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番外之四】重生計畫EP‧7:戰神

作者:Luis│2019-09-21 02:59:55│贊助:18│人氣:409
  「我們就是為了要殺死你們而生的,所以幫個忙,拜託你們快點去死吧!呃,妳輕點啊死八婆!」
 
  「別動!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
 
  「殺死我們?就憑你現在這副鳥樣還能怎麼辦?」
 
  在滿目瘡痍的走廊上,艾莉西亞冷冷看著被放倒的楊克說道,也不知道這個瘋子是真的瘋了還是另有什麼隱藏的底牌,即使被哈特從背後用刀抵著,楊克的態度也絲毫沒有膽怯,依然是對著兩人不要命的叫囂著。
 
  「難怪大家都說會叫的狗不咬人,也行,你就趁現在還有力氣的時候盡量吠吧,一會兒我會讓你痛到連聲音都發不出來的。」艾莉西亞冷冷道,將手指湊到嘴邊輕輕一咬,隨即拉出一條鋒利的金屬絲來。
 
  「哼、哼哼哼、呵呵呵呵…哈哈哈哈!」然而讓艾莉西亞意外的是,楊克在聽完她的恐嚇之後別說是害怕了,反而像是十分興奮似的怪笑了起來,這也讓哈特忍不住納悶,這傢伙的腦子該不是壞了吧?
 
  「呵呵呵,妳這女人果然是只長奶子不長腦子啊,妳真的以為我會什麼準備都沒做就衝上門來嗎?」楊克嘿嘿笑了聲說道。
 
  「?!」就在楊克語音剛落時,在一旁的牆上忽然出現一圈扭曲的空間,下一刻便看到艾略斯扛著重傷的亞留和霍斯從那處空間中摔了出來。
 
  「艾略斯隊長?!」哈特愕然看著突然出現的三人,更讓她錯愕的是,在隊伍中一向實力強悍的亞留和霍斯,此刻居然重傷的只剩下一口氣了,特別是亞留,他胸前的那一刀實在刺得太深,呼吸間從傷口的四周還在不停滲血著。
 
  「哈特!妳那邊還有多的止血噴霧跟繃帶吧!快點拿過來啊,不然這兩個傢伙會有性命危險的!」艾略斯一站穩身子後立刻吼道。
 
  「什…嗚!」就在哈特因為艾略斯的話語而愣神的一瞬間,楊克抓準了時機忽然一個肘擊打在了哈特肚子上,這個少女立刻吃痛的鬆開了手,而趁著這個機會,掙脫了束縛的楊克也雙腳一蹬就向後遠遠跳開,就算此刻兩人想追也是追不上了。
 
  「妳以為殺光了我的殭屍事情就結束了嗎?還早得很呢!派對現在才要開始,接下來就來一起觀賞精彩的自相殘殺秀吧!」楊克嘿嘿怪笑著,他一把將身後的一扇大門拉開,從門後的陰影處立刻走出了好幾個步履蹣跚的身影來,正是先前死在殭屍大軍進攻下的那些警備隊員們,但此刻他們卻重新活動了起來,拖著被咬得滿是創傷、殘破不堪的身體向著眾人直逼而來。
 
  「怎麼會有這種事情?!」艾莉西亞見狀頓時心頭大驚,而就在這支新出現的殭屍軍隊吸引住了眾人的注意時,楊克趁勢跳上了一旁的牆壁,接著他居然順著牆面疾跑了起來,但楊克的目標卻不是眾人,他手腳幾個起落後直接從眾人頭頂上方掠過,然後便朝走廊底端的會議室狂奔而去。
 
  「休想得逞!」艾莉西亞當然不可能放任楊克越過防線,轉身便朝他揮出數跟金屬絲來,只是在身體受了傷外加楊克全速奔跑下,艾莉西亞的攻擊仍舊慢了一步,拋出的金屬絲只纏住了楊克的一隻手臂,但這個傢伙也是硬氣,居然任由那銳利的金屬絲線扯掉他的一隻手臂也不管,就這麼逕直跑向了會議室的大門。
 
  「小牧沈~我來啦…!」楊克怪笑著身手握著門把,接著一把拉開了會議室的大門。
 
  「?!」但是讓楊克異料之外的是,在門後的並不是那些驚慌失措的政府高官們,而是數十張戴好了護目鏡,手中還握著上了膛的槍,好整以暇的等待著他的冷靜臉孔。
 
  「呦,歡迎來到聖光的O5指揮部。」而牧沈就微笑坐在最靠近大門的椅子上,一手托著腮,另一手則舉起了手槍。
 
  在牧沈身後的十幾個政府高官也跟著舉起了槍。
 
  「呃,客房服務?呵、呵呵、呵…幹。」楊克才剛來得及在臉上擠出一張難看的笑容,下一刻牧沈便扣動了手槍的扳機,而隨著她一開槍,身後的十幾個政府官員也跟著開火了,頓時一連串啪啪啪的槍聲響起,無數尖銳的子彈如暴雨般擊發而出,在楊克的身上鑿出了好幾個冒煙的彈孔來。
 
  這陣槍聲大約持續了數十秒才稍微停歇,而楊克身上的彈孔早已被打得比乳酪上的孔洞還多了,接著他雙眼一翻就這樣往前撲倒了下去。
 
  「什麼?!」楊克雖然倒下了,但牧沈卻沒有鬆一口氣,正好相反,當她看見走廊上的景像時,牧沈的表情瞬間僵住了,一滴冷汗更是從她臉頰上滑落。
 
  「怎麼會有這種事?!」牧沈看著走廊上搖晃著前進的無數士兵,那空洞的眼神彷彿一把利刃般,狠狠將牧沈的心給挖掉了一塊。
 
  「我的部下居然…變成殭屍了!」
 
  ○
 
  盧克一把扯開了收容室的大門後隨即大步跨了進去,雖然裡面因為停電而一片黑暗,但這卻不影響盧克的視力,甚至更進一步來,黑暗反而讓他看得更清楚了。
 
  「就算隱藏起來也沒用的,我能夠清楚感覺到你散發出來的殺氣,別躲了快點出來吧!」盧克四下張望了會兒,隨即像是偵測到了什麼似的定睛看向某處,隱約中,他似乎在那裡看到了一個人形的物體。
 
