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校園戀愛】《EIEN》第五十章 - 同心協力

作者:浩司│2019-09-05 23:58:06│贊助:10│人氣:214


  老實說,我並不明白湘為何要我跟梢坦承這件事。

  即使我一直追問著湘,她也只會持著同樣的笑容,要我去做就是了。

  我不懂,難道梢會知道這件事解決的辦法嗎?

  還是說,讓梢知道永宮一直以來都默默地守護著她,就會心疼的愛上她,同時達成湘的心願嗎?

  不,如果只是這樣也沒有任何意義,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糕而已,後果想必湘自己也能夠料得到的。

  但事到如今,只能相信湘的判斷了。

  也相信得知真相的梢,會說出我意想不到的答案。



      第五十章 - 同心協力


  果不其然,一早就走進教室的梢,立刻迴避了我的視線,宛如我不存在般地走到自己的座位,接著坐了下來。

  對她來說,我喊著湘的行為,實在太過古怪了嗎?又或者是什麼原因,而讓她難以接受嗎?

  以她的角度來做思考,可能會覺得明明幫助了她走出湘離去的傷痛,而我卻像是還在深陷其中般,跟理應不存在的湘對話著,簡直就是諷刺。

  就算我想好好解釋,也想不到適當的理由,更不用說現在這尷尬的情況,要怎麼對話也是個問題。

  最令人擔憂的是,今晚永宮就要去他們的聚集地,同時也要決定是否加入他們的幫派……更不用說永宮連拒絕都沒辦法。

  所以,無論如何今天都得讓梢知道這件事,就算必須抓著她說也得做。

  然而毫不意外的,就是原本都相當早來的永宮……今天卻不在座位上,時間也逼近第一節課,看樣子不是遲到,就是翹課跟請假這幾個選項。

  而且不僅僅是我,大家紛紛交頭接耳,討論起這股令人不安的異象。

  畢竟永宮要是沒有來學校,日路市多半有大事發生。

  待知木走進教室,視線立刻掃到永宮的座位,隨即又嘆一口氣的樣子,更讓我確信她肯定知道了什麼事。

  ──那麼,機會來了。

  把握時機的我,果斷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班導!永宮同學發生了什麼事嗎?」

  「才通過期中考不久,就打算惹事啊,佐御名。」知木冷冷地看向我,一臉藐視地說,「現在應該是好好準備期末考吧?吊車尾。」

  確實,我承認讀好書是學生的義務,但依照現在的情勢,也有比讀書更加重要的事。

  「……我就直問了吧,是永宮同學打電話給妳,說要休學吧?」

  聽到這,大家瞬間都驚愕了起來,就連無視我的梢也不得不一臉疑惑地看向我。

  沒想到舊計重施也非常有用,雖然這是建立在梢本身就很重視永宮。

  與我對視了幾秒後,不清楚是被我猜中,又或者是知道我的意圖,知木不滿地嘖了一聲說,「喔,是又怎麼樣呢?」

  徜若知木沒有說謊,那麼就更代表著永宮在昨晚就下定決心離開學校,於是決定打給班導告知這個決定。

  雖然想要休學不是一通電話就能搞定,但他也只能用這種方式來當作與我們的告別。

