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奇幻中篇】形者(下)

作者:Jojorin(990)│2019-09-07 17:00:53│贊助:10│人氣:125
上集

06

  世界彷彿被撕成了兩半,所有的東西都扭曲成奇怪的形狀。

  「所以一直以來都是騙局。」蓮生說,他訝異於自己聲音的穩定。「你就是。你用繪在頭巾上的人形術易容,假裝自己是他的兄弟。」

  蓮生覺得自己應該嘶吼,大叫,傾盡一切的力量攻向那個傢伙。但他成功強壓下了自己的情感。曾經,有某個人告訴過他,如果你在遇上他時不能控制你的感情,那你就別想成功復仇……

  這個人現在就站在他眼前,身上流淌著鮮血,臉上的表情再次變得冰冷而空虛,眼中閃爍著盤算的光芒。

  「沒有所謂的易容人形術,至少我自己沒聽過,也發明不出來。我只能退而求其次,用大量的人形術,微調五官的模樣。」閒話家常的語氣,「這種易容法只能以骨豬的血為媒介,否則根本負荷不起消耗的真元。況且,每次失去效力都要重新繪形,沒兩下就會穿幫。」他撕下衣襟包紮,嘆了口氣,「愚蠢,你看,去他的愚蠢。這是所有人都無法逃脫的宿命。的確,用頭巾掩飾似乎是個聰明的主意,但回頭來看,我就是在耍蠢。更好的做法是像你一樣剃光自己的頭,對著鏡子把形紋繪在自己的頭皮上,再用頭巾遮著。這樣即使頭巾掉了,我也還可以試著捏造藉口蒙混過去。」微笑加深,「雖然我想在締造這樣的戰績後什麼藉口都無濟於事。」他看向周圍累累的死屍,「啊,是什麼讓你這麼快就趕回來?那孩子呢?」

  蓮生覺得自己快被腦中的荒謬感炸了開來,他只想放聲尖叫。他無法相信有人的演技能如此逼真。但眼前人的身上已經沒有一絲過去的影子,他示以蓮生的面貌和柳月同樣真實。

  沒錯,我從來就不認識他。「霍先生來把她接走了。」他咬著牙,勉強自己吐出一句話。

  「那好管閒事的老妖。」他咂了咂嘴,「我向來就不喜歡他。」

  「為什麼?」問題自動脫口而出。「為什麼?」蓮生又問了一次。

  這句話很含糊,但柳……冰烈顯然聽懂了他的意思。

  「我告訴過你了。」那雙眼睛冷淡地回望他,「我憎恨上族。以焰形者而言,你是不世出的奇才,善加利用你的力量,就能達成我的目的。為此我從很久以前就開始準備。」

  「準備?」蓮生的拳頭漸漸握緊。

  「我早就看出你有能力,但也看出你絕對不會把那股力量用在和朝廷敵對上。你只會和他們同流合汙,壓根不去想有多少人要為你們的作為淌血流淚。」冰烈冷笑,「要怎麼樣讓這樣的一個人反過來攻擊自己的族群呢?給他一個契機,讓他體會到平民的痛苦?不,這不夠。他也許會開始反思,但並不會採取更激烈的行為。」他的語氣像在談論天氣,眼神卻極其陰冷,令蓮生渾身發寒,「我得給他一個更強烈的理由。仇恨。替他塑造一位極其可憎的仇人,再奪去他的容身之處。」依然是淡然的口吻。蓮生感到自己在很快地逼近沸點。「所以我趁他剿滅叛亂者後突襲他,讓他身負重傷,卻不下殺手,把他困在那裡;自己則趕回京城,放出他沒有在剿滅叛黨後迅速回奏,是因為想佔地為王的消息。朝廷果然信以為真,將他的家人全部處決──」

  蓮生沒有再聽下去,他的耳中已被血液鼓動的聲音佔據。

  他迅速抬手,但他的肩膀才剛一動,冰烈就忽然壓低身體,往前朝他撲出,速度連虎豹都望塵莫及。

  好快!蓮生打斷繪形的動作,靈敏地往後一閃。仙氣和強化體能的人形術救了他,原先應該埋入他腹部的刀柄只打中空氣。他不敢大意,再次後退拉開距離,把法杖和圓盾擺出架式。

  不知為何,冰烈沒有繼續攻擊,只是站在原地盯著他,若有所思。

  他在評估,蓮生發覺。剛才我的反應動作超出他的預期,所以他不敢貿然進擊。可是,為什麼他用的是刀柄?為什麼不直接出刀?

