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Survivor】筆記2 人類世界(17/11/20修訂)

作者:留善影│2019-09-07 12:04:42│贊助:4│人氣:144
***如有錯字、錯誤或需要改善的地方,請留言!
***如喜歡某善的作品,可以按個喜歡。如想知道某善最新動態,可以按個訂閱。可以的話請大家給一下評語,你們的留言和支持是某善繼續寫下去的原動力!感謝你們!
***為自己的InstagramWeebly打一下廣告!
***上一篇筆記︰點我

***************

  「好緊張喔!」
  「是啊是啊,不過又有一點興奮!」
  「不知道那邊的世界是不是跟我們這邊一樣呢?」
  「呵呵……」
  青鳥學院禮堂充滿著熱鬧的聲音,學生都興高采烈地討論著,除了安利格斯,他愁眉苦臉的樣子在人群顯得非常顯眼。今天是他們第一天當上『青鳥實習生』,所以在早上的時候……

  『安利格斯!你給我好好聽著!』
  在吃完早餐的時候,伊維斯爺爺叫安利格斯到家外的另一側,射箭場。一進去室內爺爺就嚴肅地對安利格斯說︰『你已經不是青鳥初學者,是青鳥實習生,即使說你當優秀的青鳥距離也不遠了!』
  『不不不…當實習生還需要一段時間…還有很遠……』安利格斯小聲地吐槽,實習生最少都要當個三年,而且要所有作業都合格才可以正式畢業,所以還很遠……
  『太不像樣了!』
  『咿!!』
  伊維斯向安利格斯怒吼了一聲,本來跪坐在地面的人差點被這聲音吼得向後倒了。雖然經已非常小聲的說話,但那寧靜得連針掉下來都聽到的場地,以及跟爸爸一樣擁有『順風耳』的爺爺,這句話他可是聽得清清楚楚。
  『總是這樣想著的話,你根本就當不到一個出色的青鳥!』伊維斯大大地嘆了一口氣,『唉!為什麼我會有你這種沒用的孫子!』
  『對不起……』
  伊維斯瞪著連頭都抬不起來的安利格斯好一會兒。
  『總之,你給我記著,就算實習時間有多長,絕對不要因此鬆懈。青鳥可不只是單單的給生物表面上的幸福而已。』
  『欸?表面上的幸福?』
  『對,只是停留在表面的幸福,可是比枯萎的樹葉更容易被吹走。』伊維斯指向自己的左胸,『真正的幸福,是要打從心靈散發出來才是最長久的!』
  『不過…要怎麼樣才可以辦到……』
  『白痴!!』
  『咿!』
  『用自己的腦袋好好想啦!笨蛋!如果直接告訴你的話,那為什麼還要你們當實習生啊!』
  『是…對不起……』
  『要是你敢給我畢不到業,你就走著瞧!』
  『是……』

  「真正的幸福…打從心靈散發出來……」安利格斯喃喃自語,說就很容易,但要辦到的話,很難吧……
  「你在這邊自言自語說什麼?」莉莉走到他身旁,好奇地問道。
  安利格斯被突然出現的青梅竹馬嚇了一跳,急忙連連搖頭,乾笑的說︰「沒、沒什麼,啊哈哈……」
  莉莉好似有點不滿他的回應,瞇起眼睛,說︰「什麼啊,古古怪怪的,怪人!」
  「啊哈哈……」除了苦笑以外都不知道可以怎麼回應了。
  帕林悠悠然的走到兩人之間,帶著嘲諷的語氣對安利格斯說,「哦,現在不只是蠢,還變成怪人了,真是可憐啊,吊車尾。」
  「呃…這個……」
  安利格斯還未說完話,莉莉就搶先一步說︰「就算怪都不及你怪!你這個超級怪人!」
  「吓?為什麼我要跟這傢伙比下去啊?」帕林大聲喊道,似乎非常不滿。
  「吵死了!別在我耳邊大聲講話!笨蛋!白痴!自大狂!」
  「你說什麼!」
  又‧來‧了……
  安利格斯在心裡嘆息,他們到底什麼時候才可以平靜相處呢?
  「好了!各位同學!請安靜!講課快開始囉!」
  那時,導師們紛紛進入禮堂,大喊著讓興奮聊天的同學們安靜。當聲音繼漸收小時,禮堂最後方的舞台傳出了腳步聲,一個人從後台走出來,一頭清爽的藏青色短髮、身材高挑的女人站在麥克風前面,身子挺直,用洪亮的聲音說︰「各位青鳥實習生,早安!」

1︰藏青色是藍色之一,接近於深藍。又名海軍藍(英語:navyblue),因用於海軍制服而得名。

  「老師早安!」
  「恭喜大家成為『青鳥實習生』,要來到這階段可是很困難的,辛苦大家了。」
  「是!」
  「不過,我也要給大家一個心理準備,來到『實習生』的階段,絕對不會比以前輕鬆,挑戰都只會愈來愈多。雖然如此,希望各位同學記住,這都是為了能讓世界的所有生物感受到『幸福』,所以請大家全力以赴!」
  「是!」
  那個女人是艾薇‧派娜塔莉,青鳥學院的教學課程主任,臉看來很嚴肅,講話舉止以及做事作風都是一板一眼,而且罵人的時候非常非常兇,有不少同學都很怕她,在街頭看見她,趕緊在街尾落跑。雖然如此,她的知識和經驗都是非常豐富,畢竟她曾經在騎士團當過指揮官,騎士團的人都很尊敬她。但是為什麼突然轉行去當教師,這就沒有人知道了。
  聽說她是跟兩位鎮長是同一屆的學生,不知道她那時候是不是就這副樣子呢?
  「可是這都是之後的事情,今天我們會先帶大家去一趟人類世界,亦是你們之後重點實習的世界參觀。」
  話音剛落,本已安靜的學生馬上起哄,看來都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這也難怪,除了兩位鎮長、青鳥騎士團之外,其他的青鳥一般都不能去其他世界,因為要到另一個世界必須穿越『空間隧道』,而『空間隧道』平常都是有士兵在嚴密看管,所以青鳥實習生是特別批准可以到其他世界的。
  「一會兒你們會分成五個小組,跟隨導師到世界不同地方參觀,千萬不要亂逛,記得緊跟老師,別亂跑!聽到了沒有?」
  「是~!」
  當老師指揮分組的時候,莉莉興奮地拉著旁邊的青梅竹馬說︰「嘩!可以去人類世界呢!平常都只能在書本上看到有關人類世界的大小事情,今天終於可以親眼看到了!好期待喔!」
  「嘖!像個小孩子一樣!」帕林有點不滿的說道,眼睛卻不是看著莉莉,而是她旁邊的安利格斯,這讓後者投以不解的眼神,但他沒有理會的別過眼去。
  此時,莉萊克微笑的走過來說︰「呵呵…帕林你不是一直說想出去外面的世界闖一闖嗎?今天終於心想事成,你應該也很興奮才對啊?」
  「嗚咕!我、我、我只是……」
  「哎呀?難道你是在害羞嗎?不用害羞嘛,在這裡大家跟你的心情可是一樣的喔!所以你不用壓抑自己的!」
  「你、你、你!!」
  帕林被莉萊克的話弄得滿臉通紅,張嘴結舌,這讓莉莉和安利格斯忍不住笑起來。
  「那邊的同學,不要顧著聊天,聽清楚自己分到的小組喔!」
  「是!」
  「莉莉‧斯瓦洛、莉萊克‧露西莉雅,B組!」
  「是~!」
  莉莉的手瞬間轉移到莉萊克,一蹦一跳的拉著自己的好友跑去B組。
  「帕林‧伊格爾,A組!」
  「是是是……」
  帕林也懶得再嘲諷安利格斯,慵懶地走到A組。
  「安利格斯‧布魯特,C組!」
  「是!」
  當所有同學都分到不同的小組後就宣佈帶領小組的導師,有人歡喜有人愁,歡喜當然是被分派到小組的是很友善、很溫柔、在學生當中很受歡迎的導師,而愁的當然是……
  「C組導師,派娜塔莉老師!」
  C組的學生鴉雀無聲,而其他學生都紛紛投來同情的眼神。
  不會吧……安利格斯心裡吶喊著。
  「嘩,黑臉王發功了。」
  你給我閉嘴!普帝尼亞!!我覺得同學的視線愈來愈強烈了!!!
  「只、只是參觀而已,不會有問題的啦!」珀米拿嘗試安慰好友,但效果似乎沒有很好,不過安利格斯還是向他投以微笑,表示感謝。
  嗯!沒事的!只是參觀而已,不會有問題…的吧?

