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翻譯】國外有聲長篇小說——Design(計畫) 第二季 第四章

作者:煉獄│2019-09-13 12:17:45│贊助:0│人氣:6
各位好,這次帶來的是第二季第四章的更新。
本次收錄了"零點四章"以及"第四章"。
題外話:新的片頭也揭示了很多東西呢...

- 可莉歐 · 丹莫 博士/Vendi
=========================================

- 四年前

當我在風中跋涉時,雪花刺痛了我的皮膚。
太陽甚至沒有發出微弱的溫暖。
它在旋轉著的灰色礦渣後緩緩升起。
那是早上六點半左右。
手機從我耳邊垂下,然後我把它塞進了口袋裡。
學校才剛剛開始上課。

我開始回想起。我告訴我母親說:我病得太重了。
我並不是在欺騙她。可能是我的外表說服了她。
我的手在夾克的口袋裡顫抖。
血液從鮮紅的傷口中滲出。
我可能比我所想得病得更加嚴重。

我的心臟怦怦直跳。
試圖用憤怒來掩蓋我壓倒性的恐懼。
朱莉的行為。
當她出現在離學校二十分鐘路程的地方時。
駭人的計畫。
當她難以忘懷地直盯前方時,
她的聲音中沒有任何一絲情緒。
儘管我大喊、懇求,但她仍不曾回答我瘋狂提出的問題。

我緊張的手指緊緊抓住手心的皮膚。
滾燙的鮮血緩緩漏出。
溫暖對我來說,就像它所帶來的灼熱痛楚一樣麻木。
無論她的叔叔這次對她做了什麼。
這肯定都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
在她所經歷過的一切之後,再次被打破了。

我的手緊緊抓住了真正的物體。
在我的口袋裡。手柄溫暖,與我的傷口相黏。
我一直都在開玩笑。我不打算這樣做。
整整一周,我都沒有入睡。只是思考著我心中的想法。
這種想法就像是個讓我的胃冷卻的疾病。

我用我疲憊的心靈中殘存的力量來對抗這黑色汙泥。
這個想法是如此令人難以置信的荒謬。
以至於我不該被這些具侵擾性的想法所困擾著。
但令我更害怕的是,我對於它們的回擊是多麼的認真。
如果我真的相信,相信自己不會採取這樣的行動,
那麼,為什麼,我仍然如此地恐懼?
為什麼我的情緒被冰冷的腎上腺素所驅動?
為什麼我的四肢無法動彈?
為什麼我無法入眠?
為什麼世界的暗影,猶如縈繞於我身上的輪廓一般延伸?

對於我還沒有做的事情,我是個該死的英雄。
為什麼他們無法看見我正在拯救她?
我可以拯救我所關心的每個人。
無論代價如何。
從病態的妄想開始。
我已經設定好了計畫裡的情緒。
相信自己。堅持下去。

我知道我在開玩笑。
我明白這一點。
因為我在一個月前偷了一把刀。
我知曉這一點。
因為朱莉愈加令人擔憂的話語讓我的雙手緊握。
我清楚這一點。
因為她驚恐的雙眼告訴了我。我無法拯救她。
我了解這一點。
因為我的鞋子在開始堆積的雪地裡嘎吱作響。

房子隱約可見。
這種結構肯定會使我的遊戲失敗。
我會意識到的。它沒有在我身上。
理由會接管我,並讓我擺脫這場惡夢。
但事實並非如此。
前門應會使我意識到,
這比我在虛幻的幻覺中所感受到的更加真實。
當我的手擊中它時,木頭的感覺應該帶來一些東西。
理智會提供給我些什麼?但沒有任何東西到來。

我的思緒仍舊沉悶。凝視著木門。
從屋內傳來一聲轟隆的聲響、沉重的腳步聲傳到了門口。
沒有什麼比我的想法更快。不是一點點的意識。
沒有。直到門打開了時,已經太遲了。
這種情況真正的嚴重性,
就像一隻我無法比擬的歌利亞野獸一樣,分裂開來。
我的肌肉僵硬,心臟停止了。冷卻。

