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LF2小說《LF鬥士戰記》第二十三回-〈風火二女俠聯合退敵〉

作者:雷剋司│小朋友齊打交 2│2019-09-13 22:13:01│贊助:0│人氣:10
「怎麼樣?如果想要這個小丫頭活命,就乖乖向老娘我投降,然後用妳的性命來換!」

在疾風派道館內,女火俠Kryan與女冰俠Ladyice的雙方戰鬥仍在持續,而這時那個正意欲行刺KryanLadyice,也趁大家不注意,逕自挾持了女風俠Andromeda,並擺出一臉狡黠的神情,嘴角露出一抹奸邪的笑容。

眼看那女冰俠這時竟然作出這等卑鄙下流之事,Kryan兩手握拳,心裡感到相當不悅又惱怒。這時如果雙方始終在一對一決鬥的話,事情還好解決。可如今現在連無辜的Andromeda小姐也都被牽扯進來,當下也教她實在難以如同剛才那般的盡情出手攻擊──

「妳這該死的潑婦,快放了我女兒!」

眼看自己唯一的親生女兒陷入險境,身為父親的Holden除了內心擔憂,也更大發雷霆,扯開喉嚨大喊道,並準備向Ladyice出手;然而身為他妻子的Aphrodite,這位同樣最關心女兒的母親,這回卻顯得比平常更加來的冷靜萬分,見她先上前拍了丈夫的肩膀,在對方回過頭來看著她,才開口稱說,現在這種時候,不只他們夫妻倆,在場所有人都不許擅自插手──有基於自己女兒也即將離開疾風派門下,踏上討伐魔皇軍的道路,這時她若不能試圖靠自己脫離當下險境,甚至進而幫助Kryan一起擊敗那個為魔皇軍效力的女冰俠,那她往後就更沒有資格離開疾風派,到外頭闖天下了。

聽完妻子的意見,Holden也覺得她說得挺有道理,現在也正是時候看看自己女兒畢生修得功力,到底已經有多少成效的最佳時刻,尤其眼下在遭逢敵人的襲擊,自然也是一番至關重要的考驗。因此他馬上取消上前營救女兒的念頭,而是駐足原地,耐心觀看女兒究竟如何逃離對方的魔掌。

「想叫老娘放了她?你這作她爹的要是有本事,就自己來救啊!」

Ladyice不忘衝著Holden厲聲怒喝了一陣後,本來愛女心切、更意欲上前出手拯救女兒性命的老爸,此時卻變得沉著冷靜又不動聲色。至於站在一旁的Kryma則忿忿不平的怒聲喊道:

「妳真以為搞這種小動作,就能讓我妹妹乖乖就範?妳這賤人不僅卑鄙無恥,也太天真了!」

「哼哼,如果妳不顧妳妹妹,還有這小丫頭的死活,儘管攻上來無妨!」

語落,Ladyice將手上的冰寒鐮刀指向Kryma,同時更緊緊捉住Andromeda,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從臉上流露下來。而Kryma雖然仍顯得相當不甘心的模樣,然而她又跟著撇頭看看自己的妹妹──她也很擔憂自己那個認知裡,向來也是好勝心、自尊心頗強的Kryan,這個時候,究竟會有什麼辦法拯救險象環生的Andromeda,並徹底擊敗那個可惡的Ladyice…?

這時她突然聽見在一旁的Aphrodite開口說話了──

「我的乖女兒啊,現在覺得如何?這就是來自魔皇軍的敵人在耍的小手段。這個時候,正是對妳個人的一項重大考驗:以妳多年來在疾風派修得的功力,妳現在該如何設法脫困?別忘了不只爸媽,相信妳哥哥這時一定也在看著妳哦!還有Kryan小姐啊,縱使前陣子妳姊姊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實力,而現在也正是時候,該讓大家好好看看,身為她妹妹的妳,此時又該如何拯救我女兒?」

語畢,Andromeda儘管仍被Ladyice所挾持,尤其那把冰寒鐮刀距離自己也只有咫尺之遠,心裡多少也有幾分恐懼與駭怕。但自一聽了Aphrodite的話,頓時心裡明白,這並非媽媽故意袖手旁觀、見死不救,而是藉此給自己一場試煉的機會,如果當下無法通過這一關,別說挑戰魔皇軍,那就更有愧對自己那死去多年的兄長了──想到這裡,原本充斥著她內心的恐懼也徹底煙消雲散,同時變的勇氣百倍,除了讓自己的右手開始悄悄的集氣,也絲毫不動聲色的仔細環視有沒有任何可趁虛而入的破綻,好讓她得以掙脫自己身後那該死的女冰俠…

而在聽過Aphrodite那句話後,Kryan縱使還在苦惱當下該如何有效的進攻,並進而解救Andromeda。突然她腦海裡想起了在一段久遠的過去,當她跟她母親兩人獨處時,她母親曾經為了某件她至今有些沒甚印象的往事而告誡過她:像她這種自尊心向來較高者,凡事別總是跟對方計較或硬拼到底,有時也要試著放下自己的身段,並採用『柔軟』的態度及應對方式去面對。正所謂轉換另一種處事態度及作風,往往也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在回想起小時候的那段記憶,加上如今與那Ladyice一戰,情勢已演變至此,Kryan當下也迫不得已,最終只能先作出決定──見她馬上作出一件至少對她姊姊Kryma來說,十足有所訝異的舉動──在她兩手上那些呈亮綠色的焰氣,在短短的數秒後,頓時全部熄滅殆盡,接著她面向Ladyice微微頷首,一副甘願示弱、表示自己已然認輸的模樣,並緩步的朝她和Andromeda的方向步去。

