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Zean】九月活動~自我質疑:報案專線的通話紀錄

作者:白色耳機シロイアホン│2019-09-19 21:39:12│贊助:10│人氣:80
  屏幕上顯示了一串來電號碼,她好像對這段號碼有點印象,但是基於職業道德,她並沒有給自己多想的時間,而是迅速的、如同往常的接起了電話。
 
  「這裡110報案專線,請問您遇到了甚麼難題嗎?」
 
  「……喂?」
 
  對方的聲音氣若游絲,停頓了一兩秒之後,才繼續說話。
 
  「請問您現在遇到甚麼問題了嗎?還是說,現在不方便說話呢?」
 
  「我……想……。」
 
  這可不是甚麼好事,她迅速的到抽了一口氣,同時開始迅速的追溯這通電話號碼的電波來源,向身邊的同伴示意:有緊急狀況來了。
 
  「您可以說明一下您現在的位置嗎?」
 
  「我現在站在通郊區的XX大橋上,我想跳河自殺。」
 
  「您先別急,多跟我說話。我叫麗茲,您呢?」
 
  「麗茲……嗎?我叫安潔。」
 
  麗茲很快地就確定電波信號的位置,確實與對方所說的一致;她立刻切換頻道,請求現在仍在外頭執勤的同僚火速支援,腦海中閃過千萬思緒、現在她究竟該怎麼遏止悲劇的發生。
 
  「安潔,很美的名字啊。讓我想到以前故事裡美麗的公主、或是給人歡樂的天使。」
 
  「是啊……我母親也是這麼說的,她希望我是家裡的天使,所以給我取這個名字。」
 
  對象的語氣雖然恢復氣力,可是明顯聽得出哽咽的聲響;麗茲默默地吞了口口水,她其實並沒有十足的把握能撐多久。通常遇到這樣炙手可熱的緊急狀況,每一句話、每個疑問都有可能是救命繩索,也有可能是推入墳墓的敗筆。
 
  至少,這個開頭,還不算太壞。
 
  「安潔,妳最近過得好嗎?有沒有吃飽?身上的衣服夠穿嗎?」
 
  「如果剛才我幫那頭豬吞下去的洨算一餐的話,那算吧……。」
 
  「……我了解了。安潔,我的朋友現在在妳附近,等一下會過去看看妳,如果願意的話,可以跟我多聊聊妳的事情嗎?」
 
  「……我已經覺得無所謂了。你們條子不也是抓我回去拘留嘛?」
 
  短短的數句話,麗茲可以勾勒出一個大致的身影:衣衫不整的女子、衣不蔽體的身軀、已經被淚水沖刷下來的妝容;她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爭取時間,畢竟現在是夜生活最繁華的時間點,她的同僚要抵達那座橋還需要十分鐘。
 
  「安潔,最近大橋那附近有煙火大會對吧?妳喜歡看那裡的煙火嘛?」
 
  「煙火……很漂亮,但是又跟我有甚麼關係呢?」
 
  「我記得我還在讀書的時候,也喜歡跟同學一起去河堤看那裡的煙火大會呢。妳呢?」
 
  「啊啊……是的,我以前好像也跟同學去過。但是,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無法看到她的表情,但是她的言語中透露出的消極情緒十分明顯,麗茲的手指緊緊地捏著單邊式的麥克風,神情緊張的盯著錄音中的通話聲波。
 
  「看起來我們都有過美好的回憶啊,安潔。我相信我們曾經也會對這個世界報有期望、也覺得這個世界很美吧?」
 
  「是……這個世界曾經美過,但是……我已經沒有辦法活下去了……我受不了……我也不想再忍受了。」
 
  「啊啊,安潔,我很希望我在妳身邊。妳吃了不少苦,是嗎?」
 
  「……少用一副跟我很熟的口吻,你們這些條子不都一個樣嘛?來幫我收屍的。」
 
  真是失策!麗茲抿著下唇,聽起來對方也對自己的身分相當警戒,雖然不明白這通電話到底是何用意,不過,這至少顯示對方也有過對外求救的願望吧?
 
  真的是這樣嗎?這樣想真的可以救她嗎?
 
  「安潔,我確實不確定妳是誰。可是,為甚麼妳想打這通電話過來呢?」
 
  「我想死啊,反正……這輩子沒什麼機會叫過警察,就好玩打打看吧!」
 
  「希望不要讓妳有太大的落差,我們警察的報案專線,應答都挺公式化的。」
 
  「呵呵……是啊……讓人想吐……。」
 
  耳機的另一端,麗茲可以聽到些許風聲,他的眼前彷彿就可以看到安潔站在橋的邊緣,一邊靠著欄杆、一面望著河的兩岸;安潔現在所處的位置,正好是這個季節最好觀星的地點,秋風刮去大部分的雲朵、兩岸的光汙染無法阻擋河水正上方的夜空,或許……這也是個切入點也說不定。
 
  她看了看地圖,前往支援的同僚這時剛好遇上尖峰車潮,真是不走運!
 
