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翻譯】國外有聲長篇小說——Design(計畫) 第二季 第三章

作者:煉獄│2019-09-08 19:48:08│贊助:0│人氣:24
美圖置頂。
各位好,這次是久違的更新呢。
畢竟開學,度的。
這章會是"零點一章"與"第三章"的總和。
因為我懶得再獨立一篇出來XD
以下是作者所繪的主要人物圖片~
- 約翰·馬修斯/Liam vickers
- 朱莉·蘿伊/Katie Hood
-凱莉·艾梅斯/S.E.Quinn

==========================================

-四年前

「你這個小渾蛋。」朱莉發出噓聲。
恐慌蔓延在她的臉龐上。
「你真的做到了!你這個該死的書呆子。」
「這才不是書呆子。」我笑了。
「它實際上被稱為我的功課。每隔一段時間就做一次。」
「沒有人做過這項功課。」
她厲聲說道。用手掌打了我的額頭一下。

「你已經八年級了,約翰。認真的對待這件事情。」
「如果你提醒老師關於這個的事,我向上帝發誓,我會殺了你。
我露出了一個如惡魔般的笑容,然後聳了聳肩。
「好吧。但..今天是截止日期。」
我笑了。看著她臉上的表情。
「也許...告訴她拉爾菲吃了它。」
「她不知道妳養了什麼樣的狗。」
「她可能覺得它實際上是一個沒有牙齒且值得投入心力的狗,而不僅僅是一個小絨毛球。」
她變得十分慌張。咬了口牙,手掌緊握。
儘管如此,我還是可以說她只是在試圖保持臉上的笑容。
她想要說些什麼。但當她用手指指著我時,我打斷了她。舉起雙手。

「哇,好吧。」我笑道。
「我不會提醒她。如果妳想在第一節課複製它。」
「它完全屬於妳了。妳應付得來吧?」
她微笑。羞怯地梳理她的秀髮。
「哈,他們是對的。」她笑了。「無論如何,你需要如何重構?」
「哈哈,妳知道的。朱莉。」我說道。一陣尷尬掠過了我。
「妳知道的。妳現在沒必要為這事操心了。」
「妳做得很糟糕。」克里斯說道。
他在大廳裡走過我們身旁,然後搖了搖頭。
「回家吧,夥計。」
朱莉羞紅了臉,緊緊抓著我的手。恐懼閃過她的臉龐。
她垂下了目光,然後不自在地笑了起來。
她的另一隻手緊張地擺弄著她薰衣草色連帽衫上的細繩。
「抱歉。」她的表情扭曲。
「有點久遠了,我是不是—我有點忘了怎麼做。你知道的。」

在尷尬消失之前,她的視線閃過了我。
她原先緊張的笑容愈加慌張。
「這只是...」她結巴道。「我從來不....」
「是啊。」我咳嗽。感覺到她的手指與我的交纏起。
「哈哈,我明白。我..我不介意它。」
「我明白是什麼讓妳如此喜歡。它..它是..妳知道的。可愛。」
她的雙眼因為駭人的恐慌而放大。
她的手緊握,幾乎要把我的手臂拽了下來。
「抱..抱..抱歉。」我快速說道。
「這很..尷尬。是的,我真的不擅長這個。」
「不。」她低聲說道。
她將手從我的手中扯離,把兩個拳頭塞進連帽衫的口袋裡。
視線盯著她的鞋子。「那真的..很愉快。」

雪花在外面落下。如此地沉重。
儼然就像黑暗樹木上的灰燼,在一場可怕的風暴後燒焦了。
外頭的虛無試圖滲透到學校的屏障裡。
霜凍的捲狀植物在校門口舞動。
天地相會。如同一個紮實的灰色塊狀物體。
飄忽不定。點綴著緩緩飄落的雪撬。像是廣播的靜電干擾。
太陽幾乎被屏蔽住。
世界像是陷入了某種假死狀態。永久的暮色黃昏。
這種彷佛能夠將人吞噬的沉默持續了一段時間。
直到朱莉再次輕輕地將頭髮梳理到一邊之前。

