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53 分歧的選擇

作者:雪洛茉絲嘉│2019-09-19 06:01:09│贊助:0│人氣:14
防雷





御醫離開了房間,檢查之後果然只是過勞引起的不適。
但是那意有所指的叮嚀讓我頭痛。

「雖然想要繼承人是好的,不過還是別讓陛下太勞累了。」

這種話通常都是反過來吧!說得我像是索求無度的痴女。
我的形象啊……

「你現在理解你的處境了嗎?」

說這話的是雷諾,一臉不爽的瞪著我。

「我為什麼當初不直接那樣死了呢,唉。」

據潔西亞告訴我回到奇德的時候多少有一點謠言,不過那時候除了她以外除了值班守衛沒什麼人能靠近提亞的房間,只知道我是能在他身邊呼風喚雨的存在,但沒有擺出什麼高姿態提一堆無理要求所以沒被放在心上。
分房的時候被以為是和提亞吵架,但是每晚他造訪我的房間讓那些人有了很大的遐想空間。
何況現在又這樣……

「你是真的不打算成為陛下側室嗎?」

「雷諾大人您在說什麼?克利香緹小姐他明明」

「閉嘴,我沒有問你的意見。」

和一般開玩笑的問不同,完全能感受到雷諾認真的在討論這件事情。

「是。」

「不要兇潔亞,他只是好意維護我。」

「你就是這個態度才會讓別人對你誤以為有好感吧。」

我只是不想擺出很尖銳的態度而已,混在人群裡面不起眼就好了。
原來有那種效果嗎?

「我現在沒有那種意願。」

「如果身體狀況沒問題,那就早點滾回去,這裡不需要你。」

他非常堅決的提出了這個要求,我可以體會這個要求的原因。
第一點,我的出現很明顯地擾亂了宮裡的作息,明明提亞人在王宮中斷這麼多天不上朝是這些年來頭一回,這或許會讓一部份底下的人對他感到反感。
第二點,既然雷諾會這麼問側室的事情,就代表提亞大概有和他提過類似的事情,不管是那之前,還是那之後,我想雷諾自己也心裡有數提亞可能是認真的,我既然沒有意思,還是早點走了對大家都好。
最後一點,教廷除了根據前兩點判斷我有利用價值外,現在更在意的或許是我到底有沒有聖人的資質,如果就這樣秘密的把水之聖物帶回去亞薩其諾,教廷後來知道了或許不會說什麼,但倘若現在王宮公開了我將繼位成水之聖女,不管是要殺我,或是我和提亞協同對付教廷都會變成很棘手的事。

況且我應該能辦到上一位水之聖人所許的祈願吧。
亞斯塔那時候成為聖人,是因為許下了願想要復活死去的妻子,雖然成功了,但他妻子也因後遺症在幾年後過世,那時的代價據說丟了雙腿與一隻眼。

相對於來說,很划算,但也不划算。
人既然都會死,為什麼要復活呢?這個問題只有想要尋求復活的當事人才知道。
但對教廷來說,這只是他們追求權力與名聲長久的道具,畢竟付出代價的人不是他們,如果被知道現況應該會想盡辦法把我囚禁在他們可以管轄的地方。
就像那個聖人的最後一樣,最後用生命祈求了一個教廷掌握的王室成員垂危的性命。
對他來說也是種解脫吧,妻子不在了,活著也沒有意義,連自殺都沒辦法。

許願嗎?這件事情我想提亞即使知道也不會告訴其他人吧。

「等提亞醒來我就回去。」

前車之鑑,不想再搞一個突然追上來把我帶回去的戲碼,雖然提亞應該不至於跟拉維爾一樣瘋狂用飛的過來,但是既然都會被帶回去還是不要製造會讓人勞師動眾的狀況才是。
這個答案讓雷諾有點不滿,但是也清楚我這麼說的道理。

