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在黎明前向世界說晚安》3-9 不可道之正論

作者:月殼表面│2019-09-17 14:21:40│贊助:6│人氣:208

上一回 前往 下一回

字數:4400字 預計閱讀時間:11分鐘


  初冬清晨,伊芙和瓦特蒙用完早餐。伊芙整裝準備出門去山上採集,瓦特蒙則在整理爐灶。當伊芙披上外出服的時候,久違地有人敲門了。

  「誰?」伊芙躲在門後,門縫外的男人很陌生,她不太認得這個人。

  「這是阿漢和女娃的家嗎?」

  「對。」

  「啊,太好了,這是你們的份。」

  男人手上拿著一串芋葉包裹,提起其中一個遞給伊芙。伊芙瞬間意會過來那是什麼。她說:「不好意思,不用了。這我們之前都不會拿。」

  「是嗎?」男人感到有點驚訝,他說:「這每戶都有一份,一直都是這樣啊。」

  「胡叔呢?他沒有跟你說嗎?」

  「是誰呀?欸,財哥,怎麼會來?」伊芙遲遲沒有請對方進門。瓦特蒙靠過來關心情況。他看到男人手中的芋葉包裹瞬間變了臉色,瓦特蒙說:「借一步說話。」

  不等瓦特蒙將男人拉到一旁,伊芙把他推開。

  「胡叔呢?」她又問了一次。

  男人支支吾吾不能回答,他眼睛瞄向芋葉包裹。伊芙頭皮發麻,她問:「那這些是哪裡來的?」

  「就一個老人在村口叫住我,說是像以前一樣分出去。」

  是山裡的那個老者!伊芙邊綁著外出服的綁帶邊飛奔出去。

  「阿梅、阿梅!」伊芙跑到阿梅家,推開半掩的門。

  凝結的空氣裡只剩嗚咽聲在抽動。阿梅屈身坐在圓桌前,懷裡抱著六、七隻熟睡的小狐狸。桌上攤開的芋葉中擺著屠刀和被切成小塊的肉。阿梅邊哭邊用手將肉塊塞到嘴裡。明明反胃著,阿梅還是硬將肉塊吞了下去。

  「——!」

  伊芙捂著嘴巴,呼吸斷續發不出聲音。她退後兩步轉身往後山奔去。

  踩著竹葉聲響清脆,伊芙的心臟噗通噗通地跳。找到了。就像第一次遇見的時候那樣,老者依靠在竹叢上,神態疲憊、呼吸粗淺。

  「啊,是小姑娘呀?好久不見了。」老者抬頭,用近乎嘆息的語氣說:「怎麼了嗎?這個表情。」

  「胡叔,是你殺的嗎?」

  隔了好久,伊芙才開口。伊芙早已明白答案,她只是想問老者答案的原由。

  老者挪動下巴,上下嘴唇沾粘發出咋咋聲。自從最後一次見面以來,老者似乎又蒼老許多。老者歪頭打量伊芙意圖,最後他說:「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奇怪的地方?伊芙的右手握拳,緊貼胸口之上。你怎麼能這麼說?

  伊芙手袖落下,閃出金光。是鑲嵌石榴石的黃金圖騰。老者猛然站起,抽出後腰彎刀。彎刀刀面摩擦刀鞘,聲音劃破兩人之間的靜默。

  「原來是妳。終於追到這裡來了。」老者彎刀對向伊芙,在兩人之間形成屏障。他說:「我不知道妳是什麼時候開始覺醒的,也不知道妳對過去的事還記得多少。但是,伊芙琳,我不會再被妳欺騙了。」

  「什麼?」

  「妳這個真理教的孽徒!」

  為什麼?伊芙來到這個村落之後,除了在水族的聚落,瓦特蒙沒有一次用伊芙的真名叫她。為什麼老者會知道伊芙的名字?難道老者和水族有往來嗎?

  不對,伊芙琳是誰?還有,為什麼是真理教?