眼看對方低頭示弱,並緩步朝自己走來,Ladyice更加邪惡十足的哈哈大笑;被她挾持的Andromeda對現下Kryan所作出的動作,在第一時間雖然感到有所意外與納悶,然而就在她也開始感覺對方抓握住自己肩膀的那隻手的力道,有那麼稍微些許的開始減弱外,見她更將拿在手上的冰寒鐮刀調整了一下方向,並蓄勢待發。她屏氣凝神、心裡七上八下的望著那逐漸朝她和敵人走來的Kryan──

而看著自己妹妹現下的動作,Kryma原本就已經感到十分擔憂了,而此時看她似乎已經擺明心甘情願去送死,也讓她更加驚慌惶恐,更大聲喊說不要;偏偏BimonsBotter兩人跟著上前拍了她的肩膀,異口同聲稱說她妹妹一定會有她的解決之道,先讓自己看起來冷靜一點再說。

就在她還要開口,她無意間也看到HoldenAphrodite那對夫婦倆皆轉頭瞥了她一眼,接著Bimons更持續把手搭在她肩膀上,她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安份下來,繼續觀看場上的趨勢如何變化──

就在KryanLadyice的雙方距離已經只剩兩米半,Ladyice原本依然抵在Andromeda脖子前的冰寒鐮刀,此時也跟著被高高舉起,好似準備要朝Kryan的天靈蓋給砍下去時,她忽然瞬間抬頭,就在與Andromeda兩人四眼相對之際,嘴角綻放出一抹微笑,更從口中併出一句──

「就是現在!Andromeda小姐──」

此話方落,Andromeda看著她那股帶有滿滿自信意味的笑容,同時正好那把看起來要命的冰寒鐮刀,也已經離開了自己的脖子前一大段距離,Andromeda眼看現在這種安全範圍,也正好已經方便適合伸展自己的手腳,準備向敵人反擊──她馬上抓住千載難逢的良機,二話不說馬上先用自己的左腳,使力的向後踢了Ladyice的左小腿一下,在Ladyice發出一陣尖叫,並向後退了一步,接著自己也趁對方還尚未反應過來,以迅捷無倫的速度猛然一個轉身,朝她的胸口狠狠打出一記速風拳──

她那一拳雖然不如Kryan的綠寶石火拳那般的拳勁威猛又夾帶炎勁,但一來疾風派的速風拳主要都著重在於速度,二來這突如其來的一拳,登時也讓目標視線完全放在Kryan身上,因而短暫鬆懈防備的Ladyice不得不為此再度後退了數步,連手上的冰寒鐮刀差點也拿不穩;而Andromeda也趁機逃開,跑到Kryan的身邊──

「沒想到Kryan小姐還會有這一招,連我也長見識了。嘻嘻──」

「要是換作平常,我都還不甚會用這種小手段。不過拿來對付那個卑鄙的賤人,綽綽有餘!」

兩個女生相互打氣了一番,而在場觀看的眾人,BimonsBotter以及Robin三個男生都情不自勁的歡呼著;而眼看自己的女兒總算毋關生命重大威脅,身為父親的Holden首先鬆了一口氣,而他妻子Aphrodite從剛才到現在,看著Kryan的動作,直到自己的女兒終於以自己的功力甩脫對方的武力挾持,一副看來相當滿意的神情並露出了微笑。至於Kryma縱使也為這前後巨大的轉變,以及自己的妹妹那在她來說,有那麼一點不靠譜的舉動吃了一驚,爾後馬上恢復冷靜,繼續觀看場上的變化。

「可惡…妳們這些該死的小女生,竟敢對老娘耍這種小把戲,活得不耐煩啦!」

Ladyice摀著方才挨了Andromeda一記速風拳的地方,嘴裡忿忿的罵著,並怒目直視KryanAndromeda兩人;而今見Andromeda總算是脫險了,Kryan也心裡明白要對付那個女冰俠,已經再也不需要客氣,因此便衝上來,在Ladyice已經怒火中燒的揮舞手上鐮刀,作勢要朝她砍下去之際,一個華麗的動作閃身,便閃過了她的鐮刀砍擊,接著便一連賞了她三拳,又補了她兩腳!

「看來妳這個賤人也會有今天。這場決鬥,本小姐要馬上結束──綠火神掌!」

「竟敢得意忘形,不要以為老娘我只會製造冰製武器,來看看我這一招『冰柱拳』!」

說罷,Ladyice將手上的鐮刀拿在左手,同時將右手集滿寒氣,霎時間往地上用力一打,頓時她的右手擊落處,開始連續冒出了高約四米的好幾塊冰柱;而Kryan的那被綠色焰氣圍繞的一掌還未正面擊中對方,一時之間也閃避不及,就在那些從地上竄出的冰柱一觸碰到自己,她突然馬上被凍成一個大冰塊,遲遲無法動彈。

而一看見Kryan慘被冰塊凍住,Andromeda情急生智,馬上從手上放出兩枚呈眉月形的風刃光波,其中一枚直直的朝凍住Kryan的大冰塊給切砍過去,在將那大冰塊給劈成七零八落的碎冰塊,這才總算讓Kryan『破冰而出』;而另一枚則也不偏不倚的擊中了正要趁機下手的Ladyice,再度讓她感受到那宛如被刀刃切砍過去的疼痛感。