  看來,我也不能猶豫不決了。

  「那麼,我現在必須勸說他才行。」

  我提起書包,二話不說地朝著教室門口走去,完全不像是一位就讀底田高中的學生所做的事,看在眼裡的知木更是氣得拍桌。

  「一大早就拿這種理由蹺我的課,你也真是好大的膽子啊?」

  「……要是連班上同學出了狀況卻能見死不救,那麼我讀再多的書也沒有任何意義吧。」

  我斜著眼回應知木後,用力地拉開門離開了教室。

  雖然這是我內心最真實的想法,但這句話無疑是在否定眼前的所有認真向上的學生以及教書的老師。

  最壞的發展,就是被班上的同學厭惡,明明好不容易在學園祭中跟大家打好交情……但為了能夠救出永宮,這點犧牲不算什麼。

  於是,我踏上了階梯,來到學校的天臺。

  而湘也依照我昨天所說的,在這裡等候著我。

  因為早就計劃好要用翹課的方式來讓梢面對這件事,除此之外沒有更好的方法,又或者其他方法不確定性實在太多,要是拖到晚上就來不及了,所以只好用這種激烈的手段。

  「如何?有成功嗎?」

  湘湊向前問道,而我也拿起手機等候著訊息,不到幾秒梢就傳著簡訊問「你在哪裡。」,而我也立即回傳自己的位置。

  「看來成功的上鉤了。」

  「沒想到淳也居然想出這麼糟糕的方法呢,真是不簡單呢。」湘輕笑地調侃著我,而我也無奈地回說,「換句話說,以我的能力也只能想出這種自毀前程的想法吧?」

  「可是,這樣真的好嗎?」湘收起笑容,用嚴肅的語氣再一次確認我的決心,「再怎麼說,你也是為了讀好書才來底田的吧?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而導致你被退學……」

  「事到如今,要是我對永宮同學見死不救,才是真正對不起朝倉老師吧?」我露出了苦笑,而湘則若有所思的沉下頭來,彷彿仍苦惱著什麼。

  「……怎麼了嗎?」

  「不,等這次的事情結束再說吧。」

  湘有些激動地搖著頭,更讓我感到有些古怪,原本正打算追問,但天臺的門被打了開來。
  一回過頭,梢正氣喘吁吁地看著我,看樣子他在我離開教室不久,也跟著跑離了教室。

  「梢,妳──

  ──啪!

  冷不防地一巴掌打了過來,狠狠地打在我的臉上,比起痛覺內心更是受到強大的衝擊,無法想像那個性溫和的梢,會如此出手。

  就連湘也嚇得雙手摀著嘴巴,恐怕也不曾見過出手打人的梢。

  「咦……咦?」我錯愕地扶著發燙的臉頰,而梢更是滴下陣陣垂淚,氣得大罵,「淳也,你是笨蛋嗎!」

  「什、什麼?」

  「不管你的目的是為了炎人還是怎樣,用那種方式離開教室怎麼想都不正常吧?你有想過其他人會怎麼看你嗎?而事後老師又會怎樣教訓你嗎?你到底是為了什麼而來到日路市,來到底田高中讀書的啊!」

  「那、那是因為妳昨天突然跑走,讓我連解釋的餘地都沒有……為了讓妳注意永宮同學的事,我才這麼做的……」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枝折不斷用著她纖細的雙手敲打我的身體,能感覺得到她是多麼的生氣,氣我就這樣擅自做出決定。