  「安潔,妳那裡現在可以看到星星嗎?」
 
  「星星……問這個做甚麼……。」
 
  「我很喜歡星星啊,以前我跟一個很要好的朋友常常一起觀星,有時候會兩個人跑去山上住民宿、然後觀測星星到天亮。總覺得,看著天上這麼多星星、在這廣大的夜空之下……。」
 
  「……就會覺得,妳永遠不是一個人。」
 
  奏效了!彷彿電流奔流過脊椎的每個關節,麗茲再度振作了精神。
 
  「安潔,妳現在有尋死的念頭,我雖然不希望妳這樣做,但我也不會強制妳要聽我的。想想妳身邊的人、有沒有那一位妳一直念念不忘的人,我想她也應該需要安潔吧。」
 
  對面先是一陣令人緊張的沉默,隨後傳來陣陣抽噎的哭聲。
 
  「我……我也不想這樣……但是……我沒有別的辦法了……我彷彿被身邊的每個人拋棄了。我累了……我真的……。」
 
  「如果妳想的話,妳可以告訴我嗎?」
 
  「……妳不過是在拖時間罷了。」
 
  「時間長也好,時間短也好,我也想多聽聽妳的聲音。」
 
  「……你們條子,有在錄音嗎?」
 
  「嗯,有的。」
 
  「我接下來要說的,請幫我轉交給一個人。就當作是……遺言吧。」
 
  麗茲的餘光瞥見附近的同事向她比手畫腳,剛才前往支援的同僚正在其他分隊的幫助下,準備脫離疏通好的車況,希望能再爭取一些時間。
 
  「我了解了。我就在這裡,安潔。我會聽妳說的。」
 
  下意識的按住耳機的邊緣,麗茲屏氣凝神、害怕自己分神漏聽了任何一句話。
 
  話筒的另一端,傳來了另一個年輕生命的前半生。
 
@ @ @
 
  我被家裡的人給予厚望,雙親給我取名叫做安潔,就是「天使」的諧音。
 
  從小順著父母親的要求漸漸長大,因為我是獨生女的關係吧?我從來沒有想過要讓任何人失望。
 
  父母親辛苦撫養我的背影、親戚家族投來品評的眼光、學校同學與師長的要求,我身邊的每個人,他們的手上都好像是拿著量表與記分板一樣,不停的在我身上打分數。
 
  但那也無所謂,為了滿足那些我重視的人、為了不讓他們失望,我盡己所能、竭盡全力、犧牲了一個又一個本來想把握住的事物,我希望在其他人眼裡,我都是能回答出正確答案的「乖孩子」。
 
  母親說過,天使是溫柔的,是為世人帶來光明的象徵、為人類帶來好消息的人。她希望我長大之後,也可以成為像這樣的人。自那一刻起,我一直都把這句話記在心上,那個光明而美好的形象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腦海裡……。
 
  不過,沒有人告訴我,這個世界沒有理由對我溫柔、也沒有人有義務需要對我溫柔、更不能寄望他人主動對自己溫柔。
 
  因為,我的父母親,他們是第一對像我撒謊的人。
 
  當我滿足不了他們的要求時,他們表面上都會裝作沒事的樣子、嘴巴上說繼續支持著我的每個決定。可是隨著時間過去,我慢慢察覺到,在與親戚或是外人的對談當中,我知道他們其實一直都對我有所不滿,覺得很多地方都不如他們設想的聰明與周到……。
 
  我這才明白一件事情:天使不是人,但我,永遠不可能成為天使。
 
  那一天,我終於不再是他們的寶貝女兒,我與他們激烈的吵了一架,幾天後迅速打包行李,來到這座城市。過著他們一直以來都不准我、也禁止我過的生活。
 
  我滿足不了任何人,我徹底的感覺到人是貪得無厭的。身為一個人,在這個世界裡只有去傷害別人才會得到短暫的注意,我又不是聖人、也不是那種光鮮亮麗的清白之人,我所做的一切、我對自己所做的每件事,都只是求個自甘墮落而已。
 
  反正……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就由我來承認吧。
 
  但是,我想我的死,應該是最有效的一個。
 
  回家會得到一頓臭罵是預料中事、照他們與親戚的關係一定只會對我棄如敝屣,就算是遇到同學或師長,又有哪個人會接受這樣的安潔呢?
 
  為甚麼?我不是一向都照著他人的話去做嗎?我不是盡力的滿足他們的要求嗎?照理來說,我應該是帶給人歡樂、為他人的生命帶來光明,我應該也會快樂才對。
 
  但是,為甚麼我會這麼痛苦?如果沒有人在乎我,我為甚麼不能照自己的意思過活呢?為甚麼連我死到臨頭,我所掛念的,仍然是那些只會對我予取予求的人呢?
 
  我……真的……不想再想下去了……。
 
  我……已經累了……。
 
@ @ @
 
  「我想說的,就是這些了。請妳幫我轉達給OO鎮的S姓夫婦,請務必一字一句都讓他們聽清楚了。」
 
  晚風拂過臉頰,安潔口乾舌燥的吐出最後一句話,舌頭下意識地舔了舔龜裂的嘴唇。
 
  今天不知道為甚麼,突然想說這麼多話,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敞開心胸與他人交談了,聽說有句話叫做「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是不是就是這個意思呢?
 