  「接下來會帶大家到『空間隧道』,要一個一個來,千萬不要亂跑喔!」
  「是!」
  禮堂裡的同學們都跟在小組導師身後魚貫而出。此時莉莉悄悄地走到臉都黑了的安利格斯身邊打氣說︰「別那麼消沉嘛!派娜塔莉老師雖然很兇沒錯,不過是個好導師啊!」
  「是這樣嗎……」
  「啊、嗯,是吧,我都是聽其他人說的…」
  「……」
  「哎呀!別太擔心嘛!只是參觀而已,不會有什麼事的啦!」
  「……好吧。」
  到現在都不能不認命啦……
  導師們領同學到學校最地層的一個房間,房間外的保安見到導師和同學馬上把重重的鐵門給拉開,當派娜塔莉老師經過時,保安還帶著敬仰的眼神向她鞠躬問安,看來她無論在學校還是騎士團都相當有地位。
  那裡的空間比一般課室都要大好幾倍,房間的正中央有一個像是海漩渦的物體飄在半空中,那就是穿越到不同世界的其中一個『空間隧道』。
  青鳥鎮一共有2個『空間隧道』。一是學校的最底層,專門給『青鳥實習生』前往考驗的世界。二是騎士團總部,當然就是騎士團進出各個世界散佈幸福。
  「嘩!原來這裡是長這樣!」
  「空間好大喔!」
  唔…?等等,這裡……?
  此時,派娜塔莉再次重複剛才的話︰「接下來我們會分幾批前往不同的地方參觀,總之,記得要跟緊老師,別亂逛,別亂跑!知道嗎?」
  「是~!」
  「唔?安利格斯,怎麼了?」莉莉察覺到在身旁發呆的青梅竹馬,疑惑地開口叫道。
  安利格斯猛然回神,連忙扯過微笑,搖搖頭說︰「我、我沒事。」
  「可是你臉色好像有點差!」莉萊克也湊過來看,問︰「要不我跟老師講一下,帶你去保健室?」
  「不、不、不用了!我、我、我真的沒事!哈哈!」
  安利格斯感覺到背後有許多股灼熱的視線,大概是莉萊克的愛慕者吧,要是真的讓莉萊克帶自己去保健室,有可能會『性命不保』的……雖然讓她帶,他本身是不抗拒的……
  安利格斯並沒有發現,莉莉在旁邊直直地瞪著自己,而且嘴巴碎碎念的小聲說了一句︰「男生都是笨蛋。」
  「B組,別顧著聊天,準備起行囉!」B組的導師向他們的方向叫道。
  「那,安利格斯你自己小心喔!」莉萊克溫柔地微笑說道。
  「是……」
  嘩…視線好像又強烈了一點……
  眼見B組的同學們及導師進入『空間隧道』,安利格斯強行無視依然強烈的視線,再度陷入了思考當中。
  不知為何,安利格斯總覺得這裡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更準確來說,他是覺得面前的『空間隧道』很熟悉,為什麼呢?明明『空間隧道』長期都有保安駐守,一般人是無法來到這裡的,更別說親眼見過。但是…他就是有這種感覺,以前有去過這裡。
  那時,腦內忽然閃過一個畫面。
  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刺耳的哀嚎聲、以及一個個水灘似的鮮血……
  『你在這裡做什麼!!』
  『這裡很危險的!不要命啊你!!』
  為什麼又突然想起那情景呢?還有那個聲音……
  「安利格斯‧布魯特!」
  「是、是!」
  派娜塔莉瞪著安利格斯,說︰「別發呆,要出發了!」
  「是…對不起……」
  派娜塔莉領著C組的學生來到『空間隧道』前,有些同學眼內閃過一絲不安,這也難怪,面對猶如海漩渦的隧道,不禁讓人感覺會被它所吞噬。派娜塔莉跟守在隧道旁的保安講了幾句話後,似乎也察覺了,她轉身喊︰「你們未來會遇到的,可是比這更可怕的場面,這種程度就害怕,將來怎麼當真正的『青鳥』?」
  「對、對不起……」C組的一些學生低頭小聲地道歉。
  果然是很嚴格…跟其他比較平和的老師都不一樣的『安撫』方式……
  保安向派娜塔莉點點頭,表示已經準備就緒。
  「要出發了,大家要跟緊囉!」
  「是!」
  派娜塔莉面向『空間隧道』,毫不猶豫地踏了進去。眼見導師的身影消失在漩渦中,C組的學生跟著邁開腳步,向人類世界前進。
  踏進隧道的瞬間,感覺整個身體就像被什麼猛力地扯了進去,儘管反射性的想要抵抗也是徒勞。身體在隧道裡飄浮著,彷彿是躺在大海裡一樣。不一會,又是一陣猛然的扯力,身體就隨這股『海流』而去,然後一丁點的微光漸漸在擴大……
  安利格斯再度睜開眼睛,眼前已經不再是學校,而是一個非常陌生的地方。
  派娜塔莉在一旁觀看周圍,看看還有沒有學生未到。到達的學生都一臉好奇地張望四周,有些學生還讚嘆說︰「這就是人類世界啊!跟青鳥鎮完全不一樣!」
  確認所有學生都到齊之後,派娜塔莉開始說明︰「現在我們所在的地方是香港。」
  「香港?為什麼要來這裡?」其中一位學生問道。
  的確,安利格斯本來還以為會去芬蘭、冰島之類被喻為「最幸福的城市」。為什麼會來到這個排名只有七十幾名的地方呢?
  「帶你們來當然是有原因的,大家先變回青鳥狀態。」
  學生們都聽話的變回青鳥型態,派娜塔莉見所有學生都準備好了,都一同變成青鳥狀態。她展開看起來十分柔順且在陽光下泛著微光的翅膀,拍了幾拍就「咻」一聲飛到天空。不得不說,派娜塔莉在人型時樣貌就很不錯,變回青鳥的時候也是一樣,如果不是那種性格的話,一定很受同學歡迎。
  安利格斯跟其他同學都跟在派娜塔莉身後,從天仰望下去,這裡跟青鳥鎮最大不同就是,這裡的高樓大廈比青鳥鎮至少高出兩、三倍,人口的密集程度也是青鳥鎮的好幾倍。路上有很多叫做「汽車」的東西在路上奔馳,偶爾天空還會有叫「飛機」的東西飛過。親眼看到跟青鳥鎮截然不同的地方和事物,學生們都不自覺地發出驚嘆的叫聲。
  「好厲害!那些車『跑』得比我們還要快!」
  「你看你看!那邊的小攤賣的東西!看起來好好吃喔!」
  「哎?這個什麼?」
