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月夜消逝的彼端】外傳 黎明之前 Life goes on(上)

作者:~半月~│2019-09-17 11:07:41│贊助:40│人氣:236

  外傳、 黎明之前 Life goes on(上)


  狹小的房間為了抵禦寒風而門窗緊閉,成箱的漫畫與遊戲光碟片整齊的堆放在模型櫃下。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整理後有更多空間的房內感覺更冷了些。空氣對流會因為那些收藏而有不同嗎?嗯……應該不會吧?那就是錯覺囉……

  我跪坐在床鋪旁,房內除了我之外還有另外一人。

  穗希正蓋著棉被趴在我的床上。

  事態突如其來,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總之,女生都提出要求了,身為紳士的我也不好拒絕。

  咳咳——是的!不好拒絕嘛!男子漢到了這種時候總該好好表現一下才對。

  「穗希,真的可以嗎?」

  「嗯……」她沒有看我,而是將臉埋在枕頭裡微微點頭。

  「那……開始囉。」

  我動手掀開蓋在她身上的棉被。她纖細的身軀因接觸到冷空氣而微微發顫。

  雖然不是第一次這麼近看著她,我還是緊張的倒吸了一口氣。

  做好心理準備後,我戰戰兢兢地伸出雙手。

  「這裡嗎?」

  「下面一點。」

  「是不是這裡?」

  「嗯……阿緒,要溫柔一點喔。」

  穗希的臉依舊埋在枕頭中,沒辦法確認她的表情。是害羞、不悅還是開心呢?不管哪個都好……這可是她主動要求我的喔。

  「好!要開始了,會痛要跟我說。」

  「嗯。」

  隨著我逐漸用力,她嬌小的背部越發緊繃。

  「忍耐一下,會痛嗎?」

  「有一點……」

  「會痛是正常的,是這裡沒錯吧?」

  「唔……嗯……」

  穗希沒有回應我,應該非常痛吧?連打針還有跌倒都面不改色的她竟然會微微發出嬌喘。

  「再一下下,忍住唷,喝!」

  「呀——!」

  她發出一陣高亢的尖叫。

  啪!

