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第一章一節:劍之開端

作者:白白無恥的伸手牌寫手│2019-09-12 09:08:38│贊助:32│人氣:219
      
梅森-米洛曆379年11月11日
 
  第一個感覺,是規律搖晃的暈眩震動,伴隨規律滾輪摩擦聲響,一直不間斷傳入安潔拉的腦海。
 
『這……怎麼……這哪裡啊?』安潔拉覺得腦袋重量沉甸甸地,宛如裝了一袋石頭,眼下最清晰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個。
 
下一秒,她聽見了不遠處馬兒的鳴叫,這才意識到自己在哪裡。
 
「醒了嗎?」一個活潑、有力的女聲傳來。
 
「……我想應該醒了,我們要去哪?」安潔拉循著聲音方向望去,卻被對方長相給吸引住了。
 
「往南直直地去希露德,有問題嗎?」對方的長相有著男性的陽剛氣質,但是聲音卻是女性,溫和的聲調帶有輕快、活力。看著對方視線,安潔拉才注意到需要對方在問自己。
 
「但是,我們應該要回去──」話到了嘴邊,安潔拉卻忘記要說什麼,這才意識到自己有多渴。
 
「喏!拿去。」對方遞上了一個水袋,液體的搖晃聲,刺激安潔拉的唾液。
 
「謝謝。」安潔拉感激地接過水袋,直接大口咕魯咕魯的暢飲起來。
 
 
  「妳還有地方要去?」等到安潔拉喝完最後一滴水,對方這才提問。
 
「是的,我們必須回去……艾丹?」安潔拉還不確認對方性別,不敢貿然稱呼。
 
「妳還沒睡醒嗎?」那張俊氣臉龐上的神情看來好氣又好笑。
 
「我、我們……?」過去的記憶霎時都回到腦海:人類肢體殘破四散、被染成暗紅色的天空、噩夢般的吼叫身影……安潔拉抱著頭,覺得開始頭痛起來。
 
「放輕鬆,慢一點,好嗎?」對方關心地伸手扶著安潔拉的手臂,溫暖、粗糙老繭的觸感緊貼著皮膚傳來。
 
「什……發生什麼事了?」安潔拉把臉埋進手掌,傳出了哭腔。
 
「妳戰鬥的非常勇敢,團長親自救了妳一命。妳現在活著,首先,記住這點就成了。」溫柔地撫摸從肩頭上傳來,令安潔拉鬆懈了心房,疼痛、恐懼、悲憤的種種情緒化作一股淚水,一股腦的宣洩出來。
 
  她活下來了。安潔拉.普諾斯,一個前鋒討伐小隊裡面實力排行最弱者,僅剩的最後一人,就這麼僥倖存活。
 
 
  女孩叫做達芙黛爾,朋友都叫她綽號『達芙』,是跟安潔拉同期第141號畢業的魔劍士。雖然入學較晚,但是獲得第三十六名的實力排行,曾加入過西部的凱登斯小隊,後轉調到北邊的希露德來,卻湊巧遇上今日的攻擊事件。
 
  關於在艾丹之後的事情,達芙也一併說清楚了。安潔拉這才知道自己有多幸運,剛好遇上團長率領的偵查隊正在執行掃蕩任務,又很及時地被救下後,找來一名醫術士進行緊急處理後,這才撿回一命。
 
「幸好妳的傷勢不重,沒有必要找縛印師,不然就有得等了。」達芙黛爾露出淺淺的微笑,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呃嗯,是的,非常幸運。」安潔拉披著達芙給她的毛毯,嘴裡快速吐出這些詞語。
 