當她連帽衫的袖子稍微下垂時,我的心怦怦直跳。
外頭的寒意竄進了我的胸口。當我的雙手向前猛地抓住她的手臂,
然後拉下她的袖子時,我無法呼吸。
她的雙眼充滿了驚恐,試圖將手臂從我的箝制中扯開。
「約翰!」她大喊。「停下來。」
「朱莉...」我顫抖地說道。凝視著早已變色的紫色瘀傷
憤怒瞬間撕裂我的心臟。宛如心碎般。
「它再次發生了!」我大吼道,同時難以置信。我的雙手緊握。
「這次不是那麼糟糕。」朱莉說道。她最終將她的手臂伸開,
然後立即遮住瘀傷,視線看向別處。

「我他媽的要殺了他!」我大喊。「然後將他該死的四肢扯掉。」
「約翰!」朱莉厲聲。雙手向前握住了我顫抖的拳頭。
「停下來。你無法幫助我。你無能為力。你必須停止它。」
「不!」我大吼。將她的手甩開。
「這次他做得太過火了!」
「這世界本應對妳更好。一旦妳離開妳的父母獨自生活。」
「這到底是什麼人生?為什麼每個人都想傷害妳?!」
「約翰!」朱莉懇求道,緊張地瞥了一眼周圍的走廊。
「這是正常的。一旦我滿十八歲了,我就會去。」
「這才不正常!」我大喊。
「朱莉,妳堅信這一點令我感到反胃!」
她試圖插話,但我不會讓她這麼做。
她不安的黃色雙眼閃爍著淚光。

「看看妳該死的眼睛,朱莉!」我再次大喊。
「沒有父母應該讓他們的孩子長時間不接受治療!更遑論他所造成的事情。」
「視網膜退化的疾病不是由它們所引起的!」
她回擊道。「我們只是加速了——」
「菲斯坦把你當作寵物一般餵養妳!」我嘶吼道。
「妳被鎖在無光的房間裡幾個星期!朱莉,不要告訴我妳認為這是可以接受的!」
「那不正常!這甚至都不是很接近..人..就像是把妳當作他媽的怪物一樣。」
「閉嘴!約翰!」朱莉厲聲斥道。緊張地看著空蕩蕩的走廊。
「你又誇大了事實!你根本一無所知!我拜託你請停下來。」
「醫生都說這是個奇蹟,妳沒有因此失去視力!」我大聲喊道。
「妳幾乎快死了,朱莉!」
「如果沒有人打電話給兒童服務中心,妳..妳會——」
「拜託。我很感謝你所我所做的。」朱莉懇求道。
「但是你無法解決所有問題。你無法拯救所有人。約翰。」
「是的,我可以!」我大喊。

「朱莉,在妳安全之前,我無法放心。」
「當妳的叔叔說要看看妳時,他們正在進行調查!」
「我立刻就明白了,他有點不太尋常。對妳來說一切都沒有變。」
「我不會放棄!妳對我來說遠比世上的任何事更加重要!」
「難道妳不敢告訴我:我可以拯救妳?」
「你不能!」她大聲叫喊道。
她的視線懇求著。雙眼充滿了悲傷。
「約翰...只要..拜託,不要再執著這一切了。不要以為你能成為英雄。」
「他可能會傷到你。約翰。」
「他真的會傷害你。如果你繼續嘗試做這些事情。」
她的虹膜充滿恐懼。

當她的話語向蛇形怪物一般滑行時,走廊的陰影似乎延長了。
「他以前可能會殺了我。他會放棄我的。」
我的話語隨著嘴唇一同閉合。我的決心褪色。
她臉上洋溢懇求之情,看著我臉上憔悴且死去的雙眼。
寒風逕直衝刺,撞上玻璃。
冷冽的空氣嚎叫著,呼嘯而過。遙遠而微弱。
「他知道眼睛的事..」朱莉繼續說道。身體微微顫抖。
「拜託。你必須停下這些瘋狂的談話。你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
我深吸了一口氣。拳頭鬆弛成稍微彎曲的手指。
「朱莉。」我悄聲道。慢慢地將我倆的手交疊。
「我..我在這裡。我會永遠待在妳身邊。」
我又吸了一口氣。「我很抱歉。」
我繼續道。「我保證不會直接面對妳的叔叔。」
「但如果妳指望我坐在這兒,什麼也不做,那妳就錯了。我不會讓任何我關心的人受傷。」

