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冰王與霜后、共同的弗雷爾卓德 章之一百六十三

作者:克勞爾萊斯特│2019-09-22 17:28:41│贊助:12│人氣:209
冰王與霜后、共同的弗雷爾卓德 章之一百六十三
 
  濃郁的戰火將弗雷爾卓德的天空燻得血紅,史瓦妮一邊搓揉鋼鬃的面頰,一邊在雪嶺上眼望陷入水火的艾伐洛森。浪雪之中,殺聲肅肅,即使相隔一座峰嶺,那聲音仍然震耳。坦娜亢奮地縮在鋼鬃後頭,記錄此次艱難萬分的營救行動和傲雪巫女襲擊艾伐洛森的戰役。
 
  在烽火連天之下,史瓦妮跟前的溝火宛似微弱的雛苗。她的白髮與臉龐罩著一絲暖橙,眼光卻依舊那般犀利。
 
  「先吃點東西吧,史瓦妮大人。」凌冬遞給史瓦妮一碗熱湯。
 
  接過熱湯後,史瓦妮喝了幾口,遙望只剩殘骸的村落。轟雷般的猛獸吼叫與戰士的旗鼓鳴嘯若近在咫尺,由此可以想像另一端的戰場廝殺得有多悲壯。
 
  「老熊,你覺得是艾伐洛森會贏,還是老巫婆會贏?」歐拉夫盤坐在地上,耳聽萬軍交戰的打鬥聲,他體內好戰的血液也在沸騰,
 
  「不管誰贏,對我們來說兩方都是敗者。」弗力貝爾趾高氣昂地說。
 
  「史瓦妮,妳有什麼打算?」烏迪爾睜著火焰般的雙眼,一想起那些死去的神靈行者,他恨不得現在就去與麗珊卓拼個死活。
 
  「我們需要人力。」史瓦妮藍冽的眸子映著火光。「在北方有不少竊賊團。」
 
  「不是吧?老大,妳想找那些小偷來作戰士?」歐拉夫狐疑地說。
 
  「他們是一群毫無道德良知的渣宰,但不可否認他們沒歸順我族,又能在北方生存,是有一定的本事。」史瓦妮用袖口抹了沾著殘湯的嘴角,她說:「我們回去重整幾日,再讓那些渣宰們替我們送死。」
 
  「他們會聽話嗎?」歐拉夫問。
 
  「不肯聽話就除掉他們。」史瓦妮森然地說:「原本我還能容忍他們到處撒野,但冬之爪的情勢不同了,要是不去理會那群渣宰,他們只會越來越猖狂。」
 
  「史瓦妮大人,我們不去……」凌冬話說到一半便停口了,她在離開艾伐洛森時,在路上見到不少艾伐洛森人被巨魔殘虐的景象,儘管對方是敵人,還打算取下史瓦妮的性命,但她的憐憫之心卻仍是不受控地作祟。
 
  「現在首要目標,是鞏固好我們的勢力。」史瓦妮能從凌冬矯和的神情臆測到她的想法,但此刻的史瓦妮已無力氣去表明她對凌冬有多麼失望。驀然間,她在空中眺見艾妮維亞搖搖墜墜朝北方飛去,似是負了傷。史瓦妮凝縮眸子,將手中的鐵碗扔在地上,一腳踢翻溝火,跨上鋼鬃。「看來勝負就快出來了,我們走。」
 
  ***
 
  大火持續燃虐,焦骸重重。淒涼的夜風如刀削過皮膚。諾拉感受著刺骨風寒,卻不覺得有多麼難受,似乎已對此麻痺了。她背著飽受驚嚇的優妮,跟在喪歌身後。她沉著臉,看著父親的背影,雖覺得那身影非常熟悉,但卻有一種冰冷的距離感。
 
