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Holy Fool 04:女兒(上)

作者:黃勤(金絲眼鏡)│2019-09-10 01:03:12│贊助:20│人氣:443
原本想分三段讓字數多一點,但後來想想還是把一些劇情留給後面的章節吧

順便宣傳一下贈書活動,這次還是會繼續贈出我的其他作品喔

先放上本章BGM,但歌詞感覺跟下半部比較有關


這次的引文就直接放中文翻譯了,因為有點長應該沒什麼人想看



第四章:女兒

這些吸血鬼都是屍體,夜晚從墳墓裡爬出來吸活人的血……然而我們從未在倫敦甚或巴黎聽過任何吸血鬼的傳聞。坦白說,這兩座城市裡都有股票經紀人、掮客和商賈,他們才是在光天化日下吸取人民鮮血的傢伙;他們已然腐敗,但並非死人。這群真正的吸血鬼不以墓園為家,而是棲居在華美舒適的宮殿裡。
── 伏爾泰,《哲學辭典》

(馬特勞山脈,1792年12月)

   「事實上……」布萊克伍德趁機抽走班尼迪托手中的精華版《哲學辭典》。「伏爾泰確實見過血族,我在托加公爵的沙龍聽過他演講。」

   「你非得總是偷窺我在讀什麼嗎?」班尼迪托不滿地把書搶回來。

   「沒辦法,以一個神父而言你的閱讀品味非常有趣。」吸血鬼醫生坐回營火旁,接過騎士們遞來的杯子啜飲熱湯,不時撥掉飛上睫毛的雪花。

   「所以你想告訴我伏爾泰在胡謅?」

   「住巴黎的哲士(philosophes)幾乎都見過血族,巴黎是歐洲少數血族願意出門和人類廝混的城市,喝杯咖啡上個劇院就可能遇到,只差他們認不出來。你認為伏爾泰的嘲諷單純只是嘲諷?『這群真正的吸血鬼不以墓園為家,而是棲居在華美舒適的宮殿裡。』他確實知道我們存在,但並不了解全貌。」

   「噢……所以你們和哲士關係密切?」

   「並沒有,伏爾泰只是特例,他不算太難溝通而且口風頗緊。」

   「好吧。」

   「哲士像群靜不下來的青蛙,對貴族來說不是太合適的家僕。」艾維拉向班尼迪托解釋。「這樣說會冒犯到你嗎?」

   「不會,有時我也這麼覺得。」

   「況且成天塗塗寫寫打筆戰不是我們的興趣。」布萊克伍德聳了聳肩然後繼續喝湯。

   「以一個歷史悠久而且科技先進的文明來說,你們不愛書寫確實有些奇怪,但識字率卻又出奇地高。」班尼迪托也接過杯子,謹慎確認裡頭裝的不是血才敢碰觸杯緣。他們稍早巧遇一群運氣不佳的山賊,慘遭吸乾的可憐蟲仍成堆躺在雪地裡,有些……似乎在鍋子裡,他可不想和騎士團共享戰利品。

   「血族多的是時間學習,人類有耐性記下所有東西,兩者剛好相輔相成。」諾斯特拉達姆愉快地攪拌懸掛營火上的鐵鍋。「前提是兩者能好好合作。」

   「恐怕很難。」班尼迪托打了個噴嚏。「這天氣糟透了!」

   「看來你趕在聖誕節前回羅馬的計畫泡湯囉。」

   「我很感激你們的議會願意給我機會一窺吸血鬼王國真貌,但在這種時節走山路前往尼爾巴托爾(Nyírbátor)真的不是好選擇。」他把斗篷拉得更緊。這下他終於知道血族權力核心所在,族長的領地決定了議會地點,自從上世紀的內戰結束後,位於匈牙利王國東境的古城尼爾巴托爾便成為議會新址。

   「根據騎士團在伯爵宅邸找到的文件,與珀爾合作的狼族將領可能還有部份藏身匈牙利北部的山區。」就算死了還是留下一堆麻煩。布萊克伍德無奈地想著。「我們現在的任務是找到那些將領然後帶回議會審判,狼族族長已經同意這決定,最好在使節團抵達議會前把事情搞定。」