Kryan小姐!要不要緊?」

「我沒事的,謝了,Andromeda小姐。」

「剛才幸好有妳救了我,現在該換我來救妳了!」

Andromeda上前關注著Kryan,並把她扶了起來,同時再度面向被她的風刃光波給擊中的Ladyice;而Ladyice在忍著那股疼痛,勉強讓自己站穩──對她來說,要對付那個能放出綠色火焰的Kryan,竟然讓她這般感到吃力就先不提,現在那原本被她挾持住的女風俠Andromeda,雖然功力尚不真正純熟,可顯然也不可輕易小看──她這次除了手上那把冰寒鐮刀外,同時又製造出一把以冰塊所製成的冰劍,右手拿冰寒鐮刀、左手拿冰劍,殺氣騰騰的朝KryanAndromeda兩人進攻!

面對Ladyice已經又製造出一把冰劍,而且氣勢洶洶的朝她們倆展開猛烈攻擊,剛剛才被凍在冰塊裡,現在總算解脫的Kryan,縱使行動上仍有些不便,但在她身旁還有Andromeda在,而且Andromeda也已經作勢準備好迎向對方的攻擊,於是她便開口道:

「我先上去壓制住她,然後妳就趁我制住她、已經無法動彈的時候動手!」

「好喔,那我們就上吧──這次非要把她解決的乾淨俐落不可!」

Andromeda一臉信誓旦旦的表情看著Kryan,彷彿相信她已經有個能完美退敵的計畫。同時也內心告訴自己,這次無論如何也定要幫到Kryan打敗那個女冰俠,不能再拖累人家了…

此刻當那Ladyice仍舊攻勢不停的衝上來時,Kryan率先上陣,並以一招前空翻避開了她的攻勢,爾後她便轉過身,伸出雙手牢牢捉住Ladyice──她的右手緊握住她那拿著冰鐮刀的右手,同時左手也擒住她手持冰劍的左手,同時也以防Ladyice有任何一絲可趁機掙脫的機會,自己也先用腳跟重踢了她的右腳小腿肚子,迫使她必須得蹲下來。

Andromeda眼見Kryan差不多先壓制住Ladyice了,她也不敢拖延時間,馬上將雙手集氣,接著再度釋放出兩發呈眉月形的風刃光波,皆朝對方手上的冰劍和冰鐮刀飛去──那兩道風刃光波在轉眼間才「唰」一下,馬上摧毀了對方拿在右手的冰寒鐮刀;另一枚也在轉眼間的功夫,跟著摧毀了拿在左手的冰劍──Andromeda的風刃光波同一時刻摧毀了Ladyice所製造出來的兩把冰製武器,而Kryan依然兩手緊緊捉住Ladyice,不讓她有機會能掙脫!

「可惡,快放開老娘,否則要妳碎屍萬段!」

始終被Kryan牢牢擒捉、欲掙脫而不能的Ladyice,開始火冒三丈的放聲亂吼;而Andromeda眼看獵物既然已經跑不了了,於是便靠著內力讓自己騰空跳起,接著她伸出自己的右腿,開始讓自己全身三百六十度的大旋轉,有如電鑽或龍捲風一般,快速且銳不可擋的朝Ladyice的胸口踢下去──就在她的腳與目標距離已不到二米以內,Kryan馬上將Ladyice放開,自己也跟著閃避到一邊去,就讓已然出招的Andromeda直接給他重重的踢下去!

頓時發出「砰」一聲巨響,她如此迅速又重力的一踢,Ladyice的胸口感到一陣悶,又徹底感受到一股難以抵擋的衝勁與壓力;而在踢中對方後,Andromeda在空中順勢讓自己來一個漂亮的後空翻,便讓雙腳安全著陸,並瞪著前方的Ladyice。至於那女冰俠在挨了Andromeda這一擊後,她有種自己的身體已然飛入空中的驚人感覺。然而過沒多久,她整個人砰然跌落在地面,而胸口被人家踢中的那股激烈疼痛感,依然還揮之不去…

「做得好啊!師妹,妳終於能正確使出『旋轉風踢』這招了!」

仍然在旁觀戰的Robin興奮且激動的叫喊起來,他很高興看到自己師妹的武功終於有進步的跡象;而Andromeda也一臉欣慰的對自己的師兄露出一臉嬌媚可愛的微笑。

「很好,乖女兒,妳做得非常好。」

Robin振奮的喊過後,連父親Holden也豎起大拇指稱讚道,而Aphrodite雖然並無任何言語稱讚,卻也相當滿意的神情衝著自己的女兒點點頭,並露出親切溫柔的露齒笑。

然而事情似乎沒這麼簡單就被解決,原本那個才被Andromeda踢中以致倒在地上的Ladyice,此時漸漸開始有了動靜──她先扭動自己的雙手與雙腳,略有氣力後,便試圖讓自己爬起來,就在她已經完全站穩後,才又引起了眾人的注意──那個女冰俠顯然還沒有真正倒下,KryanAndromeda馬上又擺出警戒的架式,並隨時準備應付對方的再次攻擊──

「可惡…太可惡了!這可是妳們兩個逼老娘我的,看來非得使出老娘的看家本領不可,無論如何,今天定要在這裡取妳們性命,把妳們的人頭全給帶回去!」

說罷,Ladyice不再從手上製造出任何冰製武器。相反的,她將雙手全部集滿冰氣,同時泛出一道強烈的水藍光,就在她喊出「零下五十度冰砲」等字後,一道看上去放射範圍與規模頗為寬大且厚,且同樣呈水藍色,還不時散發出一股凜冽寒氣的水藍光砲,從她雙手掌筆直的發射出去──