  「在那裡是嗎?!」盧克低吼了聲,雙手一揚,數十把鋒利的小刀立刻從他手中齊飛出去,在一陣血肉穿刺聲中經準的命中了標靶,盧克對自己的準頭相當有自信,這十幾把小刀分別準確的刺中了那個人形的兩肺、心臟、眉心跟咽喉,哪怕是解開基因鎖二階的輪迴小隊成員,受到了這種嚴重的傷勢也會當場死去的。
 
  這還沒完,盧克接著又是單手一指,一股強大的氣場瞬間從他身上竄出,那強烈的精神波動眨眼間匯聚成一個戴著頭盔,繫著心型腰帶的金色人形幻影來,那人形的幻影一從盧克身邊竄出立刻以極快的速度朝著人形物體衝了過去,接著舉起拳頭狠狠就往前打去,一陣巨響中,幻影的拳頭立刻將那個人形物體給打穿,巨大的力道甚至貫穿而過,在人形物體後面的牆壁上鑿出一個坑洞來。
 
  「怎麼了?號稱聖光王牌的戰神不可能就只有這點程度吧!別裝睡了,快給我起來!」見那個人形物體沒有反應,盧克隨即低吼了起來,鏡片後的雙眼跟著露出了兇光。
 
  「要是你再繼續裝蒜的話,就不要怪我真的殺了你了!」
 
  「殺掉我?真是有趣的想法,但是你能辦得到嗎?」
 
  「?!」
 
  就在盧克話剛說完沒多久時,一陣低沉的嗓音忽然響起,那沉悶、不帶一絲生氣的嗓音就彷彿是從七呎之下的墳墓裡傳來的一樣,盧克聞言頓時心頭一驚,連忙轉頭朝聲音的來源看去。
 
  「你…」盧克瞪大了眼睛,在他面前的是一名坐在扶手椅上,長髮及腰的赤裸男子,他精赤的身體上紋滿了密密麻麻的紋身,有些看起來像是古老的文字,有些則像是未知的圖騰,但更多的則是不規則的線條,雜亂的將前兩者串連了起來,在男子的身上構成了一幅張牙舞爪的圖像來。
 
  「這傢伙…是什麼時候繞到我後面去的?我居然完全沒察覺到。」盧克皺起了眉頭,他再定睛往剛才那個人形物體的方向看去,但是在那裏已經沒有什麼人形物體了,只有十幾條斷裂的鎖鍊堆在地上,以及插在破了一個大洞的牆上的小刀而已。
 
  盧克忍不住皺眉,難道是幻覺嗎?不,這不可能,他剛才一拳打穿那個人形物體的手感十分真實,男子一定是用了什麼方法趁他不注意時繞到自己的死角的。
 
  「堂堂聖光會的不敗戰神,居然也會耍些躲躲藏藏的小伎倆啊。」盧克冷冷笑道,收回了那個幻影後大步朝著男子走去,或者現在該稱他為,異想體076號。
 
  「躲藏?你似乎搞錯了什麼,面對挑戰我是既不會躲也不會藏的,只是外面似乎發生了一些好完的事情,稍微等得有點急了而已。」076淡淡說道,舒服的在椅子上翹起了二郎腿打量著面前的不速之客「製造出這些騷亂的人就是你了吧?我沒見過你,你也不像是聖光的特工或是機動特遣隊的人,你是誰?」
 
  「我?不不不,我誰也不是,只是一個崇拜你的人而已。」盧克聞言居然沒有生氣,只是緩緩走到076面前躬身行禮。
 
  「我從我們的隊長那聽過許多您的事蹟了,最後的王牌、戰無不勝的戰神、比夜晚的黑暗還要漆黑、連地獄中的怪物見了都要爭相躲避的恐怖存在,說實話,在這之前我一直以為那些只是唬人用的話術罷了,但是當親眼見過之後我才清楚了,關於您的那些傳說都是真的!」盧克深吸一口氣說道,語氣因為難掩興奮而忍不住顫抖。
 
  「哦?」076似乎來了興致,嘴角微微一陣上揚。
 
  「戰無不勝的戰神,據說您這一生參與過的戰爭不計其數,但卻從未嚐過一敗,當我還是人類時,我懼怕過你,但是當我不做人時,我卻又憧憬你,你所到之處血流成河、寸草不生,而我正是一直追趕著那樣的背影直到現在的。」盧克沉聲說道。
 
  「哼,真是無聊啊。」然而盧克恭維的話語卻讓076感到厭煩,他用手肘撐著頭,一臉無聊的瞥了盧克一眼說道「戰爭就是戰爭,就只是拿著武器和眼前的敵人拼殺到最後一刻而已,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從來就沒有任何一場戰爭是必勝的,也沒有任何人是能夠永遠一直成為贏家的。」
 
  「說的沒錯!所以啊戰神,你那不敗的傳說就要在今天畫下句點了!」盧克微笑閉上眼睛,當他再度睜眼時,雙眼已經變得一片茫然「只要在這裡殺了你,那麼我就離我的夢想更近一步了!」
 
  盧克話一說完,下一刻他的身形已經猛地一晃來到了076的面前,同時掏出了一把霰彈槍就抵在了076的額頭上,速度之快,簡直就像是在眨眼間就將這一系列的動作給完成的一樣。
 
