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第八章、我的朋友是神隊友

作者:緩語│2019-09-14 01:15:26│贊助:16│人氣:69


  綿綿買好武器一踏出店外,發現靨早已在門口等待許久。

  靨回頭朝這一瞥,那鮮紅的眼眸盯著綿綿手上的武器,冷語道:「只是暫時性的武器挑這麼久,結果只是一把廉價的傘。」,對方拿著傘一臉尷尬,左手搔著後腦杓回:「呃、畢竟是在這裡特別花錢買的第一把武器嘛~會想要慎重一點買實用一點的……」

  靨的視線移到握傘的人身上,眼神充滿嫌棄,無奈道:「那種東西隨便買就行了,買再好沒有我帶你也不可能自己一個人到得了深入地圖,別提單刷副本了,就連參賽資格也碰不著邊。」

  綿綿尷尬笑著:「哈哈……說得也是。」

  靨無奈轉身往前走,對著身後的人說:「既然都買了你就帶著那把武器吧。時間不多了,這就出發吧。」

  綿綿興高采烈應答:「是!」一面想著這位仁兄雖然嘴上這麼壞,不過還是很老實的會帶他,人挺好的,果然是兄弟。他跟著前面的人走沒幾步,他突然想到了一件該報備的事:「啊、對了靨,歐蕾前輩被懲罰幫忙顧店,她暫時沒辦法過來跟副本了。」

  當時他離開店前,歐蕾前輩被娜恩小姐給攔下,娜恩小姐笑著說:「該還賠償的還是得還清。請放心吧,只是很簡單的幫忙。」

  靨頭不回地對著後方的人說:「她沒來也沒差。主要是刷你的武器。你人有在就好了。」

  「呃……也是啦。」綿綿尷尬地笑靨為什麼對歐蕾前輩這麼冷淡呢?

  綿綿跟著靨一路來到弦月國裡的一座高聳的鐘塔裡面,裡面迴盪著秒針和齒輪轉動的聲音,他們前面有一道螺旋直上的樓梯直接通往鐘塔的頂層。

  綿綿抬頭一望「這是……要走上去嗎?」看得他下巴快掉下來,這樓梯也太多要走了,目測有十層樓,看得他都累了。但看前面的兄弟率先走了上去,他也不得不跟上。話說回來他好像總在弦月王國走樓梯,雖說這裡是虛擬實境,但這樓梯走著他快鐵腿了。

  過了六層他開始氣喘吁吁,前面的人卻步調依舊,一派輕鬆前往第七層。他扶著旁邊的牆,彎著身子單手按膝求饒:「靨老兄等等,求你停一下,讓我歇一會。」

  快昇天了。

  說來也奇怪,為什麼遊戲製作人不直接在這設置一個傳送陣?

  前方的人回頭開口:「再不快點走,又要過一天了。只剩下幾天就想一步登天根本癡人說夢話,你有參賽的覺悟嗎?」

  綿綿聞聲赫然抬頭,靨用無比苛刻的眼神看著他,語中尖酸刻薄的說道:「本來聽你說你要參加王國領地戰親自奪回屬於你的東西,讓我稍微期待了一下……結果到頭來你也不過如此。」

  接著他轉過身,走上一階一階樓梯冷漠說著:「直接全託付於一個人很容易,不過,你的羊、你的羊舍、你的小屋、你在這遊戲的所有,那些都是你自己的事,跟我毫無關係。」,拋下還佇在原地的綿綿。

