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在黎明前向世界說晚安》3-8 隱居生活裡的意外消息

作者:月殼表面│2019-09-11 09:45:54│贊助:1,010│人氣:260

前往 上一回

字數:5500字 預計閱讀時間:13.8分鐘


  「妳想去看看嗎?」

  伊芙看見全副武裝的帝國軍士兵在水族領地裡徘徊遊蕩,露出深切的關懷神色。瓦特蒙心想大事不妙。對方看來是通用作戰隊伍。是洛君領軍那還好說,但帝國第二皇子才剛立下大功,怎麼會來這窮鄉僻壤?等一下弄個不好,瓦特蒙可拿不出辦法。而且現在最怕的就是向帝國透露伊芙的消息。能不接觸最好,如果伊芙忍不住出手,瓦特蒙希望伊芙把他們一個不漏地全部殺光。

  為了伊芙,瓦特蒙可以許下這樣喪心病狂的願望。

  「當然。」

  伊芙完全沒有顧慮到瓦特蒙心中的擔憂,斬釘截鐵地說。神啊。瓦特蒙在心中喃喃地感嘆。

  伊芙和瓦特蒙沿著平緩的河床往上游走。河川蜿蜒如蛇。伊芙想起洞窟中創世神話巨木的隱喻。河川就像偷蛋的蛇盤繞在巨木象徵的山體之上。不久,他們看到了另外一個帝國軍的宿營地。這裡哨兵戒備的範圍比較小,靠近觀察可以清楚的看見軍隊旗幟的細節。軍旗用了帝國的貴色,代表這個軍團是皇帝直屬部隊,上面還有深褐色的繁複紋飾。

  「第四皇子。」

  瓦特蒙看到旗幟之後自言自語,伊芙說:「誰?」

  「第四皇子,蝮蛇一族的代表人。妳應該見過,她也有參加洛君的晚宴。」

  伊芙回想晚宴座位排序。第四皇子,以排位來說會坐在洛君左邊。啊,那個聲音扁平、言語惡毒的女人。對於洛君用優雅而犀利的方式回擊第四皇子的酸言酸語伊芙感到很是痛快。但現在想起來洛君有些過於衝動了。如果當時她沒有揭示伊芙的實力,第一皇子天馬也不會領軍搶人,造成如此混亂的局面。前往國舅居所的路上,剩下的只會是嘉兒手裡的短刀,和百口莫辯、退無可退的子晴和伊芙。伊芙現在也不會在這裡。

  世上因果實在福禍難辨。

  「嗯,我有印象。」

  「就連西方的蝮蛇也編制通用作戰隊伍了嗎?」

  西方的蝮蛇是僅靠單一族群,也就是僅靠同一地區同一族裔的成員就能在帝國佔有一席之地的強盛群體。可想而知各個蝮蛇成員的化身都兇猛強勁。現在他們也開始編制以人形為主的通用作戰隊伍,看來帝國是認真的打算越過橫斷山脈擴展領土。

  「到底什麼是通用作戰隊伍?」

  伊芙只從嘉兒口中聽過這個詞彙,但嘉兒也只是一知半解。伊芙因為不能變身,每次和猛獸對陣都心驚肉跳。一般人出身強健族群,對上人形以一當十都不是問題。帝國幅員廣闊、族群眾多,根本不缺人才。為什麼硬要規定所有人都維持人形?