「妳真的沒事吧?安潔拉?」達芙擔憂起來,又遞上了水袋。
 
「我不渴了,謝謝。」安潔拉有些為難地拒絕,低下頭看著車木板。
 
「真的?妳恢復真快,壯得像頭牛呢!妳一定很快就會加入團長的遠征了。」達芙微笑揶揄,講到『牛』這個字的時候還刻意強調,笑吟吟的模樣更像是一個陽光男孩的笑容。
 
「嗯嗯……蛤?」安潔拉反應過來,驚愕地問。
 
「妳沒聽過?」達芙反問,看到後者的疑惑眼神時苦笑了一下。
 
「簡單來說,就是組織一些人到牆外很遠的地方去做調查,尋找礦物、獸毛、木材、藥草……也許還有人類的遺跡,像是黃金時代或是巨人留下來的玩意。妳瞭嗎?」
 
「喔噢。」馬車輪壓過某個異物,車子顛簸了一下。
 
「能找到肥沃的土地更好,但是需要城牆還有很多的──」達芙話還未說完,安潔拉卻打斷了她:「那是什麼?」手指著達芙的背後。
 
「那些?」達芙轉過身去,順著安潔拉手指的方向看著馬車正面,臉色凝重了起來。
 
「他們是難民,大部分從艾丹和周圍一帶過來的,還有正巧路過的倒楣鬼。」眼前的是一群衣衫襤褸、渾身骯髒或帶有繃帶包紮的人群,安潔拉看著他們,這時才注意到也有非軍團人員搭乘著其他馬車。
 
「軍團馬車裝不下所有婦孺,傷患優先。」達芙吐出這麼一句,表情變得有些冷淡。
 
「這麼可憐,要是這裡的話……」安潔拉環顧四週,彷彿現在才意識到這台馬車除了毛毯跟枕頭,還擺放了糧食、水袋等物資。
 
「太累的人晚上會輪流上車休息,今天下午就會抵達希露德,別擔心。」達芙整個人往後靠在一包稻穀上,順便伸了懶腰。
 
「他們有吃的嗎?我可以挪出空間給一些人,像是──」安潔拉焦急移動身體,卻突然感到暈眩。
 
「別開玩笑了,妳也是傷患。」達芙一臉不悅:「妳一直這麼熱心嗎?」清澄的眼神像是要清楚映照出安潔拉的內心。
 
『那裏有一個小女孩,看起來好小,更需要休息。』安潔拉雖然累倒,卻還是掛念著看著人群。
 
「我想彌補……」安潔拉欲言又止,猶豫了片刻說道:「我的實力很弱,在艾丹的時候……我沒辦法保護任何人,就連要替同伴復仇都辦不到。我……」安潔拉聲音哽咽起來,再也無法說下去。
 
 
  達芙黛爾沉默,她的水藍色眼眸凝視著安潔拉,半晌都沒有說話。
 
「嘿!妳,就是妳,那邊的孩子。」達芙黛爾突然起身,對著安潔拉之前關心的方向喊著,令後者反應不及。
 
一名婦人牽著女孩的小手,看起來應該是母親。母女倆回頭望著聲音方向,好奇的看著達芙。
 
「嘿!有位英勇受傷的女士想跟妳們談談,可以嗎?」達芙揮手高喊,也引起鄰近車輛跟人群的注意,開始竊竊私語。
 
母女的神情有些疑惑,不過還是努力擠過人群,緩緩地朝這輛馬車走來。
 
「妳──?」安潔拉想要發問,卻被達芙黛爾伸手阻止,另一手招呼那對母女上前。
 
攜帶女兒的母親看來一臉疑惑,達芙黛爾耐心的解釋原因:拯救了艾丹城的英雄想看看她救過的孩子,剛好車上也有食物跟水,能讓孩子休息。
 
母親感動得點頭,小心地伸手遞出孩子。
 
「把她抱上來,嘿!小甜心,妳今天過得好嗎?妳叫什麼名字?」達芙從母親手中接過女孩,將她抱到膝蓋上,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親暱地對她說話。
 
