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極 冰 魔 法 師 物 語~第 二 章

作者:神隱│2019-09-16 17:22:07│贊助:18│人氣:173


     正當兩位『善後魔法師』部隊的幹部坐下來喝茶時,城鎮當中的叛軍已被水晶兵團打得陣型潰散、臨時組成的防線一一被突破、指揮系統瀕臨瓦解,軍心崩解的叛軍有不少人驚慌失措的逃離防線。



     大多數逃跑的叛軍幾乎都遭遇到水晶士兵組成的攔截網,不得不與水晶人偶進行交戰。
   

     唯一逃出攔截的叛軍小隊不幸的遇上被派去搜救平民的善後小隊,一邊疏散平民還一邊跟叛軍作戰的善後小隊三兩下就打散了這支已快潰散的小隊。



     殘存下來的最後一名士兵拖著傷勢躲在街道中陰暗的角落,士兵的腹部被長槍所刺傷血流不止、身上還有被魔法所造成的燒傷,拋棄同伴獨自逃亡的他離死亡其實已經相當接近。



   「好痛啊!我不想死,有沒有能夠活下來的方法?」受傷的士兵絕望的在地上掙扎著,祈求著能夠活下來可能性。



   「想活下去嗎?想的話就喝下這個。」如蚊聲般細小又不帶半點感情的冷漠聲音在士兵耳旁低語著,接著一瓶綠色的藥劑從地面上滾到士兵面前。



     士兵抬頭一看,只見一名穿著純白洋裝的少女站在瀕死的他面前,少女給人種脆弱而虛幻的感覺,彷彿隨時都會消失一樣,令士兵懷疑自己是不是產生幻覺了。




     但瓶子的手感是貨真價實的,凝視著手上泛著亮綠光澤的藥劑,明知很可疑卻為了那一絲活命希望而打開瓶子的士兵,將瓶子中的內容物直接灌下。



    
     藥效在士兵喝下馬上就生效了,士兵忽然感到鼻子一熱,伸手一摸只見鼻血不斷的流出,接著一股強大的力量從體內源源冒出,像要把身體撕裂似的,讓他痛得在地上打滾。



    「怎麼....回事!妳不是說.....」士兵話還沒說完,劇烈的疼痛傳至雙眼和雙耳,讓他痛得瞬間失去了意識,體內的力量像是有意識般,奪走了士兵的軀體,讓這具身體空洞地站起來行動,難以形容的存在緩緩張開白色雙翼宣示著它的存在。



    看了一眼開始變異的士兵,少女默默的離開這陰暗的角落,雖然她跟士兵說會活下去,不過並不是以人的身分。



    「這就是失敗品的命運嗎?但願我不會變成這樣。」喃喃的低語這句話,少女默默地自街道上消失。



     等到水晶士兵搜查到這裡時,變異的叛軍士兵已經長出了一對大而美麗的白色羽翼,那對翅膀輕輕一揮,一整群的水晶士兵便連同附近的房屋被無形壓力給直接輾碎。



     飛到空中的變異士兵,展開那對神聖、潔白的美麗羽翼,猶如天使般散發聖潔的光芒掃蕩著部署在街道的水晶兵團。



    看見天使的水晶巨人直接狂奔而來,揮出巨大的水晶巨拳,卻被施加在偽天使附近的結界輕易彈開,翅膀稍微晃動了 一下,劇烈的衝擊將巨人直接彈飛,被迫在地面滑行的巨人依靠毀掉整排建築所帶來的阻力才終於停下的滑動。




    坐在圓桌旁的兩名魔法師,看見天空發出一道閃光,修格納放置在桌上的西洋棋盤倒了兩枚棋子,一枚是士兵、一枚是城堡,其中士兵的那枚棋子還出些了細微的裂痕。



     修格納所使用的【士兵】棋子有兩種模式,一種象徵的是精銳士兵的【單兵】模式,另一種則是代表群體的【軍團】模式,能夠操縱一百二十五名水晶人偶,他所使用來鎮壓的是【軍團】,既然倒了代表一百二十五名水晶人偶被擊倒了。
   



    「看來有狀況發生了。」修格納看著那道光芒緩緩的說,他能夠感覺到自己所操縱的人偶正以相當快的速度在減少。




   「我同意,不過去看看的話,居民跟善後小隊恐怕遲早都會被波及到吧。」修格納推測施放出那道光芒的人物至少能力比他們帶來的善後小隊或這裡的叛軍都還要來得高。



    「不知道該不該用【國王】呢?」修格納笑著拿出一枚國王造型的棋子,那是修格納的棋子中破壞力最高的一枚,只要一擊就足以造成極大範圍的天災級傷害,就連他自己都沒信心能夠完全駕馭。