  「我懂了,」冰烈嘆了口氣,「又是那老妖的傑作。他真會給我添麻煩。也許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內。」

  「你什麼意思?」蓮生忍不住問,他一時幾乎忘了眼前的人是誰。

  「不怪你沒能看出來,畢竟當局者迷。但在我看來這實在是明顯得太厚顏無恥了。給你一個絕佳的理由,讓你去營救一個可以讓你想起你女兒的孩子?那孩子的經歷還恰好可以讓你反思過去的罪孽?」他嗤笑一聲,「據我猜想,這就是他的目的:讓那孩子成為你新的家人,成為一道能夠使你放棄復仇的枷鎖。雖然我不認為這計策會成功,但真的讓我捏了把冷汗。」

  蓮生立刻知道他說的是真的。的確,霍先生玩的這一手實在太明顯了,他怎麼會看不出來呢?「為什麼你認為他不會成功?」

  「他低估了你的仇恨。我可是花了很多功夫才確保你能走上這條路。」冰烈說,表情沒有半分得意,好像只是在敘述一件歷史事實,「再說,要是事態不妙,難道我會任其發展嗎?要是那孩子成為你重要的人,那我就再利用她讓你回歸正道就好。」他諷刺地微笑。

  「你這怪物。」蓮生低咆,抬手繪形,冰烈也迅速反應,壓低身體飛速靠近,先前的一幕再次重演。

  但兩人才剛開始動作,遠處便傳來一陣又急又密的馬蹄聲,顯然又有追兵將至,而且聲勢浩大。兩人立刻停頓,臉上都微微變色。

  「先休兵吧,這樣下去雙方的目的都無法達成。」冰烈率先冷靜地說,他指著一旁的山峰,「到那裡去做個了斷。」

  說完,他便轉過身去,竄入道旁的密林。出乎意料之下,蓮生還不及施術就丟失了目標。他咆哮一聲,追在他身後,消失在一片綠色裡。

07

  兩人一前一後在山間的小徑間奔馳,慢慢接近山頂。他們都以留有餘力的節奏移動,彷彿是在一同練跑,而不是要將要互相廝殺的死敵。兩人間始終保持十來步的距離。

  我可以擊中他,蓮生心想。他已經對自己說過好幾次同樣的話了。這個距離對我有利,更不用說他還背對著我,只要動動手就結束了。快啊!

  但他最後還是垂下了法杖。不,他和那傢伙之間的事情還沒了結,他不能接受這種閉幕的方式。雖然他最懦弱的部分實在很想就這樣一了百了。

  不知不覺間,穹頂已經拉上黑色的布幕。冰烈回頭看了他一眼,忽然加速,很快就消失在拐來彎去的小徑間。蓮生一咬牙,也跟著全力狂奔。

  冰烈在接近峰頂的涼亭等他。他坐在亭內,輕鬆地斜靠著亭柱,抬頭看著星空,顯然正在利用這短短的時間恢復體力。

  「怎麼,不趁這個機會攻擊我嗎?」他只掃了一眼蓮生手上的法杖,就又抬頭仰望。

  「是的,因為你還欠我一些答案。」蓮生抱著刺痛的側腹喘氣。

  「問吧。」

  「為什麼你剛才只用刀柄?」他原本想問的不是這個,但問題又一次自己蹦了出來。

  「我希望你能問些更有水準的問題。」冰烈語氣不耐,「答案很顯然,因為出刀可能會殺了你。我從來就不想要你的命。」

  「那你又為何要幫助我?教導我那麼多?」蓮生咆哮,怒意混雜著悲痛一起湧出。你為什麼可以這麼無情?那一切都是假的?

  「別耍蠢了,我那麼做只是為了培養你的力量。」冰烈的眼睛半閉起來,好像被逼著說這些話讓他感到極為疲倦,「同時也是讓你別衝過頭了。我預定的計畫是放出自己的消息,讓你在正確的時機,攻擊上族的重要地帶,而不是讓你飛蛾撲火。你愚蠢的程度超出我的預期,所以我才不得不調整計畫。」

  「除了你的目的,你什麼都不在乎,是嗎?」蓮生的吼叫變得幾乎像是在哀號。為什麼,柳月,為什麼……

  「是的,但我不認為你有資格在這點上質問我。」他終於轉頭望著蓮生,露出淡淡的冷笑,「是誰為了自己的名利,一殺就是幾十人?那些蟲形者的命就不是命嗎?他們是叛亂者,但你有沒有想過是誰逼得他們反叛的?裡面有多少人,只因為祖先曾經犯過大罪,就要在那些不見天日的礦坑中,用自己的真元操縱蟲子勞作?只活三十幾年就死去,到死也沒離開過那個地方,不能有任何夢想和希望。你在乎過他們嗎?」

  蓮生覺得自己彷彿被劈成了兩半。可怕的是,他說的是對的。這些天來他一直在改變,已隱隱發現過去的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偶爾回想起自己的殘酷時會心裡發冷。但從來沒有人就這樣把事實扔在他臉上。