  「我跟真理教沒有關係。」

  「那那個圖騰是什麼?」

  伊芙睜大眼睛,老者不是說手環,而是使用「圖騰」這個詞彙。他和真理教牽扯甚深。伊芙說:「這是我母親的遺物。伊芙琳是誰?」

  老者盯著伊芙瞧,眼睛眯得細長,最後也無法判斷伊芙的話是真是假。他沒有放下彎刀,他說:「圖騰的主人。」

  「你認識我母親?」

  「或許妳的母親是圖騰的主人,但伊芙琳不是妳的母親。」

  「我不懂。」伊芙見老者逐漸退後,她前進一步,她說:「那不就是伊芙琳將圖騰傳給我母親嗎?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不要過來,我知道妳的能耐。」老者又後退一步。比起伊芙在找瓦特蒙的時候,老者對伊芙的戒備提高許多。他說:「在真理教教祖之間不是傳遞圖騰。是教祖覺醒之後再重新鑄造圖騰標定自己。」

  「覺醒?」伊芙突然發現她被老者牽著鼻子走,她說:「不要轉移話題,我在問你為什麼要殺了胡叔。」

  「那就要問你們這些孽徒為什麼要建立帝國?」

  「就說我不是真理教教徒!」

  「伊芙琳當時也是這麼說的。但她記起的事情越來越多,人也越來越瘋,我才發現她的詭計。什麼大同世界?都是放屁!」老者喘著粗氣,看來他還沒有從過去的經歷中走出來。他說:「你們這些小蘿蔔丫頭,還以為皇帝是天大的聖人。萬族一統,和平共存?他們囤積人口是為了讓社會崩潰、讓世間陷入混亂!」

  「所以你就殺人嗎?」

  「這就是自然。人活著就要順應道。這才是自然之理。」

  「道可是你能隨口亂說的東西?為了這麼虛無飄渺的原因就殺了胡叔?怎麼可以?他和阿梅還有七個孩子啊。」

  「妳覺得他們可憐嗎?」老者輕笑一聲,他說:「世上沒有無辜的人。小姑娘,你們家不拿肉,那妳可知道那些肉去哪兒了?我前陣子才知道,都是他私吞去了的!」

  伊芙愣住了。她沒有想過其他村民會怎麼分配他們拒領的份額。肉是非常珍貴的資源,如果胡叔全部獨佔,那真的是一筆大數目。但是,但是。伊芙說:「那也罪不致死。」

  「這裡在帝國的邊陲。小小村落哪來這麼多罪人?」

  當頭棒喝。在帝都,只有死囚會成為肉類來源。就連自古以來奉獻給皇家的生贄制度都被廢除,這就是現任皇帝的「聖德」。因此,弱小的族群如果有謀生的技能,住在帝都其實非常安全。而在帝國各地,只要管轄的主官或貴族沒有做超出職權的決定,都會依循帝國的作法。從這樣的背景來看,在這連上級單位都沒有的偏遠鄉下,每個月都能有一兩次肉類配給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這裡的村民都是獵物,而我是唯一的獵人。他們用些微的危險,換取一生的富裕。這是這裡所有人的共識。」

  「我不懂。」伊芙向後退一步,她說:「這樣不是每天都活在恐懼之中嗎?」

  「妳挑水的時候會害怕落入井底嗎?妳採集的時候會害怕被落石掩埋嗎?妳在雨中行進,會害怕被落雷擊中嗎?就是這樣而已。妳不願意嗎?」

  「我和阿漢不需要,不要把我們算進去。」

  「你們已經是這裡的一份子了。妳以為妳和妳丈夫怎麼會有空的房子可以住?有空的田地能夠耕作?你們不拿,那你們的孩子呢?他們要怎麼辦?」

  「我們不會生孩子。我和阿漢說好了。」

  那天他們約好了。他們要一直在一起,但他們不要新的生命再受到人世的磨難。這是瓦特蒙的溫柔,也是他們的決心。

  「小姑娘,人是會變的。好話人人會說。現在說不會,到時候生了孩子我該怎麼做?該怎麼做,才能補償給你們特別待遇的日子?」老者停頓一下之後壓低聲音,說:「是要殺了你們,還是你們的孩子?」

