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名為虛幻的真實 四、墮天

作者:孤僻的豬│2019-09-22 21:22:57│贊助:0│人氣:3
墮天
「這種地方真的會有妖嗎?」癸墨手中握著一瓶碳酸飲料嘴邊也不停下抱怨的一直碎念。
身為一位驅魔師癸墨當然能夠感受到周圍有沒有奇怪的妖魔鬼怪在作祟,這家超市就算不常來平時也路過很多次了,然而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都沒有感覺到有任何不尋常的東西,也沒看到任何不對勁的事物。
「難道真的是師傅搞錯了嗎?不過是那個師傅欸他有可能會搞錯嗎?」即使這麼說癸墨也沒有要停下搜索的意思。就在這個時候癸墨的眼角瞄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為了不要引起對方的注意癸墨選擇先假裝沒看到對方。
「我們去二樓吧......」
對方說出了這句話就立刻離開了現場。
「他好像是零落吧,跟朋友來買東西啊不過為什麼他要躲我啊。」癸墨重新拉了拉背後的大提琴袋換了一個比較舒服的位置,之後就在一樓繼續展開搜索。
零落離開才沒有幾分鐘的時間。突然癸墨一真背脊發涼,他已經感受到了對方是個很強的傢伙。
「喂喂,這也太誇張了吧!」癸墨立刻衝向散發出妖氣的地點,對方是個完全不容許自己大意的怪物。跑的過程中癸墨微微側過身把手伸入了大提琴袋內,從裡頭抽出了一把中國細劍嘴邊也不自覺的呢喃道:「真的要打的話我會有勝算嗎。」
「呼呼...呼......找到了......」稍微在商場裡跑了一下才抵達散發出妖氣的地點。
眼前出現的是一個十分異常的空間的破口,那很明顯已經不是這世界會出現的景象了。然而更讓人感到驚訝的是那股強大且讓人感到不祥氣息的主人是他。
「零、零落嗎?」恐懼感伴隨零落散發出的敵意強襲而來,使的自己講話不由自主的結巴。
「這...這次是真的癸墨嗎?」零落問道。而同時零落也收起了身上的神性。「你快點過來這邊!」
隨著態度的轉變因零落所產生的恐懼感也跟著消散。「別鬧了你才應該過來吧!你後面是一片火海欸,零落你快點過來。」說完癸墨將身上的氣聚集到手中的細劍上,一刀劈開了眼前的縫隙。
「該死!這種時候你還跟我開玩笑。」不等癸墨反應零落就使出了法則:「地心引力混亂吧!」語畢,癸墨身後的所有貨櫃立刻亂飛亂撞一通。而癸墨也像是受到什麼力量牽引似的直直往洞口飛去。
突如其來的變化雖然防不勝防但癸墨還是在落地後翻了一圈又立刻站了起來。
「你這該死的!什麼時候了還跟我開什麼狗屁玩笑,你沒有看到你旁邊全都是一堆會走路的爛肉嗎?居然還叫我過去你搞清楚狀況好不好!」把人抓過來後零落就是一陣亂罵。
癸墨看了看自己原先站的位置,除了飛起來的貨櫃以外還真的有一堆散發黑氣的穢物正張牙舞爪。
「零落你救了我嗎?」癸墨停頓了一下才接著道:「但還是要請你解釋一下現在的狀況,還有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同時癸墨舉起了細劍比出了防御架式,即使兩人實力差距一目了然自己卻不是真的毫無勝算。屏氣凝神,防禦的同時以靜制動、以柔克剛力量的差距是可以靠經驗彌補的。
雖然癸墨此時心中是天人交戰但零落完全沒有注意到他的戒備,並道:「癸墨快來幫我救人!」
「救人?還有其他人被困在這裡嗎?」
「我朋友裘雪被抓走了!可惡火都燒成這樣了怎麼會沒有半個人來!」零落激動的說道。
癸墨看了看周圍四處都殘破不堪,烈火與濃煙相互亂竄可見度還沒有超過四公尺。
「我感覺到不對勁就直接跑過來了過程頂多才兩分鐘,如果有人會來早該到了。在說就算有外人注意到了對方也很有可能會被困在我剛剛所在的那個空間吧。」癸墨道。
「兩分多鐘?怎麼可能,我們被困在這裡的時間加一加也有四十多分鐘,那個穿越空間的裂縫也出現了要二十分鐘,遠遠不止你說的兩分鐘阿。」零落完全聽不懂對方說的話時間完全兜不上阿!
