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無常:殘缺》四、對我而言最重要的。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9-09-16 00:56:14│贊助:4│人氣:192
※封面圖取自Unsplash(免費圖庫)
※如有撞名,純屬巧合。


BGM:



這女孩的名字我記得──




鄭少弘
Day.3()
 
  我把手中的搖桿放下,看著電視左上角顯示的獎盃,我點點頭,感受那自心底洋溢出來的成就感。又一款遊戲白金了,真好。這幾個禮拜都一直肝這款,上去某網站找攻略也好,或是重複刷某個關卡也罷,這段日子終於結束了。
 
  爽。
 
  喝著放在腳邊的飲料,我看向窗外。天色還算明亮,打開手機滑了下,現在才四點啊?說起來今天精神還真不錯。黃老闆那邊今天的工作也不多,早早就被放回來了。
 
  要再去田哥那邊嗎?昨天才去而已。不過也還真不知道有哪裡可以晃。遊戲還有幾款等著我去破,而且最近也沒那個閒錢再去買新的遊戲了。市區的話……好像也沒啥新穎的玩意兒。
 
  「算了,四處走走吧。」
 
  一樣的短褲、一樣的上衣、一樣的拖鞋。我摸了摸乾淨的下巴,趁著今天狀況不錯就把它給剃乾淨了,這樣應該還行吧?
 
  走出租屋處,落鎖,然後緩緩地步下樓梯。跟經過的鄰居打招呼也好,或是跟那些雇來整理園區垃圾的人說笑,亦是與保全大哥攪個豬屎。這些日常再加上兩份工作就是我生活的全部。
 
  揮手跟保全大哥道別以後,我走下了大門外的斜坡。其實我們正門口出去就是一個社區,不過房子看上去都頗為老舊。事實上就我租的這邊已經算是這裡最新的建築了吧?而它也至少有十來年的歷史。
 
  我這次沒有走那條熟悉的巷弄,而是朝著大路方向慢慢地閒晃過去。路上可以看見一些人勤奮地洗著車,也有小孩子玩球。我跟一個穿著運動服裝,正在跑步運動的人點頭致意──其實這生活還不壞,勉強來說也算愜意吧?只要每個月需要繳的都有按時付出,那這份平穩就不會被破壞。
 
  走出了老舊社區的小路,我站在一棟騎樓下,然後往圓環的方向慢慢地走去。偶爾會轉頭進去看看那些展示窗裡面的東西。或是銀飾、或是背包、或是吃的。這條街上還真是什麼都有。
 
  我在人群中遊蕩,聽著那些歡笑的聲音與好似從來不會有任何煩惱的話題,我記得以前會很介懷,但到後來也都不會再去管那些。或許是年紀大了,也許是我終於學把精力放在自己重視的地方了吧。
 
  走過幾棟樓,我在一家店前看到了熟悉的人影。田哥站在門前抽菸,穿了件白色的Polo杉,跟我一樣習慣穿著短褲。不過這種天氣要穿長褲也實在折騰人。
 
  呵。結果繞來繞去,我還是繞回來這裡。真好笑。
 
  「田哥。」我走過去叫道。
  「哎呦,這時間居然看得到你?還真稀奇。」他吐出一口白菸後道。
  「今天黃老闆那邊比較沒有那麼操啦,所以我們中午就回來了。」我婉拒了他遞過來的菸。今天沒有特別想抽。
  「中午?阿不就跟你平日一樣。」
  「對啊,不過……」
 
  我轉頭進去看向店裡,發現秀婷姐正在和另一個人講話。那個是我昨晚看見的兩個女孩子之一,剃了男生頭的那位。
 
  「所以你為什麼要站在外面啊,田哥?」
  「我女兒的精神開導時間,我不方便在裡面。」
  「可是現在不是你開店的時間嗎?」
 
  田哥聳了聳肩。「你看裡面現在有人嗎?所以她就趁沒人的時候唸個兩句囉。」然後他回過頭去看了下。「差不多了,你要進來嗎?」
 
  「好啊。」
 
  我跟在田哥身後走了進去,秀婷姐望著那位小姐,看上去就像是媽媽在訓斥小孩子一樣,臉色不是那麼好看。而另一個則只是嘆了口氣,沒有多說些什麼,但表情就是很無奈。
 
  糟糕,這看上去真的很像是在唸小孩。
 
  「嗯?少弘啊,怎麼這時間有空來?」秀婷姐看著我,臉上勾起了笑容。
  「呃,剛好有空啦。」我也傻傻地回答。
 
  之後看著田哥慢悠悠地走進了櫃檯,我也選了個位置坐下。但這氣氛實在有夠尷尬,除了秀婷姐那一看就知道是裝出來的勉強笑顏以外,那個男人頭的姑娘更是毫不避諱地展現出一臉不耐煩的樣子。
 
