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艾爾之光/艾愛(KEAS)】孩子氣的醋意

作者:夏歐/Chaou│2019-09-11 15:45:22│巴幣:216│人氣:378
※ 不知道為何劇情只是買菜日常卻爆了字數,雖然打了CP標籤但這篇的艾愛兩人其實還只是相棒關係(
※ 出現職業皆是史詩組,為魔界篇後時點、私設許多。
※ 若不合自己的口味請點選上一頁,感謝!




《孩子氣的醋意》
Elsword x Aisha(Knight Emperor x Aether Sage)




  日光是強烈卻不至於燙傷人的溫度,風的氣息拍打在臉上的感覺又是如此舒適。

  雖說這條擺滿食品攤販的商店街是既擁擠又滿溢著喧嘩聲,卻不會給人尖銳的不舒服感。因為知曉這是在艾爾力量的庇護下,人們看上去是如此幸福。
  也許是記憶裡未仍脫離巨大艾爾正在動盪時的生活,有時仍會產生這樣的光景是種錯覺,但心中充斥的澎湃與震耳欲聾的心跳聲,又有種活著的真實感。


  穿梭在市集中的一對男女,雖說打扮相對這個城市的人們而言是顯眼了一些。不過艾德城原是貿易繁榮的城市,聚集了來自各個地方的人,冒險者的存在對市民而言也早就見怪不怪了。

  其中的女性,身上包圍著紫色微光粒子,與她一旁漂浮著大包小包的物品上賦予的粒子相同,看來是一名相當仰賴魔力的魔法師。那些漂浮著的所有物,也能推測是她的魔力有所作用。

  向上伸長手臂,打直了身體,堇紫色長髮隨著動作擺盪著。女性的臉上稍顯疲憊之色,卻仍用著精神飽滿的嗓音道:「呼啊……好像很久沒有採購這麼多人份的食材了?晚上的聚會還真讓人期待耶。」

  「是啊,畢竟很久沒跟大家見面了。」在她身旁的紅髮男性,身後背著與他身形相襯的大劍,雙手掛滿了才剛採買的食材,那樣的數量與重量讓一般人看了都有些難以想像。這人臉上卻未顯露痛苦之色,或許是對自己的力量極有自信。

  「嗯——雖然有點被風之精靈嚇一跳啦……」
  愛莎回想了下當時蕾娜突然出現在前的畫面,不一會兒又將雙手抱在胸前,歪著頭:「嗯……雖然這麼說,還是不明白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呢?這麼費工夫地把現在身在各地的艾爾搜查隊集合起來……?不過也不是什麼緊急事件,真是萬幸。」

  「我覺得想跟大家見面不需要理由啊。」沒有特意去隱藏對聚會的期待,艾索德的口吻輕鬆:「愛莎見到蕾娜姐的時候不也是很激動的嗎?」

  「什麼呀?一副把我當小孩子的口吻?」維持著抱胸的動作,愛莎的臉貼近了艾索德,努了努嘴,瞇起的眼睛說不上是審視還是質問,因為下一秒她就退開來:「算了,為了今天我可不想計較這個。」

  「啊哈哈……」感覺到是似曾相似的互動,艾索德擺出尷尬地笑容。



  兩人離開了商業區,輾轉進入住宅區前往今日休憩的旅店。
  距離魔奇最近的都市:艾德,以繁華的商業貿易活動而聞名,人潮擁擠的市集,充斥熱情的喧鬧聲已是深刻在人們心中的畫面。但住宅區的熱鬧程度也不遑多讓,到處都能看見在嬉戲的孩子群,與陪伴在旁的大人們。

  但相較過去來到這座城市的時候,又有那麼一絲違和感。

  艾德曾經歷前領主瓦利的背叛,原因是其隱瞞住民私下研究對人類有著傷害性的納斯德,當時在艾爾搜查隊幫助下居民起義革命,而進入住民自治時期。
  而後,擺脫魔族侵略的班德王國,經過復原後王政也漸漸恢復正常,王權方與艾德居民經過幾番爭論,才使他們接受了現任分發至此管理的領主。