  但…
 
  「速度挺快的嘛。」076微笑道,手上也不知何時多了一把手槍,而且還正瞄準了盧克的眉心。
 
  「那、那是我的槍!你這傢伙是什麼時候…?!」盧克微微一愣,隨即大吼了起來。
 
  「從沒看過這種東西,好奇之下就借來玩玩了,好了,現在你打算怎麼做?要開槍嗎?要開槍吧!」076沙啞的說著,一雙細長的眼睛緊盯著盧克鏡片後的雙眼,隨著兩人的瞳孔一陣凝縮,他們同時扣下了扳機,伴隨著一聲巨響,兩人雙雙中彈,076整個人面朝上癱坐在了椅子上,而盧克則是被打飛出去仰躺在地上。
 
  「哼,呵呵、呵呵呵呵…」
 
  就在他們向後倒去沒多久,頭部被霰彈槍轟掉一大塊的076居然開始笑了起來,而倒在地上,眉心上還嵌著一個彈孔的盧克也跟著發出了怪笑,對於普通人而言是致命傷的槍擊,對他們來說就彷彿只是擦破了塊皮而已。
 
  「!」就在076還在怪笑著時,盧克眉心上的傷勢已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他雙腳一用力就從地上彈了起來,同時單手提起霰彈槍對著076就是一陣連發著,隨著一陣陣巨大的槍聲響起,076的身體也被霰彈槍巨大的威力轟的東缺一塊、西缺一腳,其中一槍甚至幾乎要將他的脖子給轟斷了,但即使腦袋和頸子之間只剩一絲肌肉相連,076依然舉起了手裡的槍朝盧克不停射去,但盧克解開基因鎖的層級級高,這種程度的子彈在他眼中就和慢動作飛行的沒兩樣,他甚至能清楚看見子彈飛行的軌跡,輕而易舉的就躲開了所有射來的子彈不說,盧克還在閃躲間從手中灑出一片飛刀,那如雨而下的飛刀毫不留情的刺穿了076的身體,將他死死釘在了那張椅子上。
 
  「這樣一來你就逃不掉了,將…?!」而就在這一瞬間,盧克再度無視了兩人之間的距離,彷彿鬼魅一般來到了076的面前,可就在他即將扣下扳機時,盧克卻愕然的發現076也舉起了手槍,槍口還不偏不倚的抵在自己的心臟處。
 
  「將軍。」076嘿嘿一笑,接著扣下扳機。
 
  但盧克的神經反射速度實在可怕,就在076開槍的瞬間他已經先一步向後跳了開來,好幾發的槍彈貼著他的身體而過,但卻沒有一發是打中盧克的。
 
  「哼,這種程度的射擊水準,根本不可能…」盧克正冷笑著落地時,忽然一股強烈的危險預感猛地閃過,盧克下意識的側身一閃,卻只感覺到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從身邊飛掠而過,接著…
 
  「碰轟!」一陣巨響,那股龐大的能量擊中了身後收容室的大門,強大的破壞力將原本只是被粗暴撕開的防爆門徹底轟成了碎片不說,餘威還一路貫穿了外頭的走廊,直到將走廊底端的電梯井給轟塌後才稍微停止。
 
  「我操,剛、剛才那是什麼鬼東西?!」艾利克斯簡直看傻了眼,他才剛從被盧克打昏的狀態中恢復過來,還在迷迷糊糊的搞不清楚東西南北時,一團烏漆抹黑的東西忽然就從076的收容間裡飛了出來,要不是他運氣好恰巧倒在走廊邊,否則要是這一下被命中的話,自己肯定會死得連渣也不剩的。
 
  而有著同樣想法的人可不只艾利克斯而已,原本還一派輕鬆的盧克臉上此刻也淌下了幾滴冷汗,接著一臉鐵青看著076手裡拿著的那把手槍,身為手槍原主人的盧克很清楚那把槍根本沒有這麼大的威力,頂多就只是一把無限彈藥的高科技武器而已,說威力大一點還勉強可以理解,但像剛才那種誇張的威力就完全不合理了。
 
  「那傢伙…剛才動了什麼手腳嗎?」盧克瞇起了眼睛,從他銳利的雙眼中看去,似乎還能看到一縷黑色的火焰在076手中的槍口上閃動著。
 
  「了不起的反射神經,我得承認,你和我過去殺死過的那些傢伙不太一樣啊。」076說道,第一次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身上的傷勢居然開始緩緩復原了。
 
  這傢伙也有某種能加速身體癒合的能力嗎?盧克皺眉想著,看來是有必要提前攤開底牌了。
 
  「不要把我和你過去對付過的垃圾相提並論了,我的基因鎖可是有著三階的水準,血族變異的強化更是伯爵級,除此之外我還有著無敵的替身能力,你的首級我是要定了!」盧克吼道,身上冒出了一抹鮮紅色的火焰來,那是血族的專有技能,紅炎。
 
  「替身能力?那是什麼?可以吃嗎?」076好奇的問,露出一口尖銳的牙齒。
 
  這並非挑釁,只是076單純的表示出好奇而已,但聽在盧克耳朵裡這絕對是十足的挑釁,讓他的太陽穴瞬間就爆起了青筋來。
 
  「你馬上就會知道了!世界!ZaWraudo!」盧克尖吼道,他單手一招,那個強壯的金色人影隨即從他身上竄出,接著一股無形的力量瞬間以他為中心向四周擴散了開來,即使076已經朝他扣下扳機了但還是晚了一步,那股無形的力量在瞬間就籠罩住了方圓數十米的範圍,然後…
 
  076的身體動不了了,他還維持著剛才站起來的姿勢,臉上也還帶著剛才那副表情,甚至連從他槍口發射出的子彈也還停在半空中,一切都像是靜止或說被暫停了一樣!
 