  「就算這樣,我也不希望有人因為這樣而討厭個性溫柔的淳也啊……!」

  「……這、這樣啊。」

  總感覺氣氛變得不太對勁,令我感到難為情,完全沒想過梢會如此看重我,實在有些意外。

  但這份情感……也是出自於友情吧?不願想太多的我,還是趕緊解釋昨天在教室的事情吧。

  老實說,我也還沒有想到一套合理的解釋去說明我為什麼會喊著湘的名字,因為無論是什麼理由,都會讓人感到彆扭。

  一開起口來更是支支吾吾的,但事情迫在眉睫,也只好試著說服她了。

  「有、有關昨天在教室的事啊,我……」

  還來不及說完,梢就先用手指貼在我的嘴上,「……昨天的事,等炎人的事情解決後再說吧。」

  「咦……好。」既然梢都這麼說,我也省得輕鬆,不需要先花費時間繼續著墨在這。

  但首先還是得在內心跟永宮道個歉,沒能守住與他的承諾。

  同時,我偷望著站在一旁的湘,她也點著頭,示意著這件事務必要讓身為當事者的梢知曉。

  「所以⋯⋯炎人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梢用手抹著眼淚問。

  在心中仍舊猶豫了些許後,還是決定據實以告。

  「他⋯⋯為了保護妳,加入了少年幫派,而今晚他就得正式加入,所以才打給知木班導說要休學。」

  「咦?保護我?」

  梢先是錯愕,但也很快的跟湘一樣,意識到過去的某些奇怪的跡象,「難不成⋯⋯是為了不讓我被那群人找麻煩嗎?」

  「梢認識那些人嗎?」

  「不,與其說認識,不如說當時還就讀國小的我早已嚇得忘記他們的長相……但是,我記得有幾個似乎是固定的人馬,像是刻意針對我……」

  說起這些事時,梢的神情相當恐懼,能感覺得到她正強迫自己回憶起那些極為痛苦的過往,但不用說明我也能猜得到,永宮正是那時候與淺沼扯上關係。

  只是更重要的是,在梢得知真相的情況下,又會做出什麼決定。

  「炎人……為什麼……」

  梢帶點哭聲地嚷著,而我也只能無力地把話說完。

  「永宮同學要求我不要把這件事對妳說,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當初為了不讓你被欺負,而跟不良少年們做出了約定,如今也到他履行承諾的時候。而在以妳不受任何傷害的前提下,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法來解決,所以只好犧牲自己,來讓妳獲得安定⋯⋯以及幸福。」

  此時,天臺刮起一道刺骨的寒風吹拂著我與梢,同時也感到一絲絲地淒涼與無奈。畢竟事已至此,已經遠遠超過我們能夠處理的範圍了。

  梢依然沈默著,恐怕與我一樣也想不到更好的解決方法。

  但至少也讓她知道,永宮是多麼的深愛她,又如此渴望她幸福,儘管束手無策,也打算一個人背負所有,陷入深淵。

  然而,就算梢什麼也做不了,我也打算隻身一人去他們所謂的工廠,看能不能幫助到永宮什麼。

  為了緩解悲痛的氣氛,我擺起了微笑,對著梢說,「就算這樣,妳也不必自責,這完全不是妳的錯──

  「──不,我覺得淳也跟炎人一樣,都是個大笨蛋。」

  「……咦?」

  瞬間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回事,眼見梢露出異常堅毅的眼神,一別方才的悲愴繼續說道。

  「如果今天我遇到了危險,你跟炎人會來救我嗎?」

  「一、 一定會的啊。」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還要畏懼那些人呢?我也不是三歲小孩了吧?」

  梢的反問令我啞口無言,也難以反駁她的話語。雖然我與永宮擔心的正是那一個萬一,但聽在梢耳裡,反而會覺得我們擔心過頭。

  只是這預料之外的反應,是湘早就料到的嗎?

  「況且,我不是說過了嗎?淳也,我們……早已不是孤身一人了!」梢一面說,一面伸出雙手捧起我的手繼續說道,「好好想想吧,淳也,我們三人的關係因為小湘而連結在一塊,同時也是希望著我們能夠互相扶持……更何況在這種危機的時候,更應該同心協力,度過難過的!」

  此刻,因驚訝而瞪大雙眼的我忍不住發笑了起來,萬萬沒想到我與永宮才是那位真正需要他人擔心的人,還自以為是地認為別人需要自己的保護,也難怪湘聽完的當下,就要我把這件事對著梢說出來。

  只是這樣的話,我希望永宮也能夠親耳聽到。

  「一起去救炎人吧,淳也。」

  梢將手握緊,而我也笑著點頭並回握著,兩人達成了共識。

  而湘也走上前,將她的手輕輕放在我與梢的手上,向著我嫣然一笑。


      *


  下定決心之後,我與梢以及湘決定先行離開學校,前往淺沼他們口中所說的工廠埋伏著,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能遇到孤身前來的永宮,並試著說服他。

  畢竟他的手機怎麼撥都是關機的,就算上門找人恐怕也會撲空,畢竟依照他的個性,會盡可能撇除任何動搖他決心的所有因素。

  當然,我們也不能大剌剌地沒有任何手續就走出管制嚴格的大門,只能仰賴梢先前被永宮帶出校外的記憶,尋找那鮮少人知道的祕密通道。

  仔細想一想,先前有一群貌似是底田的學生跑去言嶋的A.lot那邊去鬧場,說不定也是透過這個祕密通道跑出來的。

  「我記得是走這邊。」

  來到後花園後,梢不斷四處張望,雖然這裡非常靠近外頭的馬路,但也必須越過外牆,我的話可能需要耗一點力氣,但對梢來說就有點難度了,而湘也無法隨意穿梭在物體間,所以最好的辦法還是找到一道通往外面的門。