  某位同學突然的提問,大家都順著牠的視線看去,在不遠處有一條細小的彩色劃過藍色的天際。
  「那是幸福的能量。」派娜塔莉說。
  「幸福的能量?」
  「當世界上活著的生物感受到『幸福』的時候,就會產生幸福的能量。幸福的能量只有我們青鳥會看得到,而且那些能量是維持青鳥鎮最大的原動力。」
  「要是沒有這些能量會怎麼樣?」
  「青鳥鎮會毀滅。」
  派娜塔莉的語氣平靜得像只是在說「這沒什麼大不了」一樣,可是這句話對學生們的衝擊猶如一個核彈投放在自己腦裡。
  「毀、毀滅?!」
  「那我們不就完蛋了!」
  「好可怕……」
  彷彿聽不見學生們的低喃,派娜塔莉伸長脖子看了一眼,對同學說︰「我們到了,大家跟我到那邊。」
  派娜塔莉領著學生們到一座天橋的頂部,學生們一字排開仰望橋下,一看真是嚇了一跳,橋下的所有道路上都是人,無論前或後擠滿了黑色衣服的人,人龍兩邊一直伸延彷彿沒有盡頭一般。人群中有些人在高聲唱歌、有些人在分派乾糧和水給在場的人、有些人在低頭滑手機。在路邊還有人搭了不少帳棚,有寫著補給站的、有寫著急救站的。也有少量的小車現做食物或派發飲料。
  「這…到底是……」安利格斯不禁張大了嘴巴,這場面在青鳥鎮完全沒見過。
  「由昨晚開始就有大批的市民聚集在這裡唱詩歌,還有不少人到那邊的公園發起『72小時馬拉松禱告』的野餐活動。到今天早上人們衝出主要幹道,佔領至少6條行車線。現在這裡一帶已經完全被佔領,我們只是現處在其中一個佔領地點之一。」
  派娜塔莉一口氣把所有重要資訊說出來後,有學生提問︰「為什麼要佔領這地方?這樣不會阻礙到其他人嗎?」
  「會阻礙,不過這是沒辦法的事。」
  「什麼意思?」安利格斯問。
  「如果今天不站出來的話,那他們之後就連站在這裡的機會都沒有了。」派娜塔莉的眼睛沒有離開過橋下的人群,自言自語的說︰「他們只是在守護自己最重要的東西而已。」
  「最重要的東西?」
  安利格斯想提問的時候,又有幾條彩色的光芒映入眼裡,但都只是很細小的彩光。今次可以清楚看見,那幾度光是來自於橋下幾個人類,一些是從補給站來的,一些是唱歌那些人來的,他們臉上都泛起著笑容。
  「那麼小的能量就能撐起青鳥鎮啊。」某同學說。
  「這麼小的能量是不足以撐起整個青鳥鎮的。」派娜塔莉說︰「雖然有比沒有好,但是那都只是表面上的幸福而已。」
  「什麼意思?」
  「聽起來好深奧啊……」
  表面上的幸福……
  『只是停留在表面的幸福,可是比枯萎的樹葉更容易被吹走。』
  伊維斯的話在腦海中閃過,安利格斯低聲念道︰「真正的幸福,是要打從心靈散發出來才是最長久的……」
  他這句低喃被旁邊的派娜塔莉聽進耳內,後者扭頭看向他,問︰「說起來,你是伊維斯的孫子,奧利弗的兒子對吧?」
  「欸?啊、是…」安利格斯遲疑地回答,疑惑著為什麼對方突然提起那兩個名字,可是下一秒就馬上想到,派娜塔莉曾經是騎士團的指揮官,或多或少都有交涉過吧。
  「雖然我跟他們是不同的小隊,沒有特別來往過,不過他們在騎士團可是活躍分子。」派娜塔莉的美瞳盯著安利格斯,「我真的很好奇他們倆會教出怎樣的青鳥呢。」
  「啊、哈……」安利格斯感覺肩膀好像被某種重物壓著。
  鈴鈴……
  呵呵呵……
  (唔?鈴鐺的聲音和…笑聲?)
  雖然只是很細微的聲音,可能是因為有家族的遺傳還有平常(恐怖)練習影響,在這吵雜的環境中安利格斯還是聽到兩把並不屬於現場的聲音。派娜塔莉似乎也聽到,臉馬上出現嚴肅的表情。
  呯!
  「啊啊啊—!!」
  遠處傳來了刺耳且巨大的聲音,接著而來是可怕、淒厲的尖叫聲。這聲尖叫打破了本來在這裡的平靜氣氛,也嚇到在橋上的青鳥們。
  「怎、怎麼了?」
  「難道是他們衝過來了?!」
  「不會吧!我們在這裡是有批准的!」
  「大家冷靜!不要自亂陣腳!」
  人群驚慌失措的同時,青鳥們也是一樣。
  「那是什麼聲音!」
  「好可怕!」
  這聲音…我曾經聽過…那是…!!得出結論的安利格斯不禁睜大眼睛。
  派娜塔莉馬上叫道︰「大家別慌!先到這邊最高的大廈待著!我去後面看看發生什麼事!」即使到這種時刻,她依然是表現得很冷靜,不愧是見過世面的指揮官。
  「我、我也去!」安利格斯想也沒想,這句話就脫口而出。是因為好奇,還是因為……
  派娜塔莉瞪著面前的學生,沒有馬上拒絕他的要求。不一會,她低聲說一句︰「跟緊一點。」便揚長而去,安利格斯趕緊跟上。
  在飛往聲音來源期間,安利格斯留意到原本在現場的彩光像是被分解的麻繩一樣散開,一點一點的消失在空氣之中。難道這就是爺爺所說的,停留在表面的幸福比枯萎的樹葉更容易被吹走?
  「雨傘!有沒有人還未拿雨傘!?」
  「這裡要頭盔!頭盔!」
  「咳咳!嗚嘔!!」
  「有沒有人有生理鹽水!!」
  「有人哮喘發作了!有沒有哮喘藥!!」
  愈接近事發地點,有一陣很刺鼻難聞的味道闖進鼻腔,讓人不自覺的想要咳嗽,眼睛也很不舒服,幸好意識到這點的派娜塔莉馬上使用魔力建起保護罩,這感覺很快就消散。人們的叫聲愈發刺耳且慘烈,令安利格斯的心像是被石頭壓住般的沉重。
  「我們在這裡觀察吧,再靠近會很危險。」
  「呃、是。」
  兩鳥停在某一棵建築物上面觀察底下的情況。道路上主要分為兩批人馬,一邊的人群拿著盾牌、穿著精銳裝備一字排開,擋住一邊的出口;另一邊的人群拿著雨傘、戴著看起來很廉價的頭盔站在對面。
  「他們在做什麼?」安利格斯問。
  「看來還是發生呢。」派娜塔莉沒有回應,只是小聲說了這麼一句話。
  鈴鈴……
  剛才的鈴聲再度響起,今次聲音非常近。
  「快幫你們的同伴報仇啊…哈哈…」今次聽得很清楚,是一把女性的聲音。