  「你是典型的上族,一個自私自利的混蛋,所以我做了我認為正當的事。如果一個人認為對異族為所欲為是可以被接受的,那麼當他被他人以同樣的方式對待時,就算是神也不能說這不公平。」冰烈說,他的雙瞳冷若堅冰,「我想你一定可以理解我。以前你的作為是出於冷漠,現在則是出於憎恨。你一定明白那種巴不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滋味。」

  確實如此。儘管理由不同,他們共享同樣的感情。蓮生可以理解冰烈的所作所為,如果是為了復仇,他也會做一樣的事。

  他咬一咬牙。「你說的沒錯。如果日後有人找我報仇,我會承擔我應有的責任,但今天要為所作所為付出代價的人是你!」說完,他憑空繪形,對著冰烈釋放出一道閃電。

  冰烈一躍而起,閃電連他的皮都沒擦著,擊中涼亭的柱子,巨響過後,火頭隨即燒了起來。

  蓮生又發出數道閃電,但全被冰烈一一避過,只打在岩壁上。不行,距離太遠,他有充分的時間反應。蓮生停下動作,左手摸出懷中的圓盾。我得讓他靠得更近再出手。

  這個戰術很危險。焰形者對人形者的最大優勢就是距離。但對付這個怪物,只有兵行險著才有勝算。

  冰烈以側步迅速移動,靈活地擺動身體,似乎在找尋衝近蓮生的時機。蓮生也配合他轉動身體,始終以正面相對,謹慎地注意雙方間的距離。只要他再向前踏出兩步……

  冰烈忽然往後一退,彎腰抄起地上的幾顆石頭,然後才往前衝來。

  蓮生的心沉了下去。不妙!他抓準時機繪形,但冰烈也在同一時間對他扔出石頭。人形者最大的缺點,就是只能憑自己的肉體作戰,但顯然他早已想好了克服攻擊距離的方法──

  那顆石頭正對著蓮生持杖的手飛來,準頭和速度都十分驚人,他及時縮手,沒讓法杖被打落,但繪形的動作也因此中斷。他立刻重整態勢,石頭卻接連而來,暫時封住了他的武器。

  這能爭取的時間還不到三秒,但冰烈已在這段空檔中衝到他的跟前,一拳打在他的腹部上。

  「呃!」蓮生不由自主地彎下腰,呼吸困難立刻伴隨劇痛出現。冰烈雙拳不停,每一拳都結實地打在他的腹部,奪走他反抗的力氣。蓮生幾次揮動圓盾和法杖,都被他輕易擋開。他很快就跪倒在地,除了死抓著手裡的武器外做不出任何反擊。

  冰烈迅速移位到他身後,用手肘勒住他的頸子,對他的喉嚨施壓,另一手將他手中的法杖拍落在地。蓮生一邊掙扎,一邊伸手探向懷中的短劍,但冰烈先一步壓住了他的右手。他左手掄起圓盾,想往後擊向冰烈的腦袋,但手肘也隨之被腿箝制,整個人幾乎動彈不得。

  他真的做得很完美,昏沉中,蓮生屬於戰士的那一部分依然做出分析,先攻擊腹部削弱體力,再以窒息使人喪失意識。絕對有效,而且絕不會危及目標的性命。

  但你還是犯下了錯誤。蓮生左手的手腕還能轉動,而且正握著防身用的圓盾。誰會想到他的圓盾和短劍的材質相同,同樣可以用來繪形?

  蓮生本已眼冒金星,幾乎連一根手指也動不了,但這個明確的念頭使他精神驀然一振。此刻冰烈正緊貼在他身後,他無法找到空隙,所以蓮生沒有試著對他繪形。形紋成形的位置正是冰烈視線的死角,他的掙扎也掩蓋了繪形的動作。

  撐住啊!蓮生死死咬住牙關,轉動沉重的手腕畫上最後一筆。

  電流猛然竄出。他的身體首當其衝,緊貼在後的冰烈也無法倖免。兩人同時痙攣、抽搐,喉嚨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牙關打顫。冰烈往後仰倒,蓮生則向前俯趴。

  也許是預先做好的心理準備起了作用,儘管蓮生受到的電擊較強,他仍先一步回過神來。運氣也站在他身邊,雖然他還雙眼昏黑,但法杖恰好就被壓在他的身體下。他顫抖著勉強起身,手指摸索一陣後握住法杖,再次繪形。

