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老城魅影(下)

作者:Hsin│2019-09-11 04:49:08│贊助:1,008│人氣:297

  一轉眼就是日落。我們信步繞進小巷,外帶了蔬食口味的中東口袋餅,炸鷹嘴豆餅夾在爽口的生菜裡,淋上芝麻醬和茄子醬,雖然吃相難看,但是無庸置疑地美味。她真誠向我推薦了接骨木花蜜沖成的氣泡飲,加上檸檬片,倒也頗有品味。

  漫步在往山上宿舍群的路上,夜幕低垂,只剩一些餘暉還在天際的那頭使勁燃燒,但也終將沒入山的那側。她步伐輕快,身體力行著她那套散步哲學:只要時間許可,何必搭交通工具嗖地抵達目的地,與沿途的花草樹木錯身而過,因為這也是某種形式的揮霍生命。

  這麼說來,我還真是個揮霍無度的人。大概從交換回台開始,人生就馬不停蹄地向前跑,只看著目標,也只看得見目標;像是賽馬,所有與目標無關的人、事、物都被隔在視野之外,日子成了可以利益與產出度量的單位,彷若只要鬆懈片刻,構築著的未來藍圖就會塌陷。

  我時常陷入某種偏執,執意要讓每分每秒都產生意義,彷彿不這麼做,我便是有罪的。然而這是不可能解破的詭局,因為意義的產生沒有客觀標準,一如我無能也無權評斷他人的生命有無意義。再者,罪由何而來?沒有審判便無所謂罪過,沒有律法便無審判依據,那麼律法由誰制定?倘若我疑神,便也該質疑這套我無端執著的虛幻律法,這項或許根本莫須有的罪名。又或者說穿了,我只是在自套枷鎖,之所以質疑神的存在只是不願承認自身的渺小,於是我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死後審判,唯有我才能夠審判我自己。

  就這麼奔馳了五年,一下子五年就過去了。竟然已經五年了。我對這條通往山上宿舍的路已經毫無印象,甚至再努力回想,也記不清上一回這樣毫無目的的散步是什麼時候了。

  她忽然驚呼一聲,拉回了我的思緒,只見她往旁邊蓊鬱的林子小跑步過去,回來的時候神神秘秘地將手藏在身後。「猜猜我找到什麼?」

  「杜賓根的空氣?」

  她翻了個白眼,卻依舊笑了出來,將手裡那朵向日葵湊到我眼前。

  原本我想說個無聊的「原來是香蕉啊」的冷笑話,卻怎麼樣也開不了口。在三一八學運五年後,在這個皎潔的明月夜裡遇見太陽花,實在是相當幽默的一件事。

  「太陽花學運的時候,我還只是個小高二,除了讀書考試什麼都不懂,無知得可以。」她捧起向日葵的花瓣,親暱地湊近臉,像是珍惜已久的玩偶,「上了大學,才慢慢接觸一些文字和影像的紀錄,真的很佩服當初參與的學生,也很扼腕沒有親身參與,畢竟太陽花真的是我們這一代覺醒的契機。最近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佔領立法會,一直讓我想起當初在立法院遍地盛開的太陽花,勇敢的香港人們,真希望他們都好,希望⋯⋯不要再有更多傷亡了。看到那些警察打人的畫面,那些瀰漫視野的催淚彈,戴起頭盔口罩全副武裝的年輕人,挺身擋在年輕人面前手無寸鐵的母親⋯⋯我看見的是,香港在流血、在流淚,為什麼有些人就是能無動於衷?」

  可能是光線的關係,她看起來泫然欲泣,如果沒有脈絡的話,我大概會認為這人略顯矯情。所謂的脈絡是指經過一整天的相處,我確定她真的就是這樣能輕易為他人而傷心的性格,如果用心理學概念來講,就是共感能力特別強。

