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不良少女矯正計劃 第十章

作者:On│2019-09-22 22:22:52│贊助:0│人氣:143
「好,早上的練習就到這邊!大家先吃個午飯休息一下,下午再繼續~」
「累死了......
精疲力竭的我,聽見母親宣布休息的同時,立刻像是斷了線一般癱坐在地板上,順勢將記下不少重點的劇本丟在一旁。
「臺詞怎麼這麼多啊.......                                                                                                                                                                                                                                                                                                                                                                                                                                                                                                                                                                                                                                                                                                                                                                                                                                                                                                                                                                                                                                                                                                                                                  
「這是我要說的吧。」
一邊回應我的抱怨,手中握著相同的劇本,直到剛才都在和我練習對手戲的奈名也在我身旁坐了下來。
順帶一提,穿著的也是一如既往的制服。
「成良是後段才出場,我可是從頭到尾都有臺詞耶。」
「畢竟奈名是主角啊。」
今天是第一次的集合練習。由於在鳶蘿練習的話,表演內容就會事先被孩子們看光光,因此我們所在的地方,是在車站附近的某棟商業大樓之中,由父母親的友人所經營,據說以相當優惠的價格暫時租借給我們的練習室。
兩間長形的練習室都相當寬闊,中間隔著一道兩面皆為鏡子的牆,工兩側的人使用,牆面並沒有封死至尾端,而是保留了約兩人可以同時通過的寬度,作為連結兩室的通道,讓兩邊的人能夠互相知曉狀況。
雖然不是很了解,但光就空間而言,我想一定比尋常的舞蹈練習室之類的地方來的遼闊不少。
「真的很厲害啊......老爸老媽。」
「嗯,尤其是楠理阿姨,沒想到居然是魔鬼教練的類型啊......
「咦?啊,啊........是啊,老媽那個樣子我也是第一次看到。」
我不小心洩露出的感嘆,似乎被奈名解讀成另一種意思,讓我過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表演的人員分散在兩邊的練習室,分別由父親和母親進行指導,安格利先生則是輪流在兩邊觀察我們的練習之後,再各自給予指點,以及指導沒有參加演出的人各種幕後的工作還有舞台道具等等的準備。
由於都是超一流的現職演員,光是第一天,大家的進步當然也十分顯著,但是........
「小良,表情太生硬了!王子這種表情能看嗎?你在小看演戲嗎?不要以為觀眾是小孩子就可以敷衍了事!你這樣還算我的兒子嗎!?」
.......像這樣,一開始練習就突然進入斯巴達模式的母親。
「不對,這時候就要從角落出場,就像圍棋的定石一樣,順序是固定的,了解嗎?」
......如此這般,隔壁室傳來說著只有自己聽的懂的比喻的父親。
NONO!聲音要更strong一點OK?再這麼weak了話就要American punish了喔。」
......Likethis,明明是法國人卻一直提到American的安格利先生。American punish是什麼鬼?
以上的情形,造就了現在練習室中充滿了疲憊的嘆息聲。
「唉.......到底為什麼要演戲啊......
「哈?說要參加的不就是你嗎?而且還怎麼樣都要我加入。」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但我沒想到會演王子啊。」
在白雪公主的故事之中,王子也算是十分重要的角色了。
而今天實際練習了一番,實在是不輕鬆啊......
即使和奈名比起來,戲份和台詞都少了許多的我應該是要輕鬆的多,然而在母親對演技的嚴格要求下,還是讓我吃到不少苦頭。
哎呀,不過就白雪公主的故事而言,身為英俊的王子,最終又和奈名有一段不可或缺的吻、吻戲,其實我倒也不是那麼排斥啦........
.......
「嗯?怎麼了,奈名?怎麼突然和我拉開距離?」
.......誰叫你突然笑的那麼噁心。」
「咦?才、才沒有這種事!」
「嘛,我也沒想到會被選為女主角就是了。」
乾脆的無視了我的抗議,奈名有些可愛的嘟起了嘴,翻閱起手中的劇本。
「真是的,哪裡會有染金髮又抽菸的白雪公主啊.......
「妳也知道喔.......