  他還沒有恢復到能瞄準目標的程度,不過也無所謂,這個形術不必瞄準。

  冰烈在他身後搖搖晃晃地起身。但他才剛站起,一道強光就吞沒了一切。

  蓮生感覺冰烈只短暫愣了一下,就繼續朝他邁步。他必定認為自己的體能較蓮生為強,如果在雙方都不能見物的情況下近身扭打,他仍然可以佔有優勢。

  這個想法絕對正確,只可惜他還是漏算了一件事。

  藉由體內的仙氣,蓮生不必用眼,也可以清楚感覺到他的存在。

  蓮生站起,擺出架式。一感到冰烈踏入他的攻擊範圍,他便按照他傳授的方式猛力出拳,正中冰烈的下顎。

  這一擊招迅勁足,又在出其不意之下打中要害,冰烈頓時應聲倒地。蓮生立刻撲上前去,騎在冰烈身上,憑藉人形術與憤怒賦予的體能,一次又一次奮力搥打他的頭部。冰烈一時尚未從打擊中恢復,只能用雙臂護在臉前,咬牙挨著蓮生的拳頭。

  蓮生的雙拳很快沾滿鮮血,裂傷和麻痺感一起加重,但他沒有絲毫停止的打算。拳肉相碰的聲音與觸感似乎直達他的靈魂,他意識到這正是他希望的痛快結局,用焰形術殺了這傢伙是一種慈悲,像這樣的深仇大恨必須得親手──

  冰烈猛然一掙,擺脫壓制,一腳踹在他的腹部上。這一記的力道大得異乎尋常,肋骨斷折的聲響清晰可聞,蓮生整個人往後滾了好幾圈才停下來,痛得喘不過氣。

  冰烈也不好過,那一連串攻擊的餘勁仍留在他體內,彷彿稍微鬆懈就會奪走他的意識。他雖然坐了起來,一時卻沒有力氣站起。

  時間在兩人的喘息下流逝。終於,兩人不約而同地喘著粗氣,緩慢起身,惡狠狠地瞪著對方。蓮生摸索著取回法杖,冰烈也拔出了腰間的長刀,露出下定決心的眼神。

  他不會再留手,蓮生左手護著側腹,看著白晃晃的刀尖。或許他還是會盡量避免痛下殺手,但如果要靠重傷才能制服我,他不會有任何猶豫。

  冰烈再次衝出。

  他變慢了!蓮生深吸一口氣,緊盯逼近的身影,右手迅速繪形。我會比他先完成!這一次我可以──

  他的思考戛然而止。冰烈忽然改為單手持刀,左手探入懷中,抓住某個東西朝他扔來。

  又是石頭!蓮生下意識縮手,同時往後退出幾步,滿擬避開後再行施術──

  但這顆石頭的目標並不是他的右手,它不偏不倚地打在蓮生肋骨的斷裂處。

  驚愕和痛楚同時襲來。雖然石頭的力道已不如先前,但這一下仍讓他痛得彎下腰去。

  這瞬息正是冰烈之所爭。等蓮生重新抬頭時,便見到他已竄到眼前,舉高長刀,對準他的右手砍下。

  蓮生立刻判斷出他可以躲過這一擊,但冰烈會趁勢進逼,使他再無逆轉的可能。這就是冰烈的目的,他想盡可能在不重傷蓮生的情況下打倒他。為了利用你的力量,我已經準備了很長一段時間……

  但這就是他最大的弱點。

  蓮生沒有閃躲。刀光一閃,他的右腕已連同法杖一塊落下──

  冰烈雙眼難以置信地睜大。即使是他,也難免因為瞬間的驚詫而分神。蓮生就趁著這一瞬間揮出左拳,擊上冰烈的下顎。

  蓮生的拳勢與他的衝勢互相疊加,使得這一擊的力道更加驚人。喀啦一響,也不知碎的是拳頭還是下顎。冰烈臉上的驚詫才剛顯露,整個人就仰倒在地,長刀脫手。

  蓮生的拳頭、被出拳牽動的肋骨,和被斬斷的腕口都痛入骨髓,但他的眼睛只看見了那亮晃晃的刀鋒──

  他以連自己都驚異不已的流暢抄起長刀,沒有停下來瞄準,甚至沒有多想,就這樣往下一劈,準確刺穿了冰烈的胸膛。

08

  被閃電點燃的涼亭已經行將就木。諷刺的是,在它身上繚繞吞吐的火舌使它比平時更有活力,照耀、溫暖四周的一切。

  蓮生「咕咚」一聲,跪倒在地。緊繃的感覺瞬間消失,無所不在的鮮明痛楚奪走了他站立的力氣。

  透過模糊的淚眼,他看到冰烈掃了一眼插在自己胸膛上的墓碑,錯愕、驚訝、領悟、不屑、疲憊……不同的表情在他臉上快速地交替出現,最後變成了故作輕鬆的諷刺微笑。

  「這一天……來得比我想像中……快……」他的話聲斷斷續續,卻很清晰,「我……沒想過自己……能落個好死……但沒想到……會是死在……你手中。」

  蓮生的斷腕還在冒血,他無力到甚至無法包紮,每次呼吸肋骨就是一陣劇痛。儘管如此,他還是竭力吐出幾個字:

