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三十一章 裂土稱王(中)

作者:喵君│2019-09-07 21:55:25│贊助:20│人氣:165
神曆1157122 晚上 精靈王森

   自從皇帝遇襲後,精靈族與帝國之間的緊張關係越來越明顯,雖然精靈族仍是對帝國軍人友好,但每個軍人仍避免與精靈族有太多接觸。而精靈王卡洛琳也邀請威爾夫前來參與精靈議會,一方面討論著敵人到底是利用什麼方法入侵,另一方面則是希望雙方能緩和緊張關係。

   而奇斯克也提出了與尤老交戰時,對方提供了一些細微線索,對方提到自己與皇家、羅曼諾夫家都有連繫,這讓精靈各派長老對這爆炸性消息感到震驚,畢竟人獸雙方彼此仇視,已有百年歷史,不太可能會輕易合作。但也讓一些不認同與人類重新談合作的精靈長老認為這一切都是人族自導自演,只是希望能藉此佔精靈族便宜。

   威爾夫為了避免被對帝國有敵意的精靈長老發言所干擾,而他先將腦袋放空,從新思索整個關聯性,突然間瞪大眼睛並向精靈族要求發言。在卡洛琳同意後,威爾夫清清喉嚨便開始提出自己的猜測。

   「關於奇斯克長老所提的皇家!我代表帝國在此澄清!帝國皇家還有北方埃爾溫、西北方懷特溫!我合理認為這是尤老想藉此分化我們之間的合作關係!」而他的話也讓不少精靈長老交頭接耳討論他的說詞。

   「再來!相信貴族也收到我國提供的情報!艾琳維傑發生大火造成皇后生死成謎!而恰巧皇帝也在同一時分遇襲!天底下竟有如此巧合的事情!真的很值得探究到底是誰可以因此二事得到最大利益!」而這話立刻引起了數名敵視帝國的長老發起尖銳抨擊批評,向其他人闡述威爾夫這些話只是想為帝國開脫。

   議會進行到一半,有通訊魔法的波動浮現,卡洛琳眼神望向精靈議會長赫克特 賽凡尼司,對方隨即讓訊息浮現於議會屏幕,「聽風者報告!懷特溫派遣使者要求我族交出皇帝遺體!請裁示!

   聽風者為了避免精靈族過於保守而導致與世界脫節,故成立的情蒐單位。由擅長風系魔法的精靈族長老奈特 賽凡尼司領導,並蒐集這片大陸所發生的任何事情傳遞給精靈族高層,再藉由議會討論未來精靈族的動向。

   「請那位使者稍待吧!還有其他情報要報告嗎?」卡洛琳那輕柔的話語向聽風者詢問,而對方也將目前所蒐集的情報報告給眾人,其中最讓威爾夫驚訝的是,懷特溫已經稱帝並向各地領主發出信函,要這些人接受新任皇帝的指揮。

   「諸位!我認為威爾夫所言不假!值得仔細深思!相信誰是帝國政治最大受益者!相信英明的各為自有判斷!」奇斯克是精靈族最先表態支持威爾夫發言的精靈,而其他長老也有認同威爾夫的話而紛紛表態同意。

   「不好意思!我有個疑惑,那麼想殺害皇帝的人是誰?畢竟精靈王森戒備森嚴!有誰能穿過重重警戒來刺殺帝國皇帝?我看八成是自導自演吧!」一向敵視人類的精靈族長老瓦爾 費拉尼爾提出了質疑,而這質疑也得到了本來就反對與人族合作的長老支持。

   面對精靈族提出的質疑,威爾夫確實也沒有足夠的證據能夠反駁對方的話,雖然卡洛琳仍想與帝國保持合作關係,但精靈族內那股保守勢力不可小覷,需要謹慎小心處理,只好將目光移向赫克特。

   「我們確實想與帝國改善緊張的關係,現在妮蘭德司祭正盡力協助貴國皇帝的治療,然而此毒異常凶險,根據大司祭卡拉 惠奈賽爾給議會的報告,這個毒曾在657年前出現過,是魔界之毒…..」赫克特將剛剛司祭院送上來的診斷報告向眾人說明,而提到魔界之毒的那刻,整個人為之一楞。