  在我還沒意識過來時,穗希翻過身來對著我就是一巴掌,眼裡還噙著淚水。

  劇烈的衝擊讓我呆愣了好一會兒,直到聽見穗希那滿懷怒氣的聲音。

  「就說會痛了啊!你在出力什麼啦!」

  「唔……不是妳要我幫妳按摩背的嗎?」

  我摀著發熱的左臉抗議道。

  「不用這麼大力吧?!你是白癡啊!聽不懂人話嗎?」

  穗希毫不留情的破口大罵。

  的確,幫女生按摩拉傷的背果然不是件輕鬆的事情,而且充滿意外。

  從哪裡說起好呢……

  時值十二月中旬,提早報到的寒流讓小鎮壟罩在深灰色的雲層中。

  三年級的課後加強班結束後,我順路前往穗希打工的地方找她。沒想到她因為搬重物閃到腰,痛到連走路都相當吃力。

  老闆了解穗希的身體狀況,便提前讓她下班回家休息,同時請她在家靜養幾天。

  穗希見到我劈頭就是一句。

  背我回家。

  回到家後又是一句。

  幫我按摩背。

  之後又狠狠地甩了我一記耳光。

  沒道理……不,跟穗希講道理是毫無意義的。

  我其實不太希望穗希去打工,畢竟她的身體不能太操勞。還好老闆是小婷認識的熟人,特別說明狀況後,我才稍微放心讓穗希去工作。

  而我呢,光是要搞定學校的成績就傷透腦筋了,根本擠不出時間去打工。

  沒有要繼續升學卻去加強班的我是個異類,但總不能跟同學說女朋友太忙沒空教我念書吧。從一年級不斷努力卻老是在及格邊緣遊走的我,可能真的不擅長唸書……

  我有點懷念晴姊在家的日子,雖然她的回答都沒什麼建設性,但那開朗的聲音總能一掃我的擔憂。

  晴姊去北部的醫院工作後,家裡只剩我一個人,叔叔雖然偶爾會過來串門子,但一個月也就這麼幾次。

  晴姊臨走前跟穗希說若想來家裡玩可以住她的房間,所以穗希就把她大部分的行李都搬到晴姊房間內,時不時就在我家過夜。

  這沒什麼……是真的沒什麼……也不能發生什麼……

  雙親過年回國的時候跟穗希見面了。他們已經從叔叔那聽過消息,兩個人笑得開懷,父親還拍著我的肩膀說「要好好照顧人家喔」之類的話。

  一波三折後,穗希還是一樣時而任性時而溫柔,我的成績還是一樣忽高忽低的。

  穗希比起剛認識她時長高了不少,從原本快一顆頭的差距變成半顆頭。也長胖了些……不,應該說圓潤才對,消瘦的臉龐笑起來更可愛了,有時真佩服自己煮菜的手藝,可不是自吹自擂隨口說說呢。

  改善那挑嘴偏食的習慣後,勉強達到高一女生平均身高的穗希,生起氣來拳打腳踢的力道從來沒有手軟過,令人難以招架。

  當然啦,這一年多來我也不是毫無進步,現在的我清楚知道該怎麼做才能有效安撫生氣的她。

  我故作輕鬆對正在發怒的穗希說道。

  「明天不是校慶補假嗎?晚上要不要住下來一起玩電玩遊戲?」

  「蛤?」

  穗希露出疑惑的表情,彷彿我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

  「誒?」

  「你覺得我這樣子像回的了家嗎?」

  「痾……」

  「講話啊,笨蛋緒!我在問你耶!」

  「唔……好啦好啦!對不起嘛,我去煮飯。」

  收回前言,穗希鬧脾氣的方式也跟著進步了。

  就在我搔了搔頭正要起身時,穗希躺在床上伸手拉住我的襯衫,滿臉勝利的賊笑。

  嘿嘿——

  我老是居於下風,被壓得死死的。這一年多來也習慣了……我應該是個被罵就會開心的變態。

  「嗯?」

  「吶,阿緒,今晚我煮飯。你幫我個忙好不好?」

  「咦?妳不是連走路都有困難?」我面露擔憂的神色問她。

  「簡單弄點吃的勉強還行,你幫我買痠痛貼布啦……」

  穗希欲言又止的扭捏了起來,直覺告訴我除了買衛生用品外大概沒什麼好事……

  「還有……」


  *


  昏暗的路燈映照著我與腳踏車的影子,每次呼吸吐出的氣息都化作白煙被強勁的海風捲走。

  此刻,我腦海中不斷浮現一個想法……

  會不會死啊?

  再這樣騎下去可能真的會冷死在這裡。

  我身上穿著穗希在我生日時所送的羽絨外套,這是她努力打工存下錢買的,保暖效果相當良好。但暴露在外套之外的雙手及臉早已凍僵不聽使喚。

  「寒、寒寒寒寒流最討厭了啦——」

  連試圖提起精神而說出口的句子都變成饒舌歌了。

  風勢猛烈、寒風刺骨。

  我隻身一人騎著腳踏車在似乎沒有盡頭的濱海公路上前行,剛剛似乎有聽到手上電子錶報時的時間,從六點出門到現在已經騎了整整一個小時。

  我不該答應穗希的,這似乎沒什麼的請求讓我吃足苦頭了。

  騎機車少說也要半小時的路程,一換成腳踏車後便讓人痛苦不已。更別提等等到達目的地後還要折返,總計得在這如同懲罰遊戲一般寒風刺骨的濱海公路騎上兩個多小時。

  別開玩笑了,氣象主播早上可是卯足全力誇讚這波冷氣團有多強耶。

  「救救救救救命啊……」我低聲呢喃。

  我如果真的冷死在半路上,穗希會不會感到愧疚呢?