  「沒錯。你不該教我怎麼揮拳的。」

  他不知道為什麼說出這些廢話感覺很重要,也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幾乎感覺不到復仇的快意,只感到空洞與失落。

  「錯……了……」冰烈轉頭咳掉嘴裡的鮮血,「我……只是不知道……你可以蠢成這樣……居然……不去……躲開刀子……」他回頭望著蓮生,嘶啞地喚道:「你……過來……」

  蓮生沒有多想就湊了過去。他應該要擔心冰烈會不會在臨死前反擊的,但他卻很確定對方不會這麼做,儘管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想。

  冰烈蘸了蘸自己胸膛上的鮮血,朝蓮生伸出手指。

  蓮生知道他要做什麼,一時卻仍無法置信,只能愕然地看著那根伸出的手指在自己身上繪形。

  這對他來說想必非常費力,但他仍然聚精會神,一次又一次地轉動手腕。每完成一個形紋,蓮生就覺得精神一振,沉重的身體也逐漸變得輕盈。他咬著牙,單手撕下衣襟,將斷腕擱在腿上,開始試著止血。好幾次,他幾乎因劇痛暈厥,不過最後還是成功綁住了右腕,讓噴湧的血流減緩成滲漏的細滴。

  終於,冰烈耗盡了力氣,手指虛軟無力地垂下,雙眼無神地望著蓮生。

  和他四目相對,蓮生心中忽然湧起一股不該有的感覺。

  「你……為什麼要……」

  蓮生的手又開始顫抖,但這和疲憊或疼痛無關。

  如果說他先前的所作所為只是為了利用自己,那他現在這麼做又是為了什麼?

  「誰……知道……」冰烈嘲諷地嗤笑一聲,「不論是誰……一生中都難免要……發瘋一兩次……既然我還沒發過瘋……死前嘗試……一下……也挺不錯……」他虛弱地咳嗽。

  一股酸楚從蓮生的鼻腔衝向雙眼,迅速塞住他的喉嚨。這實在很蠢。他在心裡對自己嘶吼:他欠你的不會因為這樣就還清!像他這樣的人被殺幾十次都是罪有應得!你被他害得幾乎失去一切……

  但不論這些事實有多合理,他還是無法抑制地感到悲痛。

  為什麼?

  他低頭看著身上的形紋。它們在火光下,依然淡淡地發光,一筆一劃在他眼裡都是那麼熟悉。在過去的幾個月裡,這樣的形紋常常出現在他身上。它們和他一同出生入死,給他戰鬥的力量,在他身負重傷時支撐他……

  儘管柳月只是他扮演出來的一個角色,並不真實存在……

  他面對那群形者時不是十拿九穩,但他仍然留下來斷後蓮生看著冰烈艱難地喘息,他身上有幾處用衣襟包紮的傷口。他可能是不想暴露身分才支開我,但當他這麼做的時候,他也確實在為了我冒險。

  ……但誰說謊言不能也是真實?

  冰烈的雙眼變得空洞,似乎已開始看見另一個世界的景色。蓮生激動地抓起他的手搖晃,咬著牙問:「有什麼我能為你做的嗎?」淚水終於不受控制地奪眶而出。

  本來在他心中,那個作為夥伴的人已經澈底死去。但現在,他再次看到了他的影子……

  雙眼恢復焦點,停在蓮生身上。「沒……有……」嘴角彎了彎,「回去……照顧……你的……小女孩吧……」他不再看著蓮生,眼中映出滿天星斗,「這樣……就好……我總算……可以……離開這個……見鬼的……爛地方了……」

  這就是他說出的最後一句話。他長出一口氣,頭歪向一邊,不再動彈。

  蓮生花了好幾秒才讓這個事實進入自己的腦子裡。

  他嘴唇開始打起哆嗦,整張臉揪成一團,全身顫抖。終於,他伏地痛哭起來──不全是為了他。這是他打從妻小死去後,第一次這樣毫無顧忌地宣洩,他不必再控制自己。

  他想到了自我了斷。在失去了復仇目標和僅存同伴的現在,繼續活著只是一種折磨,永遠休息似乎是他應得的歸宿。他的心原本是乾燥的木柴,被仇恨的烈火點燃,現在終於燒到了盡頭,化成了迅速變冷的灰燼。

  但他遲遲沒有向那柄插在屍體上的刀伸手。那團灰燼裡頭還有一小塊亮著火光的地方。還有一個責任等待背負,有一樁罪孽需要償還。

  還不到休息的時候。

  他呻吟著起身,抹去臉龐上的淚水,拔出長刀還入鞘裡,連刀帶鞘取下,將刀綁在自己的腰間。他拾起自己的斷手,放在那具身體上,再費力地拖來一些枯枝蓋住它們,然後用熊熊烈火敲入這具棺材上最後的一根釘子。