眼看那冰砲的速度和攻勢實則不可小覷,KryanAndromeda兩人一看便知,絕不可任意輕忽它的威力之大,於是彼此皆有默契的各自閃到一旁。在避過了Ladyice的零下五十度冰砲後,首先Kryan以內力升空,將綠色焰氣集中到自己的右腿上,接著由上往下朝著仍在持續放射冰砲的Ladyice快速俯衝的踢下去──

「讓妳嘗嘗我的『流星綠火踢』!」

「什麼!?」

還在持續放出零下五十度冰砲的Ladyice,壓根沒有注意到Kryan已經出現在自己的頭上,而她正想將手上的冰砲發射位置改為朝上已經來不及了──抬起右腳並持續冒出綠色焰光的Kryan,彷如一顆從天而降的綠色火球一般,不偏不倚的直接砸在Ladyice的身上!

在挨了那一招流星綠火踢後,Ladyice除了再度感受到被重踢過後的疼痛感,同時那猛力一踢,伴隨而來的綠色焰氣也直接往她身上燒灼而去,很是令她難受。而接下來也還沒完──在Kryan收招後,Andromeda也趁她還未反應過來,上前就是一連串打出了三記暴風掌,第一掌擊中對方的胸口、第二掌打在對方的左肩,最後一掌則狠狠的直接擊中了對方的門面,打的她差點踉蹌跌倒…

「這場戰鬥就要結束了──用本小姐我的『十級風暴』來收尾吧!」

語落,Andromeda闔上雙眼,兩腳以八字站開,將雙手往身體兩側平抬到與肩膀同高後,不下數秒便讓現場開始颳起一陣風速猛烈的強風,而在面臨這場強風來襲,綁著馬尾的頭髮跟斗篷都開始被吹亂了的Ladyice,登時驚覺自己竟然無法稍微移動寸步,內心也不由得緊張萬分。待這強風的風速已經宛如颱風般的強大兇猛,Andromeda便將原本抬至肩膀高度的兩手,忽然倏地的向前猛力一伸!

Andromeda雙手在同一時刻猛然向前伸去,原本在現場越颳越猛的那陣強風,也隨著她雙手向前伸的動作跟速度,去勢洶洶的朝Ladyice的位置呼嘯怒吼而去!

這陣強風自一朝向Ladyice猛然襲捲而去,頓時只聽見來自對方一陣慘烈的尖叫聲,之後竟也不見了Ladyice的身影──那陣行進速度如此威猛無比的強風,在擊中了Ladyice後,也順勢將她直接颳向道館門外,不過眨眼的功夫便全然不見了蹤影…

LadyiceAndromeda釋放的強風給颳出館外,以致不見了人影,自己也跟著收招,待自己釋放的那陣強風的風速已經減弱,以致終於消失後,道館內已經再度恢復了最初的平靜。眼見當前的危機總算是解除了,全場眾人除了HoldenAphrodite夫妻倆外,皆高興的發出歡呼聲,並跑到AndromedaKryan的身邊──Robin頻頻誇口稱讚師妹的實力;而Kryma也欣慰又感動的抱住自己的妹妹,連BimonsBotter也都為此興奮的不得了。

接著Aphrodite也跟著走到Andromeda的面前,語氣和善的稱讚她幾句,其中包括雖然最後不一定非得使出那招十級風暴,但好歹能安然退敵,她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只是仍不忘叮嚀她除非必要,否則別隨便輕易的將這招拿出來用,否則一旦耗盡功力,而敵人若還未敗,屆時也就等於將自己暴露在危險前;Andromeda雖然覺得自己又給母親念了一下,但最終仍靠自己的實力擊退了敵人,她也就心甘情願的接受這一切,並把自己投入母親的懷抱。

在這場刺殺事件總算結束落幕,大夥兒還來不及額首稱慶,其中Robin才又開口提及關於這起刺殺事件的幕後,從那女冰俠最初透露而來的情報,跟自己在前幾天遭逢那擁有金屬巨爪的異變者Claws的攻擊過後,絕對大有關聯,而今他們魔皇軍還會在這時派人前來尋仇,想來這起事件也是頗教人麻煩,也藉此想詢問HoldenAphrodite兩位掌門師傅的意見──

「既然魔皇軍為了這件事情,竟然還派人到我們疾風派門下專行刺殺一事,為師也認為這件事也是非同小可,今天就算順利擊退了那個女冰俠,但也難保往後他們不會再度派其他手下回來找你們的麻煩。為師認為這段期間,你們最好先暫時離開這裡為妙,這裡有師父跟師母,還有其他你們的師兄弟在,不會有事情,反而你們幾個一定要注意自己安全!」

Holden語落,眾人又撇頭看著Aphrodite,她也表示說自己亦贊同丈夫的意見,而且誠如前幾天所云,他們往後這一趟旅程,若還要先到和平公會的本部,與那些和平公會的會員碰面會合,不妨趁這個時候,除了及早前往和平公會去報到,也可以趁這時候,先到和平公會去避一下風頭。

事情發展至此,BimonsKryma等人是並無什麼意見,甚至Robin亦同,反正他們遲早都要準備出發並踏上征途;而Andromeda從父母言下之意,也清楚得知自己必須得提前一天暫時與父母長久分離,縱使心裡也多少有些不捨,最終她也看起來有些勉強的點頭答應。

