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薰衣草原的克里斯》-〈34〉心煩意亂、後知後覺

作者:黑心米│2019-09-17 23:46:50│贊助:8│人氣:102
          原來,人渣離我這麼地近。當中的一個,我正用盡所有面部肌肉狠瞪著!
          在八強的戰場上!

          烏列爾.歐麥林!

          「請多指教。」人渣說。

          如不是瑞帝對異常的怒火感到恐懼並抱怨,我已衝過去把人渣剁成肉渣!乍看之下人渣還是位翩翩紳士,舉手投足都比我文雅,語調更是客氣!

          如果不是因為昨天,我會說:歐麥林,我沒有必勝的把握。

          但現在,只可能勝利!

          「不用。」我壓抑情緒擠出二個字回應-冷靜!他也是有幻獸的強者,不可小覷。

          就等賽鐘敲響!………

      ………待回過神來,就見我雙手緊握的血跡斑斑長劍被一把軍刀架住。我順著刀身往刀柄的方向移動視線,再順著手往上,就見飄逸地令我想出手剃光的金髮。

      「維利爾!」

      「請到此為止,戴恩先生。」他說。「再繼續下去,就別怪我提早做你的對手。」他眼神一瞥,示意我往下看。

      從我劍刃上滴落的血滴下方,是下半身真成肉渣的人渣,正在一臉扭曲地慘叫。地上拖著一道血漬斑駁的爬行血痕,他也正在用手掙扎地拖著身體,邊退邊喊:「我投降!我認輸!救、救命!」

      哈哈!…………是我幹的?

      瑞帝於腦海中傳來肯定的答覆,以及它對我的作為感到不認同的情緒。唉、你不懂……我逼你用特性砍他?怎麼逼的?……吼你?

      「再砍下去,就不是警告能了事的問題。」維利爾抽回軍刀入鞘。「請收手。」

      眼下醫護班的人已經奔上台來,瑞帝也急需安撫,我只好交叉甩劍清理刃上的鮮血,並趁勢再劈了人渣一刀,在他悅耳的呼天搶地聲中收劍入鞘。

      大會也宣佈了我的勝利。

      嘖!沒砍死!

      「送到葛雷茲庫,我們的人自會處理。」維利爾和醫護班說完,看了我一眼就率先離開。

      觀眾開始鼓譟。噓聲、歡呼聲和愈來愈多的交頭接耳聲,讓我意識到原來方才整個會場是一片寂靜。

      維利爾的眼神顯然是有話想說。八強賽他也已打贏,但一時之間不易尋找避免受人懷疑的時機與他談話,而且我不想離會場太遠,因為其他二個人渣也是選手!

      可佇在這也沒什麼用……煩!還是先離開吧!

      與西爾娜在試場出口會合後,我本想直接往下場比賽的觀眾席走,卻被她使勁拉住。

      「怎麼了!」說這句話的音量連我自己都愣住,當然也嚇得她縮肩聳了一下。我吐口氣穩住情緒,對她說:「抱歉。」

      她搖搖頭並鬆開了手,盯著我說:「先回休息室。」

      「為什-」原來如此,我懂了。「-我知道了,謝謝妳、西爾娜。」

      「晚飯你請客。」她眨眨眼。

      我勉強笑了一下:「走吧。」

      可能是切人渣把人都嚇跑了,也可能是吃過太多次閉門羹已知難而退,總之休息室門前完全沒人堵著。一個人也沒有。

      西爾娜很老練地站在門邊,放我去開門,而維利爾果然也已在裡面等候-這不是我要說:開門權限這麼好取得,外面那側有沒有門把,根本就沒差啊?

      我甩上門疾走至他面前:「你準備拿人-歐麥林怎麼樣?」

      「坐吧,雖然你一定想長話短說,但我要說的事情,無法三言兩語談畢。」

      「不必,就請你長話短說。」我大力揮了揮手。「歐麥林以外的事,下次再說。」

      「你想接著切傑克.維稜斯和黎拔.凱汀。」

      果然他早就知道人渣是誰!畢竟他之前給我的選手資料中,不多不少獨缺三渣!我無名火起:「既然知道,何以阻攔?」

      「國有國法,豈可大庭廣眾之下任你私刑?」他豎掌打斷想辯駁的我,貼近續道:「我需要他們三人完好才能交差,你不可輕舉妄動。」

      交差?對誰?