  「通用作戰隊伍是以人形為基礎編制的軍隊。」

  「我知道,只是不明白為什麼要這樣。」

  瓦特蒙看著伊芙,好像看著最不該問出這個問題的人那樣,一副莫名奇妙的表情。伊芙說:「幹嘛?」

  「沒事。」瓦特蒙轉過頭去,說:「就像在這座山裡,我化身為馬寸步難行,換作是妳就暢行無阻對吧?」

  「那是因為我是壁虎呀。」

  「妳才不是壁虎。」瓦特蒙尖聲抱怨。巡邏的士兵似乎聽見動靜而四處張望,伊芙和瓦特蒙趕緊蹲低。等到士兵離開,瓦特蒙說:「算了。現在帝國越過橫斷山脈向大陸東方進發,接下來會遇到的地形都是帝國沒有,或是相距遙遠的部族才能適應的環境。要招募當地住民、訓練部隊需要花費的時間太長。遇到已經有統治體系的地方,這麼做在政治方面也不現實。」

  「如果部隊的士兵都維持人形,戰力受到環境的影響會比較輕微。甚至只要調整裝備就能克服地形的影響。」

  「但是人形的戰力和化身相差太遠了呀。」

  瓦特蒙又擺出那種無言以對的態度。伊芙肘擊瓦特蒙,她說:「又不是每個人都像我那樣。」

  確實是這樣沒錯。就連洛君的通用作戰隊伍,除了副將大刀傑克以人形領軍作戰,其他將領都化身出陣。維持人形戰鬥能力還能達標的人實在太少了。

  瓦特蒙想了一下要怎麼說服伊芙才能讓她理解通用作戰隊伍對於帝國擴張的必要性,他說:「就是有和無的區別吧?如果無法適應環境,戰鬥能力再強也沒有用。」

  「是這樣嗎?」伊芙嘆一口氣,她說:「軍隊只用來保護家鄉不好嗎?」

  這倒是個超越瓦特蒙視野的問題。瓦特蒙只想著要怎麼達到目的、達成上級下達的任務,而沒有想過為什麼需要?這不怪他,瓦特蒙從小就是依著別人的願望過活的。

  瓦特蒙考量著通用作戰隊伍的戰略目的。為什麼已經統御西大陸的帝國這麼急著繼續擴張?為了皇帝一人的貪得無厭有必要這樣興師動眾嗎?現在的皇帝已經享有數個世代都享用不盡的榮華富貴,皇帝背後有什麼在驅動著他?

  真理教。

  心裡不自覺跳出的答案讓瓦特蒙頭皮發麻。不不,不要妄自揣測他人動機。瓦特蒙有點逃避地這樣想著。他說:「這和現任皇帝的理念有關吧?」

  「理念?」

  「天下為公,萬民一心。四方百族不分你我,族裔之間再沒有隔閡。簡單地說嘛,就是世界大同吧?」

  「你。」瓦特蒙對於帝國的情資熟悉得讓人有些害怕。皇帝的理念?瓦特蒙又不是皇帝的直屬文官,胡亂地說些什麼呢?伊芙說:「你很瞭解呢。」

  「因為我之前到帝都其中一個任務就是蒐集帝國情資,弄清楚現在各個勢力之間的關係和帝國對各個族群的態度。」瓦特蒙沒有做虧心事,也就沒有察覺伊芙心裡的芥蒂。他直直地解釋:「卡哈拉大哥和第二皇子結盟之後,了解帝國的政治情勢就變得很重要。等等,妳看。」

  瓦特蒙指向這個營地的主帳。一行人從主帳中走出,被前後各兩名士兵押送的女子不管是服飾還是樣貌都讓瓦特蒙感到非常熟悉。

  「是帕菲。」

  伊芙驚叫出來。為什麼帕菲會在這裡?第四皇子的軍隊已經進入水族的村落了?還是帕菲落單在外被俘虜了呢?走出來不到幾步,帕菲被帶入另外一個帳篷,原先走在前後的四名士兵並沒有跟進去,只是站在帳篷外面站哨。

  進入帳篷之前帕菲的視線轉過來,正好和伊芙四目相對。伊芙心頭一緊,空氣彷彿凝結下來。要出手嗎?不出手嗎?顧慮到身後還有瓦特蒙,伊芙不能貿然行動。但如果不救帕菲,她會怎麼看待自己呢?懦弱的混蛋?見死不救、忘恩負義的人?如果她大聲向我求救呢?為了自己所愛之人,就像瓦特蒙說得那樣,這麼做也是可以的吧?伊芙手按在柴刀上,下定決心似的想著。然後帕菲躲開視線,輕輕地擺手:「不要過來。」

