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1 GP

[達人專欄] 比史萊姆還不如 2-40 酒逢知己千杯少

作者:古今變│2019-09-19 10:49:22│贊助:62│人氣:215
2-40 酒逢知己千杯少


  一整碗『魔之血』下肚,雖然身體沒什麼大礙,但是那甜味讓我的牙齒都開始幻痛起來。狂犬也不說話,就靜靜的飲酒,但是神情看起來遠比我要享受得多,到後來根本就是自得其樂。

  我耐不住性子,問道:「你找我來有什麼事嗎?」

  這『魔之血』看起來真的很厲害,狂犬本來雖然有醉意,但是說話還算清楚,但這時喝完一碗『魔之血』後,居然眼也直了,舌頭也大了,說話也開始有點結巴。

  狂犬說:「本……本來想找你算帳,現在……算了。」

  只見他心滿意足的又倒了一碗酒,瞄了我一眼,把我的酒碗也倒滿。看來這酒好喝得超乎想像,所以他什麼都先擺一邊了。

  如果陪他喝二杯就能了結這樁麻煩,也算是件好事,所以我二手捧起酒碗,說了聲:「先乾為敬。」然後喝了一大口。

  狂犬大聲說:「好!」一手抄起酒碗,也喝了一大口,然後不斷的咂嘴咂舌,似乎回味無窮,連我都有點羨慕他能嚐到這酒真正的味道。

  不過看他這副德性,又瞄到這破敗城樓的角落有不少空的酒瓶、酒罈,讓我忍不住問:「你該不會從看過那一劍之後就喝到現在吧?」

  狂犬又喝了一口,然後說:「當然不是,老子…老子先去給大哥掃個墓,然後才去提了這箱過來,本…本來想喝個幾口就好,沒想到……」

  他又喝了一口酒,才接著說:「後……後來覺得一個人喝沒…沒味,所以想去找那個……那個叫…叫劍聖的。結果晃了半天沒…沒找到人,卻看到你這小子。」

  (……看來我有那種容易在路旁被人撿到的體質。)

  我苦笑著又喝了一口,說:「只要不躭誤我的比賽,陪你喝二杯也無妨。」

  狂犬咧著嘴傻笑,說:「什麼?你的比賽?棄權算了……嗝。」

  聽他說得一派輕鬆,還打起酒嗝,我實在不知該氣還是該笑,只好端起酒碗,灌了一口甜漿。

  狂犬跟著喝了一口,然後雙眼變得一大一小,歪著頭懷疑的看著我說:「看…看過那一劍,你小子該不會以為…嗝……以為自己還有勝算吧?」

  我沉吟了一下,說道:「這個嘛……」

  狂犬看到我的模樣,酒意好像瞬間醒了幾分,瞪著我說:「你小子是…是認真的嗎?你真的覺得你有…嗝……任何的勝算?」

  他這一說我也覺得懷疑,先前苦思劍聖那一劍,我覺得自己實在毫無對策,甚至連卡爾特都不知道能不能匹敵,但是內心深處卻有種感覺,覺得自己還是可以一試。

  這實在是完全沒有任何根據的自信,連我都不知道應該去懷疑這個念頭,還是懷疑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念頭。

  狂犬搖頭晃腦的說:「你…你這小子是……是很古怪,嗝。明明…明明很弱,卻又很強,明明很強…嗝……卻又很弱。」

  (你明明長得像隻狗,為什麼會說人話?明明說的是人話,為什麼我聽不懂?)

  我強自壓抑內心的想法,咬著牙說:「我有非贏不可的理由,你又是為了什麼跑來湊熱鬧?」

  狂犬閉上雙眼,似乎在享受醺醺然的感覺,然後說:「史…史萊姆小子說,嗝……贏了就讓我殺史萊姆。」

  聽到這個答案,我真希望眼前碗中是真的酒,讓我可以一醉解千愁。不過看來是城主以史萊姆為餌,讓狂犬來參賽。既然狂犬先前參加過對抗魔族的戰爭,那麼魔族和暗精靈如果出來惹事,狂犬在場等於是多了一個強援。

  狂犬勉力撐開眼皮,雙目半張半閉的瞄著我,問:「你小子…嗝,又有什麼非……非贏不可的理由……嗝?」

  我說:「我贏了才能得到解藥去救人。」

  狂犬「蛤?」了一聲,不知道是沒聽清楚,還是根本沒在聽。反正被他困在這裏,一時無法脫身,於是我把前因後果概略說了一遍。

  狂犬聽完喝了口酒,用手背抺去嘴邊的酒沫,說:「你小子不…不用忙了,人…人應該已經被救了。」

  我聽了忍不住又驚又喜,不過醉鬼的一面之辭實在不足為憑,於是我問:「怎麼說?」

  狂犬聳了聳肩,說:「不…不給你面子,也得給……給聚星幫面子……嗝。」

  這話出乎意料的有道理,以聚星幫和精靈的關係,不論精靈再怎麼不願涉世,總不會拒絕為他們救一個女孩子。先前我關心則亂,竟然完全沒想到這點,聽完日輝城的條件,跟墨布斯打個招呼就跑來參賽了。