  會吧,肯定會的,絕對會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可惡可惡可惡,我怎麼能死在這裡啊……穗希難得下廚煮飯耶,上次吃到她煮的東西已經是中秋節那時的事情了。

  這麼想著的同時,胸口似乎升起一股無形的力量,讓快要筋疲力竭的我能夠一路騎上跨海大橋。

  我趁喘息的空檔抬頭仰望夜空,雲層厚重的彷彿伸出手就能碰觸,別說月亮了,連最耀眼的天狼星也找不著。

  身邊的光源僅剩車頭微弱的LED燈及閃爍不止的路燈,呼嘯的海風不斷催促著我盡快前行。

  不知為何,我有點想念好一段時間沒喝過的薑汁牛奶,那辛辣卻又柔和的味道。明明不是特別喜歡,卻老覺得這天氣沒有薑汁牛奶就是少了些什麼似的。

  等等到叔叔家借件保暖衣物……早點回去請穗希煮些薑汁牛奶吧。

  我打定主意,使勁踩下踏板。吱嘎——久未上油有些生鏽的鏈條如同號角般發出尖銳的金屬摩擦聲。

  幸好叔叔家在鄰鎮的外圍區域,在下橋後約十分鐘便順利到達。屋內的燈還亮著,這時間點叔叔應該跟嬸嬸在吃晚餐吧,我全身顫抖按了門鈴。

  咚咚咚——

  熟悉的腳步聲,是叔叔。

  一打開門,叔叔輕佻的打了聲招呼。

  「唷,不良少年,你還真的騎過來了啊?」

  「多、多多多縮逼叫窩普良騷連壓!(都說別叫我不良少年啊!)」

  全身上下都凍僵了,連句話都沒辦法好好說。

  「快點進來,我剛剛還以為小希跟我開玩笑呢。」

  叔叔帶我到客廳並倒了杯溫茶給我。

  我大口飲下那還冒著熱氣的日式煎茶,從那恍惚的狀態緩緩恢復過來。

  桌上散落許多的舊式相冊與黑白相片,我開口詢問叔叔。

  「穗希跟你說我會來嗎?」

  「嗯,我剛把她唸過一頓呢,太任性了啦,要借遊戲機打通電話就好,我開車送回去啊,真是的……」叔叔用手搓了搓略長的鬍子有些不快的說著:「真的完全把你當成奴隸在使喚呢。」

  「習慣了啦,穗希今天閃到腰,我想讓她打起精神。」

  「這樣啊……我等等開車載你回去,遊戲機跟遊戲片你先帶回去,不過要明天再交給她,今天讓她乖乖休息。」

  我拿起茶壺再次將杯子倒滿,煎茶樸素的香味真是太棒了。眼鏡被熱氣弄得霧濛濛的,在一邊吹涼溫茶的同時,我好奇地問身旁的叔叔。

  「嬸嬸不在家?」

  「嗯,跟其他三姑六婆去北部玩,要大後天才回來。」

  有點奇怪,照理說嬸嬸不在家,叔叔應該會開開心心玩著電動,放肆地喝上一堆啤酒然後醉倒才對。但目前看來卻完全不是那樣。

  「你吃飯了嗎?」

  「還沒呢……剛剛小希要我載你回去時一起吃。」

  「是喔……」

  我啜飲溫茶,眼角餘光瞥向桌上散落的相片。

  老舊的相片尺寸有大有小,褪色的痕跡符合其上印製的拍攝日期,連當年沖洗完成的交件紙袋都還保留著。

  XX照相館。

  這些相片少說也超過十年……這家照相館不是很早就關門大吉了嗎?

