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52 無法確知的真意

作者:雪洛茉絲嘉│2019-09-18 04:41:45│贊助:0│人氣:9
防雷




泡在滂沱大雨中,不管是衣服還是靴子只感覺到潮濕,沒有一處是乾的。
上次這樣是為了撿秧鴨的蛋掉進河裡的事情吧?
因為雨,視野變得一片霧灰,帶著白色的迷濛。

現在我在哪裡?為什麼在這裡?又要去哪裡呢?

「克利克利。」

「香緹,這裡這裡。」

「你還不跟上啊?」

聽見了那些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我還在猶豫要不要回頭。

「我們一起走吧。」

哈吉溫和的聲音,就像以往那樣。
我深呼吸,緩緩地吐一口氣。

「這是你的把戲吧?」

雨消失了。

「你想對我做什麼?」

場景從白色化成黑色。

「還不出來嗎?」

突然覺得從背後被推一把,在踉蹌一步的瞬間清醒了。
像是呼吸被勒一下那樣,我咳嗽著。

「醒過來了!陛下!」

潔西亞的聲音有些刺耳,身體好重。
拍著我的背,提亞的手非常溫暖,停下咳嗽以後讓我坐起靠在他肩膀。

「提亞......。」

腦袋依然有些脹,伸手想拉他的衣服卻被他的手接住。
他換了一個姿勢讓我能更舒服的躺在他身上。

「喝點水。」

在飲水後稍微輕鬆一點,精神也好一些了。
被吩咐下去準備容易消化的食物,潔西亞先離開了房間。

「我睡很久了嗎?」

「兩天。」

提亞的聲音聽起來不太好,這兩天都沒休息嗎?

「你有沒有好好吃飯休息啊?還是我一直說夢話太吵了?」

這話反而讓他看起來更加憔悴。

「不,什麼聲音也沒發出來。」

「完全沒有嗎?」

他點頭,雙手將我稍微收緊。

「就像是,不會再醒來那樣。」

突然感覺到背後的他彎下身頭靠在我的肩上,這幾天一定也讓他擔心了吧。

「我沒事啦,現在不是活蹦亂跳的嗎?」

一股痛感在頸肩蔓延開來,隨後感覺到溫熱的觸感舐著。

「提亞?」

為什麼要咬我啦,整個都清醒過來了。

「魔法什麼也讀不到。」

「讀不到?」

所以我剛剛胡思亂想也什麼都沒有讀到?

「是他的影響嗎?」

抬起了手,那顆戒指彷彿打一開始沒有離開過指頭那樣好端端的在那。
可以感覺到提亞無法壓抑的憤怒,握住了那隻手掌。

「應該一開始就毀掉他的。」

「你冷靜一點,所以現在你還是沒辦法對我使用讀心嗎?」

「嗯,我以為你的靈魂......」

就他平常的模式來看,這的確嚇到他了。

「不過你那時候還是趕過來救我了不是嗎?」

「魔力變化太過劇烈。」

所以還是能感知我的魔力,所以是聖物把我意念的探測切斷了?
為了不讓他的事情被提亞知道?如果他也同時控制了我的思想,那麼......

「他那時候為了跟我談話用了我太多的魔力,說是把我關起來跟把時間靜止不讓你介入。」

完全沒有受到阻礙地說出來,為什麼不控制我的思考呢?明明這麼做對他後來要繼續找我談話會更容易的。

「他找你說了些什麼?」

要說嗎?總覺得提亞會氣炸了。

「他說他沒興趣馬上殺我,至於許願做交易這件事」

「不能答應他。」

話還沒說完提亞著急的把我轉過來。

「我沒有答應他啦,不要那麼激動,沒事的。」

「不要對我隱瞞任何事情。」

聽不見我內心的聲音似乎讓他感到煩躁,表情也非常難看。

「我沒有隱瞞啦,他只是告訴我他和其他的聖物不太一樣,也告訴我以前的聖人還有聖神的事情。」

被他抱緊,我想起了拉維爾那時候擔心的樣子也是這樣。
埋在提亞的懷裡,我只是安慰他。

「謝謝你這麼擔心我,只是我還是希望你不要把我看得太重要,如果我哪天先死了,就當作只是做夢醒來就好,吶。」

「做夢……」

「嗯,做夢。」

他稍微鬆開以後注視著我,沒有看過的臉,我歪著頭。

「提亞?」

想什麼呢?
他一手端起我的臉頰,然後把臉湊了上來。
和平常普通的親吻不同,他啄著我的唇吻,一次又一次的,在想抱怨的時候,感覺到他是認真的想吻。溫熱的鼻息和口中的觸感過於真實,讓我的思緒完全被打亂了。