  但盧克卻還能活動,他看著絲毫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的076,嘴角忍不住露出了冷笑。這就是他的替身‧世界的能力,能夠暫停時間長達五秒的能力!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盧克冷笑著,雖然他的替身射程只有十米,但也夠了,在這個距離內,還沒有人是他的替身的對手。
 
  哪怕是號稱戰無不勝的戰神,也不可能和時間對抗的!
 
  「倒數五秒!」盧克雙臂一揚,在他手指的指間上立刻多出一排的小刀來,而且每一把刀的刀鋒都和附上了腐蝕性極強的紅炎,隨著盧克雙手一陣狂舞,那些小刀立刻飛向了076,但卻都在離他只剩幾吋的地方停了下來,盧克又是提著霰彈槍對076一陣連發,在他的四周用子彈織起一條死亡火力網來。
 
  「還剩一秒,不過為了預防萬一,我還是再多補你一刀吧!」盧克冷笑著,他的替身隨即將手中的小刀擲出,在替身那強大的力量加持下,小刀頓時化為了一陣銀光閃過,接著定定的停在076的眉心前。
 
  「時間到。」盧克掐著錶,接著隨手打了個響指,下一刻凍結的時間之輪再次轉動了起來,當然也包括076身邊的各種兇器。
 
  首先是霰彈槍的子彈,那質地堅硬無比的小鋼珠一擊中076得身體,立刻在他身上炸出一個碗口大的缺口來,無數的鋼珠彈從四面八方襲來,轉眼間就將他的身體轟的坑坑疤疤的,一隻手臂甚至都被打斷飛了出去。
 
  再來則是盧克擲出的小刀,這些小刀的破壞力完全不輸給熱兵器,特別是在附著了紅炎的情況下,威力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當076的身體被那些小刀扎成刺蝟時,刀鋒上的紅炎也瞬間爬上了076的身體,一眨眼不到,076的半邊身體就被燒得可以見骨了,而最後由世界扔出的那一刀威力更是兇狠,一刺中076的眉心後立刻就帶著他向後飛了出去,最後碰的一聲摔在了他一開始坐著的那張椅子上。
 
  「結束了,就算你也能快速恢復,受到這種傷勢也沒救了,不敗的戰神嗎?我看也不過如此。」盧克長噓了一口氣,隨著他轉身離開,替身的影像也跟著消失回了盧克體內。
 
  「不過這對你來說也是個不錯的結局吧?那些火焰不把你的身體燒光是不會消失的,你就驕傲的坐在你的王座上,細細品嘗從骨髓深處被焚燒殆盡的滋味吧。」盧克嘆息了聲,打算回頭再看076的屍首一眼,當作是對這個強敵的紀念。
 
  「從骨髓深處被焚燒嗎?聽起來不錯呢!」
 
  「?!」就在盧克剛扭過頭的一瞬間,一道低沉的聲音忽然響起,而且距離之近,彷彿就在他的面前一樣,不、不會吧?盧克姿勢僵硬的回過頭來,赫然看見076正毫髮無傷的站在他面前!
 
  「呦,急著去哪嗎?」076低吼了聲,隨即一拳猛地揮向了盧克,這一拳的來勢相當不妙,盧克的危險預感瞬間大作了起來,連忙腳下一蹬向後跳開,這才勘勘躲開076這出乎預料的一擊。
 
  「這怎麼可能?!你是什麼時候繞到我身後去的?你剛才應該已經被釘子椅子上動彈不得了啊!」盧克不敢置信的大吼著,他連忙看向了那張椅子,但幾秒鐘前還在椅子上的076屍體卻早已消失了,只剩下那張被霰彈轟的亂七八糟的破椅子而已,可是從盧克轉頭到076出現不過短短的一秒不到而已,那傢伙是怎麼辦到的?難道他也能暫停時間嗎?!
 
  然而讓盧克驚訝的事情還沒結束,就在他向後跳開的同時,076的拳頭也揮向了地面,隨著一聲巨響響起,076的手臂頓時整隻摜入了地面中,那可是合金的地板啊,居然被他像是打穿保麗龍一樣輕鬆穿透了。
 
  「好、好可怕的力量,簡直和我的世界不相上下。」盧克暗暗心驚,可接著076手臂上的肌肉忽然一陣鼓起,接著從他摜入地上的拳頭為中心,無數道的裂縫頓時綻了開來,幾秒鐘不到的時間,那堅硬的合金地板就已經是被弄得肝腸寸斷了。
 
  「呃…」這一下盧克是真的說不出話來了,哪怕是他的世界也沒有這種可怕的破壞力,不,說不定單純比拼力氣的話,會被手撕的還是他的世界!
 
  絕對不能和這傢伙打近身戰!這是滿頭大汗的盧克落地後唯一的想法。
 
  「怎麼了?攻過來啊,不是要讓我體驗一下從骨髓被焚燒殆盡的滋味嗎?我就在這裡,快點放馬過來吧。」076看了看自己插穿地面的手臂兩眼,接著忽然扭頭朝盧克嘿嘿一笑說道。
 
  「你、你這傢伙居然敢小看我!我會讓你連後悔的時間也沒有的!」盧克一愣,隨即嘶吼了起來道「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躲過剛才的攻擊的,但接下來這一招,你絕對躲不過!」
 
  「世界!Za‧Wraudo!」盧克一握拳再度招出了替身,時間也再一次停止了流動,接著盧克單手一揮,他的替身立刻衝向了動彈不得的076,隨著世界一拳打去,076立刻筆直的往後飛了出去,接著碰的一聲整個人印在了牆壁上。
 
  「去死吧!」在盧克的控制下,世界立刻從地上搬起一塊數平方米寬的金屬板來,接著他雙臂一抬,舉著那塊沉重的金屬板就往076砸去,一陣巨響下,076頓時跟著那塊金屬板一起,被砸的凹陷進了牆壁裡。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盧克發了狂的嚎叫著,他的替身也舉起一對比沙鍋還大的拳頭如同機關槍一般對著金屬板不停猛砸了起來,雖然盧克沒有認真計算過自己替身的出拳速度,但是普通狀態下一秒鐘要揮出個上百拳絕對不是難事,而如果是在解開基因鎖第三階全力輸出的情況下,那麼盧克每一拳的出拳速度甚至能超過音速以上!
 