  畢竟現在是數位時代了嘛,我從小就很少看到底片相機,更不用說現在了。

  真要形容就是歷史遺物吧?嗯,大概就是這樣。

  「怎麼不玩遊戲啊?嬸嬸不是出門了?」

  聽我這麼一問,叔叔原本不快的神情整個皺成一團。

  記得是昨天吧,還是前天去了?叔叔在晚餐時開開心心跑回我家,向我跟穗希炫耀那款RPG遊戲的新作。據叔叔所說是托朋友在北部電玩展搶到的限量先行版。

  我是不太懂啦……但穗希的雙眼在看到叔叔手上那款遊戲後彷彿要噴出光線似的,應該是很稀有的東西吧?

  之後叔叔說什麼要在一天內將全分歧路線通關,便開開心心抱著遊戲主機走了。

  那天穗希回家後便不斷傳訊息給我,表示想玩那款遊戲想玩得不得了,要我向叔叔拿主機以及遊戲片。

  不對勁……

  既然是這麼值得期待的遊戲,叔叔怎麼會一個人在客廳發呆整理相片呢……?

  「緒……你有買過洋芋片嗎?」

  沒頭沒尾的,什麼跟什麼啊。

  「有啊,怎麼了?」

  叔叔吐了一口大氣,眉頭深鎖。

  「那你有想過打開家庭號大包裝的洋芋片後,裡面空蕩蕩只剩兩小片還沒被壓碎的洋芋片嗎?」

  「蛤?」

  「你問了之後,我越想越生氣呢……」

  「咦?」

  叔叔起身走到客廳的電視旁,拿起那個前幾天他當成寶貝在穗希面前死命炫耀的遊戲片(限量先行版)。

  接著緩緩走回餐桌,說時遲那時快——

  碰!

  叔叔將遊戲片(限量先行版)的盒子狠狠甩在桌上。

  「咦?」

  我盯著桌上半開的遊戲片(限量先行版))盒子,裡面沒有光碟,單純只是盒子。

  「莫名其妙!簡直莫名其妙——!」

  痾,莫名其妙的是你吧,叔叔。你不是把這塊遊戲片(限量先行版)當成寶物吊穗希胃口嗎?

  「你不是說要把所有分歧劇情都玩出來的嗎?」

  「玩完了唷……還不到半天的時間就玩完了唷。」

  叔叔有氣無力的說著。怎麼說呢,這時的他看起來有些委靡不振。

  「我聽穗希說這款遊戲每代通關一輪起碼都要十幾個小時耶,你不是還要上班嗎?」

  「前天熬夜玩的時候就覺得哪裡怪怪的,今天剛好你嬸嬸出門……」叔叔再次嘆了一口氣,感覺都快哭出來了:「所以我中午就請假回家繼續玩,結果沒兩三下就……討論版上也是罵聲一片呢……」

  這樣啊……期待過高了嗎?

  哈哈哈——

  我忍不住笑出聲來。喂!這樣太失禮了啦!但實在是忍不住了嘛!

  一想到叔叔前幾天那豪爽的笑容與特地請假回家玩遊戲這件事,想盡情大笑的衝動完全停不下來。

  哈哈哈——

  糟糕,笑到肚子都痛起來了。

  看著狂笑不止的我,叔叔默默起身將遊戲主機與遊戲片(限量先行版))裝進提袋塞到我手裡。

  「別開心得太早……小希玩完遊戲後就換你倒大楣了,緒。」

  哈哈哈——

  胃開始痛起來了……可能是笑太久的關係吧?一定是這樣。

  笑意稍緩後,我看著叔叔將一張又一張的相片放進相冊中。

  「怎麼會突然想到要整理相片?」

  「哦、這個啊,你嬸嬸出門時交代我要把房間打掃乾淨,剛好翻到這本相冊,覺得有些懷念。」

  「還真多耶……」

  「你還記得信他們家隔壁以前有間照相館嗎?」

  叔叔將印有相館名稱的紙袋遞給我。

  「嗯。」我點點頭。

  「小希的父親以前就在這間照相館打工唷。」

  「是喔,我沒聽她提過呢。」

  或許穗希也不知道這件事情吧?