  綿綿在後頭望著對方冷漠的背影,聽出對方對他的失望。

  沒想到靨其實對他如此期待,比他自己還感到焦急,而且特地花時間在他一個人身上只帶他過副本,如果這時候他自己半途停下來的話,真的很不應該。

  加上剛剛靨就算對他感到失望、嘴上不饒人,卻還是往鐘塔頂層的方向走了上去,應該還是想帶他過副本吧,綿綿暗自猜想。

  綿綿左右晃腦,他重新打起精神並提起腳步努力跟上。

  「你說的對,現在不是休息的時候。」



  過了一段時間後,鐘塔頂層原本棲息的鳥群一感應到有外來的動靜,紛紛展翅高飛,落下了雪白的羽毛。

  靨走出階梯口,綿綿接踵而至。

  綿綿一感受到外頭沁涼的微風徐徐吹來,大喘一口氣:「終於到了。」一下子爬完十層樓他的腿要斷了。

  他們正上方高掛於屋頂的大鐘鈴剛好正擺動著發出了宏亮的聲響。

  「咚嗡——咚嗡——咚嗡——」

  靨轉過身子朝綿綿開口:「你的運氣還不錯,時間剛好。」

  綿綿一臉茫然問:「什麼時間?話說我們這是要去哪?『玉瓏殿』嗎?」,沒多久他大吃一驚,靨的後方空中驀然浮現一艘大飛船,朝這停靠並伸出了甲板。


  「這、這、這裡可以搭飛船!?」


  靨對飛船出現在弦月鐘塔的事似乎習以為常,他面無波瀾登上了甲板說著:「我們要去『天雲殿』。」

  「『天雲殿』?」

  這個答案超乎綿綿的預料,地上副本他還沒刷遍就直接攻略天空副本!?

  好一個跳級打怪。

  靨解釋道:「你才剛加入弦月王國一定還沒解月神的主線,玉瓏殿你一定去不成。則狩犽殿是需要解完月神主線才開通的副本,更不用提。你現在能去的副本就只有不用解劇情就可以打的天雲殿和深礁殿。而距離弦月最近最方便的就屬『天雲殿』最適合你刷本的地方。」