  話音一落,安利格斯清楚看到其中一位穿著精銳裝備的人拿起一枝長槍對準面前的人群。
  呯!
  火光在末端爆開,綻放出七彩的光芒,巨大的響聲傳遍周圍,就連站在高處的安利格斯和派娜塔莉都聽得十分清楚。從末端發射出來的東西披著紅色的衣服在半空劃出一個弧度,拉著一條灰色、模糊的尾巴落在道路上,不明的煙霧從中慢慢擴散開去。
  剛剛站在路道的人群紛紛舉著雨傘慌忙退到奔跑到後方,期間有人絆倒在地上,有人似乎因為吸入煙霧而停下腳步困難地喘氣,更有人暈倒在地上,本來在逃亡的一部份人見狀不約而同地回頭,扶起或背起受傷的人繼續奔跑,也有人馬上拿出一瓶水為他們洗臉。
  「怎麼……」安利格斯張大了嘴巴,他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眼前的情景,簡直就像……
  『你在這裡做什麼!!』
  『這裡很危險的!不要命啊你!!』
  那個夢…一模一樣……
  「呵呵呵……」
  笑聲在很近的地方傳來,沿著聲音看去,在旁邊的樓頂有一個人影,是一個穿著紫色連身裙的女人,裙上綁有兩個淺粉紅色的大蝴蝶結,蕾絲的裙襬還掛著紫色星星作裝飾。她用帶著蝴蝶裝飾的小扇子遮住下半臉,笑聲卻源源不絕的在她那邊傳來。
  「BravoBravo!這才像樣嘛!剛剛完全不震撼,這就差不多!哈哈哈……」
  鈴鈴……
  女人揮一揮手中的扇子,細微的鈴聲便隨即響起。
  「繼續吧,把那些人一網打盡,為同伴報仇~」
  那些精銳裝備的人再次拿起幾枝長槍對準人群,宛如在放煙花似的「呯呯呯」發射,現場煙霧瀰漫,尖叫聲不斷回盪整個地方。
  (是她在煽風點火!)
  安利格斯展開翅膀打算飛去女人那邊時,派娜塔莉快人(鳥?)一步的按住他。
  「你打算做什麼?」
  「做什麼…當然是阻止她!」
  不然這裡的人都會…!
  「不可以。」
  「為什麼?!」
  「那是她的工作,我們不可以干涉。」
  「工作?」
  那時,一樣細小的東西在安利格斯面前「咻」一聲飛過,那樣東西直直地衝向樓頂的女人。女人也很快察覺到,可她沒有做任何閃避的動作,只是把小扇子抬起,遮蓋了整張臉。「咔」的一聲,那樣東西重重地卡到扇子上,原來一張卡牌,好像是叫做「塔羅牌」。
  一個修長的人影不知何時出現在女人旁邊,安利格斯他們的角度只能看到那人的背部,是位穿著水色斜肩禮裙、散發著高貴的氣質的女人。她把茶色頭髮盤起來,只留少量的捲髮在脖子兩側,一邊瀏海用淺藍色星星夾子夾住。
  「真是的,人家本來玩得興起的~你動作要不要那麽快啊!MissFive。」紫女人在最後的幾個字特別加了重音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要是動作不快點,不就有更多無辜的人受傷,MissSix。」稱為MissFive 的茶髮女人也是在最後幾個字加重音,問︰「你為什麼要他們怎麼做?」
  「飯可以亂食,話不可以亂講喔,我沒有要他們這麽做,這全是他們有意識的行動啊!我頂多就是在他們後面輕輕的推了一把而已啦!」
  MissFive輕聲地「哼」一聲「別狡辯了,煽動他人不是你的工作嗎?」
  「呵呵…明明就知道嘛,明知故問。」
  無形的電流在兩人之間,感覺愈來愈不妙了……
  「我要見指揮官!!」
  此時,這把聲音硬生生的闖入兩人之間的對話,兩和兩一同順著聲音處看去,一名頗肥胖的男人脫下口罩,站在兩批人馬的中間,他的臉似乎因為憤怒而充血,一大步一大步的走上前,惡狠狠地對放「煙花」那邊的人喊:「我是議員!我要見指揮官!」
  在這種時間可以不害怕地站在最前面,真難能可貴的勇敢,安利格斯真想為這勇敢的人類鼓掌。
  不過,MissSix似乎不是同一個看法。她一臉鄙視的盯著遠方的男人,「你助手真聰明,隨便找個胖子就想調停。」
  「你聽不到他說什麼嗎?他是議員,不是路過的胖子。」
  「真是個愚蠢的女人,這種人我隨便就可以嚇退他。」
  鈴鈴……
  「管他什麼議員,都是害你同伴坐牢的人喔~」
  呯!
  『火』在男人腳邊爆開,他似乎嚇了一跳,在他後方拿著…應該叫做『照相機』的人們紛紛開。驚嚇在男人臉上只維持了一秒鐘,很快他露出毫不畏懼的表情邁出腳步,喊著「我要見指揮官」。
  MissFive一副「你看吧」的樣子看著MissSix,後者瞇起如三色堇紫色的眼睛。
  「就不信你那麽膽大。」
  MissSix又一次揮扇之時,MissFive的雙手先一步變回幾張卡牌,瞄準面前的人揮去,卡牌像是利刃一般「咻」的劃破空氣MissSix立馬用扇子揮走卡牌,卻沒想到這反而製造了機會給對方進攻MissFive衝向她舉起腳往腰側揮,幸好敏捷地蹲了下來感覺淺藍色高跟鞋在自己頭頂劃過後,小腿飛快地踢向對的腳踝,可是被對方往後跳躲掉了。
  「你好狠喔!怎麽突然打人啦!」
  「不然怎麼阻止你?」
  「你以為我不出手就沒事嗎?」
  「我知道不會啊。」MissFive微笑的說:「所以我早就讓唐納修(Donahue)去追朱利安(Julian)了。」
  「哦我還在覺得奇怪你那隻跟屁鳥跑到哪裡走了,明明平日你去哪,他都會跟著去的說。」
  「他是我的助手,那不是當然的事嗎?你那位助手平日不也是像貼身膏藥一般貼在你身邊嗎?他的程度可是比唐納修還要跨張喔。」
  「哼哼你是在羨慕我們之間的感情比你們深吧~」
  「…看來你最近真的欠教訓呢。」
  「你也是。」
  怎麼覺得,火藥味好像愈來愈濃厚了…這是所謂『女人的戰爭』嗎?
  「安利格斯。」
  「是?」
  「我們去其他地方觀察。」
  「不、不用阻止一下她們嗎?」
  「我不是說了,這是她們的工作,我們不可以干涉。」