    「除非你想不分敵我,把居民跟我們的人都殺了,到時候報告跟封面故事要用你來寫嗎?」瑟納爾冷淡的回答。



     「真正優雅的貴族是不會自己去寫報告的,到時候真要交代當然是交給子爵負責囉。」修格納說著摸了一下棋盤,棋盤上倒下地棋子便消失不見。




      「把報告都丟給我會處理不完的,你把棋子的操縱範圍是設定為整個城鎮嗎?」瑟納爾知道修格納的水晶人偶雖然看似方便,不過不靠棋盤事先設定操縱範圍的話,便無法使用。




    「是啊,反正他們不可能逃出城鎮的。」修格納自己雖然能夠把操縱範圍設定的更大,只是進而會影響可控制性的部份,消耗的魔力也會進而提升。



    「除非必要,不然別拿出【國王】。」瑟納爾從椅子上站起來,握住法仗朝著光芒的施放地點前進。



    「那得看情況了。」透過跟人偶的聯繫,修格納可以感覺到棋子正以相當快的速度持續再減少。



     到達光芒魔力源的所在地必須經過數條街道才能抵達,一路上有不少的平民或叛軍死在街上,水晶人偶倒下的則是少之又少,畢竟在壓倒性的數量跟材質硬度之下,真有辦法傷及水晶人偶的也只有那些較為精銳的叛軍士兵了




     不過路上都沒看見當地守軍的屍體讓瑟納爾相當好奇,畢竟以修格納無差別的殺法,就算所有的守軍一起被殺掉也不稀奇,或許是集中堆放在某些地方吧。




     離魔力源越近,瑟納爾便能感受到一股極為強大的魔力,那魔力的量並非普通人所能夠承受的,通常魔力容納量依照每人對於魔法才能的不同而有所差異,一旦超過了所能容忍的量就會給身體造成莫大的負擔,剛踏上這座小鎮時,瑟納爾還未感應到如此龐大的魔力,這代表是有人突然得到了力量或某個麻煩的人物過來了。





     當瑟納爾抵達魔力源的所在地,便看到十多名的水晶士兵跟指揮的水晶騎士正對抗著半空中那有著潔白雙翼的叛軍士兵,除了目前所剩下的水晶人偶外,其他迎戰的人偶都已被打成碎塊倒在地面上,至少有超過百名的水晶士兵敗於敵人手上。





     半空中叛軍樣子很明顯的不對徑,眼神空洞、腹部像被兵器刺穿了一個洞、耳鼻還不斷的滴著鮮血到地面上,怎麼看都不像神志清醒的人,倒不如說是個喪失理智的傀儡。



     除了模樣怪異外,背後那對巨大、寬闊的聖潔羽翼是貨真價實的具備力量,就算有人聯想到天使之翼也並非沒有說服力可言,就好像是為了接近天使所製造的仿造品那樣。




    「附身?不...或許該說是強行依附。」望著眼前的叛軍勾起一抹充滿興致笑容的修格納,低語著瑟納爾難以忽視的話。




     就在這時所有的水晶士兵舉起武器,以超越人類體能般的跳躍力朝半空著的白翼叛軍,迎面斬下。



     白翼叛軍輕揮了一下翅膀,瞬間張開了兩個魔法陣射出數十道細微的白色光束將水晶士兵直接切成碎塊,而剛才的魔法顯然對白翼叛軍負擔過重,只見他原本殘破的身體流出了更多血灑到地面上來。



    令人無法忽視的是這些血彷彿被調色過一樣,形成一種由紅趨近於白的色澤,就好像用白色顏料強行將血色給混白那樣,並且閃著種莫名的光澤。



    趁著水晶士兵們偷襲的瞬間,僅存的水晶騎士跳起來以散發光芒的長槍刺向白翼叛軍的後背。



    「啊!啊!啊!啊!啊」不料白翼叛軍忽然轉身大吼,強大音波所帶來的衝擊將水晶騎士給震飛直接撞上附近的建築物。




     但那音波並非攻擊,而是因為痛苦發出的哀嚎聲,每當白翼叛軍流出更多的血,身後那對神聖的羽翼就越加巨大,散發出來的力量就更加強大。





    「瑟納爾,你不覺得相當有趣嗎?到底是誰讓這個倒楣鬼承受這股力量?又到底是誰能夠進行這樣的實驗?叛軍?又或是某些好事份子呢?」




   「降臨實驗可是能與顛覆國家齊名的王國重罪,能夠進行這樣實驗的人物我相信來頭肯定不小,軍方...不!奧圖王肯定會對這件事非常感興趣的。」



    輕挑且藐視白翼叛軍這樣連失敗品都稱不上的存在,修格納傲慢的審視其身上所用的術式,在他眼中所見的是能夠點燃另一場紛爭的新火種,一個權力遊戲上的偶然事件。




    「我並不覺得有趣,我勸你就別亂撿起火種,到時侯一發不可收拾。」瑟納爾嘆了口氣,雖然他對修格納和軍方,甚至是國王的打算並不感興趣,但直覺告訴他最後的發展還是得由他來進行善後。



