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人與鬼的國王遊戲 ReMake》 命令三之後 國王(上)

作者:懵夢│2019-09-12 09:15:07│贊助:11│人氣:270


  奈信穿著制服,靜靜等待午夜十二點的到來。

  遊戲開始到現在終於出現沒完成命令的情形,等到時間截止代表著會有兩個人受到懲罰。

  所謂的懲罰,班上同學或許還不知情,但等過幾分鐘後就會曉得,那個懲罰名為死亡。

  不協調感與罪惡感同時湧上心頭,兩股煩躁的感覺不斷抨擊著自己的內心,讓原本已經下定決心的覺悟無時無刻受到動搖。

  手裡握著手機,等待國王的訊息。時間滴答滴答的行走給了她心情沉澱的空間。

  十二點鐘一到,沒有恐怖電影常見的鐘聲,有的也只有PockerChat的通知聲響。

  房內響起的聲音有兩處,奈信不予理會的緩緩站起。一個聲音來源是她正在充電的手機,另一個則是在擺在房間地上的某個小紙箱中。

  將紙箱拆開,沒用膠帶封死很容易就能打開,在一堆雜物之中躺著一支手機。

  與奈信手裡有的兩支手機不同,不論顏色還是款式都大不相同。因為這支手機並不是她的而是班長幸的。

  命令無論完成與否,只要未讀就視為退出遊戲。而退出遊戲須受到懲罰。

  尋敬與輔仁的推論其實有個致命的錯誤,一開始幸就沒有被綁架走,奈信所做的只是推動名為「拿走手機」的這塊骨牌。

  幸很危險,認知到這點就注定了她的死期。就算她如期完成任務也難逃一死,一場遊戲要用甚麼心態去玩全憑個人,但規則是務必得遵守的原則。

  只是奈信萬萬沒想到的是,幸竟然會翹課直接導致命令失敗。或許是不知道自己被命令點到,又或者急於想找到自己的手機,不管是何者理由最終導致的結果是場悲劇。

  奈信將幸的手機收入口袋,然後從床底下拿出一個黑色的小包包──裝著印有小丑標誌的箱子內的東西。

  小丑標誌的箱子是國王遊戲開始前一天出現在奈信房裡的,裏頭裝的可不只是參加國王遊戲所使用到的手機,還有一袋特別物品。舉凡小刀、安眠藥、麻繩、膠帶甚至還有一把電擊槍。