  他轉過身去,沒有多看,也沒有回頭。形紋像拐杖一樣支撐著他殘破的軀體,他一拐一拐地走開,尋向下山的路,並在心中乞求蒼天再給他一次運氣,讓他能夠回到該去的地方。

09

  小楓已經醒了很久,卻還是一動不動地待在黑暗中。

  從她被霍先生帶到這裡來之後,已經過了多久呢?大家都對她很好,很溫柔,他們會耐心地陪伴她。沒有人會打她或索求她的身體。

  可是她覺得自己的惡夢才剛開始。她經歷過的痛苦在她的心中到處啃嚙。這些痛苦一直都在,但以前她光是為了活下去就竭盡全力,沒有給它們孵化的機會。而現在這窩蟲子已經長成,她很懷疑自己能有消滅它們的一天。

  她希望自己可以像這樣永遠待在黑暗裡。

  但她終於還是動了起來。清脆的鳥鳴從窗戶流入,彷彿在鼓勵她。她甩甩頭──從柔軟的床鋪起身,抖落身上的毛毯。

  她摸索著,打開床邊的罐子,從裡面拿出一隻甲蟲,和一顆熟爛的果子。然後她戳了戳果子,用蘸著汁液的指頭在甲蟲身上塗抹。她看不到,但以前她就常在黑漆漆的坑洞裡這麼做,她的手指知道該怎麼動。

  很快,線條在甲蟲背上形成一個散發出淡淡綠光的紋路。她讓甲蟲從手指一路爬上自己的肩膀,調整好位置後,要牠固定在那裡不動。

  暫時性的蟲形術能讓形者以簡短明確的命令操縱目標動物,並與牠共享部分感官。雖然蟲子的眼睛和人的非常不同──她看不遠,看到的東西也很模糊,還少了好幾種色彩──但總算又可以看見東西了。

  她摸索著地走出木屋,陽光令她全身暢暖。

  她朝前伸出手臂,小心翼翼地爬上小陡坡。她走得很慢,但走出的每一步都讓她感到踏實。她來到一棵大樹底下,背靠樹幹坐了下來。她可以聽到底下的飯堂發出的喧鬧聲,不過她暫時還不想加入他們,只是一個人靜靜地感受著微風的吹拂。

  她開始對著天空努力練習微笑。這不難,但牽動嘴角的動作感覺很空虛,她覺得自己的笑臉一定不怎麼好看。

  她希望可以露出讓人覺得她很高興的那種笑容,因為她想到了霍先生的話,想到了那個人。

  孩子,他很快就會回來,他不會希望看到你是這副模樣。

  她甚至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在礦坑陷入暴亂時,媽媽沒有加入周圍的人,打算帶著她逃跑。但她沒有成功,還因為這樣丟掉了性命。而她雖然活了下來,卻只能被他們奴役凌虐,好幾次都希望自己能夠死去。

  這時那個人來了。他揮灑著光與火焰,三兩下就消滅了那些惡魔。

  她知道他不是為了她才這麼做,她之前從來沒有見過那個人;他替她報了她和媽媽的仇,儘管他可能根本不知道。

  可是她的苦難沒有因此結束。幾個膽小的傢伙見到不妙,就帶著她悄悄逃了。但他們不能,也不懂如何去做正當的營生,於是很快幹起強盜的勾當,四處燒殺擄掠。也許是為了發洩被追捕的恐懼,他們對她的欺凌變本加厲。

  忍無可忍之下,她犧牲自己的眼睛,殺了他們。

  然後,在她就要被處死時,他又一次趕來救了她。這次真的是為了她。但她還來不及和他道謝,他就又離開了她。

  她真的很想回報這份恩情。

  她也許永遠不能像他一樣強大,可是她會好好努力;儘管還不知道自己可以為他做什麼,但她要先從重新站起開始。

  從露出一個能讓他覺得她很高興的微笑開始。

  這很困難,可能遠比殺人還要困難,但她還是要不斷嘗試,也許有一天她真的能夠──

  沙沙。她跟前的草地發出被人踩踏的聲音,一個背著陽光的身影忽然出現在她面前。她愣愣地停下動作,睜大已經不存在的雙眼。

  那人鬍鬚雜亂,雙頰微凹,身上到處都是髒污、破洞和傷口。他駝著背,右手的袖管空著,看起來就像一株被強風硬生生吹彎、折枝的樹木。

  見到少女的臉面對自己,他一下子像是漏氣的皮球,縮起雙肩,背也更駝了。他的嘴唇不停蠕動,卻始終沒能發出有意義的聲音。

  她忽然發現自己的嘴角很自然地彎出弧度。她站起身來,張開雙臂,迎向錯愕不已的他。她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不過沒關係,他們會有很多時間把這些全部弄懂的。