低聲吐槽之後,雖然感覺到奈名瞪了我一眼,但我決定裝作沒發現。
「提到抽菸,最近幾乎沒看到奈名抽菸的樣子啊?」
「那是......那個.......戒掉了。」
似乎是感到不好意思,奈名撇開了頭,扭扭捏捏的回答。
「因、因為,被院長知道了話一定會很麻煩吧......我也不想讓楠理阿姨難過。」
先是驚訝的眨了眨眼,我隨後露出微笑。
「已經不用再模仿花伶學姊了嗎?」
「!........這樣啊,成良知道啊。」
瞪大雙眼的奈名,眼看就要將「為什麼」三個字給問出口,卻又像是想通了什麼一般,將疑問吞回腹中,轉而露出理解的微笑。
「一開始是這樣沒錯,但是,我很快就發現,即使模仿了穿著和動作,我也不可能變得和花伶一樣,總是遊刃有餘,既堅強,又受到大家喜愛。甚至,大概是被花伶察覺到了之後,或許是不想讓我這麼做,她就沒有在我面前碰過香菸了。到頭來,除了打扮變成了不良少女之外,我什麼都沒有改變。」
........
我本以為奈名會陷入消沉,而正打算說些什麼,然而再度轉頭看向我的奈名,臉上卻流露一抹微笑。
「所以,這次我想要改變。不是改變外表,也不是模仿他人。我想要變得堅強,變得能夠好好面對一切,然後........
雖然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奈名的眼神中透露出了決心。
真是太好了呢,花伶學姐、梨紗小姐。
一邊在心中如此想著,我開口說道。
「我覺得奈名已經改變很多了喔。」
「欸?是這樣嗎?」
「嗯。」
面對略顯驚訝的奈名,我用力的點頭以示肯定。
奈名正在改變,也嘗試著做出更多改變。
為了突破過去的枷鎖,為了邁出新的一步。
「所以,一定沒問題的。」
.......嗯!說的也是,一定沒問題的。」
像是在說給自己聽一般,稍微加重了語氣的奈名,堅定的表情中多了一分自信。
看到這樣的奈名,除了感到放心,我也決定乘著這股氣勢,開口鼓舞。
「喔!有這份自信的話,主角的演出也鐵定沒問題的。」
「不,這就有點.......
......喂,剛才的自信去哪了?」
「這個是這個,那個是那個嘛.......
........
奈名咕噥著,從口中說出根本不算是理由的理由。
又不是小孩子.......
雖然感到傻眼,但是關於這件事,我倒也對奈名有些內疚。
「不過,抱歉啊,因為老媽擅自作主。」
想到那天宣布角色分配的情形,我不由得向奈名道了歉。
........那麼,這就就是這次的角色分配。很遺憾沒有辦法讓所有人都登上舞台演出,但是沒有分配到角色的人,舞台、服裝、布景等等.......還有許多地方需要你們的幫忙,還請大家多多指教。以上,有任何問題嗎?」
「等、等一下,老媽!」
母親的話聲剛落,我就按奈不住的開口問道。
「為什麼讓我演王子啊!?主要角色不是由老爸老媽來演嗎?」
本來我是這樣相信的。然而,不僅僅是男女主角,所有上台的演出者之中,完全沒有父親和母親的名字。
「難得這次這麼多年輕人參與,所以這次我們打算退到幕後,把臺上的表演交給大家~」
「就算這樣,為什麼是我?我可是一點演出經驗都沒有喔?」
「因為,既然有王子的角色,不讓我帥氣的兒子來演怎麼行~」
..........
聽到這番毫不掩飾私心的言論,我一時竟想不到該如何回應。
「楠、楠理阿姨!」
在我為了母親的發言而感到羞恥時,這次換奈名開口了。
「突然就要我演主角什麼的.......我也是從來沒有演過戲啊?」
我也有些在意,就算給我王子的角色是出於母親的私心,難道讓奈名出演白雪公主也是基於她是摯友的女兒這樣的情懷嗎?感覺挺有可能的就是了.......