  我斟酌了一下,才開口應:「當然,香港的現況確實需要關注,但有時我會覺得,過度訴諸情感,對現狀並沒有太大助益,反而可能激化不同立場的衝突。」

  她靜默以對,等著我接著說下去。

  「你知道為什麼一直到現在,還有很多人覺得反送中運動是暴動嗎?」我盯著啪嚓一聲亮起的路燈,想著最近在網路上看到的各種資訊。「還不只是中國人,甚至部分香港人也是,或許也有台灣人這麼想。要是站在治安維穩的角度來看,不希望社會動盪的保守派人士,多少都會傾向於支持警方,所以才有這陣子瘋傳的『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標語,這就是訴諸情感無助於實際溝通的案例,因為情緒壓過理智,使人失了辨別是非的能力。同樣的事實,經不同媒體、不同立場的報導出來,就可以成為截然相反的『真實』,同溫層永遠只能跟同溫層取暖,異溫層解離成平行時空,這就是我們所處的社會。」

  「你以前也是這樣嗎?冷靜剖析局勢,把情緒影響降到最低。」她突然這麼說,聲音些微顫抖著,「太陽花學運的時候也是嗎?你真的一點都不會感到悲傷、感到憤怒?」

  當然會。「以前確實是這樣沒錯。」

  「那現在,難道是因為不是台灣⋯⋯?」

  「我不否認我對台灣和對香港的情感有深淺之別,但這真的不是重點,尤其香港的地位特殊,和台灣之間一直以來或多或少都有共患難的情誼,至少面對中共政權的時候都是。我只是認為,與其把力氣花在悲傷憤怒,或試圖喚起不同立場的人的同理心,不如走更實際的路線,那就是澄清假新聞,著重分析利弊,以說服持有不同立場的人。」我解釋,卻在想起去年底婚姻平權公投時承受過的挫敗後,洩氣地補了句:「這也很困難就是了。」

  由於氣氛有些凝重,我提議去轉角的超市買酒喝。我雖然不嗜酒,但有酒精調劑,至少能夠緩和一下情緒,提著兩瓶調味啤酒在櫃檯結帳時,我不禁有些懊惱剛才好像過於嚴肅了。

  「葡萄柚口味的啤酒?」她悶笑,「好小孩子口味。」

  「誰說大人一定要愛喝苦不拉嘰的啤酒?」我扁扁嘴,「難喝爆了。」

  好在,她嚐了口甜滋滋的葡萄柚啤酒後,心情顯然愉悅了不少,我們也有默契地不再談香港的事。

  有時候人真的很奇妙,明明在大方向上的立場相同,卻會因為一些路線歧異而導致衝突,這個情形在社會運動尤其常見。我想一個合理的解釋大概是,自由派原本就比保守派愛動腦,而有思考就會有歧異,畢竟沒有任何人能擁有和對方一模一樣的思維理路。多元、爭論、妥協,這卻也是捍衛意見與言論自由的民主體制,最為可貴之處。

  「有件事有點好笑,」她在喝了第三口啤酒後,搖頭晃腦地說,「來到德國後,我反而沒什麼在喝酒,跟這裡的朋友聚會時,大家都是泡茶,邊喝茶邊聊天,聊上很久很久。」

  「聊到錯過末班車。」我補充。

  她爽快地笑了幾聲,「沒錯,所以常常要像這樣徒步走上山。」

  「或者直接睡在住老城的朋友床上。」

  「沒錯!後來學乖了都記得要自備內衣褲,直接過夜,哈哈。」

  「真的挺懷念的。說起來,我人生唯二的通宵體驗,居然都是在杜賓根。」我也喝了口酒,葡萄柚的氣味甜滋滋地在舌上跳動。「雖然現在也只剩下那麼幾個畫面了。你知道,就是那種會記在心上很久的畫面:一張桌子,四個人,搖曳的燭光,還有循環播放的Damien Rice,那首MV古古怪怪的9 Crimes。」

  「多好的時光。」她用一種極其輕柔的聲音說。「這輩子應該很難再有了吧?」

  我又喝了口啤酒。這次,多嚐到了一點點甜味之外的苦澀。

  「但是,像這樣跟你一起在月色下喝酒,倒是讓我回想起去年出國前夕。」

  這是她第一次提起交換前的時光。身為過來人,我清楚明白那種即將第一次離家,第一次飛離台灣島而長居歐洲大陸,那種每逼近一日,矛盾的心緒就多一分的感覺;像是雛鳥亟欲新飛離巢,卻又眷戀得難以振翅的無盡拉扯。然而一陣短暫的沈默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於是轉過身去,一時間卻有些恍惚。