  (打架也是工作嗎?)安利格斯心想。
  「走囉。」
  「是…」
  安利格斯跟著派娜塔莉在那猶如戰場一樣混亂的環境低飛,現場煙霧瀰漫,人群在煙霧中互相幫助、有人慌忙走避,亦有人像剛才看到的男人一樣挺身而出,到最前面跟那批精銳部隊理論。
  「我們自己人來的!我們都是同一個地方的人!我們大家冷靜點!好嗎?」一個脫了口罩的中年婦女站在最前線對人群大喊著。
  「走開!」
  「不要!你跟我談判好不好?不要對這群小朋友動手動腳!」
  「我叫你走開!你在阻差辦公!」
  「如果你們的內心有憤恨的話,我為你們祈禱,好嗎?求神的愛感動你們!暖化你們的心,抹清你們的眼睛!」
  鈴鈴……
  (欸?怎麼還有鈴聲?)
  那個叫MissSix的女人不是正在忙著跟MissFive打架嗎?
  這時,安利格斯見到一個黑影在混亂的人群飛快地穿梭。
  「開槍,別管這個女……」那是聽起來很年輕的男性聲音。
  咻—!!
  話還未講完,一聲劃破空氣的聲音突然闖入。在人群的黑影迅速的跳了起來,似乎是在躲避什麼東西,然後停在一邊的道路上。那是一隻…狐狸?看起來軟軟的尖耳朵、全身烏黑的長毛髮、短短的四肢,脖子上掛著一個小鈴鐺。怎麼看都是一隻黑狐狸,可是牠跟一般的狐狸不一樣的是,牠擁有兩條蓬鬆的尾巴,以及一雙朱紅色的眼睛。
  「住手吧!朱利安!」
  很低沉的男聲不知從何處響起,安利格斯東張西望都見不到聲音的主人,有幾個人類似乎也聽到聲音,不過因為現場太混亂,他們沒有多加理會。
  黑狐並沒有要回應那聲音,牠橫掃周圍一眼,最終將目光定在某處,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奔跑。
  忽然,一團火光在安利格斯身旁擦身而過,但奇怪的是,那火光一點兒都不熱。那團火光如絲線般的細小,在人群頭頂上宛如蛇身似的穿過後,持精銳武器的其中幾位忽然用棍子指著中年婦女。
  「X你XX,退後!」
  「你再不走開,我們就用武力!!」
  就算隔著面具,也能知道底下必定是會嚇哭小孩子的猙獰表情。
  「你想做什麼!?」
  「全世界在看你們!」
  站在婦女後面的人群也不輸氣勢地回應。
  面對這場面,婦女還是擋在兩批人馬中間,勸籲雙方冷靜。
  「哎呀哎呀,今次真的是大豐收啊,主人。」
  抬頭一望,半空中出現了跟剛才一樣的火光,但仔細看就發現,竟然是身上冒著熊熊烈火,一條比人大好幾倍的火龍。火龍的背上站著兩個人,一位是穿著阿拉伯衣裝的橙髮男人,他看來非常開心。另一個是脖子上掛著一條黑色響尾蛇的灰髮男人,因為戴著面具,所以並不知道那個男人的表情。
  「看來今次事情弄很大。」派娜塔莉低喃。
  這時一個接一個大小不一的透明圓球飄來,是彩色的泡泡,泡泡搖晃的往上升,在這環境裡可以說是格格不入。
  『那些是你們同一個地方出生的人,不要出手。』
  『不要被那些人利用了你們。』
  『認清哪一另才是你們應該保護的人啊。』
  不可思議的是,那些泡泡飄過的時候,那些不明的聲音隨即在鑽進耳朵。 
  『什麼同一個地方出生的人!阻礙你們工作都是敵人!』
  『幫那邊的人對自己根本沒好處!會被責備的喔!』
  『放心啦!上頭會保住你們!』
  未幾,突如其來襲來一陣如雨的長槍刺破了泡泡。
  「哈哈!想阻止他們?門都沒有!笨蛋~!」
  「你這個臭男人!給我站住!看我把你炸到屁股開花!!」
  遠方傳來一男一女的聲音,隱約看到在高樓上一個穿著紅色日式和服、綁著雙馬尾的棕髮小女孩正與綁著紅色馬尾、穿著緊身背心的男生吵架,他們分別拿著…泡泡棒和長槍?
  「那些到底是什麼人?」
  安利格斯思考著人類世界都是這些奇奇怪怪的人時,派娜塔莉開口︰「那些是樓層主持人。」
  「樓層主持人?」
  「嚴格上來說,他們並不是『人』。」
  安利格斯認同的點點頭,的確怎麼看都不像『人類』,雖然長得是很像。
  「他們跟我們青鳥一樣,為了世界的平衡而被創造出來。我們青鳥一邊努力為世界上的生物都得到幸福的同時,他們都在為世界的平衡而努力,不管是好的方面還是壞的方向。」
  所以剛才她才會阻止自己。
  「我們回去大家身邊吧。」
  「是。」
  一路飛回去跟大家集合的地點時,在上空清楚看到有『白車』被部隊阻撓、有穿著反光背心的人類被橙色物體擊中、有人滿口鮮血的倒在路邊……
  「開門啊—!救命啊—!!」
  「他們來了!快開門呀!!」
  「不要慌!一個一個進去!!」
  (就算那是他們的工作……)
  這未免對他們太殘忍了……
  安利格斯和派娜塔莉差不多飛到學生們集合的地點時,他們見到其中一大廈聚集約千多人,那些人似乎是因為身後的精銳部隊發射『煙霧』而慌亂地湧到一座大廈意圖逃生,不過一邊的玻璃門似乎被上鎖,人們只能透過另一邊玻璃門、以及一扇旋轉門進入大廈逃生,但門每次只能容納23人通過。
  可能是為免門外群眾被困旋轉門內,那些已進入到大廈的人用鐵馬卡住旋轉門,阻止門外的市民繼續使用該門。在逃生無門及煙霧的刺激下,慘叫聲和呼救聲源源不絕。
  「維文,情況如何?!」
  如銀鈴的聲音傳進耳內,話語中帶著滿滿的焦急。安利格斯往聲音處看去,在大廈旁邊有一個不起眼小屋子,屋子外圍著一道比人高的牆,屋子與牆中間的空地上有一個女人在。幾乎長至地面的銀髮跟她一身淡藍白色禮服十分合襯,飄逸的露肩長裙包裹著女人姣好的身材,高貴優雅又帶點性感的氣質。海藍色的眼瞳配在精緻猶如人偶一般的美麗臉龐,不得不說…真是一個美人……
  只是現在這張臉充滿著焦慮和苦惱,要是她笑起來的話,應該更加的美麗。還有她手心站著一隻…白老鼠?真是有點奇怪的組合。