      我振臂推開他:「如想袒護他們,我會視你為敵人。」

      他飄逸著金髮拍了拍胸口:「腦充血,所以思考也堵塞了?能找到門路解開文件,思路本應敏銳。」

      「什-」-對啊!原來如此!我決定試探他:「是菲尼斯導師,抑或王妃殿下?」

      「是國家。」他笑笑,逕自坐了下來。「冷靜了?坐吧。」

      好你個國家!    我瞪了他數秒才正對著他而坐:「你非為黑冊而來?」

      「黑冊雖非我的目的,但仍是必要。」他靠上椅背,手倚在臉旁。「然誠你所言,潛入葛雷茲庫的任務不是為了它。」

      那就只可能是為了三渣!

      我前傾身子死盯著他:「既然連加密文件都已提到他們涉嫌重大,何以至今國!家!仍未有所動作?」

      -我話才出口,也已若有所悟。

      因為真相尚未查清。

      「看你的表情,想必猜到一二。」他說道。「三人潛藏在葛雷茲庫多年的理由未明。再者,在境內潛伏二十多年究竟謀劃了什麼?殺害你養母戴恩女士的動機是?為何不逃回特威克特?」

      「不就是管不住獸心的一群人渣?」

      「確實人渣,但能潛伏如此久才被查到身份,不可能僅僅如此。」他說。「所以在查清之前請你多加擔待,避免讓對方有所警覺-雖然稍遲了,但為時未晚。」

      全然在理,但!……

      ……母親、掙扎、兇手、國家、殺、不殺、放、放不下!憤怒、悲傷、憎恨、懊悔、無力、恐懼、毀滅、不顧一切、管他的、幹他嗎的!混帳、答應、不答應!……

      -直到大腿上傳來一團溫暖的毛絨絨之前,在緊扣臉部的五指之下,我的思緒久久連一句完整的話都拼湊不了。    不知何時,瑞帝已窩在我的腿上;但在我的腦海中,它什麼思緒都沒有傳來-抑或腦海中突現的一波寧靜,就是它傳來的思緒。

      我用手掌順著它的背脊撫摸……頓時整個情緒平復了下來。

      好吧。

      「好,不會再像今天這般。」我說。「不過,會讓他們輸得非常痛苦。」

      「維稜斯贏不了卡琳,你遇不上。至於凱汀嘛……只要不超過萊斯利.尤克里的痛楚,我會當作沒看到。」他起身搭著我的肩,朝腿上的瑞帝瞄了一眼。「常說『幻獸是主人的自心』,你有很好的幻獸。」

      我知道。

      「看比賽嗎?」他明知故問。

      「不了。」現在去看,我只可能失控。

      「好,我保證絕逃不了。」他抽回手。「賽場上見。」也就逕自開門離開。

      ……瑞帝、謝謝。

      我長嘆了口氣,它也繼續靜靜地陪伴我……………直到西爾娜敲門催飯。
     

      隔天在問答考場,我用盡全力壓抑情緒,繼續進行計畫,由蓓妮主導問答流程並順利取得高分。然而她看我的神情從頭到尾都若有所思,使我渾身不自在。

      當然,我多少也知道這是為什麼。

      文科仍有半數項目尚未進行完畢,但我破天荒的六項高分成績已幾乎篤定奪得文綜代表,導致在問答項目的分數公布之後,出現了敢於跨越切人渣效應的尾隨人士,被西爾娜猛塞閉門羹;少數吃不怕的,倒也在我作勢拔劍的時候知難而退。