  根據梢所言,秘密通道是一道看似牆壁,實際是一扇門,但誰製作又為何打造就不得而知了。

  但要是一開始就打算翻牆翹課的話,就會選擇牆較為矮小的其他地方,但多半那裏都會架設不少監視器,要是過程中被其他老師逮到的話可就麻煩了。

  但說到老師,我突然間很好奇一件事。

  「話說回來,梢,妳離開教室的時候,知木老師都沒有說什麼,甚至阻止妳嗎?」

  梢皺起眉頭,神情有些詭異地回答,「她……與其說阻止我,不如說在你烙下狠話走出教室的時候,我看見她竟然露出了笑容……該怎麼說呢,好像感覺她早就希望你這麼做了,所以我毫無顧慮地拿起書包準備離開,也不見她吭聲。」

  「咦?真的假的?」

  我忍不住驚呼,難不成從一開始,知木是故意做出發現永宮沒來上課的行為,好讓我在意並行動的嗎?

  如果真是如此……看來真正上鉤的人是我才是。

  只是就算這樣,也不代表其他老師看見鬼鬼祟祟的我們不會有所作為。

  「等一下,淳也,好像有人跑了過來。」

  湘警示著我,仔細一聽,也確實聽到細微的跑步聲,按照現在還是上課的時間,不應該會有人出沒在這裡才對……

  我立即抓起梢的衣袖,將她拉到一旁的草叢中躲了起來。

  「淳、淳也,突、突然間怎麼了?」

  梢滿臉通紅地望著我,似乎還沒意識到眼前即將發生的危機,而我也伸出手指示意她安靜下來,並觀望著外面的狀況。

  接著,一位身穿體育服的老師來到了後花園,不停地東張西望並在附近周旋,看樣子似乎是發現了我們,刻意在這等待。

  但也不時地開口低喃,讓人在意他到底在說些什麼。

  「怎、怎麼辦,淳也。」

  「噓,他好像在說什麼。」

  我張大耳朵仔細聽著,聽到了像是藍頭髮以及到底跑哪去的字眼……等一下?藍頭髮?我跟梢都不是藍頭髮,難道還有別人跟我們一樣在校內亂竄的嗎?

  所幸湘也很機警地跟在老師身後,要是一有狀況她也能夠及時製造聲響來轉移注意力。

  過了幾分鐘,待老師死了心走遠時,我跟梢才小心翼翼地從草叢中鑽了出來。

  「呼!真是嚇死人了!」梢捧著心臟說道。

  「真是的。倒是那老師口中的藍頭髮學生到底是誰啊?」我不解地說,但卻在腦海中閃現出一道熟悉的人影,「該不會是……?」

  「淳也,那老師口中的藍頭髮學生,該不會是我們認識的人吧?」湘一臉狐疑地盯向我,看來也有同樣的想法,然而還來不及思考,倉促而來的腳步聲再度傳到耳內。

  「糟糕,有人!」

  由於實在來的太快,我與梢根本來不及躲藏──

  「──淳、淳也,總算找到你了!」

  從轉角跑出來的是氣喘吁吁的雪野,冒著大汗的她手上還握著像是紙片的東西,難道這些是面對被老師抓住的風險,也要急著交付給我的東西嗎?

  「雪野同學,妳怎麼了?」我慌亂地問,要是老師又回過頭就完蛋了。

  「因為一聽到永宮同學要休學的消息,所以我必須把這些交給你。」

  雪野將東西遞到我的手上,定睛一看是共五張的照片,而拍的則是底田的男學生,完全不明白這是什麼,又為何要在永宮同學要休學的時後拿給我。

  「佐御名同學,你還記得嗎?我們之前一起去言嶋的時候,我不是跟你說過有五個疑似底田的學生來搗亂嗎?那時候我就私下與菅野同學合作,幫助他調查這個五個人的真面目……由於我善於分辨所有人說話的聲音,且對他們的聲音又印象深刻,所以花了一點時間就找到了他們,並偷拍下他們的照片。」

