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穿越異世界我一個人就夠了,為何連我的妻小也跟著來!?-第11章

作者:勳一│2019-09-18 20:32:15│贊助:16│人氣:414









第十一章-來自召喚者的邀請函




  「………………………………」

  慢慢睜開雙眼後,我雖然想嘗試起身,不過全身的疼痛讓我決定打消念頭。

  此時微風從窗口吹了進來,率先映入眼簾的是相當氣派非凡的房間。這跟我以往住過的地方截然不同,至於我是如何來到這裡的已經沒有任何記憶。

  就在我正準備回想時,某個熟悉的聲音在一旁輕聲呼喊了我。

  「喲,你可終於醒了……」

  我勉強將脖子轉向另一邊,位在隔壁床位的是跟我一樣傷痕累累的銀髮青年。

  這時看見同伴才讓我完全回想起先前發生的事情。

  我打倒萊卡之後似乎就昏倒了。所以魔族撤退了嗎?宇芯她們究竟要不要緊呢?

  「艾雷歐,這裡究竟是……?」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可惜我才比你早幾分鐘醒來,根本一無所知。」

  好吧,看來這些疑問也只能等別人出現才能解答。

  不過讓我唯一慶幸的就是艾雷歐平安無事。

  「總之看到你沒事就好啦,我還真害怕你會發生什麼事情。」

  「說什麼傻話啊,我可沒那麼容易死呢。」

   說到這,艾雷歐接著苦笑回應:

  「仁勳……我必須跟你道謝才行。雖然我後來陷入了昏迷,但在完全失去意識之前我隱約能知道你跟萊卡的戰鬥,是你打倒了他呢。」

  面對艾雷歐的感謝,我反而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回應。

  不管是萊卡或是打倒多少魔族也好,唯有找到當年事件的兇手才能讓仇恨劃下句點。

  但說到底讓艾雷歐受傷這點我也有責任,當時跟萊卡已經談判破裂,我卻還是無法下定決心,結果我到最後都沒能體諒他想替親人報仇的心情。

  我想自己實在沒什麼資格接受他的道謝吧。

  「別謝我了,我根本沒做什麼。」

  大概是看出我要表達的意思,沒想到艾雷歐接下卻說出令我訝異的話。

  「不,我並不是要答謝你打倒了萊卡。也許就和你說得一樣,魔族他們真的有受到什麼委屈也不一定。」

  「等、等一下!艾雷歐你怎麼突然轉變得那麼快?」

  從魔族入侵菲魯恩之後,艾雷歐一直都是衝動行事,當然我並非不能了解他。

  失去親人的痛苦是不可能輕易放下的,所以我對於他的立場從來不打算指責。當世人們一致認為魔族就是五年前事件的兇手,艾雷歐自然而然也會對他們心生仇恨。

  可是現在的他居然反而支持我的立場,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別露出那種驚訝的表情嘛。」

  艾雷歐早就猜到我會有這樣的反應,接著回道:

  「我只是從萊卡那雙受盡折磨的眼神看出來……那並非是在說謊。可以為了自己的同胞不惜抵抗到這種地步,一心只想洗刷自己的冤屈,我想他肯定有著滿腹的不甘心吧?如果是謊言不可能會拼命到那種地步。」

  就跟艾雷歐說得一模一樣,我當初就是看到萊卡的堅持才會選擇信任。能夠為自己的同伴奮戰到那種程度,若要說那種堅持是虛假我是認為不可能的。

  理解艾雷歐的想法與自己相同之後,我這時反而笑了出來:

  「沒想到你會願意相信他們……我真的很意外呢。」

  雖然話是這麼說,我還是必須親自從薩耶魯口中問出有關於兇手的情報。

  何況最後萊卡也願意相信我,親口告訴我薩耶魯接下來的行動,當然對我而言這也是最後且唯一的機會。

  「艾雷歐,萊卡在臨死前有說接下來會由薩耶魯舉兵進攻菲魯恩。屆時我會親自詢問他關於五年前事件的真相,不管如何都必須找出真正的兇手才行。」

  當我這麼說完後,艾雷毆沒有立刻回應,他停頓了約半晌才開口:

  「嗯,我就選擇相信你還有魔族一次吧。若是他們真有冤屈,那非要找到兇手不可,否則那些犧牲者是無法安息的。」

  即便艾雷歐的語氣平淡,我還是能從話語中感受到他願意理解的心情。

  身為同伴的他能夠願意信任我這麼一次,對我而言已經足夠了。

  我微微點頭,再次向他保證:

  「放心,我會的。」

  與此同時,來自門外的腳步聲也傳了進來。

  就在門被打開之後,映入我們眼簾的正是熟悉的人。

  「爸爸──!」

  率先劃破沉默的是小惠,我看見她眼眶裡的淚珠在打轉著,大步向前奔向我的懷抱。

  雖然女兒飛奔過來的撞擊力讓我的身體有些疼痛,不過我還是將她攬進懷裡緊抱不放。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能對自己的家人說什麼,我想唯一愧疚的就是讓她們擔心吧。

  「爸爸終於醒了……還以為爸爸會發生什麼事情。」

  「小惠對不起啊,我已經沒事了。」

  我摸了摸女兒的頭,同時擦拭掉她眼角邊的淚珠。

  能看見宇芯她們平安無事最重要,如今我心裡那塊大石頭總算可以放下了。

  「爸爸我跟你說哦!我跟媽媽還有伊娜姐姐成功把那隻龍給趕出去了!」

  聽到小惠這番話倒是讓我相當吃驚,沒想到她們三個人居然這麼拼命。

  這時當我安撫完女兒之後,我也將視線看向一旁的妻子還有同伴。

  「宇芯、伊娜……抱歉讓妳們擔心了,我──」

  話都還沒說完,只見宇芯突然走上前來,朝我的臉頰非常用力地捏了一把。這個力道完全沒有在客氣的,我瞬間感受到左邊的臉發麻起來。

  「你還敢說啊!都不知道我們到底有多擔心……你跟艾雷歐總是那麼衝動!每次都給別人添麻煩!」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宇芯露出那種不安的表情,看來我真的該檢討了呢。

