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鬼道品:十八. 琉璃心

作者:山容│2019-09-16 11:54:33│贊助:6│人氣:290
十八. 琉璃心

     「柳條?」
      又冷又餓的柳條抬頭看,好幾對亮晃晃的大眼睛圍在黃泥坑的邊緣。
     「土松?」柳條瞇起眼睛,努力想在月光下分辨每個人的樣子。「土桂、土參、土藤?」
     「還有木瓜和番石榴,仙草、白鶴草、靈芝草都來了。」帶頭的土松說:「我們拿這個來給你。」

      土松丟了一個嬰兒大小的東西,柳條趕緊伸手接住。沒綁緊的布包碰上她的手臂立刻散開,大大小小的野果掉了一地。

      「哇……」尷尬的土松說:「哪些是我們存下來的,掉在地上還是可以吃啦!」
      「謝謝。」餓到頭昏眼花的柳條,說出由衷的感謝。雖然只是山裡摘來的野果,土松他們卻願意把珍藏讓出來給她,光是這麼一點好意就夠讓她感激涕零了。她彎腰就著月光,七手八腳東摸西摸,把果實聚攏堆成一座小塔。好在月光月愈來愈亮,讓她做起事來輕鬆不少。堆好後柳條往後退,欣賞自己的作品。

     「諸天呀……」坑頂的小薜荔多們驚嘆道:「果子在發光!」
      柳條低頭眨眨眼,這才發現胸兜裡的琉璃心掉在野果塔上,映著月光閃爍。她胸兜脆弱的布料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擠出一條縫,琉璃心因此漏了行藏。
     「那是什麼?」土松問。
      如果其他薜荔多肯將珍藏的野果偷渡給她,柳條繼續藏著琉璃心就太沒道理了。柳條嘆了口氣,把琉璃心撿起來放到野果堆成的塔上,讓所有玩伴都能看個仔細。除去遮蔽,琉璃心的反光在月光下愈發動人,一眾小薜荔多全都張大了嘴巴。

     「那到底是什麼?怎麼會這麼好看……」土松追問道。
     「這是去落伽谷的路上,一個老仙人送我的。」柳條回答說。
     「所以你真的去了落伽谷?」土松又問:「你真的去把龍王毒死了?」
     「我去了落伽谷,但是我沒有毒死龍王。」柳條有點委屈,她想把金翼的故事告訴他們,偏偏又答應為濟不說。早上為了保護銀枝她幾乎要打破承諾,現在繼續再說下去可就不妙了。
     「別說龍王的事,我不想講。」她說:「告訴我銀枝怎麼了,為什麼大家都要打她?銀枝又沒有做錯事。」
       黃泥坑邊緣的小薜荔多們面面相覷。
      「我媽說有。」最後還是土松代表回答。「她說銀枝做了十惡不是的事。」
      「什麼叫十惡不是?」
      「我也不知道,我媽就這樣講,十惡不是。」土松聳聳肩。「反正很可惡就對了。」
      「真的嗎?」
       所有人的視線不由自主看向銀枝,她那縮在岩縫裡發抖的樣子,還真難和犯了大罪的惡鬼做聯想。

      「你確定胭脂菜沒說錯嗎?」柳條又問。
      「沒有吧……」土松說:「反正我們已經逞罰她了,所以她一定有做錯。」
      「這樣也太奇怪了。你不能等打過人了,才說她有被打所以一定有偷吃東西,這樣根本不對!」
      「啊?」
      「我、你、這個——」柳條快氣炸了,為什麼她沒辦法像金翼和為濟一樣,把那些難懂的話說清楚?她好挫折,今天她想辦法要說對的話,可是卻好像得了什麼怪病,不管說什麼都不對。
     「媽媽說她這叫私通。」土松說:「有了敵人的孩子。銀枝背叛了我們村子,和敵人亂來。」
     「誰的孩子?誰又是敵人?」
     「我們也不不知道。只是她變得好香,靈芝草還問我可不可以吃。」
      小薜荔多們的眼睛往靈芝草望,靈芝草縮起腦袋瓜躲到柳條看不見的地方。
     「反正她很奇怪就對了。」土松下最後的結論。
     「我們也很奇怪。」柳條說:「土松你的耳朵比別人還小,木瓜的胸兜比誰都長,土參老是打噴嚏,我也有暴牙。還有你番石榴,你背上那層怪怪的皮都沒人嫌過不好看嗎?」
     「我每天都有擦蘆薈!」番石榴氣憤地說:「可是它就是不肯變平!」
     「那你說銀枝該怎麼辦,每天拿木炭畫臉嗎?」柳條大聲說:「我該怎麼辦?拿砂紙把牙齒磨平?」
     「我媽說有一種金剛石很好——」
     「你敢叫你媽媽把頭髮染紅嗎?」柳條反問土松說:「你有想過也許只是因為銀枝好欺負,所以才有人欺負她?如果她每天都被人欺負,那她去找我們的敵人有什麼不對?」
     「可是她變香了,那是香陰的味道。我們是薜荔多,薜荔多身上不應該有香陰的味道,這個叫不守本分。」說話的是仙草,他向來知道怎麼見縫插針。「媽媽說如果不守本分,天眾會處罰你。」
     「那你知道我們的本分是什麼嗎?」柳條又問。
     「我們要好好種田,做出好香油供養天眾。」仙草說。
     「然後有一天,等男孩子都大了,你們都會到香海邊受訓,去對抗五濁惡勢。」柳條說:「如果幸運的話,你會成為希祠,讓整個小村變成受聖主攝用,無上光榮的寶地。」
     「沒錯。」
     「那你們知道五濁惡勢是什麼嗎?」
     「是什麼?」
     「五濁惡勢是一條叫舍殺的龍,大到能夠把整個小福村一口吞下,更不要說牠有幾千幾百張嘴巴。我都看到了,薜荔多像飼料一樣被倒進海裡,那些龍和天眾就遠遠看著,確定舍殺今年被餵得飽飽的。」