  「她父親很喜歡攝影,偶爾會拿過期或受潮而淘汰的底片來練習。」

  「真厲害……」

  我謹慎地拿起幾張相片翻看,相片的背面用如同印刷體精美的字跡寫上呈現的主題。

  不得不說,雖然相紙很粗糙,卻給人一種盡心盡力去完成的感覺。

  就像去年穗希送我的手寫講義集,一絲不苟到令人有些害怕。

  女兒與父親的個性根本一個樣嘛……

  我一張接一張的翻看並遞給叔叔,大多數的相片都是風景與植物的主題,少數幾張是穿著舊式制服的穗希母親獨照。烏黑柔亮的長髮與秀麗的五官相互襯托,不管是笑臉、嘟著嘴巴還是拿著筆跟書本苦惱的樣子,都是會讓人回眸一看的美貌。

  「這家人真的很神奇……」

  我不自主說出內心的感想。

  「我也這麼覺得……」叔叔看著穗希母親的相片呢喃著:「長相像母親,個性則像父親,該怎麼形容才好呢……得天獨厚?」

  「不全然是好事呢……

  我輕撫不久前被賞巴掌的左臉頰,語重心長的回答叔叔。

  此時,我的目光停留在一張叔叔與穗希父親都拿著電玩搖桿的相片上,伸手拿取仔細查看後,背景似乎是我家的客廳,那年代還在使用老式的映像管電視機。

  「這個是?」

  我將相片放在桌上詢問叔叔。

  叔叔看了我手上的照片後,臉有些脹紅,表現出不好意思的樣子。

  「哦哦……好懷念呢……」

  「這位是穗希的父親吧?」

  仔細一看,她父親的身材與一旁的叔叔相比明顯瘦了一圈,臉上戴著的黑色粗框眼鏡給人一種斯文的感覺。奇怪的是,照片中兩人的身上都有大量包紮繃帶與骨折時用的固定板。

  「是啊,那傢伙真的不怕死呢……」

  叔叔笑著對我說。

  「你們打架?」

  「不不不,恰恰相反,是打架時他來幫忙我。」他的笑意更濃了。

  我疑惑地看著叔叔。說實話,穗希的父親看起來真的弱到不行,大概就是補習班走出門馬上會被不良少年勒索的那種級別。而叔叔即使中年發福,年輕時的身材跟運動社團的社員差不多。

  再說叔叔的力氣如果認真起來是可以跟晴姊僵持不下的,這樣還需要幫忙嗎……?

  「到底怎麼一回事啊……?」

  「你想聽嗎?」

  「應該不會太久吧?」

  我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

  七點半。

  我擔心太晚回去吃飯會再被穗希臭罵一頓,但又想聽叔叔說說以前的事情。真讓人難以選擇呢……不過等等是叔叔載我回家,穗希不至於當著他的劈哩啪啦罵我吧?

  「不用擔心啦,只是一小段往事而已。」

  叔叔察覺我猶豫的樣子,便輕拍我的肩膀讓我打定主意。

  我露出微笑回應叔叔。

  他拿起相片裝模作樣的清了清喉嚨。
  
  「咳咳,這是距今大概二十幾年前的事了……」





「就說會痛了啊!你在出力什麼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18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月夜消逝的彼端

留言共 3 篇留言

我是可愛的狗狗-ωก̀
‘-ωก̀

09-17 11:08

~半月~
[e2]09-17 11:18

重傷(?)還能立刻轉身一巴掌,其實也是挺厲害的XD
我一定會睜著死魚眼死在床上。

09-17 14:27

~半月~
沒事沒事,17歲的年紀,閃到腰只是小事[e6]09-17 15:10
~半月~
補充,時間點算算應該是18了[e28]09-17 18:48

你要說他是永遠的17,不然會被海扁喔(?)

09-17 19:56

~半月~
妳聽我解釋!!
(((゚Д゚;)))09-17 23: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hiyo65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月夜消逝的彼端】角色介... 後一篇:近況&發廚&am...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215012巴哈的大家
有空來我小屋逛逛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