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耽美】殺手《紅街》第十三章 予我沉溺

作者:牧葵│2019-09-16 22:04:54│贊助:8│人氣:116
第十三章 予我沉溺

  
  1.

  意識在突然間斷線、也是在突然間恢復清晰。如同睡了很長的一覺,可睜開眼卻特別疲憊。

  彭澤理坐起身,花了好一段時間,那股強烈的暈眩感才漸漸褪去。他環顧周圍,很快地發現自己躺在紅街的客房中。枕頭邊留了張折起過、又被誰打開的便條,他拿到眼前,映入眼簾的是署名羅茜的留言:

  「抱歉,我不得不回家一趟。你的手機裡我只找到這麼一個認識的人。有什麼事情,請務必隨時打給我。」

  他還沒聯想到羅茜所指的對象,虛掩的房門便給人推開了。胡捻兩手空空地插在口袋裡,一和他對上眼,便「哈」地拍了下手掌。

  「終於也輪到你躺著了啊。」

  彭澤理無奈地笑了下,檢查時間,竟然已經是隔天早晨。他撐著身子想下床,另一人見狀,連忙揮舞著手臂阻止:

  「別,你要休息!店裡的事,那個工讀生跟幾個小鬼說會幫你處理了。」

  「這樣嗎?」

  「是啊,都知道你眼裡只有工作。」

  胡捻唉聲嘆氣地在梳妝台前坐下,有意要讓氣氛輕鬆些。可彭澤理靠回枕頭上,臉色卻和氣色一樣不佳,思緒還停留在昏厥以前的那些事當中。胡捻自討沒趣,搔了搔頭,便也收斂起玩笑的表情。

  「說起來,你怎麼會跟羅茜跑出去?」

  這還得從變裝舞會後的時間點說起,包括他和江楚霽碰面,之後的事胡捻全都不曉得。彭澤理沒什麼力氣說明,可難得那人會問他這些,他便說一段、休息一下子,慢慢地把前因後果講清楚了。

  他在說話時,胡捻臉上一直沒有太多表情,低著頭玩自己的手指,彭澤理不清楚他聽進去了多少。

  「我累了,抱歉。」

  「再睡一下唄,我出去啦。」

  當他表示想休息,胡捻也乾脆地離開。他躺回床上,看著門縫透進來的光在牆上縮小,閉上眼。但這次彭澤理沒能睡著,躺了一段時間,腦海裡不斷掠過各式的念頭。

  恍惚能聞見不應該殘留的香水味,在哪個客人身上聞過,類似於山楂。他想,細小的白色花瓣在這張床上被仔細地碾碎,經過修飾的手法,一遍一遍、香氣越發得濃。

  但香水主人的身分反而模糊了,空想的畫面變得稀薄,取而代之的是簡單直接的聲音。

  床在作響,和前一晚孟偉走下陰暗的娼館樓梯時、踩出的腳步節奏相同。是因為胡捻,胡捻去鬧過了對方才沒有直接向他拔槍。但他不知道胡捻究竟做了些什麼、而做這些的目的,是否真的只是對方說的那樣。

  其實他沒有那麼遲鈍。

  「澤理,你有睡嗎?」

  感覺並不久,但可能一兩個小時過去了,他聽見胡捻的聲音而睜開眼,對方正把一碗稀飯放到床頭櫃上。他起身,感覺不像剛才那麼吃力,看著碗上飄著蒸氣,卻沒什麼食欲。

  「我不知道你還會煮東西。」

  「想多了,我只負責把它買來倒進碗裡。」

  聽他這麼說,本來已經伸出去的手收了回來,彭澤理兀自陷入沉默。胡捻叨唸著「你不吃那要去吊點滴啊」,卻毫無預警地看見水珠一顆、兩顆地落在床單上。

  「……澤理?你還好吧?」

  胡捻呆住,以為老同學身上哪裡又不對了,轉頭就要去找電話。彭澤理一把拉住他,很反常地、他希望另一人留在身邊的表現如此強烈,甚至就像他們明天便不會再碰見對方。

  事實上彭澤理可能當真這麼想,如若保持他們今日以前的關係,他寧願現在便確定自己要孤身一人。

  「……我想問你新區那家店的事。」

  「那店做不起來的,別想了。」

  彭澤理稍微鬆開了指節、可仍沒有放手。察覺他非同尋常的態度,胡捻在床邊緩緩地坐下。

  「怎麼啦?那個孟偉還敢惹你啊?嘖,敢惹我們紅街老闆──」

  他還在瞎扯些無聊的話,可對上彭澤理的眼,一下子便噤聲了。孟偉接手那間店後、不敢有什麼大動作,至於原因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不曉得彭澤理怎麼想,但這人肯定想過了,用上很多時間、做了自己的解讀。