  她曾因為父母的死封閉自己,現在父親活生生地在她眼前,她卻沒有一點重逢的喜悅,有的只有錯愕而已。
 
  「我在被史瓦妮殺死後,麗珊卓用她的魔法讓我醒了過來。」喪歌的語音含著悽苦。「只要她中斷我體內的魔法,我隨時會變做一具屍體,她掌握我的生命,要我為她辦事。」
 
  「你為了見我,只好任由她擺布,是嗎?」諾拉說。
 
  「我很想妳……」喪歌哀愁地說。
 
  「這麼說,是我讓你成為罪人的。」諾拉苦笑一聲。
 
  「妳別這樣想。」喪歌說完,停下腳步,轉身面對諾拉,說:「今天應該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麗珊卓要我幫助她攻下艾伐洛森,但我沒聽她的指令,答應我,諾拉,不管艾伐洛森這次怎麼樣,都要活下去,好嗎?」
 
  「我不會拋下艾伐洛森,爸。」諾拉說:「等我們把優妮他們帶到訓練場,我就要趕到戰場去。」
 
  「我也去。」特洛伊撫著傷口說。他的聲音有氣無力,還得要萊姆攙扶才能行走。
 
  「你這副模樣能做什麼?」諾拉冷言。
 
  「特洛伊,你必須好好養傷。」喪歌手握染血的長槍。「負傷的人逞強上戰場,只會是累贅。」
 
  特洛伊憤恨地沉著氣,他怪自己太過沒用。那時候諾拉差一點就葬送在特朗德手上,而他什麼都做不了,還是萊斯特那個混帳救了諾拉。為什麼?萊斯特那傢伙天生就能擁有那種力量?而自己雖然也是艾伐洛森頂尖的戰力,卻遠遠不及那個叛徒。
 
  如今還因為負傷無法與諾拉共赴戰場,要是這次戰況真的對艾伐洛森不利,諾拉有個三長兩短,他又要怎麼看待只能縮在後線的自己?眼見艾伐洛森存亡在睫,他不應該滿腦子都抱著私人的情感。的確,以他現在的狀態是不能戰鬥了,但他真的很不甘心……
 
  為什麼?是他與諾拉先結識,他們也曾像朋友相處了好一陣子,結果她卻拒絕了他的感情,反而接受了一個與她認識沒多久的萊斯特。
 
  他不明白萊斯特究竟在哪方面比他還優秀,但當時他也只能給予祝福。然而,時間證明了萊斯特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渾蛋,可在諾拉最傷心的時候,他卻突破不了她的心房。即使諾拉仍把他當作朋友,但難道他就只有當她朋友的資格嗎?
 
  他不是不能接受諾拉選擇了別人,但既然她能和一個只會仗著魔法橫行霸道、毫無良知的人渣在一起,那麼一直以來都關心著她,也曾多次捨身保護她的自己,怎麼就是無法如願以償?
 
  如今艾伐洛森存亡在即,他再如何不甘願也沒有用了。反正萊斯特的喉嚨已經被喪歌用長槍貫穿,現在大概斷氣了吧?要是他再跟一個死人計較,那不是顯得他雞腸鳥腹嗎?
 
  「諾拉,妳一定要小心。」他也只能這麼說了。
 
  「恩。」諾拉的態度還是一樣冷淡。
 
  ***
 
  黑夜之中,一支鷹嘯的破空冰箭裊裊上空,南方的天空頓時閃爍一陣刺眼的耀光。諾拉等人剛趕到訓練場,見到提斯正下令將進駐在這的寒冰護衛戰士縛住手腳。提斯抬頭發現艾希的信號,便不再和寒冰護衛的人叫囂,立刻跨越圍籬,調派部分戰力前往南邊支援。
 
  訓練場此時已經亂成一團。一大群艾伐洛森平民的臉色驚惶不定。其一是從未有人如此大膽進犯艾伐洛森部落,有些人甚至沒見過戰爭的樣貌。如今麗珊卓殘酷的突襲在他們心中下了一顆震撼彈。其二是寒冰護衛的首領竟然就是麗珊卓,一直以來他們都受到了欺騙,但除了憤怒外,更多人感到的是不寒而慄,那個神祕的傲雪巫女,原來早就多次出現在部落之中。
 