她想再次回擊,但她的話突然中斷了。
當我看見從走廊中接近的身影時。我陷入了恐慌。垂下了手。
「約翰,朱莉。」這個人用玩笑般地口吻說道。
「我必須跑去拿一些紙。但如果我回來時,你們倆還沒回到坐位上,你們放學後都會被留堂。」
「抱..抱歉。馬修斯女士。」
我做了個鬼臉,瞥了一眼朱莉。然後與她迅速地跑回去上課。
教室裡昏暗且空洞。裡面的人像幽靈一般。死氣沉沉。
「哈哈,你的媽媽很有趣。」
當她坐在我旁邊的桌子時,朱莉咯咯笑了起來。
她的聲音在冷空氣中變得有點扭曲。

「哦..是啊。」我笑道。
「只是搞笑。直到你意識到,她只是在和你開玩笑。她實際上會讓我被留堂。無可轉圜。」
朱莉悄悄笑了起來,將手放進口袋裡。然後取出袋中的東西。
「她只是盡力不給予你特權。」她露齒而笑。
「如果他們認為,你處在不公平的優勢之中,人們就會討厭你。」
我笑了回來。「但,我認為她可能已經有點過分了。」
「我在這裡沒有得到過任何超過B的分數,該死的東西。」
「也許那只是因為你很笨。」朱莉微笑,誇張地聳了聳肩。
「哦,那真是太有道理了。」我笑道。
「來自那個甚至不做功課的女孩。」
「她總是得到個全優。然後妳把我的功課完全複製到相同的地方。」

我輕拍了一下我的手。當我在她面前來回擺動功課時。
朱莉微笑著,拿走了紙張,冷笑一聲。
她咯咯地笑了起來,然後拉出自己空白的紙張。
「我不知道該告訴你什麼。我很難成為像你一樣的人。」
當她凝視著我時,我臉上擺著笑容。
但當她轉過身去的那一刻,我的臉上就充滿了憂愁。
她怎麼可能假裝一切都安好?
她怎麼能說出那些笑話,強迫自己露出笑容?
為什麼她不生氣?

她的身型似乎正在被教室灰度的背景褪去。
一切都在無色與了無生氣之中爬行。
如同一片雪花。靜靜地拍打著窗戶。
然後慢慢地腐朽外面的世界。
學校的暖氣機正在運轉,但與預期的差不多。
房間的寒冷依舊,並且充滿了陰沉。
我們看起來可能會在任何一秒被冰凍、吞噬。

一陣猛烈的咳嗽慢慢地在我身邊響起。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的手在背包裡緩慢地翻找。
我的肌肉疲憊不堪,只因走路來上學和外頭的嚴寒。
然後我終於找到了喉片,我將它緩緩拿了出來。
「咳、咳,啊,老兄。」
馬克突然從我右邊的桌子說了說話。
然後和藹地接過了它。
「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兄弟,夥計。」
「哈哈,」我笑了。「我盡我所能。你咳嗽多久了?」
「咳、從今天早上。」他嘆了口氣。「我生病了。」

他放低音量,在繼續之前向我靠近。
「啊—我今天原本要問他對瑞吉兒的評價。」
「但我最終沒有-做-那個。因為...」
「咳、看著我。我的意思是,一團糟。呵呵。」
「沒有女孩會想要和得到傳染性咳嗽的失敗者約會。」
「嗯哼,你說對了。」
我開玩笑地說道,然後輕拍他的肩膀。
「你通常只是一個..正常的健康失敗者。」
他蹙起眉頭,一個露齒的笑容進入我的視野。

「哦,是啊,約翰。」他冷笑道。
「我們沒有高尚的情操。你知道我和那些人正在談論些什麼。」
「不過,我們仍認為這裡有一些醜陋的東西打破了我們的障礙。」
「我的意思是,你對那個女孩的付出有了回報。朱莉。」
「呃,我的意思是在班上,我們是朋友。」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你可以告訴我,我的意思是..好吧。」
「你抱著她。嗯,如果她說『好』,你會和她一起回家嗎?」
我的心臟被凍結了。
「哇啦,你..你怎麼知道..我們正在約會...就像..昨天一樣。」
「傑克偶然告訴了我。」馬克用嘲笑的口吻道。
「每件事。這有點讓人心煩,因為傑克為什麼知道這些我不知道的?」
「在你去其他地方之前,不是關於你生活的信息應該會經由我來處理。」
「這就像,最好的朋友之間的規則不是它。而是在重色輕友之前事事過問。」