  「五秒過去了!這就是最後一擊,看我打扁你!」盧克吼道,從世界的手掌心隨即竄出一道熾熱的紅炎來,下一刻他便捏著這團紅炎狠狠的打向了那塊佈滿拳印的金屬板,在盧克的全力爆發下,這一拳直接打穿了這塊一米多厚的金屬板,熾熱的紅炎更是從中爆發,瞬間就將這塊金屬板連同後面的空間炸出一個大坑來。
 
  「然後,時間開始重新流動。」隨著盧克一解除替身能力,那塊金屬板立刻連同後面的牆壁一起炸裂了開來,巨大的破壞力更是彷彿滲透進了基地的骨架般,讓整座收容間劇烈晃動了起來。
 
  「結束了…不管你的恢復力再強,挨了我那麼多下拳腳,外加最後那一記爆炎,你是不可能還有辦法倖存的。」盧克喘著氣喃喃自語著,成功了啊,他終於戰勝那個傢伙了,那個號稱不敗的戰神終於是敗在他手上了!說實話,剛才的戰鬥中盧克還真是有一瞬間擔心會輸的,但結果證明他是多慮了,不論是什麼樣的對手,在他暫停時間的世界裡都是絕不可能有機會贏過自己的!
 
  「那麼最後就讓我看看吧,那個戰神最後悲慘落敗的模樣,呵呵,真是讓人期待啊。」盧克笑了笑,接著便伸手探向了那塊金屬板打算移開,但就在他的指尖碰觸到金屬板的瞬間,那塊早已破碎的金屬板似乎隱約動了一下。
 
  「?!」盧克還沒反應過來,下一刻一道黑點忽然從金屬板後穿透而過,這一道黑點襲來的速度是又快又急,盧克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那道黑點已經猛地刺穿了自己的喉嚨,血一瞬間就從他的口鼻和傷口中噴湧了出來。
 
  「這、這是什麼?!劍?不好,血流得好快,要不能呼吸了!」盧克驚慌的吼著,雙手抓著那柄長劍試圖將它拔出來,可還沒等盧克動作,更多的長劍忽然如雨後春筍般一把接一把的從金屬板後穿出,尖銳的劍身更是直指著盧克而來,這一下頓時讓他大驚失色,連忙將體內的血族能量運行起來,瞬間一道血色的火焰猛地就從盧克身上冒出,那紅炎的腐蝕性甚至連這些黑劍都能腐蝕,盧克這才逃過被串燒的命運。
 
  「喝、呵呵呵,真是盡興,好久沒有玩的這麼盡興了…」就在盧克死命的將卡在脖子上的斷劍燒掉時,詭異的事情發生,從那堆應該已經變成廢鐵的金屬板後頭忽然湧現出了一股黑色的液體來,不,說是液體也不對,因為這東西居然像是在燃燒著一般不停吞噬著周遭的環境,隨著這片黑色不停擴張,這處收容間也很快被這種流動著的火焰給占據了,而就在火焰最洶湧處,一個彷彿人形一般的黑影緩緩的從一片黑色當中冒了出來。
 
  「這、這倒底是?!」盧克愕然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076一手持著長劍、一手則抓著柄短槍,毫髮無傷的從那處黑色的火焰中冒了出來。
 
  「喂,你還能繼續吧?不過只是刺破了點皮肉罷了,這麼點小傷殺不死你的吧?快點,繼續攻擊啊!用你的子彈打穿我的身體,用你的小刀割開我的喉嚨,用你的替身暫停時間,用你的火焰將我從骨隨焚燒的一點也不剩,快放馬過來吧!」076雙眼發光的吼著,那些火焰也彷彿感受到他的情緒波動一般,化為了或獸形、或鬼臉、或刀山劍塚一樣的型狀,張牙舞爪在這個空間裡蔓延了開來。
 
  「呃、啊,啊!!!!」見了這一幕,盧克的內心徹底崩潰了,顧不得什麼任務還是實驗,他按著脖子上的傷口不要命似的奪門而出,可就在盧特跑到一半時,忽然一陣槍聲傳來,下一刻盧克頓時慘叫了起來,他的一條腿居然被不知從哪射來的子彈給打斷了!
 