  「你們一定誤會了!一定是麗珊卓假扮茉芙大人,要陷害她!」一名寒冰護衛人說。
 
  「茉芙大人幫助你們部落這麼多次,她怎麼可能是麗珊卓?」又一名寒冰護衛人說道。
 
  「吵死了!別逼我封住你們的嘴!」提斯大喊。
 
  儘管寒冰護衛人再怎麼喊冤,換來的卻只有冷眼相對。許多人並不怎麼關切真相如何,畢竟沒人確定艾伐洛森能夠擊退那群怪物。現在的他們,可以說是將性命全都交給正在奮戰的戰士們。
 
  「佩拉,妳先帶優妮去休息。」諾拉放下優妮。
 
  「諾拉姐,妳一定要平安回來。」佩拉的神情很不安。
 
  「我會沒事的。」諾拉硬擠了一個笑容。
 
  萊姆扶著特洛伊,往訓練場臨時搭建的救護區域移動。特洛伊已經沒有說話的力氣,傷處包紮的衣物染了一大片殷紅。諾拉朝氣若游絲的他瞧了一眼,似乎想說點話,但一時半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再見,諾拉。」喪歌的語氣既惆悵又不捨。
 
  諾拉仍對父親活著感到不可思議,這樣的情境讓她恍若活在夢中。其實她還無法完全相信眼前這個戴面具的男人是他的父親,她想過要他拿下面具,但他真的是父親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依照他的說法,他們很可能不會再相見了。就算他只是一個假裝成父親的瘋子也無所謂了。他的聲線很像父親,揮動長槍的動作也很像父親,還曾在她差點死在萊斯特手上時救下了她,這樣就夠了。她恨過父母,也在一氣之下將自己最心愛的那件絨毛外衣丟在外頭。然而在佩拉撿回外衣還給她時,她才意識到自己意氣用事有多麼愚蠢,那失而復得的心情正是她在乎父母最好的證明。
 
  她此刻才明白,憎恨也是種在乎,但它同時也在傷害自己。
 
  諾拉不發一語,撲在了喪歌的懷裡。
 
  「再見,爸爸。」她的聲音帶點哽咽。
 
  ***
 
  泰達米爾竭盡所能地嘶吼,揮灑巨劍上的鮮血。不知在戰場過了多久,他帶來的戰友已全數倒下。如此結局便算沒有落敗,也不能稱得上是勝利了。他本要與艾希帶領的軍隊分進合擊,無奈麗珊卓的非人類大軍在體型上就比人類有優勢,少了艾妮維亞,戰況實在很難好轉。
 
  他只能繼續對麗珊卓進襲,絕不能讓她有空檔接近艾希,但他不論怎麼揮砍,動作再如何迅捷,始終傷不到那從頭至尾都在咧嘴訕笑的巫女。
 
  她用鬼魅般的身法閃躲他的斬擊,而他即使揮空了四五十劍,但沸騰的身體卻隨著狂怒越動越快。他能感受到血液正在滾燙地流動,宛如體內也在焚燒。他身上暴竄的怒火燃燒了漆黑的夜晚,空落的大劍劈在地上激起的雪片一次比一次壯闊。
 
  看似處變不驚的麗珊卓,其實也難以招架泰達米爾的瘋狂進擊。她釋放寒冰迷霧,打算混淆他的視覺。泰達米爾依著身體的直覺出招,撕裂黑霧,一劍砍進了麗珊卓的肉體。
 
  麗珊卓諷笑,軀體幻化成空殼。泰達米爾拔出劍,回身一擊,砍向正用幽影碎冰反襲的傲雪巫女。
 
  「匡噹──!」
 
  泰達米爾的巨劍重擊在特朗德的凍骨者上。他朝巨魔王怒吼,麗珊卓的把戲多到令他火大,但現在更重要的是,那個狡猾的巫女上哪去了?
 