「這就奇怪了,我聽到你們說要去二樓的時候到現在過沒有五分鐘欸,難到空間和時間都被動了手腳嗎,這次遇到的傢伙很棘手喔......」癸墨推敲著。要是這種外掛般的氣息是屬於零落的,而造成這次事件的兇手實力又在零落之上,那麼自己肯定是幫不太上什麼忙只能盡力而為。
但零落就沒有這種心情慢慢思考了。「快點跟我去救裘雪!」
「你要不要先跟我解釋一下那個裘雪是怎麼被抓走的,然後又是被抓去了哪裡?」此時零落也感覺到了自己有些太過心急所以閉上了雙眼調整了呼吸後才重新開口。
「我們上了二樓一個恍神就突然發現被困在這裡,然後我們走了很久好不容易發現了怎麼離開,接著就打開了通道最先看見的就是癸墨你的臉。當時我並沒有起疑就式著把通道給擴張到人可以通過的大小。」說到這零落摀住了自己的臉萬分後悔的道:「但我沒有注意到那個你是假的,他突然向我撲來我嚇的沒能反應過來,最後是裘雪推開了我代替我被抓走,而那個空間通道開始所小變形周圍的樣貌也開始改變,然後出現一堆奇怪的東西想要攻擊我,我拼命反抗好不容易才擺平它們但也不小心把這毀了。不只如此還沒有救出裘雪連一點她的線索都沒有......」零落越說越小聲,對於自己居然會選擇向人求助這點感到十分丟臉也十分不自在。
癸墨把手搭上零落的肩,安慰道:「沒事我們一定可以離開的。別看我這樣我好歹也是位驅魔師。」
零落看了眼癸墨,長相年輕完全沒有經歷過風霜雪雨的大師的感覺。背後還帶了空的大提琴袋子唯一比較有驅魔師風範的地方大概只有手上那把中國細劍。
「你看起來就只是個怪咖連神棍都還算不上的那種。」零落免強擺出了招牌笑容試著扮演平時的自己,感覺只要這樣就比較不會害怕了。
再說雖然心裡很懷疑但癸墨好歹還帶了把武器打起架來應該還是比自己有用吧。
「真可惜你找的救人幫手只是個怪咖阿。」癸墨嘆了口氣道:「不過這次可能連我也處理不來,先是時間流動的矛盾然後是詭異的空間跳躍。總之先找找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吧。」
說到這零落才想到自己是有看到奇怪的地方。「那個算不算?」零落將手指向了一旁的黑霧。
那是自己和突然出現怪物戰鬥時留下的,周圍就只有那一塊黑的特別不正常,與其說是冒著黑煙還不如說是照向那裡的光線全都被吞噬了一般。一塊永無止境吞食光芒的黑洞。
「就是那裡了,走吧。」語畢癸末就想直接走進去。
「等等你瘋了嗎你想走進去?裡面可是黑到什麼都看不到欸,不能用你的劍把它劈了就好嗎?」零落趕緊抓住癸墨道。
「我給你一個忠告零落,在這裡你看到的東西很有可能都是假的,除非它們主動攻擊你不然最好沒事別亂打。」癸墨在次拍了拍零落的肩膀道:「要相信專業。」說完就自顧自的走了進去。
零落沒有多想也立刻跟在癸墨身後跑了進去,就怕這個黑洞心情不好決定耍個自閉這樣自己又要一個人了。
穿過黑洞之後感覺又回到了正常的商場就是視線還是感覺怪怪的,和使用法則會出現的視覺違和感一樣。
癸墨轉過身指了指商場大門道:「先出去看看吧。」