  盧克錯愕的扭過頭,看著從一旁蔓延到牆上的黑焰中慢慢爬出上半身的異想體076號,後者的手裡還握著那把手槍,滿臉狂熱的指著盧克說道:「喂,你想去哪?這場戰爭不是你想要的嗎?滾回來,戰爭的開啟只要一個人的意願就夠了,但要結束至少要其中一方全部斷氣才行的!」
 
  「不、不要過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盧克發了瘋似的哭吼著,解開基因鎖的求生本能在此刻被徹底激發了出來,就算斷了一條腿,盧克依然死命的跳著想逃出收容室,但就在他跳出沒幾步後忽然又是一發黑色的子彈射來,伴隨著一陣震天價響的淒厲慘叫聲,盧克的兩條腿都被打斷了。
 
  「現在是怎麼回事啊?!」躲在走道角落的艾利克斯簡直看傻眼了,他不敢相信的看著剛才還不可一世的盧克,現在居然像是鬥敗的公雞一樣狼狽的逃了出來,而在盧克的身後,一地既像火焰般燃燒又像河水一樣湧動的黑色正追趕而去,這種景象,怎麼看都只有詭異兩個字能形容。
 
  「救、救命,誰來救救我?救命啊!」盧克死命的在地上爬著,可當他看到前方的走道全被掉落下來的障礙物給阻擋時,盧克頓時愣住了,他這才想起076剛才發射過的那一槍破壞力異常強大的子彈,這麼說…對方是從一開始就預料到會有這種情況發生的嗎?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盧克意識到這一點後頓時絕望的大笑了起來,但他的後背忽然感到一陣激靈,當盧克臉色蒼白的向後看去時,在他身後的空間已經全部都是這種黑色的火焰了,那黑色的流焰就彷彿有著生命一般不安的撩動著,但卻沒有繼續進攻,而只是將盧克圍困在角落等待著。
 
  「你、你、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怎麼啦?不過只是腿被打斷了而已,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吧?重建你的雙腿站起來!變幻你的身體,放出你的使魔,展現你的心靈之光!」就在盧克驚愕的注視中,076緩緩從那堆火焰中走了出來,一雙嗜血的細長獸眼緊盯著盧克不放。
 
  「還在等什麼?快點攻過來啊,這場戰爭才剛剛開始而已,讓我好好享受一下吧,Hurry!Hurry!Hurry!Hurry!Hurry!」076興奮的說著,一手長劍一手短槍眼看著就要揮下。
 
  「怪、怪物啊!」生死關頭的一刻,盧克終於是崩潰的大吼了起來,但也正是他這一句吼聲,讓076不知怎地停了下來,那些撩動的黑色火焰也像是朝霧碰到陽光一般迅速消散熄滅了。
 
  只剩下076一人獨自站在破敗的長廊上,一臉冷漠的盯著盧克。
 
  「是嗎?連你也是這樣嗎?無聊、無聊的生物!半調子!長不大的小鬼!」076瞪著盧克,一股無名火不知怎麼的湧上了心頭。
 
  「別、別開玩笑了,你這個聖光的玩具有什麼資格說我了?被人類飼養的你,做為戰神的驕傲早就已經…」
 
  「吵死了。」
 
  「?!」
 
  「你不過只是一條野狗罷了,和狗屎沒兩樣的你,就安靜的變成狗的大便吧!」076冷冷說著,一絲火焰忽然從他身上竄出,接著變成一條巨大的四足生物就往盧克狂奔而去。
 
  這個連名號都還沒報上的輪迴小隊成員最後的遺言大致如下:「不、不要過來啊!啊啊啊啊啊啊!」然後就是幾聲槍響,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哼,無聊的生物,連這種程度都敢獨自下到這下面了,我看上面的傢伙應該也沒什麼大不了了。」076冷哼了聲,接著忽然轉過了頭,看向了瑟縮在角落的艾利克斯。
 
  「喂,人類。」
 
  「咿!呃,你、你是在…叫我嗎?」艾利克斯愣了愣,隨即指著自己道。
 
  「當然是在叫你了,你看這裡還有其他活人嗎?」076哼了聲說道。
 
  「發個信號給上面的傢伙,就說底下的入侵者已經解決了,叫他們派人來把我們弄出去。」076邊說邊走到了艾利克斯的面前,接著彎腰從他上衣的口袋裡摸出了根香菸來。
 
  「你、你想幹什麼?出去這裡你想幹什麼?!」艾利克斯強忍著恐懼問道,但076連看也沒看他一眼,只是呼出一口白煙,接著仰頭看向了上方的天花板。
 
  「那還用說嗎?當然是好好欣賞一下這個世界的戰爭啊!」
 
  ○
 
  「怎麼會這樣…我的部下都…變成殭屍了。」牧沈錯愕的呆愣在原地,而與此同時,受到他們氣味吸引的殭屍們也展開了狩獵,首當其衝的,正是剛才從扭曲空間中出現的艾略斯等人,特別是受了重傷的亞留和霍斯,他們身上都還帶著新鮮的血味,這讓那些殭屍立刻就陷入了瘋狂。
 
  「可惡!剛才的戰鬥已經把法術都用完了,現在的我已經沒有法術可以使用了!」艾略斯咬著牙,現在整個北冰洲隊還有戰力的就只剩哈特了,但是她的進身戰鬥力甚至比受過專業訓練的牧沈還差,手中的脈衝小刀對於這些早已沒有痛覺的屍體也是根本一點用也沒有,幾個照面不到的時間,哈特就尖叫著被這些殭屍撲倒,眼看著就要被扯成碎片。
 
  「哈特…小姐,嗚!」就在哈特即將死在殭屍口中時,重傷的亞留忽然咬著牙撐起了身子,他一把握住了胸前的刀柄,隨著他死命的想將刀子給拔出來,鮮血也不斷從亞留的傷口中噴出,那劇烈的痛楚讓亞留都快把牙給崩斷了,但他仍然使勁著一點一滴將刀子給拔出。
 
  「快住手,亞留,不能把刀子拔出來,你會失血過多的!」艾略斯見狀連忙勸阻,但就在這時忽然一陣尖叫傳來,兩隻殭屍已經爬到了哈特身上,張開的血盆大口距離她柔嫩的頸子只有幾吋的距離了。
 
  「嗷!!」亞留的雙眼此刻早已急得彷彿要噴出火了,就聽他忽然仰頭發出一聲嚎叫,隨著亞留雙眼附近的血管一陣鼓起,他的身上也出現了異樣,皮膚變成了岩石般的灰黑色,一頭棕髮也轉變成了血紅色一般根根倒豎了起來,接著亞留握著刀忽然猛一用力,那把卡在他肋骨上的小刀居然硬是被他給拔了出來!
 