  這段話挑起伊芙的極度恐懼,她說:「你就是不肯放過我們!殺了這麼多人,你心裡就一點歉疚都沒有嗎?」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老者大喊,他說:「如果妳不同意,現在就在這裡殺了我。來呀!」

  看到伊芙扯出掛在胸前的燧石石刀,老者極度動搖。伊芙緊握石刀,指間滴出血來。她緊咬牙關,想起老者依靠在竹叢上疲憊的神情、餘悸猶存的呼吸;她想起阿梅為了孩子,將肉硬是吞下的堅決;她想起這個村子富足而和平的生活。伊芙放下石刀,她說:「你不要對我們出手,我就不管你。」

  「我當然不會對妳出手。」繃緊的神經一放鬆,老者就腿軟跌坐在地上。他說:「可是我不能保證不會對妳的丈夫和朋友出手,機會一閃而逝。到時候妳要原諒我。」

  這不是挑釁的言語。老者只是在向伊芙索要免死金牌。從老者拔刀的動作來看,老者根本不擅長戰鬥。實際上他就是個獵人。沒有把握到好時機,場面就會變得一團混亂。這對老者的體能和心理都會產生極大負擔。更不用說如果挑起村民的恐懼,那長久以來建立的默契就會全面崩潰。老者也是硬撐著他的界限在過日子。伊芙緊抿嘴唇,她說:「那時候我也不確定我會做出什麼事情。」

  「那也是上天註定的。」

  老者說完閉上眼睛,呼呼地睡著了。伊芙看著老者,想到以後的生活,想到瓦特蒙。她跑回村落。

  「阿漢!」

  遠遠地看見瓦特蒙還站在門口等她,伊芙呼喚瓦特蒙的假名,撲到他身上。到了瓦特蒙身邊,伊芙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哭。

  「妳總算回來了,還好嗎?」瓦特蒙看到伊芙右手染著血,瓦特蒙抓起伊芙的手,說:「妳怎麼了?」

  「嗚,胡叔,阿梅她。」伊芙邊哭邊說著人的名字,然後她說:「不要離開我。」

  「好好好,我不離開。不要哭。」

  聽著胡叔和阿梅的名字瓦特蒙大概可以拼湊出來伊芙看到了什麼情況。他抱著伊芙、輕拍她的背安撫她。伊芙抽著鼻子抬頭看瓦特蒙,她又低下頭去,說:「一步都不可以離開我。」

  「太誇張了吧?」瓦特蒙無奈地笑了。但是伊芙大聲地說:「一步都不可以!」

  瓦特蒙歎一口氣,他蹲下直視伊芙的眼睛、扶著她的雙臂說:「女娃,我是總有一天要走的。妳不能太依賴我。」

  「不是的,我不是那個意思。」

  他們兩個人想著完全不一樣的事情。伊芙努力控制自己的呼吸,想要好好說明但不知道從何說起。瓦特蒙不知道老者的存在。即使知道,伊芙要如何解釋老者隨機殺人的舉動?她又要如何解釋為什麼她會放任老者繼續進行這樣的事情?現在要她將阿梅和胡叔的事說出口是不可能的。

  「沒關係,我們先到家裡再慢慢說。」瓦特蒙扶伊芙回家,讓她坐在床上。好在先前的紗布沒有丟掉,瓦特蒙找出紗布替她包紮傷口。他說:「妳還記得稻米收割之前我們一起到田邊散步嗎?」