  「滾開!」泰達米爾對特朗德的胸口砍去。
 
  特朗德端起凍骨者防禦,卻還是被泰達米爾的巨力給震開。泰達米爾衝往戰場中央,追尋麗珊卓的蹤跡。此刻他的雙腳已經踩踏不到地面,只能在堆積如山的屍體上穿梭。
 
  驀地,一塊從前方屍群蹦出的汙狤冰柱擋住了泰達米爾的去路。
 
  特朗德跳躍到空中,高舉真霜之棍,對泰達米爾後背砸了過去。泰達米爾瞬間回身,帶著嗜血殺氣與特朗德交鋒。特朗德因為在半空的緣故,無法自在控制身體重心,使得泰達米爾略勝一籌。
 
  滿身血光的蠻族之王把大劍切入巨魔王的胸前,只差那麼一點,劍刃就能割破這令人髮指的怪物的喉嚨。泰達米爾使勁壓下大劍,而特朗德死命地用求生意志抗離頸部不到五公分的漆黑巨刃。
 
  面臨生死之關的特朗德掙扎地張開大口獠牙,欲要咬爛泰達米爾的臉。情急之下,泰達米爾反手肘擊特朗德的下顎,隨即他轉身暴衝,把特朗德砸在狡詰冰柱上。
 
  泰達米爾鬆開巨劍,一個勁風直拳狠狠朝特朗德臉上招呼。劇烈的蠻力捲起了風雪,連同特朗德身後的冰柱一併擊斷。
 
  「該死的老巫婆,只會把難纏的傢伙丟給我對付……」特朗德咳了好幾口血,撫著疼痛的下顎,緩緩爬起身。
 
  「你說什麼?」麗珊卓迷幻的嗓音驟然出現。
 
  麗珊卓從泰達米爾跟後偷襲,她全身籠罩黔黑的寒冰之霧,手中的魔力已蘊成。泰達米爾重握巨刃,欲迴旋反擊。
 
  「鏘──!」
 
  一聲巨鳴,特朗德用凍骨者架住了泰達米爾的重劍。只這麼一擋,泰達米爾就受到麗珊卓的巫術浸染。他恍若掉入幽暗的深淵,眼前一片黯然,手腳不聽使喚,只是不斷墜落。
 
  麗珊卓望著凍成寒霜墳地的泰達米爾,她笑說:「你現在像極了一件美麗的藝術品,乾脆就這樣長眠吧?」
 
  交叉的永凍墳地在一剎那燃灼,泰達米爾冒滿鮮紅的怒火,從碎裂的墳地重生,揮出巨劍,將麗珊卓一劍砍成兩半。不出他所料,他砍中地不過是一具棄軀。麗珊卓瞬身到他的左後方,凝結一道如同女巫手爪的急速冰刺。高達兩米的黑暗手爪向內嵌入泰達米爾的肉膚,一股怪力幾乎要將他掐得粉身碎骨。
 
  特朗德扳下泰達米爾的鐵盔,帶著狡詐的笑容抄起凍骨者,往泰達米爾的頭顱砸了下去。
 
  臨危之際,泰達米爾的怒氣點燃超越極限的力量。他徒手掙開束縛,伸出左臂格下特朗德持著凍骨者的右腕,旋即右手拾起大劍,一劍就要讓特朗德肚破腸流。
 
  麗珊卓丟出幽影碎冰,但泰達米爾早有防備,一個閃身躲過,導致碎冰扎入了特朗德曾被萊斯特刺傷的腹部創口。
 
  「這是你失言的懲罰。」麗珊卓笑說。她很明顯是刻意的。
 
  特朗德把不滿盡往肚裡吞。她的行蹤詭迷不定,以後說話還是小心為妙。
 
  頃刻間,聯翩的冰霜之箭襲來。麗珊卓熟稔地甩出寒冰鎖鏈,繞往地上一具巨魔死屍,往上一抬,把它當作肉靶,接下來勢洶濤的魔法箭矢。
 
  泰達米爾向身後一看,見到五米外一襲身穿白斗篷的俏影正在迴避巨魔的夾擊。她手中的冷冽冰弓熠熠生輝,一腳蹬上巨魔的臂膀後,由上而下鎖定一頭巨魔的頸部,凝聚寒弓的魔力,在半空發射驟雨般的魔箭。箭支從後頸穿越前頸,巨魔在第一箭貫頸哀了一聲,第四箭已無氣力喊叫,在第八、九箭後完全斃命。
 