衣著骯髒、模樣狼狽的女孩上了車後,抿著嘴唇不說話,只是來回望著達芙跟安潔拉。
 
達芙伸手輕輕擦拭著女孩臉頰上的髒汙,輕聲又問了一次名字。
 
「伊妮芙。」女孩小聲地說著,似乎不再怕生。
 
「那麼,伊妮芙。能不能跟姊姊說,妳的家發生什麼事?為什麼不回家?」達芙捧著女孩的臉頰,小聲地問。
 
「鬼、鬼……有鬼燒了我的家。」提到可怕的回憶,女孩有些畏縮。
 
「乖,別怕。告訴姊姊,是誰保護妳們?是誰在鬼戰鬥?救了妳們?」達芙放慢了聲調,好讓小女孩能夠跟上速度。
 
「那邊的大姊姊。」小女孩伸出細嫩的手,食指指向了安潔拉。
 
「真的嗎?是怎麼救的啊?可以告訴姊姊我嗎?」
 
「那邊的大姊姊跟其他大哥哥姊姊一起進了城,他們殺了很多鬼,待了好久好久,我跟媽媽在路口上等,沒有一隻鬼追過來,其、其他人說都是大姊姊保護了我們,他們很辛苦很厲害……」小女孩毫無顧忌地接著說下去,女孩的母親不想吵到劍士們,伸手就要抱回孩子。
 
達芙伸手請對方耐心等候,轉頭去看安潔拉。
 
後者已經滿臉鼻涕淚水,用手摀住自己哭泣的聲響。
 
是喜極而泣的哭聲。
 
    蘿塔團長 行軍圖

 
  比預定還要遲一點的時間過後,軍團車隊抵達目的地─希露德北門。
 
身為魔劍士團的軍團長,蘿塔.埃洛因茲騎著身上有咖啡色斑紋的高頭白馬,抬頭挺胸、趾高氣昂地率隊走入城門。
 
「喂!魔劍士軍團回來啦!」
 
「蘿塔團長加油!剷除所有的鬼族吧!」
 
「快看,艾丹的難民都回來了。是魔劍士保護了他們啊!」
 
  歡呼、熱烈討論的聲音此起彼落,群眾情緒高昂地喊著各種話語。跟在團長坐騎背後的,是一百多名騎著不同品種的駿馬、閃亮的鎧甲和俊美的容貌同樣突出的劍士們,態度莊重的接受民眾們夾道歡呼。
 
  即使接近黃昏,但是從城門一路到廣場上,似乎為了這件事早先做好準備,觀禮的人潮不僅擠滿大街小巷,廣場周遭也圍了一圈人群。不僅如此,廣場中央豎立的雕像-首位建軍對抗鬼怪的貴族艾洛斯.尼庫勞斯,以手持利劍橫於胸前的姿態立著,雕像上也加以妝點了彩旗跟花圈。使得一個原本威風凜凜的感覺蕩然無存,倒是產生紈褲子弟的即視感。
 
「好久……沒來城裡了。」安潔拉四處張望。因為自幼在牆外的開拓鎮長大,成年之前很少涉足牆壁都市。
 
「妳畢業很久了嗎?學院就設在牆內啊。」達芙似乎恢復了精神,面帶笑意地看著她。
 
「感覺很久很久了。」安潔拉眺望城市,比起牆外更加高大且造型優雅的樓房、色調跟高度鮮明的鐘塔;晶瑩剔透的玻璃屋頂等設計令她眼花撩亂,一度不知道該看著建築還是人群。
 
 
  再來則是此次事件的主角—艾丹城的難民們,在經歷那麼悲慘的事情後又倉促趕路,如今終於回到人類的居住環境,得以再次擁抱親友,呼吸和平的空氣。人群的騷動造成場面一度十分擁擠混亂。
 