  伊芙不是很明白瓦特蒙為什麼要提出這個話題,她看向瓦特蒙,用右手衣袖擦乾右邊淚水。瓦特蒙用拇指幫她抹去左邊眼淚。瓦特蒙說:「其實那時候我一直很期待整片稻田變成黃金色。還記得妳那時候問我說怎麼會看起來有點失落呢?」

  「對呀,為什麼?」

  「我是覺得稻穗沒有想像中漂亮,所以感到有點失望而已。當然收割之後打完穀看到整袋的米還是很有成就感。」瓦特蒙坐到伊芙旁邊,將伊芙的左手放到自己的大腿上,一隻指頭、一隻指頭地攤開。他說:「很幼稚吧?」

  「可能是因為每天都在看,所以沒有覺得那麼特別。」

  「嗯,有可能。不過我是想說事情在我們遇到之前都只是一種想像。」

  伊芙轉頭過去看瓦特蒙的表情,然後等他解釋這句話的意思。

  「就像我以為成熟的稻田會很壯觀。妳看到阿梅和胡叔,就想到自己會像阿梅那樣難過而感到害怕。但是妳怎麼知道呢?妳又和阿梅不一樣,我也不是胡叔。」

  啊,瓦特蒙沒有看到那幅景象。伊芙是感到戰慄。不了,也不要讓瓦特蒙知道比較好。伊芙這麼想著,依靠在瓦特蒙肩膀上。瓦特蒙說:「萬一到時候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這麼難過,不就又會感到內疚嗎?到時候怎麼辦?只剩下妳一個人。」

  「我一定會很難過的。」伊芙摟著瓦特蒙的手臂,她抬頭向瓦特蒙說。

  「我也是。不過希望妳不要來找我。」

  「什麼意思?」

  「就像妳以前不認識我,也就不會想我。之後妳會有自己的生活,我不想妳回頭。」

  「這是不可能的。」

  「當然偶爾想起來也很好。」瓦特蒙抬頭看向遠方,他說:「不然我也會覺得有點寂寞。」

  「你到底要怎樣?」伊芙笑了出來。到底要想你還是不想你?她說:「你決定一下。」

  「沒辦法嘛。本來要妳看開一點,不要這麼傷心,但是想一想又覺得好像有點不對。」瓦特蒙嘆一口氣,他說:「而且自己也沒有辦法這樣。」

  「嗯。」

  伊芙低下頭來。因為瓦特蒙也是真心的,當然沒有辦法輕易放下伊芙。

  「我們什麼時候去看阿梅比較好?」

  呆坐一陣子之後瓦特蒙舒展身體,問伊芙之後的打算。想到阿梅坐在家裡的樣子,伊芙心裡糾結一下,她說:「現在還是不要去了。先讓她自己靜一靜。晚上帶晚餐去她家裡陪她吧。以後我們多幫她一些。一個人要顧七個孩子,你也知道不容易。還好收割時期已經過去了。」

  伊芙說完睜大眼睛,緊握瓦特蒙的手,然後又底下視線,心裡平靜下來。

  老者也有他的溫柔。

上一回 前往 下一回



  如果大家覺得喜歡,還請多多給予GP和留言──!

  這個世界裡沒有安寧之地,要不要接受這樣的富足,端看個人抉擇。

  順便宣傳一下新作品。這次參加了2019 POPO華文創作大賞徵文活動。

  主題是台灣在地探險奇譚,題名《福爾摩沙異聞卷:太魯閣地下洞窟》(網址:https://www.popo.tw/books/686964),只要花三分鐘註冊POPO就能免費觀看,還請大家多多捧場(鞠躬)。

  下回,晚安,瓦特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19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史詩|奇幻||創世神話|冒險|異世界

留言共 1 篇留言

冬雪
(*´ω`)人(´ω`*)

09-17 18:21

月殼表面
(ノ∀`*)09-18 10: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Costortois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失竊的女兒... 後一篇:[達人專欄] 《在黎明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0k0r0眾位閒逛人士
乙女向奇幻小說~~伊甸園 遲了點點的更新哦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64115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