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重裝史詩】Cytus-Chapter K NO30 反叛之影-下

作者:機關詩人 謝現鱗│Cytus│2019-09-22 18:15:50│贊助:2│人氣:105

NO 29 (反叛之影-上)<----                                                                ---->NO 31 (血腥加冕) 

 Chapter 2- The red coronation 血腥加冕

NO 30 反叛之影-下


  古爾泰手上翻滾著一枚灰舊的蒙格里安銅幣。銅幣上頭印有著亞弗蘭國王的頭像,是王國內最小的幣值,卻也是一般民眾常用的幣種;那枚銅幣在他手上就像是擁有了生命一般,舞動在他的拳尖之間。他無心於手上的硬幣,望著窗外的天空,顯得若有所思。
  少年稚嫩未變聲的聲音,還帶有著刻意壓低的滑稽音調,才將古爾泰喚回。那名少年一頭金色的短髮,髮絲因為汗水而稍微沾黏;小麥色的皮膚似乎是時常在外奔波所造成的,肩頸還有一些地方泛紅。他穿著平民外出的裝束,棕色麻製長褲與乳白色短袖上衣,只是還多罩著比較昂貴的墨綠色鑲黃邊斗篷。

  兩人正在斯蘭登的貴族行館內下象棋,然而他們以大格子方巾作為棋盤,以王國內的各種錢幣做為棋子,用幣值來區分國王皇后等階級。這對於時常在外的旅人來說,是非常方便的娛樂方式。
  「老爺,請問還有何事不妥呢?」
  那少年一邊盯著棋盤,一邊問著古爾泰。
  「是今天就會知道吧?」
  古爾泰問道。
  「是的,為了以防萬一,斯蘭登那一邊我也安排完畢了。」
  「很好,無論古爾加登那邊如何,都要把消息給傳達出去。也務必蒐集到古爾加登的軍事情報。」
  古爾泰從椅子上起身,稍微拍了拍大腿外側才又坐回位置,也順便動了下一步棋。
  「將軍!」
  「啊呀呀呀!!我就知道!可惡!」
  那少年抓著頭,感覺快把自己的頭髮給撕扯下來。再怎樣思考,還是無法將古爾泰的猛烈攻勢拒之雷池之外。
  
  古爾泰嘆了一口氣,一臉得意地說道:「如果你能完全掌握了這弱小的士兵,就將所向披靡。」
  「老生常談了,要驅動這些小棋子都要仰賴階級的矛盾,而矛盾,就是這個。」
  古爾泰將那一枚被當成國王的雪亮亮金幣丟還給傑克。
  「傑克,等等記得叫他們把錢找開一點,別再貪圖方便了,這樣容易被別人所識破的。」
  「是......」
  這名叫傑克的少年,很心不甘情不願地收下了那枚大金幣。他將金幣收入裝滿金幣的袋子裡,再放回自己的背包之中。

  前往拉維茲臨行前做為行動信號的施捨。
  大範圍偷取邊防的身分牒。
  以及盜取拉維茲聖毒的配方交給了西方帝國,讓拉維茲迎來惡夢。
  甚至是第一時間知道大公之死,接續弱化大公國的計畫。
  這都是古爾泰將命運的齒輪像拼圖一般輕鬆嵌上的方式。如今這個階段只剩下最後一步,依稀都能聽見那齒輪開始喀拉喀拉作響的聲音。

  「等等,傑克。不過你的棋風越來越成熟了,就算是我也不得不拿出真本事,比起王都裡的那些花拳繡腿們,你已經非常棒了。我說真的,而我也很期待你往後的表現。」
  古爾泰叫住了欲起身收拾離開的傑克,說著並對著傑克爽朗的一笑,讓原本心有不甘的傑克有些驚慌失措,也稍微感到一些開心。
  「哼!下次我絕對要讓您抓頭認輸!」
  傑克披上了斗篷,腳步輕盈地踏出門檻。

  「那大宰相那邊.....」
     傑克突然停下腳步回頭一問。
  只見古爾泰背對著,揮著手說道:「安啦安啦!他自己知道要怎麼做。」


  大公國的東南邊境,安登森林哨點。那裡是公國境內唯一一個非法出入境較為隱密的地方,當然,這裡也是檢查最為嚴格的地方之一。
  稍早才盤查到了一群出境理由不明的鄉民。而理查身後成排被捕獲的鄉民,各個跪地死命求饒著。他示意著一名士兵拿起一根竹竿,就直接往那一群鄉民的嘴上橫掃,打得每個人的嘴巴滿嘴滲血。因為他們的口中根本無法問出關鍵,惹得理查非常懊惱。
        其中不乏強行闖關而被擊斃的人,屍體就橫臥在那些人的面前,場面觸目驚心。一具屍體的手上鬆開了一枚硬幣,就輕輕地滾落在理查的腳邊。理查用塊布拾起了蘸滿鮮血的硬幣輕輕一擦,才發現是塊銀亮的王國銀幣。
  理查皺著眉頭,眼睛不停轉著思考各種的可能,突然發怒踹倒了身旁的篝火。

