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RPG公會】【星際幻想】惡星墜落(一)

作者:阿雪│2019-09-07 22:46:27│贊助:14│人氣:122



惡星墜落
寄生繁殖又精神污染的群星殺手你喜歡嗎?




  胃正在翻滾著,原本以為只是普通的送信任務,順便趁使魔不在的這幾天去朋友那裡蹭幾頓飯吃過過活,沒想到遇見了這樣令人頭皮發麻的『絕景』。



  在前往北方的途中,遇到了許久未見的朋友,我想我們是很高興的,不然我蹭了好幾天的飯,一頓都沒付帳,照以前說不定阿蘭特已經打上來了,他仍然是那副具有詐欺性的少年面貌,如果我跟他站在一起,別人肯定覺得我比較老,誰會知道這傢伙居然七十來歲了呢。

  阿蘭特是個矮人,嗯……半身人?大概,我有點忘了,總之他原本身高只有一百五左右,當時我是得低著頭看他的,但聽說這個身高放在他們種族中,已經是姚明等級的了,但是幾年前……上次來著?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跟我差不多高了,要知道我身高也有個一百七的。

  誰知道他身上發生了什麼讓他長那麼高,雖然好奇但感覺他不太想說,那就算了吧,人都有一兩個屬於自己的小秘密,深挖那麼多幹嘛呢?我順手拿起烤串咬了一口,現在我打算吃倒他,或者吃到他把我打的半死不活才走人。

  我們目前在一個旅店中,阿蘭特接了個送信的任務,居住人在更往北方一點的鎮上,雖然我美其名是幫助阿蘭特一起送信,但我倆都覺得根本不會有危險,我只是找個藉口蹭飯,他則懶得拆穿我的遮羞布,我還是覺得他應該很高興有個老朋友陪他,我也很高興。

  來店時下了場大雨,阿蘭特非常煩躁的碎念著,直到烤羊腿被端上桌,他那雙碧綠的眼眸才顯得開心了些,我注意到他像蛇一樣的瞳仁是如火般的鮮紅色,我有些困惑,以前也是這樣的嗎?不過不管如何,他終於停止抱怨了,可喜可賀。

  廉價的啤酒吞入喉中時,那苦味與氣泡帶給我無法明說的歡快感,我從第一次喝酒之後就迷上了這玩意兒,要知道我可是個甜黨,居然會不管什麼酒都喜歡的不行,不過……真好。

  真好、真好。

  如果這時候在來幾個好友,那一切就完美了。

  看著阿蘭特的我想起了非常久遠的事情,為了將這種矯情到有點噁心的感覺驅散,我隨口提了在路上聽見的消息:「聽說有人看到流星落在這附近耶,要不要去尋寶?」接著果不其然的被阿蘭特翻白眼拒絕:「這下雨天的,你就不怕走路摔斷脖子嗎?」他發現自己喝乾了所有啤酒後,他將羊腿吞下肚舉起了手朝著走動的女服務生說道:「姊姊,再幫我上瓶一樣的!」

  臉皮真夠厚,我對他做出了一個嘔吐的動作,阿蘭特不以為意,估計他早就習慣被這樣噹了,從我們剛認識起他就喜歡裝嫩,靠他的臉詐騙一堆年輕善良的女孩子,哦……我這麼說好像有點不好,他只是靠那張臉喊人姊姊拿點便宜而已啦。

  「說到寶物……」摀著嘴咳嗽著的女服務生將啤酒放到了桌上,阿蘭特拿起並將自己的杯子倒滿酒後,他緩慢的提出了一個殘忍至極的建議:「……你還是把包包裡那些奇怪的收藏品賣了吧?」我瞪大著雙眼,簡直不敢相信我接交多年的摯友會說出如此作嘔的事情。

  這是在否定我的人生、我的過去、我存在的價值,我咬牙切齒的反對著這件事情,阿蘭特則一臉看神經病的表情注視著我,最後居然雙眼憐憫的咬著羊腿肉,他大約覺得我腦袋壞掉了,我在這般注視下說出:「如果有人開個好價錢我當然賣。」

  阿蘭特的眼神變了變,我從中感覺到他想說:「你的過去真可悲。」他正要開口這麼說的時候,他似乎注意到了什麼,視線轉向了在我身後的窗戶,「該死的,這是暴風雨吧!」原本稍顯戲謔的表情也變的難堪,他抽了抽嘴角說著。

  我聽見他的說話後,轉身果真是下著暴雨,原先因為旅店吵雜聲而沒多注意的雨聲也出現在耳邊,我看著這場雨打散了我去尋寶的希望,有些絕望的起身趴在玻璃窗上頭發病,從玻璃的折射中我注意到阿蘭特似乎在看著什麼,我仔細的注視著這片白茫茫的大雨,果不其然的我什麼都看不見。

