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Accipiter gentilis NO.36 假使對方缺了一片翅膀

作者:黑漆│2019-09-04 00:22:00│巴幣:14│人氣:298
走出車站的瞬間滿片的田野便映入了言與立花兩人的眼簾,而除了田野之外還有許多較為簡樸的建築物與一條經過簡單整理的道路,就在道路的前方一段距離有著一個公車的待車口。

「感覺真不像是在人工島上面。」

立花瞭望著整片田野時不禁用著有些感嘆的語氣開口說出此話來,而那時言跟著露出了一副淡淡的苦笑,因為這裡確實不像是在先進的人工島零上頭。

「畢竟誰都不想要先進的都市中有著一座大墓園,所以就特別規劃了一個蓋有墓園的區域,雖然多數人根本沒想到周遭的土地最後會被用來當作自產糧食的地方。」

言一邊面帶苦笑的說著時一邊朝道路前路一旁的一家雜貨店走了過去,立花見狀之後也跟了上去並猜想言大概是要買些祭拜用的食物或飲品。

「歡迎。」

走進雜貨店的瞬間一名臉上滿是皺紋的老婆婆便對著兩人親切的打了聲招呼,而聽見此話的言僅僅是微微的揮了揮手當作回應便走向了一旁放置罐裝飲料的地方。

「......」

立花抱持著沉默瞄了一會言的身影後便轉而看向了販賣小零嘴的地方,無數散裝的糖果與餅乾都被放置在透明的塑膠盒子之中,而掛在一旁的小袋子就是用來盛裝這些零嘴用的,對於一直生活在大都市中的立花而言這種販賣方式非常的奇特,因此立花相當專注的看著那些零嘴。

「怎麼了?想買些零嘴來吃?」

言拿了四罐的芭樂汁之後便走到了立花的身旁並看了一會立花的視線聚焦的點,那裏全都是些散裝的零嘴,言為此稍稍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因為立花感覺上不是那種特別愛吃零嘴的人。

「不是說想買來吃,只是覺得很新奇而以,在都市裡幾乎看不見這種賣法。」

立花開口做出回應的同時將視線轉移到了言的身上,言眼看立花的神情幾乎毫無變化便對立花的回應不多做遐想,因此默默的點了點頭當作回應,隨後便拿著四罐芭樂汁走到老婆婆面前付帳。

付完帳後言將四罐芭樂汁收入了側背的黑色包包中並與立花一同從雜貨店中走出,而走出去的瞬間耀眼的陽光再次揮灑而下,從較為陰暗的雜貨店中走出來的兩人頓時感到有些不適應,因此微微的瞇起眼睛。

「......太陽真大。」

立花一邊念到的同時一邊瞄了一眼一旁的農田,因炎熱的天氣而留下的汗珠在同時間從臉頰上滑了下來並且迅速的滴落到了乾燥的道路上面。

「現在應該算秋天了吧,天氣還是這麼熱啊。」

言說完話後深深的嘆了口氣並躲到了待車口的屋簷下,隨後便從黑色的側背包中拿出兩罐芭樂汁並將其中一罐的給了身旁的立花,立花在那時露出了有些疑問的神情,因為立花認為這是要拿去祭拜的東西。

「放心,要拿去祭拜的是另外兩罐,這兩罐我們就自己喝掉吧。」

言注意到立花有些疑惑的神情後便連忙開口進行解釋並直接將一罐芭樂汁直接塞到立花的手中,而立花聽聞此話後也不多做假想的接過了芭樂汁。

「一般來說祭拜人不是應該會帶花嗎?為什麼是芭樂汁?」

立花一邊打開芭樂汁的蓋子一邊對著身旁的言提出了一個令她有些在意的問題,而立花會在意的原因就如同她所說的話語,大多數祭拜死人都會帶花而不是芭樂汁,為何言會是到了附近才用芭樂汁湊合?