「陛下真是把你寵壞了。」

「如果他不是認真的,我早就不在這裡了。」

這時才會意我們在談什麼的潔西亞,驚愕地問我。

「您是說,陛下對您……呃,那一種的認真嗎?」

「我本來就是為了教廷推去當側室的人選啊,雖然拒絕了也有了其他婚約,但發生不得已必須留在提亞身邊治療的情況才會淪落到這種田地。」

「那些傳言……」

「不是傳言喔,除了我跟齊茲貝魯諾公爵祕密結婚以外的事都是真的。」

「所以,陛下有對你說過嗎?……希望您成為對象這種事。」

眼神閃爍,對於這種一般人不習慣的話題潔西亞有點難以啟齒,你真的是貴族嗎?我有時候會這樣想。不過也是啦,怎麼想國王要和別人的妻子在對方維持前婚約的情況下結婚,名聲可不是普通的低落,至於要求離婚再娶就跟強娶沒兩樣。

雖然現況就幾乎是這兩者其一的狀態了,提亞醒來的時候應該謠言滿天飛了吧。

「非常隱晦的,有說過。」

比起之前那些收做側室也沒關係的話,卡珊德拉那時候那句「聖王大人說過他會期待的。」提亞的回應其實是在對我說他的心意,我只是呆得沒有聽懂。
雷諾給了一個很嘲諷的回應。

「所以我才說平民真的很麻煩。」

「我一點都不想成為貴族好嗎?」

「剛睡醒要不去洗個臉吧。」

「用著貴族方式罵我,我多少還是聽的懂的好嘛。」

再笨也知道在說「都這個時候了還在說夢話,不清醒一點嗎?」這種話。

「哼,陛下醒來後還是好好設宴款待你一番吧,現在也可以。」

「為什麼?克利香緹小姐不是要走了嗎?是送別會的意思嗎?」

潔西亞的話讓我跟雷諾都用同情的目光望著他。

「該說還好提亞很討厭別人這樣講話?」

「是阿,和陛下說話用這種對話通常都會直接被拖出去……」

「什麼意思?我弄錯了嗎?」

「環境待久也會影響啦……那時候沒聽懂是我的錯。」

「等一下,至少跟我說一下是什麼意思。」

「潔亞還是不要聽懂吧,因為聽久了其實蠻煩人的,如果你跟對方不熟的時候會真的以為對方是想恭維你,其實是真的在挖苦你,我本來以為你聽的懂。」

那句話意思簡單就是兩個字「快滾。」
雖然場合不同有時帶有其他意思,但簡單來說是這樣。

「克利香緹小姐……」

「沒關係,反正等我走了你就給提亞做貼身侍女吧,其他侍從沒有他的呼喚不會過來,剛好省得再幫他挑人。」

「我才不想要這個笨丫頭在陛下身邊,蠢病會傳染的。」

「我才沒有你說的那麼笨啦!」

雷諾不以為然的笑。

「王宮裡的貓都比你聰明。」

「原來王宮裡有貓嗎?我想看。」

潔西亞看來很喜歡小動物,不過他的反應讓雷諾一臉尷尬。

「……」

「你要是不真的變出隻貓給他看,怕是潔西亞會繼續追著你問。」

這時才想到雷諾只是純粹挖苦他,潔西亞有點羞赧。

「是我太高估他了。」

「明明選侍女的時候,我看起來還算好阿,當初是對方在那之前惹了你嗎?」

潔西亞把頭扭到一邊用著心死的語氣說。

「……那女人打一開始就瞧不起不是奇德出身的貴族嘛,還一直在雜事上欺負我,後來知道要服侍您的時候,也是說著『不過是亞薩其諾的鄉巴佬,如果陛下看得上他,就代表我也能被看上。』這種自己能成為側室或是王妃之類掌權握勢的話,最後因為沒被選上自暴自棄的汙衊我私下跟您勾結,說您是比較高級的娼妓等等諸如此類大不敬的內容,只是某一天他就突然離開王宮了。」