  雪野伸手攤開照片,用手指比了一張男性的照片說,「這就是他們的頭子,名字叫淺沼涼介。」

  「……沒想到他真的在我們學校。」因為當時太暗的關係,未能清楚看見淺沼的面貌。沼綠色的披肩亂髮以及一抹玩世不恭的微笑,鄙視的眼神更增添他那生人勿近的氣息──他就是一直威脅永宮的人,而且近在我們身邊。

  「菅野同學特別吩咐我,要是聽到永宮同學有什麼事情發生,就務必把這些照片給他親近的人。」雪野嚴肅地說,看起來也不是在開玩笑。只是就算得知了長相也毫無意義,因為危機早已發生,更無法提前阻止他。

  但一把照片翻面,上頭竟寫著一段數字,看起來是某人的手機號碼。

  「這、這是?」我疑惑地問,而雪野也愣了一下說,「這個……我也不清楚。菅野同學並沒有特別說,恐怕是叫你打這支電話吧?」

  恐怕也只剩下這個涵義了,雖然不清楚目的何在,但說不定這是解救永宮的一線生機。

  只能賭賭看了。

  「那麼,我先走了,看能不能順便引開巡邏的老師,讓你們有多一點時間離開學校。」

  還來不及道謝,雪野就先行急忙地往後跑了開來,從學園祭結束後就沒有什麼時間與她說到話,明明一直以來都受到她不少幫助。

  「雪野同學!謝謝妳!有機會我再請妳吃飯!」

  我用著雪野能夠聽到的音量道謝,而她也隨即停下腳步,回過頭的她表情有些鬱卒,彷彿此刻因為什麼而感到難過似的。

  眼見她環視到一旁的梢,接著說,「……佐御名同學,請你務必小心。」

  「咦?好的……」

  說完,雪野宛如逃跑般離開了我們的視線,實在難以理解她那古怪的行徑。

  「淳也,你還真是個罪大惡極的男人啊。」湘忍著笑意說道,像是能理解彌雪野心情似的,令我啞口無言……難道我又說錯了什麼嗎?

  但現在也沒心力理會湘的閒話,我立即與梢對視並點了頭,共同尋找秘密通道的位置。

  我整個人貼在牆上尋找可疑的機關,梢則是走來走去,四處尋找能夠回想起位置的蛛絲馬跡。

  但怎麼找都沒有發現類似通道的線索,也開始懷疑起通道是否真的存在。

  畢竟在一間品學兼優,校風嚴謹的學校,竟然有一個專門讓學生偷跑出去的通道,怎麼想都覺得不太合理。

  只是梢也說過,雖然因大哭而導致記憶相當模糊,但在永宮的保護下,也確實不必靠著翻牆的方式步出校外。

  現在也只能相信梢,相信這個通道確實存在。

  接著,視線不經意地飄移到湘身上,她正盯著夾在兩個大樹中間,被垂下來的樹枝給稍稍掩蔽的花圃倉庫⋯⋯

  ⋯⋯等一下,花圃倉庫?我記得專門擺放器材的倉庫是蓋在後花園的入口處一側,而眼前的花圃倉庫別說裏頭有器材,早已荒廢到外層的鐵皮上有著好大一片的鏽蝕,像是用力踢一腳就能將其踢穿,怎麼看都只剩下被拆除的命運。

  然而卻屹立不搖地待在這,該不會還有什麼用途吧。

  「淳也,你是不是也覺得這間倉庫有些突兀呢?」

  看來湘早就察覺到這倉庫給人感覺的異樣了,再加上倉庫後方緊貼著後方的外牆,恐怕也只剩下這樣的可能了。

  「梢,當初永宮同學帶妳離開學校前,是不是有帶著妳開一扇門?」

  我立即問向梢,而她低著頭思考一下,接著興奮地說,門⋯⋯啊!我記得是一扇光是打開門就發出刺耳聲音,走進去還很漆黑的地方!」

  看來,八九不離十的正是開啟秘密通道的大門。我走上前,用力轉著把手並用力拉開,果不其然發出了尖銳的嘎嘎聲,聲音之響也開始擔心起被巡邏老師聽見。

  「梢,我們快走吧!」待湘跟梢走進來後,我將鐵門關起,裏頭瞬間黑得伸手不見五指。

  心跳不禁為眼前的所發現的種種而加快,拿起手機照出光亮時,更發現地板上設置著鐵蓋,拉開來竟是一層一層的往下的階梯!