  「所有出口、連同後樓梯都被鎖上,人們根本沒辦法逃走!」白老鼠跟女人說道,是把頗為年輕的男聲。
  「不會吧…」聞言,女人的表情更加憂心忡忡。
  「而且現在裡面的能量集中得太多了,你進去的話,我怕你會有危險。」
  「嗯,我知道,就算待在這裡我也能感覺到裡面的能量很強烈。可是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呯!呯!呯!
  槍聲不斷,煙霧從人群中央擴散,隨即引起更大的恐慌。
  「怎麼在中間放彈啊!他們是不是瘋了!」
  「快點進去啊!快點!!」
  不少人在無處可逃的情況下被逼吸入煙霧,並更進一步爭相衝入大廈。在大廈裡的人改用鐵馬撞擊上鎖的玻璃門,希望打破玻璃讓外面的人進入,玻璃門意外地堅固,不論他們多用力撞擊都無法撞擊。
  「這樣的話遲早會出事!我們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安利格斯問旁邊的派娜塔莉。比方說幫忙撞擊那扇玻璃門、或者去裡面幫忙開鎖之類的讓更多人能夠進去大廈裡面……
  「不,我們不用插手。」
  「為什麼?」
  「已經有幫手了。」
  順著派娜塔莉用翅膀指向的方向,安利格斯見到一個男人從大廈的後面跑來。他從頭上的禮帽取下了一樣東西往上一揮,那樣東西猶如射出的箭般的沿著大廈衝上去,綁住了在天台的圍攔,定睛一看,是一條藍色絲帶。那人腳底一蹬,絲帶一縮短,幾乎是一秒之間就把那人帶到天台去了。腳一踏進天台,那人打了一下響指,身上華麗的衣服一剎那變成一般人類的休閒裝束,他打開天台的門,身影消失在門後。
  對安利格斯來說,最讓他驚訝並不是那人飛快的速度,也不是那人的衣著,而是他的外貌。
  如雪一樣的銀髮、如大海的藍眼睛、精緻的臉龐、甚至是氣質……都跟那個女人非常相似…不,應該說幾乎一模一樣。
  「他跑進去干什麼!?」
  視線回到女人那邊,她似乎注意到跑到天台上的男人,而她手心上的白老鼠看來非常焦慮不安的樣子在大喊︰「裡面的力量很強勁,他一個人怎麼應付!?」話語中除了焦急還帶著一點點憤怒的情緒。
  而女人的臉色更是因此變得蒼白,看得出她也是非常憂慮。
  「怎麼辦?要不我也……」
  「…切!」白老鼠忽然從女人手中跳下來,回頭對她說︰「你在這裡待著,我進去找他!」
  「欸?啊!維文!」
  不等女人回答,白老鼠頭也不回頭往上一躍跨過牆壁,向大樓奔去,身影消失在人群之中。
  「…真是…兩個衝動的人……」
  女人扶著額頭,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真的沒問題嗎?」安利格斯問。
  「沒問題,你看那邊的馬路。」
  看去距離這邊不遠的馬路,那裡有好一排的汽車停在路邊,暫時只有那邊是沒有被波及,只要穿過一座天橋和走一段小路就能過去。
  「是那個人來到的同時跟過來的。」
  「欸?真的假的?」
  剛才把注意力都放在那人身上,完全沒留意到。
  「大家不要再擠進大廈了!」
  在大廈正門出現了幾個較年長的人築起人鏈擋擋在玻璃門前大聲叫喊著︰「樓頂都是煙了!不要再進來!!」
  「那我們要去哪裡啊!?」
  「到天橋那邊的出口去!那裡有車隊在接應了!快到天橋!!」
  這消息在人群中一傳十,十傳百,人群以緩慢的速度向天橋方向的出口前進。期間有很多年輕人疑似被嚇倒,有人叫喚他們多次仍是蹲著原地沒反應,最終要人們扶持之下才能走路。
  人們往外散去時,安利格斯看到那個銀髮男人也來到大樓裡底層走來走去,依照他的身體動作判斷,他是在指揮人群安全地疏散,想必散佈車隊在外頭接應這消息的人也是他吧。
  「進去大廈看似是沒辦法之中的辦法,但是現場的人數那麼多,很容易會釀成人踩人的災難。而且煙霧開始攻進去,裡面的氧氣會逐漸變薄,就算成功將所有人都擠進大廈,都可能會在裡面窒息而死。派娜塔莉用冷靜的口吻分析著,「盡快讓人群散去,不要再擠入大樓,這才是真正救到他們的方法。」
  很快,大樓內的人漸漸全部散去,男人巡視大樓周圍確認沒有人逗留時,臉上猛然出現驚訝的表情,好像看到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只是,如果他是個普通人的話,他的判斷是非常正確。」派娜塔莉說。
  忽然,男人逃命般的跑起來,嘴巴動了一下,抬起手,手掌前面出現了一度薄弱的半透明保護罩。下一秒有團黑色的影子猛烈地衝向他,保護罩宛如紙張一衝即破。儘管男人身手敏捷地往旁邊躲開,右肩至手臂還是被狠狠地擦過,留下一道長長的紅痕,鮮血在白襯衫十分刺眼,那俊俏的臉龐瞬間變得扭曲。
  沒任何休息的時間,那團黑影再度向男人衝過來。可能因為傷口帶來劇痛的關係,男人躲避的速度明顯沒剛才這麼靈活,而且顯得有點狼狽。黑影的攻擊源源不絕,直至找到破綻之際,它猛力地朝男人的腹部衝擊,將他撞飛到一邊的牆壁。男人倒在地上,捂住肚子猛烈地咳嗽。要是他是人類的話,剛才的攻擊他必死無疑。
  影子來到男人面前,想給他最後一擊。
  (完了……)安利格斯心想。
  然而,影子想要攻擊之際彷彿被人點穴般的停住動作,一動不動。男人見狀,左手變出一把銀色西洋劍,右手捂住腹部,忍住痛楚快速從地上爬起來,利劍在影子身上橫切過來。下一秒,影子的身軀一點一點地分解,黑色褪成白色,化成為如螢火蟲的光點,飄到半空中消失。
  看到這情景,不論是男人還是安利格斯都鬆了一口氣。接著,男人面前出現一團白光,等光慢慢地褪色,出現在他前面的是位將群青色(註1)長髮綁成一邊麻花辮的男人,薰衣草紫色的雙眼明顯帶著慍怒。