眾人達成共識了,隨後便看BimonsKryma等人先帶著Robin一起離開了疾風派道館,Andromeda則表示自己先回家一趟,隨後會跟上眾人的腳步,最後Holden跟自己的妻子則繼續留在館內,跟其他的門徒仔細交代,這陣子在疾風派道館內,切莫輕忽任何可能的風吹草動,尤其是若有任何魔皇軍的幹部或士兵團再度來襲,更要當心留意!眾門徒也都一同應允,表示定遵從門主的命令。

在這之後,原本那個才中了Andromeda一招十級風暴,而被強風吹得老遠的女冰俠Ladyice,不知過了多久,在她總算恢復意識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躺在一處應是塔伊虹村的一座公園內的草皮上──早在她一路找來疾風派道館前,在行經塔伊虹村的路途,她也曾有短暫的印象看過這座公園的景緻,而在經過這座公園,爾後到達了疾風派道館附近,到底也花了她快十幾分鐘的路程。這回才吃了那小丫頭一招十級風暴,竟然就把她吹到這大老遠來的地方,也著實令她感到訝異萬分。

然而驚訝歸驚訝,此時她內心終究仍是怒火中燒──憑她這至少也已經修練多年武功的女冰俠,竟然不敵那個能放出綠色火焰的女火俠Kryan,還有那個尚不純熟的女風俠Andromeda。她很想重新再站起來,只可惜力不從心,加上方才在道館內的戰鬥,除了使出那招零下五十度冰砲,而耗上不少功力外,無奈也挨了那兩個臭丫頭不少重擊,她才正要試圖爬起來,卻又軟弱無力的倒下了──她現在已經無力再重新站起,只能讓身子軟綿綿的側躺在草地上。

早先刺殺行動失敗姑且不提,跟那女火俠Kryan的戰鬥,自己竟然還會落到這種田地,擺明四天王的Belial大人交給她的任務根本就是失敗了,這樣下去別說是那向來脾氣傲嬌的Lilith殿下,自己又該怎麼回去跟原本看好她會成功的Belial大人交代?儘管她心裡為這件事煩惱,但無奈這種時候,身上僅餘戰力已經全部耗損殆盡,且看她也只能有氣無力的勉強抬起頭,氣若游絲的道出最後一句──

「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殺了妳…Kryan…還有妳身邊那個該死的小丫頭…妳們都給老娘我記住!」

才剛說完,她又向已然耗盡全身力氣似的倒在草地上,不停的直喘著氣,即使附近有路人經過,看到她那一身髒兮兮、狼狽不堪的模樣,有的只是駐足觀看一陣子,隨後才又匆匆離去…

「看來,交給這個女的根本沒有用…」

「沒錯,虧Belial大人還始終相信她會成功,結果竟然也會落得這種最不應該的下場。但還是得回去和Belial大人報告一聲才行啊!」

就在Ladyice正感到自己意識逐漸模糊,突然傳出這兩陣聽起來有些陌生,卻又好似熟悉的男聲,於是她拼著最後一口氣抬起頭並環視四周,想看清楚那兩陣男聲的主人究竟是誰──當她看見自己身旁附近,有兩名各自身穿暗紅色與暗藍色,好似忍者向來會穿著的服飾,皆在後腦勺綁了一條馬尾,腳穿草鞋、將雙手深藏在寬大衣袖,看起來表情皆為冷酷陰沉的兩名男子──暗紅色服飾的那名忍者在腰間插著兩把武士刀;至於暗藍色服飾的忍者,則在腰間放了兩把鎖鐮,兩隻手腕部位都各裝了一支黑色的鐵爪裝備。

另外若仔細看去,眼前這兩名忍者那幾乎如同,只差在顏色不同的忍者服飾,在靠近左胸前的位置,皆繡有各一條特別的圓形金黃色圖騰──暗紅色忍者的圓形圖騰中央,是一條看起來像獨角仙的威猛大角的造型圖案;而暗藍色忍者的圖騰,則看上去像是鍬形蟲的兩隻兇猛大顎的圖形。

此刻這兩人都目不轉睛的望著還側躺在地上,遲遲無法站起身來的Ladyice,不懷好意的打量著她…

「是你們…你們想幹什麼?」

自早先Ladyice加入魔皇軍麾下,至今也已長達數年之久,而眼下這兩人她自也清楚知曉,他們是在現任國家統領,Julian王登基後沒多久,便被羅伊爾皇族延攬御用迄今多時的兩名來自『蟲影派』的忍者。只要看他們的忍者服飾上的那兩塊呈金黃色,有點像昆蟲造型的圖騰便能知曉。

然而現下這兩名蟲影派忍者出現在此地的原因又是為何?心裡始終沒個底的她,口氣明顯也緊張了起來;而那名身穿暗藍色服飾,手上皆裝有黑色鐵爪的忍者,首先不懷好意的回答道──

「這位小姐妳說呢?既然Belial大人交付予妳的行刺任務居然失敗了,妳認為他會怎麼做?」

「跟他說…請再給屬下一次機會,屬下最終…定會完成大人指派的任務…」

「老天!都這麼久了,沒想到妳的個性依然這麼天真,難道妳以為Belial大人表面上看起來,是個那麼好說話的人嗎?如果妳當真摸透他的個性,妳還不知道他絕不是那種能夠輕易容許失敗的人,這麼多年來,妳在咱們這個圈子裡,難道都是混假的嗎?」