  每次總是認為自己是為了什麼而付出,結果都沒顧慮到家人的感受。

  「對不起,我確實挺衝動的,當時我只是想著盡快了結戰爭而已。」

  「別說了,沒事就好……看到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宇芯將我還有小惠整個給環抱住,同時抓住我後背的手還在顫抖著,這更是讓人心疼。

  我選擇不再多言,只有將她們母女倆給攬得更緊,一刻都不想放手。

  看見宇芯還有小惠她們已經放心許多,在一旁的伊娜這時也表示:

  「好啦!總之你們兩個人沒事就好,這次多虧你們能打倒那個上級魔族,也算是救了大家一命。」

  我有點搞不懂伊娜的意思。

  「伊娜,妳這話是指……?」

  只見伊娜微微地一笑,接著向我們解釋:

  「不只是蒼穹翼龍,還有許多受害者身上的咒縛術全都消失了。我們從萊卡的屍體發現到解除術式的痕跡,我想那個術式的關鍵點就是只有施術者死亡才有可能解除,簡單來說就是你們的功勞。」

  我與艾雷歐互相看了一眼,與其說高興不如說是安心。

  畢竟那是讓我們苦惱許久的咒縛術,原來解救方法是這樣。

  「所以現在已經沒有咒縛術的受害者了嗎?」

  當我問完後,只見伊娜搖了搖頭。

  「不,脫離控制的人只有那隻魔獸跟菲魯恩的人民,只有那部分是萊卡所為的。」

  聽到伊娜如此解釋,艾雷歐這時提出了想法:

  「也就是說在其他地方的受害者依舊還是沒有解脫對吧?」

  伊娜先是以「嗯」一聲輕聲答覆後,接著繼續說明:

  「沒錯,據我們所知咒縛術這種術式只有上級魔族與薩耶魯可以使用,除非將魔族徹底打倒否則是無法解救所有人的。」

  就在伊娜解釋完後,艾雷歐則是朝我這裡瞄了一眼,當然我也明白他的意思。

  好不容易我們願意相信魔族,打算調查五年前的事件,如果最後的結果還是得互相殘殺的話那根本就沒有意義。

  我暗自嘆了一口氣,現階段還是先不要提起這件事比較好。

  等到弄清楚真相之後,這些問題才有辦法解決。

  「放心吧!總會找到辦法解決的,現在先別煩惱那麼多。」

  我選擇以最保守的方式回答,而伊娜還有宇芯她們似乎也沒有意見。

  「嗯,說得也是……那麼接下來還有一個人想要見你們。」

  說到這,我與艾雷歐同時皺起眉頭,實在想不到會是誰。

  與此同時,房門響起敲門聲後接著被打了開來。

  她有著一頭烏黑及腰的秀髮且穿著亮麗艷紅的衣袍,身旁還有兩名侍衛陪同。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也讓我明白她非平凡之人。

  當她走近到身旁時,也向我們打了聲招呼:

  「仁勳先生、艾雷歐先生……初次見面。我是菲魯恩現任國王羅賓斯.艾爾德的女兒,同時也是第一王女──普恩亞妮.艾爾德。」

  果然真的是王室成員,畢竟她全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感覺確實不同。

  「妳、妳好……」

  就在我跟艾雷歐打算撐起身體讓自己坐直,王女卻反而先阻止。

  當然我們原本的用意是認為這樣比較有禮貌,畢竟躺著與人對話在觀感上實在不佳。

  「兩位請不要在意,就請你們維持最舒適的姿勢吧?要是弄到傷口可就不好了。」

  既然王女都這麼說了,我跟艾雷歐當然也是尊重她的意思。

  「好,我明白了。」我慢慢將身體躺回原本的位置,接著向她詢問:

  「那麼您說要來找我們是指什麼事情呢?」

  只見王女這時陷入了思考,過沒多久便開口:

  「在那之前,請容許我先向你們兩……哦不,是在座的各位道個謝。」

  王女將視線看過我們這群人一遍,繼續說道:

  「關於此次的戰役,你們所做的我都已經聽冒險者公會說了。阻止魔獸蒼穹翼龍的暴動,還有打倒這次領軍的上級魔族……該怎麼說呢?如今我對你們只有滿滿的感激而已。」

  對於王女這聲道謝,我趕緊揮手示意:

  「請別這麼說,我們只是做自己該做的事情……」

  「不是的,」王女搖了搖頭,接著回道:

  「原本保護菲魯恩的人民就是我們王室的職責,結果這次反而是依靠你們這些冒險者才得以取勝。真要說的話我們確實失職了,這點必須坦然承認錯誤才行。」

  「既然您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接受這份道謝吧。」

  雖然我表面上這麼說,但還是相當清楚戰爭並不會因此結束。

  接下來將會是魔族之王薩耶魯親自舉兵進攻,能否改變阿爾法人與魔族雙方的關係,下次將會是最後的機會。

  「普恩亞妮大人,有件事我必須跟您說。關於那位上級魔族在死前有透露,下次將會是由薩耶魯親自率領大軍進攻,我想恐怕還會再次爆發戰爭。」

  聽到我這麼說完後,包含王女還有宇芯她們其實沒有露出太過驚訝的表情,這似乎也是早已預料到的事情。

  只見王女皺起眉頭,沉默了一會才回應:

  「嗯……我們也有想過那位魔族之王遲早會出手的,看來根本沒什麼時間可以喘息呢。如果等到那個時候,你們還願意幫助我們嗎?」

  對於王女的提問,我則是和艾雷歐還有宇芯她們互相看了幾眼。

  「仁勳你覺得呢?我們都是以隊長的決定為優先考量哦。」

  艾雷歐這傢伙也真是的……明明就知道我不可能坐視不管。

  我先是確認妻小還有伊娜都沒有意見後才回答:

  「嗯,既然是您的請求,那當然沒有問題。」

  王女對於我的答覆看來是相當滿意。

  「能聽到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那麼接下來就來提正事吧。」

  說到這裡,王女很快收起了前面的笑容。

  「今天來找你們是因為我前陣子從上王大人那裡得知,聽說你們想申請進入禁忌之地沒錯吧?」

  「咦,難道是有著落了嗎!?」

  我幾乎忘了身體的疼痛,直接撐起半身坐直,而其他人也是瞪大著雙眼盯著王女,想必都很好奇她帶來的消息。

  這時只見王女點了點頭,接著說:

  「是的,其實批准外人進入禁忌之地需要複雜的程序。必須由上王大人、我以及父王的認可,而這次之所以會耽誤那麼久,也是因為我父王相當反對。」

  就在王女說到這裡時,我先是深呼吸了一口氣打算壓抑住情緒。

  畢竟我目前對羅賓斯國王還無法完全信任,然後這次還堅決反對我們的要求,說實話只會讓我增加對他的厭惡感……不過我還是不能輕易表現出來。

  「所以是壞消息了嗎?」

  結果聽到宇芯這麼問之後,王女反而微微地上揚起嘴角。

  「請別擔心,我話還沒說完呢。關於上述的情況原本是無法讓你們通過申請的,但現在卻發生極少見的狀況。那就是位於禁忌之地的奈歐族族長杜菲婭,她本人希望能見上你們一面。」

  我對於王女的這番話還沒有徹底理解。

  「等、等等……你說的那個族長是什麼來頭?」

  對於我的疑問,一旁的伊娜反而先解釋起來:

  「杜菲婭是當今奈歐族裡面最優秀的巫女,同時也是守護一族的族長。」

  原來如此,簡單來說就是奈歐族的領導者是吧。

  而此時接續著伊娜的說明,王女這麼說:

  「沒錯,就如伊娜大人所說的。如果是奈歐族的代表杜菲婭主動提出見面,那我們就可以無視上述的申請程序直接讓你們進入禁忌之地。雖然我們是站在王室的立場,但禁忌之地畢竟是巫女一族的地盤,如果是自家人同意那我們當然也沒什麼話好說。」

  還真是沒想到會有這種事情,只能說是幸運了嗎?

  「太棒了,總算沒有白等啦!」

  可能是我太激動的緣故,腰間的傷口好像又不小心裂開來。

  「啊痛痛痛……!」

  「真是的,仁勳你小心一點啦。」

  「爸爸冷靜一點啦!」

  宇芯跟小惠連忙跑過來扶著我,讓我慢慢躺回床上。

  看在眼裡的伊娜這時也笑了出來:

  「我想還是等你跟艾雷歐養好傷再說吧,這樣的身體要行動也是挺麻煩的。」

  我跟艾雷歐接連嘆起氣來,雖然不甘心但也只能先安分靜養了。

  「看見你們還能這樣活蹦亂跳我就放心了。」

  王女在離開之前則又再次答謝我們:

  「總之請大家好好休息,關於各位的戰功我們也會準備相當的酬勞還有升階獎勵,也謝謝你們這次的幫忙。」

  說完後,普恩亞妮王女與一旁的侍衛便離開了房間。

  不過說也奇怪,奈歐族的族長為何會想主動跟我們見面呢?

  照理來說應該是沒有什麼特殊理由或是關聯性才對……還真是令人不解。

  「老公,你怎麼了嗎?」

  突然被宇芯打斷思緒後,我則是搖頭表示沒事。

  「嗯……沒什麼事情啦。」

  我慢慢讓身體躺得更平保持最舒服的睡姿,要是弄痛傷口可不太好呢。

  與其思考那些問題,還是等到之後見面就能知道了。

  久違的放鬆讓我的睡意瞬間到來,我想不如就先小睡片刻吧。



      *



  正午十二點整,耀眼的陽光打在菲魯恩的街道上。

  即便是午餐時間,放眼望去還是能看見許多勤勞的民眾待在外頭曝曬。目前街道還有建築物的整修工作已經持續了三天,魔族造成的破壞幾乎讓菲魯恩損失一半的國力。

  當然這是他們自己的家園,必須由自己的雙手來修復才行。

  而我們一行人在王室騎士的陪同之下從北城區開始出發,經過約半小時的路程終於來到禁忌之地的所在位置──阿爾法山脈。

  「仁勳先生,我只能帶你們到這裡……接下來只要從這個山洞走出去,另一邊就是奈歐族巫女的領地,到時自然會有人來接你們。」

  我點了點頭,再次向騎士表示感謝:

  「謝謝,也辛苦你了。」

  就這樣與騎士分開後,我們也趕緊朝向山洞內移動。

  原本以為洞窟裡面會黑到伸手不見五指,但其實在左右兩邊都有特殊的結晶石會散發出微弱的光芒,所以還不至於看不到路。

  但是我們仍然盡量放慢步伐,畢竟這種窄路還是要小心為妙。

  「爸爸、媽媽……這裡面好安靜,感覺好可怕哦!」

  小惠說完後便緊抓著我的手不放,這種地方對小孩子而言確實有點不適合。

  「小惠,別擔心,爸爸在這裡不會有事的。」

  雖然我這麼說,可是女兒還是相當不安。

  「來,小惠我抱妳吧。」

  「謝謝媽媽!」

  直到宇芯表明要抱著她走,她才露出稍微安心的表情。

  我看根本是小惠懶得走路才撒嬌的吧?不過偶爾讓女兒任性一下也不要緊。

  話又說回來,這裡距離當初討伐蒼穹翼龍的位置相當接近,而我卻從來沒有來過這個地方,倒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詭異感。

  「伊娜、艾雷歐……你們兩個人也是第一次來這裡嗎?」

  當我這麼問完後,伊娜與艾雷歐也隨即答覆:

  「是啊,畢竟這裡是禁忌之地,根本沒機會來。」

  「我也是第一次來呢。」

  「這樣啊……」我帶有點失望地說。

  究竟禁忌之地是什麼樣的地方,看來只能由我們自己揭曉了。

  「反正仁勳你之後絕對要好好跟我們解釋哦!大費周章跑來這裡到底是想打聽什麼情報,要是沒有收穫我肯定會教訓你一頓。」

  我和宇芯同時苦笑起來,看來伊娜說的話是非常認真的呢。

  不過這也沒關係,因為我早就決定要找時間跟伊娜還有艾雷歐說明清楚。關於我們是穿越者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全部告訴他們。

  當然前提還是要等我們找到召喚者,只希望這個禁忌之地能有更多的線索。

  「唉呦,伊娜你別那麼氣嘛……我到時候一定會跟妳還有艾雷歐說個明白啦。」

  「哼,這還差不多。」

  明顯還在氣頭上的伊娜突然故意加快腳步走在最前面。

  不得不說這個鬧脾氣的精靈少女倒是挺可愛的。

  在那之後又過了一會,大約花了十五分鐘的時間才到達出口。

  然而這時候又有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

  「等一下!」

  走在最前面的伊娜先是喊聲叫住了我們,接著才比出手勢要我們走向前。

  原本還不太明她的意思,直到我看見出口後才發現到問題所在。

  該怎麼說明眼前的狀況呢?我們確實已經走到洞窟出口,但是外面跟洞窟的分界線彷彿隔著一道牆似的,出現在前面的是用魔法陣做成的障壁。

  「這該不會是傳送魔法吧?」

  聽到艾雷歐的推測,伊娜立刻點頭回應:

  「沒錯,而且是很強大的傳送魔法……雖然我們剛才只走了十五分鐘的路,但這個洞窟不過只是一種傳送術式的結界而已,我們實際上已經翻山越嶺不知道走了多少路。

  明明才走一小段路,其實已經走了很遠是嗎?

  這倒是挺新奇的,我還是頭一次看到這種傳送魔法。

  「還真是厲害啊。」我說。

  「是啊,我想這也是那些巫女所擁有的招數吧。」

  就在此時,我們眼前的魔法陣突然消失不見,而外頭的陽光也隨即照射進來。

  「歡迎各位的到來。」

  這陌生的聲音是來自前方的女子,她身穿暗紫色的長袍還有披著薄紗頭巾。

  「妳是……?」我問道。

  「我是即將帶領各位前往部落的領路人,我名叫艾莎。」

  似乎發現我還有一點狀況外,伊娜則是湊到我耳邊向我說明:

  「仁勳,這個人就是奈歐族的巫女,我們就跟著她吧。」

  既然伊娜都這麼說了,我想應該沒什麼問題才對。

  稍微用眼神和宇芯她們確認之後,我們便跟著眼前的女子走。

  而且直到徹底離開洞窟後我才發現……這裡簡直有如另外一個世界。除了腳底下所踩的廣闊草原之外,還能從遠處眺望到湛藍的大海。

  這裡確實已經不是阿爾法山脈,而是距離原本位置極遠的異地。

  當我們跟著艾莎巫女走了一段路之後,已經可以看見周圍有出現許多神殿還有平房。其中神殿的外觀跟之前在艾鄰看到的精靈房子有點類似,至於這到底是巧合還是真有關聯性就不得而知了。

  不知不覺已經深入到部落裡面,老實說奈歐族的巫女人數並沒有想像中來得多,但之前我就有聽說過她們是隸屬於菲魯恩的少數種族。

  「各位,就是這裡了。」

  我們與艾莎巫女停下腳步,來到位於部落盡頭最深處的位置。

  在我們眼前的是相當莊嚴的大神殿,從外觀來看大概是用類似花崗岩的材質建造而成。其中它最顯眼的部分是位於入口非常巨大的正門,這恐怕要由好幾名壯漢才有可能推開。除了門之外,包含柱子、牆壁以及屋頂都有刻上豐富的圖騰。

  正當我準備提出疑問之際,巨大的門傳來了聲響,慢慢被打了開來。

  此時從裡面走出來的是一位與艾莎穿著接近的巫女,比較特別的是她的衣袍上面繡有跟神殿柱子一樣的圖騰,我想穿著不同應該是用來區隔巫女的身分地位。

  只見她先是露出一抹微笑,而這時候位在旁邊的艾莎巫女則是替我們介紹:

  「這位就是我們奈歐族的族長──杜菲婭大人,這次主動提出想要見上各位一面,其實是有原因的。」

  「所以到底是什麼事情?為何會想要主動見我們。」

  面對我的提問,杜菲婭巫女沒有回應,依然是艾莎巫女代為解釋:

  「關於這點杜菲婭大人會親自說明,不過其實她要找的對象只有仁勳一家人,另外兩位同行者可能要請你們在這裡稍等。」

  只找我們……這又是怎麼一回事?我開始覺得有些可疑了呢。

  「等等,為何只找仁勳他們?妳們應該不會亂來吧……」

  聽到伊娜這麼質問後,艾莎巫女反而笑了出來。

  「請伊娜大人放心,只是單純的談話而已,但礙於某些理由需要暫時避開其他人,這點還請多多包涵。」

  雖然我明白這裡是神聖之地,而且以奈歐族的立場是不可能做出什麼事情,不過這些要求還真是讓人有點不放心。

  「老公,沒問題嗎?」

  我猶豫了一會,才向我身旁的妻子點頭。

  「嗯,就聽她們的吧……應該不要緊才對。」

  聽到我同意之後,宇芯也選擇尊重我的意見。

  而我也向身旁的兩位同伴表示不用擔心。

  「伊娜、艾雷歐……沒事的。也許巫女大人真的有什麼事情想跟我們說,既然她要求私下談話那就照她的意思吧。」

  「嗯,既然你都這樣說了,也只好這樣啦。」

  先是伊娜仍然有些擔憂地說,而艾雷歐同樣也是抱持著懷疑:

  「總之我們會在外頭等你們的,自己注意一點。」

  確認同伴沒有意見之後,我才向艾莎巫女表示:

  「艾莎小姐,我們可以了。」

  只見艾沙巫女點了點頭。

  「好的,那就請你們跟著杜菲婭大人進去神殿吧。」

  就這樣,我們跟著杜菲婭巫女往神殿裡面走去。

  雖然我是答應讓她跟我們私下談話,但還是多少會讓人起疑。

  而且明明人都已經出來了,為何連一句話都沒有說?就連自我介紹也是由艾莎巫女代為開口,感覺就是刻意不在外面說話。

  正當我一邊思考的同時,也發現到神殿的正門已經慢慢關上了。

  基本上神殿內部就如同外觀一樣相當寬廣,裡面的雕刻品還有柱子也是採用花崗岩的材質。我們跟著杜菲婭巫女從正門直接走到神殿底部,這裡是一座半圓屋頂獨立出來的空間,但相當特別的是這個空間與前面完全不同……這裡什麼也沒有,只剩下牆壁。

  原本一直走在前面的杜菲婭巫女這時才轉頭看向我們。

  她依然保持著微笑,總算開口:

  「那麼林仁勳先生、文宇芯小姐還有林琪惠小妹妹,我是不是應該先正式自我介紹呢?」

  這一瞬間,我們一家三口同時瞪大了眼睛直盯著前方的巫女。

  那曾經在宇芯的首飾出現過的聲音……而且還知道我們的全名?

  我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姑且不說出心中得出來的結論,反而向她提問:

  「杜菲婭小姐,妳到底是什麼人……該不會──」

  「哈哈……我想我就別賣關子了,依你那沒耐心的個性說不定會砍了我呢。」

  我話都還沒說完,眼前的女性則是先笑了出來。

  「這一路走來的旅程真是辛苦你們一家人了,我是奈歐族的族長……同時也是帶你們過來這個世界的召喚者,叫作杜菲婭。」

  看來我的預感是對的,想必宇芯和小惠也老早就猜想到了。

  也許是過於突然,導致我並沒有太驚訝,或者該說是沒有反應過來。

  「原來妳就是召喚者啊……剛才聽到妳開口的聲音我就有點印象了。肯定是因為怕被我們認出來,所以在神殿外面時故意不說話的對吧?」

  「嗯,就是這麼一回事。」

  還真是乾脆的回答啊。

  我無奈地笑了出來,這傢伙還是一樣那麼惹人厭,雖然現在也沒什麼好抱怨了。

  不過我倒是有點好奇,最初是她要我們靠自己的力量來找尋線索,結果現在居然主動向我們表明身分。

  「杜菲婭,妳之前不是說過必須由我們自己尋找線索嗎?為何現在主動出現。」

  「這個嘛……當我收到普恩亞妮大人的通知時,就已經知道是你們了。只是我沒想到羅賓斯國王會否決你們的要求,所以我想說你們都已經找到這裡,也無須隱瞞了。」

  我一時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才好,當然能比預期時間還要快遇見召喚者,也算是省了不少力氣。

  「好,既然我們現在找到妳了,妳該把所有事情都告訴我們了吧?究竟召喚我們來到這個異世界是為了什麼,還有妳之前所提到的災難又是什麼!」

  也許是我自己不知不覺提高說話的音量,宇芯趕緊在身旁拉了我一把。

  「仁勳,慢慢來……先別生氣。」

  我趕緊深呼吸一口氣,確實如她所說的,我還是冷靜下來比較好。

  可能是還有堆積如山的問題想要問個清楚,導致我的情緒一時有點無法控制。

  「宇芯謝謝妳,我沒事。」

  向老婆道謝後,我再次將視線看向杜菲婭:

  「抱歉,剛才我有點激動……請妳跟我們說清楚吧。」

  「嗯,沒關係。那就讓我想想該從哪裡說起吧?」

  一邊說的同時,杜菲婭這時慢慢走到旁邊的牆壁。

  就在我們還沒有反應過來,只見她做出彈指的動作,原先白色的牆壁瞬間化作碎片。

  這才讓我明白這面白牆不過只是用魔法做成的偽裝罷了,此時浮現在我們眼前的壁畫才是這面牆真正的樣貌。

  「這幅壁畫是……?」

  「這是編年史,記述著這個世界……希爾凡大陸誕生的一切。」

  仔細一瞧可以發現這幅壁畫的內容相當豐富,有如整個世界的秘密都在這裡。

  「啊,這三個人跟爸爸媽媽還有我好像……好酷哦!」

  看見小惠興奮地指著下方的壁畫,我們也發現到那裡突然多出三個人的畫像。

  「小惠妹妹觀察很仔細呢,那是因為你們的到來,所以編年史又被更新了。」

  我突然對於杜菲婭這句話有點疑問。

  「等等,難道這幅壁畫隨時都會改變嗎?」我問道。

  「是的,包含你們會來這裡的事情,全部都是老早注定好的。」

  照杜菲婭這麼說的話,這個編年史壁畫根本就像是活的一樣,居然可以隨著時間推進不斷改變內容。

  「奇怪……為何最下面會空出一塊呢?」

  宇芯這時好像也注意到,看似密集的壁畫卻只有下面呈現空白。

  「就如同你們所看到的,這個編年史與世界緊密相連。下面還呈現空白也是這個原因,接下來你們要遭遇到以及未來會發生的事情……之後都會出現在那缺陷的一部份。」

  看來這果然不是普通的編年史壁畫,而杜菲婭的存在更像是一名記錄者。

  即便是在異世界,看見這種東西還是會讓人感到吃驚。

  「話說妳給我們看這個真的可以嗎?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壁畫嘛。」

  杜菲婭明顯對於我的擔憂感到有趣,她依然以輕鬆的語氣回覆:

  「不用擔心啦!原本這個編年史記錄板只有我能看。但因為你們是特別的,而且我也有義務要讓你們知道這個世界的過去。」

  說到這,杜菲婭同時丟出了令我反應不及的問題。

  「仁勳先生,其實我一直很好奇……自從你們來到這個世界後有什麼看法呢?在這當中你們又經歷了什麼?」

  這個問題還真是讓人苦惱,要說出個感想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說才好。

  我先是和宇芯相互看了一眼,彼此都感到無奈。

  既然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如果要以結論來說我會這樣回答:

  「酸甜苦辣都有吧……不過悲傷痛苦的事情佔比較多就是了。」

  「果然啊。」

  杜菲婭就像是早已猜到似的,輕嘆了一口氣後接著說:

  「種族的對立、權力的爭鬥……最後衍生出戰爭,這次魔族入侵菲魯恩也是如此,其實我一直很期望能回到過去的和平時代。」

  我不禁對於杜菲婭的話產生質疑,從現狀來看實在難以想像這個世界會有那一天。

  「和平的時代?希爾凡大陸有過那樣的光景嗎?」

  「有啊,但最後同樣是毀在人的手裡。」

  杜菲婭的眼神透露出絕望,接著說出某個人的名字:

  「你們有聽過杜蕾婭這個名字嗎?」

  這熟悉的名字讓我們一家三口很快點頭答覆,曾經從伊娜還有艾雷歐口中聽聞過,那是引發五族之間戰爭的大罪人,最後被勇者蘭爾文與芙妮卡給打倒。

  「我們的同伴有提起過,只是為何妳會──」

  突然之間,我好像察覺到某個關鍵點。

  「等一下!說到她我才注意到……杜菲婭,為何妳的名字跟她那麼相似?」

  聽到我這麼說之後,宇芯也立刻反應過來。

  「對耶……妳們的名字只差一個字而已。」

  此時比起我們這驚訝的模樣,杜菲婭反倒相當平靜地回答:

  「嗯,因為杜蕾婭是我的姊姊。」

  「姊、姊姊!?可是她不是好幾百年前的人嗎?」我問道。

  「其實我已經七百歲了哦,整個奈歐族只有我與杜蕾婭唯二習得長生不老。」

  「………………………………」

  果然她們真的有關係,原本以為只是名字接近,但也不可能會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至於長生不老也是相當驚人,雖然之前有聽說過奈歐族的巫女身懷許多魔法與禁術,但還是難以想像真的有那種人存在。

  當然我現在比較好奇的是為何她會提起杜蕾婭。

  「話又說回來,為何妳要突然跟我們提起杜蕾婭呢?」

  「嗯?我所謂過去的和平時代就是被她親手給毀掉的,而種族之間造成的問題也是一直延續至今。更重要的是你們將來要面對的問題,這些全是環環相扣的。」

  杜菲婭說的同時也變了表情,比起先前的從容完全不一樣,那是不安的眼神。

  「既然都有關係的話,那就請妳說清楚吧!為何要召喚我們來到這個世界,還有當中提到的關聯性又是什麼?」

  「在告訴你們答案的同時,請讓我說一段故事吧。」

  杜菲婭的視線一邊注視著牆上的壁畫,接著開始娓娓道來:

  「七百年前,那是我前面所提到的……五族之間能夠互相理解的和平時代。而我們奈歐族自古以來都是阿爾法人王室的護衛,保護他們便是我們的天命。我的姊姊杜蕾婭曾經是這個部落的族長,她無時無刻都是以族人為優先考量,也因此受人們愛戴。

  當時身為族長的杜蕾婭必須保護阿爾法人王室的繼承者,也就是人們所熟知的勇者蘭爾文。原本蘭爾文並非真正王室血統的繼承者,而是國王收養的養子,只是他天賦異稟且為人善良,受人民喜愛的程度連王室都無法輕忽,最後國王才選擇培養他成為繼承者。也因為蘭爾文這樣的特質,讓杜蕾婭對他心生愛戀之情。