  要不他不會在放開手後,用那種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問:

  「為什麼不能喜歡我?」

  胡捻僵硬地乾笑了幾聲。這種時候再否認他對這位老同學有意的事實,不僅像在狡辯、也只是帶給對方沒必要的傷害。他在新區的店做了什麼?說白了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做這些的理由。

  他的灰姑娘,在自身的悲愴中渾身打顫。將臉埋入收回的手掌中,指縫間有淚水流淌、但半點聲音都未洩漏。

  胡捻久久沒有出聲。他只感覺身下的床墊隨著另一人在發抖,彭澤理的發抖像針刺般的撩撥,一下一下地令人難以忍受。很長一段時間了,他強忍著自己對這人的衝動。每次見面都如同難耐的發情,彭澤理從不知曉。

  為什麼不能喜歡?他會說:因為你承受不了。

  平時只會微笑、無時無刻不是一副溫雅有禮的模樣。彭澤理脆弱的一面卻讓他產生了生理反應,他想在他發現前趕緊先離開讓自己冷靜下來。

  「我把稀飯拿出去吧,既然你不吃──」

  「胡捻!」

  剛離開床墊的屁股又坐了回去,彭澤理似乎被自己的音量嚇到,抬起的臉愣然地看著他。淚痕未乾,灰藍的眼在光線的角度下好像兩顆色彩迷濛的玻璃珠,很久以前,他就是為這雙眼睛著迷。

  「澤理,傷害到你不是我的本意。你就當作那些事情是同學間的情份。」

  胡捻低下聲音,語氣帶上了認真,但他的老同學以沉默拒絕接受他的說法。過了良久,才把眼淚輕輕抹去,可沒用。

  「……我等不到了。我最近總這麼想。但你的情份早超出了同學情誼的範圍,你要我怎麼不在絕望邊緣心存僥倖?」

  胡捻沒說話,「砰」的一聲,忽然重重地踢了床頭櫃一腳。他側身,靠近另一人眼前,只差幾公分就要碰上對方發白的嘴唇,吐出來的氣息溫熱、卻夾著語調壓抑的冰冷字句:

  「你以為我樂意?」

  他竟像在抑制自己的怒火,脫去不正經的面具,近距離地瞪著彭澤理。後者不自覺地退縮了點,他覺得可笑,也當真笑了出來。

  「你不知道我在想什麼──我要蹂躪你、讓你哭到再也哭不出來。把你綁在床上,除了被操以外你什麼都別想做!」

  看彭澤理瞠大了眼,他的手指不自覺地嵌進自己的腿。欲火還在蠢動,近乎暴虐。他強迫自己和那人拉開距離,有好一段時間,房間陷入死一般的安靜,他深呼吸了幾次,才慢慢平復下來。

  「好了,你現在知道我的想法,以後就別再想那些沒用的了。」

  「如果我樂意呢?」

  胡捻猛地頓住。轉過頭,對上的仍是那雙水氣朦朧的眼睛,剛控制下去的生理欲望又被輕易激起──可以猜到,這人一定是虛弱到開始胡思亂想、或者被絕望逼到接近發瘋。

  可胡捻也顧慮不了那麼多了。他扯開笑,下一秒,把彭澤理按倒在身下。

  「──你這是不要命。」 




  2.
  ↑整盤的肉在鏡文學裡,看完別忘記回來大聲告訴我香不香!(誤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13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紫由
很香!一口氣看到最新了! [e12]

09-17 20: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gjo39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耽美】殺... 後一篇:[達人專欄] 【耽美】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imusong兔兔愛好者!
把FGO的一些英靈變成兔女郎..應該都很可口吧(不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