   議會內眾人也開始交頭接耳討論著為何魔界之毒會被人類用來當作凶器,威爾夫也趁此要求發言,在同意後用不卑不亢的態度發表自己的看法。

   「確實!我沒有證據證明在精靈王森內的帝國軍是否有奸細,但這次魔界之毒也不是身為武將的我能夠與魔界交換而來!眼下魔軍侵略的鐵蹄已經征服帝國東北無數領域,矮人、翼人也深受其害!若是雙邊關係逐漸惡化,最後也將淪落到前者的後果!請諸君謹慎思考!

   「雖然只有少數人參與過第一次魔界入侵戰爭!但我還是要強烈懇請眾人必須了解魔界的可怕!當年我族也在此戰犧牲了數萬名英勇將士,這段歷史相信眾人也有聽聞!因為帝國尚未消除疑慮,只能委屈各位接受我族監視了!這樣其他人還有問題嗎?」為了避免在引起精靈族保守勢力的反彈,赫克特在威爾夫結束發言後,接續說了下去。

   而威爾夫也同意了精靈族的提案,就這樣雙方暫時將衝突給壓抑下來。而精靈議會也同意請懷特溫的使者參與議會,並準備回覆對方關於皇帝的事情。當朗德在侍衛引導下進入議會內,「我希望向精靈族申請庇護!」入內的第一句話就讓在場眾人感到詫異。

   「我猜應該是懷特溫要殺你吧!」奇斯克一語道破了朗德的話中有話,但對方並未感到震驚,而是大力點頭並表明自己懷疑懷特溫是這次殺害皇帝的幕後黑手,而這也隨即呼應了先前威爾夫所說的話,但若是要接受朗德的政治庇護,就要面臨可能與懷特溫開戰的風險,也讓精靈族長老團開始討論此案是否可行。

   正當眾人爭論不休時,又有魔法傳訊的波動出現,赫克特隨即讓訊息顯現,「急報!懷特溫率大軍正於精靈王森外圍等候我族交出皇帝!」而訊息內容卻讓眾人臉色慘白,一時之間難以相信對方會做出這種容易引發戰爭的選擇。

   威爾夫內心盤算著懷特溫此次出兵應該是要達成兩個目的,一是不論皇帝是死是活,都要迫使精靈族交出皇帝,並讓自己能夠藉由安葬皇帝的名目來獲取更多正統性。第二則是希望讓精靈族不要干涉帝國皇室問題,最好能藉這次恫嚇來使保守勢力抬頭,讓自己稱霸路途中減少不穩定因素。

   為了自己霸業,不惜動搖整個國家也要達成目的的野心,實在是太令人害怕。這樣的人若成功迫使精靈族讓步,日後必定會得寸進尺要求更多,自己一定要在會議中穩固兩邊同盟,並粉碎懷特溫那令人髮指的野望。

---------------------------------------------------------------------------------------------------------------------
神曆1157122 晚上 洛威大營

   雖然傳令兵迅速將獸族進軍的消息回傳,但獸族軍隊在夕陽西下後才對埃爾溫所在的洛威坡地發起猛烈攻勢,雖然埃爾溫底下將士奮力將來犯獸族給擊斃,但軍隊也因為獸族猛烈攻勢下傷亡慘重。雙方仍在交戰同時,埃爾溫正與參謀團商討是否要轉守為攻。

   「我軍可派遣騎兵將獸族退路切斷在發起猛烈反擊逼退獸族呢?

   「或是從迦爾瑪那調出軍隊假意支援,引誘獸族攻打空虛的迦爾瑪那,藉此包抄獸族軍隊,殲滅部分獸族兵力,減輕決戰的負擔!