難民們被安排在補給馬車隊之前進城,安潔拉瞅著眼前眾多親友團聚的場景,似乎是觸景生情,不自覺地低下頭來。
 
「妳是在害羞?」達芙微笑著提高聲調,還低下頭去看安潔拉遮起來的表情。
 
「先別管我。」安潔拉不想解釋,低頭沉悶起來。
 
  在他們嬉鬧的時候,蘿塔回頭看了看隊伍後面,同時對著身邊一名隨行劍士舉手打了暗號。
 
「噢!又在獻寶了,妳要看嗎?抬起頭來。」達芙聲音傳來之際,人群的聲浪也發生變化,似乎正集中注意力在隊伍後面。
 
「什麼?」安潔拉本來還有些堅持,但是發現到情況有異,也抬起頭來。
 
  在他們乘坐的馬車後面,出現了幾台一看就知道是拼裝起來的長型馬車,車上還蓋起綠色布簾,慎重包覆的方式讓人聯想到死者送葬。
 
「那是什麼?」安潔拉睜大眼睛,淺綠色的眼眸像是翡翠一樣美麗。
 
達芙聳聳肩,轉頭示意安潔拉用看得。
 
  在蘿塔舉起的手向下一揮之時,收到信號的魔劍士也揭開布簾,露出裡面的內容物。
 
是鬼族!
 
安潔拉看到第一個反應,是嚇得幾乎要跳起來,過了兩秒鐘後才發現真相。
 
鬼族的屍體,被當成戰利品展示。
 
 
  在場群眾氣氛又達到新的高潮,隨手撒出的繽紛彩帶、鮮豔花朵多得快要能遮蔽道路視線了。隊伍最末端運送的戰利品一共有五大車,其中兩台是一群鬼族屍體堆成的小山,一眼望去難以點清準確數量。
 
另外三台則是長相特徵、能力相異的三隻獸形鬼,金屬光澤的外殼、武器造型的肢體器官,讓人有了一種彷彿在參觀藝術品的錯覺。
 
安潔拉看著最後三台車,卻突然覺得中間那台車的鬼族特別眼熟,仔細一看,不免瞪大了眼睛。
 
「那個……」安潔拉感到既驚訝又困惑,不知如何開口。
 
「妳沒有看錯,就是了。」達芙冷冷地回應,連看都不看
 
  載著鬼族屍骸的馬車也逐漸駛進城內,人們的情緒、舉止也發生變化,有的往後退比出避邪的手勢、默默禱告。有的對死去的遺骸吐口水、咒罵甚至丟出石頭,幸而道路兩旁維持秩序的衛兵反應機警,及時出手制止。
 
「這是在幹嘛?有什麼好看的?」安潔拉一臉不解,望向達芙黛爾。
 
「你是第一次來到牆內嗎?還是根本不知道?」達芙反問,陰沉的神色讓安潔拉懷疑自己是否做錯了什麼。
 
「歡迎來到亞哈盧哈━牆內王國的領地,女士。」達芙突然露出一絲微笑,像是被人逗樂似的:「今天是怪獸嘉年華慶典,我們就是展覽品,就跟幾天前試圖殺死妳的玩意一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263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Cecilio Jay作品|黑暗奇幻|魔劍士|Shadows Blade

留言共 3 篇留言

大漠蒼鼠
蘿塔的行軍圖好傳神!

09-12 09:30

白白無恥的伸手牌寫手
這次不評論文章嗎w (雖然後面還有章節接續,果然沒給人先看過不一樣09-12 09:52
蒼天落葉
感覺這裡的鬼族就跟明朝的清人一樣,殺一個就能領多少錢,被當惡魔恐懼,很難殺死

09-12 13:19

白白無恥的伸手牌寫手
的確……但是用滿州半農耕半遊牧民族當比喻?XD09-12 13:28
青菜
求問背景圖片!

09-13 16:45

白白無恥的伸手牌寫手
請繪師畫的 ~~09-13 20:48
白白無恥的伸手牌寫手
這位 https://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sss9326609-13 20: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wr199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有雷)牠:圓滿接續的靈...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dy567892喜歡軟畫風的朋友★
[漫更] 蘿莉百合 - 中秋雨♥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