後記:

  雖然這篇小說有些寰宇的要素,但都偏向彩蛋,不是很「硬派」的寰宇同人作品,沒接觸這系列的讀者讀起來應該也沒什麼問題。

  我從8/12就開始撰寫,用27天才走完了近三萬字的旅程。從中學到的教訓是:就像哈利.詹姆.波特-伊凡-維瑞斯反覆提及的,人經常過度樂觀。我本來以為能在8/25前完成,但事實卻是,我多花了一倍的時間,才勉強趕上延長過一次的截稿日。

  當然我原本就不是產量高的作者,但這和我一次嘗試兩個不擅長的領域也脫不了關係。第三人稱?中短篇小說?天啊。我在很多地方都抓不到感覺,卡文比喝水還頻繁,中途還大改故事框架,刪掉許多已經寫好的情節。然而最後還是有很多東西沒有交代出來,省略了很多可能必要的描寫,老實說我對成果不是很滿意。在此學到另一個教訓:下次再也不要把長篇小說的內容硬是塞進中短篇小說的篇幅裡了,如果要寫中短篇小說,那就先想好短小精悍的劇本,雖然這對我真的很困難。乙一和倪匡救救我啊!

  聊聊這篇故事吧。其實我很早以前就做了形者的設定,並不是寫這篇小說時才開始構想。有趣的是,五形術的靈感是源自於JOJO第四部。胖重的收成者一度讓仗助和億泰與吉良吉影吃鱉(雖然後來被吉良倒打一耙),箇中原因並不是他的替身戰鬥能力很強,而是人形的替身本來就不太能應付這種數量多又細小的替身。

  我覺得「不同形狀的戰鬥方式,彼此間有不同的相剋關係」這個概念很有趣,便開始深入構想:我們已經有了人形和蟲形,人形被蟲形剋,所以要有別的東西剋制蟲形→焰形;無形的能量怕的是堅硬的實體→壁形;既然有了四種,乾脆湊個五種來玩吧→音形。至於拿「五形」和「形者」的名字,玩「五行」和「行者」的諧音梗,以及永久和暫時形術的區別,就是後來才想出來的了。

  雖然設定了這麼多,我卻一直沒有把這些材料動筆寫成故事(之前一度想參加別的投稿,蓮生、柳月、冰烈、小楓這些角色與劇情大綱就是那時構想的,不過最後還是沒寫成)。這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正好這次山姆的寰宇群組進行徵文活動,我就把這些東西挖出來重新動筆了。在原先的構想中,柳月和冰烈並不是同一個人物(冰烈陷害蓮生,激起他復仇心的計劃倒是沒變),小楓的戲份也更多,但為了配合篇幅,這些都經過修正。現在看來這實在是有勇無謀又有欠考慮(苦笑),不過還是希望各位能夠喜歡。

  最後下面會收錄一些故事的設定,有些出現在故事中,有些則不幸沒能收錄,有興趣的人就看看吧。



形者設定(寰宇)

  碎神:巧思。

  代表數字:5

  國/地名:立鯨。

  形勢:宗朝是華央大陸的帝國,立鯨則是宗朝的藩王在海外的立鯨島上的藩地。百年來立鯨和宗朝分治兩地,互有商貿往來。直到宗朝被清明滅亡,改由清明統治華央大陸為止。

  立鯨出產五種受到授予(來自巧思的碎體)影響的物產(天材),分別是骨豬(動物)、血木(樹木)、魂金(金屬)、志土(土壤)、肉玉(玉石),可以用作五形術的媒介。和一般的媒介相比,使用天材施展的五形術,能力更強,消耗更少,更重要的是,可以百年為單位保存形紋的效力。

五形術
  除了血統遺傳以外,越是鑽研學問的人,越有可能觸發「靈感」(靈魂中的天然授予)成為形者。五形術是平值授予術,以不同的材料為媒介,消耗自己的生命繪製形紋運作。即使是暫時的五形術,也會散失一小部分的生命無法收回。散失的生命則回歸「巧思」身上。
  除了生靈光火以外,形者本身還帶有「靈感」的天然授予(已對自己施加狀態干涉的人形者授予程度又更高),因此要直接對自己以外的形者施加五形術,遠比對其他目標困難。