1︰群青(拉丁語:ultramarinus),意為「超越海洋」。在14世紀和15世紀由義大利商人進口到歐洲時,它深沉的皇家藍色品質被認為與黃金一樣珍貴,因此備受居住在中世紀歐洲的藝術家們追捧,是豪門貴族才買得起的顏料。

  男人彷彿看不見那人的怒氣,傻氣地笑著跟他講話。對面的人怒瞪著他一會兒,然後賞了他頭頂一拳,可是力度明顯並不強,被打後他的笑容依舊沒變,男人最終露出「敗給這個人了」的表情,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安利格斯,真的要回去了。」
  「…是。」
  跟著派娜塔莉繼續飛往集合地點之時,安利格斯的眼睛不自覺地瞄向女人的位置,本來在外頭待著的她也翻過高牆跑進來大樓,萬分焦急地蹲在男人旁邊,似乎在檢查他的傷勢。
  (果然長得很像呢。)

  兩鳥飛到現場最高的大廈,集合的學生有的好奇地往樓下探頭、有的因為害怕而縮在一角。
  「大家還好嗎?」派娜塔莉問。
  「我、我們沒事……」
  雖然那些讓人感到不舒服的煙霧到這麼高的地方影響就比較少,但以防萬一派娜塔莉還是建起保護罩。
  其中有較為冷靜的學生開口問︰「派娜塔莉老師,到底為什麼要帶我們來這裡?」
  「對啊…這裡好恐怖喔……」
  派娜塔莉嘴角突然扯過一抹不明的笑容。
  「難道你覺得青鳥是在舒適的地方工作的嗎?」
  「這……」
  「聽好,將來如果你們真正成為青鳥,甚至加入騎士團,所面對的情景有可能會比起今天所看到的更恐怖。」派娜塔莉用嚴肅的口吻說︰「我們青鳥並不需要參與戰爭當中,可是,如果我們要給予人類幸福的時候,就必須全面了解該人類真正需要的是什麼,這些場景可以說是必定會見到的。」
  「要全面了解的話…不是很花時間嗎…」某學生弱氣地問道。
  「沒錯,有的可能只需要花一星期,有的可能需要一年,有的可能好幾十年才得到幸福。」派娜塔莉的目光重新放回樓下,「原始的人類都只為了生存而拼命,只要解決了飲食、居住的問題就很簡單的獲得幸福。不過,隨著時代慢慢地改變,現在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人類所追求的幸福不再是單單是食慾和住宿,而是更深層、更豐富、更長久的幸福。你們接下來面對的考題,都會跟這個息息相關。」
  「還是感覺很難懂……」
  「總之,你們要記住一件事。」派娜塔莉將目光放回青鳥們身上,堅定地說︰「無論是多麼惡劣的環境,總會有讓人感覺到幸福的方法,只是任何人都會有盲點。我們的工作不是直接指出,而是引導。」
  「為什麼不能直接指出?」
  「要是直接指出,這些幸福就會變得廉價了。」
  「廉價?」
  「對。這樣得到的幸福根本不會被記到心裡。只有『引導』,在必要時現身從後推他們一把,這樣得到的幸福才有價值,幸福的能量才會強大。」
  「青鳥真是不容易當啊……」
  「這就是你們當『青鳥實習生』的意義所在。」
  講完,派娜塔莉就收回嚴肅的表情。
  「好啦,在這裡已經花很多時間了,現在要去下個地方參觀,大家跟著我來。」
  「是!」
  派娜塔莉的話意思上是明白的,可是實際上做起來到底要怎麼做呢?安利格斯完全沒有頭緒。
  而且,腦內不停浮起今天所見到的,那些樓層主持人。
  總覺得前路困難重重啊……
  然後,那個銀髮女人的身影突然闖進腦海。
  (不知道還能不能遇到她呢?)
  參觀旅程再度開始,可安利格斯無法投入其中。