「原本這個時候我是不會來祭拜的,所以沒做任何準備,進雜貨店後也沒看到什麼很特別的東西,所以就用芭樂汁取代了。」

言開口說完話後露出了一陣苦笑,因為這理由聽起來有點蠢,但卻是個不爭的事實,因為本來沒打算來,所以沒做任何準備,而芭樂汁就是湊合用的東西罷了,所以根本沒有什麼深刻的含意,但是如果照一般漫畫或遊戲的劇情來看都應該是有什麼特別的涵義才是,因此只是因為沒準備所以用芭樂汁湊合的理由聽起來顯得有點蠢。

「這樣啊。」

而立花聽見言的答覆後連一絲的淡笑都沒有露出來,她僅是用著一副非常認真的神情盯著手中的芭樂汁看,就像是在想些什麼非常深沉的事情一般。

「......怎麼了?」

言看著立花那副深沉無比的神態便感到有一些疑惑,因為她猜不到立花究竟在想些什麼,而就在此時一台專門來往此處與墓園的公車停靠到了待車口前。

「上車吧。」

那時立花就像是沒有聽見言的問題一般往前走上了剛打開車門的公車,言見狀後也跟著走上了公車並決定暫時把剛才的問題當作沒有問過,因為立花要就是真的沒聽到,不然就是不想回答所以假裝沒聽見,要在兩者中猜一個實在不好,因此言決定不再提起剛才的問題。

藉由公車的行駛一路上經過了許多的民房與田地和溫室,最終來到了公車的最終站,蒼鷹公殉墓園。

下了公車之後言的神情顯得較為嚴肅一些,跟在言身旁的立花明確的注意到了這一點,但是立花對此並沒有多問什麼,因為她認為如果言想說自然會說出口,但是她不想說的話並不能強迫她說出口,畢竟換作是自己也會希望別人這麼對待自己,至少立花是那麼認為的。

走進墓園後放眼望去全是些墓碑,而墓碑的形式全部統一為西洋式的墓碑,在穿過一排又一排的墓碑後言在兩個墓碑前停了下來,而那兩個墓碑前各擺放著一束枯萎掉的花朵,言隨即在墓碑前緩慢的蹲了下來並用著非常凝重的神情盯著墓碑看。

而在一旁的立花則專注的看向了墓碑上面的文字,從中可以清楚的知道這兩位是蒼鷹的第一線成員並且在多少年出生多少年死去,以及一些同仁對他們的感謝的道別之詞。

「......」

立花與言隨即同時沉默了一小段時間,而言就在此時在兩個墓碑前各擺了一瓶芭樂汁,隨即雙手合十的拜了一下,隨後才站起身來看向了蔚藍的天空並如此對著身旁的立花說到。

「他們是我的父母親,在很多年前就因為前線的意外死了,同仁們都說他們是傑出的蒼鷹,以我個人的角度也是這麼認為的。」

言一邊低聲的說著時一邊微微的皺起了眉頭,就像是在忍著些什麼一樣,而從旁看著的立花非常清楚言在忍著些什麼,但是她並沒有將言正在忍著的東西說出口,而是提出了一個對言來說非常簡單的問題。

「妳痛苦嗎?」

「痛苦啊,這是當然的,畢竟對我來說父母是我憧憬的對象,嚴格來說我就是因為他們才想成為蒼鷹的,但是結果就如妳所見,我沒有那個力量。」

言一邊說著時一邊微微的握起了拳頭並將頭台的更高,黑色的瀏海隨即蓋住了眼睛,從那副身影中能感受到相當程度的悲傷,但是立花在此時微微的露出了一陣淡笑並如此做出回應。

「我想不是沒有吧,就如同比翼鳥一般,我雖然擁有力量,但卻無法獨自前行,妳雖沒有力量但卻能帶動人前行,雖然我們兩個都是女的,但何嘗不能常為同伴一起飛翔呢?引用我過去的朋友對我說過的話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177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NewYorkCunt⭐ ⚡⭐ ⚡
龜派氣功

09-04 14:20

黑漆
對不起,不太懂意思[e26]09-04 17: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powersd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Accip... 後一篇:[達人專欄] Accip...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_歡迎來追蹤
老僧製獨立遊戲《宥蘿的奇幻冒險》已上架~快來跟蘿莉巫女一起冒險吧 :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497778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