  「這是…不好!野獸失控了!」艾略斯見狀頓時一驚,但讓他訝異的是亞留並沒有攻擊他們,他只是發出一陣嘶吼後就朝著那群殭屍撲了過去,此刻的亞留就彷彿地獄來的惡鬼一樣,他隨手一拍就將一隻殭屍砸的肝腦塗地,兩手一扯一頭殭屍就變得四分五裂,而那兩頭壓在哈特身上的殭屍也僅僅是被亞留血紅的雙眼一蹬,就如同自爆般當場四分五裂了開來。
 
  「亞、亞留?」哈特愕然的看著彷彿變了一個人的亞留,但後者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隨即又繼續屠殺起了那些屍體來。
 
  「亞留!」看著彷彿殺紅了眼的亞留,牧沈終於是坐不住了,她跨過了滿地的屍體,跑向亞留身後緊緊的抱住了他,同時顫抖的說著:「亞留!已經夠了,夠了!所以求你了,住手吧!」
 
  「…」聽著牧沈的話語,亞留的表情逐漸起了變化,通紅的雙眼慢慢恢復了清明,臉上的表情也由嗜殺慢慢變成了驚恐,特別是當他看著自己染血的雙手時,亞留當場就忍不住跪了下去開始嘔吐,頭也不住的暈了起來。
 
  「痛、痛、痛!呿,妳這婊子還挺能幹的嘛。」楊克像是個麻布袋似的被甩到了牆上,他僅剩的兩條腿和一隻手都在剛才被艾莉西亞乾淨俐落的扭斷了,要不是艾莉西亞還打算留著這傢伙一條命,否則他肯定三兩下就被玩死了。
 
  「將軍了,小子,不過你放心了,我現在還不會殺你的,等問出是誰在幕後指使你們之後再來慢慢殺你也不遲。」艾莉西亞咬著金屬絲說道,就在她考慮是要直接卸掉楊克的另一隻手還是腳時,牧沈忽然鐵青著臉走了過來,而被揍了個半死的楊克依然是死皮賴臉的對著牧沈說道:「呦,好久不見,婊子。」
 
  「砰、砰、砰!」而他輕浮的態度也很快付出了代價,三發灼熱的子彈貫穿了楊克的身體,痛得讓他五官都要變形了。
 
  「注意你的口氣,我現在心情正差的很。」牧沈冷冷說道,蹲下身來把槍口抵在了楊克的額頭上,用只有他們聽得見的音量質問道「你們也是輪迴小隊吧?是哪隻輪迴小隊?為什麼要這麼做?背後是誰在指使的?回答我!」
 
  「嘻,嘻嘻嘻,太天真啦。」但楊克卻冷笑了起來,雙眼毫無懼色的瞪著牧沈的槍口。
 
  「你說什麼?」牧沈皺眉。
 
  「不是早就知道了嗎?為什麼所有的病毒樣本都好好的鎖著卻還是傳出了殭屍災情,為什麼我們會知道你們的位置,甚至連你們的配置還有異想體的事都一清二楚,別告訴我妳還沒有推測出是誰指使的哦?不然的話我們的隊長可要對妳很失望了。」楊克幸災樂禍的說著。
 
  「你說隊長?這麼說你們果然是…」牧沈心頭一凜。
 
  「沒錯,和你們一樣,我們也來自那個地方,那麼你覺得對於一隻敢向你們發動攻擊的小隊,我們不會考慮到任務失敗被抓的可能嗎?」楊克嘿嘿一笑,索性撐著身體站了起來「如果妳猜到我們的隊長是誰的話,那妳肯定明白,那個做事滴水不漏的傢伙是不可能讓已經和垃圾沒兩樣的我們繼續活下去的,說不定,那傢伙現在正用某種方法偷看我們哦,作戰的失敗也好,現在的對話也好,她都已經…」
 
  「轟!」楊克話還沒說完,忽然從他的身上猛地竄出一道烈焰來,這道烈焰燒得極快又毫無徵兆,就彷彿是人體自燃一樣。
 
  「這、這是?!」牧沈一驚,但楊克倒是一副坦然的模樣張開了雙手說道:「看吧,果然是這樣吧,嘿嘿嘿!」
 
  「一群笨蛋呦,最後我再幫我們的隊長傳句話給你們吧,好好努力哦,婊子!」楊克怪笑了聲,隨即朝著眾人豎起了中指。
 
  「異想體3999必須被…收容…」楊克說罷,隨即被身上的火焰燒成了灰燼,只剩下他比出的那隻中指還倔強的保留著原樣。
 
  「異想體…3999?那是什麼?聖光有收容過這種異想體嗎?」牧沈愕然的複誦著這唯一的情報,但腦子裡卻想不到任何和這個編號有關的線索。
 
  ○
 
  「隊長,瓦倫丁兄弟身上的信號剛才消失了,推測應該是作戰失敗了。」
 
  「失敗?怎麼會呢?我看這次的作戰倒是很成功啊!」
 
  與此同時,在地球上某個國家的一處廢棄秘密基地裡,一男一女正對話著,男子穿著一身整齊的管家服,在他的身後還有好幾個服裝各異的男女,但全都無一例外的恭敬的看著眼前的人,一個穿著華麗睡衣、手上還抱著一隻洋娃娃的小女孩。
 