   「或乾脆通通處理掉。」崔斯坦從樹林裡走出,背後跟著芙烈達與蘭斯洛特。「沒興趣跟畜生討價還價,反正叛將死光他們也省得麻煩。」

   「那群山賊都死了?」吸血鬼醫生對他衣衫不整的樣子投以嘲諷笑容,顯然三個騎士吃完晚餐後還辦了其他事情。

   「我們一路追擊到山寨,但山寨裡有婦孺。」芙烈達看起來不是很高興。

   「所以只好停手走人。」蘭斯洛特把領巾綁回原位說道。

   「你們的小隊呢?」

   「沒吃飽抓野豬去了。」

   「你們……沒殺光山寨居民?」班尼迪托驚訝地望著他們。

   「主要是因為小孩,大人死光就沒人照顧小孩。」諾斯特拉達姆向他說明。「這與道德無關,不濫捕濫殺是確保獵物源源不絕最省事的策略,雖然不是每個血族都願意遵守。」

   「真不知要說那群山賊是幸還是不幸……」

   「雖然不想這麼說,但人類嬰兒挺可愛的,尤其是他們圓圓胖胖的小腳趾。」芙烈達在老頭身旁坐下。「僅此嬰兒,長大就不可愛了。」她對班尼迪托吐吐舌頭。

   「所有嬰兒只會可愛幾個月然後變成小魔鬼,妳絕不會想要半個。」崔斯坦露出嫌惡的神情。

   「所以你要承認自己是小魔鬼嗎,崔斯坦?」蘭斯洛特咧嘴而笑。

   「閉嘴啦蘭斯洛特。」

   「你討厭小孩恐怕會出局喔。」八字鬍騎士壞心地搓揉崔斯坦的頭髮。「芙烈達喜歡小孩,但不包括長不大的老屁孩。」

   「隨便,反正你們會結婚,芙烈達她爸媽才不會同意我們的婚事。」他們差點死在我父親手裡怎麼可能答應。金髮吸血鬼不滿地想著。

   「你該不會想用契約(Bindung)和他們綁一起?」艾維拉瞥了他一眼。「我曾聽過你們討論。」

   「我們已經講好了,芙烈達會嫁給蘭斯洛特,我再跟芙烈達簽契約。」

   「挺前衛的,希望你們不會後悔。」

   「契約是什麼?」班尼迪托湊向吸血鬼醫生詢問。

   「古老的咒語。血族如果沒用靈魂和摩莉甘交換巫術就只有兩種咒可施:轉化和簽契約。」布萊克伍德不置可否地對班尼迪托耳語。「轉化你知道是怎麼進行,至於契約就是把兩個靈魂綁在一起直到其中一方掛點。」

   「聽起來……和結婚挺像的。」

   「乍看之下很像,但契約原本是軍隊在用的,因為簽下去可以共享力量,而且還能感應對方的身心狀況,彼此照應頗方便。麻煩的是,契約如果在其中一方死前沒有終止,共享的力量就會隨著死亡而近乎消失。打個比方,小班,如果我跟你簽約然後你在我之前掛點,我可能會失去操控火焰的能力。我已經很久沒聽過族人簽契約,更沒聽過有人把它當婚約來用,這種風險過大的咒語沒啥意義。」

   「我想也是……」班尼迪托也只能無奈地點頭。

   「說到嬰兒,我們之中似乎沒人養過小孩。」崔斯坦窩在芙烈達身上說道。

   「我有。」諾斯特拉達姆搶先開口。「他們都得瘟疫死了。」

   「抱歉。」

   「你呢?」艾維拉看著班尼迪托。「照顧孤兒之類的?」

   「沒,這剛好不屬於我在教會裡的職責。」有些自認聖潔的神職人員認為手染鮮血就沒資格接近孩童。班尼迪托用尷尬笑容掩飾心中的不快。

   「我倒是當過一陣子褓姆。」布萊克伍德為自己盛了第二杯熱湯。

   「你是指莫里斯?」艾維拉翹起眉毛。

   「我在妳妻子工作繁忙時提供不少協助,所以請算我一份吧。」

   「好吧,說的也是。」

   「那個『奇蹟王子』?」崔斯坦不屑地開口。「得了吧,那傢伙不就只是你學生嗎?」

   「奇蹟王子?」班尼迪托好奇地看著吸血鬼醫生。

   「莫里斯是族長和艾維拉的養子,不過艾維拉是十幾年前才認識族長和她結婚,莫里斯可說是我帶大的。」布萊克伍德指指向來一臉嚴肅的女騎士。「他的人類貴族母親企圖湮滅產下私生子的證據,剛生下他就跑去河邊丟包,恰巧被族長救了下來。年紀太小的人類幾乎無法熬過轉化過程,何況只是個嬰兒?但莫里斯成功了,所以才有奇蹟王子這綽號。」