   「還可以……」面對參謀提出各式各樣的意見,埃爾溫正細細盤算著手中還有多少人力可以施行這些策略,最終決定從迦爾瑪那調派兵力前來支援的計策。另一方面埃爾溫也在這個計策加入一些變化來讓成功率提高。

   獸族軍隊在尤老帶領下獲得了無比勇氣,並不畏生死般朝人類大營發起攻勢,雖然付出不少傷亡,但仍是突破大營的第一層防線。窩瓦克則是使盡全力將獸族擋在第二防線,而大營後方吹響了戰鬥的號角,陣陣的馬蹄聲也象徵著埃爾溫派騎兵出陣了。

   在迪亞布羅帶領下,騎兵順利衝殺出大營並朝埃爾溫只是的地方前進,一路上也將不少獸族戰士給沖散並趁是斬殺。尤老聽著傳令兵將人族派出騎兵的消息後只是冷哼一聲,手中旗槍一揮讓整個大氣的水氣給凝結,整個戰場也被逐漸浮現的霧氣所壟罩,而這漫天大霧也打亂了騎兵進軍方向。

   「這霧伸手不見五指……也看不清楚路……可惡!」迪亞布羅憤恨地碎嘴了幾句,而後方突然傳來數聲哀號。

   「哇阿!

   「噁!獸人竟然……

   「反擊!

   「自己人!不要……!」迪亞布羅所率領的騎兵隊遭到了不明攻擊,但無奈身處在這片可視範圍只有2公分的濃霧中,連反擊都十分困難。另一方面,洛威大營也開始被霧氣所影響,埃爾溫軍隊發起的防禦攻勢也受到嚴重影響,讓獸族軍隊更能進逼營內第二防線的關鍵地點。

   「烈火燎原!」雷娜也見到霧氣所帶來的嚴重影響,隨即帶領魔法師團發動聯合發動第七位階的火系魔法。而在魔法威力層級則可以分成十大位階,一到四位階稱為踏始魔法,算是初入或魔法師常使用的魔法。五位階至8位階都算在超限魔法當中。要能施展七位階以上的魔法先決條件就是要是大魔導師的實力。而八到十位階則被歸入超位魔法,必須是通過考驗的並踏入無限魔力的傳奇術者才能施展。

   目前雷娜只有魔導師的實力,但仍能透過減壽來施展七位階的超限魔法,但在眼下戰況不明之際,為了避免意外發生,雷娜選擇聯合其他魔法師一同施展。雖然多人聯合施法的缺點會導致威力下降,但此舉能確保眾人魔力不會過度消耗而導致全盤皆輸。

   隨著火系魔法出現在戰場上,熾熱高溫將小水珠給蒸發,這伸手不見五指的漫天大霧也隨之被驅散,而獸族利用霧氣所取得的優勢也再度消失,但這短暫優勢卻讓埃爾溫損失無數將士。

   「怎麼會這樣……」隨著濃霧退去,騎兵隊放眼望去,只有數具獸人戰士屍體躺在血泊之中,其他則多為自家同袍。不少人臉上充斥悔恨,因為濃霧之中發生的戰鬥沒想到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弟兄們!隨我衝!」迪亞布羅雖然內心也無比懊悔,但仍強迫自己振作,隨即向眾人大喊,其他騎兵便跟隨迪亞布羅前去將獸族攻勢給攔腰截斷,藉此慰藉剛才不幸被誤殺的同袍。

   而這支騎兵也迅速朝獸族側翼發起進攻,最初確實造成獸族不小的傷亡,但隨著獸族隊伍之間變化而使攻勢受到阻礙。另一方面得到支援命令的迦爾瑪娜也派遣了2000名士兵朝洛威坡地進軍。行軍至半途時,領頭將領赫然發現前方有大量踏地聲正向己方奔馳而來。

   「報告!500名牛族戰士正朝我軍衝鋒!」領頭將領隨即指揮眾人進入備戰狀態,前排配置200名火槍兵,後排則是配置1000名長槍兵作為防禦主力,而左右兩翼則各配置400名長槍兵負責在敵人衝入中央後包抄對方後路。

   「開火!」眼見牛族戰士已進入射程範圍,將領向火槍兵高聲疾呼,砰!二百把火槍同時朝牛族戰士身上轟去,卻只有躺下最前頭的30隻。「火槍兵退後!長槍兵接戰!」將領見火槍效果不佳,隨即讓後排上前做好防禦,然而牛族戰士那強悍的撞擊力道,每一次都將數名士兵給撞飛出去。

   「哇阿!