奈名朝母親投向尋求解答的視線,出乎意料的,母親卻轉向我,用手掌在我的肩頭上輕拍了兩下。
「小良,媽媽就只能幫你到這了。」
..............咦?什、什麼意思?」
這個說法,不就好像是知道我對奈名........
「翻開的相冊就那樣放在書桌上可不是好習慣喔~」
「不要擅自進我房間啊啊啊啊啊!!!」
看來,似乎是母親在打掃時進入我房間,發現了我忘記收好的相冊。
那時被奈名沒收的相冊,在我拿回支付給梨紗小姐的錢之後,奈名似乎也將相冊歸還給了梨紗小姐。
然後,經不住誘惑的我,又私底下向梨紗小姐買下了那本相冊。
雖然知道對不起奈名,但還請原諒青春期男孩無可奈何的好奇心。
等等,這樣說來,這件事如果被奈名知道........
.............
我戰戰兢兢的轉頭看向奈名,然而後者卻只是表情陰沉的垂下眼簾,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我和母親的話語。
好像是沒有聽到,真是太好了。
不過,又在發呆了啊.........果然令人擔心呢,奈名。
「恭喜你啊,成仔!還是該叫白馬王子啊?哈哈!」
打斷我思緒的,是用胳膊勾搭住我的肩膀,大笑著的義輝哥。拜託不要那樣叫我,很丟臉。
「妳是叫奈名?呀~這麼漂亮,一定很適合白雪公主的裝扮!阿良也真是吃香呢。」
「欸?啊........
還有突然湊到奈名面前,令奈名回過神來的楓莉姐。很吃香這點我倒不否認。
兩位都在剛才和其他幾名大學生一同被任命為七個小矮人的成員。
「呵呵,我覺得兩個人都很合適喔。」
「連茉緒都這麼說啊.......
「王子一定很有錢吧,等下請我吃飯。」
「你別想,京陽。上次地獄拉麵的帳我還沒找你算呢。」
擔任王后角色的茉緒,以及被王后指派去殺害白雪公主的獵人角色的京陽也都出聲附和。
順帶一提,這兩個的角色分配理由是獵人感覺酷酷的很適合小京~』以及『小茉演壞人的樣子好像很有趣~』。
如此的興趣本位,該說是很有母親的風格嗎.....
就這樣,主要角色幾乎都由高中生的我們擔當的角色分配確定了下來。
再次回想起來,還是覺得有些對不起奈名啊。
「果然第一次就演主角是強人所難吧?之前宣布角色的時候也看起來不太情願。」
或許是在母親太過熱情的態度下令奈名難以拒絕,但不論是宣布角色的當時還是現在,她都露出有些複雜的表情。
.......不是這樣。」
垂下眼簾的奈名搖了搖頭否認,放下劇本的手指輕輕揪住制服的裙角。
「只是,白雪公主什麼的,完全不適合我吧.......真要說的話,拿著毒蘋果的王后反倒比較適合也說不定.......
「咦?為什麼?」
.......
不知為何,奈名以沉默代替了回答。
「呃........雖然不是很明白,但是沒什麼關係吧?再怎麼說也只是演戲而已。」
「是呢........
莫非奈名其實很在意角色和平時形象的落差嗎?總覺得不全是這樣。
不論如何,我的話語似乎無法讓她釋懷。
「話說回來,果然還是好累啊。」
為了改變稍嫌沉重的氣氛,我有些刻意的轉移了話題。
「如果這時候有哪個人的膝枕可以讓我紓解一下疲勞就好了呢~」
一邊若無其事的說著,我用眼角瞄向身旁的奈名,卻只換來鄙視的眼神。
.......你最近真的是越來越變態了。」
「才、才沒有這回事......吧?」
從那天和奈名的約會自稱以來,我確實對在對奈名示好這方面比以往更加積極了一點。
因為不管怎麼想,我們之間的距離都應該在那天縮短了不少。所以我就想著能不能一鼓作氣.......