  那與記憶中的差異便是現任領主的政策,而且……


  「……啊!痛!」感覺到後腦勺被球體物擊中,礙於雙手掛滿了物品,艾索德只能聳肩縮了起來,嘴裡發出驚呼。

  「艾、艾索德?」愛莎也被突如其來的狀況嚇了一跳,看了看身旁的人,不一會兒從他身後掉下了罪魁禍首,一顆白色軟球咚咚地彈到地上,隨著跳躍的力度減低高度,最終它滾到愛莎的腳邊。

  「是哪個小孩子的東西嗎?」轉頭望著四周,艾索德發出這個疑問。

  「不知道呢……」愛莎彎身將軟球撿起,不一會兒聽見了金屬物質撞擊地板石塊獨有音色,並且那道聲響正往他們的方向靠進,接著在她身邊停了下來。

  愛莎抬眼一看,背著光的臉孔有些模糊,但仍感覺那孩子身上並不屬於人類的物質:面孔是鋼板焊接,眼珠是玻璃珠,雖說有些詭譎,卻難掩那孩子可愛的五官和滿是抱歉的表情。

  是一名少年納斯德。


  「不好意思,那顆球我和朋友的……剛才好像打到大哥哥了?」也許是製作技術不夠純熟,納斯德少年的聲音充滿無機質的雜訊,卻也非毫無感情。
  他看向艾索德,低下了頭,似乎有些擔心會挨罵。

  「我沒事啦,作為戰士身體可是很強壯的喔?」艾索德彎了眉眼,沒有見怪的意思。

  「戰士?」

  「是強大到能夠守護大家的人。」艾索德舉起雙手拿著的重物,像是展示自己的力量般。

  看到這個畫面,納斯德少年那玻璃材質的雙眼發起光來,雖然不太確定是陽光的折射,還是他睜著興奮的雙眼:「嗚哇!大哥哥好厲害——!」

  「哈哈……也沒這麼厲害啦!」納斯德那樣坦率的眼神,讓艾索德過去旅程中,在亞特拉斯站也有一名少年這麼誇獎過自己與同伴,赤色的雙眼頓時寫滿懷念。

  「真的很厲——嗯?」納斯德少年頓了頓,眨眨眼睛,看向自己跑來方向。艾索德和愛莎也聽見來自那處的呼喊,雖然因有段距離而顯得模糊,但很能確定是在呼喊某人,且是一名人類孩子的聲音。

  「啊……我朋友在叫我了呢……」少年納斯德騷了騷頭,看著艾索德,又感到羞愧般盯著自己的腳尖,最後還是決定鄭重地鞠躬道歉。

  「那個……大哥哥……真的很對不起!」
  「呃……不是說我不在意了嗎?」

  「呼呼,真是有禮貌的孩子耶?」愛莎忍不住摸了摸納斯德孩子的髮頂,意外地那是納斯德全身上下最為柔軟的地方。
  接著她拉起那孩子的手,將軟球擺在他的掌心:「給你,下次要小心點哦?」

  「嗯。」孩子看上去更加不好意思了,點了點頭,接過球便往他來往的方向跑去。還依依不捨地向兩人揮手。

  「……謝謝!」

  突如其來的相遇,也許不會再見面,但讓人心情愉快。
  旅程的美好意外似乎能讓人想起很多事,讓人確信那是自己存在的證明。彷彿是觸動戰士心中最柔軟的地方,艾索德的眉眼幾乎是彎著,嘴邊的笑容也未停下,他發出感慨。

  「納斯德和人類共存的城市……雷文哥真的做到了啊。」
  「雷文哥本來就是有這種能力的人了呀?吶、希望他現在笑容能多一些。」

  雷文·喀隆威,是現任的艾德領主。原先這個職位,王政方想指名由艾索德擔任,卻被後者以自己仍沒有領導住民的能力而拒絕了。
  事實上也是經過多次考慮後才如此決定,艾德還存有當年瓦利的研究室,伊芙大膽地提議希望能有嘗試讓人類與納斯德共存城市,作為她理想的納斯德王國與人類共存的計畫第一步。