雖然很想立刻去救裘雪但零落的直覺告訴他先看看狀況。
出了大門異樣感並沒有消失,望向遠方的景色也沒有任何改變一切都跟現實世界一樣,唯一的不同是這裡太安靜了。
「這裡是哪裡阿?」零落也沒多想就直接問出口,這裡實在太安靜了感覺自己隨時都會瘋掉似的。
「感覺這就是出口了,零落你看遠方的街道有人吧。」
雖然他們的身影很模糊但的確還是個人的樣子。這種感覺就像是從另一個世界觀看彼岸人似的,一股淒涼與空虛感尤然而生。
「朝他們的方向慢慢走就會回到現實世界了。」說著癸墨就打算直接離開。
「等等我們不是還要去救裘雪嗎?」零落問道:「你不會打算丟下她吧?」零落抓住癸墨的肩膀瞪了他一眼。
「很可惜你也看到超市裡面有多大了這個妖強得很不對勁普通人被抓走必死無疑,就算你體質奇特回去也是死路一條,算我求你快走吧零落。」
零落搖了搖頭,反正回去了也沒有家人在等著他,朋友間也沒有誰特別到足以讓零落掛心,都只是些打發時間才認識的人。現在好不容易有個對自己好而且十分特別的女孩,最重要的是她半小時前才救過自己現在怎麼可能就這樣夾著尾巴逃回去?
「算了不來幫忙的話我就自己去吧,我去去就回你想離開可以先走沒關係。」說完零落對癸墨露出了一個還算友善的笑容就走回了商場內。
穿過商場大門一眼望去還是沒有半個人,但是從剛剛的狀況來判斷這裡應該已經離那個一切事件的元兇很遠了。
不過為了預防萬一零落還是對整間商場使用了法則,這是一個可以把聲音完美傳送出去,能把喊出口的聲音在沒有消逝的情況最大限度的傳送到對方耳中的法則。
「本來是想要在老師用麥克風罵人的時候把喇叭的聲音偷走,再原封不動的送回老師耳膜的世紀大整人,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用上。」零落聳了聳肩同時臉上還掛著笑容。
零落大吼道:「裘雪你在哪裡!」過了幾秒。「完全沒有反應...沒有用嗎,我想不過我想也是拉。」
正當零落這麼想的時候四周開始出現異變,不像當時一個恍神就身處異處。這次很明顯得可以看到周圍的變化。先是空間不斷被拉長周圍又開始出現那些全身潰爛的穢物,連架子上的物品都默默的出現了變化。
最後出現在零落眼前的是一名被黑色霧氣包附的長的像人類的某種存在,全身都散發著十分不詳的氣息,雖然一開始遇到時他用著癸墨的臉,但透過神性還是感覺到他就是帶走裘雪的人。
「還真的出來啦。」零落在嘴邊呢喃著。緊接著大吼道:「裘雪在哪?」這不是詢問而是赤裸裸的威脅,零落刻意讓對方感受到自己全部的神性想要以此威嚇對方。
也不清楚對方是聽懂了還是害怕了,周遭的空間開始扭曲裘雪就這樣憑空出現在對方身旁,但她已經遍體鱗傷倒地不起甚至無法判斷她是否還活著。
看見此景零落瞪像對方大怒道:「你小子完蛋了!」
裘雪所躺的那片地板像玻璃般碎裂接著行成了一道傳送門,因為地心引力裘雪向下掉入門內,而門的另一頭當然就是零落的身旁。而在同時零落發動了另一個法則再次改變了地心引力把周遭的一切全部砸向了對方身上。
但是黑影左扭右蹦的工及遲遲沒有效果。直到......