      青色的月光繞著柳條打轉,想起金翼記憶中的畫面,柳條就忍不住想哭。她好像還聽得見那些慘叫,驚惶失措的薜荔多拚命想游出漩渦,但是舍殺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地獄口的五濁惡勢轉呀轉,將所有生靈吞沒。

     「不只是我們,還有好多人類也是。大家都被騙了,一個接一個丟進五濁惡勢裡,天眾不會救他們,不會救任何人。對天眾來說,重要的是五濁惡勢別氾濫到家門口,為了得到顛倒山好會犧牲誰他們根本不在乎。」
     「那個就是顛倒山嗎?」土松問。
     「你說什麼?」柳條順著她指的方向轉頭,看到背後的石壁上映著堆砌盤旋,直上三十三天的美麗仙宮。「沒錯,那是顛倒山,只是怎麼會在這裡……」
      柳條低頭看,那座野果塔的頂端,琉璃心閃閃發光。潔白的月光照在上面,映出一片青綠的風景。

    「真的好漂亮。」土松問:「你去過嗎?」
    「我只有看而已。」柳條說:「還有五濁惡勢那個大漩渦也是。」
      隨著柳條的聲音,顛倒山向下崩塌融化,光影繞成一個恐怖的漩渦。漩渦中心就像柳條曾在夢中看過的一樣,千頭龍王舍殺正在大開殺戒,吞食落入水中的生靈。
     「四聖諸天呀……」黃土坑旁的孩子們驚呼倒退,眼神卻無法從那恐怖的畫面移開。柳條鼓起勇氣碰了一下岩壁,岩壁還是原來的岩壁,只是上頭的光影讓它有了不同的樣子。即使心裡知道光影只是虛像,柳條碰到舍殺銳利的尖牙時還是趕緊縮回手指。

      「三白和七層他們就是去了這種地方?還有其他人也是?」土松問:「仙人給你石頭的時候,順便告訴你這些事嗎?」
      「仙人告訴我很多事,好的壞的都有。你們現在看到的,剛好是最壞的那一個。」
       土松伸手把土參抱住,他的姊妹們圍到他身邊。仙草、白鶴草、靈芝草三人縮成一團,睜大眼睛瞪著不斷旋轉的漩渦。木瓜和番石榴茫掉了,蹲在坑頂不知如何是好。
      「我不要去那個地方。」土參說。
      「你不會去,我們一定不會讓你去。」土松激動地說:「你一定不能去!諸天呀!你要是去了,媽媽會說什麼?」
      「我不想要去。」土參在發抖。
      「土松——」

       遠方傳來呼喚聲,柳條趕緊將琉璃心收起來。少了琉璃心的光芒,黃泥坑又變得一片黑暗。三十三天上,仙宮的月光不再純潔美麗了,照在身上像長了白癬一樣嚇人。

     「他們在找你們了。」柳條說:「你們得快點回去。」
     「我不要回去。」土參抱住姊姊喊道:「不要把我送回去,我不要去那裡!」
     「我不會讓你被送去那裡。」土松也在發抖。「可是我們得先回去,不回去媽媽會把所有的針口都叫來。」
     「我不要回去。」土參的眼淚流下來,全身像抽筋一樣扭動。他的姊妹們沒有辦法,只能合力架住他。
     「我們得回去了。」土松抓著土參,告別柳條急急忙忙動身回家。木瓜和番石榴也緊跟在後跑了,仙草三人卻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你們也得快點回去。」柳條對他們說:「要是被針口抓到,你們會有麻煩的。」
     「你沒有騙我們?」仙草問。
     「我沒有。」柳條說:「而且我騙你們有什麼好處?」
     「你要是真的毒死了龍王,你也會被送去那個漩渦對不對?」仙草問。
     「我想是吧。」
     「所以我們什麼都沒做,卻和你這種壞孩子一樣,要被送去餵這個蛇殺?」
     「是舍殺,阿難陀龍王。」
     「舍殺。」
     柳條看得出月光下,仙草和他的兄弟在發抖。但是和土參那種怕到手腳抽筋不同,他們很生氣,因為某個柳條不懂得原因氣壞了。