  她披著一身薄涼月色,漫步在接近蒼穹的山路上,嗓音聽起來既飄渺又真實。

  「那時候,我們看著月亮猶抱琵琶半遮面,不疾不徐地滾在夜色裡,滾過了四十五度弧的天邊。仰望著自以為的夏季大三角,配一罐二點八的濃度,配一段好長好遠的記憶,配躺成五條光芒的陣形。再回味一遍,兩遍,三遍,那些關於理想與行動與熱情。那些關於我們。然後,我和他一起仰望同一片天在燭光搖曳的天台,彷彿更清晰地瞧見星光閃爍,我猜一定是因為更貼近天空的原故。花果茶香溫柔地拂去微醺,滌淨過舊的夢想後要拉出新的夢想曬。那真是個很美好很動人的夜。」

  我凝視著她的側臉,低下頭來,踢著腳邊的小石子。應該要有所觸動的,如果是五年前的我,應該會因這席話感動得無以復加,但是我沒有,至少現在的我沒有。

  人在長大的過程中,學會築起心牆保護自己免於悲傷,卻也將快樂也一併隔絕在外,該說是不得不為,還是咎由自取?又或許兩者皆是吧。有人會說這是成長,是成熟,但無可否認,這也是生命裡數一數二殘酷的事實。

  尤其是體認到那個浪漫而情感豐沛的靈魂,確實已經在體內死去的瞬間。

  從公車站要抵達宿舍區,得先通過一條天橋,我一向喜歡走在天橋上,逐漸往宿舍挪近的感覺。這裡是整個杜賓根的制高點,擁懷著遼闊的天空,在沒什麼光害的山裡隨意仰頭望,都會一頭栽進宇宙的深邃之中。而我從前確實是害怕星空的,是宿舍群裡那三棟在視野內突起的高樓,讓我仍能保有存在於地表的實感;是它們牢牢保護了當時因浩瀚而膽怯的我。

  我租到了假期出遊的學生房間,好巧不巧正好位於五年前的同一棟藍色高樓裡。我從前的房號是十一樓,順口好記,這次則是六樓十一號。雖然說是六樓,但因為在德國一樓是零樓,所以應該是台灣的七樓,一個要是有地震會有點恐怖,但在古老板塊卻安全無虞的樓層。剛到德國時很難想像一輩子沒經歷過地震是什麼感覺,但時間一久,我竟然也開始有些遺忘三天兩頭就震個幾秒的日子了。

  來到宿舍門口時,我準備與她道別,沒想到她神態自若地走進了大門,甚至順手按了電梯。

  「騙人。」我傻眼。

  「我就在想,你該不會那麼巧租到這裡的房間吧?電梯來囉。」

  這種緣份讓我覺得有些毛骨悚然。電梯關門時,我忍不住問:「你該不會住十一樓吧?」

  「你怎麼知道?」

  「哪號?」

  「十一。」

  因為早有預感,我不禁開始喃喃自語:「難道是每年都租給台灣交換生的專屬房間⋯⋯等等這樣說起來好像挺合理的。」

  「你幹嘛在那裡自言自語啦。」她忍住笑意,「聽起來是你以前的房間?」

  我用力點點頭。

  她偏頭想了一下,問:「想回去看看嗎?」

  每個人的房間都有自己的獨特風格,即便是一模一樣的空間,在不同的時間點,擁有不同的主人,樣貌和性格也都會神奇地隨著所住之人而改變。至少我原本是這麼想的。

  時隔五年再踏進這方天地,我無法以文字形容當下的感受;確切來說,我並未體驗到預期中該有的那種衝擊,那種物是人非的滄桑。我想有個重要的原因是,這間房間和印象中實在太像了,像到不像話,彷彿主人從未換過,彷彿這五年的離別從不存在。

  彷彿當時的我從未離開。

  「要喝茶嗎?」她從櫃子取出茶包,朝我揮了揮,「醒醒酒?」

  我點點頭,小心翼翼往房裡踩了一步,謹慎得幾乎像是害怕踩進流沙。目光一一掃過單人床、書桌、椅子、壁櫃、可滑動的小抽屜櫃,以及比人還要高的立櫃。房裡除了櫃子上一排的書之外,沒什麼多餘的擺飾,看來她和我一樣,也是個生活走極簡風格、物慾極低的人。