  而這樣的人選,由雷文來擔任是再適合不過了,因為他自身便是與納斯德共存的證據。

  肯定是經過很多掙扎吧,艾索德其實難以想像雷文過往承受的痛苦,不管最終是何種抉擇,都需要巨大的勇氣。
  男人原先是想要拒絕,或許是心境上有所變化,還是自身已有覺悟,最後雷文還是擔當下來。


  我只是,想要證明我是誰。


  不管理由為何,那句話是如此鏗鏘有力。艾索德自己也是,選擇繼續旅行的理由,不只是那是構築他這個人的起始。
  作為艾里奧斯的劍,接納與艾里奧斯共存的命運,為此四處奔波,是艾索德選擇守護艾里奧斯的方式。

  但如果只是這樣的理由,旅行的同伴似乎沒必要是哪個特定對象。當然如果可以,艾索德自然想跟過往的所有同伴一起,那樣的想法卻過於不切實際。

  艾索德的雙眼聚焦於走在他前方的女性身上。
  為什麼是愛莎呢?心中的疑惑油然而生,是連他自己都難以名狀的情感。是習慣了嗎?還是更加……?

  苦苦尋找的韋薇爾戒指已經毀壞,愛莎原本被吸收的魔力也自此消散,反而變成她繼續探索讓自己變強的方式的藉口。
  艾爾搜查隊完成使命從魔界回來,聽聞了小隊被王國遣散的消息後,不知道有多少魔法師公會曾邀請愛莎加入,卻老是收到回絕。


  『我嗎?雖然這不像我會說的話……總覺得答應的話,好像否定了和大家旅行時的自己耶……雖然加入那些魔法師公會能更快找到答案,他們的提案也讓人心動。但是,依靠我自己的力量去尋找方法也行吧?畢竟我可是天才呀。』
  『……我也能一起去嗎?』
  『咦?』
  『那個……我只是想,即使艾爾不再動盪,但想破壞這份和平的人,今後還是會存在吧?』
  『所以你想要經由旅行蒐集情報嗎?一方面也能隨時注意艾利亞諾德的動向……』
  『還有,我想了很多……我是因為和大家相遇,才明白我是誰、我能做什麼。雖然不太好說明,但那種感覺相當強烈,一股我是屬於這裡的感覺。』
  『聽說愛利西斯姐姐即使回歸紅色騎士團,仍丟下崗位四處闖蕩耶……哈啊……雖然姐姐有自己的考量,就這一點來說你們還真怕別人不知道你們是姊弟啊。』
  『呃……』
  『唔、我是無所謂啦……反正照顧你也習慣了。』
  『是、是這樣嗎?』


  當時過於自然的要求和接納,反而讓艾索德忘記那個問題的核心。
  為什麼是愛莎呢?還是非愛莎不可?與自己一同成長的少女,並非是像蕾娜那般成熟可靠具有母親形象的女性;即使體悟到她具有強大的力量,身體卻不像姊姊那樣強壯;天生的性別差異自然不是他蛻變成男人時學習的楷模;說是聰慧的賢者又不比伊芙那般冷靜。

  明明是這樣的人。

  自己受傷的時候總是雞婆地湊了過來,好不容易建立起的成熟又在與對方鬥嘴時蕩然無存,思考方向不同而難以理解,原本還認為這樣的人是巨大的麻煩。
  經過年歲的沉澱,也能輕易地理解自己被擔心著,卻也不是如過往那般被獨自煩惱的至親拒於千里之外,能夠互相理解、互相幫助,對於這一點艾索德仍相當感謝……不,似乎也不是簡單地感謝就能表述的情感。

  那是什麼呢?堵塞在胸口的想法,卻不是痛苦,更多的是因為感受那份微妙的溫柔而想哭。
  這個、到底是什麼?