「不。」我悄悄說道。
「它...它不是那個,但應該沒有人真的知道。」
「我們應該試圖讓它保持低調,我想。有多少人知道?」
「夥計,呵呵哈哈—」馬克笑得很開心,然後將手放在大腿上。
「誰會不知道?」
「他試圖將它裝成一個秘密,哈哈,雖然在那裡—咳、咳——」
他在突然咳嗽起來之前笑了笑。
但咧嘴的微笑仍然殘留在他的面容上。

「誰不知道?」一個聲音突然輕聲地說道。
「關於什麼的事?」
它劃過空氣。像一棵枯樹上的枯葉,攜帶著凜冽地空氣。
我轉過身來,看到一個臉色蒼白的女孩。
她的黑髮遮蓋了她大部分的臉。
她死白的雙手平放在筆記本上。蓋住了一些畫在紙頁上的東西。

我正要發言,但馬克打斷了我。
他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向正在匆匆抄寫我的作業的朱莉點了點頭。
「關於這兩個熱戀中的情侶。」他冷笑道。
當我的手在沉默中胡亂擺動時,我的臉上爆發了恐懼。
「小約翰,哈哈。嘿,約翰,你覺得如何啊?」
他笑了,拍了拍我的手臂,咯咯地笑了一下。
「小約翰在這裡—咳、試看看吧,美女。」
她一言不發,但我看到她的手指慢慢地靠攏在一起。
「我一定病得比想像中更嚴重了,她的形象在我視野裡似乎有點模糊。咳—咳。」
馬克繼續說道。
「給我一個前進的動力。必須有一些東西,這個人得提供給她,而她不能拒絕。」
「我懷疑,這會是你的男子氣概—咳。那麼,兩個問題。」
「當你解救了她時,她會有什麼危險?她什麼時候會再次陷入同樣的危險?」
「所以,我可以有一個——」「馬克,這足夠了!」
我突然厲聲喊道。當我站起來時,我怒不可遏。
「你根本沒有任何他媽的點子!」

教室裡,無數沉寂的面孔轉了過來。茫然地盯著我瞧。
我的呼吸被扼住了。我看著凱莉成為了焦點。
她的雙手在眾人的注視之中張開。
我轉身,看見朱莉睜大眼睛看著我,臉上濺滿了混亂。
「...約翰?」她緩緩說道,打破了沉默。
「你還好嗎?—」
當我的母親漫步到教室裡時,她的話語戛然而止。
她的視線閃過頭頂上明亮的燈具,然後將紙張放在她的桌子上。
我迅速地坐了下來,然後她立刻開始點名。我的臉熱得發燙。
儘管我試圖隱藏自己,當作無事發生,但仍感覺得到盯著我的視線。

「喲,女孩。」馬克最終在我身邊低聲說道。
「我只是在開玩笑。如果我冒犯了妳或朱莉,我很抱歉。」
「我的意思是,我沒有不尊重妳。我的意思是,我並沒有想要傷害任何人。」
「我的意思是...我想我是一個非常惹人厭的朋友,嗯—咳、咳–咳。」
「不。」我嘆了口氣,轉身看著他。
「我應該是那個道歉的人。那不是你的錯。」
「我、我不知道是什麼讓我感到如此,抱歉將事情鬧大了。」
「我會向你解釋,但,是啊,你真的很棒。我、我真的很抱歉。我只是不想接受它,拜託。」
「別緊張。」他在笑了前吐了一口氣,並回到平常愉快歡樂的他。
「我不應該太鬧你,呵。」他笑道。

「我的意思是,我當然也有它。但讓我告訴你,如果我知道我們這周都有考試—」
「如果我的咳嗽還沒好,那我不會在這周五出現。你得靠那個了。」
我微弱地笑了笑。
我在轉回到我的筆記本之前,拿著它一兩秒鐘,然後深呼吸。
我的笑容緩緩地從蒼白的面龐上消去。被瘋狂的平靜所取代。

我的手緊緊抓住一個看不見的物體。世界似乎在我的視野中湧動。
我只是模糊地意識到。我的另一隻手緊握,指甲刮過手掌。
當雪花如此緩慢地落下時,雪覆蓋了外頭的樹木。沉積的薄片顫動著。

-現在

聲音向外爆炸,恐懼在我的胸口盤旋。
汽車仍然躺在原地。但內部則是可怕的斜線、凹痕。
以及許多裊裊冒出的黑色氣體。皮革上刻有明顯的鏈條印痕。
「..凱莉?」我遲疑地說道。
然後向後退,將手臂伸到朱莉面前。