  沒想到靨設想如此周全,這番精闢的推論讓綿綿十分佩服得五體投地,他的朋友不愧是大佬。

  這時,兩道提示出現在他的面前。

  「玩家‧靨」向「玩家‧旭雨綿綿」提出組隊申請。

  「玩家‧靨」向「玩家‧旭雨綿綿」提出交易申請。

  他先是點了接受組隊,然後猶疑了一會再點了同意交易。

  靨伸出手指從自己物品欄拖移了些東西到交易欄位上,同時說道:「你剛買完武器身上應該沒什麼錢,你的票錢我就先幫忙出吧。然後這些拿去。」

  交易欄一整頁滿滿都是高級生命藥劑,每瓶劑量都是可以瞬間補足綿綿一條命的份。

  綿綿對著交易欄問道:「這些全部接受嗎?」

  靨斬釘截鐵道:「全部。我不知道你脆皮到什麼層度,反正你只要被怪摸到一下就馬上喝,你如果在途中死掉會很麻煩。」

  這麼替他準備周全,還一路為他參賽的事情感到擔心又焦急,綿綿實在是感動得忍不住兩手大張撲向靨,來個大大的擁抱。

  「靨老兄!你真的是我的好朋友阿!!!」

  「不要碰我,快上船。」靨側身一閃,伸出一腳將綿綿整個人給踹到船上。



  船上一名背上插著發條的玩具人女空服員臉上掛滿笑容歡迎他們兩位的搭乘,她收了靨的錢遞出了兩張船票隨後一路指引他們到特定的座位。

  這艘飛船簡單來說就是這遊戲世界的飛機,船身有許多螺旋槳和帆布幫助航行,空間很寬敞估計可容納上百人,船艙裡面安置很多個皮製座椅。

  他們經過好幾排的座位,綿綿一路左看右看都沒看到任何乘客,興奮大喊:「嘩——!這裡真大居然只有我們兩個人,這樣好像在包機耶!」

  靨用看到小屁孩的眼神看著綿綿,說道:「為這種事情高興成這樣你是小孩子嗎……」

  綿綿馬上收回剛剛的表情,咳了兩聲,慎重道:「我已經二十了,完完全全的成年人。」

  靨收回視線,繼續往前走,淡回:「我感覺你在欺騙我。」,看對方為一點事情一下大喜一下大悲,以為這個人比他小很多歲,沒想到居然跟自己同年齡。

  綿綿繞到靨的面前,一臉真誠,再一次鄭重表示:「大哥,我是真的二十歲,實實在在的大學生。你看著我誠懇的眼神,我絕對不是說謊的男人。」

  「……不要擋路。」

  藉由空服員的帶領下他們來到一個特別華麗的船艙入口,只有這邊的通道口特別鑲了金邊和鑽石,特別在地上鋪了特別的金絨紅毯。她停下腳步朝向綿綿和靨,面帶微笑說道:「到了,這裡就是頭等艙。請照票上號碼入座,祝福兩位旅途愉快。」

  「頭等艙!?」綿綿兩眼大瞠。

  遊戲飛船還有分艙等啊!?

  他們還是坐頭等艙!?

  綿綿驚愕地指著,轉頭向旁邊的大爺大聲勸說:「老兄你有錢也不是這樣花的!」

  「不要囉哩叭說,給我進去坐好!」



  綿綿乖乖走到靠窗的那邊坐了下來,靨則是坐在旁邊的座位上。這邊的座椅跟剛剛路上看到的比起來特別大,而且還是沙發式的,坐起來非常舒服。

  綿綿兩手放在沙發扶手上很舒適地往後枕,不經意摸到一個按鈕,整個人開始震動起來,他大驚道:「這個椅子還有按摩功能!」

  這時一道提示音從耳邊傳來:「叮——。本船『翔風號』即將起飛,為安全著想,請各位乘客盡速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好,我們將前往天空城,航行時間為一小時,抵達時會再廣播通知,以上請各位乘客留意。」

  綿綿朝窗戶兩手一拍,往窗外下方一看。

  正是整個弦月國,城郭圍成如月亮彎鉤的樣子,還有一盞盞燈光點綴,十分壯觀又美麗,看得他整個臉貼上窗戶,開心地止不住嘴角彎到了臉頰,雀躍大喊:「靨、船起飛了耶!」

  靨看對方一下這一下那大驚小怪的模樣,感到十分無語。

  向來獨來獨往的他,出副本都是自己單刷,說到底他怎麼會興起帶人的念頭。


  在現實中因為從小到大,靨的父母對他非常嚴厲又十分苛刻,要他學富五車、才貌兼具、文體雙全,樣樣都要學會,並且要超出常人。時間久而久之,也漸漸影響了他的個性,使他對任何事物講求完美。
 