「我…我不是故意的…請…請大人恕罪…小的再也不敢了…」

那暗藍色服飾忍者在說完後,逕自將裝在手上的鐵爪,毫不客氣的抵在Ladyice的面頰前,語氣十足陰狠,並帶有威脅的意味存在;對此,心知肚明自己已然失敗,現在也早已失去戰鬥能力,依然無法起身,甚至反抗的Ladyice,面對那支銳利又十足具有殺傷力的鐵爪,更語帶驚慌、語無倫次的開口求饒。這時旁邊那身著暗紅色服飾的忍者倒也開口說話了──

「好了,在這裡廢話下去也於事無補。來吧!讓咱們先帶妳回去羅伊爾皇宮,事後四天王,或三巨頭大人會如何處置,到時候再說。」

「我說老哥啊,毋須等事後再說,這個女的以我現在估計,回去後的下場鐵定很慘。」

「是沒錯,只是現在若再不回去,別說是她,咱們兩兄弟下場會更慘…走吧!」

說罷,那暗紅色服飾的忍者也不管Ladyice願不願意,逕自將她扶了起來,揹在自己背上,隨後帶著她和那暗藍色服飾的忍者,三人一同離開了現場。

就在那三人都離去後,到了下午三點整時段,在Andromeda總算給自己準備妥當,便跟隨師兄RobinBimons一行人正式踏上征途。臨走前,她母親Aphrodite不忘再三叮嚀KrymaKryan姊妹倆,要為自己向她保證往後會扛起保護自己女兒一事負起責任,同時也嚴謹約束女兒往後這一行,必定要乖乖聽從大家的話,不可擅自任意行動。三個女生都滿口應允,表示定會兌現和Aphrodite的約定。

Bimons也更不忘跟自己這個算是半路上暫且相認的母親,依依不捨的擁抱道別,並說無論往後在這條路上,何時才會尋得與自己真正有血緣關係的生身之母,他最終不會忘記自己這輩子,在始終還尚未親眼見得自己的生母前,曾經有那麼一位秀麗可親,又溫柔賢淑的女人,縱使毫無親緣,也願意犧牲並奉獻自己成為他一半的母親,哪怕在這段與她相處的時光再怎麼短暫亦同。

Bimons說完後,Aphrodite也感動萬分的稱說,她更不會輕易忘了在這段期間,有Bimons暫且充作她一半的兒子,也順便得以安慰她失去自己的親生兒子多年的相思之苦;Bimons在這之後更附加道,如果往後他終將得以順利尋回自己的生母,在這趟行動結束回來後,他也會記得把他母親介紹給她認識,讓她也順便來謝謝她,這陣子對自己這個半路相認的兒子的額外幫忙關照。

Aphrodite也毫不反對的點點頭,並再三叮嚀他往後的路上,除了小心顧好自己,也麻煩多加幫忙留意自己那個還尚不純熟的女兒Andromeda

HoldenAphrodite夫婦倆的目送下,BimonsBotter以及Kryma姊妹倆,帶著風俠Robin以及師妹Andromeda,離開了疾風派──首先Andromeda儘管能和自己的師兄還有Bimons等人一同前往和平公會,心裡也很是感到欣慰與開心,但她終究仍依依不捨的回頭多看了自己的父母幾眼,更不忘招手了一番,才乖乖的跟在Robin的身邊一起走著。

此時的她,除了原本向來都身穿草綠色露肩衣,搭配一條白短褲外,她的雙臂現在也皆戴著兩只粉紅色的護腕套,腳穿一雙同樣呈粉紅色的長女靴。那張柔嫩又頗顯得嬌滴可愛的臉蛋,和那一頭隨著微風吹徐而飄逸的綠色秀髮,使她看起來比平常更加秀麗動人。

由於此行他們這支隊伍的人數也已經有六個名額,因此在BimonsKryma還有Robin的交換意見下,將他們的武鬥團名稱正式定名為『勇者遠征團』,在眾人終於決定了隊名後,BotterKryan兩人更半玩笑半認真的語氣,將Bimons拱出來擔任大家的團長,而後也由Kryma擔當大家的副團長,這樣才不會有一種好似群龍無首的感覺,更讓人處於一盤散沙的尷尬處境。

勇者遠征團一行人走了約半個多時辰的路程,總算離開了塔伊虹村的村口,並走上了利安路──他們沿著利安路的人行道走著,中途KryanAndromeda兩位年輕女孩子,仍舊如同最初認識一般,口若懸河的為未來的路程聊個不停;而身為這支武鬥團的領導者身份的BimonsKryma兩人,則走在眾人最前頭,這時的Bimons,仍然右手握著大弓,背著箭包,頭上戴著黑色狩獵帽,一語不發的走在Kryma的左手邊。

「話說,Botter兄,你還知道和平公會的大本營怎麼走吧?」

「我只知道,它的本部位置,就設在長城堡壘跟寒冰火山域的附近。所以我們這一行要到那裡,在經過這條利安路後,還得先穿過獅子山森林、巨獸密林,還有赤柱監獄等地方,除此之外,記得也沒有其他更快的捷徑可走。」

走在BimonsKryma,還有Kryan以及Andromeda等人中間位置的,則是已經再度戴上黑色巫師帽Botter和繫著黑色斗篷的Robin兩人,他們也如同走在自己後方的兩個女生那般熱絡不絕的開口交流,只是大多以往後這趟旅途的行程路線為主。其中Botter更甚提及,如果按照他們當前的速度,今晚就有可能到達獅子山森林,有必要的話,或許還得在獅子山森林中暫時露宿過夜也不一定。