幾秒鐘的沉默。
我可以看見內部的空氣被熱量猛地撕裂。
我仍然緊張地站著。猶豫了一會兒。
「妳可以..動嗎?」
在它們向外噴發前,窗戶破碎成了蜘蛛網狀和許多細小的碎片。
碎片灑落在道路的瀝青上,像是閃耀輝煌光芒的珠寶。

「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
我退縮了。恐懼所驅動的心臟不停跳動。
「妳能扭曲多少?凱莉?拜託告訴我妳可以說話。凱莉?」
「妳在嗎?」車門緩慢地被劈開、掉落。
凱莉可怕的形體猶如屍體般踏上瀝青。
鮮血從她的臉上流了下來。
我感覺朱莉在我旁邊踉蹌了一下。她的呼吸急促。

凱莉的動作僵硬。因為她的四肢在地上扭曲,撐起了她。
她顯然具有極其微小的運動能力。
但即使是輕微的改變,也表明寄生蟲在某種程度上仍然存在。
她破碎的身體顫抖著。她痛苦的眼睛滴下一滴鮮紅。
她眼中的血管破裂了。
她的鏈條像從籠中放出的蛇般,慢慢地從車裡溢了出來。
朱莉在我身邊暈倒,但她仍站在了原地。
她柔和的黃色眼眸瞇了起來。
我向凱莉的所在地邁了一步。

但當我這麼做時,朱莉的手衝來,緊緊抓住我的手臂。
她抱著我。她的雙眼向熱煤般閃閃發光,鎖住我的視線。
她搖了搖頭。凱莉如幽魂般的雙眼閃過我們。
她彎腰駝背。因為她使用了她所擁有的一切,只為了站起。
她細長的形體被扭曲著。
她混亂的目光凝視著我們。
我似乎令她感到痛苦。
因為她畏縮、眨眼,試圖擦去黏稠的血液。
她的鏈條悄悄地滑向空中。
不一定是威脅。而是好像是她第一次因好奇而使用它們。

當我看到另一副頭燈在地平線上升起時,我畏縮了一下。
她走向我們。我心碎了。
我知道,我不能讓路人在這種狀況下看見凱莉。
她的金屬長矛在目擊者逐漸接近的微弱光線下舞動著。
我把手伸向凱莉,只是朱莉突然走到了我的面前。
「凱莉...」她緩緩道。「妳這是在做什——」
空氣尖叫著。
在我說出一句話之前,一條黑色條紋撕裂了夜晚。
血液。我的臉上流下了血。

而當她的身體被撞到地上時,
朱莉發出一聲窒息的喘息聲。
她的肩膀上有一條蠕動著的金屬卷鬚。
她的薰衣草色連帽衫變得沉重。它被染成了深紅色。
她的雙眼驚恐萬分。凱莉發出一個惡毒的嘶嘶聲。
她的雙手抓住另一條鏈條。
它飛向空中,準備劈開朱莉的腦袋。
「停下來!」我尖聲大喊,向這個生物邁出一步。

她的頭發出啪地一聲。
她的形體向前移動,然後對我輕聲嘶叫。
我繼續前行,但突然停了下來。
她的臉上帶著一種認可。臉上閃過一絲淡淡的笑容。
然後,她說話了。
她發出了輕微的喉音。帶著緊張。
但在一兩秒後,她的聲帶似乎開始出現。
並且使用了一種駭人的模仿人類的聲調。
「站—痾、啊呃—啊–啊。」

她反覆眨了幾次眼。
她的頭緩緩傾斜、緊繃著她的左側。
殘缺的話語。我下意識地舉起了雙手。
只看到她脫節的肢體。照著我做。
「凱..凱、凱莉..」我結結巴巴地說道。
然後隱約意識到,她正在與我的眨眼同步。
「什、妳到底在做什麼?」
她開始重複這句話。

她的雙眼緊盯著我的臉。
以至於我能感覺到它們使我的皮膚沸騰。
她試圖說完她的話,
但空氣開始不穩定地顫動。她慢慢癱倒在地面上。
她溫柔地回頭看著我。她的臉色平淡而毫無感情。
她的皮膚閃過可怕的蒼白。
更多的血液從她的左眼滴下。
過往的車輛掃過。
但我的恐懼立刻使我意識到了。
凱莉死白的臉龐被紅色照亮。
汽車的剎車燈亮了。