  但是,他變得太過於要求,常常拿捏不好尺寸一不小心就在言行舉止上展現出來讓別人無法接受,往往讓人覺得他不好相處。

  他發現自己無法融入同儕的時候是在他唸高中的時候,在那期間其實他嘗試過各種努力,但是經歷各種努力下來的結果都是失敗收場。

  他垂頭喪氣放棄了與人溝通,封閉了自己的世界。

  在那段期間他隻身孤影地過著校園生活,不願與人打交道,相對地,沒人願意了解他,也沒有人願意跟他結交朋友。

  進而沒有人認識他的情況下,他的行為舉止常與別人引發誤會和偏見,甚至謠言滿天,被別人擅自貼上「自恃甚高」的標籤,因而常被不懷好意的人給找上。
  
  他變得討厭跟人交流,放棄了整個社會,覺得自己一個人過得好、辦好事,就行了。

  靨厭倦了現實,投入了虛擬的遊戲世界中,但沒想到,在這虛擬世界裡的玩家更是人性裸裸,更令他感到不爽。

  不過,在遊戲裡至少他還能沉浸於比人強的快感,這份快感使他忘卻了孤獨。

  直到那天他睜開雙眼,一名素謀未見的玩家正看著他,看他倒在自家羊舍裡,表情盡是擔憂。

  問他哪裡有沒有怎麼樣還邀他一起吃飯。

  那時是他第一次品嚐遊戲世界裡面的料理,雖然是虛擬的東西,卻比現實中感到的還要溫暖。

  靨脫下口罩,將就試看看,一將食物送入口中,意外還嚼得出味道,真的是很不可思議。

  那個玩家非常愛他的羊,看那隻羊胖到看不到四肢,想必是餵得很好,還給牠取了名字。

  用完餐後突然捲入了一場風波,一群自稱日輪公會的人似乎是衝著他來,他本來打算直接離開將戰場轉移到別處,不要造成別人的困擾,這樣他才好渾身解數擊退敵人,卻差點把別人家的羊舍給掀了。

  幸好他重返戰場,原本這莫名其妙的戰爭應該是衝著他,是他自己一個人的事情。

  萬萬沒想到那個素謀未見的玩家「旭雨綿綿」竟然挺身而出直呼他們是朋友,讓自己深陷危機成為了眾矢之的,甚至也被人貼上了標籤。

  老實說,他覺得那個人真的是笨到無藥可救,手上既沒有武器,也沒有任何反擊的力量,也毫無計畫,魯莽至極。

  結果在那片緋紅的天空下,那個玩家為了他什麼都失去了,也什麼都沒獲得,害他感到愧疚。

  頭一次有人為了他與眾多人為敵。

  就回報人家吧,如此靨想著。

  他出口允諾:「我去幫你奪回吧。」,這一次很難得,並不是因為別人的要求他才想幫忙,而是他出自於內心主動想幫這位玩家。

  沒想到這位玩家倏然站起來,對他提出了申請——「玩家‧旭雨綿綿」向「玩家‧靨」提出好友申請。

  還說出了令他難為情的話:「兄弟,交個朋友吧。」

  靨一見這項申請,下意識食指指向的地方,著實讓他自己嚇了一跳。

  難以置信,他的內心竟渴望按下「接受」的選項。

  他內心說服自己不要與任何人有任何交集。

  這個請求一定沒好事,準會倒大楣、吃大虧,這麼想的他遲遲沒將手移向「拒絕」的選項。

  向來當機立斷的他卻在這兩個簡單的選項舉棋不定了晌久。

  不料,對方接著講了一句——「不過,我不想再被人左右自己了。所以王國領地戰,我也想要參加,我想靠自己的力量守護我家那三十四隻愛羊。」

  靨愣了會。

  最後還是按下了選項。



  這時一道提示音從耳邊傳來:「叮——。已到達『天空城』,本船『翔風號』即將停靠碼頭。非常感謝各位乘客的搭乘,請各位乘客下船時留意自己的隨身物品。」

  「靨、我們到了!是『天空城』!」綿綿興沖沖地奔下甲板,望前方一覽風景美不勝收。

  「天空城」一座懸浮於高空中的純白城鎮,四周白雲如城郭繚繞整座城,上方集結大量的鳥群在這盤旋。
  
  漂亮歸漂亮。

  安全才是重點,綿綿細看這裡的建築設計非常危險。

  像是他們現在所行走的拱橋是整體懸空的,一節接著一節,完全沒有支柱。而銜接至地面的階梯同樣也是懸空的,由高至低一階接著一階逐地,如果一不小心腳滑很有可能會直接墜死。

  綿綿光看就心驚膽跳,由不得冒了冷汗、猛吞口水。腳下的每一步他都必須全神貫注,小心翼翼邁開步伐,一路戰戰兢兢,最後穩穩地到達地面,光是走下碼頭就使他筋疲力盡。



  正好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唉唷唉唷~~~這不是我們家那個新人嗎?真是巧啊~~~」