   「將軍!頂不住阿!

   「噁!」將領環視戰場,發現己方兵力正迅速減員中,而牛族戰士卻總是己方耗費近78名士兵後才躺下一隻,而對方也沒有完全衝入中陣,讓將領內心倍感煎熬。

   而隨著牛族那強悍無比的戰力,已讓中陣有潰敗的風險。將領額上浮現無數汗珠,隨即派部下傳令給左右,讓他們盡快出擊。在接獲命令後,兩翼士兵開始對牛族進行包抄,而牛族領軍將領見人族左右兩翼軍隊開始進軍,吆喝眾人便領軍向後撤退。

   當兩翼正要完成包抄時,哞!群牛震耳欲聾的吼叫聲,讓士兵感到耳朵感到一陣不適而延遲行動,就這樣讓牛族順利逃出包圍網。「可惡!」見到牛族成功脫離戰圈以及接獲獸族對迦爾瑪那發起進攻的消息後,將領憤恨地用左腳踏地數下,隨即命令眾人回防迦爾瑪那。

   埃爾溫雖然仍是一副氣定神閒的模樣坐鎮營中,然而內心有如熱鍋上的螞蟻般焦躁不安,而大量的緊急軍情如雪花般被傳遞入內,讓埃爾溫故作輕鬆的臉色終於垮了下來。參謀團面對公爵心情不佳,只能繼續分析著戰況,並試圖推演出變化,好讓公爵定奪。

   「殿下!這是最新的策略請您定奪!」參謀長小心翼翼地將策略呈給埃爾溫,埃爾溫接過後便迅速閱讀,用不耐煩的語氣回答:「批准!」在得到他的首肯後,參謀長隨即派出數名傳令兵將安排好的計劃傳遞給各隊。

   雷娜是最早接獲新命令的將領之一,她不解地看著信上內容,但卻也只能遵照計畫行事,在她指揮下魔法師軍團對著正在攻擊大營的獸族發起第一波攻勢。大量火球從獸人頭上落下。「啊!」為了躲避火球的攻擊讓不少獸人抱頭鼠竄,而這一個空隙讓窩瓦克能夠再次發起進攻。

   「開火!殺光這些鼠輩!」窩瓦克一聲令下,無數彈藥與箭矢朝獸人身上猛烈射去,埃爾溫軍的第二波攻勢也讓獸人損失慘重。而這也讓獸族將領選擇暫時避其鋒頭而後撤。「騎兵隊衝鋒!300名騎兵在第二波攻勢停頓後,便朝著眼前正在撤退的獸人發起衝鋒。

   「殺啊!」騎兵奮力用手中的長槍刺入正在逃竄的獸族後背,而不幸因為推擠而跌落於地的獸人則被騎兵身下的戰馬給踐踏而死。當騎兵正在大肆擊退獸人的同時,有一頭全身絢麗紅毛、高約18、鼻子正冒出熱氣及手掌大的眼神搭配那牛頭看起來格外可愛,而牠抓準了騎兵側翼用稚嫩的聲音喊道:「奮勇衝鋒!

   在牠帶領下,400名牛族正朝騎兵側翼橫衝直撞而來,一名騎兵正想張口示警時,就被那頭紅牛給撞飛,就這樣騎兵遭受了奔牛攻擊而損失慘重。「撤退!」騎兵隊長高呼後,便帶領殘存騎兵撤回大營,而紅牛見己方軍隊撤出人族攻擊範圍後,便也迅速撤離戰圈。

   迪亞布羅也在接獲命令後,開始率軍撤離,而獸族只是象徵性追逐一會後便也向後撤離,第二次人獸會戰就以人族慘勝劃下句點。埃爾溫得知傷亡人數高達5000多人後,氣到連晚餐都不吃就直接扭頭回營休息。