  艾索德停下腳步。
  好不舒服,自剛才從商店街出來後,就感受到一種違和感,彷彿被誰盯著,卻又感覺不到那人的氣息。

  「艾索德?」愛莎察覺到身後的動靜,皺起眉:「怎麼了?表情好奇怪。是剛才被擊中的頭還在痛嗎?」

  「不是……那個,愛莎。」艾索德望著四周,表情更加凝重:「妳有沒有感受到一種被誰看著的感覺……?」

  「咦?……怎、怎麼突然說這種話?」那個問句使愛莎打了個寒顫,思考都往她最害怕的東西跑去:「該不會……」

  「呃,現在是白天。」艾索德提醒,但仍維持著警戒:「畢竟艾德曾經有盜賊入駐,我比較擔心……」


  「嗚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從身邊傳來高分貝的叫聲,一道黑影從愛莎身邊竄過,抓住了她的雙手。愛莎被突發狀況(加上先入為主地認定那是幽靈)嚇得忘記維持魔力,幾袋食材因失去支撐而險些掉落於地。

  「……愛莎!」

  艾索德眼明手快地接下掉落的袋子,本來還想給那道黑影一記踢擊——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是不屬於他們的聲音。

  在出腳之前便聽到這道吶喊,艾索德臉上滿是莫名其妙。


  「您、您果然是愛莎·藍塔大人!!!我我我一直是您的粉絲!!!」那人的黑色兜帽掉了下來,露出青年的樣貌,蓬鬆雜亂的紅髮,笨重的瓶底眼鏡後還附帶過份閃亮的眼神。

  「呃、啊?」這是艾索德。
  「……咦?」這是愛莎。

  青年無視兩人的尷尬表情,又繼續道:「其、其實我是常駐艾德魔法師公會的學徒,在剛才購買魔法材料的時候,正巧在商店街看到愛莎大人!但太害怕是自己眼花看錯了、也有點不好意思,所以在自己身上施了減低存在感的魔法跟著你們……」

  那不就是所謂的跟蹤狂嗎?!
  艾索德估量起那名青年是否具有危險性,必要時他可不會猶豫去阻擋傷害自己同伴的人。可是看著對方連眼鏡都抵擋不住的真摯眼神,他感到自己的想法相當失禮……不,應該說,有這種反應的自己很奇怪。

  過去艾索德被艾爾搜查隊的夥伴評價擁有過度信賴陌生人的單純,如今面對現在眼前的狀況,內心卻微漾著不安。


  「哈哈……說是粉絲嗎?這樣我會不好意思耶?」愛莎笑著,但顯然對方過於狂熱的行為又讓她感到不太自在地想把雙手抽回去。

  「傳說中的魔奇艾爾搜查隊!拯救艾里奧斯的乙太賢者!」青年沒察覺到不對勁:「其實您在幼時就得到『大魔法師』稱號的事蹟我也有所聽聞,雖然聽說您一度因意外喪失魔力,卻還是能完成如今的成就……您果然非常偉大!」

  「連、連這種事都知道……?」但比起驚訝還有更要緊的事,愛莎提醒:「那個……你可以放開我了嗎?」

  「真是抱歉!我、我居然這麼莽撞!!」相對於愛莎,這位青年的反應似乎更像被碰觸的那位。接著他看著自己的雙手,開始喃喃:「咦?這麼說我和愛莎大人握手了?我在做夢嗎?……」

  「哈啊……哈哈……」愛莎並不擅長應付這類不按牌理出牌的人,只能乾笑幾聲。

  「不過……」像是想到什麼,青年從原先亢奮的狀態,露出一副被丟棄的小狗般的神情,眼鏡的反光也擋不住那份惋惜:「艾爾搜查隊完成使命解散後,不管各方公會如何對愛莎大人提出邀請,您都拒絕了。不僅如此還得不到您的消息,雖然我仍認為您還在艾里奧斯的其中一處活躍著,但……為什麼呢?您甚至拒絕了現代第七之塔的邀約,能進到那裡明明是魔法師的最高殊榮啊。」

  那個人……那是哭了嗎?
  一直沒出聲的艾索德眨了眨眼睛,視線飄向與自己同行的女性,原本面露尷尬之色的愛莎,表情變得平和了些。就像艾索德擁有的勇敢與天真,不自覺地會想去照顧需要幫助的孩子似乎是愛莎個性中的一部分。
  不可否認艾索德也是被照料著的一人,即使他始終不願意對愛莎使用「姐姐」這類稱呼。

  沒什麼關係吧?明明愛莎也曾關照過澄。
  但如果愛莎想開口安慰那名自稱為「粉絲」的青年,順著那個人的言下之意說話,問題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了。因為——

