

  茗妹的奶奶只是瞪了我一眼,便在那副無人動的碗筷面前坐下。

  然後,在這頓晚餐結束以前,這飯廳再也沒有任何人出現。

  
  *****

  吃飽後,我幫阿菁小姐將碗盤收進廚房。本來打算把這些碗盤洗淨,但阿菁小姐以「妳是客人」為由,將我趕了出來。

  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我,又找不到和阿菁小姐開口的機會。

  不如就站在廚房門口等阿菁小姐吧。才剛這麼想,我就被想看連續劇的茗妹帶到客廳。

  牽著我的茗妹,有種直來直往的氣質。她天真的小手擺盪著,我那被牽著的右手也隨著她的節奏晃動。

  「阿荳!」

  一進客廳,茗妹便放開了我,跑到自己的奶奶身邊坐下。我也不知所措地坐在離她們有段距離的木頭椅上。

  茗妹的奶奶再次瞪了我一眼。看來我這不速之客,似乎讓她不是很開心。

  「我不要看這個。」

  茗妹指著電視說道。螢幕上是最近在女生間很流行的韓劇。

  「哩共啥?」

  奶奶似乎聽不懂茗妹說的話,以台語回應。但她剛剛在飯桌上明明能用國語和阿菁小姐交談……

  「哇共,哇袂跨這咧。」

  以流利的台語回答的茗妹,讓我有種違和感。或許是她有著一副混血外貌的關係

  說到台語這東西,我也只能聽得懂一點而已。講則是完全不行。所以說著一口流利台語的茗妹,讓我感到莫名的慚愧。

  有種明明是園藝股長,但別人種出來的花總是比自己的好看—類似這樣的挫敗感。

  「I’m sorry . I don’t understand.