---------------------------------------------------------------------------------------------------------------------
神曆1157122 晚上 利薩卡

   夜鴉軍團利用了愛因斯坦最新開發出的火砲將利薩卡北面城牆摧毀近4成左右,而在工兵團長向艾斯德斯報告火砲需要短暫冷卻以及保養後,便再次出動箭閣對利薩卡發起進攻。

   而在失去多數士兵後,北城牆的守兵根本無力防止箭閣上弓兵的獵殺,就這樣又有許多士兵成為箭下亡魂。而北城門突然放下,從內部走出一名士兵,對方手持白色旗幟朝夜鴉軍團走來。

   「哼!投降嗎!哈圖爾你帶領500人入城接收!」艾斯德斯便派出身後一名棕灰色頭髮、獨眼且一眼有顯眼刀疤的壯漢,身上穿著用狼皮製作而成的大衣,背後背了一把巨劍的男子,就是艾斯德斯所說的哈圖爾。對方領受命令後便帶領500名士兵朝城內移動,很快地這隊人馬在沒有任何阻礙下順利進城。

   當進入當城內卻發現整座城市並未有喧囂吵雜的聲音出現,反而格外安靜,那股靜謐感反而引起了哈圖爾的警訊,正想下令撤退時,大量彈藥從兩旁房舍屋頂上射出。猝不及防的500名夜鴉將士被無數彈藥給擊中,瞬間減員超過六成,大量血液染紅了大地,而哈圖爾與其他倖存士兵則利用同伴的屍體作為掩護,避免淪落被射殺的命運。

   而自己僥倖存活下來的時候,眼神朝城內最高的鐘塔望去,看到最前方一名白色鎧甲的男子,胸前有一根白色羽毛,哈圖爾露出一絲震驚,呢喃道:「艾拉佛 切爾西……

   另一方面,城內大量槍聲也引起了艾斯德斯的注意力,立刻將那名投降者斬殺,隨後伸食指指向利薩卡,向眾將士高喊道:「給我剷平利薩卡!戰利品自取!」當她說完,整個軍團爆出一聲歡呼,眾人便爭先恐後朝利薩卡衝去。哈圖爾雖然躲過第一波攻擊,但自己發現腹部確實中彈,撕下自己那大衣幫助止血的同時,也在思考著該如何逃出生天。

   而城外夜鴉軍團發起的進攻,雖然遭受守軍頑強的抵抗,然而對於經歷過嚴酷訓練的夜鴉軍團將士,卻是輕而易舉將那些守軍給斬殺,而眾人也迅速進入城內展開屠城與劫掠的行動。然而進入城內後便遭受了頑強抵抗,而這次的對手異常強悍,甚至反殺了無數名同伴。

   「噁……

   「哇阿!

   「還會飛簷走壁……

   「難道是……」一些比較有經驗的將士異口同聲說出這句話,而對方能迅速攀爬上房舍並展開攻擊的戰法,另那些人想起了擁有這種戰法的白羽軍團。有這支軍團存在也大幅增添了夜鴉軍團奪取利薩卡的難度。

   雖然面臨困境,但夜鴉軍團卻毫無畏懼繼續與眼前的強敵戰鬥著,雙方互有死傷,寸土必爭的情況不斷出現,這也讓夜鴉軍團每開啟一扇門就必須要小心是否有白羽軍團的人潛伏著,因為爭奪利薩卡每一寸領土都可能要付上數條人命。

   哈圖爾將血止住後,先是吹了聲口哨,卻發現沒有人能夠回應,內心也明白自己帶入的將士已無人生還,而自己則是緩慢爬行在屍體間,試圖避開攻擊並與友軍會合。

   爬行途中不斷回想起自己每次帶領的將士多以全軍覆沒收場,然而每次自己總是那唯一倖存的幸運兒,每次那些與自己生死相交的朋友總是早自己一步死去,讓自己總是感到無奈與悲傷。然而這樣的自己卻被艾斯德斯將軍選上並成為她底下的一名副將,起初自己始終無法了解為何將軍會選擇不幸的人。