他瞇起的眼睛凝視著我,
那個男人的臉因此而得到了點意識。
當他大聲喊叫時,他的聲音足以震碎我的肋骨。
「你在這裡到底要幹什麼?」
他龐大且如皮革般的手臂抓住了我的肩膀,握得比我想得要緊。
「我以為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他喊道。手臂的力量就像在威脅著要分開我肩膀的骨頭般。
「昨天她去學校前,我發現你還在她身邊。」
「我以為我教過她一課了...」
「我警告過她,不要再跟你說話了。我叫你閉上你該死的喉嚨,你無權在這裡做任何事!」
「男孩,離開我的家人,你根本沒有任何證據。」
「而我們都得到了。我會扯掉你那他媽的肺!你得到教訓了嗎?」

我的嘴唇乾燥,絕對的恐慌使我的雙腿虛弱。
我的心跳猶如電鑽般快速。
我試圖說些甚麼,但出來的話被扼殺了,只剩吱吱聲。
他的牙齒嘎嘎作響,他粗壯的手突然鬆開。
我在台階上絆倒,跌落在雪地裡。
「別他媽的不聽我的話,男孩。」
他厲聲大吼。
「我他媽的會殺了你!滾開!」
「停止這場遊戲,我的英雄。哦,狗屎。」

純粹的恐懼禁錮了我的行動能力。
我這樣躺了差不多一分鐘左右,才站了起來。
我空心的雙眼正在顫抖著。我真的一直都是在開玩笑。
這種驚恐使我無法應付。
我什麼時候產生了這種妄想?

當我慢慢地從門廊走進虛無的嚴冬時,
我的腳感到沉重與僵硬。
但突然間,我的血液冷卻了。我無法離開。
我妄想我已經打過電話了。
我現在已經走得太遠了。
我的牙齒咬著一口迷茫的氣息。
當然,它們在任何時刻都會在這裡。

我沒時間浪費了。
我在腦中一遍又一遍地重複這個想法。
我蹣跚地走向那棟房子。
我抽搐著的手慢慢拉出刀刃。
當我將它從夾克拉出時,金屬在腐爛的陽光下微微發光。
我的手顫抖著,令我幾乎無法拉住拉鍊。
因為那刀刃令我感到寒冷。

如果我能避免刺破他的肺部。
不,我會瞄準低於那個的地方。
只要護理人員依照承諾的方式行事,
那他的計劃仍然有效。
刀片緊緊貼著我的肚子。
當我試圖呼吸時,恐慌的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

突然間,我猛地一跌。
當我的腳碰到了尖銳的東西時,刀片輕輕地刮過皮膚。
我的視線往地下一看,凝視著它。
幾乎被積雪所蓋住的鋸齒狀與破碎的形體。
那像是個狗窩,但結構被壓得扁平。
碎裂的木頭橫放在那裡面。
我驚恐的雙眼睜大。
朱莉一直都被此所困擾著。
而我對事實的反應卻是如此遲鈍。
儘管,她總是評論說她的狗是多麼地討厭。

當我敲門時,一個氣味從屋子裡散發了出來。
我的血液凍結了。行為瞬間變得僵硬。
當一種覺悟耗盡時,一種顏色從我臉上消失。
然而,在我能夠處理任何事前之前。
木門再次打開,那人走到了我身後。

他的聲音劃開了冷冽的空氣。
「我已經準備好了。在你他媽的聽到之前,我必須告訴你。」
「我已經準備好撕裂你他媽的脖子了!你聽到我說甚麼了嗎?」
我無法動彈。無法看透我盲目的恐怖。
當他陰暗的形體衝向我所在的門廊時。
我所能做的,僅是收緊我的手。以及恐慌。

- 現在

房間比我所想的暗上許多。
以至於我以為我被限制在一個小的無光箱內。
直到我的四肢在恐慌中向外伸展。
空間比我想像的要寬廣的多。
我花了幾分鐘才意識到。
圍繞著我的沉默十分不樂觀。
它充滿了嗶嗶聲、以及遠處燈光的細微嗡嗡聲。

