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自相矛盾、02

作者:凍結│2019-09-22 20:10:31│贊助:6│人氣:27



  過沒多久,爸爸拉著昇叔叔的手,跟媽媽提了離婚。我不明白,這事明明該沉了,為什麼他又突然讓它浮上檯面,媽媽無法接受這件事,對於這事,她是唯一一個不知情的人。
 
  我在一旁站了很久,看著那個男人把離婚協議書放到桌上,牽著另一個人的手,朝她說:『我們離婚吧。』
 
  媽媽顯然很震驚,她的目光越過眼前的離婚協議書,落在那兩人相牽的手上。也是,誰能接受自己結婚十多年的丈夫突然出櫃呢?
 
  『你剛剛、說什麼……?』
 
  她問了一句,語氣顫抖,我聽得不忍,想把她直接拉到我旁邊來;可我沒有任何立場這麼做。這事遲早會曝光,只是我料想不到,竟然來得這麼猝不及防。
 
  他顯然不意外我媽的反應,他也不過鎮定地再說一次:『……我們離婚吧。』
 
  我站在一旁看著他們,那個男人的表情很沉重,媽媽則像收到什麼震撼彈似的愣在原地不動。
 
  『老公跟阿昇……你們這是做什麼?你們是什麼意思!』
 
  媽媽拾起桌上的離婚協議書,身體止不住顫抖,握在手裡的紙也逐漸扭曲變形。
 
  『我們一直是對戀人,我很愛他,希望你們能成全我們。』
  『對不起。』
 
  幾乎在爸爸說出口的瞬間,我聽見了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我看見媽媽猙獰的眼神,她瞪著她此生最信任的兩個男人。
 
  ──對不起。
 
  原來是這個意思嗎?因為不要勉強自己,所以要逃跑,牽著曾經傷害過的人繼續傷害愛著自己的人。這就是那個人口中的贖罪。
 
  ──『……阿軒,不要為了世俗去勉強自己接受不願意的感情,記住了。』
 
  為了自己、為了高中時的摯愛,那個人選擇放棄家庭、放棄我們。他不曾想過一個家庭失去一家之主會發生什麼事,那不在他的考慮範圍,這個家會變成怎樣,他也從不打算關心。
 
  我發現我比想像中冷靜,我原本以為我會衝過去分開他們的手、會大聲罵他們為什麼要騙我們,但現在心裡除了滿滿的疑問之外,我什麼也不想做。只是看到兩個大男人牽手,而且對象還是自己的父親還有平時常一起玩的叔叔時,心情十分複雜。
 
  『你、你們……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媽媽朝他大吼,吼得嗓子都啞了還不停止。爸爸沒有理會,就這樣牽著昇叔叔離開了,頭也不回地,媽媽吼完像失去力氣般癱坐在地。
 
  我莫名感到一股惡寒,沿著腳竄上背脊,體內好像有股什麼湧了上來。我不知道我在怕什麼,看著那個人越走越遠,我的思緒飄離了,連門口傳來的關門聲都渾然未覺。
 
  很久很久以後,好像也不能說久,大概是我要升上高中的時候,我爸媽離婚了。那天他牽著另一個男人的手,對我們說「他很愛他」,希望我們能成全。
 
  他背叛了我們。
 
  『她是很好的女人,我很喜歡她。』
 
  或許那個男人的確喜歡媽媽,也就僅限於喜歡的程度。因為他一直愛著另一個人,放棄家庭、放棄妻兒,不顧一切也要跟那個人在一起。愛情就是這樣自私的東西。
 
  那段時間我做了好幾個月的惡夢,我沒辦法擺脫他。那時我才明白,我原來並不是不在意,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爸媽離婚的打擊早就滲到血液裡,拿不起也放不下。
 
  從來就不存在能夠放下的事,有也不過是還沒察覺。對於之後的記憶我記不得多少,有很大一段時間的記憶都是空白的,我不知道我是怎麼度過那段日子的,我只知道,我沒有爸爸了。
 
 
  「下次再來看你們。」
 
  我輕輕拍了掌後離開墓園,臨走前我發現自己的視線有些模糊,隨手一抹才發現原來在不知不覺間掉了淚。到底是為什麼而哭?是對家人一個個接連離去感到難過嗎?還是對於爸爸和升叔叔感到生氣呢?
 