  唉,罷了,反正也不關我的事,倒不如就跟田哥點杯飲料來喝吧。
 
  「我──」
  「被這樣唸了一天,有沒有比較清醒啊?吳依萍小朋友。」田哥從冰箱拿出幾杯罐裝飲料,用嘲弄的笑顏看向一直沒說話的女子。啊,原來她叫吳依萍啊。
  「有有有。」她嘆了一口氣,接過田哥遞過去的飲料。「該說真不塊是當上媽的人了嗎?唸起來特別有勁。」
 
  秀婷姐嘖了聲。「吳小姐,我是為了妳好耶。」
 
  「我知道。」吳依萍直視著她。「所以我會再想想要怎麼處理。」
  「又來。」
 
  我望著他倆的互動,不自覺地跟著靜了下來。或許覺得不該插嘴吧?畢竟聽上去就像是別人的家務事。雖然還蠻好奇秀婷姐跟這位吳依萍的關係,但還是算了。別多問就沒事。
 
  「對了,跟妳介紹一下。」秀婷姐拍了拍我面前的桌子。「這帥哥叫鄭少弘,這陣子很常光顧我們的店,人還挺不錯的。」當我抬起頭時,剛好看見她指著還在喝飲料的小姐。「她是吳依萍,在那間技新當髮型設計師。少弘你知道吧?轉角那間。
  「我知道。」但也因為那間價格貴得要死,所以從來沒去過。我轉頭看向依萍,果然還是先打招呼比較好吧?「妳好。」
  「你好。」她看著我。「嗯?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有來這裡?」
 
  昨晚?「有,就坐在這。」
 
  「果然,我看王昱庭魂不守舍的樣子,結果發現她再偷偷看你。就昨晚坐在我旁邊那個長頭髮的,不曉得你有沒有印象。」吳依萍歪頭想了一下。「不對,她昨天好像一整天都沒什麼精神?」
  「妳都沒再關心人家吧。」秀婷姐翻了個白眼。
  「有啊,我連昨天你們講的話我都有聽到哦。」她邪邪地笑了下。「像是什麼聽她說說也好啊,旁聽者之類的。」
  「妳是變態嗎?」
  「妳才變態!」
 
  趁著他們兩個又開始鬥嘴,田哥走了過來,在我桌前放了杯飲料。當然不是啤酒,而我也不習慣在這時間點喝。不過看那黑色的色澤和氣泡,顯然是能媲美啤酒的好玩意兒──可樂。棒。
 
  「另一個死會囉。」田哥這樣說。
  「另一個?誰?」
  「就你前陣子來一直在偷瞄的那個長髮妹妹。」
 
  啊,昨天跟吳依萍在一起的那個啊?
 
  「我還真沒想到那邊去。」我喝了口可樂笑道。
  「吳依萍雖然還沒死會,但你別想得好。」
 
  ……我差點把飲料噴出來。「咳、咳,為什麼還會有她?」
 
  「你這反應是不是瞧不起人家啊?」田哥不懷好意地笑了。「其實她人還不錯哦,但就是太有個性了。我擔心你沒辦法駕馭這個……」他轉過去看了下。「母老虎。」
 
  看著吳依萍的模樣,其實不管是那說話的方式或行事風格,看上去都活脫脫像個男人,跟秀婷姐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風格。他們都很有個性,也有自己的人生觀念,但就是這種截然不同的人卻意外地合適。真的會讓人好奇。
 
  也許還有那麼一點羨慕呢。
 
  門鈴啷噹的聲響蓋過了她倆鬥嘴的音量,我轉過身去,看著方才才說到的長髮女子──好像叫王昱庭吧──站在門邊。而她身後還跟著另一個男人,他們今天穿著一樣顏色的拖鞋。
 
  所以那身後的人就是她男朋友啊?算了,反正也不是很在意這件事。我回過身來,繼續喝著我的可樂。
 
  然後有人走了過來,拍拍我的肩膀。她湊到我耳邊這樣說:「剛剛說她偷看你,別隨便亂說耶。」
 
  我轉過頭去,吳依萍邪邪地對我笑了下,然後蹦蹦跳跳地跑到了王昱庭身旁。誰會拿這個去亂說呀?尤其是在對方男朋友在的情況下去講這東西。
 
  嗯?不對啊。我記得我在這裡看過她兩次吧?可是有一次我只看到她自己一個,另一次是她跟吳依萍,只有這次是看到她跟她男友一起來。是我想太多嗎?不然怎麼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
 
  我又喝了口可樂。不對,應該是我怪怪的。何況吳依萍有事沒是跟我說王昱庭在偷看我?能信嗎?我就只是個宅而已。
 
  摸了下下巴,況且我昨天的鬍渣還沒剃,搞不好給人印象反而差吧?而且說到底,這些事情都與我無關啊。
 
  「你在想什麼啊?年輕人。」
 
  我抬頭看著田哥。「沒有啊。」
 
  這種感覺怎麼好像似曾相識?好像只要我開始在想事情,田哥就會知道我在想什麼,整個人都被透視了的感覺。
 
  「其實你也不用想太多,愛情這種事本來就是隨緣的嘛。」田哥這樣說。完了,他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我沒有在想這方面的事,也沒這方面的煩惱。田哥你誤會了。」我很冷靜地澄清這件事。
  「是嗎?但總是會去想吧。我覺得你這種年紀應該都會想去交一、兩個女朋友才對啊。」他撓著下巴那已經蒼白的短鬚。「你不會還是在室的吧?」
 