  世界上居然有如此善良之人!相比之下自己實在太過自私。伊芙感嘆帕菲善良的同時又對自己的猶豫感到羞恥。

  瓦特蒙察覺伊芙躬起上背,如弓滿弦,他趕緊按住伊芙的肩膀要她稍安勿躁。現在的場景瓦特蒙似曾相識,事情或許不是他們想像的那樣。

  瓦特蒙想起來了。是嚮導。戰鬥部隊在初入一個區域的時候會在當地招募嚮導。因為還對嚮導抱有戒心,其出入營帳部隊都會派士兵監視。瓦特蒙感到很欣慰,不知道為什麼伊芙突然和他心意相通,沒有衝動行事,一個提示就安分下來。

  「阿漢,我們去主帳看看。」

  「現在嗎?」大白天摸到帝國正規軍的主帳裡面?伊芙腦袋還好嗎?

  「雖然有衛哨,但營內幾乎都沒有人在活動。我看他們打算在夜晚發動突襲,現在反而是比較鬆懈的時期。」

  「妳確定嗎?」

  「你不是戰鬥部隊嗎?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

  「我又沒有摸過哨。」

  「走啦,不要怕。被抓到就說我們是附近的村民就好了。」

  「那不就是跟帝國軍說這附近有個可以剝削的村落嗎?這怎麼行?」

  聽到這裡,伊芙往後微微退縮,右手握拳抓著衣襬。瓦特蒙的話語適得其反,伊芙現在不能放著帝國軍不管了。她說:「我要去確認他們有沒有靠近村子的意圖。」

  「女娃!」

  「你留在這裡。」

  瓦特蒙低聲叱責伊芙,但是伊芙取下斗笠。她閉上眼睛,舒緩地深吸一口氣,在瓦特蒙視線晃動跳離她的間隙如漣漪般漾開,消失不見。

  伊芙盯著遠方衛哨,感受在場的人的氣息。回想蘇枋當時靠近她的身法,伊芙調整呼吸,再睜開眼睛的時候意識清明平靜,像是融入了空氣,感覺連陽光都穿透她的身體。她沿著能維持這種狀態的方向前進,三兩下走到主帳陰影處蹲伏隱蔽下來。貼著帳蓬,她可以聽見裡面的人說話的聲音。

  「薇裴琳娜大人,請您不要再抱怨了。」一個男人說,聲音聽起來已經有點年紀。

  「你要我不要再抱怨,好呀。」回應男人勸戒的女人聲音扁平,很有特色,是第四皇子。她說:「偵查結果。」

  「斥候才剛派出去,最快還要一兩個時辰吧。」男人的語氣有點為難,但是沒有說出:「我只是要您看開一點。」這種僭越的話。

  「就是因為你們這麼怠惰,我現在才會在這裡。接這種破爛隊伍。哼,就憑洛君那種貨色也能當申港總督。皇帝眼睛瞎了嗎?」

  「薇裴琳娜大人,對於皇帝陛下的詞語還是拿捏一下比較好。」

  「你的意思是說這裡會有向皇帝進讒言的叛徒?」

  「小姐是將來要承擔蝮蛇一家的人,任何時候都應當要謹言慎行。」

  「你以前不會說這種話。」這是女人唯一一句語氣平和的話語,之後又再度刻薄起來。她說:「哥哥死了之後大家看我的眼色,你也看到了,連講話都會顫抖。真是滑稽。你也要這樣嗎?」

  「人是不會變的,變的是人的關係。既然族人們已經表達出建立關係的意願,薇裴琳娜大人也應該有所回應。不過。」

  又是一個近乎完美的回答,只是後面接著低聲話語,男人好像在說悄悄話。應該是順著女人的惡毒話語,因為女人聽完咯咯地笑。這個男人也太寵她了!從剛剛的對話聽來,男人應該是身兼指導者的侍從。女人身為第四皇子,是將來要身為上位者的人,如此刻薄地看待下屬真的可以嗎?