     「木瓜——」
      呼喚聲愈來愈近,兄弟三人互換一個眼色。
     「我們會再回來找你。」仙草丟下這一句,帶著弟弟消失在月光下。柳條望著空無一人的坑頂,重重嘆了口氣。不知道為什麼,她好像突然了解金翼時不時唉聲嘆氣的原因。她並不希望事情是這樣揭露,這和想像中的完全不同。她隱約覺得為濟的警告是有原因的,只可惜柳條領悟得太慢了。

      一片混亂中,只有銀枝還是保持原來的姿勢,縮在岩縫裡。柳條走到岩縫前,伸手想碰她,但這只是讓銀枝躲進更深的岩縫裡。柳條縮手蹲坐在地上,望著漆黑的天空。
      她從來都沒有仔細看過黑夜的天空,現在周圍好安靜,又沒有地洞遮蔽,她終於看見了夜空。寬廣神秘,又有些嚇人的夜空,雖然正如媽媽說的沒什麼好看,但是就這麼光明正大抬頭望,還是讓她有點不習慣。

     「銀枝你知道嗎,為濟說你很棒。」她說:「他說你救了他一次,很有可能也救了鬼蓬萊一次。其他人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很不一樣。你的孩子會改變我們的世界,小福村不會再把男孩子送到香海去。」
      柳條衷心希望這會是一件好事,否則金翼和為濟就不會為了這件事四處流浪,冒著生命危險對抗舟天聖主。夜空太大又太黑了,柳條只能看清頭上這一小片,然後想辦法指給身邊的朋友看。

     「你看,有個星星!」她說:「你覺得會不會是你的孩子,準備要投胎過來?」
      銀枝沒有回答,村子那端叫喚的聲音持續。
      柳條忍著不去摀耳朵。
 
 
       仙草沒有帶著兄弟回小福村,村子對他們來說已經不安全了。
     「我們現在要往哪裡去?」最晚出生的靈芝草一直問:「我不要回去,可是我們能往哪裡去?」
      「我們不能回去,回去就會被送去大漩渦!」白鶴草尖聲說:「不能回去!」
     「我當然知道不能回去。」仙草用力搓他頭上的亂毛,他也慌了,慌到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說不定一切都只是柳條惡作劇,故意拿一顆會跑出鬼怪的石頭嚇他們。又說不定柳條被人耍了,她口中的仙人愈聽愈不對勁。仙草努力想理出一個頭緒,可是愈想愈覺得只有一個結論可以解釋一切。

       柳條說的是真的。

       她沒有騙人的理由,而且每年都有男孩子被送去香海也是真的。他們從沒回來過,而小福村所有的孩子都撞見過某家的媽媽躲在田邊、森林、溪邊、以為沒人會看見的角落偷哭。即使是在豐收的年頭,即使那個月風調雨順,一整天天氣晴朗。如果他們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去送死,那一切就說得通了。

     「我們去大吉村。」仙草說。
     「什麼?」
     「先去大吉村,然後再去豐年村和有順村。」
     「我們為什麼要去這些村子?」靈芝草傻傻地問。
     「你不懂嗎?」仙草說:「我們去每個村子都只待一下,他們就抓不到我們了。然後我們也把這些事情告訴其他村子的男孩子,如果他們不相信就叫他們來黃泥坑找柳條。我們要告訴所有人,讓所有人知道被送去香海會有什麼下場。」
      「然後呢?」
      「我不知道、幹你娑婆的我怎麼會知道!」仙草激動地喊道:「所以我們才要想辦法把事情告訴更多人,叫所有的薜荔多都出來想辦法呀!」
      「叫大家來想辦法?」白鶴草和靈芝草睜大眼睛。「對呀,還有這招。」
      「全部人一起想,總有人會有一個好辦法吧?」仙草繼續說:「還有,如果柳條說的仙人是真的,我們也要把他找出來。他既然知道大漩渦的事,一定也會知道該怎麼辦。」
      「沒錯、沒錯。」他兩個兄弟忙不迭地點頭。
      「而且不能讓大人知道。」仙草又補充說:「大人都只會聽監齋和天眾的話。不能讓他們知道這件事,現在開始,柳條說的故事是我們小孩子的秘密,只有小孩子才有資格聽。」
      「每一個薜荔多小孩子。」白鶴草幫腔說。
      「就是這樣!」
      遠方傳來呼喚聲,針口的火把在黑暗中愈來愈近。三兄弟迅速交換一個眼色。
     「先去大吉村?」
     「先去大吉村。」
      他們沒命地跑。






<待續>

歡迎澆水交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08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言雨|盆栽人|奇幻|鬼道品|仙俠|玄幻|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wu05k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鬼道品:十... 後一篇:[達人專欄] 鬼道品:十...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7584933各位親愛的巴友們~
我的小屋有開箱文唷~~~歡迎來逛逛並交個朋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