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禁斷終末之花與誓約守望者(一)—破碎大陸與守鑰少女43

作者:雪境│2019-09-05 08:44:01│贊助:6│人氣:167

上一章

禁斷終末之花與誓約守望者(一)
—破碎大陸與守鑰少女


延續之力—黑暗之日


        一早,眾多騎士早已整裝待發,在薩爾多一聲令下,就會開始向南方推進。

        但是南方的反對勢力在騎士們眼前數量越來越少,明顯異樣。

        「似乎在告訴我們“趕快進來”似的……」

        薩爾多雙眼注視著南方遠處的禁斷城,像是被一層「惡意」包覆住的感覺。

        緩緩的走到最前排的騎士們面前:「你們。」

        各個騎士感覺戰鬥即將到來,有些深深吸了口氣,有些嚥了口口水,但每位顫抖的雙瞳都在恐懼。

        並不是對於敵人的強大而感受,而是敵人是同為人類,身處在同個大陸的種族。

        「你們全部留下。」

        當薩爾多開口,所有士兵愣住。

        「這樣就夠了,我認為沒必要讓自己人產生太大的對立。」

        薩爾多轉身臉色凝重的面對禁斷城。

        其實並不是這樣的。

        身為誓約高層的自己非常明白禁斷城那八位高層強制的手段到底多麼的噁心。

        曾經發生過最大的認同派發起最大的抗議行動,約數十萬人的集體反抗。

        那日可以說是在禁書文庫文獻以外,記錄最為慘烈的事件。

        薩爾多初次與那八名高層見面時,完全沒有「惡」的感覺,不過看似飽讀詩書的文人,各個充滿優質的素養。

        對於各方面的政務處理的非常得當,完全不露出一絲異樣。

        在反抗當日,來自北方的騎士們在薩爾多的帶領下,南下至禁斷城城牆門口周圍,建立起一道防線,防止試圖進入城內的反抗的示威者們。

        當時的薩爾多認為,連同自己也無法認同流放此事,為何要隱瞞歷史真相,讓人民活在虛偽的謊言中罷了。

        沒錯,那時的領導權,早已不在名為伊絲洛特.芮希亞的手上了,她早已被流放。

        不分貴賤,一旦觸犯就是得強制執行,但不太明白為何現在才發起如此強烈的抗議。

        明明在防止人民進入,造成高層受傷,讓薩爾多驚訝的是,他們八人主動出來面對眼前的眾示威者,就身處在自己身後。

        「真是令人困擾呢……」

        薩爾多回頭一望,八人成一列,全露出令人發寒的微笑,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辛苦了,迪拉特騎士,居然讓你們大老遠跑這趟真不好意思。」剛剛開口的男子,向前走了數步與薩爾多並排。

        無數的抗議在他們的出現聲越演越烈,但撇眼一看,他的笑容並沒有消失,在身邊薩爾多反而感受到更強烈般「得意」的神情。

        「也該結束了呢,這無理取鬧—」

        男子朝胸口的口袋伸手,取出一隻筆。

        「總之先嚇嚇你們吧。」

        ?!—

        下秒令所有騎士震懾的一幕—

        —在抗議前半段的示威者瞬間朝天血濺,那剎那的畫面,示威者們遭到腰斬。

        當上半身一一落地時,抗議聲也同時消失,全數沉默。

        「剩下的人也要被如此的對待嗎?看來真的是這樣呢,因為完全沒有逃跑哦—」

        「給我住手!!!」

        正當男子微微睜開雙眼同時也再次舉起手上的筆,被他再次預告準備攻擊時,薩爾多拉回意識,抓住舉筆的手改變方向,原本盤旋在天空的鳥落下,屍首消失。

        「騎士不應該更紳士一點嗎?你教導的後輩們可都靜靜的待著呢。」

        只有薩爾多主動出手,前排的騎士們並不是被操控了,而是被眼前這血腥的一幕給嚇傻了,頭盔內直冒冷汗,動也不動。

        「也是,或許太過頭了,不過幸運沒事的各位,規則就是規則,只能遵從,當你們嘗試跨越那條線,就是用生命在挑戰限制。」
       
        男子轉身,另一手揮了揮,其餘七人也隨之轉身,一起走入禁斷城。

        數十秒後,人影終於消失在所有在場人們眼前,接下來成為在歷史中最為黑暗的一日。

        接受這超乎能接受的真實感,攤坐、落淚、發抖,卻完全沒有人敢發出聲音,沒有人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鮮紅的血在屍堆中向外擴散,陣風莫名的吹起。