等等,他在想什麼,這種事情……快停下來。
試圖掙扎,卻被他撲倒在床上,再不想辦法會被侵犯的,但是…..。
在長長的深吻過後,原本不良的體力在掙扎中被消耗殆盡。

「不要……」

但提亞沒有聽進去,將嘴唇往下移動,在脖子上游移。
這麼做的話,會讓大家都悲傷的,提亞,快停下來。

敲門聲在這時響起,原本失去理智的他回過神,看著被逼出眼淚不斷發抖的我,提亞的眼神似乎厭惡些什麼。離開我之後轉身走出房間,和門口的人相撞也沒有停下,快步離去。

「陛、陛下……?」

錯愕的雷諾先是望著提亞離去的身影,回頭看著房間裡衣著略為凌亂的我,貌似明白些什麼。

「妳……」

突然放心下來,我忍不住大哭。
太好了,還以為會差點鑄下大錯。
不知道該追上去還是先關心現在情緒崩潰的我,雷諾停頓一陣子還是先選擇了留下。

「沒事吧?」

我點著頭,雷諾拿起了原本床上的薄被把我從頭蓋上,然後坐在一旁的椅子。
試著讓自己冷靜,縮在毯子裡深呼吸。
這時原本準備餐點的潔西亞也過來了,因為房門沒有關,好奇探頭看見我在哭就衝進來。

「這是怎麼回事,你做了什麼?」

我勉強擠出聲音。

「不是的,是雷諾幫了我。」

雷諾嘆一口氣,起身。

「就交給你了,我去找陛下。」

目送他離去潔西亞轉過來關心我的情況。

「你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情嗎?」

該怎麼說呢?我勾引了他嗎?自己的談話完全沒有那種意思卻被這樣解讀。
回想卡珊德拉那時的話跟提亞的反應,覺得自己真是無知。

「提亞這幾天似乎太勞累了,理智有些失控,對我……」

雖然沒有把話說完,但是已經滿臉通紅的潔西亞明白我的意思。

「沒事了。」

他坐在我旁邊,撫著我的背。
如果自己沒有婚約,即使真的發生了什麼,我可能還能不在意。
但現在滿腦子都是拉維爾的臉,好想躲在他身邊。
不行,冷靜一點,冷靜一點,現在不是讓自己情緒化的時間。

「可以幫我準備另外一間房間嗎?床、桌椅以外再多一張屏風,我過去那睡。」

「好,我去吩咐。你一個人沒問題嗎?」

「沒問題。」

再糟也不會比剛剛糟了。
潔西亞離去以後,我想著該怎麼處理現況。
現在除了分開以外還真的沒有什麼好方法,可能又要尷尬一陣子。
也有可能不是一陣子,想到就覺得心煩。
但是身體狀況沒辦法不見面,但每日的復健測試還是罷了吧。

好煩啊,事情就像是埋好的機關陷阱,只要觸碰了開關就會一直運作直到整個攻勢結束為止。現在要慶幸提亞到底是聽得到好還是聽不到好呢?如果他聽得見就不會暴走,但是聽不見就不會讓他因為我想那麼多了。

沉浸在沮喪中,直到潔西亞帶我去新的寢室睡著為止還是在不停的想。


這樣過了幾天,兩個人只隔了一個屏風或一道床帳,什麼話也沒說上。
據潔西亞轉述提亞似乎這幾天都沒睡,半夜不時會過來,想掀開床帳,卻又停下來。
如果雷諾能勸他休息就好了,可惜照他的脾氣也不是那麼容易聽進去。

「你的頭髮是不是變長了?」

替我梳頭綁好盤髮的潔西亞這麼說。

「是嗎?」

變長?正常來說這幾天魔力不足應該,等等,這幾天除了那時剛醒來好像也沒有頭暈,總不會是……。
想著手上的戒指,所以這是承認我了嗎?如果聖物的加護在運作的話。
稍許凝聚魔力,沒有感覺到任何一絲不適,就像是將水滴在那上頭一樣,戒指濺起了如水花般的小小光芒。
這行為讓潔西亞有些在意,雖然他也是不會使用魔法的人,但是基本的常識也是知道的,何況被交代了一定要緊盯我的行動。

「怎麼突然就使用魔法了?有沒有事?會暈嗎?會不會想吐?」

「沒問題。」

所以他說的交易就是這個嗎?身體狀況的恢復程度或許不用提亞在我身邊也說不一定。
還在思考著要怎麼處理的時候,門很急被打開了,提亞帶著一點喘氣站在那,然後朝我走過來。
啊,我都忘記他現在還是可以感知魔力,……為什麼要那麼生氣?