***************

  『隨著時代慢慢地改變,現在已經完全不一樣了。人類所追求的幸福不再是單單是食慾和住宿,而是更深層、更豐富、更長久的幸福。』

  『無論是多麼惡劣的環境,總會有讓人感覺到幸福的方法,只是任何人都會有盲點。我們的工作不是直接指出,而是引導。要是直接指出,這些幸福就會變得廉價了。這樣得到的幸福根本不會被記到心裡。只有『引導』,在必要時現身從後推他們一把,這樣得到的幸福才有價值,幸福的能量才會強大。』

  更深層、更豐富、更長久的幸福……

  「怎麼了?拿著弓箭發呆。」
  「嘩!」
  聽到身後突然傳來聲音,安利格斯嚇得大叫一聲,手中緊握的箭尾也不自覺鬆開,「咻」的一聲,箭頭插在箭靶……旁邊的雜草上。他轉過身,嚇他的罪魁禍首—奧利弗‧布魯特站在身後輕輕地笑著。見爸爸笑得那麼開心,安利格斯有點不高興的說︰「爸爸!別這樣無聲無息站在人後面嚇人!」
  「哈哈哈…抱歉、抱歉,本來見你那麼專心,都不想打擾你的。不過你已經提著弓箭差不多有5分鐘多了,就忍不住開聲叫你啊。」
  「欸?有這麼久嗎?」
  奧利弗肯定地點點頭,安利格斯沒有反駁,的確他在練箭的時候想起今天參觀時發生的事情,不知不覺就陷入了沈思。
  「爸爸你今天回來得有點早。」
  「今天工作進度理想,加上大家都要準備周年派對,所以最近都應該會回來得比較早。」
  「今次周年派對大家都特別賣力呢。」
  青鳥鎮周年派對的日子,是在選出兩位鎮長後就開始舉辦,在那一天不論是青鳥初學者、青鳥實習生還是騎士團,青鳥鎮的所有人都放假一天,還會在市鎮大央設立派對,讓大家過一個狂熱且幸福的一天。
  「那是當然啦,因為是慶祝青鳥鎮踏入150周年。爺爺也很有干勁。」
  「呃…我覺得無論是多少周年,爺爺都是很有干勁的……」
  「哈哈哈…說得也是。」
  奧利弗從安利格斯腳邊的箭筒取出三枝箭,張開手掌,藍色的弓箭憑空出現在手中。跟一般安利格斯拿弓箭的模式不一樣,他把弓箭橫向放在下巴位置,箭搭在弦上,閉上眼睛,在旁邊的安利格斯看到父親這樣子,連呼吸都不敢大聲,弓箭場裡頓時寂靜無聲。奧利弗一邊聆聽空間內的所有聲音,一邊調整箭頭所射向的位置,不消幾秒,他猛然放開了箭尾。
  咻!咻!咻!
  三枝箭一同發出,從雜草上颼颼地飛過,掀起一陣細小的風,然後同一時間、毫無偏差地釘在箭靶中央的紅點。安利格斯見狀,不禁發出了小小的驚嘆聲。這是奧利弗的特技,聽說是從伊維斯爺爺教的技巧中再自己獨創。雖然他也很想學,可是到目前為止能中紅點已經算不錯了,何況是三箭連發。
  「怎麼了?難道是因為明天第一課會實習,很緊張?」
  「啊…一點點。」
  「不用那麼擔心,派娜塔莉雖然看起來很兇,但實際上是很關心學生的,而且還有其他導師嘛,有她們指導,一定會順利的。」
  「嗯…是…吧?」
  安利格斯不禁又想起今天在人類世界所看到的種種,那位銀髮女人的身影更是特別顯眼。
  「爸爸,你知道樓層主持人嗎?」
  奧利弗準備再拉弓的手明顯停頓了一下,可是他很快就整理好思緒的樣子,問他︰「為什麼怎麼問?」
  安利格斯將在人類世界所看到的東西都告訴奧利弗,包括樓層主持人的事情。聽完這些事情,奧利弗臉上浮現了無奈的笑臉。
  「這…很有派娜塔莉風格的參觀。」
  「那些樓層主持人到底是什麼人?」
  「啊…你們的課程應該不包括這個範圍,不知道也不奇怪。」奧利弗一邊整理腦中的資訊,一邊簡單的說明︰「所謂的『主持人』,簡單來說,就是主持世界平衡的人。在神與惡魔的陣營中都存在,他們把主持人們分成14個樓層,因此他們亦有另一個名字,叫『樓層主持人』。」
  安利格斯明白的點點頭,「爸爸你有見過他們嗎?」
  「當然有,不過都沒有太多的接觸就是了,畢竟他們跟我們一樣,每天都在不同的世界裡工作,能見到一面可以說是很幸運了。」
  (那我不就超級幸運了嗎?)安利格斯心想著,他可是一次見到那麼多位主持人工作的場景,雖然是有點……恐怖?就是了。
  「美夢、希望、重生、死亡、和平、破壞、憤怒、正義、絕望、惡夢、善良、惡意、慈悲、憎恨。每層都有屬於自己的工作,而目的都只有一個,就是維持世界的平衡。一旦一個樓層失控,都會令世界陷入危機,甚至毀滅。」

  『當世界上活著的生物感受到『幸福』的時候,就會產生幸福的能量。幸福的能量只有我們青鳥會看得到,而且那些能量是維持青鳥鎮最大的原動力。』
  『要是沒有這些能量會怎麼樣?』
  『青鳥鎮會毀滅。』

  「派娜塔莉老師她今天也說過類似的話。」
  「是嗎?」
  「嗯,說幸福的能量是維持青鳥鎮最大的原動力,要是沒有這些能量,青鳥鎮會毀滅。」
  「是啊。」
  「騎士團真是不容易當呢。」
  「哈哈…騎士團的大家都上下一心,就是要避免這種情況發生。」奧利弗搭著安利格斯的肩膀,微笑的說︰「不過這些事到你真的成為騎士團的一份子再說吧,現在你專心完成青鳥實習生的課題就好了!」
  「啊…是的。」
  雖然能不能加入都成了一個問題。安利格斯心中偷偷補上這一句。

  總之,青鳥實習生的第一課,明天正式開始。


Happinessis a choice
Whichone would you choose?

修改日期︰2020年11月17日


相關文章︰

去過第9層以後Re:歡迎來到第9層番外篇

善影的話︰
團子們好!我是久違來更文的善影!
真的對不起喔,隔了那麼久才出青鳥篇第2章後續,因為怕大家已經把劇情忘光光了,乾脆就重新發過一篇吧。文裡所發生的事件呢,可能有些人會覺得很眼熟,懂的話,心裡懂就好,不用特別講出來喔~善影只是把現實跟幻想融合了一下而已~
已經開學了,善影都慢慢變得很忙,希望不會又隔好久才發文啦…(苦笑)
最近重看了一下『心跳文學部』,有點手癢想寫詩啊。有空發上來給大家看吧!
那麼今天到此為止,下次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2110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 歡迎來到第9層|Forget me not|去過第9層以後|雨過天晴相談室|香港加油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tp021c14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世界』壽命的最後一日... 後一篇:【新詩】回音...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an881005ALL
我的小屋繪圖更新啦~~歡迎來康康~(❤´艸`❤)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