  放棄了的我坐回位子上,直接詢問他在看啥,他並沒有明說,只提到我那顆隕石要被捷足先登了,哪個不要命的在這雨天去尋寶啊?腦子壞去,因為有人跟我搶這東西,不知是不滿或其他什麼因素,我對阿蘭特說:「直覺告訴我,那顆流星肯定有鬼!」我裝模作樣地拿起了筷子指著阿蘭特說著,「你信嗎?我用一千寶石幣跟你賭。」雖然信誓旦旦的,不過我賭輸了我才給不出來一千寶石幣,拜託!如果我有一千寶石我還在這裡跟你鬧。

  阿蘭特顯然不大想理我的賭約,但不知是哪句話觸動到他的神經,他居然生氣的說我烏鴉嘴,而且還提到最近運氣不好,運氣不好是我的問題嗎?竟然朝我發怒,神經病!

  本來想吃點鱒魚肉,結果眼前這護食的居然直接用他的筷子彈開我,我不否認原本想直接全部夾走,但他也不用這麼生氣吧!留一點給我唄,可惡的傢伙!

  我們談笑了幾句話後,他告知要去附近晃晃,剛剛到底誰說這下雨天走路會摔斷脖子的?然後建議我滾去洗個碗當運動或者在這裡蒐集情報,最後我看著他的背影,灰色的辮子隨著他移動的步伐微微晃動著,像一隻貓的尾巴,他拿起了靠在牆邊的長布袋後,準備到櫃檯結帳。

  我呢?我扯了扯嘴角,想來個親切的微笑,但沒能收藏到流星的我有些不爽,或許反映到了臉上,那扭曲的模樣被阿蘭特看見了,他冒著冷汗朝我說:「你是噎到喔?」而且還差點讓手上剛拿出來的錢包掉到地上,有這麼可怕嗎?看這他那表情我更不高興了。

  「你要不要來打架?我他媽把你吊起來轉三圈好了。」

  「我空手打出來的傷害都比你高。」他翻了個白眼,輕蔑的回應。

  我看著他在櫃台前跟老闆說著什麼,我可以想像他在那「姊姊可不可算便宜一點」之類的想殺價,祝福他成功唄,這喜歡裝嫩的臭老人,等他扛著長布袋衝進雨幕中後,我也動身開始了自己的情報蒐集。

  酒味與汗味充斥著整個旅店,與阿蘭特聊天喝酒時沒怎麼注意到,因為當下的我是融入到這個環境中的,此時抽離開來之後,總覺得氣味不怎麼好聞,也時不時傳來了幾個人刺耳的咳嗽聲,不知為何令人感覺到不安。



  三個小時後,入夜的旅店中,部分的人已經離去,有幾個喝醉了的躺在椅子上睡著了,隱約能聞到空氣中飄散著的噁心酸味,滿地的狼藉讓服務生感到頭痛,而我則身體微傾斜靠在牆邊,聽著一旁漸漸小去的雨聲,視線停留在天花板上小小的白色蜘蛛,嘴裡咬著吃完烤串後殘存下來的竹籤,我發著呆等待阿蘭特回到旅店中。

  「砰!」有人打斷了旅店中的寧靜,我回過神來看向了被撞開的店門口,阿蘭特濕淋淋的模樣取悅到了我,他相當狼狽的走向這裡左手提著黑刃而右手則拿著被脫下來的雨衣,可以從雨衣的形狀中推斷出,那底下應該藏著什麼,不然我可不相信阿蘭特智障到不穿雨衣在那享受淋雨,如果是這樣我敢肯定他真的腦袋壞光光了。

  「久等了,妳先回房間,我要整理一下。」聽到了指示,也確認阿蘭特的安危後,我點點頭也沒多說什麼,只覺得這傢伙可能回來的路上還摔在地上吃了點土所以很火大之外,沒什麼特別的異樣。


  我飄上了樓,進到客房後沒多久阿蘭特已經換好乾爽的衣服了,雖然他的頭髮還是濕的,反正這人身體好的不行,吹點風也不會死掉吧。他將包著東西的雨衣放到了茶己上並且說著:「喏,你要的寶藏。」我不知道怎麼描述我現在的心情,感到很開心的同時又覺得不妙,危機感被貪婪的心情壓抑了過去,我上前打開了雨衣。

  裡頭有著不超過一隻手掌大小的寶石,它的主體是漂亮的湛藍色,時不時折射出五彩的光澤,繽紛的色彩交雜在了一起,那使它看起來異常的澄淨,即使是不懂寶石的我也完全能理解到,這東西……肯定價值連城,這確實是個寶藏。