高級娼妓啊……我可能比那個慘吧,至少還可以挑客人,我可是被教廷硬塞的。

「改天要好好謝謝幫你發難的人。」

「我會的,雖然我不知道是誰。」

我瞄了一眼雷諾,他把眼神別過去,我輕笑一聲,還是不要戳破好了。

「你下次要不要跟芬奇學一下貴族的隱語?」

一聽到芬奇,潔西亞馬上又激動起來。

「不要,上一次他聽到我成為侍女以後可是對我碎碎念三個多小時講那些用語,我一個也沒聽進去,還一直瘋狂地問有沒有仰慕他的侍女可以介紹一下,拜託,又不是成天沒事幹只要想那些有的沒有的事情工作就會做完,還誇口說太多女性仰慕讓他很苦惱,要娶三個妻子雖然有點吃不消,不過為了女性他會忍耐。」

的確是很芬奇的內容,好像他本人就在面前那樣。

「這麼有元氣的哥哥也不錯吧?」

「哪裡不錯了,我寧願我哥像雷諾大人那樣,至少我還能像亞克傑爾先生一樣稱讚自己有個好哥哥,啊!那個,我……」

完全忘記當事人在旁邊說溜嘴的潔西亞大感不妙,雷諾沉默了一陣。

「……亞克給你寫信了?」

「……是。」

「寫了些什麼?」

「問我的傷勢,克利香緹小姐的狀況,還、還有就是告訴我雷諾大人你的事情……」

「他說我怎麼樣?」

「就、就說你是個好哥哥……我說我說!說你雖然太嚴肅有點難相處,但是是個為了陛下隨時深思熟慮忠心臣子,要我不要對你懷抱成見,好好在你身邊一起服侍克利香緹小姐跟陛下。」

被直直地盯著,就像是蛇看著青蛙那樣,潔西亞很怕雷諾啊,也是啦,現在雷諾沒發狂似的要他把信交出來算不錯了。

「哦。」

欸?居然是這種反應嗎?一臉有趣的看著兩人。

「雷諾大人?」

「那是我寶貝弟弟寫的信,你可要好好收著。」

「是……?」

「要記得回信。」

「已經回了。」

「很好。」

這個轉性讓我一瞬間以為天要下紅雨了,但是看到雷諾心情好成這樣,代表亞克寫的內容真的讓他很高興吧,某意義上也是很好懂的人。
信是這兩天寄出的,我也跟著寫了,不過那時候心情很亂,也沒能好好寫,如果提亞醒來的話,應該在收到下封信前我就離開奇德了吧。

"好想見你。"

那時苦惱了很久,最後還是只在給拉維爾的信上寫下這四個字。其他人的倒是沒什麼障礙的寫完了,維札那封我還好好的臭罵他一頓,什麼祕密結婚啊,是想害死我嘛。

望著身旁雕花的魔法蠟燭,多彩的顏色與華美的雕刻與造型伴隨搖曳的火焰看起來有些夢幻,亮度跟耐久還是因為燭芯用了「閃耀」跟「耐火度增加」之類的附魔吧。只是維札的宅邸也不點這種東西的,我在奇德看到的時候他跟我講解了原理跟作用以後,深深覺得有錢人真是討厭,造價可以點幾個月油燈只拿來燒三天,唉。

「克利香緹小姐?沒事吧?我知道您現在有點心煩意亂……」

看到我撐著頭望著蠟燭發呆,潔西亞以為我在想些大事。不,完全只是在想些無關緊要的東西喔。

「我只是在想著,我就當上水之聖女的話,應該會確確實實的會被阻止跟提亞結婚這回事吧。」

「真的嗎?」

「是啊,這是教廷最不樂見的情況。」

一旁沒說話的雷諾這時開口了。

「所以你可以使用水之聖物了嗎?」

「雖然是得到加護了,不過我還沒實際用過。」

望著手上的戒指,如果像琉璃劍那樣注入魔力的話……在想像琉璃劍那種魔力流動的感覺的時候,伴隨著魔力變化,戒指像是溶化那樣溶進了魔力的水波,隨著掌心握住,變得像是我之前所使用的琉璃劍外觀。

「這個,太厲害了!」

如果能變成琉璃劍的話,像這樣延長劍身……
左手從握著劍柄的右手撫摸劍身,慢慢地隨著左手的手順,配合著魔力的延伸,拉成了平常習慣用的長劍長度,揮了一下,重量果然可以照習慣調整呢,完全是鋼鐵的感覺。