  窗台上有樣東西吸引了我的注意。我著魔般走上前,毫不費力地找到了開關。手指輕按,剎那間一整串小燈泡沿著藤蔓亮起,鎢絲靜默包覆在半透明的葉裡燃燒。

  室內吊燈啪擦一下熄滅。

  「聖誕市集買的,我覺得它好美。」

  主要光源消失以後,那株發著柔光的藤蔓霎時間像是有了生命,散發出無盡暖意。我從窗上倒影清楚看見自己的模樣,那張被暖光照亮的臉龐,看起來很困惑、很迷惘,卻絲毫不見悲傷。也許我忘了如何悲傷。

  我丟失了我的部分記憶,那些大多是美好而幸福的記憶,蟄伏在根深柢固的痛苦之間,悄然無聲消失了蹤跡。你以前也是這樣嗎?不是,不是的。我曾經是個單純而快樂的人,甚至是過於單純過於快樂了,所以那時的我總是在模擬巨大的悲傷,彷彿只要拿起筆一劃再劃,就能夠將無情的現實劃出酷似激情的血,然後對世界宣告,那是淚。

  眼淚不會成詩,現實會。

  煮水器跳了起來,我這才意識到剛才激烈躁動著的不是我的靈魂,而是水煮沸的聲音。她俐落地將熱水注入兩個杯子裡,細心地拉動茶包,好讓茶味均勻泡開。

  「喏,小心燙。」

  「謝謝。」我接過杯子,輕吹了兩下,茶香四溢。

  我喜歡這樣的一室寧靜。和一個人的絕對安靜不同,能夠和另一個人共處一室,沒有言語,沒有刻意為之的互動,只是純然享受著共同呼吸的片刻;長得愈大,愈是能感受這份珍貴。

  茶喝完了,該離開了。雖然有些捨不得,我仍起身向她道別,反而是她猶豫了半分。

  「你今晚不能留下來嗎?」

  於是我在睽違了五年後,居然就這麼誤打誤撞地回到了當年的房間,睡在同一張床上,以同樣的角度觀察月亮滾動的軌跡。

  「你真的不怕我非禮你?」我無奈地問。

  她將被子拉上來覆住整張臉,聲音悶悶地傳出來:「我比較怕鬼。」

  傻孩子,人真的比較可怕。我嘆了口氣,翻身背對她,小心保持著安全距離。沈默良久,就在我以為她已經睡著了的時候,我聽見她輕聲說,謝謝你。

  「你有看過《出竅情人》這部電影嗎?」

  聽她應了聲,我便繼續說:「那你應該知道,就算真的有靈魂,也不一定是你想像中那麼可怕的鬼,這種異於我們的存在,其實很善良也不一定,搞不好根本還活著呢。」

  她沈默片刻後,戳了戳我。

  「可以轉過來一下嗎?」

  翻過身,我發現她伸出了手,掌心朝向我,像在等待著什麼。我愣了幾秒,才想起在《出竅情人》這部片的最後,男主角就是這麼和女主角的靈魂手貼著手,但我卻記不得他們之所以這麼做的原因了。

  我沒有說話,只是附掌貼了上去。柔軟而溫暖的觸感,令我感到無端思念。

  「會想起來的。」

  嗯。

  「會想起來的。」

  「晚安,祝好夢。」

  晚安,祝好夢。





(完)


謝謝大家的閱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252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Reinaart 列那
【太陽花學運的時候,我還只是個小高二】→好...好年輕..._(´ཀ`」 ∠)_ 感到衝擊的一句...
所以他們都不是幽靈!是活生生的人啊[e43]

09-13 23:43

Hsin
哈哈哈,列那的反應好可愛,這篇就有點玄玄的,看你怎麼想囉:3
不過當我知道網路上認識的文友在學運時只是國中生,我真的覺得...嗚嗚嗚09-14 17: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jennylin155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老城魅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v860619所有人
單篇完結小說-枷鎖,更新囉~趕快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