  「王八蛋!」
  理查一陣怒吼,讓身邊的副官也感到甚為驚訝。連忙問道:「大人,敢問何事如此震怒?」
  頭低垂往理查靠,而他的聲音還帶著些微的顫抖。
  「這個方法實在太讓人惱怒,這是一種將人化做純粹信號的一種偵查方式,而他們只負責傳遞最簡單的訊息,那就是通關人數。想必更早之前就有無數批偷渡的對照組可以比較。」

  「事到如今只能依靠經驗去猜測了,等等就去把先前大公國所有的出入境不合格者的資料整理給我看。這些人只會知道無論如何都要到指定的地方,而我們殺了一部分的人或者攔住的人到達一定的數量,都將被敵人視為一個訊號。」
  理查緊握著銀幣,深吸了一口氣。
  他思考了一下,接著便命令身邊的副官:「我們可能擋不住消息的走漏。快傳令回都,為了保險起見,先請大公全面備戰!」
  「是......是!」


  而此時,遠在斯蘭登邊境的森林裡,有的人衣衫襤褸,甚至還有人受了不小的傷勢,有的看似輕輕鬆鬆地就到達了這裡。他們大都是來自大公國的中低下貧戶,而有些則是平時以委託維生的傭兵或浪人。他們都有各自的目標,仰頭看著樹上相對應的標誌,就站在各自的大樹的正下方。而他們等待著,等待著完成任務後的結果。
  就在一些人陸陸續續地走進森林,森林的樹上也有著一個人影正窺視著那些人。深綠色的斗篷與樹葉化成一體,身姿如樹枝招展,傑克就正在樹頂間徘迴,預先清點著人數。而他身上也帶著一把短弩,以防著人數不如預期,要予以"竄改"。

  慢慢地,從森林的南邊傳來了一個騎兵小隊的馬蹄聲,朝著傑克等人的所在而來。待傑克迅速地清點人數,他也從樹上爬下來,準備迎接前來此地的隊伍。隊伍一路穿越過森林,由前方帶頭的一名重裝騎士指揮散開,約莫五十幾名的騎兵便分成了五路人馬前往森林的各處。
  那名看似隊長的騎士,就旋馬停在傑克的面前。騎士穿著斯蘭登高階軍官的銀白色盔甲,而盔甲雖然素面,但是它的弧線與角度都有著無與倫比的講究與追求,可能連強弩之箭也能輕易彈開,堪稱全王國之最。
  那名隊長將頭盔給撤下,掛在馬上。一位金髮碧眼的中年男子帶著一點貴族氣息,右眼眶還有著刀疤,他皺著眉看著嬌小的傑克。

  他微微仰起自己的下頷,說道:「你,就是古爾泰的手下吧?」
       「是的,閣下。在下傑克,是古爾泰老爺的侍者。」
  傑克頷首,回答道。
  「本官是第十三騎兵隊隊長--瓦維爾。今天,就能知道我們所需要的情報嗎?」
  「沒錯,等等閣下的部隊依照標記清點人數完畢後,在下就能完整分析出來。」
  「喔?原來如此。但是我要怎麼確認你們給予我們的情報是可以用的呢?我是不知道伯爵閣下是怎麼想的,但是我個人對此抱以質疑的態度。」
  瓦維爾看著傑克腰間的短弩,淡淡地說道。

  「是啊,有時候在下都覺得老爺有時候很天真呢。」
  傑克突然笑得燦爛,讓瓦維爾相當地疑惑。接著,傑克帶著還未收復的笑臉說道:「閣下你們早已渴望著戰爭,而我們頂多是推你們一把罷了。」
    「不管古爾加登是不是知道我們殺了威廉,你們早就想找到放手一搏的理由撕裂他們的喉嚨。」
  「瓦維爾,布里茲團長之子。布里茲團長曾主張讓斯蘭登再次偉大,因此促使伯爵發起了對古爾加登的挑戰,不料卻在艾博登慘遭合圍戰死,致使讓斯蘭登陷入二十來年的忍辱復甦之期。而你臉上的傷,就是那一段歷史的傷痕吧?」
  傑克看著聞風不動,臉上卻爆著青筋的瓦維爾。瓦維爾深吸了一口氣,手才從劍柄處離開,看著地上苦笑。他說道:「不愧是受戈爾信賴的古爾泰,當然無論今天的結果如何,我都會讓情報如你我所願呈報上去。你的短弩算是白帶了。」
  「哈哈,此言差矣!這只是用來防身而已。」
  傑克回答道。
  