  很多年過去了,國中懵懂的林軒已經長大,到了能夠厘清他們之間情感的年紀了;然而我卻無法篤定地告訴自己,我究竟希望當年是怎樣的結局,雖然現在去探討這個早已失去意義。
 
  爸跟升叔叔,你們在上面,幸福嗎?
 
  回家路上,我在心底問著沒有答案的問題,直至月亮探出頭,還是沒有人能回答。
 
  『林軒,等下放學要不要去新開的店看看,他們的蛋糕聽說口碑很好!』              
  『抱歉,我得回家幫忙我媽做生意,下次可以嗎?』
  『這樣啊……沒關係,那就下次吧!』
 
  總算是打發走了,我暗自松了口氣。剛剛應該有好好笑著吧?不知道看起來假不假,還好他沒有說要一起來幫忙,不然自己那個拙劣的謊言就會瞬間被拆穿。
 
  我已經無法像以前一樣跟朋友出去玩了,自那天起,再也辦不到了。
 
  任何會讓我想起那個人的行為都令人敬謝不敏,朋友間的相處、親昵的舉動、戀愛,說來也諷刺,我曾以為我不在意的,卻沒想到那個人的作為已經嚴重影響到我的生活起居。
 
  我轉頭,視線跟陳筌佑撞個正著。我不喜歡他看我的眼神,他的眼神太深沉了,緊緊鎖在我身上,總會讓我有被看穿的錯覺。我不喜歡這種感覺,我也不想屈服,就這樣跟他對視,也不知道這樣暗戳戳的「爭鋒相對」是存什麼心。
 
  行吧,我噁心死你。我笑著看他,我率先打破沉默:『筌佑,有事嗎?』
  『你為什麼要一直笑,不累嗎?』他看著我,平板的嗓音聽不出語氣;我卻瞬間湧上排山倒海的情緒。
 
  不累嗎?
 
  我感覺到我的臉垮了下來,我應該還是有好好笑著吧?即使那笑容可能比哭還要難看。
 
  累嗎?我不知道,我已經不知道了。只要我笑著,媽媽就會開心,我很想念媽媽以前笑著做滑蛋給我吃的場景。那個人已經離開了,我怎能再次讓媽媽難過呢?
 
  『不這麼做的話會沒命的,就跟那裡一樣。』
 
  如果媽媽的精神再次崩潰,如果再來一次背叛,我想,我會沒命的。哪怕是硬撐,我也要守護早已支離破碎的家庭,自欺欺人也好、逃避現實也罷,那是我活著的意義。
 
  我已經回到我的座位上,回答時我想得太過專注,並未發現陳筌佑當時露出了類似錯愕的神情。
 
  『筌佑。』他抬頭看我。
  『其實我自己來就好了,不用這麼麻煩。』
 
  我有點無奈盯著他手上──本來應該是在我手上的一迭作業本,那些要搬到辦公室。
 
  『不必,你笨手笨腳的,等下灑一地。』
 
  說完他大爺的繼續往前走,我覺得我跟他沒有熟到他能夠隨便開玩笑的地步。至少我覺得這並不好笑。
 
  『唷!』有人拍了我的肩膀。唉,這次又是誰?我轉頭,映入眼簾的是張笑得燦爛的陽光笑臉,『感情這麼好,一起搬作業啊?』
 
  李亦顯然無視了我手上一本作業本也沒有的事實開始睜眼說瞎話。
 
  『吵死了,這裡沒有妹子,要吵去別的地方。』前面傳來陳筌佑嫌棄的聲音。
  『欸!好過分!我們明明在開學的時候約好要在一起直到永遠的,你不可以背棄承諾!』
  『去你的背棄承諾!不要擅自在別人的記憶裡強加不存在的劇情!』
 