   某一次戰役中,自己所率領的部隊再度遭遇全滅的情況,而為了報仇自己奮勇將數十名敵軍給斬殺並撐到艾斯德斯帶領的援軍到來,而將軍那令人迷人的微笑看著自己說:「你做的很好!我的獵犬!」而自己能被將軍如此器重,可能是自己總是能帶回可靠訊息吧!所以自己不能死在這裡,必須將利薩卡有艾拉佛 切爾西做陣的消息給傳回去,哈圖爾就靠著這股毅力努力爬行於屍體間。

   而艾斯德斯也接獲了前線奪取利薩卡遭遇了白羽軍團頑強抵抗的報告,舔了舔嘴唇,內心那股強烈的戰鬥慾望不斷驅使自己衝鋒,最終慾望戰勝理智,自己也輕踢馬腹朝利薩卡衝去,而艾斯德斯中軍見到主帥出馬,也跟隨其腳步朝利薩卡進軍。

   切爾西再文森的建議下,在北城牆利用戰力較薄弱的城防軍來讓敵人輕敵,並成功將敵人誘入城內,而這個計畫卻因為艾斯德斯的謹慎而沒有達到很顯著的效果。然而在計策曝光後,就等著讓敵軍攻入城內,並利用白羽軍團擅長的戰法來延遲敵人進軍腳步,而此舉勢必會讓白羽軍團已經進入此城的消息回傳給她。

   當她得到情報後,一定會因為戰鬥慾望能親自領兵出擊,這時候就是能殺害她的最佳機會。切爾西對文森仔細的洞悉了艾斯德斯心理的狀態並排下層層殺局,對他的策略感到讚嘆不已,因為沒有長年對各個領兵將領進行研究,是不可能能用人性來誘導敵人入局,文森不愧是帝國有史以來最強的首席參謀。

   哈圖爾最終抵達了北城牆附近一棟建築物休息,而自己費力爬行的結果也讓好不容易止血的傷口再度滲出血夜。然而一開門,他就遇見五名白羽軍團的士兵,他奮力砍倒了兩名士兵後,便被另外三名士兵給砍倒於地。命懸一線之時,無數尖銳冰錐朝那三名士兵後背射去,將他們給擊殺。

   「將軍……您終於來了……」哈圖爾眼神迷茫看著那名熟悉的女子,「你做的很好!」而女子只是伸出左手散發出寒氣將他身上出血的部位給止住。待哈圖爾喘息後緩緩將情報告訴給艾斯德斯後便暈厥過去。艾斯德斯隨即交代部下將其運送至後方,自己則親率一批百人精兵朝那座鐘塔前行。

   一路上艾斯德斯遭遇了無數襲擊,但她也更確信切爾西就在鐘樓裏頭觀望著局勢發展,經過一番廝殺後終於抵達鐘樓下方,艾斯德斯先清點剩餘部下,百人部隊只剩下二十人左右,仍是無所畏懼朝鐘樓上方邁進。

   然而鐘塔路上卻毫無任何士兵駐守,這也讓艾斯德斯警戒起來,周邊的環境也因為艾斯德斯的能力開始結冰。當她靠近鐘樓的那扇門時,左右護衛隨即衝破門並展開戰鬥姿勢,然而讓人驚訝的是裡面空無一人。

   !鐘塔屋頂瞬間產生巨大爆炸,強烈風壓將護衛給吹落下塔,艾斯德斯立刻製造出冰梯開始向下逃生。而無數箭矢上被點燃了火焰,「給我射!」軍官一聲令下朝冰梯處射去。

   「這樣就想殺我…..雕蟲小技!」艾斯德斯整個人散發寒冰氣息,空氣中的冷空氣也被她所控制,並製造出急速低溫的環境讓這些箭矢直接凍成冰塊掉落至地面,艾斯德斯沒有受到任何傷害,用優雅地姿態從冰梯上走至平地。