不過,與其說起到效果,在奈名眼中,增加的好像只有變態的程度就是了。
不放棄的我,繼續半開玩笑的辯解。
「有什麼關係,辛苦的王子想要一點獎賞不為過吧。」
「哈?怎麼想都是白雪公主比較辛苦吧。再說,說出那種變態發言的時間點,就已經一點王子的樣子都沒有了。」
「那要怎麼樣才像王子?」
「嗯.......成良的話.......長相?」
「難度太高了吧!」
「開玩笑的,別那麼激動啦。」
是玩笑啊,真是太好了,不然我可能要考慮去整形了。
但是,能讓奈名這樣對我開玩笑,我們的關係應該也算是有點進展了吧?
「不過,確實是累了啊。下午還要繼續楠理阿姨的課程......
「變成那種模式的老媽,我也應付不來啊.......
「「唉........」」
「一直嘆氣的話,幸福可是會溜走的喔?」
伴隨著哄小孩般的台詞,兩瓶運動飲料分別被遞到奈名和我眼前。
眼前的少女揹著和身材嬌小的她十分相襯的小背包,如同她溫暖的行為一般,對我們露出溫和的笑容。
接下運動飲料的同時,奈名開口問道。
「謝謝,茉緒。妳那邊也結束了?」
「嗯.......真的很深奧呢.....American......
「妳是去練習演戲的吧!」
「啊!是、是呢......哈哈......
露出像是驚醒般的神情,茉緒苦笑著回應。妳不是被洗腦了吧?
........到底都教了她什麼啊,安格利先生。
正當我擔心著茉緒時,另一道熟悉的身影拖著沉重的步伐走了過來。
「喔,京陽......喂!那是我的耶。」
我招呼都還沒打完,京陽便一把搶走了我手中的運動飲料,毫無顧忌的嘴對瓶口喝了起來。
「我說你啊.......
「哈.....間接接吻.....!」
冷靜點,奈名,妳的眼神在發光。
還有,間接接吻的話,我比較希望對象是妳。
「那個......京陽的份我也有拿喔。」
「這樣啊,謝啦。」
聽到茉緒這麼說,京陽就將喝到一半的寶特瓶歸還給我,順勢坐在茉緒身旁,向她拿取了新的一瓶喝了起來。
這傢伙.......
由於跟京陽抱怨估計也是白搭,我半放棄的決定轉移話題。
「看你這樣子,老爸那邊也不輕鬆吧?」
對於我的提問,似乎終於解渴的京陽將嘴離開了瓶口,擺出嚴肅的表情。
「啊......相當有難度啊.......圍棋。」
「你也來這套啊!」
「小千,走吧,不要回頭。」
「那是白龍!你給我去跟塔亮道歉!」
.......這樣下去真的沒問題嗎?
「總之,要閒聊就等一下吧,我先去便利商店買個午飯。」
「啊,奈名,等一下。」
從奇怪的狀態中恢復的奈名起身說道,我趕緊叫住她,到練習室後方取來自己的背包,從中拿出準備好的兩個長方形保溫盒,將其中一個遞給奈名。
「便當,可以的話就吃吧。」
「欸?」
見到我的舉動,不僅奈名驚訝的從嘴角發出疑惑的聲音,連茉緒也詫異地瞪大雙眼。
「為、為什麼?」
「在學校的時候,奈名不是一直都吃從販賣部買來的麵包嗎?我就猜今天會不會也是這樣,就多做了一個給妳。」
聽了我的解釋,奈名沒有回應,只是略顯呆滯的眨了眨眼,好一陣子後,才像回過神來般的再度坐了下來。
........謝謝。」
然後,從我手中接過便當,緩緩的,但確實的動作朱紅的唇瓣,說出感謝的話語。
看見奈名臉頰透露出的潮紅,我不禁在心中對早起準備便當的自己,使勁的喊了一聲「GOOD JOB!」。
「我沒有嗎?」
在我沉浸在欣慰思緒的時候,京陽指著自己的提問,冷不防的將我拉回現實。
「啥?」
「便當。」
「啊,對喔,我都忘了。」
「真過分啊。」
「嘛,反正以前問你的時候,你不是說你比較想吃販賣部的豬排三明治所以不需要嗎?」
「這裡又不是學校。」
「這倒也是啦.......
不對,為什麼我非得為了京陽做便當不可啊?