  「……安潔,妳想說的話,我已經確實聽見了。」
 
  手機屏幕的另一邊,是個很年輕的女子,剛剛說她的名字叫做麗茲。安潔念及這裡,她的嘴角揚起了苦澀的微笑。
 
  「謝謝妳,願意聽我說完。那麼接下來……就拜託妳了。」
 
  安潔慢慢地抬起腿、跨過橋樑的圍欄,慢慢地站在斜張橋的外圍、兩隻手鉤住了身後的欄杆、望著前方美麗的河畔風景,她這才意識到,原來這個城市在晚上也有這樣美麗的景緻。
 
  今天,是個適合去死的日子……。
 
  「……安潔莉娜,為甚麼妳不曾告訴過我?」
 
  霎那間,對方說出了一個讓自己意外的名字,她原本作勢要跳躍的動作戛然而止。
 
  「咦?……」
 
  「安潔莉娜!我是麗茲啊!我是伊麗莎白!妳忘了嗎?」
 
  安潔倒抽了一口涼氣,好不容易積攢起來的勇氣瞬間失溫,眼前的景物也開始變得模糊。
 
  「我……我沒有忘記……我一直在想……如果這個名字……是妳就好了。」
 
  「我也是……安潔,安潔!妳為甚麼會變成這樣?」
 
  「不要問我!!」
 
  她放聲嘶吼著,原本只是嗚咽著對談的她,也禁不住放聲哭泣。
 
  「我沒有別的方法啊!跟妳說了,妳能夠了解嗎?妳真的相信,我們就跟天上的星星一樣、我們永遠不是一個人嗎?那都是童話!都是爸媽說來騙我們的!妳難道不懂嗎!」
 
  「我……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一直以為妳過得很開心……我很抱歉……。」
 
  「這就是我痛苦的原因啊!妳們每個人都這樣自以為是、每個人都各說各話,怎麼就沒想過我這個要一直滿足妳們的人過得有多難受嗎?!」
 
  「……對不起……。」
 
  滑過頰邊的淚水本是冰涼,卻因為臉頰的溫度而變得火燙,安潔萬萬沒有想到,她一直以來期盼的奇蹟,竟然是這樣諷刺地出現在自己面前。
 
  「麗茲……我不怪妳。妳本來就不知道我的事……但是不讓這些人看見我死去的話,那我思考了這麼多、質問自己這麼些年來,不就毫無意義了嗎?」
 
  「不會的……不會的!我跟妳保證,妳不會是一個人!」
 
  儘管橋上的車水馬龍震耳欲聾,但是安潔卻很清楚地聽到對方的一字一句。
 
  「學校畢業之後,妳迅速地離開了家。我們明明約好這麼多事情要一起做、要一起去觀星、一起冒險,我想找妳又見不到妳,我們不是最好的朋友嗎?!」
 
  「是啊……曾經是這樣啊。但現在……妳認識的安潔莉娜已經死了,現在跟妳說話的,只是一名大城市陰溝裡的妓女而已。」
 
  「我知道,我知道妳就是我一直以來……最放心不下……也最想見到的安潔莉娜!我當上警察、我來到這裡,我才有機會遇見妳……請妳……不要再這樣說自己了……。」
 
  「……麗茲……我……。」
 
  耳邊傳來了由遠至近的警笛聲響,如果她真的要死的話,現在就是唯一的機會。
 
  「安潔,我等等就下班了。我來看看妳……好嗎?」
 
  「麗茲……我……我害怕見到妳……。」
 
  「我的同事已經快到妳所在的地方,等等我們一起喝個咖啡,今晚妳住我的家,我們可以再聊久一點、也可以多聽聽彼此的聲音……。」
 
  談到這裡,兩個人都明白,自己已經幾乎泣不成聲,也無暇顧及對方的心理。
 
  已經問過自己太多沒有答案的問題了。
 
  一切已經沒有相互試探這樣的必要了。
 
 
  「麗茲,做得很好。當事人已經安全,我們等等就會回警局,請做好一切紀錄的準備。我們會給妳加班費的。」
 
  「謝謝……那麼……安潔?」
 
  麗茲拭去淚水,向旁邊的同仁示意已然安全,而同事們也報以一個溫暖的微笑、紛紛豎起大拇指,做出無聲地稱讚。
 
  「是……麗茲……。」
 
  「我們……等等再見吧!」
 
  「這大概是我打過最痛快的一次報案專線了。」
 
  「嘻……謝謝妳的利用。」
 
  安心的切斷通話,再度確認一切通訊紀錄的完整,麗茲緩緩地站了起來、收拾自己的隨身物品,朝著身後的門走了出去。
 
 
 
Fin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432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催淚向|勵志向|友情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kira73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遙望星與海... 後一篇:[達人專欄] 遙望星與海...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