  此時,瓦維爾所帶來的騎兵隊陸續集合,開始向瓦維爾與傑克呈報森林各處清點的人數。藍色標記總共有200個,但有人站的只有125人;紅色標記的共有50個,卻都有人站著。
  傑克拿出了一份羊皮紙,將資料謄抄了上去。很快地,傑克就將羊皮紙釘在了樹上,是一份非常長的紙捲。紙捲的內容紀載著重要的幾個古爾加登要塞和關隘,上頭記錄著紅色藍色標記的人數與標記,不只如此,還有測試的次數與日期。 
  傑克清了清喉嚨,準備給出了古爾泰最關鍵且致命的齒輪,說道:「如圖所見,我們都有派員在各重要關隘記錄了二十次通關的紀錄。紅色標記代表著平民,而藍色的標記則是代表了當地的遊俠或者浪人;平民經過的是正常的關卡程序,而遊俠或浪人們則是以關卡死角或密道切入。」
  「各地經過了二十次的行動與記錄,發現了在這個時間點,各地的關卡的警備異常收緊,能通關的人數也開始驟減。除此之外藍色處的記錄,也有因為缺口或密道被發現,偷渡的機會降至零甚至更少。但是,由此可以分析出古爾加登是否知道了大公被殺害的原因,因而產生了封鎖消息的潛在反應。」

  「是的,在前三次的行動中就可以發現一個穩定的趨勢,那就確定了他們知道了真相。而且可能還除掉了讓你們恨之入骨的茲查。」
  「喔,此話怎講?」
  「因為研究過茲查的行事作風,想必他會完全地不動聲色,可能也暫時不會讓新大公知道;這次雖然也看不出來變化,但是從這裡的數據就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茲查可能已死或者被凍結了權力,最後就是這個至關重要的情報--」
  「西邊接壤帝國的兩個關隘,還有離這最近的安登關卡,有了完全沒被堵上的突破口。」

  說到這裡,瓦為爾笑得相當猙獰,露著森白的牙齒帶著粉紅色的牙齦,就像是一頭飢腸轆轆的惡魔,迫不及待地想要痛快撕咬古爾加登人的血肉。

  
        古爾加登與斯蘭登的戰火重燃已然是注定之事,然而遠在王都的王后,卻意外地沒有收到任何的情報,就連鐵信封也沒有發向王都。這或許是變成理所當然的悲劇,是希爾達不想告訴王后,或者是戈爾的人完全地攔截了來自古爾加的任何消息,這已經沒人知道。

  王后安坐在羅薩貝爾的床上,輕輕地哼著歌曲。羅薩貝爾就像是一隻小白兔一樣,蜷縮在母親的大腿上睡著了。王后輕輕地撥開羅薩貝爾火紅的秀髮,欣賞著他的白嫩臉蛋。
        王后滿足地笑著,因為這是數個月操勞過後難得的安寧時刻。他感受著女兒的呼吸和溫暖,回想著先前的種種,也幻想著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母親,每個晚上都能看著自己的孩子入眠。
  
  「羅薩貝爾,你要好好地長大喔!」
  王后在他的耳邊輕聲說道,不停地輕撫羅薩貝爾的髮絲。
  回想最近一次上朝,商會代表與戈爾的意見發生嚴重的歧異,並且戈爾等人最終只能安撫商會,同意王后的決定。由此讓戈爾的靠山商會閉嘴,如今就只剩下最後一步,就能將戈爾永遠鎖在羅薩貝爾的王座之下。

  「殿下還不困嗎?」
  瑪格提著燭台,來到了羅薩貝爾的房間。
  看著王后開心地讓羅薩貝爾睡在自己的腿上,瑪格也微笑著,甚至快擠出了歡欣的眼淚。
  「睏啊,但是想多陪陪我這可愛的小寶貝,不想現在吵醒他。」
  「等等莫爾斯來見我的時候再告訴我吧!」 
  王后說道。
  「咦!這麼晚了莫爾斯大人還要求見?」
  瑪格驚訝地問道。
  「是啊,我正等著莫爾斯草擬一份文件,後天會議要用的。我拜託他儘快幫我草擬,今晚就會決定正本的內容,這樣我才能睡得著。」
  王后臉上高掛著如同一彎皎月的笑容,那一絲洋溢出來的幸福,就像真的散發出柔和的月光一般。

  「才能,每天都可以看著我可愛的小公主。」

NO 29 (反叛之影-上)<----                                                            ---->NO 31 (血腥加冕)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72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Cytus|輕小說|奇幻|連載|Cytus

留言共 1 篇留言

喵君
可悲的籠中鳥,未來一定很慘的劇情

09-22 21:24

機關詩人 謝現鱗
是啊 有英雄的地方就有悲劇[e3]09-22 22: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tower8306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詩人本業】警世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ji4441大家
小屋更新繪圖~歡迎進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