人形術
  性質:適應/鍛鍊。
  形者別稱:拓骨。
  功能:調整人類這種生物本身擁有的能力。
  從外在的肌肉爆發力與耐力、癒合能力、柔軟度、感官,到內在的反射速度、思考速度、注意力、記憶力和手眼協調能力等等,都在人形術的干涉範圍內。強大的人形者能像武俠小說中的高手一樣,做出精細快速得連魔術師、鋼琴家或頂尖特務都感到不可思議的動作。抑制的人形術在戰鬥中也有其一席之地,強大的抑制人形術可以阻礙甚至停止對方的生命活動,戰鬥之外則可以用於醫療。人形術乍看之下並不華麗,但其博大精深並不在其他幾種形術之下,是平均而有穩定表現的屬性。
  媒介:血。動物的效果最弱,人血次之,形者本人的血為最佳。
  暫時:在人身上附加各種狀態,強化或抑制人類原有的機能,可以視情況靈活切換。
  永久:效率比暫時附加狀態要高出許多,會不可逆地改變受術者的身體,且需要大量人血,常因此被濫用。

蟲形術
  性質:統率/繁衍。
  形者別稱:傾巢。
  功能:操縱或培育動物。
  蟲形者能操縱的動物並不以昆蟲為限,但因為能量消耗率等因素,以操縱昆蟲者為大宗。也可以操縱野生的動物,但功能性就不如自己培育過的特化品種了。這個屬性的形者強度很大部分取決於培育的動物種類,因此群體累積的知識和經驗往往要比個體的才能更具影響性。使用永久蟲形術時,蟲形者的感官會和操縱對象同化,自己的感官則受到抑制;雖然不是完全感覺不到東西,但因為還要集中精神操縱動物,對身旁情況的反應會變得非常遲鈍,算是一大弱點。蟲形在潛入敵營或探查環境方面有無可取代的優勢,戰鬥能力也相當出色,是相當全面的屬性。
  媒介:植物的汁液
  暫時:控制動物並下達特定的指令。指令必須明確、簡短。
  永久:完全操縱既存動物,或培育新種。可以像操縱自己的肢體一樣操縱動物,與其共享感官。媒介的用量與前者相同,但若要培育出具備特殊機能的品種,得要消耗大量的生命。

焰形術
  性質:破壞/計算。
  形者別稱:爆燭。
  功能:操縱無形的能量。
  由於焰形者使術的過程中往往會伴隨發光和生熱的現象,故得爆燭之名。可以和環境中的物質互相作用,產生火焰、電漿、暴風、氣流或輻射、電流等,對大範圍的區域造成影響,是破壞力最強的屬性。但能量消耗率也非常驚人,在幾術之內用盡生命力的焰形者不在少數。雖然強大,但需要善用地物才能夠保持破壞力與能量消耗率之間的平衡,是缺點和優點都很突出的屬性。
  媒介:金屬。
  暫時:改變物體的能量強弱/操縱能量的指向。
  永久:憑空釋放能量,並可附加指向性。

壁形術
  性質:建構/觀察。
  形者別稱:建岩。
  功能:操縱大範圍的地形物。
  壁形者可以操縱的物體種類很多,但以自然環境靜止的地形物(如沙灘、泥地或岩壁等)最為容易,生命活動平緩的植物次之,精煉過的鋼鐵之類的人造物最難。無法使術於動物身上。使術前要先花上漫長的時間,和使術的對象建立連結,但一旦建立起連結,就能像捏麵團似的把大範圍的地形景物改變成自己想要的形狀,甚至如運使自己的肢體般操縱自如。使術主要的消耗都用在建立連結上,整體的能量消耗並不大,但也因為需要漫長時間準備,受到很大的限制。不過在自己的領域中對敵可說是無往不利,是防禦和固守性質最強的屬性。
  媒介:欲操縱之地的土壤。
  暫時:類似蟲形,對地形下達簡易明確的命令。
  永久:完全操縱地形,需要的「契約」時間和消耗的生命量成反比。

音形術
  性質:創作/蠱惑。
  形者別稱:奏語。
  功能:在聲音中附加術力,束縛智慧生物的精神。
  音形者使術的工具是各種樂器,效果最佳的是管樂器,弦樂器次之,打擊樂器居末。使術時依照目標授予程度與音形者能力不同,大約需要數到數十分鐘才能完成束縛。主要的束縛對象是人類和形者,對貓、狗、鳥、猿、鼠一類智能較高的高等生物也能勉強起效,但無法像蟲形者一樣達到操縱自如的效果,只能對使術對象下達比較簡單的命令。需要滿足條件這點和壁形者很像,但侵略性卻又比壁形者大得多,是相當極端的屬性。
  媒介:玉石。
  暫時:改變人類的情緒/植入簡短命令。
  永久:長時間操縱目標人物。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2132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形者|奇幻|戰鬥|小說|五形術|寰宇|霍德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entering77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奇幻中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形者》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injuewang小說
架空東幻《傾雲__浮遊遠望者》歡迎各路夥伴前來觀看指教,光光在此揮爪,也歡迎加友交流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