  「我們引起他們注意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那個瓦倫丁兄弟雖然都是廢物,可是他們也成功傳達了我們的訊息了,我們在這場棋局的第一步棋已經走了,接下來就看對手要如何應局了。」小女孩嫣然一笑,她打了個響指,那個管家樣的男子隨即在小女孩面前放下一個裝滿甜點的餐盤,小女孩見狀立刻發出一陣歡呼,接著拿起其中一塊起司蛋糕開心的吃了起來。
 
  「隊長,嘴角上沾到蛋糕屑了喔!」穿著管家服的男子提醒道,拿起一條餐巾輕柔的替小女孩擦了擦嘴。
 
  「啊,別這樣,都跟你說過好幾次了,別因為我的外表就把我當小孩子啊!論年紀我可是比你們所有人加起來都大的,敢對長輩不敬的話,小心我殺了你哦!」小女孩不高興的嘟起了嘴道。
 
  「那真是萬分抱歉,但是因為隊長實在太可愛了,我一時忍不住才這麼做的,請隊長原諒。」男子欠了欠身說道,小女孩聽了哼的一聲扭過頭去,也不知領男子的情沒有。
 
  「好了,那麼接下來…」小女孩想了想,她伸手輕輕觸摸了下一面擺在眼前的鏡子,原本普通的鏡面立刻泛起一陣白霧,這陣霧只持續了幾十秒左右,而就在霧散去後,鏡面上隨即浮現出了另一幅畫面,那是一個戴著眼鏡的女子,那是…牧沈!
 
  「妳的下一步棋要怎麼走呢,牧沈?或者該叫妳…O5-13?」小女孩推了推眼鏡,吃吃的笑了起來。
 
  ○
 
  與此同時,就在這股勢力秘密的在地球的這端活動時,在地球的另一端,一處位在郊外的豪華宅邸內,一道白光忽然閃過,下一刻兩男一女隨即出現在了那,其中一名男子似乎對眼前的建築相當感興趣,另一名頭上長著獸耳的青年則是一臉巴不得趕快離開這裡的表情,還有一名留著銀色頭髮的嬌小少女,她…正趴在地上睡午覺,從嘴角邊還流出了一絲晶瑩的口水…
 
  還是與此同時,在歐洲某個國家的教堂裡忽然亮起了一道白光,這道白光來得快去得也快,當光線消失時,五名男女也同時推開了教堂的門從中走了出來,為首的是一名戴著眼鏡的帥氣青年,而在他身旁則跟著一個穿著洋裝的小女孩、一個修女打扮的女子、一名打著西裝領帶的健壯中年男子,和一個穿著騎士鎧甲、讓人看不清是男是女的高大身影。
 
  與此同時,盡管在這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沒有意識到,但是有四支輪迴小隊同時回歸了,那是…四支輪迴小隊!
 
  四支各自帶著不同力量、能力與理念的輪迴小隊,居然同時出現在了這個現實世界上!


O5解密:對於如何對抗現實扭曲者的能力,聖光經過了許多次慘痛的嘗試後,系統性的統整出了幾個方式,以下條目是當面對一個急需處決的綠型時,所有聖光的特工、收容專家、機動特遣隊應注應的事項。(注意,不同等級的現實扭曲者須注意事項略有不同)
  一、綠型個體無法預見未來,因此可以被伏擊。
  二、綠型個體有自己的範圍限制,並且無法影響處於他們範圍外或未察覺的目標。
  三、綠型個體沒有辦法將他們的意志強加到他們沒有打算利用的東西上。
  四、綠型個體擁有人類的弱點,並可以被感情或理性因素左右。
  五、任何綠型都應該在被發現其能力時,第一時間將其收容或處決。-Dr‧Cle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573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1 篇留言

fakeITMan424
更新啦!

09-21 05:41

Luis
這是我最後的更新了…才怪09-21 10:58
血手幻覺の貓控妖狐
懷疑076是卡茲sama轉世(X
076: 吼吼~看到我你不攻上來 反而還想退後?
盧克: 尼給囉!!

09-21 05:56

Luis
艾利克斯:oh my godddd!09-21 10:58
DanLAI
4支小隊打大架!

09-21 09:21

Luis
牧:現在是怎樣 小朋友齊打交?09-21 10:59
青藍雨天
後面兩支是大西州跟天使嗎?

09-21 09:27

Luis
前面的滿好認的 後面是怎麼猜出來的?09-21 11:00
植物與昆蟲
血族伯爵血統+世界,看來盧克不只是個有錢人還是個歐皇

09-21 10:28

Luis
可惜遇到黃金VIP外掛用戶09-21 11:00
青藍雨天
修女

09-21 11:28

Luis
騷騷的羞女(?09-21 11:41
勃起就貧血
天使隊 這下可好玩了

09-21 11:52

Luis
眾天使成員表示:沒事沒事 我們是愛好核平的小隊09-21 12:04
悠傑
亞留的副人格出現啦(灑花
看來徵選角色們要在現實世界開個大party了
主神:要記得回來喔!

09-21 12:33

Luis
現實世界:暑假已經結束了 你們這些輪迴小隊成員趕快給我滾回去輪迴!09-21 14:37
Bruce
刺激刺激,本書第一次最大的混戰章節上線啦~

09-21 13:32

Luis
來開個誰會滅團的賭盤好了 下好離手 09-21 14:37
台妹喬
涼月:4黑火哥哥的本體(●°u°●)

09-21 16:10

Luis
4R09-21 17:11
台妹喬
涼月:牧沈姊姊喵~(地方的合法蘿莉用力蹦進牧沈懷裡狂蹭,還時不時的搖晃著尾巴

09-21 19:40

Luis
剪掉09-22 12: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番外之四... 後一篇:[達人專欄] 【番外之四...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ate6126十字軍們
[十字軍之王2]波蘭vs中國!面對無限湧來的帝國軍隊,波蘭人還有勝算嗎?「769年波蘭崛起」小屋現已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