  從那之後,杜蕾婭無時無刻都陪在蘭爾文的身邊,為他所付出的早已超過一名護衛該做的。當然蘭爾文也有察覺到這點,同樣也是善待她。只是這些事情看在王室眼裡可就截然不同,雖然奈歐族一直扮演守護阿爾法人的角色,但實際上王室非常懼怕奈歐族所擁有的力量。繼承者與守護者絕對不能相愛,這是國王一直以來堅持的立場。

  其實杜蕾婭早就明白王室的想法,所以對她而言能夠以護衛的身分陪在蘭爾文身邊就已經足夠。然而平靜的日子卻沒有長久,直到蘭爾文遇見芙妮卡之後……一切都變了。

  芙妮卡是出生於羅蘭的人類,也就是現在的羅薩里歐。而他們兩人的相識是因為蘭爾文某次到羅蘭出公務的過程中,意外解救遭到魔物追殺的芙妮卡,這樣的邂逅讓他們的緣分就此開始。身為平民之身的芙妮卡與蘭爾文意外合得來,結識沒多久關係已經變得相當好。這也讓杜蕾婭明白自己沒有介入的餘地,但芙妮卡的善良不光是面對蘭爾文,她也將杜蕾婭視為朋友。對於願意接受她的芙妮卡,杜蕾婭也打從心底認同她。」

  就在杜菲婭小姐說到這裡時卻沉默了一會,此刻她的眼神透露出來的是不甘心。

  至少到目前為止,我還無法看出杜蕾婭究竟是從哪裡開始走錯了。

  「三個人都能夠互相理解,這可是非常可貴的。難道之後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直到我這麼提問後,杜菲婭小姐才又繼續說:

  「是的,就像你說的一樣……他們三人之間的信賴可說是貨真價實。但總有些事情是旁觀者看不慣的,菲魯恩的王室得知芙妮卡的事情之後,也察覺到她的優點與影響力,打算積極培養她成為蘭爾文的妻子。同時為了讓一切進行順利,王室打算處理掉與蘭爾文過度親近的杜蕾婭,從那之後便開始策畫一連串的陷害計劃。

  就在某一天,杜蕾婭突然背上了殺人犯的罪名。蘭爾文的摯友還有芙妮卡的母親都遭到毒手,當然蘭爾文與芙妮卡還有奈歐族都相信她的清白,只不過王室沒有因此善罷甘休,最後王室利用巨大的人脈製造難以駁回的鐵證,打擊大家對杜蕾婭的信任,最終將她判刑,甚至將我們的母親……前任老族長給判死當作連帶懲罰。

  就這樣,先是遭到誣賴又不被信任……甚至失去了母親,終於讓杜蕾婭徹底看破。她選擇將一切破壞殆盡,集結少數志同道合的奈歐族還有部分反叛者,引發了五族之間的戰爭,這也就是後人所知的五族大戰。

  雖然世人們一致認為結局就是蘭爾文與芙妮卡打倒杜蕾婭,但其實並沒有那麼簡單。七百年前的那場大戰,只有少數人目睹了杜蕾婭的野心……她打破奈歐族的禁忌召喚出神代時期的兵器,那是創世女神凡爾斯所擁有的寶物──創世權杖。

  只要以等價交換的條件就能夠實現一切願望,痛恨所有人的杜蕾婭打算抹滅所有種族的存在,創造出只有奈歐族的世界,如此一來就沒有種族之間的對立。

  後來蘭爾文與芙妮卡選擇以自己的性命作為交換條件,阻止創世權杖的能力,成功將杜蕾婭的願望駁回,最終才得以終止大戰。

  而蘭爾文與芙妮卡的女兒,也就是第八十代王女艾莉恩。她在臨死前受到『世界意志』的啟示,得知七百年後還會發生相同的災難,她曾說過自己還有父母親會再次以救世主的身分轉生來到這個世界,並且託付我成為指引他們的人,最後才闔眼死去。」

  杜菲婭彷彿將所有累積的情感全部吐露出來。

  發自內心訴說完這段故事之後,那浸滿淚水的雙眸直盯著我們。

  「我能再次見到你們一家人真的很開心……一直以來我不斷尋找卻總是錯了又錯,直到最後我甚至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見到你們!」

  我慢慢將前後得知的訊息在腦海裡做出整理,才向她提問:

  「所以妳一開始才會說召喚我們的不是妳,而是這個世界……這也是那個『世界意志』的緣故嗎?」

  杜菲婭點點頭地回道:

  「沒錯,你們一家三口毫無疑問就是勇者大人的轉生者,而我所提到的災難是因為我非常篤定一件事情……我的姊姊杜蕾婭並沒有死。我其實想讓你們知道希爾凡如今面對的不是只有杜蕾婭的威脅,而是從許久以前種下來的仇恨,我想你們早就體會到了不是嗎?如今五族之間還沒有辦法真正化解心結。」

  其實這些我都明白,從杜菲婭提到的過去就能感受到所謂的因果關係,種族之間的對立從很久以前就已經存在。

  說起來還真是可悲,魔族與阿爾法人的問題不就是血淋淋的例子嗎?