  我忍不住喃喃自語:「那為何要拒絕我?」

  狂犬向後靠在巨石上,二手撫著鼓脹的肚子,說:「你…你小子大搖大擺的去,當然就…就得明明白白……明明白白的吃癟……嗝。」

  我凝神思考了一下,我衝到日輝城求見米利提亞的動靜不小,若被人知道我是去請他救人,而他也真的應聲而作,傳聞出去被人認為精靈有求必應,確實可能會造成麻煩。所以他表面上一定要拒絕我。

  「要我來參賽又是為了什麼?」我忍不住問,同時發現自己居然開始看重狂犬的意見。

  狂犬已經二眼發直,過了一會才對著我說:「蛤?」

  看他這副德性,應該已經不行了,不過這番對談讓我寬心了不少。只希望他說的沒錯,紐翠斯的女兒已經獲救。但是在還沒有確定之前,還是要盡可能在日曜演武中取勝。

  於是我站起身來準備離去,狂犬半瞇著眼睛說:「你……你去哪?」

  我說:「你已經喝得差不多了,先謝謝你這『魔之血』,改天讓我回請。我要去參加下一場比試。」

  狂犬大叫:「誰……誰差不多了?嗝…老子……老子沒醉,再喝!」

  你當我第一天出社會?通常聽到有人堅持說自己沒醉,就是我該閃人的時候了。不過狂犬可不比我那些同事或客戶,萬一他發起酒瘋來我可抵擋不住。

  幸好他已經醉得差不多了,這『魔之血』又十分厲害,所以我又坐了下來,打算先灌倒他再脫身。

  誰知又喝了半碗酒,他居然哭了起來,邊哭邊說:「大哥呀……咱兄弟可……可好久沒聚聚了,俺…俺看到一個……一個跟你一樣厲害的人物,你遇上他一定…一定也很高興,可惜你……誤中小人奸計……哇啊啊啊~~~~」

  看他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當真是十分哀痛,我也不禁心下惻然。雖然不知道他大哥是怎麼中了月映城那隻史萊姆的「奸計」,但還是走過去在他肩頭拍了二下,以示安慰。

  他抬頭看了我一眼,似乎已經醉到不記得我是誰了,困惑的說:「你是……你是……」

  他突然間變得更加激動,指著我說:「是你!是……那種沒命能的……你…你們是來找我報仇的嗎?」

  然後一個打滾、撞上破敗城樓半毀的牆壁、牆面上出現被他撞出來龜裂紋路。他瞪大雙眼看著我,驚恐的說:「你們……你們別過來。你們不能作戰、不能自保,又沒糧食養活那麼多人……我…我們也是別無選擇。」

  從他這番話,我總算知道他為什麼看到我會閃神,也大概猜到在那顆已經毀滅的星球上,他們被召喚來此之前,發生過什麼慘事。

  我向前邁了一步,伸出手卻不知該說些什麼,但是狂犬以為我向前逼近討命,怕得雙腳一蹬、撞垮了背後的牆壁,然後連滾帶爬的逃走,速度快得驚人。

  我呆立當地,只能暗自希望我跟他的孽緣到此為止,不要再生波瀾。

  看到地上只喝了半罈的魔之血和二個酒碗,以及那個大箱子,忍不住走過去看看。

  只見箱子裏還有二個一樣的酒罈,以及魔法卷軸、衣服皮甲、刀劍匕首等等,說不定都是狂犬從先前的大戰中搜羅來的戰利品。光是稍微檢視了一下魔法卷軸,就發現它們全都是連卷老都珍而重之、小心收藏的中、高階魔法。

  我思索了一下,決定把酒碗放回箱子裏、把箱子關上推回原位,再移動巨石恢復成先前的樣子,只把那半罈『魔之血』封好帶走。

  為什麼不把這些東西全部私吞?一來怕狂犬酒醒之後又來找我囉嗦,二來我連貼身收藏的匕首都被掉包了,在賊王祭期間帶著這些寶物到處走,那還不如直接拿去進貢給聚星幫。


  前一話  後一話  目錄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38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轉生|仙俠

留言共 3 篇留言

怒目少年
主角和狂犬對飲不是在演武之前嗎?還是說我弄錯了?

09-19 10:54

古今變
主角看完卡爾特的比賽,走出賽場,開始回憶,然後被狂犬攔下,帶去喝酒。09-19 10:56
怒目少年
對耶,我剛才回去看才發現自己看漏了,不好意思。

09-19 10:58

古今變
不會。我嘗試把主角在地城裏的經歷拆成幾段來寫,造成現在和過去發生的事情相互交錯,看起來確實容易混亂……看來要再仔細思考怎麼編排會比較恰當。09-19 11:01
蕭錦遲
交錯編排可以在跳躍的地方加虛線或✳ ✳ ✳分隔

09-19 13:42

古今變
晚點發篇日誌。09-19 14: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1喜歡★mthous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比史萊姆還... 後一篇:雖然數位的平台可以有更多...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TDragonYOOOOO
要不要進來看看像素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