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4 GP

[達人專欄] 比史萊姆還不如 2-39:死裏逃生飲魔血

作者:古今變│2019-09-18 06:55:11│贊助:68│人氣:335
2-39 死裏逃生飲魔血


  那個神秘人物藉著這一躍,居然直達洞穴上方,只見他雙拳凝力,向上猛力揮擊,威力竟能貫穿天頂。就在他上升的力量衰竭,正要下落的時候,他手在石壁上用力一抓,改為用腳向上猛踢,天頂看起來也是石壁,但是居然在短短的時間內就被他挖出一個洞。

  木偶應變不慢,改為向斜上方發射精靈魔法,但是那人手腳並用,在上面就像蜘蛛一樣爬來爬去閃躲,那些精靈魔法非但打不中他,反而成為替他挖洞的工具。就在我們這邊三個人無計可施,只能眼睜睜看他脫逃的時候,木偶又有了動作。

  他不再徒勞無功的亂發魔法,反而靜立不動,只仰頭朝著那神秘人物的方向……這時那人已經挖出一個洞並且鑽了進去,我們只能隱隱約約看到他的身形,以及被他刨挖落下的砂石。

  然後我忽然覺得整個空間開始微微的震動,心中有種不妙的預感。

  就在這個瞬間,似乎有一股巨大的能量聚集木偶的面前,我只覺得他前方的空間像是酷暑中的柏油路一般晃動扭曲。

  隨後,洞穴中爆發一聲恐怖的巨響,那股巨大的能量化為震波向斜上方射出,威力之大,連站在一百多公尺外的墨布斯和我都被吹得靠在石壁上。整個地穴隨之劇烈震動。好不容易站穩,就看到原本那人所在的位置被轟出一個大洞,土石正不斷的落下。

  墨布斯和我都為了這一擊的威力感到動容。塵埃落定後,居然看到天光從那個被轟出來的巨洞裏透進來。看來已經打穿到地表。

  光線就像聚光燈一樣在木偶的腳下形成楕圓形的光圈,聽卷老說過火箭、風刃……等等只是低階的精靈魔法,難道高階魔法的威力就像剛才木偶所使用的那樣嗎?那已經不是步槍機槍的等級,簡直就是大炮飛彈了。

  在我目瞪口呆的時候,發生了更驚人的事態,被轟出來的那個洞裏透出來的光線逐漸減弱,然後黑氣從那個洞裏湧入地穴。

  我仔細一想,那個神秘人物在這裏不知道待了多少年,恐怕早就把這邊的地形全摸得一清二楚,他以驚人藝業上天頂挖洞,看來不是為了脫逃,而是為了挖穿到上方的通道,想利用裏面的黑氣來對付木偶。

  他明知沒什麼用,卻還是不斷向木偶施放暗器,想來就是為了把木偶身上所纏的卷軸破壞掉,少了卷軸的防護,黑氣就能放倒木偶,之後他就能輕鬆料理墨布斯和我。

  如果不是木偶的實力超乎想像,他這番謀畫已然得逞,但木偶身上的卷軸本來就被他擊打的破破爛爛,方才那一發驚天動地的咆哮,更是把卷軸震得七零八落。

  看著黑氣湧入,我望向身旁的墨布斯,他本來就已經氣若遊絲,經過這番折騰更是面如死灰。我判斷木偶可能無法同時帶墨布斯和我一起出去,在短短的瞬間將利害輕重想得透澈,放聲對木偶說:「先帶墨布斯回去救人!」

  木偶似乎領略到我的用意,他轉向岩漿,噴射一發強力的風系魔法,將半凝固的岩漿排出一個洞,同時借力飛向我們,我把墨布斯扶到他背上,木偶就將他揹了起來。

  木偶背著墨布斯向前衝出幾步,然後轉身、再度向地面用力噴射風系魔法,二人就騰空而起、往剛才被轟出來的孔洞飛去。看他上升的角度和速度,就算受到上方湧入的黑氣影響而失去行動能力,應該還是可以順著慣性飛出這地城。

  因為我不受黑氣影響,所以我先暫時留下來無妨,而木偶將原先用岩漿封住的通道再度打開,意思就是我如果不想等人來救,可以順著原路走出去……我正打算這麼做。

  一個人留在這個黑暗的地底?不了,謝謝。

  我決定趁著黑氣填滿空穴前出發,於是向前方走去,哪知走沒幾步,就看到空中掉下一個黑影、重重落地後滾了幾滾。

  我原以為是地城禁不起震動,所以開始崩落,拿起照明裝置照向前方,卻看到那個黑影在慢慢蠕動,然後在黑暗之中出現一對熠生輝的眼睛、映射著照明裝置放出的光芒。

  那個神秘人物竟然沒死,只不過看來傷勢頗為沉重。

  這是我第一次跟他眼對眼、面對面。我緊張的嚥了嚥口水,然後面向著他一步一步的慢慢向後退。

  膽怯?對,就是因為膽怯。他跟我,可說是這個世界最強的生物與最弱的生物。難道因為獅子受了傷,幼鹿就敢從牠身邊走過嗎?