我的眼睛開始聚焦,試圖看清楚房間周遭的配置。
一幅淺綠色的窗簾在我左邊像屍體一般垂下。
這個區域空無一人。
稀疏的小圖片填滿了白色的牆壁。
那些圖片在我扭曲的視野中迅速振動。

只是瞥了一眼,就讓我喘不過氣來。
垂下到我床上、覆蓋著的是一堆人的頭髮。
它們覆蓋在我的手臂上。
我本能地試圖抬起手來,卻發現頭髮具有很重的重量。
我的眼睛進一步聚焦。
清晰地看見他們附著在一具屍體上。
不。是一個像死花一般垂下頭的人。

它的手臂在床上張開,越過了我的腿。
在震驚中,我把手從它的頭下扯了出來,恐慌地坐直了。
而這導致了那駭人的形體突然騷動起來。
它的頭髮落在兩側,就好像它是濕的一樣。
她的皮膚是如此地蒼白,似乎它會在任何時候腐爛一樣。
它細長的四肢彎曲,並突然撐了起來。
一雙熟悉的黃色雙眼在昏暗的燈光下閃過。

她看著我的臉。眼瞼突然啪地一聲打開了。
她也以這樣的速度猛地跑來,我畏縮了一下。
「約翰!」她喊道。
她的雙手從床上竄過,
雙眼四處飛舞著,似乎出現了瘋狂地光芒。
我試著說話,但發現我的喉嚨太過乾燥。
像龜裂開來的嘴唇一般。空氣逃出。

她抓住了我的手,看起來好幾周都沒睡過了。
「約翰,你還好嗎?你感覺如何?」
我把手伸向我的喉嚨。
我發現一條繃帶纏在我的脖子上。
我拼命地嘗試,
但什麼也做不了。我無法說話。
我只是指著我的喉嚨,發出一點細微的聲音。

朱莉的臉上充滿了駭人的認可。
她的手在我的床邊摸索著水杯。
她似乎比以往更加心煩意亂。在她的恐慌中,
玻璃杯從桌子上滑過、撞在了牆壁上。
她低聲咒罵,桌面上變得一團糟。
她的手在經過加工的木桌邊緣摩娑著。
我坐起,擔心地看著她。我的雙手在空中張開。

朱莉試圖控制自己的情緒,但她無法停止顫抖。
她的視線幾乎沒有抹去自己額頭上的血跡。
只有在那時。我意識到了。
這不是她身上唯一的血液。
之前,她的頭髮顯得很奇怪。
因為它實際上是因為潮濕而黏在了一起。
被鮮血所浸染的頭髮。
一團黑暗的物質,
汙染了曾經閃耀著金光的頭髮。

我的擔憂在此使我的恐懼加劇。
我向朱莉伸出了手。她立刻啪地一聲抓住我的手。
她握得很用力,我輕輕地喘息著。
我的聲帶猛烈地震動,好像現在能夠說話了似的。
她的視線在我以及房間的其他部分中來回閃過。
她看起來就像快崩潰了一樣。
或是在崩潰的半路上。

我再次嘗試開口,但只是在預定的軌道中停下。
因為我注意到了。醫院病房的門。
它被桌子和一些椅子所封鎖了。朱莉發出緊張的笑聲,
好像正在扼住自己的喉嚨般。她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我把我的腿從床上甩開,
搖搖晃晃地試圖站到地板上。
但我無法這麼做。朱莉抓住了我。
她的笑容吞噬了她的面龐。
「我很高興你有等我。」
她用顫抖的聲音低語道。
另一陣咯咯的笑聲從她空洞的肺裡竄出。
她那狂野的雙眼閃過一瞬金色的光芒。
她的指甲開始將鮮血塗抹在我的手上。

她似乎無法坐下。她仍像她那著火的內心般蠕動著。
我再次發出微弱的嘶聲,想要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
但我卻無法這樣做。
我只是再次嘗試從床上跳下。
朱莉睜大眼睛盯著我。然後瞪著我。
她的頭向左微傾,她的臉上閃現微笑和極度的擔憂。
「把你的腳放在那裡。」
她低聲說道。在她的坐椅上扭動著。抓撓著我的手。