雖然這麼想,但想必到最後也抝不過他,我便輕輕地嘆了口氣。
「唉......下次會連你的份一起充滿心意的做的,這樣行了吧?」                                                                                                                                                                                                                                                                                                                                                                                                                                                                                                                                                                                                                                                                                                                                                                                                                                                                                                                                                                                                                                                                                                                                                                                                                                                                                                                                                                                                                                                                                                                                                                                                                                                                                                                                                                                                                                                                                                                                                                                                                                                                                                                                                                                                                                                                                                                                                                                                                                                                                                                                                                                                                                                                                                                                                                                                                                                                                                                                                                                                                                                                      
「心意就免了,有便當就好。」
「你啊.......對了,既然都要做,我連茉緒的也一起做吧?反正三人份跟四人份也沒多大差別。」
我向茉緒問道。茉緒卻似乎沒有聽進耳裡,只是盯著自己的背包,看來有些消沉。
「茉緒?」
「欸?啊.......耶?可以嗎?讓成良一個人這麼辛苦。」
「喔,沒什麼啦.......倒是茉緒怎麼了嗎?感覺心不在焉的。」
「沒、沒有啦.......其實,我好像把便當忘在家裡了。」
「欸.......真少見啊,茉緒會忘記這種事......那樣的話,我這個便當給茉緒吧。可以吧,成良?」
「咦!?這、這樣的話,我的便當給茉緒,我跟京陽去外面隨便買點什麼什麼吧。」
眼看奈名手上的便當就要交給茉緒,我慌忙地提出了替代方案。
畢竟那是特地為了奈名準備的便當,再怎麼樣也想讓奈名吃到啊。
「不、不用啦。謝謝你們,奈名、成良。但是我自己去便利商店買點東西就好。」
「那麼,我們去外面吃吧。」
一邊對茉緒這麼說道,京陽站起身子。
本來以為他一定會去便利商店買三明治的我,對著突然的舉動也有些意外。
「咦?不買回來一起吃嗎?」
「不了,剛好在外面有想吃的東西。」
「又是拉麵?」
「算是吧。」
給了我模稜兩可的回答,京陽再次轉向茉緒。
「可以吧?」
「啊.......嗯。」
雖然露出困惑的表情,茉緒還是背上背包,追上京陽的腳步離開了練習室。
「走掉了.......
突然就被拋下的我和奈名,也打開便當盒吃起了午餐。
「我說啊,奈名。」
「嗯?」
「那兩個人,是不是氣氛不錯啊?」
........你對這種話題有興趣啊?」
「也不算啦,只是有這種感覺。」
「那是什麼........嘛,不過我也覺得茉緒對京陽比其他男生稍微積極一點就是了。」
「對吧。看著他們我就想,我們是不是也該有點進展........
..........
「對不起開玩笑的拜託不要離我那麼遠!」
「你啊........
在我的全力慰留下,好不容易才阻止了奈名的離去。
這段對話怎麼好像似曾相識........
傻眼的嘆了口氣的奈名,再打開便當盒的蓋子之後,似乎有些驚訝的發出「啊」的一聲。
「全都是我喜歡的菜色啊。」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
「不過,為什麼成良會知道我喜歡吃什麼?我應該沒說過吧?」
「咦!啊......這、這個.......
糟、糟糕了。昨天特地去向花伶學姐借了那本筆記本來看的事情,怎麼想都不能透漏給奈名。
要是那本筆記本的存在被奈名發現,天知道花伶學姐會怎麼制裁我。
見我慌慌張張的樣子,奈名露出捉弄般的微笑。
「是花伶對吧?」
「不......咦?妳知道啊?」
「對我的事情知道這麼多的,也只有她了。」
奈名的表情看似無奈,上揚的嘴角卻說明的她的真心。
「真的是,不管是你,還是花伶.......都對我太溫柔了。」
「奈名.......