   「原來如此……」班尼迪托回想首次見到莫里斯時的場景,原來那位舉止優雅有禮的青年竟有這段過去。

   「反正說來說去他還是人類轉化來的,和我們就是不同。」崔斯坦嘶聲嘲諷。班尼迪托相信金髮吸血鬼這麼做只是為了激怒布萊克伍德,畢竟效命於弒父仇人麾下並非易事,即便他未曾謀面的父親是掀起內戰的元兇之一。

   「雖然貴為族長之子卻不能進入議會,或在未來成為族長候選人,只能帶領貴族最沒興趣的嚎哭者軍團。」諾斯特拉達姆婉惜地說。「莫里斯是個好孩子,這確實很不公平。」

   「所以……從人類轉化的吸血鬼不能進入議會?」班尼迪托猶豫一陣後詢問道。

   「這其實是內戰後的新法規,從人類轉化的血族不能進入議會也不能參與族長選舉,全為了不重蹈前任族長的覆轍。」布萊克伍德攤手回應,所有喧嘩忽然靜了下來,就連崔斯坦也乖乖閉上嘴巴。「他……維西‧奧圖……我們的前任族長,他被自己製造出來的野獸反噬。雖說在決鬥中打敗族長也是合法繼承管道,但那頭理當帶領我們的野獸卻選擇逃避責任,放任族人陷入混亂。」

   「血族向來懷疑被轉化者的忠誠,這事件加深了血族對人類的不信任。」艾維拉悄聲低語。

   班尼迪托吞了口口水,深怕此時詢問那個人類是誰會冒犯在場所有吸血鬼。

   「算了,忘記那個混蛋吧,我們還得過活。」

   布萊克伍德嘆了口氣。

~*~

(布達佩斯近郊,1700年冬)