  我翻了個大白眼。「我也是有交過女朋友的。」
 
  「什麼時候?」
  「四年前。」
  「為什麼那時候會交?」
 
  我頓了下。那時候為什麼會交往?其實那不是一言兩語就能道盡的,畢竟這已經不是付出勞力、時間就能得到收穫的簡單事項。多虧那段經歷所以讓我更加認識女性,但想起它也同樣讓我感到錐心刺骨。
 
  「只是……」我垂下了眼簾,看著飲料的水面波紋。「只是因為她願意牽起我的手。即使那時候的我是這樣地落魄,她也沒有嫌棄我。就只是單純這樣子而已。」
 
  田哥眨了眨眼,但後來也沒聽他繼續多說些什麼。我可以聽見吳依萍和王昱庭聊天的聲音,但不管這些人聊了什麼、經歷了哪些事,那都跟我無關。伴侶這種事我其實意外地想得很開,那不是我人生中需要的東西,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債還完、讓弟弟能無後顧之憂的考上一間好大學、讓母親能平凡地度過下半餘生,這樣就很好了。
 
  我把餘下的可樂喝完,輕輕地放在了桌上。「田哥,我先走囉。」
 
  「喔,好啊。」田哥看著我。「小心點啊。」
 
  我報以微笑。「走路而已是能多危險?拜拜。秀婷姐再見。」
 
  「好。」在洗東西的秀婷姐台起頭來跟我道別。
 
  在走向田哥店的大門時,我和仍在聊天的吳依萍點點頭打招呼後便推開門走了出去。
 
  又是一樣的行程。在街上隨便亂走,但其實心裡想的都和那些不同。本來想說晃一晃如果沒事還能回去玩個遊戲,但現在什麼都不想做了。
 
  也許田哥那時候也想跟我說些什麼吧?像是不趁二十七找個女朋友,老了以後該怎麼辦之類的。能怪他嗎?不行。田哥是我在這地方的恩人,我欠他一份人情,但追根究柢是他不夠了解我。
 
  不知道我考慮的是什麼、不清楚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但這個問題點說到底是誰的問題?。因為我沒有跟田哥說過這些事。除了今天關於愛情的事以外,我似乎也沒有跟他坦白這些比較偏內心深層的問題。
 
  但也因為我覺得這樣就好了。
  我自己已經好好地單獨思考過這個問題,也決定好我未來的路要怎麼走。沒有伴侶也沒關係,至少我的家人過得好就好了。
 
  我在圓環旁的轉角停了下來,轉過頭看過去,視線躍過了圓環往那被渲染成橘紅色的天空看去。時間已經到了黃昏,再過沒多久就會天黑了吧?
 
  我本來以為這類問題只要自己下定決心以後,它就不會再困擾我。因為只要找到了人生方向,或許就不會迷惘──但其實不然。儘管我找到了方向,但這方向依然讓我困惑。
 
  搞不好我比自己以為的還要看重這回事。
  單獨一個人,搞不好也比我自己想的還要來得沉重。
 
 
 
 
  看著外面的燈光,我這才意識到已經晚上了。結果無聊這樣走著走著,我一路從田哥的店走到市中心去──整整一個小時的路程。我的老天,怎麼有辦法走這麼遠?
 
  而且為了省那也不值幾兩的臭錢,所以我又自己走回來了。來回花了兩個小時,跟白痴一樣。
 
  好累,趕快回去洗洗睡吧,明天禮拜一又要在晚上上工了。
 
  可是我的腳步卻停了下來。
  在這條熟悉的街道上,我看見了一個不算熟悉,但卻異常明白的身影。那頭因為太久沒補染而變得像布丁頭的長髮。印象中的黑白條紋上衣如今換成了素色的黃色短T,搭配著淺藍色的長褲。那黑色的包包橫過隆起的胸脯斜掛在身旁──很好看。
 
  而她似乎正在看某個方塊酥的店鋪,思考著要不要買。不經意地,她轉過頭來看著我這裡──我很確定她看見了我。我們四目相交。
 
  這女孩的名字我記得。
  她叫王昱庭。
 
                        -LKK 2019 . 09 . 16

LKK的新「FB粉絲團」和「原創星球」連結,歡迎加入點讚或訂閱哦 >/////<

FB粉絲團:

原創星球(尖端平台):
 
愛創作: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05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無常

留言共 1 篇留言

怒目少年
而另一個則“指示”嘆了口氣
→只是

10-07 15:33

黑衣大閒者LKK
已改了哦~~~~昨天06:0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無常:殘...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常:殘...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yu15826大家
個人的小說更新,有興趣者可以過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