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耽美】殺手《紅街》第十四章 轉捩點

作者:牧葵│2019-09-22 21:57:03│贊助:10│人氣:71
第十四章 轉捩點

  

  1.

  彭澤理悠悠轉醒,不用幾秒,敏感地察覺自己所在的房間換過了。他坐直身子,下體立刻感覺到一股異樣。花了一段時間習慣它,放慢動作下床,意外地,身體似乎輕了許多。

  「睡得還好嗎?」

  背後傳來胡捻的聲音,他頓了下才轉過頭,淡淡地笑了笑:

  「……很久沒有睡得這麼實過了。」

  「那就好,羅茜有打來,沒什麼特別的,關心關心你。」

  「好,我再回電給她。」

  胡捻靠在窗邊,看似在和誰傳著簡訊,這會兒收起了手機。看著彭澤理下床,回身理了理床單。默契似地,誰都沒有提起身體裡尚有餘溫的溫存。彭澤理戴上自己的手錶,一看時間,都已經下午四點了,他匆匆地朝胡捻笑了一下,便準備往房外走。

  「抱歉,我得先去整理房間。」

  「哦,其實我稍微弄過了。」

  他愣了一下,胡捻已經慢吞吞地走到他背後。兩人一前一後地來到位在二樓的另一間房,彭澤理開門查看,又是頓住了良久。

  接下來他開了兩三間客房檢查,想必因為清潔夫這項職業的特殊性,胡捻打掃過的房間讓人挑不出一絲毛病。他完全確認之後,忍不住失笑,那人站在他背後,一臉懶洋洋的、又得意的笑,就像在等著理所當然的誇獎。

  「……我去抽根菸。」

  故意裝作沒看見,對方也不惱火。彭澤理走下樓梯時,想起自己之前曾也提議過要那人留在紅街,現在這個念頭再次浮現,他不敢肯定他們之間的關係至今是否有所改變了,只將那樣的想法暫時放在心底。後頭的腳步聲跟著他,一路跟到了大門外。

  傍晚的街道一片橘紅,夕陽的顏色鋪滿階梯,彭澤理習慣性地抬頭,才想到屋簷下的燈籠早被取下──或許該重新買幾個掛上去,他想著,給自己點起一根菸。

  「你菸癮很大。」

  「嗯。你要抽嗎?」

  胡捻的手伸了過來,卻故意拿走了他手上的那支、放到嘴邊深吸了一口。呼出的煙霧輕輕地吐在彭澤理臉上,他把菸還給他,長長地「嗯」了聲。

  「你這菸挺特別的呀。很少看人抽的牌子──哦,別誤會,我其實是不抽的。」

  「為什麼?」

  「工作原因。嗯、不要讓身上沾到太多多餘的味道比較好。」

  彭澤理點了點頭,就在這時,胡捻口袋裡的手機響了。鈴聲是十幾年前解散的老樂團,彭澤理也聽過一陣子,他挑起眉,胡捻只是揚了揚手機,對他笑道:

  「失陪一下囉。」

  他繞到後巷接電話,留彭澤理一個人在門前把剩下半根菸抽完。又再點了一根,第二根即將燒到盡頭時,胡捻才回來,而一輛摩托車正滑進紅街對面的停車格,胡捻順著彭澤理的視線望去──這可不就是店裡的那個女工讀生嗎?

  「我有點事情,先走了啊。」

  「嗯,路上小心。」

  「要不要來個道別吻?」

  彭澤理把菸放到他手上,回應這個玩笑,胡捻「哈」了聲,在亭亭走過馬路前,轉身離去。彭澤理站在門口等身上的菸味稍微散去,女工讀生已經走到門前。

  「亭亭,今天的房間……」

  話沒說完,亭亭撞了他一下,回頭看了眼,便匆匆地走進店裡、用力地將門甩上。彭澤理愣了下,感覺到不對勁,推門進到紅街,正在放安全帽的亭亭一見到他、便想往走廊那頭躲。

  「等一下。」

  彭澤理叫住她,她僵硬地頓在原地。他還不明白她這麼表現的原因,走到女孩面前,沉默了片刻才問:

  「發生什麼了嗎?」

  亭亭的臉孔扭曲了下,也不應話。在彭澤理還想說些什麼時,忽然拿出手機,對著他按下了拍照鍵。鏡頭的閃光燈使彭澤理反射地閉了下眼,她卻好像沒看見一樣,一言不發地把手機轉了過來,讓他自己看她螢幕上的畫面。

