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短篇】 錯誤的雪 ( 1 )

作者:艾利斯│2019-09-16 01:32:25│贊助:32│人氣:277
  
  那年冬天,錯誤的白雪一躍而下。

  *****

  列車即將到站的廣播聲吵醒了我。我在剛睡醒的朦朧中,隱約能聽到附近的乘客用手機看新聞的聲音。

  專家認為,接下來或許是台灣近幾年最大的寒流,所以目前的寒冷只是前哨而已。新聞上不停重複著這件事。

  我只感到煩躁。不管是這乘客無禮的行為,還是新聞內容的空洞。亦或是車窗外,快速劃過的景色。

  要是平常的我,早就請這位乘客安靜。但現在,我認為自己並沒有那個餘力和資格。

  這煩躁或許是最後一次。抱著這想法,我的心裡竟然開始平靜下來。

  此時,列車靠站。是個我沒聽說過的地方。我感到無所謂地順著稀少的人潮下車。走出車站後,感受到的冬日空氣,讓人從身體深處開始打顫。

  雖然附近的公車站牌老舊得隨處可見。但不是當地人的我,理所當然不會知道上頭的每個站名。

  其中有個站名帶有個「山」字吸引了我的注意。

  如果真能通向某座深山,那也不錯。要是在那裡死了,可能要過一段時間才會被發現吧。快一點的話,寒假結束後,我就會被老師們發現沒去上課。到時候警察或許會闖入家裡,詢問那個希望我消失的父親。

  腦子裡,彷彿已經能想到父親會怎麼和警察說明。我想懦弱的他,大概也只會說著「不知道」、「我不清楚」之類的應付話語。

  大概就是他這份懦弱,才導致母親在我連自己的名字都還寫不好時,帶著別的男人從我的世界中消失。

  在茫然中,眼角餘光瞥見將我載往終點的公車到來。

  一上車,我便投下口袋裡僅剩的硬幣。這下我是確實的身無分文。

  由於車上只有零星幾位乘客,我很快就找到位子並坐下。坐下後才發現,頭頂上方的冷氣出風口似乎壞了。無法關閉的出風口持續送著冷風。即使心裡感到無所謂,但身體還是誠實打了個哆嗦。

  我捲縮著自己,將頭靠著椅背。接著,讓視線迎來最後一次看向窗外的模樣。偶而能在不斷變化的景色中,看見那張自發育期後和母親逐漸相似的臉龐。我想這就是本來關係就不太和睦的父女倆,更加深厭惡的關鍵。

  —給我消失。抱著父親所說的這句話,我離開了家。

  在快接近目的地時,車上只剩下我一人。彷彿文明倒退,眼中那無機質的城市色調逐漸被替換成一片鬱鬱的綠。

  下車後,所感受到的芬多精,在冬日的空氣裡顯得僵硬。我順著山路行走,周圍盡是陌生的環境。但沒有讓人感到恐懼,不如說這樣才好。

  漸漸地,馬路變得狹窄。在這條路的盡頭是夕陽朦朧的餘暉。暮色蒼茫讓我想起了往後見不到的晨光熹微。

  這時,父親大概出門工作了。

  身為大樓警衛的他,從以前開始就和我的生活沒什麼交集。在我上學時,他正準備就寢。我回到家時,他就已經出門了。

  偶而能在門口撞見正在穿鞋子的他。但我們並不是能說著「路上小心」的關係,所以選擇沉默地擦身而過。

  休假的父親,通常都窩在電視機前,謾罵一切他所看到的東西。他依然不會去吃我做好的飯菜;依然不會理會,只要他在,就將自己關在房裡的我。比起我這女兒,或許他更習慣散落在他周圍的啤酒罐。

  對我來說,他就像是一頭陌生的野獸。

  任性地過著自己的生活、醜陋地展現出他的不堪。所以為了不像他那樣,我讓自己活得正確無誤。

  但到頭來,這一切終究被他所否定。

  —我討厭妳。

  —妳和那個女人越來越像。

  —怎麼?妳那什麼眼神?妳也瞧不起我嗎?

  —妳不應該存在。

  —給我消失。

  今天一早,渾身散發酒氣的父親對我說了這些話。

  對他來說,我就是一個錯誤。

  否定了對母親的情感。否定在那情感之下—我的存在。這就是父親的判斷。

  走著走著,已經覺得累了。我停下腳步,望著離我還有些距離的路燈,然後被漆黑的環境包圍。

  道路旁似乎是一片片矮樹叢,昏暗的視野勉強能看到樹叢和樹叢間的空隙。我讓身體鑽進那空隙中,突然出現的高低差,嚇了我一跳。原來腳底踩的這塊地,比剛才站的道路還低了一些。