  寡言帥哥的設定真的全崩了,他跟他的好兄弟湊一塊果然沒什麼好事,李亦形象毀壞機的名號不是浪得虛名。我開始好奇這兩人怎麼會湊一塊了,感覺會是段很有趣的故事。
 
  『嗯?你問我們怎麼認識的嗎?那當然是段美好的過往!』
 
  陳筌佑從辦公室走出來後我忍不住問了,只見陳筌佑的臉黑了一半,李亦玩起手指,動作娘們得無法直視。什麼情況?我的臉也垮了一半,有點後悔為什麼這麼多嘴。
 
  『如果難以啟齒的話不用回答沒關係。』
  『不,其實說難以啟齒到還不至於……』
  陳筌佑的眼神開始飄移,『開學那天我坐在位置上看書,突然有個人撲過來,我被他嚇了一跳,反射動作就是接住。那傢伙就維持一種詭異的姿勢坐在我的腿上,臉還靠得很近……』他說不下去了。
  『然後我就對筌佑說「討厭,你在這樣看下去人家會害羞」,他就立刻把我往外推害我跌在地上,很過分對吧!』
 
  不,我覺得正常人都會這麼做。
 
  『這聽來真是慘絕人寰。』
  『多謝你能體會。』陳筌佑的臉色還是很難看,我嚴重懷疑他應該是想到當時的場景,觸話傷情真是件哀傷的事。
  『喂喂!到底哪裡慘絕人寰了!多少女人想被我坐大腿啊!』李亦不滿地大叫。
  『那還真是委屈你了。』我們異口同聲,詫異地互看對方一眼,相視而笑。
 
  高中的時候很快樂,雖然蒙上爸爸跟升叔叔殉情的陰影,不過大致上過得還算幸福,我想是因為高中有陳筌佑。
 
  從國外回來也有一個月了,之前在國外工作存的錢還夠我用一陣子,但最近實在閑得發慌,我有時會想是不是該去找份工作解饞。人總會在很閑的時候胡思亂想,這段時間我時常想起以前的事,好的、不好的,像跑馬燈一樣從眼前晃過。
 
  我的父母、我的求學生涯,還有他。我不知道,我還有沒有辦法面對他。
 
  六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陳筌佑陪我度過生命中最低沉的一段時間,依賴他已經是改不掉的習慣,我一直覺得這沒什麼,哥們本來就會互相照顧,哪天他有需要我再照顧回來就好。然而很遺憾的,並不是這樣。
 
  陳筌佑在學校是位紅人,除了成績優異之外,還因為卓越的文筆時常得獎,加上那張臉,在學校內有相當多追求者。每天躺著坐著站著都能聽見他拒絕別人的臺詞。
 
  永遠是千篇一律的「抱歉我不喜歡你」,七字絕殺。眾人平等,就是不多說一句。
 
  他的不留情面在學校非常出名,當眾說哭女孩子也是常有的事,有不少人抱怨他過於冷血無情,也有不少人替他打抱不平,覺得既然不喜歡,本來就不該讓人留有希望。
 
  有時我很想勸他收斂一點,免得真的找不到對象,不過他本人看起來無所謂,我自然也不會雞婆到去管別人的閒事。只是,我還是耐不住好奇心,問了他想不想談戀愛
 
  『筌佑。』
  『嗯?』
  『你不想談戀愛嗎?』
  『為什麼這麼問?』
  『包括剛剛那位學妹,你拒絕的人數有二位數了吧。』
  『我有喜歡的人了。』
  『喔,你有喜歡的人啦……啊?你有喜歡的人了!是誰啊?我認識嗎?哪一班的?還是別的學校?』
  『……』
 
  他這次是真不想理我了,見他沒再說話,我也只能算了,這話題就這樣無疾而終。
 
  『欸李亦,你知道筌佑有喜歡的人嗎?』
  『喔,知道啊。』
  『你知道喔,是誰啊?』我拿起桌上的水開始喝。
  『你啊。』
  『啊?』靠,差點噴出來。
  『還有我。』
  『……』你還真有閒情逸致跟我開玩笑。
 
  今天我很早就出門了,在高中時因為筌佑常常提起,我對這本書記憶猶新,它叫《曾根崎情死》,內容被我概括為殉情。
 
  當時是跟圖書館借來看的,一直沒時間去買,之後又匆忙出國,理所當然忘了。回到國內後,嬸嬸家附近有間大型的書店,我也算是書蟲,不管怎麼說也要去朝聖一下。
 
  踏進店裡,我發現這間店給人的感覺很放鬆,空調的溫度適宜、店裡播放的音樂音量也不會太大,我最滿意的是藏書量相當壯觀。
 
  以前家裡附近沒有書店,要看書的話只能仰賴學校圖書館,學校圖書館那令人難過的藏書量我就不提了。我走到離我最近的書架前,這一區是熱銷書榜,種類也很多元。我簡單瞥過幾眼,順手拿起了其中一本。
 