  只是我的腦袋還是有些混亂,沒想到像我們這樣的平凡人……居然會是勇者大人的轉生者?然而過去的蘭爾文與芙妮卡拼命守護的世界,最終還是沒完美的結局。那麼現在輪到我們難道就有能力解決嗎?我對這樣的自己不禁感到懷疑。

  我先是嘆了一口氣才回應:

  「總覺得事情變得麻煩起來了呢。」

  「仁勳先生,關於這個……」

  杜菲婭明顯欲言又止,停頓了一會才開口:

  「我雖然說了那麼多,到頭來還是希望你們能幫助我,當然你們依然有拒絕的權利。畢竟突然把你們一家人召喚過來,甚至打亂了你們原本的生活,我到現在還是很愧疚。還有你們曾經對其他錯誤召喚的穿越者打抱不平……這些事情我都想找個機會道歉!」

  老實說我還是有點不甘心,但是能聽見她願意這樣說也已經足夠了。

  「嗯,其實我──」

  「杜菲婭小姐,其實我們反而該跟妳道謝才對。」

  打斷我的話之後,宇芯突然牽起了我的手,從她的眼神來看也有想要吐露的話語。

  既然如此,我則是選擇交給身旁的妻子。

  「宇芯小姐,妳指的道謝是為何呢?」

  面對杜菲婭的問題,宇芯這時也回答:

  「我啊……當初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天就跟仁勳吵架了。只要想到往後的日子不知道該怎麼過下去,就會變得害怕身邊所有的一切。可是仁勳卻不厭其煩的對我說『只要有我還有小惠在身邊,他就會變得勇敢起來,拚了命也會保護我們』,他的那番話讓我明白,即便是在這樣的世界,只要有家人在身邊我也不會再害怕了。」

  趕緊將自己眼眶的淚珠擦拭掉之後,宇芯又接著說:

  「雖然來到這裡之後,我們原本的一切全都沒了,但與其拼命想著何時能回去,不如告訴自己必須接受現實。當然我們也因此相遇到值得信賴的同伴、與這個世界的人事物漸漸串起了情感。等到回過神來,每天的日子都是想著要跟大家去哪裡冒險……彷彿自己已經是這個世界的人。所以只要是為了守護家人與同伴,就算要握起劍來戰鬥也會變得理所當然!」

  對於宇芯如此的回應,杜菲婭的表情明顯不同,看來她的疑問應該得到解答了。

  「原來是這樣……宇芯小姐的話我已經完全明白了。」

  不過能聽到宇芯的真心話我也感到很欣慰,那一天我承諾過的話至今也不會改變。無論如何都要保護好我的家人,僅此而已。

  「好啦!總而言之就是我們會幫妳的忙,杜菲婭妳就別擔心了好嗎?」

  我話才剛說完,小腿就被女兒狠狠地踢了一下。

  「真是的,爸爸都不會看氣氛耶……還不快點安慰媽媽幫她擦眼淚!」

  呃,結果搞砸的是我嗎?我想說熱絡氣氛比較好嘛。

  「哈哈……小惠我沒關係啦,爸爸的個性就是這樣。」

  宇芯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朝我臉頰送上溫熱的祝福。

  眼看著杜菲婭能夠了解我們的意思,我接下來也必須把話說在前頭。

  「杜菲婭,那麼有些話我必須要先說。我們還是會優先處理魔族與阿爾法人的問題,就像妳說過的,種族之間的對立如果沒有從根本解決,絕對不會有結果的。」

  杜菲婭顯然也沒有任何意見。

  「嗯,這是當然的……老實說我反而希望你們能優先處理。我一直在思考杜蕾婭潛伏在這個世界那麼久的時間,應該不可能無動於衷才對。五年前的羅薩里歐事件,魔族被指認為召喚魔物的兇手,我想真相恐怕沒有那麼單純。」

  果然連杜菲婭也這麼認為,但是要找到關鍵的線索還是只能從薩耶魯口中問出來。

  不過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這妳放心,我們會調查清楚的。只是……」

  我稍微猶豫了停留在口中的話,想了想之後還是決定說出來:

  「雖然我們會盡力幫助妳,但我們可不像過去的勇者大人那麼厲害。即使是像我們這樣的平凡人,妳也願意相信我們嗎?」

  面對我的提問,杜菲婭先是愣了一會才轉而笑出來,接著這麼回答:

  「仁勳先生,我想這個答案不是明擺著嗎?」

  我和宇芯同時苦笑起來,看樣子接下來只好放手一搏了。





(END)


Next chapter:第十二章-新的勇者





-後記-


  忙碌了幾天總算有空寫稿趕進度啦~本來想在中秋節更新,結果烤完肉就整個惰性發作>_<
總之順利寫完十一章了,這一章寫得算是挺過癮的,把主角一家人的身分還有部分伏筆給交代完啦。

  下一章節算是這部作品【第一卷】完結的進度,基本上我可能會先斷在第十二章。然後暫時更新另外一部作品【Real】。個人是習慣把每部作品寫到一個進度才換坑寫,之前都想說要一次連更好幾部,但發現時間方面真的不允許,這點還請見諒。
  
  總之還希望大家會喜歡異世界這部作品,下一章也敬請期待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32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魷魚
劇情資訊量一下子暴增啊..希望男主一家人不會步上以前那些勇者的後塵QQ

09-18 21:05

勳一
放心~會有滿意的結局09-18 22:03
白煌羽
喔喔

09-18 22:07

勳一
[e12][e12]09-18 22:25
魷魚
召喚者感覺人還蠻好的,對她來說看到男主就等於看到蘭爾文一樣 看到她流淚有點揪心[e42]

09-18 22:15

勳一
沒錯,在杜菲婭眼裡就好像看到蘭爾文他們回來一樣,我只是給召喚者比較皮一點的個性,她是很好的人啦XD09-18 22:27
燕兒
讀後總結:菲魯恩的國王都去死吧!

09-19 00:00

勳一
這個心得真是簡潔有力XD 給過09-19 00: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lover56836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穿越異世界... 後一篇:【勳一】天氣之子觀後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upu8520大家
萬能麥可系列的【戀人狂想曲】更新囉~今天冰歌又受到老公甚麼樣浪漫的呵護了呢ˇ▽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8: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