  笑完之後安靜了一會兒,女人又長聲嘆道:「啊,好閒啊。」

  「小姐要不要趁隙學著處理一下軍隊的庶務呢?」

  「那種事情啊,是我的工作嗎?」女人打了一個呵欠,她說:「讓他們弄一弄和我彙報就好。」

  「小姐還是多關心一些吧?要事都藏在細節裡,見微知著能預防很多事情。」

  「那你看到的時候再告訴我就好了。」

  「這麼說來,最近聽說將軍們不是很安分呢。」男人似乎早就想好了要稟報的事項才開啟關於軍隊庶務的話題。他說:「薇裴琳娜大人到了這裡之後一直沒有下達指示、深入敵人腹地也沒有帶上大部隊。將軍當中有人開始感到不安了。」

  應該不是不安,而是對薇裴琳娜的剛愎自用感到不滿吧?伊芙心想。洛君就連行軍返回帝都,每天都會定時集合將領確認部隊情況、依照眾議微調行進路線。薇裴琳娜想要領軍作戰,完全不和將領們溝通是不行的。這不是薇裴琳娜能力的問題,而是將領們的自尊問題。

  「沒有接到指示就去操練啊。第一天當將軍?作戰作戰,每個人都只有肌肉沒有腦。我們的目的是降伏帝國裡還沒有歸化的部族。他們歸順之後就是我們的人,打什麼打?這麼想死嗎?死了我還要哀悼,盡找麻煩!去跟那些廢物說他們現在沒有用處,乖乖等著。」

  「薇裴琳娜大人事情想得很長遠呢,當面跟他們說會不會比較好呢?」

  「夏蟲不可語冰,多費唇舌。他們急,難道我不急嗎?本來水鄉只是個空有腹地的落後地方,現在出了個洛君,不到三年就打開東方關口;黑目那群磨磨蹭蹭的傢伙什麼都做不好,跑去務農居然也爬得起來。每個人都想哥哥像天馬皇姐那樣所向披靡,接連建功。結果呢?他死了!」

  薇裴琳娜說到最後聲音裡竟然摻了點哭腔,只是語氣馬上又振作起來。她說:「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樣子?天馬皇姐是南方森林族群的實值統領,人多勢眾。我們是什麼?還在那裡分家族、立支系。我成功不是全蝮蛇的光榮嗎?每天都想要佔功勞,小鼻子小眼睛。」

  「小姐很敬重第一皇子呢。」

  「我才沒有尊敬她。以前她空有武力卻不動腦袋,我們還能跟她抗衡。現在她從水鄉那裡得了個野丫頭。瘋瘋癲癲,沒想到居然這麼厲害。哪,你還記得吧?」

  「小姐是說子晴姑娘嗎?她在伊格爾鎮壓作戰使用的戰法確實很精彩。」

  現在子晴居然在天馬麾下!伊芙內心求著薇裴琳娜說多一點關於子晴的事。不過對於薇裴琳娜,子晴並不是需要特別談論的人。薇裴琳娜說:「各個勢力的平衡又要改變了。蝮蛇一族想要存續,我現在一點錯都不能犯。他們懂得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感覺嗎?不對,不完美就是犯錯。奧東。」

  「在。」原來男人名叫奧東。

  「我要擬一個講稿,大約二十分鐘。內容是向部隊呼吿目標、激勵士氣,順便傳達我們之後的戰略走向。」

  之後薇裴琳娜就和奧東商討演講的明確目地、相應的段落架構,至於用字遣詞的風格定調。平時口無遮攔,薇裴琳娜卻對公眾演講這麼細心。如果是其他人就丟給底下的文官處理了。看來每個人重視的部分都不一樣。