「可惡!快醒醒阿零落你打錯人了!」癸墨大喊著。同時把氣注入了細劍再將劍扔向了零落。
細劍滑過零落臉龐流下了一道小小的傷痕,此時零落才像在夢中清醒清醒了過來似的停下了攻擊。
回過神的瞬間零落就明白自己幹了什麼。「呃......噗哈哈打錯人拉。」給了癸墨一個大大的笑臉外加一句嘲諷意味十足的「對不起~」之後就轉頭關心裘雪去了。
「裘雪還好嗎?」零落扶起了她心理想著,幸好當時抓沒有抓錯人。看到裘雪微微睜開的雙眼零落開心道:「太好了妳沒事裘雪。」
「嗚...吵死了......!!不准碰我變態!」說完才剛清醒的裘雪一拳打向了零落,但這是一個沒有怪力沒有奇怪效果的普通女孩子的一拳。
裘雪試著靠自己站起來,但卻連穩住身子都做不到就這樣倒回了零落懷裡。
「糟了神性消耗完了......」裘雪用著虛弱的身體免強道。
聽到這句話零落想也沒有多想就試著把自己的神性注入裘雪體內,因為兩人肉體接觸到的地方很多,要把神性傳進去對方身體相較於隔著空氣做簡單了不少。或許是因為神性就是身體的一部分零落可以感覺到自己被包圍最後漸漸被對方吸收。
才持續沒有幾秒裘雪就推開了零落道:「你是笨蛋嗎回來做什麼我最後有叫你快逃吧。」
零落也笑笑道:「太好了還活蹦亂跳呢,我剛剛還再擔心這樣亂搞會不會出事。」零落心虛的說著,剛剛的一切都沒有經過練習全都是自己的突發奇想,還再擔心會不會把裘雪搞到掛掉之類的。
「喂喂,沒有人要關心我嗎?」癸墨一臉雖樣的道:「我才剛回來就發現你不見急忙開了扇門往回走就被你當肉靶打。我不是才說不要胡亂攻擊嗎!」
零落看著癸墨也沒打算給對方好臉色看,說著:「你不是走了怎麼又回來?」
癸墨長嘆了口氣道:「我才剛離開不到一分鐘師傅就傳了封簡訊叫我滾回去。」癸墨無奈的甩了甩手。
「零落那傢伙是誰?」裘雪瞪著癸墨感覺是也沒打算給感對方好臉色看了。
「我叫癸墨請多指教。」癸墨友善的打了招呼並伸出了右手。
「髒死了別碰我。」裘雪不屑的說道。
看見癸墨被嗆我整個心情大好,臉上的笑容也是展露無疑。但這還是引來了裘雪不滿的謾罵。
「你笑什麼阿!神性是很重要的東西怎麼可以隨便給別人!再說要不是對像是我那個人早就死了!」看到零落的笑臉裘雪簡直越罵越火大。
「沒事沒事結果好就了~」拍了拍球雪的肩膀。
就當三人準備離開時異變再次發生。
裘雪最先道:「又來了嗎,搶走了我的神性還不滿足的傢伙。」
癸墨再來道:「等等好可怕的氣!為什麼一個比一個還誇張阿!」
零落最後道:「這個醜八怪是誰阿......」
身為在場對零異事件感知程度最低的零落只能看著對方的臉免強吐出這句話。
不過他應該就是這次事件的原兇了吧,零落靠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死命瞪著他,同時思考著對方居然是人型的。
男子的膚色讓人感覺並非活物似的是種病態到使人毛骨悚然甚至覺得噁心的蒼白,亮黑色的頭髮遮住了他大半張臉,身上穿著不清楚是哪個國家的異國服飾。那能看穿靈魂的眼神死死的盯著零落,感覺一個恍神隨時都會人首分離的壓迫感不斷襲來。
「原來是薩邁爾的走狗阿。」他說道。
男子往前踏出一步,火焰依舊燃燒著卻還是為對方讓出了一條通道。男子往前踏出第二步,空氣寧靜的使人瘋狂卻也沒有任何人膽敢有任何動作。
「怎麼了小姑娘?」男子說道:「妳是薩邁爾豢養的寵物吧,要是我就這樣把他身上的權力碎片吞食掉我想薩邁爾會很困擾吧?」他對著裘雪著麼說道。
「阿薩謝爾拖了這麼久的時間隨時都會有其他天使趕來,只要你現在離開我們就當沒發生過這回事。要是你不肯我們就一起死在其他天使手上吧。」裘雪試著反過來恐嚇對方。