  艾希落地後,仍沒有一刻停止放箭,不斷侵襲的巨魔和黑暗生物如排山倒海將至。方才她出箭干擾麗珊卓,已使得三位族人失去援護而遭難。儘管她身邊的戰士們都視死如歸,奮不顧身上前與巨魔相抗,但終究難以抵禦麗珊卓軍隊的包夾。艾伐洛森的陣形就如四濺的血液被拆散。
 
  泰達米爾已無暇顧及傲雪巫女和巨魔王,哪怕這兩個敵方主力從他背後偷襲,他也要硬扛下來幫助艾希突破重圍。說也奇怪,他竟然暢然無阻地殺出一條缺口,來到了艾希的身畔。
 
  「泰達米爾,找到對付麗珊卓的方法了嗎?」艾希似是期望他能帶來一些希望。
 
  「很抱歉,她的巫術比萊斯特還要難纏。」泰達米爾的臉被血浸滿,已看不出他現在到底是什麼表情。「我來墊後,打出撤退的信號吧,沒有其他辦法了。」他稍一停手,才發現自己雙臂的肌肉緊繃得像要爆裂開來。
 
  艾希的神色彷若受盡折磨,她不斷在心中祈求阿瓦羅莎的祝福,但她清楚得很,只有靠她自己才能帶領族人存活,但要怎麼做?要是真的讓泰達米爾留下,或許她和剩餘的族人真的能順利撤離,但她不是一個無私的人,在面臨如此殘忍的抉擇時,依然會猶豫、變得寡斷。
 
  時間不允許她躊躇,要是她能好好和泰達米爾道別……事到如今,她除了帶著族人活下來,還能再奢求什麼?
 
  麗珊卓若把戰爭視為遊戲,舉止輕浮地遊走在戰場。她用祕法復甦了死屍。被她喚醒的死者雙眼漆黑,沒有自己的意識,只能任憑她操控。不管是巨魔、黑暗生物、祭司、艾伐洛森的戰士,都成為了她的僕役。她詭譎地笑著,倒下的屍體陸續站起,嘴裡吼著類似囈語的模糊之音。
 
  敵軍不減反增,情況已到了絕望之境。艾希對空中連射兩隻冰箭,重疊的鷹嘯響徹雲霄,如悽哀的和鳴。所有的艾伐洛森人都錯愕地看著她,似乎盼著她說點什麼,但她只給了短短的兩個字。
 
  「撤退。」她說。
 
  泰達米爾仰天長嘯,狂怒地揮斬大劍,為艾伐洛森開闢一條血路。
 
  艾希與他擦肩而過,用平靜又若藏著千思萬緒的口吻說:「再會,泰達米爾。」
 
  泰達米爾揚起嘴角,手中的巨劍正在顫動。他渾身罩著一股暴戾的殺氣,浴血的上半身肌肉就如用雕刻得那樣明顯,彷彿只要一接近他,就會被盛怒給吞噬。還活著的巨魔明知敵手只有他一人,卻不免被他傲雪欺霜的氣勢給震懾住,他簡直是他們見過最接近惡魔的人類。
 
  「給我追。」麗珊卓一揮手,她的奴僕便紛湧衝刺。
 
  大地撼動,死靈與巨魔大軍翻江倒海。泰達米爾依然傲氣凌人,只覺得此刻能用雙手保住摯愛,夫復何求?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72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青鳳
為什麼我的麗珊卓不能復活小兵~

09-22 18:09

克勞爾萊斯特
遊戲裡的麗珊卓都是水貨XD09-22 21:25
Redemption
兩個月不見惹~

09-23 00:28

克勞爾萊斯特
好久不見09-25 20: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batman62336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冰王與霜后...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87945412廣告
新的廣告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