「要在野外森林過夜,萬一在半夜有猛獸來襲怎麼辦?」

Botter說完後,原本還在跟Kryan聊天的Andromeda在後頭清楚聽到了他跟Robin的對談,忍不住上前來插話,並表現一副怯儒的模樣;而Botter一聽得她的詢問,不禁覺得有點好笑,並道:

Andromeda大小姐這是在害怕有些會從巨獸密林跑來獅子山森林的巨大野獸來襲嗎?儘管放一百個心吧,不會有事──待我Botter施展幾招魔法咒語,諒那些龐然巨獸怎麼樣也找不到咱們。」

語畢,走在前頭的Bimons則也調侃的語氣回嘴道,說是他們之中還有他這個職業弓箭手在,若是Botter的法術咒語不巧在半路失靈了,以他的射箭技術跟實力,大可幫忙射殺那些想把他們幾個人當成大餐吃掉的掠食者。說完後,更是惹得KryanAndromeda還有Robin等人哈哈大笑。

「快別這麼殘忍,那些巨大野獸再怎麼說也都是生命,凡是生命終究也總要求生存的。」

這時Kryma則語調平穩的回敬了一句,但在Bimons還未跟著開口,Kryan倒搶先一步說道:

「當然要說巨大野獸也是有很多種類的,草食性動物相信還沒什麼問題;然而如果是肉食性動物好死不死來找咱們的麻煩,那本小姐我絕對支持Bimons先生這麼做,否則老姊妳跟我也大可直接放火燒死那些教人噁心的肉食者,教牠們好看!呵呵──」

語落,Andromeda也更眉飛色舞的衝著Kryan露出盈盈一笑,同時繼續跟她語若懸珠的聊個沒完,彷如有永遠聊不完的話題似的,這時連BotterRobin兩人也都暫時結束話題,安靜無聲的走在他們倆的前頭,並跟在BimonsKryma的後方;而BimonsKryma兩人也自然都住了口,整支隊伍裡,已經只剩下KryanAndromeda兩個女生的交談聲不絕於耳…

「哦──這裡就是獅子山森林啊,看起來也是個挺讓人心曠神怡的好地方。」

不知過了多久,勇者遠征團一行人總算穿過了利安路,來到了艾爾埃夫大陸上的各大座森林中,生長範圍面積最為廣闊的獅子山森林──此時已經接近傍晚黃昏時分,即將向西落下的夕陽晚霞,使整片綠意盎然的森林沐浴在日落餘暉的彩霞之中,景色甚是優美壯麗。

看著旁邊一處斑剝的石碑上,仍清楚的寫著獅子山森林五字,第一次出遠門的Andromeda有機會能見識外面的世界,心裡也不免感到相當的興奮,像個小孩子一般,在森林各個角落四處閒逛。Kryan看著她那宛如小孩子般的舉動,也只是笑了一下。而她的師兄Robin則在一旁申誡似的提醒她別到處亂跑,以免走散;她也柔聲答應著,隨後便跟上眾人的腳步。

一行三男三女繼續向前走了一會兒後,Bimons突然感覺前面似乎有點不太對勁,不知該怎麼說,就是覺得有點怪怪的。就帶著其他人一同前往查看──

待他們又向前走了一段距離,等來到一處較為開闊的草地,只見滿地遍佈都是身穿白衣藍褲、戴著紅頭巾,或在額頭綁紅巾,甚至仍然還戴著已然破碎的墨鏡的諸多屍體,七零八落且橫屍遍地,實則教人不忍卒睹的慘烈景象。

剛才還在一邊欣賞森林美景,如今面臨眼下這血淋淋的光景,首先Andromeda不禁嚇得花容失色,以致用兩手摀住嘴巴,半天說不出話來;KrymaKryan雖然表現的較為冷靜,但實則心裡也吃了一記震撼彈,爾後姊妹倆皆屏氣凝神的觀看眼前這實則令人驚恐的畫面。至於BimonsBotter還有Robin等三個男生,則分別前來查看這些死者,看能否從中找出他們的死因,以及試著了解在他們來到這裡以前,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BimonsBotter兩人經過好一番觀察,首先他們倆憑那幾具屍體的穿著,直言斷定他們都是魔皇軍旗下的Bandit兵團;而其他有些同樣穿白衣藍褲,但多了一件褐色背心,手上還握有大弓的幾具屍體,Bimons更稱說他知曉這些弓箭手,同樣隸屬於魔皇軍麾下的Hunter兵團。

Robin在作過一番仔細檢查後,發現那些屍體幾乎都有被人經過一番大力拳打腳踢,以致嚴重骨折的現象,更甚有些像是被威力強大無比的武器,例如棍棒等給予重擊致死。除此之外還有些可明顯看到,是被人用刀子之類的東西給狠狠砍過後,所留下的傷痕,眼前這些大半屍體皆早已身首異處。這些Bandit還有Hunter大軍,很明顯是被一群武功高強之人下手重擊慘死的結果…

另外一旁,Kryma在其他一些屍體附近,看到一些像是被大火燒灼過後,所留下的一些炭化的痕跡,更還有一些看起來不知像是被什麼給刺穿而死,身上有好幾處被尖銳狀物體給刺過的傷口跟大洞,看起來也是頗不尋常。但她從那些焦炭來看,仍可判定將這些魔皇軍的士兵團重擊致死的人之中,必定有跟她們一樣都是火俠的身份者。