「看來使用上沒什麼問題。」

雷諾的語氣有點冰冷,看來是真的很擔心我會用他對提亞不利。

「這件事先不要告訴提亞,也不要對外界公開吧,雖然潔西亞說溜嘴我還是會原諒啦。」

雖然保密這回事對提亞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不過我這麼提他應該也會知道我不希望他知道或是要假裝不知道。

「我一定會保密的,請您相信我。」

將魔力分開來也沒問題嘛,像是剝果殼那樣從中間對分開,拉出了小劍,完全就跟自己的配劍一樣,然後兩手一拍又變回了一團水。

「雷諾也有看過提亞使用聖物吧?」

「有,但是他不像你會這樣改變聖物的姿態。」

「所以是當嵌著魔石的戒指用嗎?」

魔石啊,果然是很魔法使的使用方式呢。
常用的東西都沒有問題,那幻想的東西能做的出來嗎?
嗯……我會用到很熟悉又跟平常不一樣的外觀,對了,之前在修道院研究畫的那個。
手上的水突然翻起來,彷彿潑下那樣隨著成形的外觀打到幻化的器物上便消失。

「琴?」

潔西亞看著我手上的小豎琴,我用一般撥弦的方式,不帶著魔力撥動,發出了弦琴特有的單音,看來跟一般的樂器沒什麼兩樣,不過現在不能帶著魔力撥,如果功能真的和帶著「共鳴」的定調鈴差不多的話,怕是守衛會衝過來吧。

「嗯,雖然我沒學過。」

不過還是照腦海裡的設計圖給弄出來了,照著十二調的弦排列成左六跟右六,雖然雙邊都可以撥動,但是要用到多重和弦……好吧,很久也沒唱那一首了。

我起了個音,淡淡地唱著那時候讓我聲名大噪的發表曲。

風,隨著聖神的羽翼揚起,
將希望的羽毛帶往遠方。
光,伴隨萬彩的黎明閃耀,
將聖人的祈願領到正途。
在風與光的交織,「永遠」停留在交會的彼端。
跳舞吧,
歌唱吧,
讚頌吧,
祈禱吧,
這是靈魂喜悅的祝福,無分你我。
鳥兒隨風飛翔,
花兒隨光綻放,
聖人的耳語流進心口,被神所愛。
萬物與世界於此,隨著時間一同流動。
恆久不變的「永遠」,
在神的愛裡,留在心裡。
詠嘆吧,那美麗的願望,如此聖潔。


嗯,看起來作用也很正常嘛,不過要唱這種稍微大型的曲子,一個人果然有點累,還要撥琴有點麻煩啊……嗯?
看著有點心不在焉的兩個人,正想問怎麼了的時候,突然被一雙手從背後抱緊。

「提亞?」

原來被我吵醒了啊,真是對不起。
回過頭望他,卻捧起我的臉,像是以往的親吻一樣貼了上來。
已經不需要這種吻了啦,並沒有像先前失控那樣,只是同習慣那樣的吻著。
為什麼我習慣了這種事情……

「留在這裡待滿三個月。」

放開我的提亞只是這麼說,看來是讀到雷諾所想的東西了。

「雖然我不想提,不過謠言都傳成那樣了,你還當作是幫我治療嘛。」

他望向了雷諾,下令。

「不要告訴任何人有關水之聖物的事情。」

「是。」

聽我說話啊,拉拉他的手。

「把那東西收起來吧。」

我都忘了,揮過手,像是抹消幻影一樣,瞬間回到手指上。
提亞看起來還是有點疲倦,試圖再勸他休息。

「你的身體還沒恢復吧,回你房間睡吧,這裡床太小了,你的翅膀不」

話沒說完就被撈過來抱起,他帶著我走出房間。
看來是要回去一起睡了,這是打算跟局外人裝傻裝到底嗎?

只好得過且過啊……各種方面上都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37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illcass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後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oison203011心懷怨恨之人
你的怨恨,我來幫你消除......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