  我能感覺到我的興奮,但卻隱約覺得哪裡不大對,我伸出了手指輕觸碰著它的表面,我以為或許它會是軟軟的?但並沒有…摸起來跟普通的寶石一樣光滑,在我思考著到底哪裡奇怪時,有個想法從我腦中一閃而過——

  『這是活的。』

  我迅速的抽開了手,就像碰到了一坨不可名狀之物一樣,我求助的看向了阿蘭特:「活的?」阿蘭特不明所以,他沒有接收到我的電波,而我自顧自的發狂了起來,腦內所想的畫面開始運轉著:「我會不會肚子裡跑出一個怪物?」我說著,想起了很久以前看過的恐怖片,天知道我怎麼會去看那種東西,「然後那個異形就把我的肚子挖一個大洞跑出來……」我愈來愈激動,接著喉嚨被口水卡住了一下,搔癢的感覺直衝著腦袋。

  「咳咳!咳咳咳咳……!」然後我想起了在旅店中聽見的那幾個此起彼落的咳嗽聲,我感覺快被自己的妄想給嚇死了,我不停的胡言亂語著,一旁的阿蘭特見怪不怪的拉開了椅子,直接坐了上去悠哉的看我表演,還清閒的說著:「你靈感大成功嗎?魔抗最好有這麼低啦!」接著他面色難堪的說:「不過說真的,這玩意的原主人真的蠻噁心的。」他並沒有提到原主身上發生了什麼,不過僅僅一句話便可以開啟一個人腦內的大門,這足夠我想像很多東西了。

  「根據目前的信息,那傢伙沒搞清楚這是甚麼東西,就以為是珍奇的天外寶石,偷偷撿了回來還不打緊,還弄成項鍊貼身存放,下場就是慢慢受到影響。」看他打算交換情報,我也停止了我的發病行為,將目前得知的訊息告訴了他,我提到了一名旅人的事情。

  那名旅人與居住在北方的朋友約好在這間旅店相見,本來預計昨天便會合,但等到了今日的夜晚都沒有出現,而且對方還失聯了。大概就是這樣我認為與流星沒什麼太大關係的訊息,而阿蘭特則有些訝異,他甚至提議明天突破封鎖進到隔離區,我是沒從這句話中意會到什麼啦……不過我肯定是會跟著他的,不然哪來的免費食物吃。

  接著我認真的提問我該怎麼處理桌上這顆來歷不明邪惡的寶石時,阿蘭特給了幾個毫無用處的建議後,我選擇把這顆可怕的寶石放進我的神奇包包中,而阿蘭特則悠悠哉哉的走出了,嘴裡開心的嘮叨著要去吃消夜,真的很想打死這王八蛋。我能怎麼辦呢?我站了起來等他離開後,洩憤似的把門冰凍起來。

  我將我的包包放進了衣櫃裡,但這不能給予我太多的安全感,我又把整個衣櫃冰了起來,我敢說我用了人生中最多的魔力處理這東西,幾乎抽乾了我的魔力槽,這冰會存在到我起床解凍為止,雖然我有如此的把握冰能撐到我起床,但恐懼使我無法入睡,我縮在床邊,靠著牆壁整個人用被子包了起來,我安靜的盯著那個衣櫃,只要出了什麼事情,我就大叫著把衣櫃整個炸了之後衝出門外,賠償金…讓阿蘭特幫我付就是了。

  我警戒那毫無動靜的衣櫃,終於在凌晨的某個時間點,我緊繃著的神經如同不停拉長的繩子一般被扯斷了,我失去了意識,昏睡了過去……




我好久沒寫阿雪了,寫的真開心。
對串是用我認為的第三人稱,創作用阿雪視角,
基本上對串跟本文的風格不太一樣(大概啦)

多了很多的內心戲以及省略一些對話。
因為還沒對完所以分上下ㄅ

陳沒沒難得找我玩ㄝ 誰想的到!
副標是陳沒沒想的,我覺得他有才能


(素材:背景紙娃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216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阿雪
字數是3992ㄟ 我又突破了自己只能2千的極限 謝謝 謝謝

09-07 23:12

阿雪
哇賽 我回復我自己的文居然還會跳通知 多邊緣阿09-07 23:13
阿雪
我回覆我自己的回覆我的gmil跳信出來說 屋主回復你囉!
??????????????09-07 23:14
寶爺
我來餵你通知囉

09-08 16:27

阿雪
嗚嗚嗚 我有朋友ㄌ09-08 17:16
好吃雪花肉
吃通知

09-08 16:35

阿雪
嗚嗚嗚 豪好吃ㄛ09-08 17:1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qing144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PZ】我真的很無聊... 後一篇:【RPG公會】冰冷的是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onzero1748注意
感謝你的注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