        薩爾多嘆了口氣:「他們你們應付不了的,可能一下子就沒命了。」

        身後的騎士們,有很多當事者憶起「那幕」紛紛湧起一陣嘔吐感,丟下武器摀住頭盔嘴巴那位置。

        「人類就別參戰了,交給我們守望者完全沒有問題。」位在騎士們身後,身穿黑鎧的前線守望著們,一一走過薩爾多身旁。

        「這可不關你們—」

        「守望者是那些流放人們死後變成的樣子。」

        「至少鎧皇是這麼告訴我們的,雖然我們一點記憶都沒有。」

        「所以替之前身為人類的自己出點氣應該也不為過吧。」

        佇立在薩爾多眼前的肆與其他五位前線守望者摩拳擦掌貌似等不及進去大打一場了。

        「也算上我一份。」

        「刻!你還是—」

        「就算你阻止我我也不會乖乖的待在這裡,至少讓身為騎士的我死的有尊嚴一點。」

        刻握著盾撐住上半身,雖然沒有像之前剛在蕾瓦娜特下戰鬥完那般難受了,不過胸口被打穿,呼吸多少影響內傷。

        「真拿你沒辦法……那就一起行動吧,還有別說什麼死不死的,好好珍惜好不容易撿回來的生命,這樣才不會對不起尤娜哈小姐。」

        當提到尤娜哈時,發現姐妹兩早已不在鎧皇周圍,而是一同佇立在肆身後觀望著禁斷城。

        「妳們兩個就留下來吧。」薩爾多緩緩的走向芮希亞與尤娜哈。

        得到沉默的拒絕,兩人的雙眸轉頭注視著薩爾多,在告訴他「我們才是一切罪惡的源頭怎麼可以在重要時刻怕死而縮在此地呢?」

        「怎麼去一趟對面大家就都變的那麼倔強了……」薩爾多撓著頭意思著「我明白了」。

        「那各位,既然分秒必爭,現在就開始行動吧,沒問題吧?」薩爾多走到一行人面前問道。

        各個點了個頭,確認完後薩爾多帶頭首先跨出第一步。

        離開位於陸地中央的學園,由薩爾多與兩位守望者們打前鋒衝刺,而後剩餘的七人警戒著周圍護送著芮希亞與尤娜哈,快步的前進著。

        禁斷城周圍與誓約城周圍並沒有什麼不同,要說有差異,就是與沉默戰線那時有極大的差異,時間線從古至今的推移,兩城間由全農耕到戰線最後到現在的居住區,如此的演化。

        現今已不像往日那樣依靠地勢躲藏,而是佈滿街道小巷,農耕區移至大陸的最西側。

        但進入居住區時數十分鐘,發現異樣,整個街道完全沒有居民在移動,環顧四週,觀望房屋的窗子也沒有人影。

        氣氛詭譎,這感覺完全沒有迎來曙光後的活力,一片死寂,回想起昨日的那些人民,龐大的數量卻在進來後不見人影,充滿疑點。

        「簡直像座死城。」薩爾多喃喃自語著。

        倚靠在建立起房屋所砌成的石牆,於薩爾多對面小巷的守望者注意到生命的存在,隨後跟上的守望者憑著一身在聖韻之林訓練成的敏捷迅速輕躍至房頂上。

        匍匐向上前進來到頂點,露出頭迅速的掃過前方的景象。

        薩爾多那也從房屋轉角觸緩緩露出半顆頭:「命運廣場……」

        好消息是看來抵達居住區的一半了,但敵人已經在前面等著我們了。

        一路上都在注意四周完全沒發現一件事,原本佈滿白雲的藍天,到現在已被許多烏雲給抵擋,天色昏暗許多,冷風也颼颼的刮起,力道像是要把所有人吸進禁斷城內一樣。

        !!—

        數道黑影迅速的從薩爾多身旁經過,雙眼最後捕捉到最清晰的話面即是肆的臉龐,四眼一瞬間傳遞給對方一條訊息。

        —這裡的敵人交給我們,你們馬上繞道而行!

        迅速通過,抵達街道與廣場的交界,一一拔出各自的武器。

        「在躲下去很難看快出來吧。」

        一道雷在肆的喊話後劈下,直直落在廣場中央的石像上,炸裂,但身影卻佇立在上,石像基座旁也出現兩道身影。

        「人數剛剛好呢。」肆單手舉起大劍。

        「那麼就各自了。」

        「嗯。」

        一位守望者雙手握著劍,另名握著大斧循著廣場周圍反方向散開。

        雖然不知道這些人的級別在哪,不過得拿出所有實力才行。

        「哎呀哎呀,是守望者呢,你們好啊。」

        基座一側的身影顯現,是名看似成年的承受女性,身穿連身衣裙,裙長至腳踝,手套的長度也延伸至肩下,整身全黑,唯一露出的地方只有臉部及雙肩。
       
        「喝嗯、喝嗯……我還想繼續休息啊……」

        另一側站著一名無法判斷男女的存在,全身被斗篷蓋住。

        最後佇立在上的身影隨著再次落雷,形象顯現。

        如同騎士般中規中矩的鎧甲,左手持盾,腰上繫了把劍,只能從頭盔的縫中,看見鮮紅的雙眼。

        「把所有違反者清除掉就可以休息了,先是這三個,等等在後追剛跑掉的人。」

        平淡的口吻卻充滿著十足的威脅,他們的洞察力不遜於我們,或許更強。

        但是—

        「你是哪裡的信心覺得可以打贏我們的。」肆劍尖指向前方的騎士。

        雙方的衝突就此展開。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189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雪芽
應該是當年追求新技術的其中一派人馬。

09-05 08:54

雪境
是哦~劇情有些微的提到他們是知曉遺忘者的存在的。09-05 09: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qaz95184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的夏日回憶錄... 後一篇:[達人專欄] 禁斷終末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k750873看到這裡的你(妳)
10/23繪圖更新 各位賞個臉吧( つ•̀ω•́)つ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