「等等……」

「你接受他的條件了嗎?」

他的的眉頭深鎖,質問的語氣帶著憤怒,看來他是真的很在意聖物給我的影響,在意到能把他自己的事情都忘記。

「與其說接受,不如說被迫答應吧。」

「……用什麼換?」

「靈魂,死後的。這樣應該沒什麼關係啦,你不要想那麼多。」

我只是一派輕鬆的笑,把魔法收起來。
隨後跟著直奔而來的雷諾,只聽見了提亞的這句話。

「為什麼不恨我入骨,恨到想殺死我呢?」

我歪頭,想起了之前在水之神殿底下他的態度。
「不報仇嗎?」這句話原來包含他自己。
可是又有什麼好恨的呢?我不懂。

「……除了前幾天的未遂讓我有點嚇到以外,我覺得其他沒有任何事情你需要對我感到抱歉的吧,何況前幾天的事情,我並不想放在心上。」

雖然我一點都不想談前幾天的事,不過真要介意還是只有這件事情,認真的思考起來我還是有問題的那一方。
畢竟無關性命,對雙方都沒有好處,後遺症又非常多。
如果這三個月什麼事都沒發生,或者說什麼都發生完了,我應該不會這麼動搖吧。

可是就是發生了些什麼,而且還有挽回餘地,這才麻煩。
提亞那股怒氣消失了,凝視著我。

「不需要那麼自責,很多事情並不是你造成的。」

我好像稍微理解了他的想法,因為傷害了這個國家,所以負起責任用一個好國王的姿態在努力填補;因為那時只能眼睜睜看著一切發生覺得對我母親和我有所虧欠,所以不管是母親的事、我身體的事,乃至於聖物選了我都要當作是自己的過錯。

明明我的事情一點都和他無關,卻一直想要贖罪。
別傻了,我出生的時候提亞都還沒成年啊。
這是希望有人恨他嗎?恨他的人我想不在少數,但是我不想恨他。

「住口。」

「我從來沒有恨過你,也不會恨你,何況你現在是我的朋友,你也對此感到開心不是嗎?之前的事是我說話的方式不好,讓你誤會有其他的意思,你也知道我不習慣貴族那一套的嘛,抱歉。」

見到我的道歉,提亞抿緊了嘴唇。

「你騙我。」

鑽牛角尖這回事不要我鑽完了換你鑽啊。

「我是騙你,因為就像你不知道我在想什麼一樣,我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希望我對你好,又希望我對你壞,可是我只會對你好啊,你再怎麼說我也不會討厭你的。」

他露出了前幾天那時有點危險的表情,應該不會想做什麼吧?沒有抱著惡意,所以那時才會疏忽。
提亞伸出手將我抱著,似乎在我耳邊說些什麼,但是太輕了我沒有聽清楚。正想要問的時候,就像是坍塌的高牆那樣,我感覺到不妙,他倒了下來。

「提亞?」

「我去叫御醫。」

「先等等。」

現在如果被知道提亞倒下來,會有麻煩的。
阻止了潔西亞,我稍微檢查一下狀態,脈搏跟呼吸也沒什麼問題。

「提亞只是太累了,沒事的。」

這讓雷諾大為光火。

「你的話怎麼能信?我去叫御醫。」

我無奈地笑,走之前好歹也幫我把人搬到床上啊。

「那麻煩你準備一點營養的清湯吧,提亞他最近應該也沒什麼吃。」

見他告退了以後,用法術把他帶上床,這張床果然還是太小了點,提亞的羽翼會垂太多在外面,嗯……。
讓他變成側姿才勉強讓羽翼有個好的支撐,我坐在他的旁邊,摸著他的額。

光輝如焰,緋日如火。
聖燃之酒焚於吾身。
萬物如茵,世界如森。
聖授之種栽於吾心。
同頑石一般不摧,
同飛鳥一般無止,
吾心吾身,屹立不搖又悠然自由。

看來是完全不用擔心魔力缺乏的事情了,身體強化的聖言唱完一口大氣也沒喘,想我之前過得多痛苦。
提亞的臉色好了許多,看來休息一下應該就沒問題了。
把他的手收到被子裡,卻被他握著,不行,我還是會一直想起在修道院帶孩子的感覺。
但是偶爾像帶孩子一樣照顧他好像也沒什麼關係吧?之前都是他在照顧我。

畢竟他就是那麼溫柔的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27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illcass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後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