「我搞得一團糟。」
我的眼睛自然地由床上往下看。
我的心臟被凍結了。血液充斥著冰凍的碎片。
在醫院的病床下方。
器官和內臟就像數條蛇般濺出。四散。
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堆成了一堆。閃爍著光芒。
我可以看到一張可怕的臉龐。
它直盯著我。沒有眨眼。藍色的嘴唇早已冷卻。
深黑色的血液在曾經反光的潔白地板上。猶如作畫般。
它們如虛幻似的量朝各個方向濺出。

「我...我第二次聽見了,約翰。」
她的指甲在我的手臂上拖行,剝去了一層皮膚。
她的頭猛烈地往左抽搐,好像她的脖子被折斷了似的。
她的瘋狂微笑中充滿了困惑和痛苦。
「凱莉會殺了你!」
她突然大喊道,好像她記得一樣。
她站起身來,把我拉下床。
我的襪子正巧落在一塊巨大的血泊之中。
它們瞬間濕掉了。冰冷的感覺傳來。
這些屍體在這裡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門猛烈地嘎吱作響,低沉的聲音從房間外響起。
「我救了你,但過了一段時間後,你幾乎痊癒了。」
「你...你甚至不需要那種繃帶了。他們剛剛應該讓你出院的。」
我想邁出一步,但她突然把我拉回床上,挽著我虛弱的胳膊。
「護士正準備麻醉你。」
她抽搐著,低頭看著屍體。
「我所認為的一切都是錯誤的。」
她目前正站著。
「我正站在你的身邊。」

「朱莉...」我終於能夠說話了。
「妳到底在說什麼?」
我的目光飄到病床邊的桌子上。
以及櫃台。櫃台上的東西吸引了我的眼球。
我瞇起眼,在陷入恐怖與難以置信前,我的擔憂轉為混亂。

桌子上有一個筆記本。
一副可怕的畫作在紙頁上。這是關於我的。
我的臉上一片混亂。我的內臟從病床上溢出。
血液濺灑在紙頁上的每個角落。
那隻鉛筆是如此用力地劃過紙張,以至於穿過了幾層紙。
朱莉只握住了我幾秒,她的身體更加緊張。

當外面的聲響變得更加強烈時,
微弱以至無法聽辨的命令傳到了房間裡。
「朱莉...」我喊道。
難以置信仍在我腦海中徘徊,我向筆記本點了點頭示意。
「是妳..畫了這個..?」
她抵達了。
她的手臂終於滑落了,她的雙手在她面前來回搔著。
她的笑容在她的臉龐上裂開了一條縫。
「我...你最近比較開朗了。」
她痙攣了一下。
「在你醒來前,我就這麼做了。」
「但我永遠不會那樣對你。就像我告訴過你的那樣。」
「我已經走到你旁邊了。我只是把我的一些畫作變為了現實。」

「在此之前,妳已經殺了人。」
我的眼睛睜得比以往還大。
「在那之前。」她扭動了一下。
然後抓住她的筆記本,立刻撕開紙頁,好像在為我尋找畫作。
當她看完這些紙頁時,幾乎所有人都充斥著駭人的圖像。
我的手急忙伸向前,阻止她繼續翻開那可怕的筆記本。
當我緊抓著她的手臂時,她終於停止了翻動。

我跳下了床。
當我抱著朱莉時,幾乎沒有注意到我腳下被壓扁的屍體。
我不完全不確定該做些什麼。
我沒有做太多事。我不想去相信它。
但是,我真的能夠忽略,忽略這個顯示她已經瘋了多久的跡象嗎?