  已經決定了這裡就是終點後,我直接在原地坐下,泥土的冰冷瞬間竄上背脊。既然選擇了凍死,那麼這點刺激並不能算什麼吧。

  我從外套口袋取出一盒塑膠盒。是安眠藥。

  這些藥是我在父親的啤酒罐旁發現的。總共十片裝的安眠藥,目前僅剩兩片。所以就我所知,父親能順利忘卻痛苦的次數是八次。

  但我知道,我所造成的遠不止這些。

  我將兩片安眠藥混合口水吞了下去。意外地,一點痛苦也沒有。藥片順利的劃過喉嚨,沉進身體深處。

  抱腿坐在地上的我,抬頭仰望。即便是在沒有光害的地方,我也看不見星星。

  在死之前,我試著回想有沒有屬於我與父親愉快的記憶。

  最後只能想起,在我就讀小學的時候,曾經要求他來陪我逛校慶的園遊會。

  因為其他人的爸爸和媽媽都會來。記得我是這麼苦苦哀求的。不善表達情感的我,甚至不惜紅了眼睛。

  後來父親真的到了。下班後就跑來學校的他,臉上明顯有著疲憊的痕跡,甚至帶著不悅。不過,我很開心。

  我還記得那厚實的手掌牽著我的右手,也記得我的左手握著喜歡的造型氣球。

  但在園遊會結束的回家路上,父親卻突然對我破口大罵。當時,我就只能帶著莫名的害怕,什麼反應也做不了。

  沒想到在死之前,只能想起這種可笑的東西。

  我想笑,但腦袋的昏沉讓我連提起嘴角都做不到。感覺周遭的一切放逐了我。

  聽說睡眠是向死亡借貸。那麼……這是最後一次了。

  在所有知覺都失去的前一刻,我和世界享有公平的黑暗……


  *****


  媽媽。

  隱約能聽到小女孩呼喚母親的聲音。

  是誰?那是我嗎?是我在叫著母親嗎?

  不奢望到達天堂的我,已經到了地獄嗎?

  我睜開眼。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有些泛黃的白色天花板。背後的柔軟觸感也告訴我,我正躺在某張床上。

  天花板上的白色燈管散發出強光,我感到刺眼地將頭撇向一旁。這個動作,讓我看見了一個離我大概兩公尺的小女孩。

  年紀差不多七、八歲的她坐在一旁的矮凳上,看似活潑且靈敏的大眼直盯著我。

  ……外國人?不,那稚嫩的臉孔還是帶些東方人的影子,但那偏向棕色的金髮和藍色的眼珠子確實彰顯出她的血統。

  看來這裡不可能是地獄,更不可能是天堂。而是某個雖然老舊但正常的房間。只是有個不太現實的小女孩。

  看了這些景象後,僅僅花不到三分鐘,我便接受了自己並沒有死成的現實。

  此時,小女孩朝著房門外叫了聲「媽媽」後,緩緩朝我走近。就像第一次看見未知生物般,她小心翼翼地用手指反覆戳了我的臉頰。

  在這冬日,那微小的熱度在我臉龐上明顯地擴散。

  「好冰!」

  小女孩驚呼。是和我心裡截然不同的感想。

  「啊—茗妹!不能這麼沒有禮貌。」

  看似女孩母親的人走進房裡。是東方人的臉孔。

  她將手上的冒著熱氣的茶壺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後,便馬上喝止自己女兒的舉動。

  「媽媽!她的臉好軟喔。又好冰。」

  「哇……真的欸。真不愧是年輕的女孩。茗妹,就算這樣子也不能吃喔。」

  母親一邊學著女兒戳著我的臉頰,一邊叮嚀起女兒。

  這打破自己教訓的前後差異,讓我感到無奈。而且什麼叫「不能吃喔」?這小女孩早就脫離口慾期了吧。

  「…………」

  「啊,不好意思……」

  似乎是感受到我那無語的視線,她苦笑地把手從我的臉上移開,然後從茶壺裡倒了一杯熱茶。

  「身體怎麼樣?還好吧?」

  面對她的問題,我點點頭後,在床上撐起上半身,然後遲疑地接過她遞給我的茶杯。

  隨著水蒸氣散發出的清香刺激著鼻腔。我突然陷入茫然,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喝啊。不用客氣。」