朱莉在我的右邊蠕動,我看著她咬緊牙關。
因為她把雙手藏在了連帽衫裡。
她用布料抓住滾燙的金屬,然後迅速將它扯下。
她喘著粗氣,雙手憤怒地握緊,緩緩地用腳撐起自己。
凱莉轉身看著她。她的瞳孔瞬間縮小。
她的鏈條在地面之上蜿蜒滑行著。
經過相當的努力,她終於能夠站起。
但當她邁出一步後,
我在她面前跑了出來。我的雙手瘋狂地揮舞著。
「凱莉!」我叫道。

清晰地聽見。車門在我身後打開的聲音。
「看看我,我–是–誰?」她盯著我瞧。
她眼中的黑色凹陷處充滿了一種空虛。使我的胃蠕動著。
她沒有機會回答。
因為在接下來一秒後,一個男人的聲音高喊著。
「你還好嗎?」
凱莉轉身,面對這兩個逼近的人。
我的恐懼加劇。

「這裡發生了什麼?」那人問道。
一個女人。我認為是她妻子的人在恐慌中停在他身邊。
「沒什麼。」我在凱莉做出任何事之前插話。
「我們、我們很好。非常感謝您的關心,但我們真的該走了。
我看著朱莉,看到她的雙眼瞇起,視線如火焰般焚燒著我。
我試著讓她和凱莉回到車上,
但這兩個陌生人似乎不想讓我們離開。

「哇,哇,哇。」
那個男人走到了我面前。他伸出了他的手。
「你發生了什麼事?那兩個女孩看起來受傷了。」
「你要去哪兒?最好是醫院。」「是的!」我大喊。
比起這個。我看到另一輛車打算開始爬山。
「我們正要去醫院,那、那如果你願意帶上我們的話...」
他仍然完全不相信。他轉向凱莉,開始詢問。
「呃,它一直在協助妳..?」
我看見他的眼裡充滿了恐懼。
因為她看起來非常駭人。她的反應是多麼的遲鈍。
「她..她沒事!」我大喊道。
然後將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注意到它沒有使我受傷。

「絕不是如此,她受傷了!」
那個男人回擊,把我的手拉開了。
他的憤怒顯而易見。
「她顯然吸毒了,他媽的這是什—」
他近乎窒息地說道,然後瞬間中斷。
因為他注意到散落在地面上的金屬鏈條穿過了她的背部。
他很快就變得歇斯底里。「聽著!」我向他喊道。
我的視線在他和逐漸接近的車之間閃現。
這一切都太快失控了。

「朱、朱莉。」我說道,然後指著她。
「我們要去醫院,對吧?」
「我們沒有足夠的時間解釋這一切,對吧?」
「..對。」她畏縮了一下,語氣中充滿了不服氣。
「我們...約翰,我們不能和凱莉一起去。」
「她只是...有一點困惑。」我喊道。
我跑過朱莉和她純粹的恐慌,
把她拖向汽車,另一隻手則朝凱莉伸去。

「現在真的沒有時間去多談了,我們很好,呃..相信我!」
當我把她與凱莉拉近時,朱莉的眼中閃過一絲恐懼。
她的雙手突然從我的掌握中掙脫。
在我聽見之前。
我瘋狂地瞥了一眼男子與他的妻子,帶著驚慌地微笑。
熟悉的聲音。使世界被黑暗腐蝕。
嘶嘶的笑聲。

我的下一個動作充滿了恐懼。
我把朱莉和我自己迅速往下一拉,撞到了地面上。
因為空氣爆炸了。在凱莉的外圍劃出一道弧線。
黑色的條紋閃過。
那兩個陌生人沒有時間來展現臉上的驚駭。
然後,他們的軀幹從腿上滑下。
腸子像晃動著的鰻魚般溢出。
朱莉瘋狂地拉扯著我,我幾乎沒有時間思考。

接著。凱莉轉身,面對我們。
她的咯咯笑聲與嘶嘶聲混合。嘴裡露出繩狀的唾液。
朱莉現在完全驚呆了。
當我驚恐地將她向後拖時,她沒有做出任何動作。
我咳嗽。言語無法克服恐懼脫口而出。
因為我看見凱莉眼中的脈動。
凱莉朝著我們蹣跚而行。人性對她毫無作用。