我放下了手,然後開始向門口叫喊。
喊叫聲響起。她已經平靜下來了。
我看著她的視線閃爍。
她看著位於房間角落的手提箱。
「朱莉。」我緩緩地說道。
到門前的路是如此地蜿蜒與曲折。
而她完全地無助,且不堪重負。
「我認為有些東西在妳身體裡。」
「不要去那裡!」
當我靠近了門前的障礙物時,她突然喊道。

「他們會殺了你!」
「不。不管與否,朱莉。」
「妳要殺了我。妳要殺了我們所有人。」
「難道妳不明白發生在妳身上的事情?妳做這些事多久了?也許..還來得及。」
我的手撕扯著我的頭髮。咬牙切齒。
為什麼她現在才醒來。她來晚了四年。
「你不聽!約翰!」朱莉叫喊道。
她的身姿放鬆。她的身體停止顫抖。
「我一直都在等你醒來。我們得走了。」

我的腳步搖擺不定,瞥了周遭一眼。
幾聲沉重的敲擊聲在門後響起。
我聽見了金屬的搖晃聲響。
無論外面有什麼人。他們都具備槍枝。
我不能讓任何人靠近朱莉。
她就像是一個滴答作響的不定時炸彈。
我不會讓任何人對她表現出任何形式的攻擊。
我會讓她好好的。
如果我無法得到設施的鎮靜藥物。那將沒有人能夠倖存。

「妳是對的!」我大喊。
我走過朱莉,走向房間的窗戶。將它打開。
我感受到夜晚寒冷的空氣。
「凱莉在哪裡?!」我叫道。
轉身面向朱莉,突然回想起。
當然,設施已經鎖定了我車子的位置,
並且進行了檢查。
「可能還躺在道路上。」朱莉說道。
「當那個男人進來他的車時,他以為她就像其他那兩個人一樣,死了。」
「我告訴他,叫他離開她,並打算救你。她試圖殺死你!約翰!」
「她不想殺了我!」我大吼。

憤怒突然閃過我的血管。
「她試圖殺了妳!她試圖保護我不被妳傷害!」
我的聲音突然停了下來。
分裂的問題在我大腦裡油然而生。
凱莉是怎麼知道這發生在朱莉身上的?
這兩個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當那個男人帶我們去醫院時。」
朱莉繼續道。
「醫生看到了你之後說:你從樓梯上跌了下來?」
她慢慢地走到了房間的中央。
她的步伐紊亂、交錯。
她的笑聲傳來。她的連帽衫在月色的照耀下閃閃發光。

「你的皮膚有很多瘀青..毆打的痕跡,約翰。」
「它所關注的不僅僅是充足的光線。」
我心不在焉地對她點點頭。
然後用手肘將窗戶從鉸鏈上敲下來。
「我們需要找一輛車。」
我緩緩道。努力將窗戶更進一步地打開。

我的心再次凝結。正如我說的下一句話。
「我們要去追趕凱莉。」我低聲道。
試圖使我的聲音保持點生氣。
「我們需要讓你們兩個到設施中。我沒有放棄任何事情。我不會讓任何人死掉。」
「相當快的改變主意。」她慢慢說道。
微笑再次蔓延到她的臉龐上。

她的筆記本在她的手掌間皺了起來。
我慢慢地垂下雙手,正如我聽見的那樣。
朱莉開始從喉嚨裡發出咯咯的笑聲。
「醫生照了你的X光片,約翰。」朱莉笑著說道。
她彎腰,步履蹣跚地朝我走來,雙手環繞住我的腰。
她血淋淋的頭髮再次分了開來,露出她金色的眼睛。

「他們說,他們會對你進行手術。」
「但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手術。你很可能會死。或是癱瘓。」
「我不會讓他們冒這個風險。」
「你不必再隱藏了。」
當冰冷的話語進入我的心臟時,
我的動脈擴張,雙眼睜大。
「約翰。」朱莉微笑。
「醫生告訴了我。他們在尾椎發現的全部。」


                                          本文章並不屬於我,我僅是翻譯成中文,並推廣這部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2749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tom60166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國外有聲長篇小說... 後一篇:【翻譯】國外有聲長篇小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ig9965gmail大家及ˊ文學家
大家好啊,歡迎到我的小屋觀賞我的作品,如果喜歡我的作品的話還望請打賞小弟或者是訂閱小弟非常感謝您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