  內容物判斷就知道絕非出自善意,要防身似乎太過小題大作。

  從裏頭抽出小刀,曾經奪走兩個人生命的鐵器映照出奈信的臉龐,她清楚看見自己面無表情,兩眼因為剛剛的沉澱略帶著空洞,整體看下去還真像一個變態殺人犯。

  當然,只是感覺像。奈信眨了眨眼後那股錯覺便消失殆盡,看上去還有些「人模人樣」,認真說來還有救。

  但很快就會化作惡鬼,奈信將小刀刀刃裸露的直接抓在手上,電擊槍則裝入小丑箱子內附贈的槍套,穿戴在制服的百褶裙下;穿上黑色的帽T外套,用帽子隱藏住自己的雙眼。

  一手拿著小刀另一隻手則拿出手機──專屬於國王的手機。

  打開地圖的APP,班上同學所有人的位置都顯示在地圖上。其中有兩個人的頭像被紅色的框框圈住──那象徵著要接受懲罰的目標。
而懲罰的內容,便是死亡。

  未完成的命令兩人,所以,有兩人要接受懲罰。

  透過地圖所有人在哪都瞭若指掌,包含已經失蹤一天的幸。

  原本想先解決掉輔仁,不過奈信驚訝的發現竟然幸離她最接近。

  ──在門外。

  抬起頭看向大門,電鈴聲宛如設計過似的響起。奈信篤定門外絕對是幸,收起手機握緊小刀躡手躡腳地走過去開門。

  心臟撲通撲通地狂跳著,殺人前的罪惡與膽怯讓空氣中瀰漫一股緊張,不自覺的屏住氣息。

  雙手忍不住顫抖,隨著心跳的頻率律動著,不斷灌注的力道帶著怕隨時鬆手的不安。

  一步又一步,腳踩在木製的地板上每一步都在心底發出迴響。一步又一步在心裡點落出漣漪。

  走到門口的距離好比馬拉松的終點那般遙遠,她不知是走了十幾秒還是走了兩個小時,時間的流動在心臟激烈跳動下變得極為曖昧。

  手握上門把,還以為永遠走不到的終點終於能停下腳步。深吸一口氣,大腦發出的千萬訊號卻叛逆的制止身體的動作。

  或許是心理錯覺,總覺得身體已經脫離自己的操控,雙手沉重的動彈不得。

  僵持在門前,緩慢的時間流動沒有讓來訪的客人離去,四周安靜的好像全世界只剩下她一個人。

  寂靜之中,給予她勇氣的,是奈亞。不忍中閃過的妹妹面容促使她回到現實,她還不是一無所有,所以,在失去一切以前,讓她更沉入地獄之中。

  扭開門把,也不管來者是誰的直接向前衝入對方的懷抱,手裡的小刀有勇無謀的直接要刺進對方的身體當中。

  只可惜,早有防備,不該失手的突襲因為對方早有預謀以及更快的反應速度竟然一把把奈信抓著小刀的右手給鎖住,一個反身扭轉先後攻,反過來把奈信壓制在地。

  幸憑著力氣把奈信強壓在地,對方原本握緊的小刀被她的動作給落到地上,後者不敢置信地瞪大雙眼,極力想掙脫卻發現沒有辦法,力量差距太懸殊。

  小刀就落在旁邊,可惜身體被鎖得死死的,伸手可及卻無能為力。

  一瞬之間就成了待人宰割如砧板上的魚肉,但奈信仍然不放棄極力抵抗著。因為她的強力抵抗讓幸也沒辦法鬆懈,對於那把隨手可得的小刀也沒有心思顧慮。

  她可不打算乖乖受死,但自身的力量無法超過對方,被壓倒在身上的力量混雜著重量,完全鎖住了自身的重心。

  雖然壓制住對方但幸仍然不敢大意,雖然不想這麼做但短暫的猶豫後心一狠打算直接把人的手給扭斷。

  施加壓力於對方右手,骨骼發出咯拉咯拉的悲鳴,隨著不斷推進的角度奈信忍不住發出哀號。

  刺耳的聲音令幸的心頭一鬆,過去的回憶瞬間佔據了眼前的光景,而這一時的大意讓奈信得以抓到機會翻轉。

  奈信的動作經過翻轉壓制在幸的上方,慣用的右手於半空中畫出半個弧,狼狽差點落空的銀白色刀刃被反手握在手中。

  幸驚恐地瞪大雙眼,完全沒看見對方甚麼時候把小刀抓上手,剛剛逆襲的過程正常人根本無暇顧及在旁隨手可得的銳器。但現在深思這種連本人也訝異的問題毫無意義,對方內心的動搖隨著紊亂的呼吸淺顯易見。

  高舉著小刀,銀白色的刀刃被房內的電燈反射著光,那並非勝利女神手持的聖劍而是死神的鐮刀。

  笨拙卻直接的由上往下刺入,垂直的軌跡讓手臂輕易的就能注入能殺死人的力量。

  正如奈信不想輕易被人殺掉,幸也不想。被腎上腺素提升至極限的動態視力讓動作比平常還放慢了四分之一左右,伸出的手一把抓住右手手腕。

  抵在胸口的刀刃僅僅只有一紙之隔便穿透制服、刺穿心臟。

  兩方施力讓握緊的小刀不斷顫抖,咬牙切齒的模樣已經顧不得形象。

  如拔河般不斷拉扯,但很明顯偏向的是幸這方,可惜的是這並非拔河比賽。

  刀尖輕輕刺入胸口,流出的鮮血瞬間染紅了潔白的制服。緊扣住對方手腕的手是垂死的掙扎,奈信不停顫抖地緩緩拔起了小刀,這動作俐落地把幸的手給甩開,最終無力的向旁滑落。

  鮮血濺灑在慘白的臉上,一刀又一刀不停刺入對方體內。

  幸的意識隨著一次又一次的動作逐漸遠去,滴落在臉上的溫熱液體已經看不清,走馬燈片段取代了與現世之間的聯繫。

  走馬燈最後的片段,停留在她這一生中印象最深刻的片段。


  果然,最後見到的,是自己曾經親自手刃過的,那名同學帶著憎恨與解脫,嚥下最後一口氣的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263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mondream12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隨意分享】分享兩件事情... 後一篇:[達人專欄] 新手召喚師...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ine1225大家
小屋主要以繪圖為主,有興趣的不妨進來坐坐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