「小奈~有些話想和妳聊,可以一起吃午飯嗎?」
從稍有距離的地方傳來的呼喚聲,中斷了我們的對話。
一邊笑咪咪地揮著手,母親小跳步的來到我和奈名身旁。
「欸?我嗎?」
顯得訝異的奈名指著自己問道,母親肯定的點了點頭。
「沒錯,是不能讓小良聽的話,所以我們到那邊吃吧。」
母親指著通道的方向,示意奈名跟著她到隔壁的練習室。
「突然幹什麼啊,老媽?」
「所以說了是秘密,不會和小良說的~」
面對我的抗議,母親不當一回事的敷衍過去,便握住奈名的手拉她起身。
「那麼,小奈我就借走囉~抱歉啦,小良。」
這麼說著,就把奈名帶走了。
不論是愉快的四人午餐,還是令人心動的兩人獨處,全都化為泡影。
只留下我一個人和自己的便當。
「咦........
愣了一會之後,我默默的掀開蓋子,吃起了便當。
「還有這樣的啊.........
 
 
 
 
 
 
 
On theother side
到達一樓的電梯開啟之後,不到幾公尺的前方就是連接著外側的玻璃自動門。
自動門感應到兩人而開啟的瞬間,帶著濃濃秋意的冷風,讓前腳剛踏出大樓的茉緒立刻懷念起有空調控制溫度的溫暖室內。
......要不還是回去吧?」
「說要出來吃的是京陽吧.......
一旁的京陽似乎也經不住寒風的襲擊,直接表達了放棄的意願。
雖然感到傻眼,但是對於茉緒而言,京陽的我行我素可以說是家常便飯,甚至都有些免疫了。
「果然還是大家一起吃吧。我去買回來,京陽先回去奈名她們那裡吧。你要吃什麼?」
一方面是出自體貼,同時也是為了暫時想要一個人的心情,茉緒如此提案。
......還是算了。」
「欸?啊........
稍加思索之後,做出結論的京陽邁開步伐。
被耍得團團轉的茉緒,在發出呆愣的聲音之後,雖然抱著有點不是滋味的心情,仍然迅速打起精神,跟上京陽的腳步。
「話說回來,京陽的練習怎麼樣啊?」
「嗯,三三定石我背起來了。」
「那還真是厲害.......不對!不是在說圍棋啦!」
看到京陽的洗腦似乎還沒解除的模樣,茉緒不禁嘆了口氣。
「真是的......下午的練習可不能再這樣喔?雖然我也沒資格說別人就是了......
「練習........可以翹掉嗎?」
「當然不行。」
.......真不想演戲。」
「現在才說已經太晚了喔,獵人先生?」
「可以等獵人完結了之後再讓我演嗎?」
「完結?你在說什麼?」
對於京陽突然說出的話語,一頭霧水的茉緒不解的歪了頭。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茉緒總覺得京陽的眼神顯得有些遺憾。
........沒什麼,我不想演獵人的意思。」
「是嗎?不然京陽想演什麼?」
「樹。」
.........那當然是不行的吧。」
「真遺憾。」
「不過,撇開玩笑話不談,我覺得這個角色滿適合京陽的喔。」
「啥?哪裡適合?」
「故事裡的獵人,明明收到王后的指示要殺了白雪公主,卻沒有下手,反而還告訴白雪公主要快點逃跑不是嗎?」
一邊回想著童話的內容,茉緒看了京陽一眼,微笑著說道。
「雖然感覺冷酷,卻意外的很溫柔這點,我覺得跟京陽很像喔。」
「童話裡只提到他沒有下手,理由是同情、溫柔、一時興起,還是單純的下不了手,根本就不知道吧?」
「嗯,或許是這樣吧......但是,就當作是這樣吧。」
「啥?」
「因為是童話嘛,所以我想相信,那是獵人的溫柔。」
.......完全不明白。」
「是嗎?呵呵。」
看見京陽露出困惑的表情,茉緒覺得有趣的笑了起來。
正想在說些什麼的時候,身旁的京陽卻突然停下腳步。
「嗯?怎麼了嗎?」
「到了。」
「到了........這裡可是公園喔?」
兩人走到的,是徒步十多分鐘,以位置來看,正好位於鳶蘿和車站之間的一座公園。
放眼望去,別說是拉麵店了,連一間飲食店都沒有,是完完全全的住宅區。
「不是要吃拉麵嗎?」
「這附近本來就沒什麼好吃的拉麵店。」
「欸?那為什麼........