  「到、到底是誰在學校蓋出這種東西啊……!」竟然不是單純打開牆壁的門,而是往下走並直通外面的地下道,簡直難以置信。

  「我也不清楚……但這裡好黑好可怕,我上一次到底是怎麼走過去的啊……」梢顫抖地貼到我的身後,並用力抓住我的衣角,「我們趕快離開吧,淳也。」

  「……啊,好的。」為了不讓湘在後面竊笑太久,我加快腳步往下踏著,大約七到八步後就是通道平面的部分,而手電筒往前一照,也是黑的看不見盡頭。

  越來越難相信這是學校的學生為了翹課而特別往下開鑿的,更何況是就連讀書都快沒有時間的底田學生,但現在也沒有時間去思考這個問題。

  只是令我更不安的是,裡面的空氣並沒有想像中的稀薄或充斥某種難聞的惡臭,是否也代表著,這樣的通道其實常常有人在出入…

  也就是說,要是不幸的話,可能會在這裡遇到我們最不想遇見的人,比方像是淺沼那樣的人渣。

  「梢,我們得大步走了。」

  「我也覺得……這裡讓我好不舒服。」

  大約花了五分鐘的步行時間,燈光總算照到這條路的盡頭──另外一個往上走的樓梯,我與梢像是受難的旅客般,飛快地踏著一層又一層的階梯,更立即地將上頭的鐵門推開──

  ──霎那間,和煦的陽光照在我們臉上,讓我們意識到自己總算脫離了險境。只是往周遭一看,才發現出口的位置竟設置在底田附近一處的公園。

  多虧發生了這起事件,才讓我體驗到這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秘密通道,要是可以的話,這輩子走過這一次就夠了。

  「那麼,現在呢?淳也。」梢向著我問,而我也拿起淺沼的照片說,「現在的話……也只能試著撥出照片後面的電話吧。」

  雖然雪野不清楚這電話的主人是誰,但光是提到菅野,就讓我連結到那最不該扯上關係的那人。

  但永宮的情況並沒有讓我選擇的餘地,也沒有時間可以讓我去浪費了。我拿起手機,撥出這讓我感到不詳的電話。

  ──嘟、嘟、嘟。

  待電話被接起來的那刻,詭異地笑聲也隨之侵入我的耳內,恨不得讓人想掛掉電話。

  「嘻嘻……這個時間點打給我,是為了永宮炎人的事吧?」

  「……是的。」

  「這個聲音,聽起來有點耳熟呢……該不會是佐御名淳也,那個曾經被我受惠的底田學生啊?」

  受惠?雖然無法否認,但他真好意思說出口,明明被他折騰得要死,還差一點就要命送言嶋高中了。

  沒錯,正在說話的這傢伙,就是A.lot的管理者,河原定。

  「是的。可以的話,還需要你幫忙我一次……我無論如何,都要從淺沼涼介的人手中救出永宮同學。」我低聲下氣地說,但河原仍舊用著令人生厭的口氣回道,「喔,這樣子啊?那麼我能獲得什麼好處嗎?」

  好處?要我打這通電話,又要從我這邊得到好處──但仔細想想,從一開始就是我在尋求河原的幫助,也不好意思說些什麼。

  我能給的好處,恐怕也只剩下那個東西了。

  「如果是要錢的話可以,我會去工作償還你的──

  「──不不,我才不要那種沒價值的東西,看來你還是沒有搞清楚電話號碼為什麼會寫在淺沼涼介的照片後面,不就是為了要你們去解決這件事嗎?」

  「解、解決?」

  「沒錯!永宮炎人只不過是淺沼涼介打算利用的棋子罷了,雖然壓根兒打不過他,只能變相利用他的弱點罷了。但他真正的目的,是為了『Jin』來聯合永宮剷除我的成員,也就是草間咲。」