   兩匹黑馬在一棟小屋前停下,夜色與寒風成功掩蓋馬匹不祥的鼻息。

   「我們何時才要停止這陋習?」馬背上的女人不屑地開口,血紅雙眼在斗篷下若隱若現。

   「這是年度狩獵,族長。」布萊克伍德了無生氣地回應。「議會喜歡傳統被好好依循,即使不用殺人就能吸血,老頑固們仍偏好圓桌上適時出現新鮮屍體。」

   「血族不需要這種無謂而且偷偷摸摸的殺戮就能證明自己是優秀獵手。」話雖這麼說,女人還是跳下馬奔向小屋,幾聲慘叫立即從屋裡傳出然後歸於寧靜。

   然而,一道尖銳哭號劃破了寂靜。

   新生兒的哭嚎。

   「伊莉莎白!」布萊克伍德連忙衝進小屋,發現女人手裡捧了個染血的布團。「這是怎麼回事?」

   「屋子裡有臨盆孕婦。」女人狠瞪他。

   「該死……不該挑這間的……」

   「燒了這裡,安卓亞斯,記得先把死人心臟挖走,留心臟就好。」她抱著布團走出小屋。

   「等等,您要把嬰兒帶走?」吸血鬼醫生緊張地望著她,深怕她會突然張口把嬰兒給吞了。

   「我想給這孩子一個機會,他挺無辜的。」她笑了笑。

   「他?」

   「恭喜,是個男孩。」

   「但年紀這麼小不可能轉化成功!」

   「所以我才說是一個機會。」

   她朝新生兒露出尖牙。

   布萊克伍德走出小屋時毫無期待倒楣的嬰兒還活著,當火舌從窗戶迸出時,一陣虛弱啼哭讓他震驚地瞪著眼前景象。

   「這……這不可能……」他張大嘴巴。「他只是個……」

   「他是個奇蹟,對吧?」女人舔拭手腕上的傷口說道。

   「是的……這孩子的確是個奇蹟。」

   「我想叫他莫里斯,這名字聽起來不錯。」

   「我比較想找個適當理由向議會解釋這小子的來歷……」

   「那會是你的工作。」她抱著嬰兒跳回馬背。「走吧,騎士團長,我們偷偷摸摸的傳統結束了。」

~*~

   班尼迪托在陽光照射雪地時悶哼著摀臉起身,發現騎士們已全數藏身斗篷下,雙眼被造型怪異、帶有鏡片的皮罩覆蓋。

   「雪盲挺不好玩的。」布萊克伍德扔給他一個皮罩。

   「發生了什麼事?」

   「狼族。」

   「他們出現了?」

   「山寨傳來大量血腥味,我派騎士前去查看,發現裡頭的人類全都身首異處。」吸血鬼醫生踏出帳篷,花俏銳劍從雙手冒出。「狼族顯然在附近。」

   「噢該死……」

   「壞消息!」蘭斯洛特跳下馬跑向他們。「山寨旁有龍的腳印!」

   「很好,那群畜生把寵物也帶來了。」

   「……龍?」班尼迪托感到冷汗流下頸背。

   「狼族不養狼,很諷刺,他們養龍。」布萊克伍德輕描淡寫地說。「品系複雜、個性糟糕、飼料費用高昂,是身份的象徵,但只要拔掉龍胸前的鱗片就能刺穿心臟殺死牠們。」

   「但我們要怎麼拔掉龍胸前的鱗片?」他翻了個白眼。

   吸血鬼醫生歪嘴笑著,猛獸咆哮從樹林裡傳出。

   「不難,只要你能爬到龍身上。」

   長翅膀的翠綠巨龍朝他們走來。

   「蘇格蘭綠焰龍,狼族果然愛這一味。」諾斯特拉達姆聳肩說。

   巨龍張開嘴噴出火焰。

   「快散開!」艾維拉對騎士們大吼。

   「那條龍會噴火!!」班尼迪托邊跑邊對布萊克伍德哀號。

   「所以呢?至少狼族不會。」布萊克伍德瞟了包圍他們的狼人一眼。總共五隻,狼族族長的婚約問題導致的後果未免太嚴重。「你們變成這樣我認不出誰是誰,可以先報上名字嗎?」

   「你會先死,吸血鬼!」帶頭的狼人對他低吼。「然後我們會拆了你們的議會和使節團一起陪葬!

   「嘖嘖,非得把叛變宣言講這麼清楚嗎?」他在對方撲來時打下響指,火焰立即從狼人口鼻竄出,其餘狼人發出警戒的咆哮倒退,來自巨龍的哀鳴讓他們更加惶恐。

   「別讓牠飛起來!」蘭斯洛特對跳上龍背的崔斯坦大喊。

   「不用你多嘴!」崔斯坦舉起長劍從翅膀砍下,巨龍發出淒厲嚎叫。「綠身體橘鬃毛又是從蘇格蘭來的,這傢伙長得真像隊長!」他幸災樂禍地評論。

    「嘖!快把牠處理掉!」

    「好啦好啦!」他在巨龍轉頭試圖反咬時從牠的頸側滑下,掏出匕首刺進翠綠閃亮的鱗片之中,這讓巨龍痛苦地扭動想甩掉他,但此舉只會讓鱗片更快被匕首掀起。「芙烈達!射箭!」他鬆手跳回地面,蘭斯洛特在金髮吸血鬼被斷裂的翅膀撞飛前撲向他摔到一旁。

   「收到!」箭矢立即從芙烈達的小隊飛出射向巨龍胸口。

   「投降吧。」布萊克伍德踩過焦屍朝狼人們逼近。

   「可鄙的巫師……」狼人咒罵道。

   「多謝稱讚。」他在狼人撲來時俐落砍下對方手臂,身旁傳來的砍擊聲讓他不禁微笑。「別殺紅眼,小班,得活捉他們。」

   「我盡量!」班尼迪托低下身閃過狼爪,揮劍從狼人的小腿砍過讓對方哀號著倒下。他跟上布萊克伍德追擊逃逸的狼族將領,在山路邊緣成功撂倒最後一隻,然而他卻感覺腳下傳來詭異震動。