「便當,有兩個吧?」
「咦.......欸!?為、為什麼.......!」
慢了一拍之後,才意會到京陽話中含意的茉緒,難掩驚訝的瞪大了雙眸。
.......打開背包的時候瞄到了。」
「啊......!這樣啊........
茉緒回想起剛才在練習室時,京陽恰好坐到自己的身旁,才恍然大悟般的理解過來。
「偷看可不是什麼值得稱讚的行為呢。」
........抱歉。」
........
茉緒再度因為感到意外而眨了眨眼。
沒想到自己有些鬧彆扭的指責,竟然會換來京陽老實的道歉。
真是狡猾呢.......這種時不時展現出的溫柔。
這麼想著的茉緒,露出了放棄掙扎的微笑,從左肩掙脫了背袋,將背上的小背包挪到胸前,並拉開了拉鍊。
打開的背包中,兩個精巧的粉紅色便當盒整齊的疊在一起。
那是茉緒比平常早了些起床,一邊考慮著營養均衡,一邊配合著奈名喜歡的菜色做出的便當。
想要給奈名一個驚喜的茉緒,卻被成良無意的舉動搶先了一步。
所以,沒能交出手的便當,就這樣沉睡在茉緒的背包之中。
氣餒得茉緒,才會說出忘記帶便當這樣的謊言。才會在大樓的自動門前,為了能夠獨處一陣子而提出要幫京陽買午餐的提議。
然而,這一切都被眼前的男孩看透了。
所以,才會說出想在外面吃的藉口。才會在大樓的自動門前,拒絕了茉緒吸引人的提案,並帶著茉緒來到公園。
為了不讓茉緒的努力白費。
不論這是否是京陽的想法,至少,茉緒想要如此相信著。
如同相信著童話中的獵人一般,茉緒也希望這是京陽的溫柔。
即使心中的烏雲並沒有消散,茉緒依然露出笑容,取出其中一個便當盒,遞向眼前的少年。
「如果不嫌棄的話,可以收下我做的便當嗎?」
比想像中的還要嬌小啊......
並肩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看見頭頂只到達自己肩頭高度的茉緒,京陽如此想道。
從髮旋延伸出的頭髮有些蓬鬆,卻又看起來相當柔順,讓京陽不禁有種想伸手觸摸的想法。
「嗯?怎麼了,我頭上有什麼東西嗎?」
........沒有。」
被轉過頭來的茉緒好奇的問道,不知怎麼的有種做了虧心事的感覺的京陽,不太自在的別開了視線,轉而看上手上的便當。
肉眼可見的用心。
一眼看上去大概五至六種的菜色,比例約是11的肉類和蔬菜,用心切成了章魚腳形狀的小香腸.......至少,如果只是為了填飽自己的肚子,是不會做出這樣多彩豐富的便當的吧。
然而,這樣的便當,卻連它的存在,都沒能被應該要收到的對象所知曉。
這麼一想,不知為何感到有些焦躁的京陽,像是要揮去思緒般的拿起便當,胡亂的往嘴裡塞了幾口。
「怎、怎麼樣?」
茉緒露出忐忑的神情,看似有些不安的開口。
「如果肉多一點就好了。」
.............這樣啊。」
對於自己的回答,茉緒似乎不甚滿意的稍稍噘起了嘴。
「唉......京陽果然就是京陽.......
.........
茉緒嘆氣的原因,京陽雖然不是很明白,但總有種自己做錯事的感覺,只好無言的吃著便當。
好一段時間,兩人之間只有寧靜的咀嚼聲。
再度打破沉默的,是以自嘲般的笑容開口的茉緒。
「成良也替奈名準備了便當什麼的,實在是沒想到呢。」
「既然都準備了,茉緒也交給她不就好了。」
「都已經有成良的便當了,那樣只會讓奈名困擾吧。」
「會嗎?有兩個便當吃的話我倒是會很高興。」
「那是京陽才會吧........不,說不定奈名也吃的完就是了........