雖然知道裘雪現在再談重要的事不太適合打擾,但我還是弱弱的問了一句。
「阿薩謝爾是誰阿?薩邁爾又是誰阿?他剛剛說的權力『碎片』是怎麼回事?」
面對我這不看場合連續拋出的問題裘雪也沒有選擇視而不見,反而還轉過頭很認真的看著我回答。
「阿薩謝爾是路西法底下的一位天使。然後薩邁爾是你法則的前任繼承人,是一位熾天使。最後權力碎片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在我的記憶中薩邁爾大人已經死了,是他在死前把心臟交給我讓我去找下一位繼承者的。」裘雪回答完畢之後就轉向面對阿薩謝爾。
「真是可憐的魁儡。自以為是場上殺敵的大將卻不知曉得自己只是區區棄子。」說著男子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同時也笑的零落心理發寒,想不道短短幾天內會有這麼多奇怪的東西想要自己的命。感覺自己好像被其他人當成了某種升等秘藥似的路過的每個都想咬上一口。
阿薩謝爾將右手往前一揮,霎那間自己就往後飛了數公尺遠伴隨而來的是腹部的一陣劇痛。趕緊睜開了雙眼定神一看心中瞬間竄起了一陣寒意,原本自己所站的那塊地出現了如刺蝟般黑暗的尖刺,要是剛剛裘雪沒有及時踹開自己現在肯定已經成了蜂窩了。
「差點秒殺欸!我真的有這麼弱嗎......」零落搖了搖頭重冷笑著。並用盡全力使用神性提高自己的反應力,就怕一個不小心自己又被秒殺。
「零落小心點,阿薩謝爾可以操弄影子並將影子實體化來進行攻擊。」裘雪說道。
從話語中已經能感覺到裘雪的心急了,反觀零落除了最開始的那一擊所帶來精神上的衝擊之外,其實零落沒什麼太大的感覺要說自己會死嗎?感覺就會死阿,但卻不曉得為何心中平靜如止水。就只是不想死得這麼窩囊。
「不過我到是想到一個好點子。」雖然來不急思考些細節但還是想到了大致上的方針。
阿薩謝爾在試探過對方後也沒像一開始那樣小心翼翼,用影子製作出一把長劍就大步朝零落走去。在他心中這場戰鬥的勝負已分,必竟雙方的實力差距過於懸殊零落連試探的那擊都捱不過去。一想到自己獲得權力碎片之後的實力增長阿薩謝爾嘴角再次勾起一抹微笑。
零落見對方拿出了武器也不甘示弱的想拿個什麼幫自己壯大一下聲勢,不過左看右看除了躲在一旁的癸墨用的那把中國劍好像也沒什麼像樣的武器了。
「算了過來。」簡單一句話癸墨手中的劍就棄主人而去。
裘雪隱隱約約也感受到零落的變化了。就像人類剛開始學習使用身體必須相當專心去下達每一個指令,不過時間久了只要去想像結果身體就能自行想辦法達成,無須思考每個行動都宛如行雲流水般順暢。
零落接過劍後也朝向阿薩謝爾走去,就在兩人還隔著五步之遠的距離零落對他笑了笑。緊接著他們同時一個箭步向前開始了第一輪的交手。
阿薩謝爾操弄周圍的影子向零落刺去劍也瞄準零落的心臟準備進行收割。但在下一秒他震驚了。
只見零落使用了法則改變了光與影行進的方向讓阿薩謝爾直接原地空大,接著零落照癸墨剛剛做的把神性注入進劍中對男子展開了反擊,逼著阿薩謝爾舉劍防御。
不過阿薩謝爾沒有想到的是裘雪比他更為震撼。在裘雪眼中剛開始戰鬥時零落的神性就只剩下約莫四成能夠運用,更別提他能夠使用法則到現在也不過短短數小時的時間,實戰經驗更是直接掛蛋。這本該是場必敗之戰。
「你、你幹了什麼?人類!」阿薩謝爾憤怒的說著。
敵人都這麼問了代表這招肯定很有效阿,怎麼可能回答他阿。零落最後只對他笑了笑這一笑也笑的阿薩謝爾腦神經炸裂直接爆氣一波。