  愛莎如果有一點點否定「現在的選擇」的意思,也等於是否定了一起旅行的人。

  像是接收到那個視線般,愛莎瞄了下艾索德,眼神交錯的瞬間讓艾索德有些慌亂地看向別處,感覺到心臟鼓動更加喧囂。

  「我啊……」愛莎吸了口氣,整頓呼吸。
  「……嗯?」感覺到崇拜的對象將要說了什麼重要言語,那名青年安靜下來傾聽。

  「我可是任何時候都非常清楚自己想要的東西哦,也不會對自己的選擇後悔。」愛莎雙手抱著胸,回首凝望自幼經歷的種種,她臉上有的是釋然和自信:
  「比起別人來告訴你答案,自己努力得來的東西不是更加甜美嗎?魔法的真理也是如此,學習而來的是知識,自我理解進而使用的是智慧。這也是為什麼魔法師即使畫了相同的魔法陣,造成的結果也會有所差異的原因。」

  「雖然你不一定能懂啦……我的經歷、我的人生,造就了我的答案……」她最後揚起笑容:「我不討厭冒險,就是那樣而已哦。」

  「……」
  「……」
  聽著這段話的其他兩人陷入短暫的沉默。

  青年毫不掩飾高亢激昂,頓時哭了起來:「呃、呃呃呃!!太、太帥氣!!真不愧是愛莎大人!!!」

  接著從青年嘴裡所說的,他打聽的有關愛莎的過往,卻不全然是艾索德知道的模樣。有在艾爾搜查隊的記憶,也有愛莎年紀輕輕就拿到大魔法師稱號前的事蹟。


  艾索德從之前就有一種感受,大概是在艾利亞諾德時,看著愛莎解開古代封印……她是那麼厲害的人嗎?也不是質疑魔法師的能力,但這種想法讓他感到不太真實。

  與姊姊愛利西斯經過長時間的分離,透過一起旅行而得知對方自己過去不曾知道的一面,那讓艾索德感到姊弟兩人的關係有所親近,因此他感激著擁有那段回憶。但為什麼愛莎的話,知道愛莎過去的事蹟時,卻讓他惶恐呢?
  所以並不是知道一個人的其他面貌時都有親近感的嗎?

  不對,那是因為,他們有很長的時間都待在一起。不管愛莎過去是什麼模樣,至少對艾索德而言,他們是一起成長的存在,因此知道了他所陌生著的那一面時,會有這個人頓時離自己相當遙遠的恐懼感。


  ……我應該很了解愛莎吧?
  明明……我……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對方應該不會背棄作為同伴的他。
  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


  為什麼是愛莎呢?
  為什麼會……害怕……?


  不要……離……


  「……?!」捕捉到那一丁點想法的艾索德睜著雙眼,覺得呼吸窒礙。
  非常煩躁、很想逃跑,但自己已經不是小孩子了,發脾氣的話顯得自己既醜惡又沒風度,卻又不想默不作聲地讓自己一直處於這個討厭的空間。

  「法陣描繪」、「治療用的藥水配方」、「魔力控制方法」……盡是艾索德聽不太懂的術語。但兩人的對話總會有空隙的時候,只要在適當的時點介入,就能帶愛莎回去。

  好像感受到來自一旁不耐的視線,青年打了個哆嗦,眼神也怯怯地看向艾索德,才發覺後者手上拎了不少剛才採購的食材。
  青年剎時也想這樣佔用對方時間似乎不太好,於是搔了搔後腦:「我、我還有很多問題想請教您!啊!今晚公會中有魔法師的集會,不知道能否邀請您……」

  「抱歉,我們今晚已經與其他朋友有約了。」還沒等愛莎開口回絕,艾索德搶先一步。

  「那、那個是傳說中的艾爾搜查隊嗎?!還是愛莎大人現在的同伴呢?」
  還不想那麼輕易地放棄與偶像討教的機會,青年點了點自己的手指,怯懦地發問:「那、那麼我能去嗎……?」