看似有些無力地說著,茉緒再度露出笑容。
然而那份笑顏,不知怎麼的卻令京陽感到難受。
「奈名她.......最近變了呢。」
「是嗎?」
「嗯.......以往那種總是拒絕著他人的氣息,現在漸漸感覺不到了。這一定是......因為成良的關係吧?」
「可能吧。」
「成良很厲害呢,明明認識奈名的時間比我短的許多,卻好像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奈名的事。我花了好長的時間才打開的奈名的心門,成良也一下子就做到了。而且現在,還讓奈名對其他人也逐漸敞開心扉.........這些事情,我都.........
由於茉緒說到途中就低下了頭,京陽沒辦法知道她現在的表情。
「最近都會忍不住想.......奈名的身邊是不是已經不需要我了......之類的.......
變得垂頭喪氣的茉緒,好一陣子沒有再開口。
直到她再度抬起頭時,臉上已經回到了平常的笑容。
「對不起喔,讓氣氛變得這麼凝重。不知道為什麼,和京陽在一起,總是會說出奇怪的話呢,哈哈......
........
然而,即使恢復笑容,緊握住便當盒的指尖的顫抖,仍沒有逃過京陽的眼睛。
「我不知道茉緒為什麼這麼擔心,但是......
話說到一半的京陽,將手中剩餘不多的飯菜一口氣扒進口中。
咀嚼了數秒之後,又嘗試一次吞下肚,結果就因為太過勉強而噎著了。
「沒、沒事吧!」
看見京陽痛苦的神情,茉緒也看起來相當驚慌的從小背包裡翻找出保溫瓶,趕緊倒了杯麥茶給京陽。
清爽的麥茶通過喉頭,清除了障礙物之後,好不容易解除危機的京陽再度開口說道。
.......便當,很好吃。」
「欸?」
「如果我是金......奈名的話,有願意為了自己做出這麼好吃的便當的朋友,會很高興的。」
最近的京陽,至少對自己熟識的人的名字,稍微努力一點的記住了。
「所以,妳是她的特別這一點,妳可以更有自信一點。」
聽了這番話的茉緒,先是愣住似的眨了眨眼,隨後露出如暖陽般的微笑。
「謝謝你.......
那份笑容,不知怎麼的,讓京陽不由得別開視線,搔了搔後腦勺。
短暫的沉默後,再次開口的,依然是茉緒。
「果然很適合京陽呢,獵人的角色。」
.......是嗎。」
茉緒會這麼想的理由,京陽還是不太明白。
看了白雪公主的故事之後,會去揣測獵人的想法這件事,實在是很奇特。
不過對京陽來說,茉緒本來就是有些奇特的女孩子就是了。
「茉緒看來倒是不怎麼像壞心眼的王后呢。」
「這是在稱讚我的意思嗎?」
「王后才不會為了一個便當在公園裡露出快哭出來的表情。」
「什.....!京陽真是的!」
茉緒賭氣的鼓起臉頰,那副鬧彆扭的模樣,即便是京陽也覺得有些可愛。
但是茉緒隨即又露出微笑,然而,是包含了些許悲傷的微笑。
「不過,或許意外的合適呢......善於忌妒的王后。」
.......
「忌妒得對象不是白雪公主,而是王子就是了.....
........走吧。」
一邊說著,京陽起身將便當盒交還給茉緒。
「嗯.......差不多該回去了呢。」
簡單的收拾之後,茉緒也站起身子。
「不是。」
「欸?不然呢?」
「果然還是想吃拉麵。」
「欸?欸!?不是才剛吃過便當嗎?」
「我還吃得下。」
「我吃不下啊!而且不是說這附近沒有好吃的拉麵店的嗎!?」
「剛才想到一間了。」
「等、等一........不要啦啊啊啊啊~~~」
無視於茉緒的悲鳴,京陽半強迫的將茉緒帶往拉麵店。
結果,在那之後,因為吃太飽而肚子不舒服的茉緒,整個下午都沒有和京陽說過一句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76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zaqz32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不良少女矯正計劃 第九... 後一篇:不良少女矯正計劃 第十...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deGamer大家
國產獨立懷舊 RPG 《魯蛇轉生》已於 Steam 上發行!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1127920/ 看似惡搞、暗藏玄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