雖然阿薩謝爾沒有看出來但裘雪就不一樣了,她身為長時間輔佐薩邁爾的存在一眼就理解了零落使用了什麼法則。而且這個決定十分的正確,效果好消耗的神性也不多,換做是一般人可能沒辦法這麼快做出反應。
「零落你是什麼時候想到這個方法的?」裘雪問道。
「恩......憑直覺吧?」零落自己也沒搞清楚,這理論上是一種豪賭沒人知道對方是真的操弄影子,還是只是類似影子的某種物質。但零落完全不覺得自己會失敗,異常準確的戰鬥直覺也是零落可怕的地方。
「只是直覺嗎......」雙方實力差距太過一目了然,對方幾乎滿血滿魔開打前還搶走了裘雪絕大部分的神性狀態可說是滿溢出來。但零落還是靠直覺就免強和對方過了幾招更別提他還是在缺藍的情況下,這本該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看著被斥退的阿薩謝爾自己當然有過追擊的念頭,但或多或少零落也感覺到自己已經快被抽空了,現在貿然追上實在並非上策,也得留一些喘息的空間給自己才行。現在零落決定舉起劍用上全部的精神力防範對手的偷襲。
另一邊阿薩謝爾則是收起了輕視的笑容,他完全沒有想到即便對方只是權力的碎片也差點重傷自己,更別提零落還長的一臉菜樣。只能說法則的力量太可怕了完全沒有大意的餘地。
阿薩謝爾閉上雙眼輕聲呢喃著,接著周圍浮現出了陣陣紫色幽光它們先是在周為盤旋最後聚集在男子的背部,霎那間紫光乍現遮蔽了阿薩謝爾的身驅,等紫光再次散去佇立在原地的男子背後多了兩對泛著紫光的翅膀。
暗紫色的翅膀周圍泛著陣陣幽光,他的翅膀美駭人的連零落都忍不住分神多看了兩眼,有那麼瞬間使人真的以為天使降臨世間了,那副身影是多麼的神聖、美麗且莊嚴。
「哇這傢伙也是天使阿......看他頭上的羊角我還以為會是惡魔呢。」說實話對方美的讓零落對於自己什麼都沒看清楚就叫對方醜八怪有些愧疚。
「他是四翼天使是實力僅次於六翼熾天使的存在。」裘雪對零落補充道:「不過真的要說的話世上所有天使都已經墮落了,連同熾天使也不例外。」
沒有任何時間讓零落思考,周遭又再次產生了變化原本殘破的商場突然不斷挑高。而阿薩謝爾則舉著暗劍駕著幽光向零落俯衝而來。
依舊沒有任何時間思考,零落直接使用了法則影響重力凌空躲過了阿薩謝爾的攻擊,見狀男子也追了上去很快的就貼到了零落身旁。
「該死也太快了吧......」零落冷笑道。
即便影刺對零落沒有任何效果阿薩謝爾還是用上了它們,目的在於影響對方的專注力。他終究只是位新手要同時維持多種法則還是有難度的,更別提零落那奄奄一息的神性了。
攻勢當然不可能就這樣結束,阿薩謝爾也用上了神性強化自己的肉體打算和零落打近戰。
影刃就宛如風暴般兇猛且接連不斷,同一個瞬間宛如有數十道斬擊襲來,搞得零落只能不斷的強化反應力狼狽的閃躲。最麻煩的是對方並非亂無目的的亂斬。
被集中攻擊的是零落手中的劍,它做為唯一的武器要是斷了那自己也差不多要去領便當了,這逼得零落在所剩不多的神性中還要額外分配一部分來保護劍。在來的攻擊則始終圍繞著零落的死角與要害,一擊不中就退而靜觀沒有留下任何大意的可能性。
幾輪的交手下零落早已遍體鱗傷,而阿薩謝爾的力量和速度卻逐步上升,且依舊咬緊零落不給他任何喘息的時間。
「零落在快一點不然就糟了。」裘雪在一旁說著。語氣中透露出滿滿的惶恐之情。
「抱歉裘雪......我好像到極限了。」零落笑了笑道。與此同時本握於零落手中的劍也應聲斷裂,清脆的聲音響過了周圍就像是擅自宣告戰鬥的失敗似的。
零落這抹微笑使的阿薩謝爾心生厭惡,卻也讓他無法捉摸清眼前的少年。為何總是帶著笑容?為何他的眼神中沒有對於死亡的畏懼?難道眼前這個人類不怕死嗎?不!絕無可能自己身為不會衰老的存在都不曾看破生死了,何況是眼前短命的人類。事到如今這些也都不重要了阿薩謝爾沒有停下的意思,打算就這樣亂劍砍死零落最後收下他的心臟。