  「那可不行。」
  艾索德看上去盡是想擺出相當惋惜的樣子,但語氣強硬地完全沒給對方任何希望:「我不能沒經過其他朋友的同意就擅自下決定,不好意思。」

  「這、這樣啊……」果不其然,聽到這樣答案的青年,擺出一副快要哭出來、可憐巴巴的模樣。

  搞得自己很像壞人。
  艾索德抿了抿唇,轉過身,決定不去看那個人,還有愛莎臉上表現出的困惑。說實在的他有些心虛,連帶口氣都摻和著稍稍無奈:「愛莎,走吧。」

  「啊?……艾索德!」愛莎只好跑向她所喊的那個人,但仍懷有猶豫地回望那名青年。
  她想了想還是道:「抱歉,今晚真的不行。要是有機會下次再拜訪吧?」

  「咦?咦咦咦咦咦——???」


  艾索德只好裝作沒聽見後方傳來的歡呼。


  「等、等……艾、艾索德——!!」

  ……
  不自覺疾走地步伐還是因為那聲呼喊緩慢了下來,艾索德轉身看向愛莎……還有那名意料之外的青年。
  沒看到那個身影,看來是因為太過高興,而將期待帶回去等待愛莎的訪問。

  為什麼要答應啊?原本是想這麼說的,但艾索德也明白自己有點反常,且從愛莎的表情來看,她知道他很不對勁。
  紅瞳的聚焦先是向旁飄移,思考了一下,艾索德嘴巴微啟,最後只能吐出乾癟的句子:「妳……沒事吧?」

  「嗯……我沒事呀?」愛莎的眼睛瞇成一條細線,想從眼前的人身上看出什麼端倪,接著她雙手叉腰:「反應古怪的人是你吧?說那樣的話會讓別人覺得我們很高高在上耶?」

  「……我的話很奇怪?」

  「啊,不是……」愛莎回想了一下,不管是應答、措詞,以艾索德而言都是可圈可點,要說是哪裡怪異的話:「是你的語氣,一副要把別人趕跑的樣子。」

  艾索德吸了口氣:「但對方的行為已經是跟蹤了吧,光是如此就讓人覺得可疑。」

  「雖然你這麼說也沒錯,但看起來沒什麼惡意——」那人的行為是浮誇了些,某種角度而言確實會讓人不舒服,但沒必要這麼被質疑。
  愛莎更加在意的,是艾索德言語中的怪異感。嗯?質疑?那個艾索德嗎?

  愛莎喃喃著:「……不對……」

  「艾索德,你不是會說這種話的人吧?」
  「……」

  艾索德再次不願意與愛莎對視,微皺的眉頭看上去還有些痛苦,雖然什麼也沒說,卻像在鬧脾氣般。
  還是在忍耐什麼呢?加上那時艾索德一個人拿著重物,若是身上有痛楚的話,自然會不耐煩地想趕快去回住所休息。

  愛莎是這麼猜測的:「到底怎麼了?不會是在忍著疼痛卻逞強不說吧?」

  「好了,讓我看看吧。」嘆了口氣,露出哄孩子似的微笑,愛莎繞到艾索德的身側,抓著對方的肩膀和頸部後方,開始翻開頭髮查找被球擊中的地方。

  雖然早也不是第一次在檢查傷口和包紮時有過碰觸,可能是經歷剛才反常的情緒,艾索德第一次感受到那雙手的撫摸、女性身上的氣味,會使胸口有股微妙的騷動。但神經卻不再那麼緊繃,而安心下來。

  「嘶……」似乎是找到那一處,確認時按壓的疼痛自後腦與脖子神經傳來,艾索德瞬時抖了下肩膀。

  「唉……明明都腫起來了。」愛莎一副果然是如此的語氣。接著拍了拍艾索德的上臂,示意要他打開掌心,好用魔力取走幾袋食材。
  愛莎退開幾步,道:「回去再做消腫處理吧。」