   他們所在的地面突然塌陷下去。

   「小班──」

   布萊克伍德連忙抓住他,無法阻止兩人跟著坍方的石塊一起墜下山崖。

   當他回神時,熟悉場景再度映入眼簾,吸血鬼醫生悽慘地被他壓在地上,但這次至少沒滿地鮮血。

   「……布萊克伍德?」他連忙爬起。

   「還活著……」布萊克伍德拉住他的手起身。「這次降落得不錯,有撞斷哪裡嗎?」

    「應該沒有……」

    「要是受內傷就糟了,你等會如果不舒服一定要說。」

   「我們從那裡摔了下來……」他抬頭緊盯山路,火光依然不時從上頭迸出。

   「嗯哼,得快點爬回去,那條龍不難解決但很花時間,而且還得阻止崔斯坦他們殺光將領。」吸血鬼醫生抓住從山壁突出的樹枝說道,一道人影閃過讓他立即停下動作。

   「是誰?」班尼迪托朝覆蓋積雪的樹林大喊。

   「最好別是那頭狼人……」當布萊克伍德這麼說時,一個髒兮兮的小女孩突然撞進他懷裡。「哇喔!」

   「找到她!

   樹林中傳來喧嘩。

   「抓住那個女巫!

   「燒了她!



~待續~



嘖嘖,醫生,幫大家藏這麼多秘密對身體很不好啊ˊ_>ˋ

(布萊克伍德:你以為我喜歡嗎="=)

(崔斯坦:據說在戰場上嚷著要回家結婚很容易領便當耶...)

(作者:嘻嘻)

(崔斯坦:嗚喔喔喔喔喔不要啊QAQ)

(班尼迪托:為什麼這次又有懸崖orz)

(布萊克伍德:我有同感,而且你真的該減肥了=_=)

(班尼迪托:欸QHQ)

是說屁孩三騎士應該不會這麼快跟大家說再見,畢竟他們可是要繼承醫生與基友們的3-way遺志啊~

讓我們再次回顧精美的3-way(拜託住手


喔對,如果把尼爾巴托爾(Nyírbátor)這個地名拿去估狗的話,大概就能猜到族長可能的真面目囉~

下半部盡量會在月底前生出來,下個月又要各種行程爆炸了,搞不好連鳥頭系列的進度都會受影響





縮圖來源:https://cdn.pixabay.com/photo/2018/06/08/17/23/dragon-3462724_960_720.jpg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241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驚悚|黑暗|Holy Fool|吸血鬼|不會發光|但會縱火|法國大革命||匈牙利

留言共 6 篇留言

Renart
先前有提到現任族長叫伊莉莎白嗎?我查到她的姓了嘻嘻。還有大大這麼快就揭露莫里斯的身世了。話說誰會成為小女孩的「父親」呢?神父或醫生還是說兩個人一起?

09-10 01:41

黃勤(金絲眼鏡)
超好查到的對吧XD

原本想直接用一整個外傳處理莫里斯的身世,但這樣太工程浩大了,只好改成在目前的連載中揭露。

兩個一起當小女孩的父親好像不錯,但神父應該會很困擾吧ˊ艸ˋ09-10 01:59
Renart
所以伏爾泰知道血族不是傳說而是真實存在的是嗎?

09-10 01:45

黃勤(金絲眼鏡)
目前設定是他知道但不清楚細節,不過伏爾泰在這個時間點已經作古了所以沒差XD09-10 02:00
Renart
原來維西‧奧圖已經死了,神父在醫生記憶裡(鮑本恩‧西斯一族被滅)看到的那個男人就是他對吧?

09-10 01:50

黃勤(金絲眼鏡)
沒錯就是他,我還在想要怎麼把兩件事連結在一起09-10 02:01
Renart
神父應該可以當教父吧?

09-10 02:00

黃勤(金絲眼鏡)
他應該會變成教父~09-10 02:02
Renart
我重新讀了前面才發現先前就有暗示維西‧奧圖的死了

09-10 02:34

黃勤(金絲眼鏡)
前面的章節的確有提及這件事~09-10 02:57
ilwiKAMINA
其實,以一張到處都是懸崖的地圖而言,減肥成紙片人也沒用XD

原來這是在解釋歌德蘿莉塔由來嗎?XD

09-10 16:01

黃勤(金絲眼鏡)
減成紙片人就能用飄的著陸了(誤

班尼迪托:我懷疑你其實會飛=H=

布萊克伍德:我要是有這麼厲害就好了=_=

班尼迪托:或是變成蝙蝠之類的

布萊克伍德:放心,就算變成全世界最大的蝙蝠還是抬不起你^^

班尼迪托:喂

多了歌德蘿莉塔就會從世紀末大冒險變成夜訪吸血鬼XD09-10 21: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QinHua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鳥頭俠 C... 後一篇:Holy Fool 傷眼...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