  也許也是因為我在這地方已經累積了太多的恐懼,我渾身因為緊張而僵硬,緊盯著他的雙眼,連拔腿就跑的勇氣都沒有。

  當我退到身後的通道時,黑氣總算淹滿整個地穴,也隱沒了他的身影。

  於是我轉身進入通道,憑著照明裝置的光,跌跌撞撞的發足狂奔,腦中一片空白,只有心臟瘋張的鼓動、胸口緊得讓我幾乎無法呼吸。

  等我總算冷靜下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道奔出多遠。在模糊的印象中,一路上似乎沒有叉路……也就是說,如果那人的傷勢恢復,就可以一路追蹤過來。

  想到這點,我把保命丸子塞進嘴裏恢復體力和一路上撞出來的瘀傷,然後繼續向前跑,直到進入了另一個空穴……

  「你認為你躲得過老子嗎?」一個口齒不清的語音自身後打斷了我的回憶。也許是剛想起一段驚心動魄的經歷,此時雖然嚇了一跳,但是竟然不覺得害怕。

  我慢慢的轉身,看到狂犬……現在比較像是喪家之犬,他的模樣看起來醉醺醺的,本來就不修邊幅的他,現在衣著更是破爛到接近丐部的水準。臉上似乎因為痛哭過,所以也是一塌糊塗。

  他瞪著一雙醉眼看著我,然後提起右手上拎著的酒壺搖了搖,問我說:「喝酒嗎?」

  我心念一動,想到我至少有一項專長絕對可以贏過他,於是說:「喝,不過我不喝那些淡而無味的貨色。」

  狂犬發出「伏伏伏……」的聲音,全身隨之抖動,不知道是哭還是在笑,過了一會才說:「你小子口氣倒不小,跟我來。」

  說完轉身就走,我知道跑也跑不掉,他也絕對不會因為路上有目擊者就不敢動手,所以只能乖乖跟在他後面。

  儘管喝得大醉,但是他的腳程仍然很快,我雖然還跟得上,只不過他越來越往人煙稀少的地方行進,讓我不免擔心了起來。

  於是我說:「呃……我下午還有比賽,不能久待。」

  狂犬「哼!」的噴了下鼻息,身子一拐進入一處破落的城樓遺跡,然後說:「坐。」

  我找了塊大小適中的石頭坐了下來,然後看他用單手輕鬆掀開一塊跟他體形差不多大的巨石,另一手往裏面一探,拉出一個沉重但是看起來有點陳舊的箱子。然後在我對面席地而坐。

  他打開箱子,從裏面拿出一個酒罈和二個酒碗。然後對著我說:「老子當年幫精靈打魔族,趁機找到了些『魔之血』,本來想在得勝後與大哥喝個痛快,今天就便宜了你這小子。」

  『魔之血』記得以前聽老人說過,是這世上最珍貴厲害的三種酒其中一種,記得那時才跟卡爾特對飲過『命之露』,沒想到今日又遇上另一種名釀。

  不過聽狂犬說「當年幫精靈打魔族」,指的很可能是二十多年前的那場大戰。若真如此,召喚廳召來的很可能主要是來自獸星的戰士,他們藏在『獸穴』裏面,成為一支不為人知的伏兵。

  雖然不久前在地城中匆匆一瞥,只覺得這些人的外貌與常人有點不同,但是沒有狂犬那麼奇特。實力還沒有機會見識,不過個個看起來身手矯健。

  我正思考間,狂犬已經打破酒罈的封蓋,在二個酒碗裏各倒了半碗酒。只見酒色鮮紅還帶著黏稠感,果然跟血十分相像,不知道是否因此而得名。

  他把其中一個酒碗推向我,我看著裏面那像血一樣的液體,我的倒影似乎幻化成因里老人,對著我說:「只能喝美倫恩……只能喝美倫恩……只能喝美倫恩……」

  看到我猶豫的模樣,狂犬嘴角不屑的上揚了一下,然後端起酒碗喝了一口。我看他就是喜歡豪飲的那一型,但是對付這『魔之血』,他也是先試探性的啜了一口,然後雙眼圓睜,慢慢把酒漿吞下,接著咂了咂嘴,盯著手中的酒碗,似乎十分的讚賞。

  看到他這副模樣,我不禁感到好奇,輕輕揭開面具,端起酒碗也嚐了一口。

  如果說『命之露』像是加了薄荷的冰水,這『魔之血』就像是加了奇怪藥材的蜂蜜,非常的甜而且帶著種奇特的香味。那個甜度讓我沒有辦法開懷暢飲,不過慢慢喝倒沒有什麼問題。

  於是我「骨碌碌」的喝了一大口。狂犬看我這樣,不服氣的也對飲了一口,然後咧開大嘴「哈~~~」的透了一口氣。

  我趁機問他:「你是怎麼認出我來的?」

  狂犬說:「你當老子是什麼人物,你走幾步路老子就看出是你,你那種奇特的腳步聲也很容易分辨,更別提身上的味道。你把自己包起來,也只能騙騙那些睜眼瞎子。」

  我心想:「看來這人不只長得像狗,連聽力和嗅覺都跟狗沒二樣,難怪在黑暗中也能掌握我的方位。」


  前一話  後一話  目錄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280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仙俠|穿越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4喜歡★mthous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比史萊姆還... 後一篇:[達人專欄] 比史萊姆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ollusca576各位巴友
今天畫了穿泳裝的果南,希望大家喜歡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