  是剛剛在弦月大本營前來找碴的那群人。

  而帶頭嘲諷的那位依舊同一個人,看那個小平頭小鼻子小眼睛的嘴臉,綿綿不想記住也難。

  那個小平頭一臉嗤笑朝綿綿和靨兩個人身上來回打量一邊道:「欸?竟然不是小歐蕾帶人,而是大名鼎鼎的白色夢魘親自帶新人喔?還真是要下紅雨了耶!你不是都不帶人的嗎?怎麼突然心血來潮啦?我說啊,同樣帶人,與其帶那種臨時抱佛腳的,還不如帶帶我們還比較有成就感呀。」

  靨面不改色回:「你們都已經九星,還要人帶嗎?」

  對方被這一句話搪塞得實在說不出話:「……!」

  綿綿連忙把人給曳走:「我說兄弟你別再撿槍啦!我們趕快去副本吧!沒時間了、沒時間了、快走吧。」

  「你們都給我站住!」那個小平頭一氣之下教唆他身後的人出來朝綿綿等人發動攻擊。

  煞那間,三道人影赫然現身圍堵綿綿和靨兩人。

  那三個人也都有月蝕的會徽,各自拿起武器對著被包圍的那兩個人。

  「區區一個新人竟對幹部視若無睹。」

  「哪算是白色夢魘,也要讓你們懂得什麼叫做禮貌。」
  
  「臭小鬼不教訓一下不會乖呢。」

  綿綿眼看情況岌岌可危,急於澄清:「等等!我沒有視若無睹啊!有什麼話好好說啊!」

  顯然,在場沒有一個人想跟他好好說話。

  「那時在弦月國沒有大統領同意開放對戰,我們沒辦法對你們怎麼樣。」,壞心眼小平頭拿起剪刀沿著刀緣一舔,表情不懷好意說道:「不過這裡不一樣,是開放玩家對戰的荒野地區,可以毫無顧忌的把你們打到生不如死。事實上,我早就猜到你們會來這裡了。」

  他一說完,狡猾地衝向綿綿,先拿戰力最弱的開刀。

  靨一聽忍不住哼笑出聲:「真是狂妄。還真不知道是誰把誰打到生不如死。」

  面對那些人的總攻,他那赤紅的眼眸凜冽一閃銳利的光芒,一個瞬間所有人的動作暫停下來。

  小平頭手上的剪刀大張刀口作勢要捅穿綿綿的眼睛,卻懸在途中沒有更進一步的突刺。

  「什麼?無法動彈?」小平頭使勁要揮刀卻好像被什麼給卡住了,停在半空的剪刀掙扎喀喀作響。

  綿綿看到對方快攻擊到自己,不禁腿軟向後退幾步。

  咦?他可以動?

  靨平穩地走向那個小平頭面前,徒手用力按抓對方的額頭,使勁蠻力,強硬讓對方好好看清楚他現在的眼神,冷峻無情,那雙赤紅的眼睛猶如來自地獄的冷血惡魔,冷語:「看樣子,你還不曉得為何我被封為『白色夢魘』。」



  「明明是同公會的人……」綿綿嚥了嚥沫,害怕之餘,面露同情說道:「兄弟你下手還真不留情。」

  稍早,他親眼目睹那慘絕人寰的畫面,看得他想上前阻止卻又不敢,就像娜恩小姐所說的靨真的很可怕。他眼睜睜看那四個人被靨打得生不如死、慘叫連篇。現在,那四個人被毆到口吐白沫、昏厥不醒,被靨給一腳踩在地上。

  「這種程度對於九星級的玩家來說沒有什麼,我還特別留他們一口氣。」靨說著,再度往腳下的人重重一踩證明:「你看,他們的血還有剩。」

  倒在最底層的小平頭嘔出血、臉色變得更加鐵青。  

  綿綿不忍目睹別過頭說道:「呃、那個,我們得趕快去『天雲殿』了。」

  靨終於肯把腳從那四人身上移開。

  兩個人邁開步伐深入天空城。



  這整座天空城其實就是屬於荒野地區,與其說是城鎮,近看下比較像是廢棄的遺跡,鏽蝕的建築石壁上幾乎覆著青苔蕨類。

  而棲息在這的滿是主動攻擊的鳥形怪物。

  目前綿綿一路上看到的有鵪鶉怪、麻雀怪、鴕鳥怪、雉雞怪等等。只要有玩家一踏入牠們的偵測範圍和棲息領域,牠們就會馬上成群結隊撲過來攻擊。

  不過不用擔心的是靨在那些怪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先動手了,一路清怪,讓他們前行的路上非常輕鬆。