    打量著白翼叛軍殘破的身軀和灑落下來的鮮血,並感受著散發出的魔力,他能夠得到的結論大致上與修格納相同,這樣的存在恐怕是將某個倒楣鬼做為天使降臨的軀體,但打一開始就沒打算好好施行儀式,而是純粹做為記錄用的素材。



    不過要是真的認真實行儀式,用在沒有適性的人身上基本是拿不出任何成果來的,做為一個可能具備警告意味的素材這確實發揮足夠的價值,倘若來的是普通的鎮壓部隊出現在這裡的恐怕是場大屠殺吧。



    「把這傢伙送給軍方當禮物你覺得如何?」看著天空上的白翼叛軍摧殘爬起來繼續戰鬥的水晶騎士,修格納這麼問。


     
    「想活捉的話,隨便你吧。」望著那些原本護衛著修格納的水晶騎士已經包圍好天上的白翼叛軍,瑟納爾知道修格納不過是隨口問問,絕不是打算徵求他的意見。



    修格納輕哼了一聲,讓那些原本護衛自己的水晶騎士拋出自己的長槍,拋出的長槍很快遭遇到捍衛白翼叛軍的結界阻攔,當那些長槍要墜落的那一刻,一把長槍接續了上一輪攻勢拋向白翼叛軍。



    這一次沒有結界阻攔,長槍好像沒射準般直接穿過白翼叛軍那應當不具實體的羽翼,只留下一個穿過的痕跡,但這樣一個痕跡卻讓白翼叛軍再次痛苦哀嚎,純白的羽翼彷彿活著般畸形扭動,外洩的魔力形成無序的魔力風暴吹襲著周遭。



    「果然翅膀才是本體嗎?」讓兩個水晶騎士站在他面前抵擋著失序的風暴,修格納充滿興致的觀察著白翼叛軍痛苦抽搐的模樣,其餘的水晶騎士在他的命令下頂著風暴試圖徒手捕捉這個珍貴樣本。




     當水晶騎士躍上半空準備強行拉下白翼叛軍時,白翼叛軍突然停止了抽搐,取而代之的是眼耳鼻大量的出血,翅膀更加雄偉龐大幾乎能將整個人所包覆住,位於其中心的魔力風暴密度隨之攀高。




     難以承受這股突然加壓風暴的水晶騎士,隨即開始產生細微裂痕,然後霎那間擴大並且粉碎成碎片四處飄散,魔力風暴接著指向性的對準修格納,將他連同做為人牆的兩具水晶騎士強行吹離。


    
    抵抗著這股風暴的瑟納爾,見到周圍的建築物逐漸因為這股風暴開始被侵蝕剝離,他再次嘆了一口氣望著修格納被吹離的方向。



    打算一開始就是決定讓他來收拾嗎?清楚修格納實力的瑟納爾明白,只要修格納不想憑著白翼叛軍的實力是不能對他怎樣的,從白翼叛軍的狀況可以知道其成長和承受能力已經幾乎來到極限,做為軀殼的肉體已無法承受如此大量的魔力。



    無論是生是死,對修格納來說這個素材本質上並沒有區別吧?或著說要活捉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會刻意做出活捉的預告並玩耍似的發起攻勢,想做的可能就只是要給他困擾且留下素材破壞力的佐證吧。



   「為了不節外生枝,我想我應該盡早收拾你。就算這麼說你應該也聽不懂吧。」當瑟納爾舉起那散發湛藍光芒的法仗時,周圍的氣溫隨之驟降,令人本能感到畏懼的酷寒向外擴張並侵入魔力風暴當中,彷彿宣示自己才是領域支配者那樣強勢且蠻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102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蒼天落葉
失敗品就那麼強.....成功的不就突破大氣層了[e21]

10-12 14:31

神隱
因為是設定成類似天災般的存在,類似巨龍之類的危害10-12 14:43
神隱
當初設定受噬血影響不少10-12 14: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qoo5891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極 冰 魔... 後一篇:關於~神隱的小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0k0r0眾位閒逛人士
乙女向奇幻小說~~伊甸園 遲了點點的更新哦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64115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