   在她走下來期間,夜鴉軍團已經奪取了三分之一的城市控制權,已經有不少人馬朝爆炸的鐘塔進軍,雖然軍官對艾斯德斯毫髮無傷感到吃驚,不過在場還有近50名白羽士兵待命,對方只有一個人,自己能贏並建下大功。

   「對方只有一人!殺了她就能封侯!」軍官向士兵吶喊後,便指揮士兵開始對艾斯德斯發起攻擊。而艾斯德斯緩緩從腰間抽出西洋劍,嘴角微微上揚說了一句:「戰慄空間!」以艾斯德斯為中心,半徑3公尺內的氣溫急速下降,而那些朝艾斯德斯衝去的白羽士兵的速度受到寒氣影響始動作變慢,艾斯德斯每一次的刺擊,便是一名士兵血濺四方。

   不到片刻五十名士兵紛紛倒落於血泊之中,每個人都是一招見血封喉而亡,而軍官則是嚇到跌坐於地上,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看著艾斯德斯,「冰之女王的傳說是真……」就這樣死於艾斯德斯給刺擊。

   而她的部下見到將軍只剩下自己一人,便向她大喊:「將軍無事!真是太好了!」而她撥了撥瀏海,用毫不在意的語氣回答眾人:「也太慢了!而且情報錯誤……真掃興……」艾斯德斯說完便躍上愛馬,隨即與士兵往軍營方向邁進。

   雙方搶奪城市控制權的戰鬥仍在持續進行,從傳令兵的報告中切爾西也得知誅殺艾斯德斯的佈局已經失敗。現在只有兩種選擇,一是撐到援軍支援、二是選擇撤退,但是選擇撤退的風險太大。因為平原交戰上,白羽軍團的優勢戰法將無法發揮,這樣對上不要命打法的夜鴉軍團實在是太過危險,縱使僥倖撤離,也要付出半數以上的戰鬥減員。

   然而不撤退繼續死守,雖然能夠利用建築物做為掩護,增添夜鴉軍團奪取城市的難度。而自己的援軍也正在出發,若是對方無法在兩天內拿下此城,自己將得到援軍。然而對手是那個不按牌理出牌的艾斯德斯,不知道會採取什麼樣的策略來對付自己。

   !切爾西的思緒也被這轟然巨響給中斷,連忙跑出南門看著遠方正在燃燒的建築物,傳令兵連忙將軍情傳遞,切爾西露出一絲怒容低鳴著:「竟然如此不計損失……」艾斯德斯下令將火砲對著不屬於自己控制下的建築物發起猛攻,大量砲彈從天而落,宛如災禍降臨一般讓城內無數建築物陷入一片火海。

   「失火了!

   「我的家人阿!嗚嗚嗚!

   「救救我們!

   「好燙!」砲火聲與居民哀號聲從四面八方傳來,白羽軍團一時之間也亂了陣腳,不知道應該是先救人還是要與正朝自己衝來的敵人戰鬥。整個利薩卡也因為艾斯德斯那殘酷無情的作戰方式而淪為人間地獄。

   「為了勝利,不論自己人還是敵人都可以犧牲……這就是艾斯德斯……」看著無情大火吞沒半個利薩卡,文森無奈的嘆了口氣,便向切爾西與堤特斯說了最後的計策,雖然堤特斯聽到後異常激動,非常反對這個計策,但仍在切爾西的安排下被帶往南門準備撤離這座城市。

   「你真的想好了嗎!文森參謀長……

   「是時候該做個了斷了……卡爾柯夫派她來的用意就是如此吧!不過這也是因為我的關係……

   「切爾西!堤特斯就拜託你了!」文森毅然決然騎上馬匹,帶了一隊兵士向前衝去,而切爾西則是在文森的身影隱沒在可是範圍後,便轉頭離去進行撤離利薩卡的工作。

   砲火聲仍在持續進行,而文森帶領的部隊也擊敗了數名夜鴉軍團小隊,正朝敵人本陣衝鋒,而文森屢敗夜鴉小隊的事情也迅速傳至艾斯德斯耳中。「白髮灰袍的老人?老傢伙還沒死阿!哼哼!」艾斯德斯拿取掛在椅背上的戰袍便走至帳外,向左右吩咐將自己愛馬牽來,隨後便帶領一個小隊的人數出營。