  「……謝謝。」

  好不容易吐出的道謝,有些沙啞。

  我喝了一口茶,任由這份香醇滋潤著喉嚨,接著讓溫暖在身體深處發作。

  很好喝。這是我所能給予的感想。最簡單,也最直白的感想。一直緊繃的身體似乎也懂得放鬆。

  「啊—小姐,妳笑了!」

  小女孩指著我。眼神就像這杯茶給人的感覺。

  「笑起來很可愛嘛~啊!茗妹要叫人家姐姐喔。姐姐。」

  看到我的反應,那位母親也露出柔和的笑容。

  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表情後,我彆扭地撇過頭。然後迅速地將茶喝完。

  「謝、謝謝。」

  儘管有些結巴,但這次的道謝,的確比上一次的還要令人清楚。

  女孩的母親又替我倒了一杯茶後,對著女孩說:「那我先去煮晚飯,妳留在這邊照顧姐姐喔。還有—」

  妳。像是在這麼說般,她指著我。

  「如果有什麼事,就讓我女兒來叫我吧。」

  語畢,她粗魯地揉了揉自己女兒的頭髮後,就離開了。只留下放聲大笑的女孩和不知所措的我。

  話說,原來已經是晚飯時間了嗎?那我豈不是睡了至少快一天了。腦裡雖然有許多疑問,卻又不知從何問起。而且問這個小女孩有用嗎?

  我看著小女孩,她正拿著茶壺為自己倒了一杯茶。本來我打算幫她的,因為讓一個小朋友拿著熱茶壺也太危險。但看到她熟練的動作後,反倒讓我覺得現在的她,或許比我這渾身無力的狀態還安全得多。

  在不知何時,小女孩突然拿出一袋米果開始吃了起來。

  「好吃、好吃~配茶剛好。」

  「…………」

  我呆愣地看著老年人的悠哉感在小女孩身上顯現。那場景有些滑稽。

  「小姐也要吃嗎?」

  她突然向我問道。

  「不用了。沒關係。」

  「是嗎?好可惜—」

  雖然這麼說,但她也沒有覺得可惜的樣子。還是以一副幸福的嘴臉吃著米果。

  我看著那樣的她,再次將手裡的茶一飲而盡。有種冬日的陽光照射進屋的錯覺。

  「小姐是那個吧?」

  她嘴巴撐得鼓鼓的,再次向我丟了一個問題。

  「……哪個?」

  我摸不著頭緒。小孩子的思考似乎都跳躍得很快。

  「睡梅忍!」

  「……妳是要說睡美人嗎?」

  「嗯嗯。就是那個!」

  她挺起胸膛插腰,好像很了不起的模樣。絲毫不在意自己剛剛發音不標準的事

  我搖搖頭說了聲「不是」。本來以為這答案或許會讓身為小孩子的她感到失望,但她只皺著眉頭思考著。

  或許也沒在思考。

  不知道為什麼,這小女孩總給我介於機靈和傻瓜、天真和老氣的矛盾形象。

  「可是我剛剛親妳的時候,妳就醒了啊。睡梅忍都是這樣的……」

  「…………」

  我是不是聽到什麼?親我是怎麼一回事?是在嚐嚐味道嗎?

  「對了,小姐的額頭也是冰冰的~」

  「嗯……謝、謝?」

  在得知自己額頭的口感後,我不自覺地道謝了。

  看著再次以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說著「不客氣」的小女孩,我感到頭痛。不如再睡一下吧,搞不好下次醒來會比較清醒點。我內心湧現出這個想法。

  話說—

  「睡美人不是被親額頭。」

  「我知道!是嘴巴!」

  小女孩回應了我那無聊的喃喃自語。

  「我本來想親嘴巴,但是阿荳說過,電視上睡覺的時候親嘴是騙人的。因為嘴巴那個時候,其實很臭喔。尤其是男人的!」

  「……是喔。」

  「嗯嗯!」

  她興奮地向我說道,還以一副天真的模樣暗指我很臭。而且,我覺得那個叫「阿荳」的朋友還是不要來往比較好。

  「我不想一直叫妳小姐。所以,小姐妳叫什麼名字?我叫茗妹喔~」

  雖然理由很不正常,但她終於向我問了正常的問題。對了,那個「茗妹」應該是小名吧?

  基於讓年紀比自己小的孩子一直叫小姐也很奇怪,於是我向她報上我的名字—

  「我叫,溫雪。」

  我那如本人般矛盾的名字。

  



  --------------------------------------


  某個角色的過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06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只是一片葉子
大大你好,好久不見了,希望你還記得我(作者:你誰ㄚ? 去年底我都在準備升學所以後面都沒追ㄌ……直到今天把老師那篇追完了,嗚嗚嗚…真的好好看ㄚ,幸好最後是good end,看到倒數第二話的時候我都已經把刀片裝箱只差寫上地址ㄌ。作者大大你的作品真的都很好看,最後我想說一句話



頭香啦!!!\|/

09-17 01:27

艾利斯
有啦,我有印象喔。基本上沒換名的我都記得吧(?)
還好你有收手,不然我會收到遲來的刀片。
恭喜你看完了,哈哈。也謝謝你。
祝你在新的一段日子過得順利。[e5]09-17 01: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terry60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炮灰們的青...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ii745689各位巴友
有新影片希望各位來看看謝謝各位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