      不過這都是些瑣碎小事,真正棘手的是中午的奪書團隊會議。

      開場馬翁逢縫必插針的連發低級責難實在了無新意,我聽了半個多小時是一句也沒進入腦海,彷彿在看關掉聲音的立體影像。

      蓓妮,就沒這麼好過關。

      「你在歐麥林對戰中的行徑,是為了什麼?」蓓妮接在馬翁的炮火之後,不疾不徐地問。

      「沒什麼,就是幻獸剛誕生不久,」我說-不好意思了、瑞帝。「想多嘗試幻獸的特性,不自覺就失了分寸。」

      「喔?」納斯笑拍我的肩。「恭喜啊。」

      「謝謝納斯前輩。」

      對面的瑞雅雙手壓在桌子上踮起腳,前傾身子看著我說:「結晶石味道怎麼樣呀?」

      我說:「瑞雅前輩,非常好吃。」

      「餘韻在嘴裡殘留的時間,大約多久呢?」

      「當時專注著回味,沒有注意時間,」如果我記得沒錯,殘留時間和結晶石的品級有關。但我也真的不記得有多久,總之少報一點。「大概十幾秒吧。」

      「這樣嗎-」她用狐疑的眼神觀察我。「那你運氣不錯呢。」

      納斯點頭:「似乎是相當利於戰鬥的特性。實際上究竟是什麼樣的效果?」

      「納斯前輩,」我刻意看了眼置身事外的維利爾。正和西爾娜聊天的他,只併著二指向揮了我一個手勢「還請比賽結束以後再說。」

      他也看了眼維利爾,大笑了幾聲:「也對。明天可都別和昨天一樣啊。」

      「是啊,」維利爾突然插話。「請手下留情。」但口吻頗是調侃。

      「請你放心。」當然我也不可能把維利爾切成渣。

      「夠了,各位。」蓓妮打斷我們的抬槓。她擺起招牌的抱胸姿勢瞪著我:「結晶石,從何而來?佩德洛赫給的?」

      我點頭:「切確而言,是邁加.馬克斯。」

      她眉頭抬了一下:「在佩德洛赫進展得不錯嘛。」

      「謝謝組長的誇獎。」

      「我不是在稱讚你。」她回道。「別混得太好而忘記了初衷。」

      「請放心,絕對沒有忘記。」初衷?我從來沒忘過,只是和妳所想的不同罷了。

      「那麼,黑冊的進展如何?」

      果然每次開會必問。說實話,從『開抽屜』以來是毫無進展。我本想藉著解密文件創造接近黑冊本體的機會。然而解密的地點隱密歸隱密,距離佩德洛赫實在太遠了點,並且離葛雷茲庫也太近。黑冊實在不太可能放在那。

      「別想利用完我們就跑啊!」見我稍有遲疑,馬翁又在開噴。「這次大賽的成績都會作廢的!」

      開始不爽他了。煩哪!維利爾也就罷了,但西爾娜最近的態度和妮質問的用語,似乎都在透露一件事:她們知道我真正的意圖。

      如莎娜娃所言,我很不擅長對親近的人說謊,但我可沒和她們有熟稔到哪裡去-真想現在就攤牌了事!

      ……話說回來,既然可能知道我意圖的三人都未明言道破,事情也已近尾聲,不隱瞞到底未免太蠢。好!就陪你們裝傻到結束。

      黑冊?管他去死-你說我太沒信用了、瑞帝?……是也沒錯,但事與願違,我也沒辦法啊。

      「我知道,前輩,」我雖然是回答馬翁,實際是對所有人說。「然而自最開始,我就開誠布公地說過,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取得黑冊的可能性非常低。」

      「現在才強調會否太遲啊你!」他吼道。「我們可是連領政府的手都用髒了啊!就只是因應你的請求!」

      啊不就是你露餡害的?我暗地裡握緊了拳心:「但也讓葛雷茲庫和佩德洛赫的舞弊情況,留下大量可充作證據的痕跡不是?隨著賽程進行,雙方都愈發相信各位前輩放出去的風聲是真的,因此葛雷茲庫選手與賽事人員的掛勾變得肆無忌憚;佩德洛赫為了挽回頹勢,更是用盡諸多違法管道想扭轉敗局。現在雙方的違法勾當,多的是連路人都如數家珍,能作為肅清選手之用的證據。前輩,我說的沒錯吧?」

      「你這歪理-」

      蓓妮揮手擋住馬翁的廢話:「你從一開始,就是這個盤算?」

      「組長,釐清目標的核心,並布局足以達成核心的替代方案,是分散風險的重要手段。」我說。「雖然尚不足以連根拔起,卻也足以應付中央加諸在領主身上的壓力。並且維利爾方面,取得葛雷茲庫黑冊的機會仍大。」

      眾人都朝他望去,他則雙手一攤、微笑點頭。

      我用力把視線從他飄逸的頭髮轉回來看向蓓妮:「而且之所以能夠成功,都是前輩們的功勞。」

      眾人沉默了好一陣子,才聽到蓓妮長吁了口氣:「能夠明白,菲尼斯大魔導士推薦你的理由。」

      這句話的口吻似乎帶有警告的意味-妳果然知道不少嘛?我說:「感謝組長的理解和諒解。只要任務尚未結束,我仍會嘗試取得佩德洛赫的黑冊。」

      「好,」她首肯道:「但是,你在對手認輸後仍持續攻擊,造成對方需要長期休養才能復原的重傷,這嚴重違反了比賽規則。」

      長期休養?走不了最好!我說:「我願意在比賽結束後主動自首,請組長不必掛心。」

      「尚不須如此,」她伸指頂著眉間,低頭嘆了口氣。「只是葛雷茲庫已經提告求償。為了避免和散布的謠言相左,我們會受理申請,做個樣子。」

      尚不須?嘛、就這樣吧。我說:「謝謝組長和各位的相助與理解。」

      「嗯,維利爾和克里斯明天有重要的一戰,今天就到此結束。」她分別看了我和維利爾一眼,眼神緩和了許多。「請務必點到為止,我們都會去現場觀賽。」

      「謝謝組長。」我說。「我先行告退了。西爾娜?」

      「來了,去哪吃中飯?」

      「老樣子,由妳決定。」我與她併肩走向門口。「各位,明天見。」

      「大家再見-」她道完別,轉對我說:「老樣子,便宜的?」

      我笑笑,轉動門把:「妳已經很了解了嘛。」

      「是啊,小氣鬼。」
     

      雖然請了西爾娜午餐,今晚她似乎另有安排,沒賺我一頓晚餐就提早下班,給了我獨自外食的機會。照慣例有布魯斯跟著,但反正不用理他,就摸去麥哲吃焢肉漢堡。雖然是想放鬆下心情,還是免不了想著比賽和人渣的事。