   帝國在軍隊人數編制上,最大是軍團,一個軍團編制是三萬人。次之則是師團,人數編制為五千人。再次為旅團,人數編制為一千人。最後則是隊,人數編制為百人。而為了任務需求的特別編製稱組,編制為為十人。

   文森也知道艾斯德斯已經知曉自己來了,也利用部下佈好殺局,等待她親自來領教。艾斯德斯抵達最後目擊白髮灰袍老者的地點後,發現是一處空無一人的小巷,雖然隨軍參謀向艾斯德斯提出這可能是陷阱的時候,艾斯德斯只是淺淺一笑說著:「無妨!破陣就好!」便向前衝去,而參謀見無法勸阻大將也隨即帶領士兵向前衝去。

   夜鴉小隊甫入巷內,那股異常微妙感就越發濃厚,而每個巷子尾端都會冒出一群人影。為了追捕這些人影,小隊也分散出不少人前去,然而每次以追捕到的時候,就是空無一物的巷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情況,讓每個士兵更加心服氣躁,認為對方根本在玩弄自己。

   艾斯德斯也明顯知道文森引自己入局,其目的正是為了爭取撤離時間,而自己內心確實有不少事情要請阿穆爾 文森詢問。「啊!」而思緒卻被一聲慘叫而中斷,艾斯德斯別過頭發現後方士兵正遭遇攻擊。

   這波突如其來的攻擊實在是過於短暫,但也讓夜鴉小隊傷亡了17人,這讓艾斯德斯感到不耐煩,周邊也開始散發出強烈寒氣。

   「你有沒有覺得變冷?

   「別管了!完成任務要緊!

   「喔!小弟弟要完成什麼任務啊!」那令人寒毛直豎的女聲從耳邊傳出,數名白羽士兵還來不及回頭,就被快劍給戳出無數窟窿死去。「援……」見到同袍瞬間死去,一名臉上流著淚水的年輕士兵聲音還沒出口,整個人就急速凍成冰塊。

   在艾斯德斯親身獵殺白羽士兵的同時,夜鴉小隊再度遭遇強烈火力攻擊,無數發彈藥朝他們身上射擊。由於大隊人馬在巷內無可躲避的屏障,就這樣倒下一批又一批的士兵。艾斯德斯見狀也在高空中將小水珠凝結成冰,無數冰錐從天而降將手持火槍的白羽士兵團給擊殺。

   通過這一波攻勢,倖存的夜鴉小隊成員寥寥無幾,而艾斯德斯正要朝隊員走去就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住手吧!艾斯德斯!妳的目標是我!」艾斯德斯則是轉過身來,滿臉怒容看著對方才緩緩道:「義父!好久不見了!自從你為了這可恨的帝國拋下重病的義母與我,真是無情啊!





---------------------------------------------------------------------------------------------------------------------

   這次章節是提早趕出來的,每天寫的字數都在2000以上,怕中秋節回家因為有很多地方要去所以沒辦法更新小說而做的準備。如果順利的話中秋節應該可以把三十二章打完,這樣初始篇就結束,準備進入聖女篇,感謝各位觀看!

   今天家裡也在烤肉,但無法回去吃,真是難過QQ下禮拜才回家,有點羨慕QQ真希望能吃到烤肉QQ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216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夜梓的臨殃
真的是好無情QQQQ
但是戰爭也是如此QQQQ

我也沒烤肉嗚嗚嗚嗚QAQ
好想吃QQ

09-14 21:48

喵君
我去同學家烤肉,今天也吃烤肉,不過後來爸爸出車禍,還好沒大礙09-14 23:10
夜梓的臨殃
居然QAQ
幸好沒大礙QQQQ

09-15 00:00

喵君
對QQ09-15 13: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eric5664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三十章 ...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三十二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ermis巴友們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932217 聊聊Hololive炎上與歐陽娜娜唱國歌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