一條金屬鏈條向前微傾,衝向我的腿。
我進一步向後退,我能感覺我的心臟似乎快跳了出來。
我的耳朵麻木了。由於震耳欲聾的脈搏。
「凱莉!」我大喊。幾乎像是種無意識的反應。
「我的天啊,妳到底在做什麼?凱莉,是我!」
接下來發生的事讓我的血液凝結成冰。
凱莉的嘴巴緩緩打開。從她醜陋的口水中。
她嘶聲說道。一個字。「凱—」

她周圍扭曲的空氣開始閃爍。褪色。
空氣中還有幾條斜線。
當它衝過時,我能感受到金屬的熱量。
她...她試圖殺了我。
她可以說話。寄生蟲沒有控制她。凱莉試圖殺了我。
「停下來!凱莉!」我吼道。
我的手指垂下到地面上。我的指甲開始脫落。
「妳怎麼會想要殺了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在..危險。」她喊道。
她的話語逐字改善。
她的雙眼突然閃過我,然後變得恐怖。
她向前一步,跪倒在地。
當她的四肢開始癱軟時,她的眼睛再次湧出血液。
「是啊!」我尖叫道。終於站起身來,拉著朱莉。
「危險!來自於–妳!」

「不!」凱莉的雙腿彎曲。
在他的身體與冰冷的地面接觸前,她幾乎沒有時間伸出雙臂。
「約翰,你必須—」她驚慌失措,但很快目光就變為茫然。
她的聲音迅速消失。空氣顫抖著。
我的胸部起伏不定。因為我急促地呼吸。
我的四肢起了雞皮疙瘩。
我的脈搏迫切地跳動。由於恐懼和腎上腺素。
凱莉的四肢顫抖,因為她試圖讓自己四肢著地。
她的目光掃過周遭。她的身體開始疼痛。
朱莉緊握著我肩膀上的手垂了下來。
她的黃色虹膜顫動著。
她後退了一步,對著汽車示意。

我的腿仍因驚恐而顫抖,但她緊緊抓住我的肩膀。
「約...約翰。」她結巴地說道。
「我們必須離開。她現在無法扭曲任何東西。」
「她仍然很虛弱,且無法使用鏈條。現在是我們唯一的機會!」
我的心臟驟停。我的四肢停止顫抖。
「...什麼?」我緩緩問道。
我感覺得到。她驚慌的雙手在我身邊收緊。
「朱莉...妳是怎麼知道的?」

「班級被屠殺了!」她大喊著。
「她讓他們爆炸!約翰!她比你所想的更像怪物!」
「她...」我咳嗽了一聲,困惑在我心中閃過。
「我...我知道那個,朱莉。妳怎麼知道的?我以為妳說過:妳什麼都不記得了。」
「我最近記起了那些事情。」我說道。
「事情。我試著阻止我的想法。」
「可怕的事情。如果、如果這是我多年來第一次想起那些記憶,那麼,妳的記憶可能也會回來。」

「不。」她說道。在恐慌中將我拉向汽車。
「約翰,我一直都記得。它回來了。到現在已經過了大約一天。」
「當你在精神科病房拜訪我的時候。假裝無知的瘋狂更加容易。」
「我不認為你會明白。但是,當你與凱莉一齊出現時。」
「當你告訴我關於寄生蟲的一切時。我打算告訴你,有很多事情將要發生。約翰。」
「但是我更關心的是,你忘記了多少。你埋沒了多少發生過的事情。」
在她緊緊抓住我的雙手前,她的身姿微微顫抖。

「約翰。」她喊道。
「你才是不理解這裡情況的人。難道你不記得你做了什麼?」
她的最後一句話。她的腳輕輕地向左傾倒。
這一切都是凱莉所想要的。
當一條鏈子向右傾斜時,笑容在她的臉龐上閃現。
當朱莉的雙眼因恐慌而睜大時,
世界似乎陷入了緩慢的泥沼中。
我幾乎不記得我做了什麼,但朱莉的身體翻了個身。

當我把她推到地上時。我發現自己在她原先的位置。
在我眨眼前,我感覺滾燙的鋼鐵穿過了我的喉嚨。
世界爆發了沉寂。
我看見的最後一件事物灼傷了我的視野。
一聲震耳欲聾的駭人聲音在我腦海之中響起。
我的心臟停止了。冷卻。


                                          本文章並不屬於我,我僅是翻譯成中文,並推廣這部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225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tom60166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國外有聲長篇小說... 後一篇:【翻譯】國外有聲長篇小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小屋收錄了超精彩的因果故事,可以改造命運、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