      『隨著賽程進行,雙方都愈發相信各位前輩放出去的風聲是真的』-唯獨我的成績在佩德洛赫選手之中獨樹一幟。當然,知道我幫領政府臥底的佩德洛赫知情人士,應該仍相信我說的假話。然而包含葛雷茲庫的其他人,想必已有不少人懷疑我和領政府的關係。

      幸好小組賽的時候敗給了卡琳,目前為止的淘汰賽也贏得很不輕鬆,也很走運地人渣之前的淘汰賽對手都不是葛雷茲庫的,減少使人起疑的機會-不過切人渣的舉動八成又加深人們的懷疑了吧。雖說對戰方面受到的幫助,都是假借邁加之手獲得,但因誤解而將我和領政府聯想在一起,卻是個誤打誤撞的正確猜測。

      「這是您點的後上巧克力餅乾拿鐵。」女僕端來飲品的時候,打量我的眼神頗有怪異。

      這幾天不管去哪條街,常像這樣遭陌生人投以異樣的眼光。即便現在也不僅是她,店內的其他人時不時也會瞄我幾眼。我很確定,我的外表沒什麼值得關注的地方-這究竟是為什麼?

      我輕點點頭:「謝謝。」

      「不客氣。」

      我品了口拿鐵—二種微苦配上醇厚芳香和絲許甜味。嗯、還不賴。

      這樣的話,能想到的就只有切人渣這件事了。然而除了時間搭不上以外,投向我的眼神多是好奇,還夾雜著崇拜和羨慕;理應最多的恐懼,卻只在被我嚇跑的尾隨人士臉上才能看見。

      這不合理啊?

      「主人,」方才那位女僕,端著一塊蛋糕到桌邊。「您是克里斯.戴恩先生嗎?」

      我放下靠在嘴邊的杯子,看向她說:「是。」

      她將盛著蛋糕與甜點叉的盤子放在桌上:「若不嫌棄,這是敝店的招待。」並伸掌朝向店長-店長也正向我點頭致意。

      煩啊!這樣瞎猜下去不是辦法,還是問個明白吧!我說:「感謝貴店的盛情,不過蛋糕就不用了,倒是可否請教妳一個問題?」

      她端起蛋糕點頭:「您請問。」

      「在下是否於比賽中做了什麼吸引目光之事,引起你們的注意?」

      她露出頗為驚訝的表情:「您是黑色幻獸的主人呀?報紙有報導呢。」

      我愣了一下,說:「謝謝……蛋糕看起來真的很美味,在下還是收下了,可以嗎?」

      「當然可以,」她掩嘴噗哧笑了一聲,另一手將蛋糕放回桌上。「戴恩先生,您請慢用。」

      「我就不客氣了。」

      -原來如此!我這也太蠢了!

      我一直認為瑞帝從沒在其他人面前現身過,但既然在伊薇特那場感受到了『毛茸茸』,瑞帝當然有出現在場上!這麼簡單的道理,我卻一直都沒有會意過來!

      這樣,不僅近來受到的異樣眼光都獲得了解釋,就連伊薇特那場觀眾賽後沒有一面倒的噓我,以及邁加很乾脆地就接受我隨口瞎掰的幻獸特性,還有謊報秒數時瑞雅前輩的懷疑眼神,就都完全合情合理了!因為黑色的幻獸,就如同黑色的結晶石,其存在就等於稀有!

      ……是啊、瑞帝,你說的對。我真的笨!

      我握叉戳起蛋糕,大口吃了起來。

      報紙,絕不再忘記讀了!

======黑米砸筆======
克里斯是個很理性的人,希望沒有人被這話開頭的他給嚇到了;
我也用他然呆的一面,稍微緩和了一下氣氛。 OwO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25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異世界|冒險|幻獸|戰鬥|刀劍|魔法|詼諧|親情|報仇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SesenK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薰衣草原... 後一篇:黑米夢遊札記 - 000...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olo18您(◕∀◕)ノ
來看我vlog 我愛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