  奶奶以怪腔怪調的英文說著。

  我錯愕地看著她握緊電視遙控器不給茗妹。這讓我更確信她一直在裝傻這回事。

  最後還是拗不過自己的孫女,她將遙控器給茗妹後,咋舌了一聲。

  「這重播好幾次了。」

  奶奶一邊抱怨,一邊用力揉了茗妹的頭髮。茗妹正在看的電視劇,是在我讀國中的時候,很流行的偶像劇。

  「我喜歡它的結局。嘻嘻—」

  茗妹傻呼呼地笑,小嘴開始咀嚼起來,不曉得又吃了什麼。

  奶奶看著茗妹受不了地搖頭後,突然看向我。頓時,我們四目相對。我感受到敵意在她的眼中擴散。  

  「……奶奶,您好。」

  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我再次打聲招呼。

  「妳叫誰奶奶啊。我當過妳奶奶嗎?」

  「是沒有。但我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您。」

  「真讓人不爽。」

  她的情緒表露在臉上,毫不留情。

  「等我向阿菁小姐打聲招呼後,我就會離開。」

  我這麼說,不是為了安撫她的情緒,而是我從一開始就該這麼做。

  「妳要去哪裡?」

  突然走進客廳的阿菁小姐向我問。

  端著一壺熱茶的阿菁小姐替我跟奶奶還有自己倒了杯茶,然後把專心看電視的茗妹抱到自己的膝蓋上。

  「妳想去哪裡?」

  她又問了我一次,我無言以對。

  回家。本來我是想這麼說的,但這兩個字卻哽在喉嚨。吐不出,也吞不下。連說點拙劣的謊都做不到。

  「在這大冬天吞安眠藥的人還能去哪?」

  奶奶喝了茶後,用力地吐了一口氣。

  果然她們也知道我想死的事。醒來後,我一直反覆確認自己口袋裡的安眠藥盒,卻都找不到。我想,大概被丟了。

  「還打算死在別人家的茶園!」

  奶奶有些激動,但被阿菁小姐苦笑地拍背安撫。

  「茶園?」

  我感到疑惑。

  「雪妹,妳昨天倒下的地方是我們家的茶園喔。這個村裡都是種茶的,包括我們。昨晚,我們在巡視茶園的時候發現了妳,就把妳帶回來了。」

  阿菁小姐向我解釋。簡單地道出事情的始末。

  原本以為只是一般的樹叢,結果竟然是茶園,而且還是這個家的。難怪奶奶會這麼生氣。就像看到野貓死在自己家門前一樣,會感到晦氣而產生不滿。

  我沉默了一會,緩緩吐出兩個字,「謝謝。」

  「我以為想死的人會叫我們不要多管閒事。」

  奶奶對我的道謝嗤之以鼻。

  「我是想這麼說的,但該有的禮節還是要有。」

  「喔—妳性格挺硬嘛。我還以為妳是懦弱的城市少女。」

  終於對我微笑的奶奶,竟然是因為我那被人疏遠的個性。還真是諷刺。雖然口頭上謝謝她們救了我,但我並不打算隱瞞自己真正的心情。

  —溫雪同學?感覺很可怕、很難相處啊。

  —只是長得好看,就能這麼跩嗎?

  —溫雪同學,妳什麼都好。但……也該學著再通情達理一點。

  男生們這麼說、只敢在背後議論人的女生們這麼說、想將觀念強加於我的師長這麼說。         

  不過,我不認為我的個性是錯的。

  最大的證據就是—在昨天之前,我一直是抱著對這世界正確的定義活過來的。但這一切卻被那個父親所否定。

  我停下胡思亂想,打算就這麼告辭。

  奶奶突然向我問道:「為什麼想死?」

  「我沒有義務要回答妳這些,我能走了吧。」

  「妳打算去哪?今天為了照顧妳的阿菁,還不能到茶園幫忙。這份人情妳不想還的話,起碼這份人力也得還吧?」

  聽到奶奶這麼說後,造成別人困擾的心情止住了呼吸,有些難受。

  「雪妹,不用管我媽。沒關係。」

  「喂,妳是我女兒吧!」

  儘管阿菁小姐依舊維持那份爽朗,但我更希望她能感到生氣一些。她那毫不在意的態度只會加深我的罪惡感。

  我深呼吸,先找回一直以來抱著正確態度的自己。

  「我很抱歉。因為家裡的關係,我的確也沒地方可以回去。如果有什麼能做的,我會盡力去彌補。」

  我低下頭如此說道。

  「那麼,從明天開始妳就在我們家幫忙。就當作妳的賠禮。」

  奶奶「哼」了一聲,接著說:「阿菁,帶她去買些日常用品。」

  「好啊,正好我也打算去兜兜風。」

  將茗妹放到一旁的椅子上後,阿菁小姐取出口袋裡的鑰匙。順帶一提,茗妹一直專心看著電視,絲毫不對自己媽媽的舉動感興趣。

  「告訴我便利商店在哪。我自己去就好。」

  我說。

  但這不想麻煩別人的想法,卻被扭曲了—

  「妳是想逃嗎?」

  奶奶用下巴瞪指著我。

  「我不是這種人。」

  我眉頭緊皺。

  「好啦、好啦。同為女人大家就好好相處嘛。」

  像是為了緩和我嘴裡的冰冷,阿菁小姐將倒好的熱茶遞給我。我將茶吞下去,剎那間,有種心情被重置的感覺。

  或許這茶是阿菁小姐家種的吧。我心裡突然有這種想法且確信。

  「然後,雪妹。離這裡最近的便利商店至少有十幾公里喔。而且妳身上一毛錢都沒有吧。」

  阿菁小姐這麼說後,逕自走向門外。

  我急忙跟上,在她後頭小聲地說:「……拜託妳了。錢,我之後會還。」

  突然感到自己有些丟人。

  阿菁小姐只笑著對我搖頭,並取下放在機車上的安全帽遞給我。

  「嘻嘻—明天開始加油喔。」

  她戴上安全帽後,跨上機車。

  由於阿菁小姐的機車很像瓦斯工騎的那種。所以為了爬上去,我還費了一些心思。過程中,我還必須扶著她的肩膀。這動作讓我很不好意思。

  在坐上機車後座後,我反覆握緊按上她肩膀的手掌。

  至少得為了這份觸感在活一些日子。我這麼想。



----------------------------------

  FGO金閃祭 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787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只是一片葉子
台版fgo還在空境復刻長草中呢~~話說作者會去看青春豬頭少年的劇場版嗎???

09-23 01:24

艾利斯
會 已經能預知買票是一大困難09-23 01: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terry60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 ...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o312345ALL
【繪圖】海姊的邀約 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