  『自那天起再也沒人看過他,少年猶如人間蒸發般,只是他毛骨悚然的笑容仍深深刻在犯罪者心裡,形成一道無法抹滅的傷痕。』
 
  書封上不明所以的標語吸引我的目光,書名是《祈禱者》,內容大致在描述社會上曾經被霸淩、強姦或是被人惡意傷害的群體對世界發出求救,但是因為周遭人的漠視使他們並未得到應有的權益。
 
  這些人心生恨意,並揚言要報復這個社會,日後陸續在各地發生離奇死亡事件,死者都有項共通點,曾經霸淩、強姦或是帶頭蓄意傷害某些人,雖然警方調閱大批警力調查,仍苦無線索,日復一日,就在警方打算放棄時收到一段影片。
 
  影片來歷成謎,將它從電腦裡放出來時上頭浮現一名模糊的男子,眼鏡與口罩幾乎遮住他全部的五官,男子緩緩啟唇:『當我們發出求救訊號時,沒人在意我們的死活,既然如此,就讓你們感同身受這份恐懼直至死去。』
 
  影片中的男子發出猖狂的笑聲,而後掏出手槍朝鏡頭一射──
 
  我翻到作者頁,看見名字時愣了愣,總覺得有些熟悉。原本闔上的書再次被我翻開,認真看了幾頁,我的腦袋裡轉過幾個想法,有可能嗎?可那實在過於荒唐,我一時之間無法反應過來。
 
  『欸筌佑,你最近在忙什麼?每天看起來都很累。』
  『小說比賽截稿日快到了。』陳筌佑單手撐著頭,臉上掛著兩個淡淡的黑眼圈。
  『你又參加了嗎?上次不是才得首獎而已。』
 
  我也是最近才聽說他會寫小說,第一次去陳筌佑家玩時,就被他房裡壯觀的獎狀數量震得無法思考,幾乎是文學類獎狀居多,並且不存在第一名以外的名次。
 
  『不一樣的比賽,而且這次的獎金很多。』他淡淡說了句,之後索性趴在桌上。
  『欸欸,筌佑你那麼厲害,有沒有打算出書啊?』我突然來了興致,舉起手晃晃他的腦袋。
  『再說吧,出版業競爭很激烈,我沒有把握。』他沒看我,應該說連眼睛都沒睜開。
  『你少在那邊,一定可以啦!既然要出書的話就需要筆名吧?我想想……叫「成全」怎麼樣?成全別人的那個成全。』我認為自己相當機智,簡單易懂還雙關,別人想用還不見得能用。
  『成全個鬼!什麼鳥名字!』似乎被我的話激到了,陳筌佑顯然忘了他很累這件事,瞬間抬起頭對我大吼。。
  『誰讓你叫「成全」佑呢?』說完反射性地往後跑。
  『媽的!我去你的成全!給我死回來,保證不打死你!』我邊跑邊看著一邊怒吼一邊追我的人,當時一定是瞎了眼才會覺得他高冷。
  『哈哈哈哈哈──』
 
  我笑得十分沒良心,最後他追累了直接回到位置上睡覺,原本想繼續聊,不過才走沒幾步上課鐘就響了,我只好打消念頭,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我一直想跟他道歉,我並不是有意要說的。我過分自私,擅自將成全一詞強加在別人身上。我還是忘不了那個男人,腦中時不時就會晃過他跟他的愛人十指緊扣的畫面,我總是感到窒息,近乎喘不過氣。
 
  倘若感情得建立在傷害別人的前提下,那麼它到底應不應該存在?我或許該祝他幸福,希望他們能過得很好,不受世俗影響,快樂過日子。可我又不甘心,他們的幸福犧牲了我的家、我媽媽的幸福,憑什麼?
 
  想要試著去瞭解、成全一個人,那是我想對自己說的。成全那個人跟他的戀人、成全他的夢想,同時也要想辦法釋懷對方拋棄自己的事實──成全自己。
 
  我很努力去做,可是,我做不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73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con8705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自相矛盾、... 後一篇:[達人專欄] 自相矛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djhs20173各位巴友
今日小屋更新繪圖了~~歡迎各位巴友進來看看> 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