  突然間,前方的人停下了腳步,綿綿隨即撞上了他的後背。

  後方的人側頭一問:「呃、怎麼了?」

  靨想到了一件事。他回頭看向後方的人,其正上方只有浮現紅色的血條。於是他點開了隊伍資訊欄,閱覽一回隊友的資料,很可惜資料不全。只有顯示對方低得可憐的等級、生命值和魔力值,並沒有顯示隊友的詳細裝備、防禦力和攻擊力。

  他向綿綿提出:「你試著用那把傘攻擊那隻小怪。」,並指著不遠處的小雛雞怪。

  這隻小雛雞怪體型非常小,就大概一個手掌大而已,又跟LV30旭雨綿綿的等級較為相近,才高十等而已,對於有了武器的綿綿來說應該不難打。

  事實上他想了解綿綿的攻擊力。

  綿綿懵懵懂懂照著指示,兩手握著收傘狀態的雨傘,步步逼近那隻小雛雞怪。

  一怪一人互相對視了好一陣子。

  綿綿忍不住大喊:「不行!牠太可愛了我下不了手!」

  靨活動指節,說道:「那我殺了牠。」

  綿綿臉色驀地一黑,喊得更大聲:「兄弟住手——!我打!我打就是了!」

  他勉為其難地用雨傘輕輕一戳那隻小雛雞怪,隨即憑空跳出一個紅色的數字「-1」。

  那隻小雛雞怪氣憤地跳起來「啾啾啾啾!」猛啄他的額頭,隨即憑空跳出連續的白色數字「-100、-100、-100、-100」。

  綿綿被啄得頻頻哀嚎:「好疼疼疼疼!」
  
  沒一會,靨替綿綿徒手把那隻小雛雞怪給一掌拍死,緊接著按住對方的頭殼,用力捏著,冷冷說道:「你在耍我嗎。」

  綿綿頻頻求饒:「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兄弟你冷靜聽我說,我們好好談。」

  他可不想步入剛剛那四人的後塵。

  情急之下綿綿剛好眼睛瞟到遠方有一隻長得畸形怪狀的鳥人,他慌張指著申訴:「如果是那種長得很奇怪的怪我還可以卯足全力,但是這種看起來溫馴可愛的我無法痛下狠手。」

  靨捏著他的頭,順著他所指的怪物一看,妥協道:「那好,你就把牠打死給我看吧。」

  「是!」綿綿急著答應,只想趕快脫離威脅。

  話說,快放手啊老兄!

  靨一鬆手,便帶著他前往那隻畸形怪狀的鳥人的所在之地走去,綿綿緊跟後頭,默默灌下一瓶高級生命藥水,回復剛剛被小雛雞啄損的血量。



  現在,綿綿非常後悔。

  後悔他當初為何要指名這一隻鳥人。

  他近距離看著前面的鳥人,冷汗直流,膽顫心驚寸步不前。

  那隻鳥人的身形高達數尺且壯碩無比,面目猙獰下兩手持著一把大斧頭,頭上還頂著等級七十八。

  看起來就是兇猛殘暴。

  綿綿吞了吞口水,回頭看向靨,馬上扭頭看回前方,後方也看起來極為兇猛殘暴。

  很顯然他沒有後路了。

  他深吸一口氣、深吐一口氣,在心裡面為自己加油打氣「冷靜下來,靨也說過如果我死的話會很麻煩,到時候我怎麼了他一定會出手相救。」他這麼想,重振士氣後,便雙手握傘,向前奔,跑去跟牠拚了!