  只見彭澤理身上的襯衫略顯凌亂,露出的脖頸上,數個吻痕清晰可見。

  他連忙拉起了領子,可顯然對亭亭而言,這樣的舉動只顯得多餘。她抬頭瞪著彭澤理,語氣壓抑:

  「這就是老闆你所謂的身體不適嗎?之前突然像放棄紅街一樣、不再管店裡的事,也是這個原因?」

  慢了半拍才想起,這似乎是他們許多日以來,第一次算得上交談的對話。一開口便是如此尖銳的質問,可若仔細回想,便會發現李景熙消失後亭亭的狀態一直不大對。

  看著無法反應的彭澤理,亭亭彷彿覺得可笑般、用力地搖了搖頭。

  「以前總是那麼信任老闆,相信老闆是真的把紅街放在心上,現在看起來,你也只是、也只是……」

  「亭亭,我知道妳最近辛苦了。前段時間沒能顧好紅街,是我的錯。最近幾天我慢慢調整,會讓旅店盡快恢復正常。」

  「根本不是那樣的問題!你當我是笨蛋嗎?」

  彭澤理止住了聲音,在女工讀生眼中,他現在說什麼都顯得虛偽。今天以前,她不是沒有聽說過那些以往會覺得荒謬的傳聞,可她總還試圖相信彭澤理。

  現在,老闆在她心中的形象塌碎了。在看見對方頸上的吻痕時,有什麼迅速地變質。

  「如果真的在乎紅街,為什麼你好像對不見的那些人完全沒有感覺?景熙他──那麼喜歡你。可在他失蹤以後不到半個月,你卻可以若無其事地和別人上床嗎?」

  「不是的。」

  「我不想聽你的藉口!表面上對大家都很溫柔,實際上這裡跟那些賺錢的妓院根本沒有差別吧?這些天我一直在想,你根本看不起我們。」

  女工讀生脹紅著臉,眼眶邊已經蓄滿了眼淚,但硬是不肯哭出來。她嘴裡不斷喃喃著「他有多喜歡你」之類的話,看著自家老闆的眼神卻充滿了不諒解。彷彿遭到背叛,說出口的每個字都是從牙縫間用力地擠出來:

  「我一直、一直以為至少你們可以在一起。」

  她仍是沒憋住,豆大的淚珠從臉上滑落,她恨自己不爭氣般地用力抹去,說話的語氣不受掌握地變得粗魯。

  「結果你甚至不在乎。你猜怎麼?我拜託爸爸請人去查了。」

  彭澤理宛如被定住般無法移動,他的表情讓亭亭更加控制不住自己。她恨恨地瞪著他,那種眼神會讓人聯想到她真正的出身,明白這女孩骨子裡永遠不會是平常表現的天真形象。

  「你不是覺得景熙手腳不乾淨嗎?所以接受了客人的委託,把他們都當作你賺錢的工具、用過即丟。但我告訴你,要是在我爸爸那裡,沒有一個弟兄的手腳比景熙更乾淨。」

  「妳誤會了。」

  「誤會?我能誤會什麼?你根本不懂我們的世界。我從小被那樣的人包圍著長大,從不覺得這有什麼該死。我們順著弱肉強食的規則生存,不像那些不知世間險惡的貴夫人,成天只知道無病呻吟!」

  一口氣說了一長串話,亭亭喘了口氣,有些無力地閉上眼睛,深呼吸。

  「你只需要告訴我,景熙他、是不是死掉了?」

  彭澤理不答,她明白了,自己早該看出來。老闆跟他們從不同類。怎麼可能有在社會暗面打滾的人帶著那種氣質?只是以前彭澤理總是太過溫柔,讓她忽略了他看他們時眼裡的不屑。

  沒錯,「不屑」。

  「你沒有什麼要說的嗎?」

  「……是別人看不起你們、或是妳自已認定與妳身在不同環境的人,沒有感到悲傷的資格?」

  彭澤理好不容易說出一句完整的話,看著女工讀生,希望亭亭至少也能稍微理解他的意思。可惜後者僅僅冷笑了一聲,便退後兩步,靠近門口。

  「誰知道呢?反正我確定,說了滿口漂亮話,冷眼看著別人付出真心、看別人狼狽受傷的你,是這世界上最沒有資格說悲傷的人。」

  她退到門前、用身體撞開了門板,彭澤理眼睜睜地看著她向自己吼出最後一句話:

  「你真是令人作嘔!」

  她跑了出去,彭澤理上前了一步,卻踉蹌地蹲了下來。他抱住自己的手臂,發現他的身體在抖。

  歸根結底,亭亭的憤怒是出於景熙。

  要是當時沒有那麼選擇,結果會有所改變嗎?然而她只是期待他那時候順從地接受李景熙的一切──接受一支陽具,不需要了解那人背後的思想,把全部都吞進去,並且要讓所有人方便窺視他的痛楚。

  彭澤理把臉埋進膝蓋間,或許亭亭沒有那個意思,但她的話勾起了他久遠的記憶,他聽見愛人的聲音:

  「把腿打開。」

  背景是色情片播放出的浪叫聲,男人漫不經心地打量著他,說:跟著叫。

  他無法和亭亭說明,自己不可能看不起這裡工作的任何一個人。因為他知道當人們渾身赤裸,將真心坦承的那一方才會最卑賤。

  而他要怎麼說他就是最賤的那個人?