正當他們五人都在嘗試靠想像去還原當時的事發現場狀況,那個始終並沒有和他們一樣認真在觀察現場的Andromeda忍不住開口,說是他們這般觀察許久,是否有看出一些什麼蛛絲馬跡?對此,Bimons指著那些屍體身上的重傷處,輕描淡寫的說道:

「妳看到了嗎?這些屍體身上,都明顯有被人使用肢體還有武器等多樣化重擊下,而造成的重傷。像這個妳可以看到,他的脖子都已經扭曲斷裂到這麼嚴重,已經是身首異處的程度,以我多年來在江湖上打滾的經驗,能造成這種重傷的,舉例來自拳門派的拳師,或是腿門派的腿師,甚至不排除來自你們疾風派的風俠,皆有此可能。」

正當他說到這裡,Robin也跟著走回來,向Bimons報告檢查結果──

「事情被你說中了,Bimons兄,剛才據我觀察結果,那些屍體除了還有被刀子等利刃給砍過的痕跡,照我個人經驗判斷,他們有些傢伙更是在被某些人使出我們疾風派傳授的招數給予重擊下,才可能造成的重傷致死。不消說,他們這些士兵團,肯定曾遭到一群來自疾風派的武功高手重擊…」

「還不只如此,從剛才那些屍體身上,還有附近找到的那些焦炭、以及些許炭化的痕跡,我更敢肯定那些曾經重創這群魔皇軍士兵團的武功高手,不乏有來自熾火派的火俠,而除了還可能包含迅雷派的雷俠外,我猜也可能還有少數來自玄冰派的冰俠也參與其中。」

這時他們才看見Kryma帶著妹妹Kryan跟著與他們會合,並將自己所觀察結果詳細報告出來。

眼下除了有拳師和腿師,來自俠門體系的冰火風雷等四種身份的武鬥者全員到齊。Bimons不禁滿腹疑惑、疑竇大起──雖然不曉得他們一行究竟有幾個人,可是又是什麼原因,會使這些武鬥者聚在一起行動?而且更不排除跟他們如同,也是踏上挑戰魔皇軍的征途,志同道合的武鬥團,然而他們那些人又會是誰呢…?

這時Robin開口稱說,有鑑於他們俠門體系的四種身份的武鬥者全員到齊,他以前也曾聽聞江湖上流傳一段時間的『冰火風雷四大霸主』的名聲,據稱他們是由當今世上實力最為高強的,來自玄冰派、熾火派、疾風派還有迅雷派的傳人所組成的武鬥團。他此時便是猜測會不會這些重擊慘死的BanditHunter大軍,就是冰火風雷四大霸主的傑作也說不定,否則他也實在想不到在世上還有哪些武鬥團,當中還會參雜著來自俠門體系的四位不同身份的武鬥者…

Bimons點點頭,最後下結論似的語氣說道:

「關於Robin兄說的也不無可能。總之,從眼下情況而言,那支武鬥團他們肯定跟這些魔皇軍的傢伙經過一場大戰,然後很幸運的全身而退,之後便繼續往通過獅子山森林的路向前行進。剛才看這些屍體也粗略估計還沒死多久,可能半天都還不到。不曉得他們那些人是否還在通過獅子山森林的路上,或者已經到達巨獸密林,甚至赤柱監獄也說不定。」

語畢,Botter則把頭上的巫師帽調整一下位置,開口回應道:

「那支武鬥團也不曉得是否跟我們都一樣,都是準備參加討伐魔皇軍的行動的夥伴。依照Bimons團長的意見,假如咱們在這路上剛好遇到他們,你個人的打算是?」

「還用說嗎?當然是誠意邀請他們一起到和平公會報到,既然人家也一起擊敗了這些魔皇軍的士兵團,相信也應該不是什麼壞人。討伐並擊敗魔皇軍、為羅伊爾王國報效出力的夥伴,多幾個何樂而不為?你們說是吧?」

Bimons滿懷激昂熱情的說完,首先RobinAndromeda師兄妹倆均露出忠肯的神情,連Botter也發出「喔喔」兩聲後便點點頭。而Kryma對此卻表示不同意見,說是即使他們那些人出手擊敗了這些魔皇軍的雜魚士兵,可也或許剛好只是他們擋到了人家行進的道路,才順手將他們全部鏟除罷了,目前也甚無什麼明顯有力的證據,來進一步證明以他們當下的目的來說,確實跟他們勇者遠征團,可以說是志同道合的同路人。在她說完後,Kryan也跟著點點頭表示贊同姊姊的意見。

然而縱使人家的想法與自己有這般天壤之別,Bimons仍舊顯得樂觀的表示說這不會造成什麼大礙,同時也無傷大雅。反正他也清楚知曉自己早先跟著Botter一起踏上這條旅途,也是為了幫忙跟他一起招募英雄好漢,共同參加針對魔皇軍而來的遠征行動,一些細節瑣碎的問題無足輕重。他的想法,連RobinAndromeda兩人始終如方才那般聊表贊同的點點頭。

最後Bimons右手握著大弓,鼓舞眾人繼續出發,一行人就在BimonsKryma的帶領下,小心翼翼的跨過那些BanditHunter大軍的屍體,逐漸沒入了獅子山森林的最深處。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28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朋友齊打交 2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leviathan7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LF2小說《LF鬥士戰記... 後一篇:LF2小說《LF鬥士戰記...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