  沒想到被當成是因為不舒服而鬧彆扭,有些不甘心地想著似乎該把某些想法傳遞出去,艾索德開口,試圖再繼續對話:「那個……如果不是按著並不會感覺到痛……」

  「也不能放著不管吧?」愛莎對此感到不解。

  「……」艾索德停頓了下:「不是。」

  「嗯?」

  「不是那個……」重新整頓呼吸,再次開口:「話說回來,妳怎麼擅自答應剛才那個人了啊?」

  畢竟艾索德對那人的評價是不可信的,這麼問也是情有可原。愛莎的表情卻相較游刃有餘:「呵呵。什麼嘛?是在擔心我?」

  為什麼那麼輕鬆地說出口了?艾索德感到一陣無奈:「妳連對方就在附近都察覺不了,要是對方還有更奇怪的魔法,妳一個人不是很危險嗎?」


  「嗯?我可沒說我是一個人啊?」
  愛莎睜大眼睛,彷彿認為對方的想法很不可思議。

  「啊?」
  聽到那樣的說法,艾索德也困惑了起來。


  「真是的……之前不是說了非必要的時候不能單獨行動的嗎?你忘記了嗎?」愛莎撫額:「而且我一個人的話,你要去哪裡啊?」

  「……我可是劍士耶,到魔法師公會能做什麼啊?」而且居然沒徵求我的同意。艾索德不禁小聲地咕噥著。

  「這倒是不用擔心,為了戰術變化還是提高緊急應變的能力,想要學習體術的魔法師也不是少數,當然作為天才的我是不需要啦。」
  將手指放在下顎點了點,愛莎作出思考狀:「雖然說是交流,但我想用我的學識來交換一些魔法師們使用的門路的情報,嗯……提供的知識的水平就取決於情報的價值囉?」

  「呃……是喔……」隨性地回覆。
  也許是放下心而產生了一股脫離力感,或者是得知對方仍算有在考量自己的事情,艾索德心情平復許多,也懶得去爭論或反駁。

  愛莎看著艾索德,推測大概是恢復平常的樣子了。而那一瞬間,似乎是捕捉眼前的人的想法,不經意脫口而出:「艾索德……你剛才……該不會……」



  「是那種擔心自己的東西被搶走的小孩子吧?」



  「什、什什什什什麼?」
  艾索德的眼神顫抖了起來。很想多反駁什麼,但因為愛莎所言似乎說中了他沒有去想過、但感受又真實的部分,因為就連說「才不是那樣」都很奇怪,只能這樣說著。

  「哈哈,真沒想到耶?」愛莎挑眉。
  妳在說什麼啊?我才不是小孩子!……沒有注意到艾索德並沒有如平常那樣回嘴,愛莎仍得意洋洋地說:「真是需要人照顧的弟弟,不過你放心吧,在你長大之前姐姐我還是會一直在你身邊的哦?嗯?」

  「唔……」發出意義不明的單音詞,艾索德已經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
  雖然他的膚色是健康的如日光的顏色,並不像澄那般的白皙,但血液沸騰時而造成的紅色,在他臉上仍清晰可見。

  愛莎才發現他的舉動多麼異常,過了幾秒鐘,也才驚覺自己說出多麼羞恥的話:「嗚咿——那、那個——」

  「笨、笨蛋!我、我的意思是說!!那、那個——大家就算分開也還是在你的身邊啊??晚上不就能見到大家了嗎?所、所以……那樣……」
  雙手擺出否定的姿勢,愛莎開始語無倫次,瞬時竄紅的臉蛋跟耳根,似乎都能看到頭上冒煙,簡直像被煮熟了。

  「我……」艾索德好不容易能發出聲音:「……這個我當然知道啦!!」



  為了轉移話題,視線才飄到不斷被遺忘的可憐食材們,也不知道是誰先開口的。

  「快、快點回去吧,蕾娜姐姐生氣可是很可怕的……!」
  「啊……哈哈哈!……我、我同意……」



  明明日光是強烈卻不至於燙傷人的溫度,但風怎麼樣也吹不掉臉上的熱意。



〈終〉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255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艾爾之光|ELSWORD|艾愛|艾索德|愛莎

留言共 1 篇留言

謝七鋒
算是有段時間的文了,現在才注意到,這對真的甜阿!

04-20 10: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natusak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問卷/艾爾之光】我的電... 後一篇:【艾爾之光/艾愛(LKE...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xzp83502在線上巴友們
小屋更新中 歡迎進來參觀座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