  「呵。」

  彭澤理不自覺地觸碰頸上的吻痕,有些刺痛,引來的餘韻同樣使人顫慄。他試著站起來,藉由提醒自己亭亭不在、有更多工作要處理,來避免掉多餘且無意義的思考。

  或許她過兩天便回來了。不回來,那也只是回歸到她沒來以前的工作模式。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感到如此不知所措,可能他發現自己想要的陪伴存在於各式各樣的關係中,可與之伴隨的理解終究遙不可及。

  不想打擾胡捻,但彭澤理忽然覺得他該給對方那個道別吻。

  

  2.

  少了亭亭,工作量翻了一倍不止。彭澤理忙到半夜便感到不支,幾個男妓注意到櫃檯附近少了個人,也不直接向他詢問,他們在空檔時有意無意地經過老闆面前,飄來的目光帶著刺探、有些不懷好意。

  彭澤理實在沒有體力應付他們的眼光,所有人都在為他們認識的、或不認識的某個同事追討答案──雖說紅街恢復正常運作一段時間了,可有的東西留了下來,他感覺得出裂縫產生,且還在擴大。

  他無能為力,只能盡力讓事情如常地運轉。

  這一夜像是用撐的,大約三點多,彭澤理不小心在櫃檯睡著了幾分鐘,慶幸自己醒來並未看見店裡出了什麼狀況。到了給所有人做下班點心的時間,他差不多是鬆了口氣。

  映在玻璃櫃上的倦容被身體的陰影擋住,自然地拿出亭亭專屬的粉色盤子,又想起對方不在、將東西放了回去。外邊隱隱約約傳來騷動,彭澤理慢了半秒,才轉過身。

  沉重的腳步一路拖行來到了廚房門前,那瞬間他完全愣住。

  「……老闆。」

  由於對方的外表變化實在太大,花了好一下子,他才認出那個衣著破爛、蓬頭垢面的男人,竟是已經許多天沒來上班的黃穆奇。那人悽慘得不像話,鬍子與頭髮像雜草般叢生,而臉上橫著一道流膿的疤痕,完全破壞了他本賴以維生的五官。

  那人看上去比他更虛弱,搖搖晃晃地便要倒下,彭澤理反射地上前扶住了他,一股難聞的氣味撲鼻而來。

  「先坐著。」

  這人亟需幫助,當下彭澤理不會想到自己有沒有必要伸出援手、更遑論瞧不瞧得起的問題。他扶著黃穆奇慢慢地在流理檯前坐下,倒了杯水給對方,便準備上樓拿急救箱。

  可在他要踏出廚房門時,有隻手扯住了他的褲管,黃穆奇顫顫巍巍地放下水杯,睜著腫脹絕望的眼睛自下而上地盯著彭澤理。

  「我……能跟你借點錢嗎?」

  「當然。」

  即便不知道原因,他仍能這麼說。分不清是膿水還是淚水,有什麼從黃穆奇眼眶邊滑下來,覺得荒謬一般,他吃力地扯開笑容:

  「不是一直拿男妓的命在換錢嗎?怎麼又還能把這些拿來借我們?」

  彭澤理沒說話,他輕輕掙開了黃穆奇的手,穿過走廊、快步向樓梯的方向走去。兩三個工作告一段落的大男孩注意到他匆促的腳步,探頭朝廚房看了一眼、紛紛發出訝異的驚呼,這時他們的老闆已經走上二樓。

  回了自己的房間,彭澤理逕自來到擺放著急救箱的架子前,他拿出箱子,手一個不穩,差點把東西摔在地上。

  定了定神,他將急救箱抱在手上,放慢速度地走出去。

  沒有必要和黃穆奇解釋,看似互相矛盾的行為背後,都只是因為他理解每一種無助的感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753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gjo39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耽美】殺... 後一篇:[達人專欄] 【耽美】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nchnater000ALL
SRPG 眼中的世界 試玩開放中!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811070/__Conviction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