  這些內容我也在永宮跟淺沼的對話中聽到,但我認為僅僅那樣還是敵不過草間,畢竟她可是在我眼前連被車衝撞都能夠毫髮無傷。

  但河原也提到解決兩個字,這代表著草間沒辦法一個人解決這起事件。

  「那麼,具體來說……我該做些什麼?」我繼續詢問道。

  「很簡單,當然就是讓永宮炎人脫離淺沼涼介的控制,這一點只有他的朋友才能做到吧?當然,我也會安排草間過去幫忙你們的,你們就在廢棄工廠附近等她吧……你應該還記得她怎麼樣子吧?哈哈哈哈哈!」河原說完話的同時,還發出陣陣瘋笑,聽起來就像他才是真正的幕後黑手般,實在讓人感到不安。

  但既然有草間幫忙,至少還算能信得過河原。

  「那麼……我知道了。」畢竟我們的目的只是把永宮救回來而已,只是,還是很好奇一件事。

  ──Jin,到底是什麼?那是一個團體的名字,還是人的名字?會不會有一天,這樣的存在會再度威脅到湘重視的所有人嗎?

  雖然很不願在跟河原繼續對話,但為了保護大家,我忍不住追問,「河原同學,我還有一個問題,可以拜託你回答我嗎?」

  「喔?如果是小問題的話,我是可以回答啦。」河原倒是爽快接受我的問題,我也立即說,「『Jin』到底是什麼……?」

  「……這個啊,老實說,『Jin』跟你們一點關係也沒有,他也不會威脅到你們,今後也是如此。這起事件只是恰巧他的小狗找上永宮而與你們有所關聯罷了,但如果你這麼想知道的話倒是無訪。」

  河原輕蔑地笑了一聲後繼續說道,「『Jin』是那些不良份子所服從的目標,但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名以及長相,可是卻有辦法控制這地區的少年幫派,非常地厲害且棘手呢──可是啊,我知道他那令人作嘔的名字喔……霧原陣,你對這個名字熟悉嗎?」

  「霧、霧原……?」我不禁發出驚愕的聲音,而湘仍舊呆愣地看著我,看起來並不知道我到底在說什麼。

  真是好險……因為霧原這個姓氏,恰巧是殺害湘的雙親的那個人,霧原步夢。

  如今這個幕後黑手也姓霧原,是否有血緣關係也不曉得……但這樣的巧合,總會令人感到不適。

  「怎麼了,你認識嗎?」河原好奇地問。

  「不,只是恰巧過去有一個事件的兇手剛好是這個姓氏而已。」我慌忙地解釋。

  「喔,這樣子啊?」河原的語氣聽起來就像是知道我所隱藏的秘密似,讓我實在有些提心吊膽。對此,我也默不出聲,只沉默了幾秒河原才繼續開口,「那麼,就麻煩你啦。草間大約下午五點時會在工廠附近出現,再麻煩你跟她會合囉。」

  說完,河原掛上了電話,這才鬆了一口氣。

  「怎麼了,結果呢?」

  梢緊張地問,我也試圖擺出安心的笑容回答。

  「對方恰巧是我曾經見過的人,而他也願意派人來幫助我……總之,我們只要去工廠,努力勸回永宮同學就行了。」

  「是嗎?太好了……太好了……」梢喜極而泣地說,但我卻沒辦法開心起來,而湘也或許察覺到我現在的情緒,仍一臉嚴肅地站在原地。

  因為怎麼想,都會覺得接下來我們要面對的,會是一場難以想像的硬仗。




如果喜歡我的創作,煩請點擊上圖支持我的粉絲團並追蹤我的創作,謝謝。
也可以考慮選擇其他網站觀看我的不同作品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197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輕小說|EIEN

留言共 2 篇留言

怒目少年
資料夾裡沒有四十八和四十九章。

09-06 19:53

浩司
好的改掉了w09-06 19:57
夯特大大
計畫通.JPG

09-10 04:00

浩司
一切都在計畫之中09-10 12: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house7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校園戀愛...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校園戀愛...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ragon8ha8hadragon8ha8ha
熱騰騰火辣辣頂摳摳的傳說對決改編小說~ 還不快來我的創作小屋觀看! 看完記得按讚留言給我意見XDD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