  那隻鳥人一發現目標,兩眼發出警戒的光芒,手中的大斧往下一闊,可怕的鋒芒迎面而來,綿綿嚇得馬上往旁邊縮步,驚險閃過一劫。

  靨則淡定袖手旁觀,他一邊研究戰況一邊喃喃自語:「嗯……閃躲反應還不錯。」

  那隻鳥人鍥而不捨地對目標再次下斧,綿綿驚心動魄地再次閃身繞道而行,面對這樣可怕的敵人他不敢恣意靠近,他難以想像自己被斧頭砍到的感覺。

  但是一昧逃跑不靠近鳥人的話,他沒辦法對牠造成傷害。話說回來,要怎麼攻擊?!他從未在這遊戲裡面攻擊過任何一條生命啊!

  他一邊閃躲一邊努力思考這個問題。

  隱約想起了娜恩小姐介紹這把傘的片刻字句「這把雨傘搭配招式可以有很多種變化。收傘狀態如太刀鋒利論突刺還是劈砍都可以對敵方造成不錯的傷害。」

  「太刀」他不了解是什麼東西,但是「突刺」——?「突刺」的話,他倒是有印象,他想到那個小平頭拿剪刀朝他攻擊的動作,也想到那個優諾菲拿針筒攻擊他的姿勢。

  他嘗試學他們的動作,折返向那隻鳥人發動攻擊。

  靨在一旁發現對方的動作有了變化,他吃驚一秒便恢復平常,口中喃喃著:「對於一個休閒玩家而言,戰鬥適應力也挺快的。終於像樣點了。」

  綿綿壓低身子奔向那隻鳥人,意外發現這個姿態很好閃躲那鳥人的斧頭,跑步的速度也稍微迅速一些。

  「原來如此,難怪他們才會用這樣的姿勢跑步原來不是中二的關係啊。」

  他變得輕而易舉閃過鳥人的攻擊,一路迅速左閃右閃,再從鳥人的死角切入,朝前方的肚腩用雨傘奮力一擊——突刺!「爆擊-100」。

  做到了!

  綿綿開心一笑,這跳出來的數字是他在遊戲裡最高的傷害分數。

  一百啊!多漂亮、多順眼的數字啊!

  當他沉浸在這份欣喜中,渾然不知鳥人沒有因此消滅也沒有停下攻擊,上方的斧頭正朝他的脖頸劈下去。

  「行了。」靨的聲音傳來。鳥人瞬間煙灰吹滅。

  靨收起他的小提琴繼續說著:「就照這樣子,一路讓你打小怪磨練能力到副本前。」,剛剛在綿綿絲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靨及時出手相救一擊滅了那隻鳥人。 

  靨想著,還好對方是可以實戰實學的人。畢竟,現在距離王國領地戰才短短幾天的時間,若等刷到神武再練戰鬥技巧就來不及了,不如就現在沿途打怪累積經驗還比較有效率,如果對方遇上了比較強的怪他再幫忙解決就行。

  綿綿猛地點頭,一副滿滿成就感的表情。

  於是他們按照這個方式一路邁進,沿途碰上怪就打。綿綿漸漸地變得熟用突刺攻擊,同時,自身等級也上升到了LV56。

  話說回來,靨是幾等?

  他好奇心作祟下,趁靨不注意的時候點開了隊伍資訊欄位一看。

  在靨的角色資訊上的等級所呈現的是紅色的數字。

  他心中萬分驚愕「這、這、這不是封頂了嗎!」,他默默向靨一瞟。








---------------------------------------------------------------------------------------
本人有經營的網站如下,此文有在以下連結出釋:
巴哈姆特網站:https://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yuiyuimew

此為原創內容,除以上連結以外皆為本人著作,請勿未經本人同意擅自盜用或改編,否則會經法律途徑,請自愛,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283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yuiyuimew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七章、限...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九章、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haliathalia
哇哈哈 武漢黃金出事啦~(香江入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