  伊芙等到他們寫出第一版講稿,開始修正語句的時候才轉身離開。

  從遠處就看見伊芙走過來,瓦特蒙卻看不清楚伊芙的動作,感覺伊芙斷斷續續地在空間中跳躍。

  「怎麼樣?」

  「第四皇子人還蠻好的。」

  「這是什麼結論?」瓦特蒙看伊芙精神有些恍惚,摟著她的腰往回走。他說:「她請妳喝茶了嗎?」

  「沒有。」

  伊芙的頭往瓦特蒙的手臂外面傾倒,瓦特蒙趕緊把她的頭甩回來,靠在自己身上。伊芙身體癱軟、腳步飄忽,瓦特蒙只好背著她回家。

  「原來如此,只是要收編還沒有加入帝國的族群嗎?那我們這裡應該沒事。不過他們怎麼會知道這裡有一個水族聚落?就連在這個村子水族的活動也像傳說故事一樣。」

  「不知道。」

  伊芙坐在床上,雙眼放空,視線低低的。瓦特蒙幫她褪下鞋子外衣。伊芙手放在大腿上,手指放鬆彎曲,一點生氣都沒有。剛剛一路上伊芙只就瓦特蒙的提問做簡短的回答,好像傻了。瓦特蒙幫她按摩手掌,希望可以讓她恢復精神。

  「他們還有提到什麼嗎?」

  「子晴。」

  「她怎麼了?」

  「她在第一皇子手下做事。」

  「那孩子怎麼會跑到那裡?」

  「我不知道。她有自己的追求,我跟不上她。」

  子晴居然會在第四皇子和她下屬之間的談話中出現,而且還服侍著第一皇子?這樣複雜的關聯已經超出瓦特蒙能夠理解的範圍。想到伊芙現在的精神狀況,瓦特蒙說:「算了。平安就好。」

  「這是什麼?」伊芙看到瓦特蒙將鑲嵌石榴石的黃金手環綁在她的手腕上,一下子清醒過來。

  「真的有用啊。」瓦特蒙感嘆的說道。他跪在伊芙身前,輕撫摸伊芙手背,說:「妳醒來那天把它丟在地上,全部都散開了。我請阿梅把手環編回去。原本的形制太複雜,阿梅還有幾個珠飾編不進去。手環很早就修好了,可是我一直不敢拿給妳。」

  「那你現在?」

  「紅花說這是錨定心神用的圖騰,我就試著看有沒有用。妳今天好可怕,我還以為妳會像煙霧那樣整個散開。」

  害怕妳會消失不見。瓦特蒙也和自己抱有著一樣的情感,伊芙將頭靠在瓦特蒙的肩膀。她說:「對不起,我不會再那樣做了。」

  那天他們沒有到田裡工作,在家吃完飯就早早休息了。三天之後山裡的騷動消失,薇裴琳娜應該順利降伏水族聚落了吧?

前往 上一回



  如果大家覺得喜歡,還請多多給予GP和留言──!

  知道大家都過得很好,就足夠了。

  順便非商業宣傳一下新作品。這次參加了2019 POPO華文創作大賞徵文活動。

  主題是台灣在地探險奇譚,題名《福爾摩沙異聞卷:太魯閣地下洞窟》(網址:https://www.popo.tw/books/686964),只要花三分鐘註冊POPO就能免費觀看,還請大家多多捧場(鞠躬)。

  下回,道可道,非常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253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史詩|奇幻||旅行|創世神話|冒險

留言共 1 篇留言

冬雪
d(d'∀')d(d'∀')

09-11 16:56

月殼表面
(ノ∀`*)(ノ∀`*)09-11 17: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Costortois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在黎明前...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爆末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oison203011有緣人
歡迎進來隨便逛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8: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