「最後來賭一把吧!」零落硬是擠出了最後一抹笑容來蓋過心中的恐懼。
零落早已經無力在維持任何法則或是強化自身身驅,就放任影刃和影刺在同一瞬間刺穿自己的肉體。僅在最後免強扭過身驅讓攻擊避開了心臟。
「你也怕痛吧......」這是零落的最後一句話。
就在下一個瞬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薩謝爾的慘叫響過了整間超市。在確實接下這致命一擊後零落再次發動了法則把痛覺轉換到對方身上。突如襲來的劇烈疼痛讓阿薩謝爾在不經意之間解除了影刃和影刺連飛行都忘了,就這樣兩人直接落回地面。
以零落所剩的神性這個法則根本堅持不了幾秒鐘,在落地後阿薩謝爾摀著身體不斷的打滾,而零落雖然全身血流如注眼神也是虛渺空洞喪失靈魂般了,但還是免強靠意志力撐起身子,擠出最後一點神性強化了右手手指的指尖,插入了阿薩謝爾的胸口給了他最後一擊。
隨後零落就像斷了線的傀儡似的倒地不起。這場戰鬥勝負以分,雖然結果難以置信但零落還是免強贏了下來不過付出的代價可不小,零落現在神性掛蛋基本上與凡人無異,身上那麼多個洞不管怎樣也都救不回來了。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裘雪走到了倒下的零落身旁,輕輕的把手撫在他的胸口上,接著一股暖意流入零落的胸口這才免強把他從暈眩的邊緣拉了回來。
「零落你要保持清醒快用這些神性修復傷口,至少要把至少先把血止住才行。」裘雪扶起了零落的身子讓他至少能保持清醒。不過醒了是醒了但零落現在精神還處在恍惚狀態意識隨時會被痛覺與暈眩感淹沒,根本無法好好駕馭神性。
這下裘雪可慌了,自己本來應該做為主人的『武器』去輔佐他,但事發突然自己完全沒想到在第二天就遇上了四翼天使這種實力僅次於熾天使的對手,裘雪根本來不急幫零落淬鍊屬於他的武器,要是在繼承權力那天當晚就進行淬鍊的話,以零落的資質這戰也不會打得這麼驚險。更別提身為『武器』的裘雪根本無法使用任何法則,沒有戰鬥的能力也無法幫忙治療傷口。一想到當初還是自己硬拖著零落來這裡罪惡感不禁尤然而生。裘雪開始後悔著為什麼當初要來著個地方,最一開始不就是自己提醒零落與其他天使的巨大差異嗎?那為什麼自己卻沒有更謹慎些呢?
想著想著裘雪不禁流下了眼淚,淚珠滑過她細緻的臉龐一路向下最後滴落在零落的臉上。
這成功的引起了零落得注意。「怎麼拉小美女。」零落重新回過神並運用神性開始修補傷口。「怎麼拉?哭成這樣。」用淡淡的微笑加上一句問候來告訴裘雪自己沒事,雖然零落並沒有發現他的臉根本沒有笑出來。
不知道為什麼躺在裘雪的胸懷裡,但能被美少女這樣對待似乎也不是什麼壞事呢。想著,零落這次徹底失去了意識。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74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elvis1010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名為虛幻的真實 三、替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Rmiss繪者
持續練習,歡迎來我小屋看看 人體練習骨架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